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20~121

 [忙碌的文化祭]
 
 
時間快轉到文化祭開始的這一天,今天盛大熱鬧地舉行,特地放煙火慶祝。
連續在空中響著的碰碰聲、校園裡人潮洶湧、學生們的熱烈招呼聲在這所學校響徹。
此外許多人在體育館那裡欣賞演出,在後台的人準備著道具和佈景。
然而二年C班這裡,所有人忙進忙出,則演員們看著劇本背台詞。
「怎麼樣?零。」已經穿好戲服的傑洛走到零身邊,看他緊張兮兮的念著劇本裡的台詞,勾上他的肩膀詢問。「有信心嗎?」
「沒有。」零速回他一句,緊盯著劇本上台詞。「你確定得在上午演?不能延長嗎?」
現在的零所穿的戲服模樣,上衣是淺藍色底白色邊的長袖高領衣,褲子依然是本校的黑色長褲。穿的鞋子是接近膝蓋的咖啡高筒靴,另外頭髮不綁成馬尾特地放下來。
雖然服裝樸素,但是依零的魅力加持,零整個人像是所有女性都會愛慕的王子。
「當然不行啊,傻瓜零。」傑洛笑答道,伸出手摸摸他的頭頂。
「……S××t。」零低罵著,緊盯著台詞不放。
「聽說二哥要來看看喔,當然啦,他打聽到你要演主角就準備好性能高、清晰度高的相機囉!」傑洛刻意讓他緊張,說出齊爾威即將來的訊息。
聽到齊爾威要來而且會拍個夠本,零嚇得顫抖一下,冷汗一下子冒出更多。
「還有還有,母親大人和蘿露也會來看看喔!蘿露她說,她很想看看你演愛情戲!」
聽到蘿露也要來,零的顫抖比剛才還強烈。
那豈不是要演得很完美嗎?要是出糗的話以後在家裡就難看了,每天都會被人指指點點又會被人當笑話說。
想到這裡,零感覺到緊張感比剛才還強烈的。
「嘛~你就好好加油啦!」傑洛無視他緊張得露出困擾的表情,轉身走開。
「哥……教我怎麼解除緊張和壓力。」零突然抓住他袖子一角不讓他走。
「既然聽到可愛的弟弟的請求,我就幫。想要解除的話就要把台下的人想成裸……」
「再把人想成裸體的我就轟爆你的腦袋。」
「……想成蔬菜就行了。」還說完話就碰上零祭出的死亡威脅,傑洛立刻改口。
「蔬菜?」聽到不一樣的意見,零一臉呆愣。「什麼意思?」
「比方說把我當成香蕉,其他人是蔬菜水果。小時候不是常有大人這樣推薦嗎?」
「蔬菜水果……」零放開傑洛的衣袖,轉身面對窗戶思考著。
「另外還有在手心畫人的話,可以減緩緊張喔。」傑洛又給他一個意見。
「在手心畫人……蔬菜水果……在手心……畫水果……」零正想辦法解除緊張,但是太過於緊張,反而這樣讓他思考變混亂,順序都相反了。「想像人是人……在蔬菜水果手中畫人……」
「那麼你加油吧。」傑洛無奈的攤了雙手,離開他身邊到同學之間討論演出。
============================================================
演出開始前,二年C班開始在體育館這裡準備中。
在其他同學佈置著佈景時,演員正準備上台演出,除了零緊張到用體育坐姿坐在椅子上不停的發抖。
因為他聽到了,台下熱烈的歡呼,他們都期待著演出,熱鬧無比的台下讓他莫名感到緊張。
「零,你又那麼緊張啊。」傑洛沒好氣的說。
「……雪兒她在台下嗎?」
「當然!」
「還有其他認識的人嗎?」
「齊爾威二哥特地休息公司營業來了,也已經把相機準備好了;母親大人和蘿露也入位等著看。還有潘朵拉她也來看了,我有找她說話,她說也很期待你的演出喔!」
當傑洛這麼一說,讓零更加緊張走下椅子往出口走。
「你要去哪?等一下就要演囉。」
「上廁所。」
