☆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3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番外劇場:來自美國的保護令

 前言:自從結束殺手事業的傑洛,某天又接到來自美國的委託,原本認為又是殺手委託打算拒絕時,發現到委託人是艾克斯的父親!
 
艾克斯的父親-凱恩在美國發生一件麻煩事,麻煩到需要請在美國很有人氣的鬥神來當保鑣,則麻煩事是?!
 
 滿是星光的宇宙中,有一道有著琥珀黃的光輝的隕石直奔地球表面。然而在大氣層磨損中越縮越小,最後變成跟棒球一樣的大小,在夜空中劃過一道光芒。
 
那道類似流星的光剛好有兩位老先生看見。
 
它往美國大峽谷方向去,光芒離地面越來越靠近,最後在大峽谷的某處墬落。老先生們驚覺不對勁,和美國某個機構通電話後,接著奔向大峽谷。
 
幾個小時後,有兩位老先生正蹲在地上觀察著鑲進地面上的未知礦物。
 
「這個和目前的金屬元素不太一樣啊。」左邊留山羊鬍的老先生說。
 
「會不會是外來種?」右邊留八字鬍的老先生說。
 
「總之先調查清楚吧。」
 
「那麼……」
 
「你們先不要動。」這時有個穿棕色西裝的老年人走過來,語氣傲慢的命令他們。「這東西將由我管制。」
 
「你是?」
 
「用不著知道我是誰,總之你們都不准碰那礦物。」
 
「這……」面對這種無理要求,山羊鬍老先生一臉困擾,只能眼睜睜看著那男人掌控這一切。
 
然而一小時後,兩位老先生收到一封恐嚇信,他們覺得嚴重,決定聘請保鑣,那男人也在事後有所行動。
 
# # #
 
還處於冬季的某天,傑洛向母親大人-瑪莉諾宣示自己放棄殺手事業後,瑪莉諾不反對他放棄,答應他不再接殺手委託。
 
「我知道了,那麼接下來你打算要做什麼?繼續保護艾克斯?」
 
「目前是這樣。不過總有一天,等艾克斯變強後,我想以當他的搭擋為目標。」
 
「這樣啊。」看到兒子那堅定的眼神,瑪莉諾感到滿意的點了頭,心想這孩子真的長大了,心思都變得成熟穩重了。「加油,我會支持你。」
 
「是。」
 
「對了,我這裡又有來自美國的委託。」這時瑪莉諾想起一件事,拿出手機找訊息看。
 
「如果是殺手委託的話……」
 
「我知道,但是這次不是。」瑪莉諾看著手機說出內容。「這次是要你去當考古學家和採礦業者的保鑣。」
 
「考古學家?採礦業者?」傑洛一臉疑惑的問,覺得這兩項職業搭在一起很奇特。
 
該不會是要保護他們挖出來的寶藏?
 
「聽說他們收到某個組織的恐嚇,要求他們立刻停止採礦工程,否則殺無赦。委託人是湯瑪士‧凱恩,他說事態緊急,願意付一百萬美金的酬勞。」
 
「凱恩?」傑洛突然覺得凱恩這名字很熟悉,之後腦中想起小時候的事。那時他五歲,有次參加艾克斯家的派對,遇到名字叫凱恩的怪老頭。「我想起來了,他是艾克斯的父親。」
 
「那傑洛要接嗎?酬勞那麼高的,事情一定是想像中還困難。」瑪莉諾覺得這委託有些詭異。
 
「我接受。」
 
「那我會先跟學校請假,為了你的破英文,順便帶零去美國。下午別去社團,直接回家準備行李。」
 
「是。」
 
# # #
 
在午休時間的學生會裡,傑洛將保鑣委託說給艾克斯聽,現場還有艾克賽爾和零,所有人都吃著便當。
 
「委託人是我父親?!」艾克斯訝異的問。「該不會他遇到什麼了吧!?」
 
「不知道。不過等我去了美國,我會盡全力保護他。」
 
「嗯。」雖然有些放心,艾克斯還是很擔心,很想奔往美國找他。「不然我也去好了。」
 
「你在開玩笑嗎?」零用質問的眼神看他。「你是要給哥麻煩嗎?」
 
「可是我……」
 
「沒關係啦,零,就帶艾克斯去嘛。」傑洛伸手撫摸零的頭頂,安撫他的情緒。「這種時候應該相信艾克斯的實力,況且,艾克斯是那麼擔心父親的事,他會想趕去他身邊是正常的。」
 
