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12~113

 #數據會說話#
 
 
「開、開什麼玩笑啊啊啊啊─────!!!!」
開學典禮結束後迅速來到中午午休,一陣傑洛的怒吼從學生會傳來。
裡面到底發生什麼事?!
來看看傑洛現在的模樣,快爆到就要噴血的十字筋、高吊的眉尾、緊皺的眉頭;眼睛好像要噴出火似的、牙齒緊咬著、雙手緊握著拳、身後的馬尾隨著他的憤怒情緒有如貓生氣拱起來的貓毛一樣。
什麼事讓傑洛那麼生氣?!
「傑、傑洛,沒必要那麼生氣吧?」艾克斯無奈的說,有點害怕現在的傑洛,感覺好像猛獸,隨時都要撲過來咬人。
「什麼叫做"沒必要那麼生氣"啊?!!你這混蛋!!!」
「咻~~」零突然吹興奮的口哨,簡直是贊同傑洛那樣罵艾克斯。
「零,你想辦法處理你哥好不好?」艾克斯又氣又老沒好氣的求人。
零你這沒禮貌又沒良心的混帳東西!!艾克斯很氣的在心裡暗罵零。
「這是你的錯。」零冷淡的回答,又冷淡的拒絕幫助,用冰冷的眼神盯著艾克斯的眼睛深處,彷彿聽到艾克斯的心聲。
好、好可怕!!艾克斯趕緊撇開視線不敢看他。
「可是……」艾克斯見零不想幫人,他轉向艾克賽爾。「不然艾克賽爾,你來處理傑洛,開端的原頭可是你喔!」
「好~~~」艾克賽爾很有精神的回答,還像個小學生一樣舉起手。
聽到艾克賽爾的聲音,傑洛隨即把憤怒的眼神投向艾克賽爾。
起因到底是什麼?將時間轉回五分鐘前的學生會。
 
 
「艾克斯,我收到一個很特別的委託喔!裡面竟然是要我們學生會啊……」從傑洛剛走進學生會開始,手裡正拿著一張今天第一份委託。
「啊,傑洛,你先坐下來再說吧!我有事情要說!」艾克斯打斷傑洛的話,語氣很嚴肅。
「喔~」
「艾克斯,什麼事這麼重要,非得打斷哥的話。」率先抵達學生會的零疑惑的問。
「其實,剛才艾克賽爾跟我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是關於武裝生的事。」
「武裝生?那隻米粒大小的噁心鼠科動物?」剛坐好位置的傑洛奇怪的說,用感到詭異的眼神瞪向艾克賽爾。
「你不會直接說老鼠或刺蝟啊?」艾克賽爾老沒好氣的說。
「哈!你直接說自己是刺蝟了!!啊哈哈哈,你承認自己是刺蝟啦!!」
「你這個人……」聽到傑洛那誇張的笑聲,艾克賽爾自己也不小心陷入傑洛的圈套,正想火大的要拔槍時。
「艾克賽爾,冷靜點。傑洛你不要欺負他,因為今後他會是你跟他一起的貼身保鑣。」
「嗄?!」傑洛一時聽不懂艾克斯說的話。
「也就是說,他要跟你一樣一起當我的貼身保鑣,同時也加入武裝生,已經是我們的一員。關於E班的事,他可以和你一起擔當處理。還有,你被理事長任命當E班的班長了,以後都由你來管理E班。」
「開、開什麼玩笑啊啊啊啊─────!!!!」
以上就是事發關鍵。
再來是艾克賽爾聽命於艾克斯打算勸傑洛的時候,艾克賽爾走出來到傑洛面前,緊接著眼神突然放光芒又充滿無辜。
「幹、幹嘛?!為什麼要用那眼神看人?!你別過來!」
「傑洛,跟我一起保護艾克斯好不好?而且我夠有實力幫你啊!你跟我一起聯手保護艾克斯絕對是強而有力的貼身保鑣啊!!」
「你!少來!」傑洛不相信,絕對認為他這樣是有企圖的。
「跟我一起保護艾克斯吧!吶~」最後,艾克賽爾使出最強必殺技,最燦爛又最可愛的正太笑容發出光芒,閃耀的光強烈迎向傑洛。
「嗚唔……你這傢伙!可惡啊你……」
「吶~我們一起保護艾克斯嘛!我們兩個都很強不是嗎?我會在今後以S級武裝生的身份在E班協助你啊!」
「我是不會答應的,你這個外嫩內老的高中生……嗚唔唔……好、好啦!好啦!我答應就是啦。」傑洛根本無法對那天真無邪的笑容出手。
「好耶!!!」艾克賽爾高興地蹦蹦跳。
「可惡啊啊啊……」傑洛含恨的趴在地上。
「恭喜你喔!艾克賽爾,今後我們要好好相處喔!」艾克斯笑著對艾克賽爾露出笑容,無視傑洛的五體投天。
「好!!」
「哥,YOU  LOSE.」零低看著傑洛,比出大拇指下墜的手勢。
「囉嗦啦!」
艾克賽爾可是確確實實的高中生啊!!!這招太犯規了!
