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16~117

 +遊戲測試+
──────────────────────────────
進入秋季的今天,秋高氣爽的氣候讓人有精神許多。
在雷普利學校裡的電子研究社,正有人很有精神的大聲歡呼。
「總算成功做出來了!炎山!!」熱斗很高興的大喊,拿下類似頭盔的東西。「怎麼樣?剛才的成績?很好吧?」
「嗯……等級A啊,還不錯。」炎山坐在電腦面前仔細端倪著裡面的資訊與數據。「程式的進行很順利,BUG問題也很少,畫面和聲音很清晰。」
「所以很成功對吧?」
「不過以你這樣的等級還不夠看,這遊戲的極限還是不知道!」炎山嚴肅的說,迅速站起來對上熱斗開心的表情。
當炎山那麼嚴格的說,熱斗的笑容瞬間變為苦笑。
「可、可是這已經是最高等級了耶?我的是A,則其它社員都是B或C跟D的。」
「熱斗,別那麼膚淺!」炎山伸手用手指頭戳熱斗的額頭,用指尖推著他。「想要知道這遊戲最大界限,就得需要比你還要高的分數來取得更多的數據!」
「可是要到哪裡找很會玩電動的人啊?」
「唉……虧你是D班的其中一人,問題又不在於人,而是技術啊。」炎山搖頭嘆了氣。「真懷疑你是用走後門的方式才能考得上D班。」
「真失禮!我也很會讀書啊!」熱斗鼓起臉頰發脾氣。
「我看玩遊戲比較在行吧。」
「嗚!」
炎山見熱斗被他辯得說不出其它的話,他又再次搖了頭,轉身關掉電腦電源,收起頭盔和雜亂的電線。
都收好後,看看情緒低落的熱斗,走過去拍了拍肩膀,對他提議。
「就先把這些事放著不管吧,先去學生餐廳吃個午餐再說吧。」
「嗯。」
──────────────────────────────
兩人一起離開電子研究社,來到學生餐廳,拿了餐盤去點餐時,熱斗正思考該點哪樣來吃,此時炎山的耳朵卻聽到某一桌傳來比其它桌的討論聲音量還要來得大的吵鬧。
炎山好奇的看過去,注意到隔壁班的傑洛正和那個小個子同學吵架。從臉上的疤痕來看是校內小有名氣的艾克賽爾,曾經有些人懷疑他是跳級過來的小學生。
但是日本沒有跳級的機制,不過那位艾克賽爾同學很受一些母性力量很強的女同學們的喜愛。
當然,那個校內最最最有女人緣的男人傑洛,氣急敗壞的正跟艾克賽爾爭論,而且就為了炸豬排的事吵。
雖然很多學生都緊張的看著他們的爭論,不過都沒人敢勸架,因為他們是危險人物,深怕自己掃到颱風尾。
見他們沒有人來勸之下,他們互相爭論。
「艾克賽爾你這混帳!!!你又三番兩次地拿我的炸豬排吃!!!」
「因為傑洛你已經吃得很~~有營養了!而我很~~沒營養,需要多點食物來補充營養嘛!你看我長得那~~麼矮,你就可憐可憐我嘛!」其實因為自己愛吃,加上想故意惹對方生氣,艾克賽爾裝無辜的說,還故意拉長語調。
「誰會相信你的話啊!!你這小偷刺蝟!!!」傑洛氣得丟出自己的竹筷丟到艾克賽爾面前,丟竹筷的速度簡直和子彈有得比。
炎山仔細看著傑洛的動作,那武術高強的身手讓他看得出神。
「嘿~不可以那麼不禮貌喔!怎麼可以把筷子隨便亂丟呢?」艾克賽爾則輕易的把傑洛的筷子接住,就像徒手接子彈一樣輕鬆。
「你這骯髒得要命又貪吃的小偷鼠科動物!!」傑洛氣得拿出白柄日本刀,拔出刀鞘秀出威猛的刀刃指向艾克賽爾的面前。「你吃了我的全部便當,現在又吃了我的豬排,我非得要你小命不可!!」
「來啊來啊!呸~呸~~」艾克賽爾完全不怕地對人做鬼臉。
眼看他們就要打起來了,熱斗這時對炎山說自己對他們的感想。
「他們還真能吵啊,連這裡都可以吵到要打架耶,炎山。」
「嗯。」炎山只有點了頭回應熱斗,眼睛還再緊盯著傑洛的動作。
「真是危險啊,炎山,吶,我們去不會被他們波及到的地方吃吧。」熱斗提議道。
「就是這個!」
「什麼?」
「熱斗!就是他啊!阿爾伯特‧傑洛!」炎山大聲說,舉起手指著傑洛不放。「熱斗!找到人才了啊!!」
「嗄?」熱斗還是不明白炎山想說什麼。「傑洛同學有怎麼樣了嗎?」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其實是走後門進D班的……」看熱斗還那麼不明白,炎山很懷疑熱斗進D班的實力和腦袋。
「喂!!!」又聽到炎山那樣說他,熱斗氣急敗壞地對吼。
「總而言之,熱斗,去和他交涉吧!」
「喔、喔!」
──────────────────────────────
之後炎山出面阻止傑洛跟艾克賽爾的爭論,請他們冷靜點坐下來,再來談論關於新遊戲開發的測試。
「為什麼我得幫你們啊!?!」傑洛正一臉不爽的看著熱斗和炎山,肚子不時在打鼓告訴他很餓。
「就幫幫我們嘛!就測試一下我們的遊戲Troia Bass!」熱斗苦口婆心的請求著。
「我不要!!!」餓得情緒很差的傑洛,還是拒絕了,別過頭怒瞪著把他的午餐都嗑得精光又津津有味的舔著嘴邊在回味午餐的艾克賽爾。
「拜託你嘛!!」熱斗緊合著雙手苦求著。
「哼!」傑洛冷哼一聲,徹底打擊熱斗的苦求。
「熱斗,要拜託別人應該拿點東西再來求。」炎山看不下去,老沒好氣的說,手裡正拿著智慧手機準備打電話。「畢竟得辛苦的測試,得給點報酬和酬勞。」
聽到有報酬和酬勞兩個,傑洛有點期待的仔細聆聽。
「那該怎麼做?」熱斗完全想不出來。