「隨便你。」聽他的勸導,看了一眼艾克斯後就別過頭,脫離傑洛的撫摸。
 
「那就隨便我囉。艾克斯,今天下午六點來我家集合,機票我來準備,你就準備好護照跟槍就好。」
 
「咦?我真的可以帶槍嗎?」
 
「當然可以,為了保護自己,為什麼不行?」
 
「也是啦。」艾克斯這才發覺到自己問了蠢問題。而且帶了槍,不僅能保護自己,還能保護朋友跟協助朋友啊, 也不能再發生被誰綁架帶走欺負的事情。
 
艾克斯下定決心,堅定地握緊了拳。
 
「對了,艾克賽爾,你要不要也去?」這時艾克斯突然找艾克賽爾邀請。
 
「嗄?!」傑洛訝異得大叫。「艾克斯,委託人又沒找他去,沒辦法帶他去啦!」
 
「是這樣嗎?不過應該能以朋友的身分……」艾克斯還是想帶他去,不想讓他排擠在外,然而傑洛堅持反對。
 
「不行就是不行!」
 
「我只是不忍心拋下他一個人而已嘛……」
 
「沒關係啦,艾克斯。明天我也要去一趟美國,搞不好我還會美國哪裡遇到你喔。」艾克斯這麼關心他,艾克賽爾覺得很感動。「謝謝你這麼在乎我,不像某個小氣狐狸怪惹人嫌。」
 
一被人說是小氣狐狸怪,傑洛就兇狠的瞪艾克賽爾。
 
「不會。那麼你到美國記得跟我聯絡啊,如果近的話,我會去找你。」
 
「嗯,就這麼約定了。」
 
艾克斯跟艾克賽爾約定在美國見面後,傑洛一臉不屑看著,接著哼一聲的別過頭。
 
# # #
 
「他們兩個感情很好嘛。」傑洛聲音壓低,和零抱怨眼前的景象。
 
「是艾克斯笨,不知道那小鬼有多大的威脅。」零不以為意的說。
 
「你是指那臭小鬼當艾克斯搭擋的威脅?」
 
「不是。我純粹不太相信那傢伙而已,一個身世不明的傢伙,很難信任。」
 
「也對。」傑洛點了頭認同道,轉頭看他們感情很好的對望。那景象讓他越看越氣,覺得搭檔被人搶走一樣,看了就令人火大。
 
明明艾克斯是要當我搭檔的……
 
# # #
 
一到下午,艾克斯準備好去美國的行李後,拉著行李箱到傑洛家會合。接著三個人一起出門,搭著齊爾威開的廂型車前往羽田機場,經過一小時半的車程抵達。
 
「傑洛,記得注意安全還要拍大峽谷的照片回來喔!」
 
「明白了,齊爾威二哥。」
 
和齊爾威約定好注意安全和拍美國大峽谷的照片後,走進出境大廳,一起到登機櫃台辦理登機和行李托運。
 
然而這時艾克斯遇到問題,關於自身槍枝方面的托運經驗,第一次的艾克斯正感到頭大,經過零的指導後,申報總算能交出去。
 
拿了登機證後,等了一小時半後所有人都登上直飛美國的飛機。長達半天的飛行行程,每個人都各自做自己的事,不時玩21點和抓鬼牌打發時間。在日本時間十一點左右,艾克斯睡著了,這時金髮雙胞胎就會趁他熟睡時惡作劇,例如捏臉頰或用髮尾搔他脖子癢。
 
在快登入美國的前三個小時,金髮雙胞胎突然在睡覺。感到無聊的艾克斯,開始猜測他們現在的舉止。他們現在睡覺是在補時差嗎?那我是不是也睡一下,可是之前就已經睡飽了,現在睡也睡不著啊。
 
艾克斯有點擔心自己跟時差的問題。
 
直到飛機總算抵達美國,各自通關跟拿行李,其中零的行李讓艾克斯很在意,他不只有行李箱還有一箱長形黑色箱子,讓他很在意裡面的東西。一名穿西裝的黑人在機場入口等待某人,一看到傑洛馬上呼喚他。
 
「嘿,傑洛!」
 
「零,幫我。」這時不會英文的傑洛低聲請求零。
 
「傑洛,這次的委託很不得了啊,聽說美國大峽谷有個奇異的隕石墬落,在隕石之中發現到的特殊礦物是外來種。」黑人忘了傑洛聽不懂英文,一股腦的說著。「還聽說有很多機構都在搶著研究那礦物呢!真是太扯了又太令人興奮了!」
 
「他在說什麼?」傑洛完全聽不懂,低聲向零求救。
 
「他說大峽谷有隕石墬落,隕石之中有外來種礦物,聽說有很多機構搶著研究。」零仔細的翻譯給他聽。
 
「幫我問他關於湯瑪士‧凱恩的事。」
 
接著零用流利的英文和對方詢問。
 
「你說考古學家凱恩的事嗎?他好像也想調查那礦物,但是被人阻止了,現在他只能站在遠處看。而且啊,有個採礦業者也想要靠那礦物賺一大筆錢,還說那絕對比黃金還要有價值。」
 
對方說的話,零一一轉述給傑洛和艾克斯聽。
 
「這樣說的話,只是礦物爭奪戰而已嘛,真的有必要請保鑣?」傑洛疑惑的問。
 
零將傑洛的問題給他聽。
 
「我也不知道,總之先帶你們到市中心打電話給對方問仔細一點吧,畢竟酬勞高得嚇人,必須謹慎應對。啊,對了,那位咖啡色頭髮的少年是誰啊?你們培訓出來的新殺手嗎?」黑人突然問起艾克斯的事,很在意對方的來歷。
 
零看了艾克斯一眼,想了一下後馬上代替他回答。他的眼神馬上讓艾克斯理解,對方想知道他是什麼來歷。
 
「他雖然不是殺手,不過他身上有便利的工具,方便哥辦事。」
 
「你好,我、我是湯瑪士‧艾克斯。」接著艾克斯慌張的向對方自我介紹。
 
「湯瑪士?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啊。」
 
這時外面傳來車子喇叭聲,引起黑人的注意。
 
「啊,傑斯在催我們該上車了。那麼話不多說,趕緊上車吧,行李請放在後車廂。」
 
開始跟著他走後,傑洛這時突然想起,朝零靠近低聲請求。一來到車子面前,零靠近黑人身邊,拉扯一下西裝衣角引起他注意。
 
「怎麼了嗎?」黑人問。
 
「我哥想問你大名,他忘了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問題讓黑人差點跌倒撞上車子,心想傑洛這傢伙又忘記他的名字。
 