「這是第幾次啦?你已經上了三次了!」傑洛不耐煩的說。
「剛才又灌了四瓶寶特瓶裝的水了。」零冷淡平靜的說,走進後台裡小小設置的小廁所,進去解決排泄。
「有那麼緊張嗎?!」
「哥又不明白。」
「對!我就是不懂你幹嘛那麼緊張,就是不知道你是在緊張什麼!」傑洛不自覺的大聲起來。
「那是因為你是個只知道往前跑的白癡!!」零從廁所出來用力甩門關閉,大聲吼他。
「你敢罵你哥哥白癡?!你這個矮子!」
「哥是白癡!白癡白癡白癡!!!」零氣到臉紅,不斷吼罵他。
「你才是白癡!剛從廁所出來沒洗手的噁心白癡!」傑洛也升起憤怒的火焰,不甘示弱地罵他一句。
聽到對方說他沒洗手,零馬上進去洗個乾淨再出來,一出來態度就變得軟化。
「哥……乾脆你來演吧。」
「嗄?」傑洛一時不明白。
「我……不想演了,哥你來演羅密歐好了。」
「那羅密歐的爸爸誰來演啊?」傑洛困惑的反問他。
「你在說什麼?當然是你演啊。」
「咕……那雪兒怎麼辦啊?」聽零這樣推託,他自己就是堅持不上台演戲,傑洛氣到太陽穴那裡浮出十字筋,眼看演出時間就要到了,傑洛刻意壓低怒氣口氣平順的又問。
「就讓她失望吧,我不是她眼中那麼完美的男人。」
「你真的打算放棄嗎?你真的願意看到雪兒那失望的表情嗎?」傑洛沒好氣的抓住他,連續質問他。「你是真心要讓她失望嗎?」
零這時變得沉默,無言以對。同時舞台開始演出,布簾已經拉上、演員也已經開始演起來。
他從小到大就是戰勝不了緊張和壓力的男孩,就算得上場也是逼到最後關頭抱佛腳、耐住恐懼感去的,自小也很希望自己能有傑洛那麼大膽、勇氣無量。
「是她擅自把期待放在我身上的……」
「哈哈~不知道是誰說羅密歐不會是我咧,又對雪兒說好好看妳的男人有多會演戲喔,不知道是~誰喔!」傑洛語氣變得誇張,刻意調侃他,逼他發脾氣。
傑洛知道如何利用他,想要他鼓起勇氣面對大眾,讓他生氣就對了。
零馬上被傑洛激起怒火,先是很狠的怒瞪他一眼,接著走到靠近舞台的位置等著演出。
之後等奈奈說完那一幕的旁白後,下一幕傑洛和零跟艾克斯跟著出場演出。
這時他們順利說好台詞、演好戲劇,雙胞胎不時用偷看一下台下的熟悉之人是否在看,瑪莉諾和蘿露跟雪兒以及潘朵拉都看得很認真,則齊爾威邊看邊拍照。
另外後面觀眾位置還看到佛魯迪和布魯斯也來了,躲到角落偷偷關注著這場戲。
等到戲劇演到羅密歐初見茱麗葉、兩人一見鍾情、兩情相悅,但是雙方家族不能接受,情節來到雙方懊惱著和對方的未來發展和零的獨角戲,奈奈說完整個故事後,下一幕零迅速回到後台。
他拉著傑洛到角落邊,臉色有些蒼白,又流了好多冷汗。
「哥,真的不行!!」
「嗄?事到如今都演到快一半你還在說什麼喪氣話啊?」傑洛不敢相信的問。
「哥你不懂,你不懂這恐懼感。等一下會不會出糗?等一下會不會突然忘詞?等一下會不會突然設備出問題?哥,我怕接下來會發生糗事!」零緊張的說,雙手正頻頻發抖。「哥,剛才的演出順利嗎?有沒有出糗?」
「等等,零,冷靜下來!」傑洛抓住他的肩膀輕搖,安慰他。「你不能緊張!你不能害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更不能放棄!」
「哥……不行,我真的不行……」他的聲音發抖著,眼眶泛著淚光。
「你不是說要讓雪兒看看嗎?能夠配得上她的羅密歐只有你,你不是這樣說的嗎?」
「我……」
「有個偉人曾經說過,一旦放棄的話,演出就結束了!」
「偉人?」零總覺得那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而且有改過。「不是比賽就結束嗎?你說的人會不會是指安……」