「這種時候由我家伊集院集團送來一點東西給傑洛同學再來求吧。」這麼說後,炎山開始撥打電話。「喂,是我,請派人送來五星級的中午午餐送來我這裡,一份就好。另外,再準備一些的冰品待命,嗯,就這樣了。」
聽到會有些高級的午餐送來他面前,傑洛的馬尾正偷偷地高興的擺動。
「炎山,真的好嗎?」聽到炎山那麼大費周章的請來自家人士拿高額物品來籠統傑洛,熱斗有點擔心。「動用你們家的人……」
「沒關係的,一點東西而已。」炎山本人完全沒問題。
「對平民來說可不是一點啊。」但熱斗可是捏了把冷汗,為了拜託別人居然這麼大工夫。
「真好,我也想要哪!」艾克賽爾也很想嘗嘗炎山他家將要送來的午餐。
「你給我走開!!都嗑光我的便當跟剛才的炸豬排套餐了,你還想吃啊?!!你立刻給我滾!!!」傑洛粗魯的對艾克賽爾下逐客令。
「傑洛你是小氣鬼!」被傑洛那麼一罵,艾克賽爾只好離開。「小氣狐狸外國臉妖怪!」
「你還想要被我砍嗎?!!你這臭東西!胃口大到不行的米粒刺蝟!!!」傑洛又想拔刀作勢要砍人。
「呸~~傑洛是小氣鬼!沒人愛!頂著帥臉誘拐女生的無恥牛郎!」艾克賽爾趕緊離開,為了侮辱傑洛,很小學生風叫得很大聲。「我要跟艾克斯告狀!!順便跟你的雙胞胎弟弟說!!!」
「去說啊!你不要再回來了!!!混蛋!!」
──────────────────────────────
傑洛剛罵完艾克賽爾後,五分鐘後,伊集院集團的人推著放有五星級餐點送來學生餐廳,他和推車很突兀地引來眾多學生的注目。
「已經送來了,炎山少爺。」伊集院集團的服務人員推著推車來到炎山附近。
「嗯,把那個送到那位同學面前。」
「是!」
高級的餐點立刻送到傑洛面前,色香味俱全的午餐在普通人的認知是高雅又名貴,瓷盤、銀製餐具擺上桌後,服務人員退到一旁,拿出一瓶在高中生眼中看起來有點危險的瓶子,他拿出一個已經擦得明亮的高腳杯,打開瓶子上的軟木塞,倒出深紫色的液體。
「炎山,高中生還不能喝酒吧?」熱斗覺得很不妙,尤其是服務人員拿的飲品。
「放心,那只是普通的葡萄果汁,一瓶價值兩萬六。」
「兩、兩萬六?!!」熱斗可不覺得這只是普通的葡萄果汁。
「你可別以為拿這些就可以輕易的籠統我!」傑洛口是心非的說。
嘴巴雖然那麼說,但是口水已經掛在嘴邊了,肚子打鼓的聲音越來越響,馬尾已經興奮到擺動得很厲害。
「我是不會被你這些東西打發的。」
「請吃吧,是特別招待你的。」炎山才不管傑洛嘴巴怎麼說,堅持請他這些高級午餐。
「哼,我現在只是在試毒、試~毒!(嚼嚼嚼嚼嚼)」開始吃起來的傑洛,早就認為這些午餐的來路高貴,早就吃得津津有味了。
你不是正吃得很開心嗎?熱斗心想,額邊流下一滴冷汗。
「那麼吃完後,請一定要幫幫我們。」炎山開始談關於遊戲測試的事。「拜託了,這件事很重要!」
「嗚嗯~雖然你這麼求我,我就大發慈悲的幫吧。」吞下一口上等牛排後,傑洛的說話方式依然高傲到不行,完全不客氣的切著牛排又咀嚼著。
「那真是太好了!」
「還真是不便宜的請求哪……」熱斗偷偷地說。
──────────────────────────────
午餐都享用完後,炎山成功找到可以讓他的實境遊戲有更多數據參考的遊戲測試員傑洛,現在就返回電子研究社重啟遊戲。
「首先,傑洛同學,請先戴上這個頭盔。」炎山拿起頭盔遞到傑洛的手中。
「玩遊戲還得戴安全帽?」傑洛覺得奇怪,也很好奇的戴上去。
一戴上去,傑洛眼前都是一片黑,但是一等到炎山開了電源後,映入傑洛眼簾的是一片荒涼的黃土地區,黃沙塵土狂吹著讓傑洛覺得有點刺眼。
「奇怪了,明明不在現場的,眼睛卻覺得痛苦。」
「傑洛同學是初登場的關卡,Departure,請你前進並打退敵人。」熱斗向他解釋著。「另外眼睛會痛苦是因會你的頭盔上主要原因,為了接近真實,特地打造出可以將各種感受轉成電波輸入大腦裡,大腦傳送訊息讓你本身能感受得到,這點還請你忍耐一下。」
「這樣啊!還真厲害哪!」
「哥?」這時有人突然呼喚傑洛。
「嗚啊!明明是在遊戲裡,卻能聽得到零他很真實的叫我耶!!」
「呃……那是因為零同學就在你身邊的原故。」
「所以不僅能聽見遊戲裡的背景聲,還能聽見你們的聲音囉!」
「現在還沒讓你進行遊戲,暫停的時候會聽到我跟你的交談,開始時是絕對不會聽到我們的聲音。另外,現在頭盔不能拿下來,還沒切斷遊戲就拿下來的話會傷害自己的腦部。」熱斗詳細的告訴他。
「哥,你在做什麼?」零又問,用手戳著傑洛戴上去的頭盔。「居然戴著很像直升機的專用頭盔。」
「零,聽說用這個可以拿來玩遊戲耶!」傑洛興奮的笑說,馬尾正高興的搖擺著。
「遊戲?」零更覺得好奇。「怎麼玩?」
「零同學,請看一下我這邊。」熱斗很熱心的呼喚零同學,引起他的注意力,將他的視線移動到熱斗那邊的電腦。「我這裡就是傑洛同學眼中所看到的遊戲畫面,傑洛同學正幫我們測試。」
「是以第一人稱進行的?」看畫面沒有操控人物,零好奇的問。
「是的,畢竟要接近實境的關係。」
「熱斗,已經都準備好了。」此時從剛才一直準備遊戲數據的炎山,弄好後向熱斗報備一聲。
「那麼就請傑洛同學進行遊戲,啊對了,另外遊戲的進行是要靠你的想像力,請用你的想像力來操控自己前進或打擊。雖然行動力是你想像中的慢,也請你深思熟慮過後再行動,那麼要進行遊戲了,之後將會聽不見我們的聲音,請你加油。」
現場傳來一首音樂搭配遊戲進行,接著傑洛看到有字幕跑出來,他操控的角色是被王國軍追殺的流亡士兵,為了王國軍遠離他心愛的人們,讓自己當誘餌在荒涼的地區流亡逃跑中。