順便一提,這位西裝黑人是麥克‧麥威爾,是傑洛從小到大的仲介人。
 
# # #
 
搭上傑斯開的車子前往市區,經過一小時後來到一棟公寓。
 
那公寓看起來很破爛,和旁邊的高樓大廈相比感覺很突兀。而且這房子還座落於紐約治安不好的地區,四周都有凶神惡煞的人閒晃,對面還有一面牆被噴漆畫成奇怪的圖案。
 
一起進到公寓理後,艾克斯仔細觀察這房子的周遭,心想這就是傑洛小時候當殺手的環境,感覺不太能放鬆。
 
麥克帶領三人到一間房間後,說先去打通電話後便離開他們身邊。
 
這時候艾克斯放了行李後,靠近窗戶往窗外看,除了高樓大廈沒什麼好看的。下面的風景和日本差很大,陰暗的水泥路和巷口,沒有花草樹木,只有一堆垃圾和奇怪的塗鴉。
 
「傑洛你以前都是在這裡接殺人委託嗎?」艾克斯向傑洛問。
 
「是啊。每天跟暴力集團、刀劍槍砲、毒品販賣、賄賂這些黑暗事對抗,都是在這裡。」傑洛邊整理行李邊回答,把日本刀和光束劍收在身上。
 
「那你會不會找這裡的流氓打架啊?」
 
「打了。因為在這裡打架是見面禮,非打不可。」
 
「為什麼?」艾克斯看到窗外有個瘦巴巴的美國白人穿著破舊的棒球外套在附近,臉色看起來很差,認為對方可能是毒蟲。
 
「讓對方知道你不是好惹的啊。」傑洛收好行李箱,走到艾克斯身邊看窗外。「看那傢伙,就是因為自身軟弱就去碰毒品,好讓自己脫離痛苦。」
 
「這樣啊。」艾克斯這時想起以前傑洛對他說過他最討厭軟弱。之後看往房間裡,發現到零躺在床上睡,還看到腳邊的黑色盒子,開始對那盒子有好奇心。「對了傑洛,零帶了什麼來?」
 
「那個啊,那是巴雷特M82,是我請他帶來。因為聽說有個組織會來搶,就認為應該帶把能摧毀交通工具的大口徑狙擊步槍。」
 
「原來如此。」
 
接著麥克突然走進房間裡,對著聽不懂英文的傑洛慌張地說。
 
「傑洛,對方說你必須盡快到亞歷桑那州,還說會派直升機接你。沒時間整理行李,快到門口等,你的朋友也快點!」
 
「零、零。」傑洛也感到慌張,因為聽不懂英文慌張地向現在小睡片刻的零求救。
 
「他說你要去亞利桑那州。」被人吵醒的零不耐煩地說。「現在就要去。」
 
「現在?!」艾克斯訝異的說。
 
「對,現在。」零走下床,提起行李箱和黑色箱子。
 
於是所有人匆匆忙忙的跑出公寓,一來到門口就看到一架直升機在上空。裡面的人注意到有人從公寓裡出來後馬上打開艙門,丟下繩梯示意用它上來。
 
傑洛一看到繩子梯就馬上抓著迅速爬上去,另一手提著行李箱,一分鐘後他已經跑進直升機裡了。
 
艾克斯很慌張,想學傑洛那樣快點爬進去,但是速度還是慢很多,惹得在他後面的零情緒不耐煩,火爆的催促他。
 
「你給我快一點!」
 
「我在快了啊!」要一手抓梯子一手提行李箱爬上去,艾克斯感到吃力。
 
接著駕駛直升機的主人感到不耐煩,嫌要上來的人太慢,打算直接飛了就走。幸好傑洛迅速收回繩梯,抓著艾克斯和零上來,再關上艙門。
 
「呼啊…是有那麼著急嗎?」艾克斯邊喘氣邊問。
 
「大概吧。」傑洛隨意回答他,將艾克斯安置到坐位上,幫他扣好安全帶。
 
一扣好安全帶的下一秒,直升機急速飛行,艾克斯一往窗外看,窗外的景色從眼前快速飛過。
 
到底是有多急啊?!艾克斯無奈的心想。
 
# # #
 
飛行了幾分鐘後,有著白色山羊鬍的老年人從駕駛艙走出來,一身探險隊的穿著。對方一看到艾克斯也在這裡,吃驚得目瞪口呆。
 
「哇啊!怎麼艾克斯你在這裡啊?!該不會你就是在美國傳聞中的鬥神?!!」
 
「不是啦,我是找你的,想知道你遇上什麼麻煩事。」
 
「原來是這樣啊。就如你所見,我很有精神喔!」老年人-湯瑪士‧凱恩向艾克斯綻出活潑的笑容。「那麼哪位是鬥神傑洛啊?說到傑洛這名字,以前曾在父親的宅邸裡聽過啊,我還在某次派對裡見過金髮小朋友,現在她應該長得亭亭玉立了吧。」
 
「就是我。」被凱恩誤會成女性的傑洛,向他舉起手說話。「順便一提,我是個男的。」
 
「什麼!!?」凱恩嚇得臉色蒼白、下巴往下掉,雙眼打量著傑洛,而且剛才聽到的說話聲是那麼成熟、很有男性費洛蒙的性感聲線,更是讓凱恩的幻想破滅。「虧、虧我還那麼期待你長大,結果長大卻是個男的?!」
 