不過傑洛還是不認輸,下一秒他迅速爬起來,對艾克斯劈頭就罵,而且不換氣。
「艾克斯!!為什麼要接受這隻刺蝟當你的貼身保鑣啊!!?外遇!!!你是在外遇!!有了我還去找他!你花心!花心花心花心!接下來是什麼?讓他頂替我的位置?什麼啊!你絕對是被他的童顏給騙了!你絕對是被騙了!!你被騙了啊啊啊艾克斯!!!」
「等等,傑洛,你到底在胡說什麼啊!?」艾克斯氣得站起來跟他辯論,而且還把話說得很曖昧。「我是為你好才要讓艾克賽爾加入,何況,我也不能總是看著你老是受傷吧?笨蛋傑洛,我是真的為了你啊!」
「嗄?」傑洛的怒氣突然下降一些。
不僅傑洛說的話變得曖昧,連艾克斯說的話也怪怪的。
艾克斯接著害羞得臉紅,就連傑洛跟著不好意思。
「什、什麼嘛,直、直說啊!」
「我才不想直接跟你說咧,白癡傑洛!」
「哼!你這不坦率的傢伙。」
在艾克賽爾和零無法介入的情況下,艾克賽爾看了一頭霧水,零覺得詭異。
「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氣氛?」零正冒著冷汗。
––––––––––––––––––––––––––––––
艾克賽爾決定當上武裝生後,也得到艾克斯的答應當他的貼身保鑣,同時一起和傑洛管理E班。
基於以上突發事況,傑洛很沮喪又無力的想走出學生會,而且還順便帶走零。
「我要去冷靜一下,我還要帶走可愛的雙胞胎弟弟。」傑洛無力的說,順手拿走桌上的委託信。
「你想做什麼?」一頭霧水的零看著傑洛抓住他要拉出學生會。
「當然是推薦你的才能。」
「我不要。」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哈哈~變態雙胞胎要私奔了!」艾克賽爾跟在後頭笑著開玩笑。
「「誰要私奔啦?!」」
「那,就是在泳池的鼻血雙胞胎!」
「「我們才不是鼻血雙胞胎!」」
他們之間的對話艾克斯之後不再介入,最後他們三人的聲音不再學生會留下後,學生會就只剩下艾克斯後,他轉頭望向筆記型電腦。
接著拿出紅潤得發光的ROCK數據,艾克斯小心翼翼的看周遭沒有可疑鏡頭或人後,他小心的拔起別人都看不出來的蓋子現出USB插頭,然後插進電腦的USB插槽。
啟動筆記型電腦的電源,打入專屬密碼進入桌面,打開電腦圖示移動指標移到磁碟旁邊的寫著ROCK這些字的圖示。
「爺爺說過用電腦開它的話,以後可以使用這數據就不用親手操控電腦了,這樣很方便。」上次在醫院聽過萊特說明後,艾克斯馬上試用。「好像很厲害,一定很好用!」
點下去後,跑出一個窗口,上面都是艾克斯看不懂的英文詞和數字排列迅速的跑,接著窗口消失,左下角則是跑出一個類似彩虹顏色的光球,而且有英文字母X的十字光環環繞在身上。
「你好。」
「嗚哇!」突如其來的孩童音傳來令艾克斯嚇到。
––––––––––––––––––––––––––––––
「哥,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
「音樂室啊!」
「為什麼要去那裡?」
「你忘啦?剛才的委託信,聽說他們今天有緊急事件,急著找人代替。」
「所以要我去是嗎,你休想!」
聽到傑洛這麼急需零這個人,把他帶到音樂室去,零覺得不妙的想掙脫。
「嘿!不准跑!」傑洛禁錮著零的右手臂。
「我不要去!哥你每次都要我丟臉丟到死!!」不想去音樂室的零,拼命的掙脫。
「不會不會,這次不會讓你那麼丟臉啦!這是大好機會耶!」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零用腳跟緊貼在地,可惜還是被傑洛拉著走。
「這是為了治療你的怕生,不准說不要!」
「哥是討厭鬼!我討厭你!!!」
「你就算討厭我,我還是帶你走!」
咖啦。
傑洛拉開拉門來到音樂室,抓住零強制推到社員面前。
「我把音樂才子帶來了!」傑洛大聲推薦。
裡面的同學一時愣住,緊接著一大群女同學馬上蜂擁而來圍住傑洛和零。
「這是真的嗎?零同學會彈鋼琴?!」
「可是只聽過你在輕音部彈吉他耶,真的能彈鋼琴嗎?!」
「嗚哇~零同學的雙手很修長呢!」
「沒錯!!」傑洛再度大音量說話,壓制住同學們的話。「零是真的會彈鋼琴!而且好到讓我們家附近的鋼琴老師拍手叫好!」
「不要。」零迅速從傑洛的禁錮手中逃脫,逃出現場。
「喂!」傑洛趕緊追上去要抓回來。
在眾多同學們的注視下,傑洛馬上追過去又迅速抓到零,架住零的手臂走進音樂室裡。
「哥你混帳、你討厭!!」零想掙脫,可是因為身高差的關係,雙腳浮空的他只能空揮雙手和亂踢雙腳。
「好了好了,快點!向大家展現你的實力啊!」
「不要!!!」
「快啊!」
之後零被迫要彈鋼琴,在許多人的面前。
「對了!傑洛同學,你會不會拉小提琴啊?」然而有一位女同學突然問。
「我?」
「我們還缺一個拉小提琴的人。」
––––––––––––––––––––––––––––––
明明現場都沒有其它人,而且艾克賽爾早就走了啊!到底是誰在跟艾克斯說話?!
