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08

 **泳池、純情、談戀愛**
 
 
八月份的下旬,暑假期間的隔天,炎熱度比昨天更加熾熱,不過在湯瑪士宅邸裡的私人游泳池裡的熱鬧卻勝過炎熱。
「接住!」
「托球。」
「零!傳給我傳給我!」
「艾克斯哥哥,我也要!!」
「我也想接!」
艾克斯、零、傑洛、愛爾特、蘿露正開心的在泳池的裡玩起海灘球,太陽再怎麼照射著他們,依然不失玩樂的心情繼續著。
洛克、赫爾瑟亞、艾克賽爾三位男孩在一邊的躺椅待著,一個在睡午覺、一個正大快朵頤的吃著身旁管家送過來的蛋糕和冰品,另一個很認真的讀著關於飛行的奇幻小說。
直到雪兒穿著粉紅色的比基尼走出來後,零馬上注意到性感許多的雪兒,接著純情的他受不了性感一身的雪兒,鼻子受不了刺激地悄悄流出來。
「啊~小零!」雪兒一發現到零,馬上對他揮手並且跑過來靠近他。
「咕哇!」雪兒一靠過來,看到更多的雪白肌膚和微微能看清楚的胸部隆起,零更加激烈的鼻血大量噴出來了!!!
因為大量噴鼻血而後仰的零,仰望到今天的夏日太陽相當閃耀,鼻血也相當血紅。
「零!!!」傑洛緊張的呼喚他。
「零哥哥!!!」愛爾特相當擔心的喊,走過去看看對方情況。
「你也太純情了吧……」艾克斯一臉無奈的看著零很虛弱的趴在岸邊。
------------------------------------------------------------------------------------------
一個小時前,在阿爾伯特家裡的客廳裡,五十吋電視裡的新聞節目正播放著某座市民游泳池大爆滿,而且熱鬧到不行。
『正如大家所見,現在市民游泳池大爆滿!看來今天的熱浪讓大家受不了,甚至刨冰店人潮壅擠,超商賣的冰品熱銷到不行!今年暑假比往年還要來的熱啊!』
「咦?!!游泳池爆滿了?搞什麼啊?!可惡,這鬼天氣……」只穿著白色背心跟紅色四角褲的傑洛不滿的抱怨道,手不停的拿紙扇搧自己,後面還有電風扇吹著他。
另外零穿著水藍色河川圖案輕便和服在榻榻米上躺著,枕頭是摺疊起來的坐墊。還有他又睡得很香甜,甜到流口水,和服也穿得一蹋糊塗,就跟昨天的情況一樣。
「零真好,靠著電風扇就能睡著。還有,幻影怎麼還不快點回來家裡啊?我很想念他耶……」傑洛慵懶的趴上桌,無奈的自言自語著。「家裡的哈根達斯和蘇打冰都吃光了,爾後的夏天我要靠什麼來涼快啊?」
「呼……」這時零打了個鼾聲。
「然後今天又不想寫什麼鬼作業!嘖……這個鬼夏天什麼時候才要結束啊?冬天…我要我的冬天!!」
「呼……」
「笨蛋零,就只會睡覺!」傑洛轉頭看睡在他旁邊的零,把抱怨的聲音說到零身上。則零好像聽到傑洛抱怨,在睡意中悄悄舉起手,用手背大力揮到傑洛的頭上用力巴過去。
「哇!」
「哥……是大白癡。」
「居然邊睡邊打人而且還順便罵我,這小子。」傑洛氣得白他一眼,摸摸被打到的地方。「這麼熱還睡得著?」
「傑洛哥哥,可不可以帶我出去玩水啊?我不想再玩家裡的塑膠游泳池了。」穿著無袖紅色洋裝的蘿露出現在客廳入口。「吶,帶我出去玩嘛!」
「咦?!!」傑洛一臉驚愕。可是你哥哥最討厭在大熱天裡出去耶!!?
「我看哥哥都是宅在家裡不出去,不曬一下太陽的話對身體不好耶,我還聽說會得憂鬱症喔!」
「可是……」
「還有啊,不偶爾曬一下的話,以後骨頭會不好的。」
「我……」
「帶我出去玩嘛!我想出去跟見艾克斯先生一面嘛!!難道傑洛哥哥就這麼不讓我跟艾克斯先生見面?!這樣的話……」
「哥就是不會察顏觀色的笨蛋……」
「傑洛哥哥就是不會察顏觀色的大笨蛋!!」
半清醒的零和蘿露很有默契的一起說傑洛不會察顏觀色,則傑洛一面對弟妹的譴責就苦著臉,臉上狂冒冷汗。
要我在三十九度的酷暑天氣下出去簡直給我死刑啊!傻瓜零弟弟和可愛的蘿露妹妹啊!!傑洛痛苦的心想。
為了保命,傑洛難得的加快腦筋急轉彎的速度,不斷找出辦法。
真的乾脆跟蘿露拒絕?可是這樣蘿露以後結婚時就是嫁入艾克斯家裡的!!這樣以後經常見不到蘿露啊!!還是要她忍耐一點去泡冷水澡涼快自己?不行!這樣我以後都會是個不懂得察言觀色的超級笨蛋啊!!!
思考到最後,傑洛突然想起艾克斯曾經在放暑假之時打電話過來說過一句話!