「我本來就是男人啊。」傑洛無奈的說。
 
「可是你小時候的漂亮臉龐遺傳了你媽媽,讓我認為長大以後你一定像媽媽那樣的性感尤物啊?!」
 
「你對我的母親大人有非分之想,你還真大膽啊。」
 
「只是幻想嘛,又不會怎麼樣。那邊那位金髮總該是女孩子吧?」接著凱恩詢問傑洛的雙胞胎弟弟。
 
「不,一樣跟我是個男的,你最好不要對他有什麼幻想。」傑洛悄悄散發出殺氣。
 
「唔……太令人失望了。」被人威脅,凱恩只好放棄對別人的幻想。他坐到某個木箱子上後,撫摸了山羊鬍,閉目思索一陣子後,開始正經的詢問。「那麼來問正經事吧。首先傑洛你就是美國傳聞中的鬥神?」
 
「雖然是我沒錯,不過那是別人亂取的。」
 
「大概是因為你的戰鬥方式都令許多美國人吃驚的關係才取的吧。聽說你在十歲就已經掃蕩了十幾個暴力集團和毒品販賣集團,處決了幾名貪汙的政府官員,有段時間美國的犯罪率下降了一些。」
 
「傑洛你找的暗殺對象都是壞人嗎?」艾克斯有些吃驚向傑洛問。
 
「對,零在英國應該也跟我同樣。本來當殺手的原因,是要我去認識黑手黨和暴力集團,以後才能好好保護你。」
 
「這樣啊。」原來傑洛從小時候就為我想那麼多,艾克斯有些驚訝。
 
同時艾克斯心裡有些欣慰,想著幸好傑洛小時候沒有誤入歧途。
 
「那老先生是因為哥的戰績才選他做保鑣嗎?」這時零問起凱恩,語氣聽來很冷淡。
 
「是的,因為要傑洛保護的不只我跟同伴,還有整個大峽谷。」
 
「整個大峽谷?!」艾克斯訝異地喊。
 
「是的,整個大峽谷。至於我跟我的同伴的性命排第二,大峽谷排第一。」凱恩正經的說。「跟我比起來,有二十億年地質史的大峽谷比較重要。」
 
「當大峽谷的保鑣,這委託我還是第一次接啊。」傑洛感到不可思議地說,對凱恩露出苦笑。
 
「真的拜託你了啊,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大峽谷可是美國重要的世界自然遺產,那麼美的地方,不希望被什麼奇怪的組織給摧毀。」
 
「哥,你確定要接這委託?」零覺得這委託太強人所難。「大峽谷國家公園有4,927平方公里啊,要確保不受摧毀,根本辦不到。」
 
的確,要保護這麼大~範圍的目標,對國家來說很難了,何況是找人當保鑣。然而對於這種高難度的委託,傑洛倒是有些興奮,向凱恩露出自信滿滿的微笑。
 
「當然接受。」
 
「就知道你會接受。」零沒好氣的說,無奈的搖了頭。
 
「該說他沒神經還是沒常識嗎。」艾克斯一臉苦笑的說。「嘛,什麼都不去挑戰就放棄,不像他的作風啊。」
 
「那太好了!」凱恩高興到笑得眉開眼笑。「那麼接著說某個組織的陰謀,首先你們來看這封信吧。」
 
傑洛拿到信一打開來看,發現到全部都是英文就一臉痛苦,馬上轉交給零。零一拿到信件,馬上照著信件上的內容念。
 
內容如下:關於降落大峽谷國家公園的礦物,是屬於我們組織的東西,任何人都不能碰也不能佔據,連國家政府也不行。若不聽令,無論是誰都殺無赦。
 
聽完後,傑洛陷入苦思。信裡提到的組織,該不會是指……
 
# # #
 
同一時刻,艾克賽爾也來到美國本土,他一臉嚴肅的來到紐約曼哈頓中的某間高樓大廈。搭了電梯到某一層樓,再走向名為董事長室的房門前。
 
艾克賽爾敲了門,聽到有人用英文回應後打開門扉,一進去就看到一臉陰沉、一頭黑長髮的男人,一身黑西裝又披著黑大衣,全身黑又陰沉的樣子給人印象深刻。
 
「我聽說你又要給我一件委託,你想要我幹嘛?我先聲明喔,這一次是最後一次。」
 
「最後?你想離開我們嗎?」他一開口就是低沉的嗓音,語氣中沒有抑揚頓挫。
 
「對,我要離開你們。」
 
「是嗎。」他冰冷的眼神打量了艾克賽爾一眼後,接著往桌面拿起一張紙,然後放到艾克賽爾面前。「那就給你最後的委託,結束後你想做什麼都不關我們的事,也別想找我們幫忙。」
 
「好,我答應你。」艾克賽爾應道,然後走過去拿紙,看一眼內容。這次委託是到亞利桑那州的大峽谷國家公園偷一樣東西,並殺死守護那東西的保鑣。
 
沒很難嘛。艾克賽爾不以為意的心想,然後轉身離開那男人的眼前。
 
當艾克賽爾一離開,陰沉男往桌面上的通訊器按,呼喚某個人過來。
 
「沙卡非,過來一下,我有事要你處理。」
 
『是,馬上過去。』
 
呼喚完後,陰沉男的表情比剛才還要來得陰沉。
 
# # #
 
這時直升機來到亞利桑那州,飛過鳳凰城的市中心,直飛到大峽谷國家公園的邊緣。
 
一降落後,許多媒體記者在入口守候,都爭相報導著降落在大峽谷中的隕石。為了躲避他們,三人隨著凱恩到某個秘密入口,再搭上吉普車前往。
 
「看來他們還不知道礦物被人威脅的樣子。」零看著媒體記者的人群說。
 
「為了人身安全,我跟我的同伴都沒有說出去,而且也不想鬧大。」坐在副駕駛座的凱恩解釋道,接著為他們介紹旁邊的同伴。「對了,我旁邊這位是葛勞德‧斯卡拉比,和我一樣是名考古學家。」
 