「是我在說話,艾克斯先生。咚咚,在電腦螢幕上!」光球在螢幕上晃舞一下,又從電腦裡發出聲音跟他說話。
「哇啊!」艾克斯更是嚇到往後跑。「科、科技已經發展得這麼快了嗎?這就是凱特常說的人工智慧嗎?」
「你好,多虧你打開數據,我才能解脫只有充滿電子音的世界。」
「那個……」艾克斯還未能理解,況且根本不明白會有那個會說話的光球,更不知道會有這種情況。
「我就是ROCK數據,我是活化的數據,是萊特先生做出來的電子妖精。」
「妖、妖精?妖精可以用電腦做出來?那,你會做什麼?」
「我會為你管理電腦資訊,還可以為你保護資料不外流,我能為你的電腦能做到的事很多。另外,ROCK數據的USB可以隨意卸除或關上電源,我還是可以住在你的電腦裡。」
「那就拜託你管理資料了,等一下要上課了,可以順便幫我整理一下目前的資料嗎?」
「好!」
「那拜託你了。」
艾克斯闔上電腦,起身離開位置離開學生會。
這時回教室的途中他開始在想,該怎麼將這件事告訴給朋友,一邊思考一邊走向有鋼琴和小提琴的聲音去。
––––––––––––––––––––––––––––––
在Christiane Jaccottet的Overture in the French Manner, partita for keyboard in B minor的音色下,艾克斯走到音樂室附近。
「這音樂好好聽啊,是誰演奏的呢?」艾克斯感到好奇的走進音樂室門前,往裡面一探究景。
「哇啊!!」
然後他看到難以置信的畫面。
零正溫文儒雅的彈奏著鋼琴、傑洛正斯文的拉小提琴的畫面,讓艾克斯看得訝異,尤其是傑洛的。
那對金髮雙胞胎一起合奏的音樂很好聽,不只是這樣,那個從來沒看過拉小提琴的傑洛拉得很好,而且配合零的琴聲很到位,加上他們很有默契的合奏著。
演奏完後,裡面的人對雙胞胎說了幾句話,之後零伸手拿下樂譜換成別人拿來的樂譜,等到所有人都就緒後,零開始彈起莫札特的小夜曲音樂引領身後的同學們。
緊接著和管弦樂社的人一起演奏。
艾克斯注意到傑洛和零的功力完全不是初學者,很熟練的演奏著。
「天啊,那個笨拙的傑洛居然會拉小提琴!?」艾克斯看傑洛的演奏很專業,那最讓人驚訝了。
音色的高亢聲讓人忍不住興奮,加上校內有名的美男子少年傑洛跟零的演奏讓人驚艷,甚至艾克斯的身邊突然多了好幾位同學一同觀賞,而且有許多是女同學,就連雪兒和愛麗絲也來了。
緊接著零又換一本樂譜,跟管弦樂社的人演奏起Johann Pachelbel的Canon in D Major,這次特地讓鋼琴伴奏和許多管弦樂器演奏出交響樂的氣氛。
演奏結束後,零起身轉過身向許多同學鞠躬,接著迅速抓住傑洛,用關節技抓著他向警察逮到嫌犯一樣走出門口。
「好痛!幹嘛這樣嘛?!」突然的關節技讓傑洛忍不住叫痛。
「這是你活該。」零冷淡的回應,硬是抓著傑洛迅速離開,本人則是躲在傑洛背後不讓自己很顯眼。
之後上課的鐘聲響起,艾克斯還沒問到他們關於跟管弦樂社一起演奏的事就趕緊上課了。
––––––––––––––––––––––––––––––
上過第五節課的數學後,下課期間艾克斯走到雙胞胎面前。
「吶,傑洛、零。你們午休時的演奏是怎麼回事?」艾克斯很好奇。
「你忘啦?」慵懶地靠著牆壁的傑洛,一派輕鬆的回答。「在那之前不是有委託要告訴你們嗎?」
「喔~因為同時要說艾克賽爾打算加入武裝生的事嘛,那,那場演奏會是?」
「因為及時需要會彈鋼琴的人,我帶零過去協助。至於那場演奏會,是幫助他們練習。」
「練習?」艾克斯歪著頭一時不明白。只是場練習,需要特地找人?
「因為他們的社員有兩名今天突然舉辦獨奏會,所以急需找人。」零接著解釋,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
「那你們怎麼都能完美的演奏出來呢?尤其是傑洛。」艾克斯更好奇的問。
「零教得好囉~」傑洛抱起胸,對零投以驕傲的笑容,但被零別過頭沒看到。「還有啊,之前就說過了吧,零從小學開始對藝術和音樂就很厲害!」
不過艾克斯不認為事情沒那麼單純,絕對是用了雙胞胎的心電感應,偷偷告訴傑洛如何演奏之類。
可是那也算很厲害了……艾克斯心想。因為阿爾伯特家裡的人不正常啊!(除了蘿露以外喔!)