緊接著王國軍在他的後方追著,遊戲人物感到不厭煩地趕緊向前跑,只持著一把劍突破障礙。
──────────────────────────────
果然沒錯,正如炎山所說,傑洛是個很厲害的人才,遊戲才進行到一分鐘後,碰上蠍子BOSS傑洛毫不畏懼的向牠抵抗、斬殺。
傑洛是個厲害的武者,關於想像力及動態視力傑洛是個高手,加上武術實力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有關戰鬥方面就要找真的會戰鬥的人。
無論是必須在用跳的才能前進的Sand Triangle,得和巨大物體打的Judgement Day,突然和自己長得像的人對打、難度變高的Cannon Ball,傑洛都能一一通過。
緊接著是必須一邊拯救現在逃難的對方一邊打敵人的Hope for Freedom,傑洛一下子就能通過。
「很好,辛苦你了。」熱斗按下暫停讓傑洛休息一會,關切的跟他說話。
「真是很謝謝你,傑洛同學,目前為止的等級都有S級。」炎山看到這樣的成績,不禁為他讚賞。
「是嗎?」傑洛只覺得自己還是遊刃有餘。
「真是不簡單啊!傑洛同學,你真的好厲害啊!」熱斗大力讚賞,用滑鼠點起一個已經錄下來的遊戲影片。「沒想到動作居然那麼流暢!」
「嗚……」零看著熱斗錄起來的影片,看傑洛操控得完美無缺,而且又只有他能享受,零覺得不甘心的微鼓起臉頰。「哥,狡猾。」
「那等等零同學要不要也來試試?」熱斗突然轉身,熱情的邀請零也試玩。
「唔……」然而面對熱情的邀請,零羞澀的跑到傑洛身邊,拉扯著他的衣襬,親暱的呼喚他。「哥~」
「咦?」見到零那樣排斥他,熱斗有點受傷。「我只是在邀請你啊……」
「零是在害羞啦,他不知道怎麼應付你的熱情邀請。」傑洛代為回答,語氣顯得無奈。「放心,零也想試玩看看的。」
「那太好了!」
「故事系列的部分暫時結束吧,熱斗,給傑洛同學兩個特別關卡。」炎山還想看看更多更厲害的數據,向熱斗提議。
「這樣好嗎?那關卡蠻難的喔,連我都只能拿到C啊。」
「快點。」炎山不耐煩的催促他。
「好好,既然你這麼要求。」熱斗趕緊敲打鍵盤,為傑洛替換遊戲關卡,不知道炎山在打什麼鬼主意。「傑洛同學,緊接著請你試試看這關卡,Central White,這次試騎著雪車向前進,邊開車邊對敵人開槍,同時小心雪地上的坑洞,小心翼翼的前進。那麼,遊戲開始!」
音樂傳來後,接著是開車的聲音傳來,碰上敵人就開槍,有點驚險的遊戲關卡在傑洛眼前開始。
那場關卡讓零緊盯著不放,仔細看著那場景。
等到傑洛騎到終點後,車子以甩尾的方式停下來,緊接著鏡頭突然拉遠,讓人看到實際操控的遊戲人物,那人物一頭黑短髮,黑色眼睛,只穿著一件白襯衫和黑褲,穿著咖啡色長靴,脖子又圍著紅色圍巾,那人物看起來就像某某人。
「是幻影弟弟!!!」傑洛興奮的說,馬尾興奮的搖擺。
「好像幻影。」零也覺得很像幻影。
「咦?你們認識?」熱斗疑惑的問,這個角色人物是他在學校找的很有自我風格的人物居然有人認識,熱斗很意外。
「他是我們的弟弟。」零跟他解釋。「雖然長得不像,不過他的名字確實是阿爾伯特‧幻影。」
「這樣啊!」
「原來我都是在操控咱們家可愛的幻影弟弟啊~~!」傑洛興奮的說著。「真是可愛哪!幻影弟弟!」
「那是怎麼回事?」炎山看傑洛那樣就覺得奇怪的問。
「他那樣算是正常嗎?」熱斗轉向零問,額間已經冒出困惑的冷汗。
「因為他是弟控變態啊……」零無奈的說。
「你們雙胞胎的個性真不像哪。」炎山一臉苦笑,額間跟著熱斗一樣冒出冷汗。
──────────────────────────────
「接下來是最終關卡,傑洛同學,每前進一個手中的武器都會換。至於難度就是要挑戰速度,越快越能得到高分。」熱斗詳細解釋著。「至於時間,你的右下角會出現。」
「快點開始吧,這是最後了是嗎?」傑洛抱著胸,很有游刃有餘的樣子。
「是的。」
「我們都很期待你的表現啊,那麼熱斗開始吧。」炎山很期待的說,看著電腦裡有著比熱斗還要好的遊戲數據。
「好!」熱斗應了聲,馬上開啟遊戲。
首先傑洛看到的世界是紫色的空間,五角形的地板,不時能夠聽到電子聲音傳來。傑洛開始走動向前進,腳一踩上地面就傳來類似鈴鐺的聲音。
在這個特殊空間裡,傑洛還看到許多光線正快速的奔馳,一走進房間裡時,中間的地板正發光著。
「看來是得踏上那道光就能繼續前進了吧。」傑洛看著那地上的光,毫不猶豫的向前進踏上去。
一踏上後人被那道光包圍,接著被傳送到都是海的世界,中間正站在浮板上,海浪的起伏確實的讓傑洛感受得到。
「咪嗚!」
一大群類似插頭又像蜜蜂的小東西發出可愛叫聲,正朝著傑洛飛過來,而且數量越來越多。
加上右下方出現六十秒的時間和隻數。
「看來是在時間內打越多這些東西越好是吧?」傑洛很快的猜得出來這是在測驗什麼,舉起雙手,發現到自己拿著在現實中長得像他的武器D-Glaive。
傑洛用力一揮就秀出螢綠的刀刃,並且奮力跳起向小東西砍過去。
一個揮砍就滅掉了五個,緊接著傑洛跳在空中試著使出螺剎旋,大量滅掉更多。
──────────────────────────────
看著傑洛很容易適應各種環境,炎山若有所思的看著他的行動。