「你們好啊,兔崽子們。」有著八字鬍的老先生-葛勞德‧斯卡拉比邊駕駛邊自我介紹,順便問實力。「你們其中之一能告訴我被稱為鬥神的殺手有什麼能耐嗎?」
 
「能完全的保護你們的生命的能耐,有什麼問題嗎?」傑洛雙手抱起胸,高傲的向那老先生說,完全不想被人看扁。
 
「喔~就這樣啊。」斯卡拉比一臉無趣的回,暗指傑洛好像沒多厲害。
 
傑洛聽了就一臉不爽,氣憤的死瞪著斯卡拉比的背影。
 
「好了,別跟年輕人鬥嘴。總之帶傑洛他們看一眼礦物吧,然後再────快踩剎車!!」凱恩好聲好氣的勸人,正提意帶三名高中生去看礦物時,眼睛突然看到龐大的東西從天而降,緊張地大喊。
 
斯卡拉比被他的喊聲嚇到,急促且用力的踩剎車。
 
「嗚哇!」艾克斯緊張地緊抓著安全帶,接著抬頭一望。「那是?!」
 
一個高五尺、黃色身軀、長至腳趾的手臂、細小的腦袋上還有一根天線,只有一隻眼的巨大機器人透過六架直升機提著又把它丟下,在所有人面前降落。
 
為了避免波及,斯卡拉比趕緊打倒退檔,再踩油門急速倒退。
 
「居然把這大東西丟在這裡,萬一傷到大峽谷怎麼辦啊?!」凱恩氣急敗壞地罵,對那機器人感到憤恨。
 
「話說,美國人已經做出巨大機器人了啊?」完全沒有緊張感的傑洛,不斷打量著眼前的機器人。「裡面有駕駛員嗎?」
 
「哥,那可能是無人機,看那天線就知道了。」零語氣冷淡的說。「可能有人在操控。」
 
「沒錯!」這時有個高傲的聲音傳來,接著所有人看到一個矮又胖、穿著棕色西裝、頭上有兩根類似昆蟲鬚的頭髮的老先生從直升機出來,然後用降落傘登場。「這大型機器人是美國開發出來的開採用機器人,名字叫邦提。順便告訴你們這些平民,這可是要價十億美金呢,比那什麼被稱為鬥神的殺手還要來得有用!」
 
又被人稱沒用,傑洛一臉厭惡的死瞪著對方。
 
「這麼大的機器人,萬一它的大動作傷害到大峽谷怎麼辦啊?!」凱恩氣急敗壞地吼問。
 
「那又怎麼樣,壞了就壞了。遇上我這高貴又有用的邦提,鬥神什麼的邪惡組織什麼的那些廢鐵都給我閃邊去!嘎哈哈哈哈哈────」
 
實在越聽越聽不下去了,傑洛氣得用眼神指使零給那傢伙難看。零也察覺到,馬上拿出貝瑞塔,然後裝上消音器。等那傢伙已經降落到一百公尺左右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往他的降落傘上的繩子開槍,讓他跌到地上吃土。
 
「噗喔喔!」
 
看到他出糗的樣子,金髮雙胞胎就樂得互相擊掌。看到他們的惡作劇,艾克斯一臉無奈。
 
「你們怎麼可以那樣對待老人家啊?!」艾克斯沒好氣地裡對他們吐槽。
 
# # #
 
那老人家是採礦業者,名字叫作艾斯洛古‧多利隆,是個總是對人態度高傲的老人家。
 
他把大型機器人邦提運來大峽谷後,媒體記者那裡更是騷動不停。接著那老人家跑去那些人面前,不斷和那些人說明礦物和邦提的事,其中還會不斷說礦物是他的東西。
 
這些事,已經都轉播到電視上了。現在,兩位老先生和三名高中生正待在露營車裡觀賞電視,剛好看到新聞正播放那老人家那張跩臉,那張臉讓傑洛看了想拿手上的墨西哥捲砸過去,之後被艾克斯抓住手,說一句"不要浪費食物"而住手。
 
「他哪根蔥啊?!」傑洛把手中的墨西哥捲塞在嘴裡說。
 
「算了吧,人家愛怎麼說就隨他說,重要的是那個組織會什麼時候偷東西。」凱恩無奈的說,手裡拿著裝了美式咖啡的馬克杯。
 
「關於這點,那顆墬落到大峽谷的未知礦物,這件事經過媒體報導才沒過半天對方就已經知道,還想把他搶過來,不覺得奇怪嗎?」這時零提起一件事。
 
「這麼說來,那組織像是早就知道會有隕石墬落的樣子。」斯卡拉比恍然大悟。「然而關於那隕石的墬落,我發現到一個小惑星2202XA8有靠近地球的報導,而那礦物很可能是那惑星的碎片。」
 