「是嗎。啊對了,關於RO……」
噹、噹噹……
上課鐘聲突然響起打斷艾克斯的話。
「抱歉,艾克斯,詳細情形等下午進學生會再說吧。」傑洛伸手拍拍艾克斯的一邊肩膀,回到自己的座位。
「好。」
剛才,傑洛好像知道我想說什麼。艾克斯覺得奇怪,還想思考他那樣說的原因時,英文老師已經來了。
––––––––––––––––––––––––––––––
時間來到三人一起到學生會的時候,傑洛馬上說出艾克斯之前要說的話。
「艾克斯,給我看看吧!關於ROCK數據的情形,你用了吧?你放心,這裡沒有攝影機也沒有竊聽器。」
「你早知道了?」艾克斯很訝異,站在正要打開的筆記型電腦前。
「直覺!」傑洛將手插進口袋,一派輕鬆的漫步走到艾克斯旁邊。「反正遲早有天你會打開嘛!如何,那數據怎樣?」
「他、他說他自己是電子妖精。」艾克斯說得有點心虛,因為用說的話對方絕對會認為他腦子有問題或被說還沒長大。
「你傻啦?妖精哪有存在,還是說你有妄想症了?」剛好零就是正常人,會正常的說艾克斯有問題。
「嗚……」
「真的假的?!電腦會出現妖精!!」還好現在還有保有純真的人,傑洛馬上信以為真,馬尾高興地在搖擺。「給我看給我看給我看!快給我看!」
「好啦!」
「什麼事那麼興奮呢?」這時凱特開門進來,後面跟著其它委員。
「呀呼~艾克賽爾來囉!」緊接著艾克賽爾突然從窗戶跑進來,迅速抱住艾克斯的身體。
「哇啊!」艾克斯大吃一驚。
「嘖!」傑洛發出不爽的低鳴,就是這麼討厭艾克賽爾,而且艾克賽爾又那麼會利用小身材去跟艾克斯撒嬌。
「艾克賽爾,不要每次都要嚇人啦!」艾克斯老沒好氣的說,剛才那樣一撲差點讓他站不穩。「要進來就從大門來嘛!」
「嘿嘿~我想讓艾克斯嚇一跳嘛!」艾克賽爾很淘氣地說,用下巴蹭著艾克斯的頭頂。「怎麼樣?嚇到了沒!?」
「當然嚇到啦!!」艾克斯一臉無奈的大喊。
見到艾克斯跟艾克賽爾相當友好的相處,傑洛突然燃起不明的醋意火焰。忍耐不住想發脾氣的傑洛正想走過去一手抓住艾克賽爾時。
「那個,艾克斯,關於之前你談的事?」凱特這時插話,讓艾克斯回到主題。
「啊對,都是艾克賽爾啦!害我嚇到忘記要說ROCK數據的事。」艾克斯老沒好氣的說,不顧艾克賽爾的緊抱伸手去打開筆記型電腦。「中午午休的時候,我因為好奇我爺爺對我說的使用ROCK數據的方法,今天把它打開了。」
「所以?」零問。
「它就變成這樣了!」艾克斯把電腦打開,螢幕上出現一個十字光球,而且在晃動中。接下來它的行動一下子跑進電腦磁碟裡移動幾個文件,弄完後又跑出控制台那裡調整防火牆。
「這是你說的電子妖精?」傑洛仔細盯著那光球晃來晃去,完全跟一般認知的妖精完全不同,傑洛對於外表覺得很懷疑。「長得一點也不像妖精哪!」
「太厲害了!居然有活動自如的數據!」凱特到是很訝異。
「萊特先生果然很厲害,這樣的數據我也做不出來啊!」雪兒也覺得訝異。
「天啊!這是劃時代的技術啊!」也懂電腦程式的艾莉亞很錯愕。
「太不可思議了……」奈奈雙手掩著嘴,感到驚奇。
「好可愛呀!」唯一不懂電腦程式的席娜蒙,高興的看著十字光球像活生生的動物移動來移動去。
「好厲害……」對於電腦程式略懂一些的蕾雅也看得出這數據有多厲害。
「是不是遊戲啊?」艾克賽爾天真的說。
「我看只是新的微軟做出來的系統吧。」零不怎麼大驚小怪。
「啊,你們好!」緊接著十字光球的聲音從電腦裡發出聲音。
「哇啊啊!!」它一說話就讓眾人訝異的驚呼,除了零以外。
「它就是在ROCK數據之中誕生出來的電子妖精!」艾克斯重新介紹一遍,讓大家知道這是個特別的東西。「不僅會說話,它還能活動自如!是個特別的電子妖精。」
「各位好啊!」十字光球主動向各位打招呼,它的說話聲音讓有些人訝異、驚奇。
之後途中洛克突然進來,艾克斯再花了點時間向各位仔細解釋,尤其是一直瞪人的零和單純到不行完全不明白電腦程式的傑洛、艾克賽爾、席娜蒙必須要解釋得清楚。
雖然凱特和艾莉亞和雪兒會幫助解釋,還是花了點時間。
不過最後後傑洛和洛克都一臉嚴肅的樣子,眼神正透露出完全不認為ROCK數據是好物的懷疑眼神。
––––––––––––––––––––––––––––––
向大家介紹完這樣的電子妖精後,不知不覺中已經夕陽落下的時刻了。
「今天也一樣很累呢,而且學生會的工務事都還沒做,唉~介紹一個電子妖精還真累哪!尤其是那個固執到不行的零,怎麼樣都說不聽。」艾克斯疲累的說,緩慢的回到自己從暑假開始沒回去的家。「明天有一大堆事啊,唉~一想到就累。」
回到又要獨自生活的房子後,艾克斯脫好鞋才剛進到客廳伸手開了電燈後,突然看到沙發上突然坐了一個人。
「嗚哇!!」
「你好慢啊,居然讓我等了十分鐘。」傑洛正盤坐在他家沙發上。
「你怎麼進來的?外面鎖著的……啊!」艾克斯正覺得奇怪時,傑洛手裡正拿著他家鑰匙的拷貝版。
「我有好好正當的進來囉!不過我來不是問候你,只是想說……」
「少囉嗦!你這個非法入侵者!!」艾克斯不等傑洛說話,撲過來想拿走那把拷貝鑰匙,不過傑洛用暗器術迅速收進艾克斯絕對拿不到的地方。「交出來啊!!你這小偷狐狸!!!」
「我說關於ROCK數據要小心!」見艾克斯光是鑰匙就緊張的半死,傑洛只好大聲說話,並且輕鬆抱起艾克斯將他處於騰空。
「什麼啦?!」
「那個數據,你可千萬要好好控制啊!這是我的直覺。」傑洛很嚴肅的說。
「這我當然知道!你這個小偷狐狸!!」但是艾克斯還是呈現歇斯底里的樣子,不斷對傑洛空揮拳空踢腿。
「那麼我這小偷狐狸馬上離開!好好聽這個忠告啊!」
傑洛總算從大門離開後,艾克斯還在原地生悶氣。
「什麼嘛,這個小偷狐狸,來我家只說那件事。況且,ROCK數據是重要的東西我當然知道!笨蛋傑洛,真的是笨蛋!」
雖然傑洛說的很嚴肅,但是艾克斯真的有在介意嗎?