『傑洛,我爺爺家裡有座私人游泳池蓋好了喔!而且還有滑水道跟流水池喔!暑假的時候一定要來玩啊!!』
 
 
對了!!!這時傑洛如動漫般頭上冒出一顆鎢絲燈泡。
「不然我們一起去艾克斯他爺爺家吧!現在他家裡有座私人游泳池喔!」
「真的!我要去!!傑洛哥哥最喜歡了!!!」蘿露聽到這消息馬上高興得舉雙手又跳來跳去,接著轉身跑回自己的房間準備起泳裝。
「太好了!贏得蘿露的青睞了!」傑洛偷偷的比出勝利手勢。
「耶~哥,你總算想到了……」零起身,無力的稱讚傑洛一句。「不過……」
「嗯?」傑洛高興地轉頭望著他,誠心的接受零很少說的稱讚。
「都八月下旬了,你現在才想起來,哥果然還是笨蛋。」零最後還是要酸人一句。
「不准說你哥哥是笨蛋!!不然就不帶你去喔!!!」還以為這小子會真的像蘿露那樣坦率,傑洛失望又火大的對他罵。
接著傑洛拿出手機撥電話給艾克斯。
「喂~喂~是我!是我!是我啦!」
『什麼?是我是我詐欺?!』聽到只有是我、是我,艾克斯以為接到詐騙電話。
「聽聲音就知道是我啊!傑洛!」
『什麼啊,原來是你啊……』
「幹嘛那麼無奈,我有話要跟你說!」
『什麼事啊?快開學了喔,你暑假作業寫好了沒啊?報告呢?該不會你是抄你弟弟的吧??』
「是要去你爺爺家的私人游泳池玩!今天可以過去你家嗎?」
『……』
「拜託!蘿露說想玩水!」
『你這個有健忘症的笨蛋!!!』
之後艾克斯立刻掛了電話,無緣無故被罵的傑洛正一臉茫然,則零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
電話另一頭的艾克斯,對著自己的電話怒瞪著。
「白癡傑洛,現在暑假都快結束了,居然現在才想到爺爺家的游泳池。那好,等一下我找愛麗絲也一起來!!哼!之後等著看你出糗吧!!!對了,也順便找來艾克賽爾吧,自從去海灘候就很少見到他了。」
「既然這樣趕快下水吧!」這時洛克拿著一個小包包和泳圈闖進艾克斯的房間,而且只穿著藍色比基尼泳褲進來。「一起玩吧!艾克斯!」
艾克斯一時說不出話又一臉訝異,親眼看見洛克大剌剌的全身脫光光又穿著比基尼在家裡走來走去。
「哥,你該不會穿成這樣到處走來走去吧?」
「對啊,有兩位上了年紀的女僕被我的樣子嚇到昏倒了,怎麼了?」
「請你保守一點好嗎?!!」艾克斯無奈的對他吼,並在心裡為那兩位女僕道歉。
「為什麼?這裡是我家啊。」
「不是那樣,你至少穿件襯衫跟海灘褲之類的。」
「太暴露了嗎?嗯……我去套件T恤好了。」
「快去吧……我等一下就去游泳池那裡。」
「對了,艾克斯。」洛克突然停下來又走到門口呼喚艾克斯。「你那些從國中開始都沒換的低腰四角泳褲和學校泳褲兩件,為了你的十七歲夏天,我替你買了件新的喔!」
「嗄?」聽到洛克突然擅自做決定又擅自替他買一件新的,艾克斯訝異的看著他在小包包裡翻找。
「來!很性感吧!是比基尼喔!你的跟我的不同,有椰子樹的圖案喔!!」
「咕哇!」艾克斯突然倒地。
「艾克斯?」
「……傑洛,抱歉,我以為你是地球上唯一沒有羞恥心的人……」一倒地就開始嘟囔,對著在遠方的傑洛和零道歉的艾克斯,雙眼泛著淚光。「零……抱歉,上次不該偷笑你穿比、比基尼……」
「啊對了,艾克斯,你還是國中生的體型吧?這件你穿得下嗎?」洛克沒聽到艾克斯的嘟囔,繼續說著關於他手上這件比基尼。
最後艾克斯只賞他一對白眼,洛克僅歪著頭盯著他。
他是假的傻還是真的傻啊?!!
------------------------------------------------------------------------------------------
傑洛跟零和蘿露都準備好該去游泳的物品後,途中傑洛CALL了赫爾瑟亞、零CALL了雪兒和愛爾特一起去艾克斯家裡玩水。
總共六位的少年少女和小女孩一起來到湯瑪士宅邸。
對於初次來到豪華宅邸的蘿露、雪兒、愛爾特、赫爾瑟亞訝異聲連連,緊盯著豪華奢侈的房子和裝飾。
「好漂亮的家喔!!!」蘿露和愛爾特一起手牽手仰望著宅邸,一起同聲驚嘆。
「真豪華!」赫爾瑟亞也看傻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現在身處在豪華的宅邸。
「原來湯瑪士先生這在這麼漂亮的家啊,在科學界裡他都只穿普通的白袍和西裝的。」雪兒也感到訝異。「啊!那個是價值八百萬的中國青瓷呢!」
「果然沒變啊,那個花瓶跟壁畫,哥,都沒換過對吧。」零語氣平淡的詢問傑洛。
「對啊,從我們幼稚園時來他家玩就沒看過湯瑪士老先生買新的花瓶或壁畫。」傑洛點了頭。「大概都在忙科學想在科學界獨得諾貝爾科學獎吧!」
「原來艾克斯學長大有來頭啊!」聽到艾克斯的秘密的赫爾瑟亞嚇得瞪大雙眼。「他是學生會長又是幻影認定的主公,同時也是有名科學家湯瑪士的孩子!!天、天啊……」
「哈哈~會沒再買骨董的東西是因為爺爺沒興趣啦!」
「啊!洛克學長!!」傑洛嚇得呼喚對方,他這一喊讓人知道在畏懼對方。他迅速轉身,瞧見突然出現的洛克。
那個總狂妄又霸道的傑洛學長居然在害怕!!?赫爾瑟亞瞪大雙眼看著傑洛,他不敢相信他眼前就是他所認知的傑洛。
居然無聲無息走到我背後?!!傑洛訝異的心想。
「嗨~傑洛!」洛克很熱情的勾上傑洛的肩膀。「沒想到暑假還能見到你耶!在學校很少見到你呢!」
「因、因為洛克學長體弱多病,容易生病的您就不常來上課嘛。」
「您?!!那個傑洛學長居然會說您!!?」赫爾瑟亞訝異道,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仔細看眼前的傑洛。
「可是我好想再跟你對打喔!」
「您就放過我吧……」
「啊咧?傑洛,你怎麼在冒冷汗?」洛克這時發覺到傑洛異樣。「真少見哪!」
「在大熱天裡,人都會冒汗吧。」
「這樣啊。開學之後,期待我還能和你再打一場喔!」
「是……」
看著傑洛畏懼著洛克,赫爾瑟亞不敢相信也不明白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為了解除好奇心,他偷偷地小聲詢問零。
「零學長,傑洛學長和那位先生是什麼關係啊?傑洛學長為什麼要那麼怕他?」
「哥會怕他,是因為他的槍技比艾克斯還強,明明彈量少和後座力強卻不成他的弱點,可以快速換子彈又可以使出不可視子彈。」零語氣平淡的回答。「還有,哥是不擅長對付笑裡藏刀的人,比方說我們家的齊爾威二哥。」
「笑裡…藏刀?」
簡單來說,傑洛不擅長對付腹黑屬性的人。
「好了,大家!一起去游泳池玩水吧!!!」洛克笑臉迎人向大家喊,並迎臨他們到宅邸裡。
「好!!」雪兒和赫爾瑟亞大聲回應。
「好耶!!」蘿露和愛爾特兩人一起歡呼,然後開心的奔向洛克走的方向。
------------------------------------------------------------------------------------------
-小插曲-
現在,我手拿中拿著哥給我的藍色比基尼,說真的,這太開放,我不敢穿。
但是上次去海灘的時候,傑洛跟零都大方的穿著了……不對不對,艾克斯,那只是因為海灘會讓人的身心開放而已,這不構成很好的理由!
他們都敢穿了,而且這裡又是我家,穿上去應該沒關係。等等……萬一傑洛那笨蛋突然說我些什麼的話,那很糗啊!