「拿走它能幹嘛?」傑洛問道。
 
「通常發現到未知礦物會通知當地的機構去回收並分析物質,其中會有媒體新聞報導一陣子,若發現到能有什麼用處會送往其他地方研究、開發。」凱恩向每個人解說。「不過若有什麼軍事用途的話,應該都會送往內華達州的機構秘密進行研究。」
 
「內華達州的機構……不就是第五十一區嗎?」艾克斯有些訝異的說。
 
「說到五十一區,就是外星人哪。」傑洛有些興奮。「零,解決完委託後要不要去那裡玩?」
 
「你是想被外星人解剖研究嗎?」零沒好氣的說。
 
「重點是,這不明的組織說要拿走,是要拿去做什麼?」凱恩一臉疑惑。
 
當凱恩說到組織,傑洛馬上一臉嚴肅,然後陷入思索。
 
如果這組織是和艾克賽爾有關的話,那麼根據地應該是在美國的某個地方。再加上在前往美國之前,那小鬼也說他會來美國……
 
「哥,你在想什麼?」這時零注意到傑洛正在想事情。
 
「沒什麼。話說回來,零,要不要去換個衣服?都過了一天,就算沒辦法洗澡,也應該換個衣服。」
 
「隨便。」
 
「你們要換衣服的話,可以到那邊小間的廁所換。」斯卡拉比為他們指了指角落邊。
 
「謝謝,走吧零。」
 
接著金髮雙胞胎一起打開行李箱,拿了替換衣物走進廁所。當零先走進廁所時,凱恩好奇的往廁所裡瞄,然而他的視線剛好被傑洛抓到。
 
「不准看我弟弟換衣服。」
 
「只是確認性別而已,有什麼關係。」
 
「不准確認!」
 
「都是男生嘛,幹嘛怕看咧?」
 
「就是不准你看啦,老頭。」見他不死心,傑洛氣得扳指發出聲音,渾身散發出不好惹的氛圍。
 
「不看就不看,小氣。」凱恩孩子氣的噘嘴。
 
「好了啦,老爸,這樣很丟臉耶。」艾克斯沒好氣地勸他。
 
# # #
 
換好衣服的金髮雙胞胎,服裝風格就像西部牛仔。穿著皮革背心和長袖襯衫,胸前還掛一個牛仔領結,兩個人的牛仔領結樣式不同,像是傑洛是老鷹圖案,零則是馬蹄鐵圖案。
 
當他們換好衣服,接著就在窗外看那大型機器人邦提的動作,它從剛才就一直扭頭觀察周遭,很少在走動。
 
「那鐵渣在用雷射掃描周邊的人事物。」這時斯卡拉比也走到窗邊看邦提。「還挺高科技的,不過像那種東西拿去回收比較好。」
 
「我也這麼覺得。」零有同感。「真要做機器人,應該做個跟人類同大小的,它太擋路又礙眼。」
 
「我覺得還不錯啊,只是不能駕駛。」只有傑洛對它讚譽有加。
 
「重點是他一大動作,那麼大峽谷保證會被摧毀。」斯卡拉比用犀利的眼神死瞪著邦提。「那隻昆蟲,完全沒考慮到環境。」
 
「所以我才擔心啊。」這時凱恩走過來,看一眼邦提後面向金髮雙胞胎。「對了,我得帶你們看看那從天上掉下來的礦物,艾克斯也來吧。」
 
「現在?」艾克斯看往窗外,太陽已經下山了,現在大峽谷壟罩在黑夜中,那樣的陰暗讓艾克斯感到毛毛的,覺得鬼怪會出現。「要不要明天再去啊?」
 
「我認為現在就應該去。」傑洛無視艾克斯的害怕,抓住艾克斯的手臂,同一時刻零也抓住艾克斯另一邊手臂,這對金髮雙胞胎就是要把艾克斯帶出去。接著零提起黑色箱子,打算要帶去的樣子。
 
「等等,我沒有要……」
 
「好,我們馬上出發。」連凱恩也無視艾克斯的害怕,自顧自的當領隊。
 
「那麼我負責在這裡留守,順便監視那大塊頭。」斯卡拉比邊泡咖啡邊向正要離開露營車的人們說一聲。
 
「那就麻煩你了,斯卡拉比。」凱恩很感激的說。
 
「等一下,我不要在晚上出門啊!」
 
接著金髮雙胞胎把艾克斯架走,完全無視他的大喊,跟著凱恩前往未知礦物的所在地。
 
# # #
 
一架直升機在黑夜中飛往大峽谷,接著艙門被打開,一個人影從直升機跳出來。當烏雲散去,皎潔月光灑落在未知人物身上,臉上有個明顯的叉型疤痕、一頭倒刺的棕色短頭、稚氣的臉龐,身穿著黑色長外套和白襯衫跟黑西裝褲。
 
這人是艾克賽爾,為了執行組織給他的最後委託,空降大峽谷。差不多落到三千公尺左右後拉開隱藏在長外套上的線,展開降落傘,慢慢降落到地面,整理衣物和降落傘好後快速奔向礦物的所在地。接著聽到聲音在附近,馬上躲到暗處,隱藏氣息然後觀察周遭。
 