無論是要三十秒以內擊倒敵人,或者是在限定時間內打到特定敵人,他都能輕易擊倒得到S級高分,另外令人驚呼的是,武器中大錘的重量可以感覺得到的狀況下,重於五十公斤的武器傑洛依然能單手拿著輕鬆揮舞。
「零同學。」炎山很想說傑洛他什麼,呼喚零一聲。「你哥哥他……」
「嗯?」
「腦袋是不是都是筋肉啊?」炎山問出口了,而且這問題讓熱斗掩起嘴偷笑。
「你說得對。」然而零毫無否認。「哥裡裡外外都是筋肉製成的,連腦袋也是。」
「噗哈哈哈哈哈!!!」零的話瞬間讓熱斗忍不住,笑得更大聲。
「不過多虧他才能有這樣的數據呢,也讓我們發現到一些BUG可以修整。」炎山依然平靜的說,不跟著熱斗大笑。「真是謝謝你們了,零還有你哥。」
「唔……」被道謝的零又害羞的紅起臉,羞澀的跑到傑洛身邊躲避炎山的感謝視線。
「怎麼那麼容易害羞啊?」熱斗冒著冷汗無奈的說。
「先不管零同學有什麼樣的個性,你看一下電腦,遊戲已經結束。」
「啊對!」熱斗趕緊控制,暫停遊戲通知傑洛。「真是辛苦你了,傑洛同學,這樣我們的遊戲能夠有更多的發展!」
「不錯玩哪,這遊戲。」傑洛笑說。「真的很有實際感呢!」
「多謝你的誇獎!那麼我關掉遊戲了。好了,你可以拿下頭盔了。」
傑洛趕緊拿下頭盔,整理一下瀏海,抹乾額頭上的汗水。
「呼~戴久了很悶哪!」
「這點我們還在思考如何改進中。」炎山托起下巴,緊盯著電腦,解釋頭盔的缺憾。「為了能長期玩樂,關於頭盔的缺點,正設法尋找更好的方法。」
接著零拿走頭盔,趕緊戴上去想試玩看看。
「好了,都設定好了。」熱斗轉身面對零提醒他。「準備好了嗎?零同學。」
「嗯。」
「那我就先走啦!」看著另一場遊戲就要開始,應該可以自行先離場的傑洛,他的衣襬突然被人抓住。傑洛往後一看,零又抓住他衣擺拉扯一下不想讓他放他一個人現在離開。
零這樣的舉動讓傑洛一臉無奈,只好不離開留下來陪這個遇到陌生人就怕的弟弟。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我可愛的弟弟喔!」傑洛一臉苦笑,伸手放到他頭上撫摸著,也想像得出來在頭盔下的零現在的表情是滿臉通紅的樣子。
「那麼,現在就開始遊戲吧!」見那雙胞胎之間的親情如此融洽,不自覺地微笑的熱斗熱情地提醒零。
熱斗一按開始後,就讓零面對很有實境感覺的遊戲世界。
──────────────────────────────
時間過了十分鐘後,遊戲結束了,零從遊戲世界回到現實世界,聽起炎山準備說成績。
「該說不愧是雙胞胎嗎?成績可以同步成同分,兩人都是S級的高分。」炎山看著電腦,從螢幕上給來的訊息訴說一遍。「時間快到不行,獎賞分數拿得很多,況且,你們還能沒受到傷害的情況下一路闖關成功。」
「不愧是家裡是武術道場的,成績非常厲害啊!!」熱斗驚呼道。
「也多虧你們的幫助,我們的遊戲能夠更完美!」炎山抱起胸感嘆道。「順利的話,明年我們會把這款遊戲上市的!」
「既然測試完了,我跟零也差不多開離開了。」傑洛放好頭盔,正打算離開。
「這樣啊,謝謝你們幫了我們的遊戲,真的很謝謝你們。」熱斗見他要走人,馬上走向前向他們道謝,牽起他們的雙手熱忱的向他們道謝。
「還有什麼事要我幫的話隨時找我吧!我隨傳隨到。」
「好的!我會的!」
「對了,還有那個……」另外還有謝禮的事忘了跟人說,傑洛趕緊跟炎山提醒。
「我知道,我會叫人送到你們家的。」炎山早就知道傑洛想說什麼,打斷他的話,信守承諾地答應道。
「就這麼說定啦!」見對方有遵守諾言,傑洛露出燦爛的笑容,高興地走到門口。
「什麼東西?哥。」
「嘿嘿~回家你就會知道啦!」
「哥小氣。」
──────────────────────────────
雙胞胎都走了之後,炎山和熱斗回自己的位置繼續做最後的工程。
「吶,炎山,為什麼你會認為傑洛同學會是很好的測試員啊?」此時熱斗突然想問炎山之前選上傑洛的原因。
「你還是不明白啊?」炎山反問他。
「對啊!」
「唉~」看這個明明是D班學生,腦筋不怎麼會轉的人炎山懊惱的嘆了口氣。之後停下工程面向熱斗,打算解釋清楚。「我跟你說吧,就因為傑洛同學他是武術天才,說到實戰經驗他是最厲害的!」
「喔~也就是說,炎山你是看上他的實力囉?」熱斗有些理解炎山的話。
「對。」
「這樣啊。的確呢,傑洛同學對每項運動都行,而且家裡又是開道場的。」
「不僅只是這樣。」炎山回到電腦螢幕前繼續寫程式,一邊說傑洛的事。「傑洛同學小時候還當過殺手,甚至讓美國部份地區都注意到他這個人。而且他接殺手委託的時候都是挑做黑事的,還殲滅幾個恐怖份子組織和黑手黨。」
「哇啊,好厲害!」熱斗大聲驚嘆。
「不過他會那麼趕境殺絕,純粹是罪惡感作祟。」
「「咦?」」
在熱斗和炎山一起討論時,突然有人插話。
當兩人一起轉頭看向那個人時,雙眼都瞪大了!
「「理事長!!?」」兩人有默契的呼喚起對方。
「呦~」西格瑪爽朗的向人打招呼,又漫步靠近他們,而且腳步聲靜悄悄的。
「理事長,您來這裡是?」炎山著急地趕緊從椅子上離開,向西格瑪畢恭畢敬的問。
「我打聽到你們成功創造出很厲害的遊戲就來了,我來是想拜託你們。」
「拜託我們?」熱斗疑惑的看著他。
「我要你們做出一個運動場,並且量產頭盔,好在本季的運動會出場!」
「嗄!!?」這時熱斗和炎山都錯愕了。
然而西格瑪卻只是揚起嘴角笑了,他的企圖,到底是?!