––––––––––––––––––––––––––––––
在雷普利學園裡,學生會辦公室裡艾克斯的筆記型電腦自動打開電源,接著打開許多窗口控制著一切。
「為了讓學生會會長能夠輕鬆控制整座學園,我把控制台新增幾個艾克斯先生也能控制得了的程式。」
電腦螢幕上出現許多個需要等待傳送傳輸的小窗口,最後全部都百分之百後,小窗口一個一個消失。
「都弄好了,這樣艾克斯先生就能真的控制整個學園了!」語氣高興的十字光球,在螢幕上飛來飛去。
傑洛真正想說的話,或許是ROCK數據也許會暴走的可能性。
 
 
#血會凍結#
 
 
自從暑假結束後,蕾薇亞丹變得很冷淡,更不常把"哥哥大人"、"零表哥"掛在嘴邊,更是不再去找上他們。
在班上,許多人都發現到蕾薇亞丹的變化,正偷偷的為蕾薇亞丹擔心。
「蕾薇亞丹,妳怎麼了?最近態度冷漠,也不趁下課去找傑洛長兄和零長兄。」幻影這時走過去關心她。
「我放棄了。」蕾薇亞丹冷淡的回答,起身走出教室離開了。
「放棄?那位會緊追著傑洛長兄和零長兄的蕾薇亞丹會放棄?」幻影很驚訝,望著蕾薇亞丹的背影不放。「真不可思議!」
「什麼事很不可思議?」赫爾瑟亞走到幻影身邊,疑惑的問他。
「在下的表妹,蕾薇亞丹居然說要放棄在下的雙胞胎長兄。」
「嗯……很詭異啊!」赫爾瑟亞也覺得可疑。「那個鯊魚居然會放棄獵物,吶,幻影,你的表妹是不是很喜歡傑洛學長和零學長嗎?」
「是的,蕾薇亞丹好像在暑假發生了點事。」
「真希望她不會做傻事哪。」
「在下也這麼認為。」
––––––––––––––––––––––––––––––
雖然嘴上那麼說,說要放棄愛戀著阿爾伯特家的金髮雙胞胎,但是蕾薇亞丹的腳步還是走到二年級的樓層,在C班外面偷偷窺視那對金髮雙胞胎。
「零~~你對著板子做什麼~?」傑洛親密的抱住零,看他手上拿著平板電腦點來點去滑來滑去。
「哥走開!我在應付戈登的脾氣!」零正玩著"地獄廚房-平板版本",正在煮精緻料理,料理做得越好裡面的廚師戈登的脾氣和讚賞越好。
「這什麼?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哥不要亂點!!這樣星點會因為你的惡搞變少的!」
「我也要玩啦!!!」
看著那對金髮雙胞胎玩在一起的樣子,蕾薇亞丹眼神空洞的看著,回憶起暑假尾聲得到的心痛。
因為是家人、因為有血緣關係,所以不能談戀愛。那、那之前一直以來的崇拜和愛慕都是假的嗎?都是錯誤的?
蕾薇亞丹痛苦的心想,接著悄悄地走開,無視對面有一位金髮馬尾女孩。
雪兒看到了,看到蕾薇亞丹那心痛的模樣,她也看得很心痛,想叫住她一起說些女孩子的事,不過她迅速離開無法臨時叫住。
「蕾薇亞丹是怎麼了呢?」雪兒擔心著,注視著她心痛悲傷的背影。
––––––––––––––––––––––––––––––
午休時間,所有班級開始賞用午餐。
在C班這裡,傑洛一搬好書桌拿出便當後,很高興的歡呼著。
「呀呼~~來吃便當囉!」
「吃完之後要好好在學生會裡工作喔!」艾克斯提醒道。
「哎~~我想要午睡說!」
「不准!」
這時C班的門口外又有女孩站著,蕾薇亞丹又來了,手裡拿著一包用水藍色包裝紙包的餅乾。
這次來她是想送出這包餅乾,可是找不到理由可以送出去,之前的事讓雙方的互對變得尷尬。
況且,過去送料理給他們時,他們都是一臉無奈又不想收下,但是不想傷害到人溫柔又勉強的收下了,那樣的情況,蕾薇亞丹知道他們是不想讓她難過。
仔細想想,他們都是勉強跟她一起的。
還是別送了吧。蕾薇亞丹心想,接著迅速轉身就走。
蕾薇亞丹馬上離開的身影,零當時確實的看到了,她一轉身藍色馬尾隨著她如風的行動飄起。
她來這裡想做什麼?零疑惑的想。
––––––––––––––––––––––––––––––
這時位於雷普利學園的室內游泳池下方的地下水道,有個黑髮辮子胖男人緊抓著通往游泳池上方的欄杆,想要用力地板開鐵欄杆,開了一個入口後馬上穿越。
「唔…嗚唔唔……怪了!」此時沒想到自己的身材不夠穿越,接著看到自己的大肚子正卡在欄杆之中。
「可、可惡啊!我不是很瘦嗎?怪了……」這男人欺騙自己身材好,不斷動著身材想穿越過去,無視疼痛和緊夾,最後總算穿過。