但是哥他花錢買來的,放著不穿很浪費……算了!豁出去吧!就算傑洛說了什麼,只要使出戳眼或鐵爪阻止他說下去就行了。
嗯嗯!就這麼決定!
把藍色比基尼穿好後,我走到大鏡子前端倪著自己是否適合。嗯……果然開放了點。
咖-
門突然開了,是哥來了嗎??
「艾克斯!!泳褲穿好了沒?嗚喔!!在自己家的游泳也要穿得開放啊!艾克斯你好大膽哪!不過以你的身材,你的泳褲好像包不下你的屁股喔!哈哈!」
「……」我一臉錯愕的看著傑洛。
沒想到這傢伙不知道敲門問候是基本禮儀直接進來又直接評論我!!!?
這個不會察顏觀色的笨蛋!!!
「你這個不會敲門的白癡!!!!」
「嗚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我對著傑洛使出剪刀腳翻身固首摔,讓他的頭頂重摔一下,之後我看著他昏倒在地,在心裡我非常希望他腦袋裡的螺絲這時候可以重整並歸位。
------------------------------------------------------------------------------------------
-小插曲二-
今天我接到來自傑洛學長的電話了,在暑假快結束的時間裡,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讓我嚇一大跳。
他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我根本沒加他的電話啊,然而他卻打過來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
『哈囉!赫爾瑟亞!我好想你喔!!一起出來玩吧!!!』
咖!
當下我馬上掛掉電話,因為內容太噁心了。
不過他好像真的有事找我,接下來又再打第二通。
『好過份哪!居然掛我電話!你討厭我了嗎??我是哪裡不好了?』
「你這變態────!!」
咖!
噁心!!由他說出那種十分曖昧的話好噁心!!!明明還是夏天卻讓我冷到背脊、全身起雞皮疙瘩,令人毛骨悚然。
那個人的性向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啊??難道他跟艾克斯學長和零學長也是這樣對談的?!
好恐怖!!!他果然很詭異!!!
然而他就是不死心,硬要打電話過來想跟我說話。天啊,我的電話鈴聲明明是糸賀徹的Everlasting,為什麼現在聽起來卻像鬼來電啊??
不行!我一定切斷這詭異的來電,我鼓起勇氣接起來,並向他大聲罵。
「你到底要做什麼啊?!!變態!!!」
『你居然二次叫我變態,好過份!!不過這不是重點。我是要找你一起去艾克斯他爺爺的家,去他們家的游泳池玩水吧!你沒有拒絕的權利也沒有不來的理由,敢遲到的話就對你處以死刑!拜比~~』
咖!
什麼啊?突然要求我到艾克斯學長他爺爺的家裡的泳池玩水?我是哪裡惹到他想把我拉去別人家的游泳池了?!
而且他根本沒說集合時間和集合地點好嗎?!當我是某動畫裡的男主角嗎?必須隨傳隨到?!
開什麼玩笑啊,我今天絕對要檢查我的暑假作業哪裡有錯和哪裡漏寫才行,現在可沒有時間玩樂啊!!
接著他又打電話過來,難道他要來催我?
「喂?」
『抱歉,忘記告訴你集合地點和集合時間了。』
「喔。」現在才想到,他真的是早我出生一年的學長嗎??
『地點在東京車站集票處,時間在五分鐘以內!記得帶泳褲和浴巾喔!!』
「等等,我沒有要去!!今天我有事要───」
『你不來的話我就叫零拿AK步槍開始瞄準你家那裡的窗口,喔多~開始瞄準你的腦袋囉!!看到你還坐在你的位置不動喔!在三秒以內如果沒看到你起身拿起泳褲當做你的AK立場的話,零的子彈就要貫穿你的腦袋囉!!啊哈哈哈哈哈───那麼,一~二~~快呀快呀!要數到那重要的數字囉!!』
不會吧!居然在我附近架起槍打算射我?!!這下我怎麼拒絕都不可能了,他和零學長是可怕的職業殺手啊!!!
為了保命,我趕緊起身並找起泳褲,之哼還要找出背包和浴巾之類的東西!!
「等等等!!!」
『要數到那數字囉,唔哈哈哈哈!!!真的要開槍囉!!』
「我這就出門了,就不要對我開槍啊!!」
『那麼在約定地點等你囉!M y  HAJIMI~~』
咖!
HAJIMI(日:蜂蜜)?難道傑洛學長不會甜心的英文??
最後我用跑的來到基合地點的時候,我看到零學長根本就沒有帶著他的步槍!!更沒有架槍在瞄準我的腦袋。
傑洛學長,果然是麻煩人物!!!
------------------------------------------------------------------------------------------
時間回到一小時後。
零突然看到雪兒的性感比基尼受不了而噴鼻血,虛弱的趴在岸邊。當雪兒想靠近他想照顧他時……
「雪、雪兒,等等……」當雪兒靠近零越多,鼻血就流得越多。
「小零!你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噴鼻血了呢?是因為曬太陽太多了嗎?」雪兒輕輕地走過去,正想蹲下時,那突如其來的、若隱若現的事業線一入目眼簾,零馬上又噴出大量鼻血。
「咕哇!!」
「雪兒,妳還是在原地好了。」艾克斯這時好心的出聲阻止雪兒繼續走過來。「零他可能不太習慣妳的泳裝。」
「咦?不適合嗎?」雪兒難過又擔心地說。這件是我為了贏得零更多的注視才穿的耶……
「不是,由於太適合了受不了刺激就噴鼻血了。」
「嗯嗯……」臉色蒼白的零微微點頭回應雪兒,虛弱的爬上岸邊休息。
「你真是的,小零,居然用噴鼻血的方式來稱讚我的泳裝。」聽到艾克斯的話、看到零的點頭,雪兒害羞地捧起雙頰。
太好了!零喜歡我穿比基尼!!!!雪兒在心裡偷偷舉起勝利手勢。
「真是太好了哪!鼻血零~」傑洛跟著爬上岸邊,幫助零上岸邊,順便偷偷的對零說悄悄話,調侃他一句。「雪兒穿比基尼專給你看耶!」
「誰是鼻血零啊……」零無力的回他,不過他在心裡是偷偷開心偷偷地笑。
但是不只是雪兒這位美少女穿起比基尼來誘惑零,緊接著另一位是D  Cap的女性,穿著紅色主體色、藍色滾邊的兩段式可愛式泳裝,雖然樣式可愛但是遮掩不住豐滿的上圍和如模特兒般的纖細身材。
蓬鬆的棕色長髮、姬髮式馬尾、翠綠的雙瞳、纖細的手腳匹美於模特兒;她小心翼翼的慢跑過來,整個人的舉手投足猶如仙女降臨、精靈舞動般。
那人是最近讓傑洛心裡小鹿亂撞的少女-愛麗絲。不過她的姿態不僅讓傑洛傻住,另外還有初次見到愛麗絲的洛克和赫爾瑟亞不禁為愛麗絲的美麗感到心動臉紅。
「對不起!艾克斯同學!我來遲了!」
「啊,愛麗絲,妳來了啦!」
「愛麗絲?!」傑洛想轉頭看人。她也來了?!!