「傑洛,你走前面。」艾克斯要求道。
 
「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你會突然嚇人啊,快點,你去走前面啦。」
 
「好啦,那被什麼嚇到可不要衝過抱我。」傑洛一臉無奈的回他。
 
「才不會!」
 
「哈哈,艾克斯,你到現在還很怕鬼嗎?」凱恩嘻笑道。
 
「一點都不好笑!」艾克斯氣憤的喊。「走快點,看完礦物趕快回去吧。」
 
「好好。」
 
當他們走進另一處後,艾克賽爾這才敢跑出來,表情緊張地望著他們的背影。
 
「最後的委託居然要跟艾克斯為敵,運氣也太背了吧?!」他小聲的抱怨道。接著他壓低氣息和腳步聲,偷偷跟蹤他們,在心中思考如何偷偷拿走礦物再無聲無息的離開。
 
一來到礦物面前,三名高中生都對那光輝所驚訝,鑲在地面上的未知礦物散發出琥珀黃光芒。
 
「這就是外太空來的未知礦物?」艾克斯盯著看。「感覺像顆寶石啊。」
 
「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啊。」傑洛看過後,接著想伸手觸摸時被零制止。
 
「住手,是想被宇宙的外來物質汙染嗎?」
 
「不能碰嗎?」
 
「當然!雪兒曾經跟我說過,細菌在外太空很活躍,很有可能會附著在隕石上,現在你碰了的話被什麼感染,你跑醫院看診是沒用的。」
 
「抱歉。」聽過零的勸言後,傑洛馬上中止想去碰的動作。
 
「是啊,傑洛,外來的礦物必須透過一些工具來搬運才行,免得被不知名的物質感染。不過明明都不知道會有什麼功能對人有幫助,卻有人想偷,這點有點奇怪。」凱恩摸著山羊鬍疑慮地說。「那個組織不會想跟美國政府為敵吧?還是新型的恐怖行動?」
 
「如果是想研發軍事用途,要花好幾年才能辦到,何況是小小的組織。」零也覺得奇怪。
 
「會不會是要詐取美國政府的財產?」艾克斯突發奇想的問道。
 
「應該沒人敢這麼做吧?」傑洛覺得艾克斯的問題奇怪。「我認為威脅美國政府沒好處,而且只是一個小小的組織,應該會被美國政府私下處理。」
 
「也對。」
 
「總之得嚴防被人偷。」凱恩嚴肅的說。「傑洛,保鑣的事拜託你了。」
 
「我知道。零,你先在這裡留守,我去高一點地方看。」傑洛向零指示,說完便一腳蹬上牆壁,一路蹬跳到高處。
 
接著零看往艾克斯,提醒他一句。
 
「你不準備嗎?」
 
「啊對!」艾克斯趕緊拿出葛洛克23,和零一起警戒周遭。「老爸,請你千萬別離開這裡半步。」
 
「好。」看到那樣的艾克斯,凱恩覺得他真的長大了,心裡感到欣慰。
 
# # #
 
看到艾克斯拿槍警戒周遭,艾克賽爾覺得很不妙,無法出手偷走就在眼前的礦物。
 
「慘了,這樣更難辦事了啊……」依然躲在暗處的艾克賽爾不妙地自語,注視著艾克斯和零的動作。「一對二……不對,是一對三。要是我動手,那個狐狸怪絕對驚覺不對馬上跳下來制服我。可惡,到底該怎麼做?」
 
接著有人悄悄靠近艾克賽爾,輕輕的伸手碰觸他肩膀。
 
「嗚哇!」艾克賽爾輕聲驚呼,迅速轉身看對方。「誰啊?」
 
「是我,艾斯朗大人特地派我來協助你。」一個成熟、低沉的男性聲音傳來。
 
「協助?應該用不著吧,偷東西完全交給我就好了。」艾克賽爾開始覺得那個艾斯朗最近對他的信用變差。
 
「剛才你不是說三對一感到麻煩嗎?」
 
「是又怎樣?」原來這傢伙都聽到了。艾克賽爾臭著臉問,語氣變得不耐煩。
 
「所以我能讓局勢變為三對三。」
 
「嗄?哪來第三個人啊?!」
 
「當然是包括那機器人,跟我來吧。」他一走出陰暗處,一百八十五的高大身材穿著黑西裝,臉上戴著只露出眼睛的面罩,一頭藍色長髮,他的另一隻眼是義眼,是個神祕的人物。
 
完全無法理解那男人說的話,艾克賽爾只好跟著他走。走一大半路後,看到很大的露營車,和凱恩他們的規格差了兩倍多,裡面能聽見到討人厭的笑聲。
 
男人完全不打聲招呼直接靠近,打趴附近的保鑣再走進露營車裡。一進到裡面,還有保鑣,他們全圍住艾斯洛古‧多利隆,準備拿出半自動手槍對準男人,不過在那之前艾克賽爾先開槍,一下子將那些人立刻全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你、你們是誰啊?!」看到保鑣全部被打趴,艾斯洛古‧多利隆嚇得將手中的酒杯掉落,全身顫抖的注視著他們兩人。
 
「將礦物交給我們,否則……」男人用冰冷的眼神瞪他,馬上讓他怕得發出丟臉的聲音。
 
「唏咿咿……好、好!都給你都給你!前提是,你得保住我的命!」
 
「那麼將外面的巨型機器人的主控權交給我,我就能保住你的命。」
 
「好,拿去,你要就拿去吧。」馬上丟出控制邦提的平板給對方。
 
「很好,走吧。」撿起平板,將敵我分辨裝置做改變,讓邦提往傑洛他們那裡。都弄好後,轉身離去。
 
「真的不用殺了那老頭嗎?」跟著走出露營車後,艾克賽爾好奇的問他。
 
「除非他背後搞小動作才行,而我不喜歡濫殺無辜。」
 
「是嗎。」艾克賽爾一臉無趣地說,看一眼在露營車附近的人,全部都沒有被殺死只有被打暈,而且只有一瞬間。之後艾克賽爾想起一件事,這男人通常只接受組織的首領-艾斯朗才會行動,平常根本不會為了外人提出的委託而行動,是艾斯朗身邊的忠實部下。
 