「你不要管他是誰!!總而言之,去演就對啦!!」傑洛把他推到離舞台很近的地方,讓他在那裡等待出場。
而自己回到角落處獨自思考,待演中的艾克斯剛跟艾克賽爾聊完後,一轉身就發現到傑洛在懊惱。
「怎麼啦?一臉煩惱,你這樣讓我以為查理○朗跑錯棚呢。」
「艾克斯啊,我是在想,過去小時候我是不是太寵零了?讓他現在處處依賴人。」
「嗯……」艾克斯也跟著思考,之後不以為然對他笑答。「我想是不會那樣的,過去他會這麼依賴你,當然是因為你很可靠啊!」
「可靠?」傑洛突然發覺到,轉頭望向零的背影,接著淺淺的微笑。「真是的,就是不能說清楚講明白嗎?這個笨弟弟。」
「因為你曾經說過他是害羞男孩啊。」艾克斯笑道,之後發現到零已經演完那一幕正準備回來。
============================================================
在演出演到一半,飾演茱麗葉的雅雪站在高處。
「喔~羅密歐!為什麼你是羅密歐呢?我好困擾,為什麼偏偏是你呢?你讓我熱戀,成熟的嗓音讓我動心。更重要的是你那紳士般的舉動,在這世界上,沒有人比得上你的好。」
當雅雪一說完台詞,零這時趕緊走入舞台開始說台詞時。
「因為……!!」
他突然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陷入呆愣,讓後台人員都想到他居然在這時候忘詞了。
「完了!」艾克斯覺得不妙,看看奈奈又看看傑洛。「這下怎麼辦?他忘詞了。」
身為旁白,奈奈也感到無助。
然而傑洛靜靜的看著零無助的背影,腦中回想起過去零出糗的情況,當時他哭得半死,甚至更加害羞更不敢面對大眾,老是躲到他背後。
這樣怎麼可能讓他獨立!?傑洛懊惱的心想,趕緊想辦法,之後想到前幾天曾拿艾克斯的筆記型電腦上網,在學生會辦公室裡播放You raise me up促進他和雪兒的相處。
「把這一幕改成唱歌的,去播放You raise me up的歌讓他唱歌撐過去!」傑洛冷靜地迅速下令,讓後台人員忙翻天。
「真的好嗎?觀眾會覺得不對勁吧?」艾克斯有點疑惑。
「總比讓他站在那裡發呆還好吧,快寫字板讓雅雪知道!」
「我知道了!」
傑洛的指示讓現場突然出現不一樣的背景音,另外雅雪立刻瞄到字板上的意思。零一時還害怕這時候絕對會出糗,但是聽到換了背景音又看到對面的後台有人高舉著寫著改為唱歌的大字板,當時零緊抿著雙唇有點緊張,接著簡直是強迫自己一樣,馬上唱出聲。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突如其來的歌唱讓台下的人為之驚豔,甚至連雪兒都一臉訝異,她認為這一幕記得不是唱歌的部分。
零慢慢走到雅雪看得到的下方,深情的目光正看著她。
那時雅雪突然感受到奇異的感覺,心口有股悸動,臉頰正在發紅發燙。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兩人深情對望著,雅雪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真實的演出感動的表情,眼眶泛出淚光,完全忘了這是在演戲。
則零放感情的唱出歌,濃濃的愛意全在歌裡表現出來。
There is no life - no life without its hunger;