當傑洛一回頭去注意愛麗絲時,她的泳裝、她的白悉肌膚以及她的上圍,讓傑洛忍不住激起內心的澎湃,體內的熱點瞬間燃燒到沸點。
「啊,傑洛同學!你好,午安!」
「午、午午午安!!」傑洛想道好,沒想到強烈的緊張感讓他口吃。因為出現平常看不到的窘樣,另一邊的岸邊好像出現三個不同的聲音正在噗哧偷笑。
傑洛轉頭對他們投射白眼,不過他們都假裝不知道的別過頭去。
「暑假還能見到你,我好高興。傑洛同學,近期間過得很好嗎?」
「很、很好。」
「那太好了!那麼我去下水游泳了!待會見,傑洛同學。」
「好、好好……」
噗通-!
一個跳水聲傳來,然後是輕微的滑水聲接著來,則傑洛緊盯著愛麗絲游泳的姿態,他認為那簡直是傳說中的美人魚現身,游泳姿態非常美麗。
然而當愛麗絲來個仰泳時,那不容小覷的上圍部分傑洛也緊盯著看,途中他沒發現到鼻子下方正悄悄流出鼻血,等到愛麗絲停下游泳在泳池裡走動,那上圍跟著她的走動在上下起伏,那部份傑洛緊盯著看,最後承受不住體內的刺激往後栽倒。
「咕!」
「傑洛哥哥?!」起初最先發現到傑洛異樣的蘿露,在泳池的中間依靠著泳圈的支撐漂浮的她,訝異的大聲驚呼。
「傑洛?」在旁零身邊照顧的雪兒跟著發現。
「抱、抱歉了零……真不該說你是鼻血零……」傑洛無力的對零道歉。
「哼!哥跟我同一掛的了……我要叫你…鼻血哥。」
「呵~隨你吧……」
「這下知道這對雙胞胎果然是有血緣的了。」艾克斯看著他們被擊沉,確定他們同是純情男孩。
------------------------------------------------------------------------------------------
等到傑洛和零不再流鼻血後,精神很好的開始在泳池裡暢遊。
這時艾克賽爾拿著草莓聖代緩緩進入水池,想要享受邊在泳池裡游動邊吃著聖代,游著遊著來到傑洛和愛麗絲有點曖昧關係的兩人身邊。
「傑洛同學,我們一起游泳吧。」
「好、好啊!」
看著他們有點親密的互動,艾克賽爾突然想要惡作劇一下,捉弄傑洛一番。
這麼親密~~那好!我就測試你一下好了!看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她!!嘻嘻~~艾克賽爾不懷好意的偷笑,心裡正盤算著。
「愛麗絲~~~!!!」首先大音量的用嗲聲呼喚愛麗絲。
「是,有什麼事?」愛麗絲立即轉身回應。
「妳要不要吃我的草莓聖代啊?很好吃喔!」艾克賽爾勺了一口香草冰淇淋加鮮奶油加一顆草莓到愛麗絲的面前。
「好啊!」
「來~啊!請妳不要介、意我吃過的喔。」
「沒關係的。」
「來~啊~~」
「啊~嗯~好好吃喔!」
「對吧!聽說冰淇淋是手工製的也是獨家風味喔!我聽裡面的廚師跟我說的。」
「真的好好吃啊!雖然甜但不會太膩呢,而且口齒留香,很好吃呢!」
「對吧~對吧!來,再來一口!」
看著艾克賽爾突然跑過來又跟愛麗絲處得很好,在身邊看著的傑洛就露出無敵臭的臭臉,加上身上還有黑色氣場包圍著他。
很明顯的他吃醋了。
「嘖!」醋勁大發的傑洛,親眼看到艾克賽爾餵愛麗絲一口冰淇淋,又聽到艾克賽爾說那聖代他吃過,就代表跟愛麗絲間接接吻了。想到這裡,傑洛不禁發出怨恨的低鳴。
你這隻臭刺蝟!!!傑洛死瞪著艾克賽爾不放,而且他醋意越強越是將鬼道術使出來,讓泳池的水比平常還冰涼。
「啊咧?好冰喔。」蘿露奇怪的問。
「真的耶!」在身旁浮著的愛爾特也這麼認為。
不久後兩位女孩覺得冷的打起哆嗦,趕緊爬出泳池。
「真的很好吃吧?」
「那個,我也來幫你餵一口吧。」
「好啊好啊!啊~嗯唔~由愛麗絲餵更好吃了!」
「呵呵~怎麼會呢。」
「這次換我餵!」
「好!」
之後愛麗絲被艾克賽爾牽制住,一直進行你一口我一口的餵食,那景象簡直是美到像姐弟倆感情很好的一起吃草莓聖代。
不過艾克賽爾確實是十七歲少年,絕不是艾克斯和愛麗絲所認知的小朋友,更是傑洛認定的勁敵。
其它人看著他們都認為像姐弟倆吃冰,就只有傑洛認為是像熱戀的情侶甜甜蜜蜜的互相餵食。
「那個臭刺蝟……」傑洛怒瞪著,眉間緊緊的皺著,眉尾因為情緒高吊著。憤怒的他,相當在意艾克賽爾利用自己的外貌去勾引愛麗絲。
「噗呵呵……」
「嗯?笑什麼?」傑洛聽到有人在偷笑,他轉身看偷笑的人-艾克斯。
「沒啊。」傑洛終於開竅了!終於知道要喜歡人了!!雖然艾克斯嘴上說沒事情,不過他因為傑洛對愛麗絲的吃醋感到開心,而且這純情的人一吃起醋讓人意外得很可愛,讓艾克斯忍不住發笑。
「那就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咻、咻!!」
「好啦好啦!」
 
 
把艾克斯趕走後,接著傑洛還要繼續瞪著艾克賽爾。這時他的大腦再次像之前一樣運轉起來。
把艾克賽爾抓起來並把他趕出泳池裡?不行,這樣的話愛麗絲絕對會認為我是在欺負小孩子,最後印象會變差的!!!
把他壓進水裡讓他溺水?不行,這樣比剛才的做法還差勁!!
把他丟出去?不可能!把他殺了?太殘忍了!!愛麗絲她會恨我的!把他餵給鱷魚或鯊魚吃?不行,艾克斯他爺爺家裡並沒有養鱷魚!!!
可惡,到底該怎麼辦?
對了!!我潛進水裡,並抓住艾克賽爾的雙腳把他往下沉,讓愛麗絲認為他是腳抽筋才會溺水好了……不行!!這樣愛麗絲會起疑!!!
不行了,什麼辦法都想不出來!!