他現在因為艾斯朗的命令行動,不只是要幫忙,應該還會殺誰才對!艾克賽爾望著他的背影暗想。而且剛才他把打趴那些保鑣的動作,快到看不出來他是怎麼打趴他們,他的實力強到讓艾克賽爾認為自己以後最後不要找他麻煩。
 
接著兩人看到邦提踩著沉重的腳步一路往礦物的方向去。
 
「它行動了,你趁現在去偷礦物吧。」他冷淡的說。
 
「喔!」艾克賽爾馬上奔向礦物的所在地。
 
# # #
 
當邦提移動時,傑洛馬上注意到它正往這裡來。
 
「那傢伙怎麼朝著我靠近?!」
 
「慘了,傑洛!」這時凱恩著急的大喊。「剛才斯卡拉比打電話告訴我,有人搶走邦提的主控權,現在邦提想對付我們!」
 
接著看到它那隻眼睛對著傑洛發出光芒。
 
傑洛覺得不對勁,正想閃避時零跑到他身邊,丟下黑色箱子並打開,裡面裝著步槍巴雷特M82的零件,接著零迅速組裝,一組裝完成馬上將槍口對準邦提,朝它的眼睛開槍。
 
零對著眼睛開好幾槍,直到眼裡的光芒逐漸消滅,打壞了發動雷射光砲攻擊的機制。
 
邦提發現到眼睛上的武器無法使用就氣得跺腳,接著它啟動背後的噴射能力飛起來,跳到傑洛和零面前,然後舉起有鋼爪的大手要往金髮雙胞胎出拳。零趕緊往手部開槍,但是沒效,子彈打在它表面上只有擦傷,完全打不穿。
 
「巴雷特對它來說根本是蚊子叮。」零不耐煩的說。
 
「怪不得要價十億美金。」傑洛沒好氣地說,拿出光束劍迅速一揮,秀出螢光綠的劍刃,打算砍了它雙手。
 
當手就快要揮過來時,傑洛將劍刃砍在手腕處時,卻發現到光束劍完全砍不下去,接著邦提手部的重量全壓制在傑洛上,為了抵抗,傑洛趕緊兩手握著劍柄,扛著數百公斤的金屬手。
 
「嗚唔……這個手到底有多重啊!」傑洛吃力地扛著,全身快被金屬手壓制。「而且又有光束劍砍不下去的東西!」
 
「哥!」看雙胞胎哥哥吃力的樣子,零把槍放一邊,馬上拿出光束劍衝過去,往邦提的關節砍過去。情況和傑洛一樣砍不下去,讓零厭煩的咋舌一聲。「嘖!連關節也砍不下去!」
 
「回去之後我要跟道格拉斯說!」又一次遇到光束劍砍不下去的情況,傑洛忍不住抱怨一句。
 
接著聽到開槍聲,然後兩人看到一發帶著電氣的光彈往邦提的腦袋打過去,強烈的電擊讓邦提一時秀逗,傳來奇怪的電氣聲。零往下方一看,是艾克斯對邦提開了特殊子彈。
 
接著邦提舉起手,準備往傑洛掃過去。傑洛一個側手翻,翻越過邦提的橫掃,之後跳上它的手奔向它肩膀,對它的腦袋重砍一刀,還是砍不出傷口,只有讓它的腦袋歪一邊。爾後又聽到奇怪的電氣聲,還開始冒出小火花,接著他轉身往別的地方走,一跳下高處,馬上引發地震,震得在下方的人都坐倒在地。
 
「是要走去哪裡啊?!」還在邦提肩上的傑洛不解的問,為了顧及邦提和大峽谷的安全轉頭和零交代一聲。「零,你去顧礦物,我來顧這大塊頭。」
 
之後邦提開始走動,零也趁這時候收拾巴雷特M82。接著有人靠近他後面,零感覺到詭異的氣息,迅速轉過身面對,拿出一把貝瑞塔對著對方。
 
「你是誰?」零向著那整個臉都蒙面的男人問。
 
「沙卡非,我是來拿走礦物的。」報上名後,沙卡非突然消失在原地,以極快的速度跑到零身旁。
 
「你就是那組織的人!」零趕緊將槍口對準對方,迅速開槍。
 
「是的。」沙卡非又以極快的速度閃過子彈,接著出手抓住零的手臂往另一邊摔。
 
「咕唔!」零被摔到地上,槍口仍朝對方連開。
 
沙卡非再度閃避,然後往零的臉出拳。零撇頭閃過,繼續往他開槍,依然被他一一閃過。
 
當零專心對付他時,沙卡非看一眼礦物的所在地,見艾克賽爾已經跑向礦物那裡,脫下大衣迅速包起礦物,再帶著跑走。看到艾克賽爾已經完成任務後,沙卡非提腳踢向零的胸口,將零給踢飛。
 
在零快要掉下懸崖時,零緊急抓住邊緣才不免於墬落。
 
「任務完成了。」沙卡非冷語一句,無視零的存在直接轉身就走。
 
「該死,什麼鬼任務完成?!」見他就這樣走了,零氣得大吼,然後看一眼礦物,已經不見蹤影了。
 
想不到被人引開又被人拿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