 
 
 
 
+科技測試+
──────────────────────────────
隔天,在學校裡傑洛正捧著用布包著的東西快速走到學生會辦公室,一打開門就跟裡面的人大聲喊。
「我撿到一隻小狗喔!!!」
這樣一說,讓所有人都放下工作離開坐位跑到傑洛身邊。
「在哪?在哪?還不快讓我看看啊!白痴傑洛!」喜愛動物的艾克斯特別關注,關注到要揪住朋友的領子猛搖粗魯的對他下令。
「好、好啦!」
傑洛把布拉開,秀出一隻小狗。
「哇啊啊啊啊啊!!!」所有人都驚呼,除了零一臉詭異,緊接著所有人才跟著零一臉詭異。「呃?!!」
「怎麼樣?可愛吧?」傑洛邊笑問邊撫摸小狗的頭,小狗很開心的搖擺著尾巴。
「是很可愛啦……」艾克斯詭異地說。「可是顏色……怎麼會是紫色的?!」
正如艾克斯說的一樣,雖然可愛,可是顏色卻是紫色的!!!
「難道是因為沒有反核成功讓牠基因突變了吧?」艾克賽爾問道。「就像哥○拉、卡○拉、摩○拉那樣?!」
「我想……這毛色應該是染的,我聽說有些人會特意讓寵物染上一些明亮的顏色然後去參加寵物選美比賽。」雪兒無奈地向艾克賽爾解釋,額邊正掛著冷汗。
「這樣的紫色讓人感到噁心哪。」艾莉亞掩著嘴做惡地說。「一般狗狗不會有這樣的顏色才對。」
「真是可憐。」零摸摸牠鼻子,同情不正常的牠。
「牠的身體狀況沒問題嗎?」席娜蒙很擔心。
「傑洛同學,這是別人遺忘的嗎?」蕾雅向傑洛問個清楚。
「大概吧,我一經過某間教室,然後那間教室突然爆出紫色的煙。我覺得詭異的跑進那教室,之後發現到一地的白袍和衣物,以及這隻小狗。」傑洛立即解釋。
「教室?紫煙?」這些的關鍵字讓艾莉亞陷入思考,感覺到這些詞好像跟什麼人有關聯。
「有人化學失敗?」緊接著奈奈馬上說出令艾莉亞靈機一動的話。
「啊!」
「艾莉亞,是想到什麼了嗎?」雪兒關切的問。
「呃……」艾莉亞一時不知道怎麼解釋。
「就如艾莉亞她想說的一樣,其實是我做了一些藥品讓自己變成了犬科動物了。」
聽到明明不在這裡,卻聽到凱特的聲音,現場一片靜默。
然後所有人的視線看向那紫色的小狗,眼神充滿孤疑、詭異。
「對,在傑洛手中的小狗就是你們一直以來認識的凱特!也就是我!」
「哇啊啊啊啊!!!」艾克斯馬上錯愕的大叫並指著他。
「凱特同學?!這小狗是凱特同學?!!」席娜蒙同樣和艾克斯一樣很驚訝。
「又是你做的藥品失敗?」艾莉亞無奈的問。
艾莉亞很清楚,這個人經常窩在那間教室裡做些奇怪的東西,知道凱特為人的人都不會隨便靠近那間教室。
「是的,我想變成很有威嚴的動物卻變成這樣了。」變成小狗模樣的凱特,搖著尾巴解釋著。「我用心理為主去變動物,喝下藥水後,我變成一隻小狗了。」
「所以你可以隨便把人變成動物,卻無法變回來?」零問,對於會讓人變動物的藥很有興趣。
「只要過十分鐘就會過的,能讓我有尿意想去上廁所排泄的話,能更快變回來的。」凱特解釋道。
「那麼在那之前,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嗎?」奈奈有點緊張的問,雙手交扣得緊緊的。
「如果我這樣能幫得上忙的話,我可以答應妳。」
「請務必讓我抱一下!!!」奈奈馬上說出她想做的事,伸出雙手置凱特眼前。
「呃……好啊!」
「謝謝你!!」奈奈馬上從傑洛手中搶過來,興奮地緊緊抱住現在是小狗模樣的凱特。「好可愛呀!!狗狗!!!」
「啊~我也要我也要!!」席娜蒙也很想抱抱。
「等等,兩位女士……」熱情的緊抱讓凱特感到不知所措。
「我也可以嗎?」就連蕾雅也很想抱抱看。
「我也想要,可以嗎?凱特!?」雪兒也想跟進。
「這點就讓我有點困擾啊……女士們。」
「倒不如我們一起抱牠好了!!!」當奈奈這樣提議,更是讓凱特錯愕。
「好啊!!!!」
於是凱特馬上四位女孩緊緊抱住,讓他喘不過氣又老是碰到柔軟物體。
則沒跟去抱住凱特站在一旁的五人,有三位男士看他那樣,心裡有些……不好受。
「哥,不知道為什麼,我好想宰了他。」零很忌妒,見著雪兒正緊抱著他以外的男生。「但是我下不了手。」
「沒錯!零!嗚~~居然利用自己小小的身體去取得女孩們的青睞,真~~好……不不不,是真差勁啊!」傑洛緊握拳,羨慕又忌妒的看著凱特被女孩們抱著。「要是我也可以,我早就投入愛麗……嗚!我什麼也沒說喔!!」
「哼!我比他有人氣多了也他可愛多了!」艾克賽爾把凱特當眼中刺。
「你們別這樣嘛……」艾克斯一臉苦笑的勸阻道。
「你們真是的……」就連艾莉亞也是一臉苦笑。
然而下一秒,凱特變回原樣。因為白袍和衣物都留在他原本待的地方,加上變小狗之後就是沒穿衣服的理科男,突然一身裸體出現在許多女性的面前。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著他的女孩們全部大尖叫,接著大力甩巴掌過去,最後跑出學生會。