可惡啊!!!那隻臭刺蝟!!!好想對他比出我醜陋的中指啊!!!!
「傑洛,要不要吃一顆草莓?」緊接著奇蹟發生,愛麗絲轉身面對傑洛,並拿著從那杯聖代裡拿的草莓遞到傑洛的嘴前。
「咦?」傑洛驚訝的愣著。
「是不是不喜歡吃甜的東西啊?」
「不是不是!我很喜歡!啊~」看到愛麗絲難過,傑洛趕緊張嘴把愛麗絲手中的草莓含下並吃著。「嗯唔~好吃啊!真是甜死人了!就跟愛麗絲一樣甜!」
「咦?」這次換愛麗絲驚訝的愣著,而且臉紅了。
「噗呵~!」
「哈哈!」
「呵呵呵~~」
「噗哼哼哼……」
「啊!」
因為傑洛突然的誇獎,讓艾克賽爾不禁噗嗤笑出聲、艾克斯聽到笑出來、洛克聽了開心的笑出聲、赫爾瑟亞看到傑洛不一樣的景象就想笑但不想笑太大聲就忍著笑意。
則傑洛這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臉頰、耳根子、頸部瞬間發紅。
「那個……謝謝。」愛麗絲很害羞的扭捏著,不時偷看傑洛的臉紅,強制壓抑著開心的笑意。
「不會。」傑洛客氣的回答,眼角正偷偷的泛淚,為剛才的事害羞到不行。
好燙,今年的夏天溫度還有我的臉頰溫度,都好燙。傑洛心想。
------------------------------------------------------------------------------------------
-內心的話-
天啊!傑洛同學居然稱讚我!!!他說我甜?甜!?甜啊!!!
是笑容甜的意思嗎?天啊!!
好意外啊!!!傑洛同學稱讚我了。難道……我跟他有機會了?!!
這、這這、這樣好嗎?!沒跟蕾雅和黑米露通知啊!!
冷靜點啊!愛麗絲!!只不過是傑洛同學稱讚我一句而已,這不代表我在他心裡的地位很高,搞不好他對其它女性稱讚過啊!!
對!冷靜點!
不過我還是好高興……高興到不行……
今天艾克斯邀我來好高興,讓我能在暑假中見到難得一見的傑洛同學。
------------------------------------------------------------------------------------------
另一方面,另一個純情男孩和性感少女的配對,零和雪兒這兩位一起去滑水道那裡。
「小零,我們一起玩吧!」雪兒指著有兩層樓高的滑水道,對零推薦道。
「可是……」
這時零的腦袋正預料如果和穿著比基尼的雪兒一起玩滑水道的話。
現在答應和雪兒玩的話,那誰先下去?如果雪兒先下去的話,我會撞上雪兒的,不僅會撞上雪兒還會讓她感到噁心的碰到我的下半身的!!!絕對不行!
那麼我先下去呢?但是萬一雪兒貼到我身上怎麼辦?!
那麼就只剩一個決定,讓雪兒滑完後我再─────
「小零,我們抱在一起滑下去吧!」
「抱、抱抱、抱抱抱!!!?」
沒想到雪兒強制阻斷零的思考,直接要求抱在一起再滑,不同於零的大膽要求,令零相當訝異又臉紅。
慘了!!!雪兒的請求太大膽了!而我又不敢拒絕她……零糟糕的心想。
「快點呀!」緊接著不理會零的猶豫和害羞,拉著他的手到滑水道的入口,強制將他坐下,接著自己在他後面抱著他的身體然後開始滑下。
「等等!!!」
「來不及了!哈哈哈~好刺激啊!」
在速度異常快得像雲霄飛車的滑水道下,零和雪兒飛快的滑下去,雖然零根本不怕這樣的速度所帶來的刺激感,反而讓人感到更加刺激的是後面的女生毫不在意地貼著他又緊抱著,讓純情到不行的零無法承受她的大膽滿臉通紅又紅到頸子。
滑行的時間不到三十秒間,兩人一起落入水中。
噗通一聲濺起大水花,泳池中有了大幅動的浮動。零第一個從水中出現,他伸手抹乾臉上的水,然後睜開眼睛正想尋找雪兒的身影時,有一個物品在他眼前出現。
一件用來遮上圍的粉紅色比基尼布料。
「這是?」
「哈哈哈!真的好有趣啊!小零你覺得呢?」
「啊啊啊!!!」
「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零在慘叫,而且鼻血大量流出,想摀鼻子阻止流量但是無法阻止,另外他再次滿臉通紅又紅到頸子。
但是情況到底是如何?以零的視線看過去的話,雪兒她……上圍那裡什麼都沒遮!!!!這走光畫面更是讓純情男孩零害羞到不行!!!
「零,你怎麼了?!」傑洛大聲詢問。
「發生怎麼回事了?」艾克斯趕緊關注詢問對方情況。
「怎麼了?怎麼了?」洛克為了知道他下了水正想靠近。
糟糕!!!現在有三個男人會看到雪兒的走光!!!不行!!身為雪兒的男人,絕對不能讓我以外的男人看到!!!零不妙的心想。
看著三個方向正有三個男生要靠過來,零為了守護雪兒的純潔,他迅速拿走比基尼,並且把雪兒拉過來並貼近自己的身體。
「啊,小零你?」
「不要動。」零抹掉鼻血,冷靜的要求雪兒,雙手緊抱著雪兒的身體,打算用自己的身體保護雪兒。「妳的比基尼掉了,已經走光了,不要動比較好,會被別人看到的。」
「咦?!!」雪兒這才覺得很不妙,害羞到不行的滿臉通紅又緊抱著零不放。「對、對不起,我好像沒綁緊……」
「沒關係。」零冷靜的回答,稍微後退一下身體把比基尼放到原本的地方,雖然又看到重點又想噴鼻血,不過為了雪兒他閉著眼忍耐著刺激,然後快速的幫雪兒穿好比基尼,把繩結的部分確實綁緊。
「零,怎麼了?突然慘叫…喂,你怎麼又流鼻血了?」傑洛這時趕過來,再次看到零臉上的血跡。
「沒事。」零冷淡的回應,雙手依然緊抱著雪兒的身體不放。
「真的沒事嗎?你應該休息一下比較好。來,放在岸邊的毛巾!」艾克斯擔心的說,遞上毛巾讓他擦鼻血。
「哈哈~你這麼保護雪兒,居然不讓人看她的性感泳裝,你這小氣鬼。」洛克卻只注意零和雪兒的親密緊抱。
「對耶!你這小氣零!!」傑洛跟著注意到,用手肘推推零取笑他。
「就是不讓你們看!怎麼樣?」接著,零毫不害羞的說出讓人驚艷的宣言,讓傑洛和艾克斯跟洛克以及雪兒綻出意外的笑容。
「我好高興喔,小零~~」雪兒聽了害羞又興奮,捧起雙頰,臉頰的熱度馬上傳遞到手心能感覺到內心正熱得像發燒。
「好,我們不看。因為雪兒是你的女朋友啊!」艾克斯笑說。太好了,零這傢伙總算能說出愛的宣言了!!