Each restless heart beats so imperfectly;
But when you come and I am filled with wonder,
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
零這時抬起雙手對著雅雪,這舉止似乎在暗示要讓雅雪跳下來。
雅雪像是被情歌的力量催眠,她毫不猶豫跳下來跳進他的懷裡,奇異的感覺讓她覺得眼前的男人有多麼好、有多麼魅力。
就像茱麗葉就覺得羅密歐是她一生的情人一樣,深情的望著他,同時一起和他唱歌。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溫柔且深情的歌聲瞬間吸引台下女生的目光,上十位的女生都為他們的表演而感動。
兩人擁抱著,濃濃的愛意羨煞所有單身族。隨著音樂舞動起來,兩人所放出的閃光強烈到簡直要讓人非得戴太陽眼鏡遮光。
接著兩人聲音高亢起來,最後唱出結尾。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音樂一結束,戲劇再度開始。
「茱麗葉……吾愛,承認彼此的相愛吧。」
「羅密歐……嗯。」
於是羅密歐與茱麗葉他們兩人互有愛意後背離家族相愛,接著羅密歐被人陷害,結局不如兩人想得完美。
羅密歐知道茱麗葉喝下毒藥而死後,他在茱麗葉的墓碑前大聲痛哭。
接著他說:「茱麗葉……沒想到妳就這樣走了。不過,妳放心,我不會放妳孤單,妳不會是孤單的死去!為了我摯愛的人兒,我將飲進這一杯。」
隨即之後拿著裝著水假裝成毒藥的杯子引唇喝下去,爾後無聲地躺在地上。
然而茱麗葉的死訊是被設計的,得知羅密歐死訊的茱麗葉接著趕到就看見羅密歐蒼白著臉,身體僵硬得如死屍。
「你知道嗎?我有不好的預感。羅密歐,我的朋友、夫君……吾愛,我真希望你的臉色只是病了,羅密歐……你、你就這麼拋下了我了嗎?我希望每一天的每一小時都能聽到你的消息,因為一分鐘有如一年。羅密歐……讓我聽聽你的聲音,拜託……別像個死屍一樣躺在那裡不動。」
雅雪跪坐在零身旁,戲劇性的流下似真實的眼淚,手放到零的手背上,微弱的輕拂著接著牽起他的手。
這樣的場景瞬間讓台下許多人流下感傷的眼淚,多了幾聲小小的抽泣聲。
「我不希望你就這麼走了……但是更不想看到你一個人走。」雅雪悄悄地拿起放在零腰間的道具刀,聲音正哽咽著。「既然世間不願我們相愛,但放心,另一個世界絕對能允許我們。因此我會與你相伴隨,等我……羅密歐。」
雅雪舉起刀往自己的肚子一刺,道具刀隨著她的力氣而收縮進去,讓台下的人都看來很真實,接著往零的身旁靜靜地倒下。
接著奈奈說最後的旁白後,整個戲劇完美演出完畢,贏得許多人的熱烈掌聲。
============================================================
「吶吶~看過二年C班演過的戲劇了沒有?」
「看過了看過了!超令人感動的!!!」
「演羅密歐的零同學,魅力大大加分啊!好想叫他一聲王子喔~」
「欸欸,聽說二年C班有個學長演的戲劇超好看的!!」
「我有聽說!那個演羅密歐的學長超帥的!!!只不過我怎麼找都只能找到他的雙胞胎哥哥。我好想跟他拍照喔!!」
在走廊上、校園裡有許多女同學在討論著剛演完的戲劇,其中最受注目的是演羅密歐的零。
就連新聞社不放過這機會,大肆報導讓全校園的同學都知道。