「嗚哇!!!」
接受了四位女孩的連環巴掌後,身體往艾莉亞身上倒,就這麼剛好抱住她。
「你、你你、你這大變態!!!」艾莉亞臉紅又憤怒的大力往凱特臉上巴過去,再補一擊拳頭打飛凱特。
「WHY~~~~!??」他痛苦又難過的大喊,輕飄飄的身體這次飛到傑洛和零之間,下面重點部位正映入傑洛和零的眼裡。
當他正要撲到他們身上時,雙胞胎有默契地往旁邊閃。凱特確定沒人接住註定要摔到地面上,身體剛好碰到零的手臂,這樣讓零有些噁心的拿出手帕擦拭手臂。
「零,有洗眼睛的東西嗎?我的眼睛髒了。」傑洛感到噁心的問。
「拿去。」零馬上把洗眼液遞上。
「你們兩個也太無情了吧!!!」艾克斯大聲斥責他們。
──────────────────────────────
臉龐變得腫腫的凱特受到創傷的回到自己專用的教室,雙頰都塗上涼涼的藥膏,同時讓他的心也跟著涼了。
「真是失策啊……」凱特一臉苦笑的說,轉身面對跟著他來的四位男士。「抱歉啊,讓你們看到我這樣的人的窘樣。」
「又不會怎麼樣。」零不是很在意。
「那剛才就不要嫌髒的拿手帕擦呀。」艾克賽爾抱怨零一句。
「裸體總是會讓人看到的不是嗎?而且我們都是男人,不會怎樣啦。」傑洛更是不在意。
「之前明明嫌人家髒了自己的眼睛。」艾克賽爾又小聲的抱怨一句。
之後雙胞胎有默契的一起怒瞪艾克賽爾一眼,則艾克賽爾一臉笑容,無視他們的瞪眼。
「你們怎麼都能說得很輕鬆啊?」艾克斯很困擾地說。「如果是你們變的又變回來的話,你們又如何?」
「對啊對啊!艾克斯說得沒錯!」艾克賽爾附和道。
「我又沒有缺陷,給人看這種事根本不需要介意!」傑洛很自傲地說。
「你給我多少介意一下啊!!!!」看到傑洛毫不猶豫的袒露,艾克斯揮拳揍傑洛的臉過去糾正他。
「咕喔!」
「哈哈哈哈~~」艾克賽爾當場指著他大爆笑。
「先不管哥是否在不在意裸體。」零冷眼看著傑洛被艾克斯打倒在地,面向凱特問些關於他的發明。「你還有其它的發明對吧?」
「有的,我去拿來給你們看看。」凱特很樂意獻寶,轉身走到櫃子那裡,很吃力的搬出一個大紙箱。
「我來幫你吧。」看凱特拿得吃力,艾克斯趕緊走過去幫忙搬一邊。
「謝謝你啊!」
之後把箱子放好後,凱特一打開箱子,風塵已久的灰塵飄起讓所有人都打噴嚏。
「嗚哇!凱特,你這箱子是放多久了?哈啾!」艾克斯訝異的問,看到空中一大片灰塵。
這是千年寶藏嗎?!居然有那麼多灰塵!!?
「嘿嘿~從我十歲到現在,我很少碰這個箱子了。哈啾!」
「十歲?!難道十歲的你就開始發明了?哈-啾!」傑洛邊問邊打噴嚏,還故意把噴嚏打到艾克賽爾身上。
「嗚哇哇!!!噁心!!傑洛你好噁心!!!」艾克賽爾作噁的叫,爾後抓起傑洛的衣襬擦自己。「還給你啦!!髒鬼!!!」
「你在做什麼!?你這骯髒的鼠科動物!!」
「你才髒啦!骯髒的臭狐狸妖怪!!!」
「你說什麼!?!」
「你們兩個都給我安份一點!!!」見傑洛跟艾克賽爾又要吵鬧,艾克斯受不了地抓住他們的衣領,對他們大聲吼。
「不是我在吵!!是這小子先挑釁的!!!」傑洛替自己辯解,指著艾克賽爾。
「明明就是你先不對的!」艾克賽爾也用力指著他。「是你先把噴嚏打在我身上的耶!!是你的不對!!!艾克斯~~幫我辯解啦!」
「傑洛!!!」艾克斯一聽就知道事情的源頭就是傑洛,憤怒的眼神像是雷射緊瞪著又燒灼他的雙眼。
緊接著艾克斯抓住傑洛,雙手緊握把拳頭固定到傑洛的太陽穴,用力猛鑽。
「痛痛痛痛痛!!!」
「笨蛋傑洛,給我好好負起自己的責任!!!」
然而零無視他們,靠近凱特的箱子,往裡面探視,拿出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像寵物專用的頸環。
「這是?」零向凱特詢問手中的東西。
「我記得那是針對發出電波控制人體的運動神經,只要命令他就能隨意操控他的控制頸環,我給它取名作Das brechen。」
「可以控制別人?」零突然若有所思的看向被艾克斯猛鑽頭正痛苦的傑洛,然後揚起邪惡的嘴角。
「痛啊啊啊啊!!!」傑洛正痛苦的慘叫,艾克斯無視他痛苦繼續鑽。
「快向艾克賽爾道歉啊!笨蛋傑洛!!」
「絕不─────!!」
「快啊!!!」
當他們還在吵鬧之時,零迅速把頸環套上傑洛的脖子,並打開電源。
「唔!零,你給我弄上什麼鬼東西?!」傑洛發現到自己的脖子上有個怪東西,想拿下來卻拿不下來。
「哥,跟艾克賽爾土下座!」零馬上試用凱特的控制頸環。
「為什麼我非得向那隻米粒大小的爛鼠科動物下跪不可啊?!我又不是大和田!?你這……好的!!殿下!真的非常對不起!!!」
出現了反常的傑洛了!