接著他鬆了一口氣的呼氣,再繼續向前走,爬上樓梯,撬開一個門闖入一個控制室,看到一名老師在使用儀器。
「你!你是誰啊!?」
「哼。」
「你這個非法入侵者,我馬上就叫……唔!?」
當他正想抵抗或呼救時,男人衝過去一手抓住老師的臉,再拿出一把匕首刺進老師的頸動脈位置。
大量鮮血噴出、流出,然後男人用奇怪的力量使用老師的鮮血,把老師瞬間凍成冰雕像,最後他一拳把老師的冰雕像打碎。
男人奪下室內游泳池後,坐到大量儀器前安靜的等待。
「再來就等著Master的下個指令吧。」
––––––––––––––––––––––––––––––
時間來到下午的社團活動時間,傑洛收到一件委託是來自馬術社的,委託是幫馬匹刷毛餵食。
「這些是馬兒們要吃的,另外梳子在這。」
「那你們呢?」傑洛從一名男社員拿到梳子,疑惑的問。
「我們要整場地,這是每天慣例。真不好意思啊,有幾位社員突然回家,所以我們一時找不到人手幫忙。」
「這樣啊。」傑洛蹲下身,看看水桶上的一大堆的紅蘿蔔。「那這裡就交給我吧!」
「是,謝謝你的幫忙。」
那名社員走了後,傑洛將某一匹馬牽出來到曬得太陽的地方,對牠刷起毛,不時對牠說話。
「你長得很帥耶!一定跑得很快!」
「嘶吼!」傑洛在照顧的白馬高興的一叫。
「你有沒有名字啊?名字一定是很帥的那個吧,秀吉啊家康啊信長啊,你是哪個呢?」
「嘶吼吼。」
「你叫外國名啊?威廉嗎?還是喬治?聽說零常去的英國倫敦,有個劍橋王子喬治,那你一定是日本的王子。」
白馬更高興的用馬嘴跟傑洛磨蹭一下,讓傑洛笑出聲。
「哈哈,你真的好乖啊!」
當傑洛開心的跟這匹白馬相處時,外面突然傳來尖叫聲。
「呀啊啊啊啊啊啊!!!」
––––––––––––––––––––––––––––––
在這個黑髮辮子的男人在顧著室內游泳池的控制室時,他面前的通訊器突然有雜訊,接著一個老男人音傳來。
『是老朽,狀況如何?李‧卡克坦克,潛入學校沒?』
「嗯?Master!!我目前就在您指示的學校裡頭的游泳池中,現在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去佔據你的位置,接下來隨你怎麼做,但是別做得太過火。』
「是,Master!」
李‧卡克坦克接著走出控制室,來到游泳池現場,見到許多學生在池邊在做暖身操等著下水。
則學生正一臉疑慮的看著他時,一位游泳社的社長走過去。
「請問你是誰?」
李‧卡克坦克不做回應,直接拿出匕首往社長的肩膀一刺,接著藉由社長的血冰凍現場,讓現場同學陷入驚恐。
––––––––––––––––––––––––––––––
「嗯?」一聽到慘叫聲,傑洛覺得奇怪的走過去靠近詢問那個只穿著泳褲跑出來的男社員。「喂!發生什麼事啦?」
「室、室內游泳池裡,有個男人在在……而、而而、而且,你表妹也在裡面,現在她……」因為受到極大驚嚇,男社員現在說話都口齒不清。
「你說蕾薇亞丹?」聽到蕾薇亞丹現在有狀況發生,傑洛正要往室內游泳池跑時,那匹白馬突然跑到他面前。「現在我有事處理,待會再來幫你梳毛!」
「嘶嘶。」白馬發出鳴聲,用馬嘴指一下背後,又咬住韁繩丟給傑洛。
看到白馬正暗示著傑洛,傑洛一笑,趕緊迅速跨上馬背。
「以後我會給你很多紅蘿蔔當謝禮的!駕!」
傑洛迅速騎著白馬奔往室內游泳池,途中遇上零後傑洛什麼都沒想的把零抓起拋上來讓他坐到後面,零也沒怨言的坐好。
無視剛才三位風紀委員會的成員,直奔案發現場,直到傑洛把韁繩一拉,白馬鳴聲叫起,牠的前腳踏上被冰凍住大門猛力踹開,接著地面一滑讓白馬一時失去平衡。
傑洛跟零馬上跳下來,接著兩人聯手扶住白馬,讓白馬站好好的。
接著是現場的慘狀,那名游泳社社長正痛苦的躺在地上,其它同學因為腳凍在地上無法逃走,除了蕾薇亞丹,正被一個男人抓住無法逃跑。
「蕾薇亞丹!!!」傑洛大聲呼喚,一同各自拿出武器奔向她打算拯救。
然後一個重力拳頭揍上李‧卡克坦克的臉,把他給打飛出去。
––––––––––––––––––––––––––––––
在幾分鐘前,當蕾薇亞丹面對李‧卡克坦克時,蕾薇亞丹一時認為可以扳倒他。
原以為可以對付他,卻沒想到被這個臭又髒的男人抓住!!蕾薇亞丹愧疚的心想。
現在被他一手抓住,蕾薇亞丹感到害怕又憤怒,但是不敢有更多行動。