而在風紀委員會室這裡,綁好馬尾、穿回校服的零正一臉嚴肅看著傑洛,目光裡有著懊惱。則傑洛一副事不關己的嘟著嘴,不在意外面的討論。
「哥,怎麼辦?外面傳我的事已經傳得很厲害了,這樣我要怎麼去巡邏?」零有想過,他一旦出去了就會有許多女性將他團團包圍,然後被雪兒冷眼對待,到時候晚上的時候更不可能會一起跳土風舞。
那樣,零一點也不想遇上,於是抓來傑洛這裡想辦法。
「不是很好嗎?你出名了耶!」傑洛不以為然的回答。
「我的一生永遠都只求一個簡單的事,那就是低調過日子。」
「又沒關係,這樣雪兒更愛你更想成為你的老婆喔!」
「這又不關雪兒的事。」零別過頭,掩飾不了的害羞臉紅出現了。
「反正你都躲在這裡好了,其他人是不可能找上這裡的。」傑洛慵懶地說。「況且,你的惡名早就讓全校知道了。你這個風紀委員長嚴格得要命,只要是違規的人都一律嚴格處罰,把人倒掛吊在屋頂上或把人做相當~累的勞動服務。所以很多怕得不敢靠近這裡,怕被你處罰。」
「你這個違規累犯有資格說人嗎?」零冷淡的瞪著他。「你不一樣,你是怎麼罰都能笑得出來的傻瓜。吊掛你,你還能在那做仰臥起坐,另外悔過書你是記錄上最多的。」
「別把我說得像喜歡被罰啊。」傑洛一臉苦笑。
「問題是我要怎麼出去巡邏?只靠四個人可不行。」
「也對,攤販協商和管理秩序還要盯住準備搞破壞的校外人,光靠他們不行呢。」
「所以才要問你,你到底有沒有方法啊!!?」零不耐煩的吼問他。
「當然是變裝囉,來,爆炸頭跟墨鏡。」傑洛馬上拿出一頂黑色爆炸頭和一架墨鏡到零面前。「把頭髮藏進爆炸頭裡就沒問題了!」
「我才不要戴爆炸頭!」零抱起手拒絕戴上那茂密的爆炸頭。
「拜託,這樣真的認不出是你啦!連雪兒跟我都認不出來的!安啦、安啦!!」
「這是你說的喔……」
============================================================
因為聽傑洛說不容易認出來,零馬上聽傑洛的方法戴上在他眼中認為是滑稽到不行的黑色爆炸頭,漂亮的金色長髮正藏進爆炸頭裡,再戴上黑到看不出來他有一雙藍色眼珠的墨鏡。
都變裝後,讓手臂套上寫有風紀的綠色臂章戴好,準備出去進行嚴肅的巡邏。
一切準備就緒後和艾克斯跟艾克賽爾會合。然而艾克斯一遇上那個爆炸頭墨鏡男就一臉困惑,但是經過傑洛解釋馬上明白零為什麼要扮成那樣。
「那麼我們馬上到校園裡巡邏吧,傑洛你跟零一組,我跟艾克賽爾。一小時之後到C班教室集合,聽說馬昔謨老師要請我們吃午餐喝飲料慶祝我們演出成功!」
「好耶!」一聽到中午會有東西吃,艾克賽爾興奮的跳起來大聲歡呼。
「哼……頂多只是炒麵配彈珠汽水吧,我就勉強吃一點吧。」傑洛突然開起傲嬌模式,冷酷地說。
「就算是那樣也要心存感謝啊。」艾克斯沒好氣地說。「那麼散開,一定要在C班集合啊。」
傑洛和零跟艾克斯和艾克賽爾分開,各自在別區校園巡邏走動,不時幫助同學做事。
在某班裡,傑洛扮成管家協助他們服務客人送茶水。
「兩位大小姐,除此之外還要什麼嗎?」
「那、那個……你的微笑。」一位國中生女孩嬌羞的說。
「好的。」傑洛立刻露出專業式的微笑,壓倒性的奪走女孩們的目光又讓女孩們得到滿足。
在零眼裡,傑洛簡直是個專業級牛郎。
「「哇啊啊~~~!!」」兩位女生馬上為傑洛閃亮、帥氣滿分的微笑發出驚嘆聲。
另外零站在角落邊,觀察著整個教室和走廊的情況,目前沒有違規或意外以及糾紛的事件發生。
之後傑洛又幫人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協助搬運重物、幫小孩找尋失落的父母。