「呼~很恩愛喔!!」興奮的洛克大聲為零歡呼。
「討厭啦~小氣零,你越來越幸福的話,我會恨你喔!」傑洛再次用手肘推他開起玩笑。
「哼。」零輕哼一聲。
「那哥、傑洛,我們就不要打擾他們小倆口了。」艾克斯笑著提議道。「我們不要去當他們的電燈泡。」
「啊對,我還有事要處理!!」傑洛想起他還有艾克賽爾要對付,立刻轉身回到原處。
「那艾克斯跟我一起到流水區吧,順便和蘿露跟愛爾特兩位妹妹們一起玩吧!」洛克提議道,指向另一邊的泳池。
「好啊!」
三人都走了之後,零的臉紅接著出現,剛止住的鼻血現在又流了。
「小零,謝謝你。」雪兒伸手撲抱過去,緊抱著零的身體埋沒於他的胸膛裡道謝。「多虧你的保護,才沒讓人看到喔!」
「不、不會。」
「這樣以後我的全裸都可以讓零看個精光喔!」
零說不出話,但是鼻血因為他的情緒激動而猛噴,他的臉開始沒了血色。
「話說,你覺得呢?」
「什麼?」零拿著毛巾猛蓋著鼻子,忍著強烈的暈眩感陪著雪兒。
「我、我的那裡,怎、怎麼樣?」雪兒害羞的說,雙手緊張的握緊,不過還是忍不住害羞的顫抖起來。
「對不起,雪兒……」
「咦?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難道你……小、小零!!」聽到對方的道歉,雪兒以為他在嫌她胸小,但是仔細注意他時,零突然無力的往水裡倒,臉上鼻血和毛巾上的血跡滲入水中,瞬間染紅了湯瑪士的私人泳池。
之後零因為出血過多送往湯瑪士宅邸裡的客房,萊特找來了家庭醫生治療他並進行輸血。
零害羞到貧血昏倒的事情,立刻成了湯瑪士宅邸裡所有人都知道的笑話。
------------------------------------------------------------------------------------------
-小插曲-
「糟糕,他狀況不好,需要AB血型的人替他輸血!」
「醫生,要輸血的話,我的血借給他吧。」
「你是他的……?」
「我是他雙胞胎哥哥,拿去輸給這個笨弟弟吧!」
「原來是雙胞胎啊,那麼請到這裡來。」
「是。」
我的笨蛋雙胞胎弟弟,阿爾伯特‧零在今天上午昏倒,這小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昏倒在湯瑪士宅邸的私人泳池裡。
聽雪兒的自白,我打聽到是零受不了雪兒的上圍問題就出血過多,然後昏倒了。
唉~果然應該要叫鼻血零,沒關係,我把今天的事寫進"阿爾伯特家兄弟們的出糗紀錄"。太好了,零,你的出糗紀錄終於高達三百件了!!你是我們家中最多糗事的人!!!
對了,要拍下來!相機相機……找到了!可以立刻有相片的立得拍!
另外我要寫上"此事在湯瑪士宅邸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並且成為人人都說要開心笑出來的傳說"。
還有,"此傳說的笑聲在出糗記錄裡最多!!"
噹~噹噹噹~噹噹~~零得到新稱號【鼻血零】。
零,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是出糗記錄中的紀錄保持人!!(笑)
------------------------------------------------------------------------------------------
中午,所有人一起享用豪華的中餐後,接著傑洛為了賠罪,提議大家一起幫忙打掃鼻血染紅的私人游泳池。
「抱歉啊,艾克斯,明明是我提議來你家玩水的,卻害得你家變紅海。」傑洛邊用地板刷猛力刷著已經放了水的泳池邊道歉著。
「沒關係,而且大家一起合力掃泳池也不錯啊!」
「我還是覺得不好,把每個人的暑假回憶都染紅了。」
「我想大家不會怪罪誰的。」艾克斯一臉苦笑,停下刷地勸著傑洛。
「還有你家的私人游泳池變得有血腥味,而且大家還泡過血水,搞得大家好像身受重傷在水裡。」
「就說不要介意嘛……」
「對了,也很像某某電影那樣,被變態抓去關起來還要陪著他玩變態遊戲,導致大家必須捨棄手啊腳啊,畫面血肉模糊的,一身血腥味。」然而傑洛就是要說得很過火,還扯上某部血腥詭異的電影情節。
「不要再說那些恐怖的東西!!!白癡!!!」一向怕鬼、討厭恐怖的東西的艾克斯氣得扔出地板刷到傑洛的頭上,傑洛被地板刷擊中後就倒地。
「嗚哇!!」
「笨蛋傑洛,你應該我討厭的東西才對,還一直說那些!」艾克斯走過去靠近他,撿起丟出去的地板刷。
「真的很困擾嗎?艾克斯學長。」這時赫爾瑟亞走過來和艾克斯搭話。
「是很困擾沒錯,不過日子有時刺激一點還不錯啦。」艾克斯無奈的說。「這傢伙從小學就是個麻煩鬼!!」
「原來是這樣啊。」赫爾瑟亞點了頭,並在心裡認定傑洛確實是個超級超級無敵麻煩的傢伙。
「唉~對啊。不過抱歉啊,赫爾瑟亞,今天你在忙卻還拖你下水。」艾克斯突然嘆了口氣,對赫爾瑟亞道歉。「一定是這個笨蛋強制找你來的對吧?」
「不會不會!」為什麼他知道?赫爾瑟亞慌張的搖手,感到不好意思的說。「我沒關係的。反而這樣偶爾打掃一次泳池也不錯啊!」
「對了,怎麼之前沒看到你下水啊?」艾克斯感到奇怪的詢問他。
「因為我不會游泳,加上有好幾次的溺水,就不太敢下水了。」赫爾瑟亞臉色凝重的說,腦中回想起一次又一次的溺水情況。
「也對,上次去海邊時沒看到你下水呢。」
「嗯……」
「別怕,在這裡你溺水了我跟傑洛都會救你的。」艾克斯看他沮喪的樣子,馬上對他說打氣的話。
「謝謝您,艾克斯學長。那麼,繼續打掃吧!」
「好啊!」
 
 
另一方面,傑洛從剛才就沒再加入艾克斯跟赫爾瑟亞的話題。而他正緊盯著艾克賽爾跟愛麗絲那裡。
「哈哈~」
「討厭,艾克賽爾,別一直潑我水嘛。」
「因為我聽說過溼答答的女生最美了!所以想讓愛麗絲變得更漂亮嘛~」艾克賽爾拿著水管一直潑著愛麗絲。
「你真是的。這是回敬你的!看我的!」愛麗絲拿起另一個水管,回潑艾克賽爾一身。
「哈哈~好冰喔!!」
「居然跟愛麗絲玩得那麼開心……這個臭刺蝟!!!」燃起忌妒之火的傑洛,為了阻止眼前的景象,他走到艾克賽爾手中水管的水龍頭面前,伸腳踩住水管讓艾克賽爾無法繼續噴水。
「啊咧?」沒辦法繼續噴水的艾克賽爾疑惑的看著水管,當他把水管的口拿近到他臉前時,傑洛趁這時後放開腳,讓施放過壓力的水用力潑上艾克賽爾的臉。
「嗚哇!!」
「啊哈哈哈哈哈!!!笨刺蝟活該!!!」