如果亂動的話就會像社長一樣了……蕾薇亞丹痛苦的往旁邊偷看,見著社長一直撫著肩膀的傷口蜷臥在地上,臉色蒼白。
「真是美麗啊!女孩,原來妳這麼潑辣呢,敢一個人面對我呢!」
「放開我!!」
「妳認為我會放嗎?說真的,妳的身材真是一級棒啊!」李‧卡克坦克戲謔地看著她,凝視著蕾薇亞丹的身體不放。「要讓我放過妳的話,我是可以,只要妳當我的女人就好!」
「走開!!!!」蕾薇亞丹作噁的大叫,伸手想推開,那隻手不慎被他抓住。
「為什麼拒絕我呢?女孩。」李‧卡克坦克抓住她下巴,靠近她臉前,打算一舉奪取粉嫩的雙唇。
表哥……救命啊!蕾薇亞丹不安地想大喊,但為了嘴巴的純潔,她緊閉著嘴。為了遠離他,別過頭想遠離他。
要是過去沒愛慕上他們好了……這樣的話,之前就不會感到尷尬才對。蕾薇亞丹難過的流出眼淚,腦中不斷出現傑洛和零的身影。
要是一直沒給他們打擾的話、要是他們也喜歡我就好了……
李‧卡克坦克的臉越來越靠近,蕾薇亞丹心想真的完蛋,打算咬舌自盡一舉保護自己的純潔,同時抱怨著自己、後悔之前和傑洛跟零發生的尷尬。
早知道就好好當個普通的女孩子、早知道就不應該一直打擾他們、早知道不要去喜歡他們……這樣,心就不會太痛苦的離開世上。
唯一痛苦的事情,就只剩下無法見到他們……無法再見到他們……他們……
「不…要……」一想到自己再也無法見到傑洛和零,蕾薇亞丹更是害怕的低語哭泣,淚流滿面。
直到他們一起出現又一起拯救她後,蕾薇亞丹不敢相信看著他們如童話故事中一樣,王子騎著白馬出現在一位少女面前,然後一舉拯救出陷入困境的少女。
––––––––––––––––––––––––––––––
回到現況,傑洛揍飛了想對蕾薇亞丹不軌的李‧卡克坦克後,跟零一起抱走蕾薇亞丹遠離她。
「表、表哥!?」蕾薇亞丹很訝異。
「沒事吧?」傑洛很擔心的詢問她,抱著她用手感受她現在的體溫。「可惡!妳冷到了!」
接著零拿著自己的學校外套給蕾薇亞丹披著,並仔細看她是否哪裡受傷。
「已經沒事了,這裡已經有我和零,另外風紀委員會的人也會來。」傑洛溫柔的呵護著蕾薇亞丹,撫摸著蕾薇亞丹的頭安撫她的情緒。「別難過,我已經來了!」
「妳不用怕,我跟哥會解決那變態。」零也說些話安慰人,雖然語氣平淡冷漠。
「表哥……」見到那對雙胞胎對她如此呵護,蕾薇亞丹感動不已,更是發覺到一直以來對他們感覺絕對是愛慕和崇拜,這感覺不是錯誤,是打從心底就崇拜著他們、愛慕著他們。
就知道他們會救人!就知道他們會不顧一切突破險境!
他們,比任何男人還要靠得住!!也是最強的家人之一!!!
蕾薇亞丹緊抱住傑洛,平常強勢的她忍不住感動的情緒在他懷裡放聲哭泣。
「嗚哇啊啊啊!!我、我好怕再也見不到你們!!!」
「好了,別哭。蕾薇亞丹,接下來我要處理那傢伙,妳等著。」傑洛心疼地拍拍她的背,拿起零遞過來的手帕擦拭眼淚。
「好!」
傑洛把蕾薇亞丹抱到零手中,轉身面對現在走出牆壁裡的李‧卡克坦克。他舉高手拿掉髮圈,以八相之構舉起白柄日本刀,開始施展他的特殊力量鬼道術。
「哼!憑你就想打倒我嗎?」李‧卡克坦克嗤笑傑洛一句,丟下匕首拿出重型武器鎖鍊鐵球,輕鬆的把鐵球丟到傑洛面前。
傑洛不受對方挑釁,冷靜的揮刀,一下子把鐵球砍成碎片。
「不錯嘛!」對於傑洛的攻擊完全不以為然,緊接著李‧卡克坦克猛然一跳。「那麼接下來被我踩碎吧!!」
傑洛還是沉默不語,更是冷靜的走開幾步讓李‧卡克坦克的重擊落空。
緊接著傑洛迅速抓起李‧卡克坦克的衣領,大力推著他推到牆上,並用刀抵在他的喉間。
「噁心的傢伙,要是我接到你這傢伙的委託,我鐵定想一刀斬死你這混蛋!」
「哼!你做得到嗎?」李‧卡克坦克舉起匕首,打算又想往人的頸動脈一刺時,他的手卻凍傷,無法再舉起來。「嗚唔……什、什麼時候?」
緊接著人被傑洛輕鬆地摔出去。
「咕哇!咕嗚……休想會就這樣打敗我!你這罪人的孩子!」
「罪人東罪人西的,你跟某個攝影變態和冷凍矮冬瓜都愛說我是罪人!」
「吵死了!!死吧!!罪人!!!」李‧卡克坦克忍著凍傷,舉起手咬下一口流出鮮血,接著利用自己的血做出冰錐,無視痛苦的用力一甩,甩出冰錐攻擊傑洛。「你這Master認定的罪人!!!下地獄給我懺悔吧!!!!」