一下跟零反駁,下一刻傑洛又突然聽話地向艾克賽爾做出完美的土下座姿勢。
這種驚人的畫面讓艾克斯看了瞪大雙眼,不只是艾克斯看傻了眼,也讓所有人看得睜目結舌。
「啊咧?我突然跟人道歉幹嘛?!」接著傑洛意識到自己正在做相當丟臉的事。
「真是太厲害了!!!」艾克斯興奮地大喊,並對著零和凱特比大拇指。「做得好啊~~兩位!!!」
「呀呼~~傑洛跟我道歉了!我要把他的土下坐拍下來!!」艾克賽爾更是興奮。
「你休想!!」傑洛馬上站起來,讓艾克賽爾拍不到,之後讓艾克賽爾露出厭惡的表情,接下來又扮鬼臉給他看。
「對,做得好,凱特。」零也認為很好,尤其是可以任意控制別人的發明。「既然可以隨意控制,那麼要他做什麼事他都不會拒絕。」
「真的?」這消息讓艾克斯眼睛一亮,起了壞念頭。「那、那傑洛,你給我倒茶來!」
「嗄?你有手有腳的,憑什麼要我……好的!!殿下!!!」
先是傑洛厭惡的拒絕人,下一秒馬上答應,馬上快走到門口時……
「不准拿,去給我去撞牆。」傑洛正要去拿茶時,零這時對他下命令。
「不……好的!嗚哇!!!好、好的……殿下……」
因為零的命令讓傑洛不遵從艾克斯的命令,聽了零後便用力撞上牆壁。
「零,你做什麼啊?!」見傑洛沒有聽他的意思去做,艾克斯火大的對零吼。
「我不准你控制我哥。」零也感到不滿,兇狠的對艾克斯怒瞪。
艾克斯也不甘示弱地瞪人,想要獨佔控制傑洛的權利。
看著他們兩個將要展開爭奪,艾克賽爾有點怕地躲到凱特身後,免得掃到颱風尾。
──────────────────────────────
氣氛凝重,接著現場好像敲響了一聲開打的鐘聲,艾克斯跟零互相控制著傑洛。
「傑洛,去給我好好管管你弟!」
「哥,去揍那個很白癡的學生會長。」
「為什麼我得……好的!殿下!!」傑洛想掙脫將要被人一直控制,但是身體總是不由自主的去做跟腦袋想的不一樣的事又說出不想說的話。
「傑洛!去管好你的雙胞胎弟弟!!!」艾克斯大聲命令。
「好的!」
「哥!去揍那個Fxxking學生會長!!」因為艾克斯用大音量來對付,零的聲音也跟著大聲。
「好、好的!」傑洛一下要去找零又接著去找艾克斯,握緊拳頭要揍人。
「傑洛!!!去管好你弟弟!!!順便打你自己一個拳頭!」
「哥!!!去揍那個Fxxking skunk!順便賞你自己兩個巴掌!!」
命令傑洛的情況變了調,一個命令中有兩個指示讓傑洛手忙腳亂,一下靠近艾克斯準備要揍過去又賞自己一個拳頭,又一下靠近零打算管他時又打自己巴掌兩下。
甚至命令中有更多指示後……
「傑洛!你還不快點管好你弟弟?!順便罵他幾句跟揍你自己!!!」
「好的!殿下!咕喔!」
「哥!你還在那邊忙什麼?!快去揍那個煩死人的學生會長,順便把他的位置拉下來再戳你自己的眼睛!」
「好、好的!殿、殿殿、殿下!呀啊啊!!!」
就在他們連續命令著傑洛,不斷的讓傑洛痛苦不堪。就在讓傑洛忙到不行的時候,傑洛脖子上的頸環失能,傑洛總算能以自己的想法行事。
「傑洛!!」
「哥!!」
然而他們還未知道傑洛總算能隨意行動時,又再刁難他,命令他的話幾乎是同步來。
「什、什麼?」傑洛問,現在他的狀況已經累到趴在地上了。
「「你還不聽話去做事!!!」」
「嗚唔唔唔……我不要!!!!」傑洛用僅剩的力氣大聲對他們喊,忤逆他們總算成功,總算結束被人使喚來使喚去的時候。「誰都不准控制我!!!只有我才能控制我自己!!!」
看到傑洛總算自由了,讓所有人都很吃驚,就連自己是又驚又喜。
「太、太好啦!!總算解脫啦!!!啊哈哈哈哈!!!」
「咦?怎麼突然沒作用了?」艾克斯懊惱的向凱特問。
「恐怕是你們命令他太超過,指示的動作太多,讓機器受不了負荷當機了。」凱特一臉無奈。「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機器會失能啊!」
「嘖。」零很不爽的低鳴一聲。
「話說,看到你們在爭控制蠢狐狸的權利,感覺好像戀愛漫畫才會看到的情結耶!」艾克賽爾從凱特身後探出頭,說出一句讓凱特說出讓人遐想的話。
「也就是說,你們在爭傑洛的情況,簡直是人們常說的三角關係呢!」
聽到自己和不爽的人送作堆,艾克斯和零不敢相信地看對方,接著又對著凱特和艾克賽爾吼。
「「才不是─────!!!」」
──────────────────────────────
傑洛把脖子上的頸環拿下來,零繼續在凱特的箱子裡翻找,就連好奇心比人還強的艾克賽爾也跟著翻找新奇的東西。
「凱特,你的發明好多啊!」艾克斯看著零和艾克賽爾正在裡面尋寶,見著箱子裡有許多的物品。
「因為小時候玩膩兒童玩具後就開始做些新奇的東西。」凱特從箱子裡拿出一個類似麥克風的東西。「偶爾看點哆啦○夢來參考做出來,不過我家裡的大人對我的發明完全沒興趣,他們都要我做些對全人類有福祉的大事。」
「有些大人的確很沒有玩樂心。」傑洛慵懶地附和道。「這讓我更不想成為那種大人!」
「說得好!」艾克斯很認同。
「那這個麥克風呢?」艾克賽爾拿出一個看起來普通不過的麥克風,只不過加了緞帶綁著,中間還有個微亮的圓形紅寶石。
「那是什麼都能翻譯的麥克風,因為過去覺得要學會所有國家的語言太麻煩,所以做了這個。」凱特從艾克賽爾的手中拿回麥克風,向每個人示範麥克風。「把這個按下去後,就能翻譯所有語言。另外它這是太陽能充電,很便利的!」
「真的!?」傑洛興奮的跑過來,迅速拿走凱特的麥克風,把寶石的地方按下去,並且把它移動到零面前。「零,說些英文吧!」
「What is that?」零馬上說給他聽。
『這是什麼?』麥克風也隨即有了反應,用大家聽得懂的話回應。
「哇喔!超方便的!!!」傑洛更開心的歡呼,馬尾高興得搖擺著。「這樣以後都能聽得懂零的話。」
「是嗎?那真是Fii Bucuros.」零冷淡的再說一句外國話。
『太棒了。』
「剛才那是?」艾克斯聽到不是英文的單詞,疑惑的向凱特發問。