「傑洛同學!艾克賽爾!!」看到艾克賽爾受到強力水柱潑到自己的臉又顯得痛苦,愛麗絲趕緊走到艾克賽爾身邊。
「你這隻噁心狐狸,你幹什麼啊?!!」艾克賽爾邊抹著臉邊罵,滿是水的臉讓他無法立刻睜開眼睛看到他臉上的驕傲十足的笑容。
「應該是我問你幹什麼吧!!臭刺蝟!」傑洛伸手關住水龍頭,收起笑容對艾克賽爾生氣。「居然一直跟愛麗絲玩樂,誰允許你一直跟她玩啊!要玩也應該是跟我玩!」
「呸~才不想加入你咧!」艾克賽爾對傑洛吐舌頭,為了表現傑洛現在的醋意,他刻意撲到愛麗絲的身上緊抱住。「賭你不敢抱住愛麗絲!!」
「給我放開她!!你這骯髒的野生動物!!!」又看到那親密動作出現,傑洛氣得拿起地板刷當長棍甩起它,把地板刷當武器。
「傑洛同學,等等……呀啊!艾克賽爾,你這樣很癢啦!」愛麗絲想勸架,然而在她懷中的艾克賽爾突然用他的小腦袋頂推著她的胸部。
「順便賭你不敢做這樣的事情!」艾克賽爾笑著,又一次的挑逗著傑洛的忌妒。
「你、你你……你這混帳!!!」看到那樣挑釁,傑洛完全被忌妒和憤怒沖昏頭又滿臉通紅,無視愛麗絲還在被艾克賽爾抱著,直接衝過去提起的板刷準備要打過去。
咖!
「你果然是喜歡愛麗絲的,你這純情到不行又不敢說喜歡的笨拙野狐狸!」艾克賽爾在一瞬間拿著地板刷學起傑洛當武器,成功阻擋他的重量級攻擊。
「你、你閉嘴!!」傑洛氣得臉紅通通,歇斯底里的對艾克賽爾吼罵。他擊開艾克賽爾的地板刷,對他做出連續砍擊。
「怎麼?明明敢說敢做敢當卻不敢說愛啊?真是白癡!!」
「你才是白癡!白癡白癡白癡!!!你這臭得要死又白癡的死刺蝟!!」傑洛邊罵邊對艾克賽爾使出三突刺。
「哈!」艾克賽爾緊急退開躲避突刺,並且刷子的那一面刷一下地面,然後對著傑洛帶著水揮過去,為了妨礙他把髒水潑到傑洛臉上。
「可惡!你這骯髒的東西就只會使出骯髒手段!!」
「而你就是被這骯髒手段變得骯髒的笨蛋狐狸!」
「混帳!!」
「哈哈哈,還想怎麼樣呢?」
兩個少年拿著地板刷當武器一直對打著,站在一旁的愛麗絲很為難的看著他們對打,想阻止的但怕自己被他們波及到。
「愛麗絲,就別理他們了,和我一起打掃吧。」洛克這時對她呼喚一聲。
「真的可以嗎?」愛麗絲有點猶豫。
「沒關係、沒關係,來吧!」
「好、好的,洛克學長。」
愛麗絲一離開他們的爭鬥範圍後,他們仍然還在進行小學生級的打鬧和鬥嘴。
「你這矮冬瓜偽高中生!老是用你的小孩臉去欺騙女性,其實你是個臭到不行老到不行的野生動物!!!」
「你才是!人妖臉人妖身材人妖頭髮人妖聲音!你全身上下都是人妖!!」
「就算是人妖又怎樣?人妖在日本有人權的!!你這不知道人權的蠢蛋!!!」
「少囉嗦!人妖狐狸醜八怪!!」
「你閉嘴!已經臭掉了還放在太陽底下曬十天的刺蝟木乃伊!!」
------------------------------------------------------------------------------------------
下午五點,傑洛他們為了清理染上鼻血的泳池,花了很多時間,包含傑洛跟艾克賽爾的勸架時間。
夕陽逐漸下山的時間裡,傑洛揹著身體仍然虛弱昏厥的零走到湯瑪士宅邸的入口,後面跟著蘿露、雪兒、愛爾特、赫爾瑟亞、愛麗絲、艾克賽爾六人準備回去。
「結果剩下時間都用來打掃泳池哪。」傑洛無奈的說。
「你根本就沒在打掃好嗎?笨蛋!」艾克斯揮拳過去打碎傑洛嘴中說出來的虛言。
「噗喔!」
「一整個下午你都在跟艾克賽爾打架,等到清理完了你還在跟他打,你這個長不大的笨蛋!!」艾克斯一邊罵一邊用拳頭在傑洛頭上磨著。
「是他先惹起的耶!」
「少囉嗦!!」
「哈哈~無論是傑洛跟艾克賽爾一起打架或零流鼻血血染我們家的泳池,今天過得特別開心不是嗎?」洛克綻出燦爛的笑容說,拍拍艾克斯的肩膀勸阻他繼續折磨傑洛。
「也對啦……」艾克斯苦著臉說。「不過讓蘿露和愛爾特的暑假很難看了吧?沒辦法繼續游泳玩水之類的。」
「我沒關係的,因為零哥哥就是那樣啊,害羞到不行又純情到不行的樣子嘛。」蘿露完全不在乎,很開心的說。
「真不希望零聽到哪。」傑洛一臉苦笑。
零的形象就以害羞男孩固定了,他多年來保持的冷靜冷淡冷酷對家人實在沒用。
「沒想到世界上還存在呢?純情男孩樣子的零哥哥配給雪兒姐姐真棒!」愛爾特也來說,大大讚許雪兒和零的配對。
雪兒一聽到愛爾特那樣害羞的臉紅,高興得掩不起高吊的嘴角。
「愛爾特妳真是的……」
「我說得沒錯吧?雪兒姐姐,妳預計要在十八歲的時候嫁給零哥哥。」
「是啊……」
「真羨慕哪!」洛克笑說,看著雪兒害羞的模樣配上現在昏厥狀態的零,兩人相當顯得登對,加上他們毫不在乎是否浪費青春,就是想在十八歲時結婚。看到他們的閃耀青春,然後跟自己比較之下,洛克在心裡有些哀傷。
真好哪,二十歲之前就有喜歡的人度過青春。洛克心想。
配給零真浪費哪!反而艾克賽爾不覺得。
「原來零學長打算要娶雪兒學姐啊?」第一次聽到有認識的人論及婚嫁的赫爾瑟亞很訝異的問。
「我也有聽說過呢。」愛麗絲附和道,眼睛不時偷瞄一下心上人。「好羨慕啊……」
「是啊!」傑洛轉身對赫爾瑟亞和愛麗絲點頭,驕傲的說起零的事情。「因為去年零就對著雪兒說十八歲我們一起結婚之類的!」
「我記得那時是傑洛你背後操弄吧?」艾克斯用手刀打向傑洛的腦袋。「其實那根本不是零本人說的,是傑洛你這傢伙趁零昏厥的時候說的!」
「艾克斯你打哪聽來的謠言啊?」傑洛故意裝不知道,眼神正緊盯著右邊遠處不放。「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呢!」
「少裝作不知道,呆子。」
之後大家一起笑開懷,配著傑洛跟艾克斯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話當相聲在聽,一起笑著,直到真的打算回家的時候。
大家一起向每個人道別,其中當愛麗絲向傑洛道別時--
「再、再見了,傑洛同學……那個,學校見。」
「嗯……學校見。」
兩人都靦腆的道別,而且有著曖昧的氛圍,令有些人正在掩著嘴偷笑。
然後大家開始各自走別的路回家去,保持著笑容回到家裡,回憶著今天的愉快過完今日的夜晚,開心的渡過夜晚。
------------------------------------------------------------------------------------------
不過真的是所有人都是保持笑容的回憶著今天嗎?