傑洛輕側身微閃過攻擊,直到李‧卡克坦克痛到無法甩手時,傑洛舉起刀,轉向換成刀背,迅速對著李‧卡克坦克砍去。
「喝啊!!」
「咕啊啊!!」李‧卡克坦克痛叫一聲,接著往前倒下陷入昏厥。
「我才懶得傷你,好好待在監獄裡反省吧,混帳。」傑洛無視他是否出血或有無呼吸,收起刀轉身離開他附近。
––––––––––––––––––––––––––––––
成功解救所有人後,發現到死者一名,傷者數十名。至於李‧卡克坦克的處分,經過理事長西格瑪的判斷,先送往警局法辦由司法處置。
一切的危機都解除的傍晚,穿好校服的蕾薇亞丹正笑著返家,前方是兩名少年做她的護花使者。
今天雖然很驚險,不過最令少女蕾薇亞丹高興的是有人如童話故事裡的王子一樣會拯救公主。
從小到大的愛慕,蕾薇亞丹在心裡篤定這絕對不是錯認,是真的有人會這麼做,像個勇者勇往直前,又像個笨蛋一樣不經過思考的解救任何人又讓自己受傷。
雖然對零也有愛慕之心,不過整個心已經完全屬於傑洛了,蕾薇亞丹邊走邊回想著救出她的傑洛,帥氣凜然的出現又拯救人。
「傑洛表哥、零表哥。」蕾薇亞丹歡喜的呼喚他們。
零沉靜的轉身面對,除了傑洛。
「嗯?」傑洛轉身過來面對,溫柔的回應。「怎麼了嗎?」
「那個……謝謝你們救了我。」蕾薇亞丹頭一次感到害羞,通紅的臉頰浮現自己的羞澀,靦腆地向他們道謝。
「我們是家人,這沒什麼。」傑洛爽朗的對她笑。
「那……」蕾薇亞丹緊盯著那笑容,心為那笑容感到愉快。
接著蕾薇亞丹看看零,雖然零老是露出冷酷的表情,要笑不笑的,讓人無法安心的想他到底是不是開心。
不過零還是有優點的,他是以行動來表現自己的想法,安慰人的時候比用說的還溫暖。
但是要愛慕著他的話,他已經名草有主了。
傑洛的話,他能大方地微笑,雖然體溫冰冷無法給人溫暖,對付李‧卡克坦克時冷酷無比,但是他守護人的時候讓人感到安心。
蕾薇亞丹將視線全放到傑洛身上,對他微笑。
「我果然,還是喜歡著傑洛表哥,不是情人關係也好,你是我最喜歡的家人了!」
接著蕾薇亞丹無視傑洛的害羞臉紅,撲上傑洛緊抱著他。
「蕾、蕾薇亞丹?」
「讓我一直喜歡你,傑洛表……不,是哥哥大人!讓我一直愛慕著你吧!!!一直、一直,讓我永遠的喜歡著你!」
以家人的身份去喜歡這個會拯救任何人的笨蛋家人!蕾薇亞丹不懷好意在心裡藏著告白的深意,緊抱著他不放對他露出小惡魔般的燦爛笑容。
「咦!!!???」傑洛一時愣住,更不明白蕾薇亞丹為何和他告白。
於是蕾薇亞丹的心再度熱情無比,更是總對著傑洛耍得團團轉了。
––––––––––––––––––––––––––––待續––
––––––––––––––––––––––––––––––
零:在預告之前,首先恭喜哥真的成為罪人,哥,好好背負著被家人喜歡的罪孽活著吧,我會祝福你(掛著假笑)
傑洛:什麼鬼啊!!我什麼也沒做耶!!!你這討厭的弟弟!一點也不可愛!!(怒)
零:那哥,接受這個(馬上變撲克臉,拿出水藍色包裝的小袋子)
傑洛:哈~就知道你很可愛!懂得進貢自己的雙胞胎哥哥!
零:從我的鞋櫃拿出來的
傑洛:結果不是你的啊!你真無情啊,傷害別人的好意是你的專長是吧?
零:哥不要就算了
傑洛:好啦!好啦!我收!!
零:拿去
傑洛:是什麼呢?嗯~是餅乾哪!好像很好吃耶!!
零:(害羞地抓住傑洛的衣襬扯)
傑洛:好好,我知道你想吃!來!給你!我也吃一口!(喀嗤喀嗤)
零:(喀嗤喀嗤)
傑洛:嗯~好吃耶!甜又香的,有巧克力的味道又有水果香,不過有詭異的很有彈性又黏黏的,再來是一大堆的醋香和麻辣味……咕唔……(倒地)
零:(倒地)
蕾薇亞丹:啊咧?(突然出現)表哥們都怎麼了?啊!原來他們剛吃了我的餅乾又犯睏啊!真是的~這麼喜歡我做的料理!!啊!下回是"叛逆之劍"和"狂野之劍",哥哥大人將面對某人的叛逆和詭異的紅眼症狀!!敬請期待喔!
傑洛:嗚!剛才我怎麼了?(驚)
零:剛才……我好像又看到那道很多手在招人的三途河了……
傑洛:我還看到我的一生像電影一樣在我眼前播放!這是怎樣?!!
蕾薇亞丹:原來我做的餅乾好吃到可以那樣啊!!!(興奮)
傑洛&零:!!!(看著蕾薇亞丹,一臉驚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