「那是羅馬尼亞話呢。」
「真的很便利吧!艾克斯!」傑洛高興的說。
「的確,如果可以變成商品,這樣以後和外國人說話都沒問題了。」艾克斯點頭認同傑洛。
「對吧、對吧!」
──────────────────────────────
「大家看過那些小時候的發明後,我現在正研發替代能源或機器人,不過家裡給我的資金只能給我創造出機器人,各位要不要也來看看呢?」凱特很有自信的說,走到很大的櫃子前面。
「機器人……會說話的嗎?」傑洛很期待。
「現在的機器人不已經會說話。」零的冷言潑了傑洛一桶冷水。
「你少囉嗦啦!笨蛋零!」
「我認為會說話是高層的,因為資金有限,所以我只有做成簡單的樣子。」凱特邊回答邊按下電子密碼正打開電子鎖,打開門後凱特整個人都進入櫃子裡。
看到凱特整個人都進去,好奇心旺盛的艾克賽爾快步走過去探究。
「艾克賽爾你來得正好,可以請你坐上去嗎?」在櫃子裡,凱特小聲又秘密的要求艾克賽爾一件事。
「好啊好啊!」艾克賽爾很阿莎力的點頭答應,馬上爬上去坐好。「然後呢?」
「請你按下綠色開關鈕。」
「喔!」
則外面的三人,完全看不到凱特和艾克賽爾在做什麼。
艾克斯有點擔心,走過去查看,然而接下來卻聽到一個開啟某東西的聲音讓他停下來。
滋嗡嗡。
緊接著是艾克賽爾坐在兩尺高上面,他下面是體型龐大的機器人軀體。艾克賽爾駕駛著這機器人,龐大的步拔讓人感覺到地面在震動。
「嘻嘻~」
接著艾克賽爾小心的操控著,伸出機器大手想抓住傑洛,傑洛卻輕易的撥走他的手。
「不准抓我!!你這混蛋!」
「切~~真無聊!」艾克賽爾無趣的說。
「怎麼樣?這就是我的新創作,Ride Armor,可以騎乘的機器人裝甲!」凱特從櫃子裡走出來,很有自信的說。「它重達五十噸,衝刺起來可以一下子來到十公尺,它的拳頭揮起來有十噸重呢!另外它搬得起重達二十噸的大物體!!」
「哇啊!!!」艾克斯更靠近點看又大聲驚呼。「這麼厲害啊!?不過傑洛,你卻能揮得走它的出手,你更詭異!」
「為什麼你可以誇獎那大塊頭,我就不行!?」聽到艾克斯的毒言,傑洛痛心的回。「可惡!零!我要你安慰我!!」
「它很堅固。」零跟著靠近點看,用指頭輕敲裝甲。
「真的耶!」艾克斯也跟著試敲看看。
「不准無視我!!!」被那兩人無視的傑洛火大地吼。
「揮走?」凱特覺得奇妙,正想問個仔細時,艾克斯又問。
「吶,凱特,它還會做些什麼?」
「另外它還有浮空裝置!艾克賽爾,可以按一下那邊的藍色按鈕嗎?」凱特趕緊解釋,爾後指示艾克賽爾一件事讓每個人看見更多新花樣。
「好啊!」艾克賽爾馬上按下去。「我按!」
咻嗡嗡。
「嗚哇!」艾克賽爾大吃一驚又興奮,看看底下浮空的狀況,浮空的狀態直到可以飛到讓艾克賽爾的頭碰到天花板。「好厲害啊!!」
「真的浮起來了!!」艾克斯很訝異。
「這是怎麼浮的?」零彎下腰看,想知道詳細。
「關於怎麼浮的,這點要先說的是風的力量,我想過把風的力量讓機器人浮空,可是目前根本沒有那種風速可以辦得到,但是用火力飛起來的話我認為太耗能量。我不斷的研發,最後發明出高於龍捲風十倍力量的高渦輪風力機器,產生強勁風力把五十噸的機器人飛起來,並且縮小範圍讓它的風不會捲入其他物品。」
「聽、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不是很明白的艾克斯讚歎道。「所以能飛是吧?」
「是的。為了造出它,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希望它能守護人類也能保護全世界!」
「你真偉大!凱特!」
「總有一天,我希望它未來能拯救更多人!」凱特有自信的抬頭看著Ride Armor,看著艾克賽爾讓它向前進,接著又試著出拳。
所有人也跟著看看它,看著在艾克賽爾的操控體型大又重的Ride Armor靈活的運作著。
將來,是否真如凱特所說能夠拯救世界?!
──────────────────────────────
看過凱特的發明後,艾克斯他們為了學生會的事離開這裡,只留下陷入思考的凱特。
「剛才,艾克斯說傑洛可以輕易的揮開Ride Armor的手,光一隻手揮動就有五噸,出拳過去就有十噸啊,那傑洛為什麼他能……」
凱特感到奇怪,關於傑洛的力量,他很好奇。
心想,難道傑洛的實力還有更多潛藏的力量?
想到這裡,凱特偷偷的揚起嘴角。
「真厲害,要是能解析成功,Nightmare就更加強大,甚至強過於艾克斯手中的ROCK數據。傑洛……還想多看看你的能力呢。」
凱特的壞想法,持續加深中。
 
 
───────────────────────────待續───
艾克賽爾:艾克斯!艾克斯!我想到一個很好的班級項目在文化祭舉辦囉!
艾克斯:是什麼樣?可不能是傑洛的鬼屋喔
艾克賽爾:是演戲!!我們來演音樂劇或舞台劇之類的好不好?!
艾克斯:嗯……真是不錯哪,好!!就決定是舞台劇好了!
艾克賽爾:耶~耶~要演戲了!!!嘻嘻~~我要讓傑洛的雙胞胎弟弟出個大糗!!順便給傑洛從舞台摔下來的經驗!噗噗~(偷笑)
艾克斯:艾克賽爾,你在說些什麼啊?
艾克賽爾:不,沒有什麼啊!我們來預告下回吧!
艾克斯:喔
兩人:下回,文化祭即將展開!"女孩們的羅密歐"和"純情派",敬請期待!
艾克賽爾:吶吶,關於羅密歐,從那個金髮雙胞胎中選一個吧!
艾克斯:真是不錯的選擇,該選誰好呢?
零:唔……背脊突然涼一下!!(驚)
-------------------
註解:關於"遊戲測試"中Troia Bass的關卡名來自於ROCKMAN ZERO音樂名和ROCKMAN X8音樂名,關卡就如ROCKMAN遊戲一樣!在這裡是集中一起變成熱斗和炎山一起研發的遊戲關卡!
Ride Armor:就是遊戲中可以騎的機器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