晚上七時,當零呈現虛弱有些微的清醒時,傑洛這時和蘿露一起在廚房裡準備起今天的晚餐。
「今天煮咖哩好了!」傑洛提議道,手裡正拿著裝有咖哩粉的罐子。
「不要,我想吃清淡一點的口味,比方說蛋花湯。」蘿露不想吃咖哩就拒絕傑洛的提議。
「那就咖哩蛋花湯。」傑洛隨意的直接合體兩樣菜色。
「唉?!那就試做看看吧!好像不錯吃。」
「你放心,妳哥哥的廚藝雖然比不上妳零哥哥的五星級菜色,但至少做得出普通的菜色,比方說咖哩跟咖哩還有海鮮咖哩。」
「不都是咖哩嘛?還有,傑洛哥哥不是只會煮麵線不是嗎?」蘿露不太能夠相信。
「妳放心,咖哩跟麵線都是煮的。」傑洛還是想要表現有自信的對蘿露比出大拇指。
「不行,這次由蘿露來煮,傑洛哥哥到一邊去啦!」蘿露還是不相信傑洛的廚藝,硬是趕走傑洛。
「……是。」
被蘿露趕走的傑洛沮喪的走到客廳裡,然而腳才剛踏入客廳一步,走廊那邊的電話突然鈴聲響。
傑洛馬上走到電話那裡,伸手接起。
「喂?」
『喂喂,是傑洛嗎?是老朽拜魯。怎麼樣?近來好嗎?』
「拜魯叔父?!我很好,零和蘿露也很好。」
『有發生什麼嗎?』
「沒有,一切很好。」
聽到傑洛接起電話,開始跟對方談近日近況時,零用爬的到客廳入口,聽著傑洛跟拜魯的對談。
『聽你的聲音確實很有精神,嗯!很好!』
「那拜魯叔父今天打電話來是有事情嗎?」
『是啊,老朽有事。可以的話,你和零明天來一趟老朽家好嗎?老朽的女兒蕾薇亞丹啊,最近心情不好,別人叫她,她都沒反應啊!你和零可以陪陪她嗎?』
「所以……」聽到要人去陪蕾薇亞丹,傑洛冷汗狂流,雙手顫抖個不停。
『其實啊,蕾薇亞丹她啊,真的很喜歡你和零哪!可以的話,在快開學的這些天去陪她一下好嗎?她最近心情不好老是把自己鎖在房裡。』
「可是我……」
『拜託你了啊!老朽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啊!老朽雖然叫兒子去跟她談話,不過總是沒過一分鐘馬上被粗暴的趕出來啊!拜託你了!!你和零是唯二的能夠救蕾薇亞丹的人了!!!』
「……好。」傑洛含著淚光點了頭哽咽的答應。
『那明天拜託你啦!拜!』
嘟……
「哥,誰打電話?」零好奇的問,仔細端倪著想哭的傑洛。
「咱們的拜魯叔父。」
「要做什麼?」
「我們明天要去他家,要和蕾薇亞丹見個面,要去安慰她。」
「……哥。」
聽到這裡,零跟傑洛一樣也想哭了。
長長的暑假……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呢?
---------------------------------------------------------------------------------待續---------
雪兒:各位好,又是一個故事的結束了,雖然我想解析每個角色的秘密,可是因未考慮故事的進行會破梗,所以單元結束了
艾克斯:這樣不是很好嗎?大家不會很丟臉了
雪兒:所以接下來照常預告著下回。話說艾克斯,你認為傑洛和小零怎麼樣?下回的進行
艾克斯:我想會慘兮兮吧
雪兒:真希望小零能夠回來呢
艾克斯:傑洛就犧牲一點成為鯊魚的餌食吧(笑)
雪兒:艾克斯說的好過份哪
艾克斯:妳放心,我相信他可能會逃出來的,大概……
雪兒:嗚…(抽泣)艾克斯就這麼不信任自己的朋友嗎……
艾克斯: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是開玩笑的,雪兒別當真啊(緊張)
雪兒:可是那樣說真很傷人,傑洛…他會哭的……
艾克斯:妳覺得他是那麼容易哭的男人嗎?!!
雪兒:原來這就是艾克斯吐槽的功力啊,好犀利啊
艾克斯:咦?剛才妳是裝哭的?
雪兒:那麼接下來預告下回~(笑)
艾克斯:別無視我好嗎?!
雪兒&艾克斯:下回,"代號鯊魚的危險人物"跟"表兄妹約會"
艾克斯:傑洛他會記得活著回來嗎?(擔心)
雪兒:我相信會的,然後活著回來和你結婚喔~(笑)
艾克斯:為什麼接下來要和我結婚哪?!
雪兒:其實……已經有許多女同學在私底下投票,"誰最適合當傑洛的老婆"這樣的排行榜,而我也加入投票,第一名的人是……就是你啊!
艾克斯:(呆愣)
雪兒:另外,最後一名反而是小零喔
艾克斯:等等,我是第一名為什麼零就是最後啊?應該是相反吧?!
雪兒:不對喔,小零比較適合當傑洛的弟弟!因為小零屬於惹人疼的弟弟呀~(笑)
艾克斯:不就是保持原樣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