直到傑洛的雙手突然被人抓住禁錮。
「什麼?」
「蕾薇亞丹小姐!在下抓到傑洛長兄了!」出現在傑洛身後的是幻影,而且他叫的人是傑洛跟零最怕的人物,另外他的頭上還戴著黑狗布偶頭套。
「馬上來!!」
「呀啊啊!!放開我啊!幻影!」聽到蕾薇亞丹就要來了,傑洛著急地想掙脫,但是幻影這次是認真的,還拿出鐵鍊緊緊捆住傑洛的雙腳讓他沒辦法跑走。
「對不起了,傑洛長兄……這是蕾薇亞丹小姐的請求,在下不能放你走。」
「什麼!?!」
「哥哥大人!!!!!」蕾薇亞丹從教室跑出來,頭上戴著鯊魚布偶頭套、身上穿著荷花邊白圍裙。以強烈的氣勢撲上傑洛,加上身上的裝扮讓傑洛的眼睛看成活生生的鯊魚游過來。
「哇啊啊啊───!!大白鯊要吃人啦!!!」傑洛大叫著,想跑但是腳已經被幻影的鐵鍊禁錮沒辦法跑。
「哥哥大人~~❤」因為傑洛沒有逃跑讓蕾薇亞丹順利的以無尾熊抱姿緊抱住傑洛,聲音相當嬌嗲。「人家看過你的演出囉~~你演的爸爸好帥啊!!人家第一次看到你會留鬍子耶,雖然霸道高傲,人家還是很~~~喜歡你演的角色喔!!」
「好啦,我知道啦,從我身上下來好嘛!?我們是表兄妹,關係不能那麼親密。」傑洛沒好氣地說,蕾薇亞丹緊貼著他的感覺讓他覺得熱。
「既然哥哥大人不喜歡這樣。」蕾薇亞丹聽話的從他身上下來,然而接著牽起他的手,親密到十指相扣。「那我們牽手!」
「這樣牽手也不行!」
「嗚唔!那我要勾著你的手,哥哥大人不可以再有怨言囉!」蕾薇亞丹不服氣,硬是要和他有親密接觸。
「隨妳啦。」傑洛無力的回。「喂,幻影,蕾薇亞丹抓到我啦,我不可能再跑了,應該可以把我鬆綁了吧?」
「馬上解開。」幻影立刻拿走鐵鍊,放開他。
「那麼,幻影跟妳找我有什麼事?」
「因為我們班開設動物主題咖啡屋,我想請哥哥大人喝一杯!」蕾薇亞丹用相當閃亮的目光看著傑洛,緊抱著他的手臂。
「這……」傑洛有點害怕,尤其是蕾薇亞丹為他做的飲品或食物。
「放心,蕾薇亞丹小姐是做外場的,不會負責內場的飲食。」幻影知道傑洛害怕的事,偷偷的、小聲的對傑洛提醒。
幻影的提醒讓傑洛放鬆了戒心,而且還能見到幻影頭上戴著可愛的小狗頭套,弟控的傑洛覺得幻影比平常還可愛。
既然蕾薇亞丹不會去碰食材進行破壞性的料理,傑洛點頭答應他們。
「那好吧!我就去吧!對了,零……啊咧?」傑洛才剛轉身找現在是戴爆炸頭模樣的零,然而那裡卻沒有人。
「傑洛長兄,那裡從頭到尾都沒人。」幻影語氣平靜的解釋。
「咦?!」
「雖然沒看到零表哥很可惜,不過哥哥大人先進去再說好嗎?」蕾薇亞丹催促道。
「好、好吧。」
奇怪,那裡不是站著零嗎?怎麼他被抓的時候,零就已經不見了?!傑洛疑惑的思索著。
還是說他怕蕾薇亞丹撲過來就閃人了?不可能啊……已經喬裝得很完美啦。
問題是,他啥時不見人影了?
============================================================
在幻影打算抓住傑洛五分鐘前。
原本零安靜的跟在傑洛身後,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認得出他就是之前舞台上演出羅密歐的人,一路上走得很平靜。
直到他的手被人禁錮住又被人摀住嘴巴,事情發生太突然,強烈的拉力讓他往後倒,被人拉到樓梯之間的暗處。
突然的禁錮讓他提起高警戒心,眼睛往後一注意,沒想到抓他的人居然是潘朵拉。
「安靜點,不然你會讓許多人發現到你的存在。」潘朵拉口氣冷酷的說。
「妳!」零很震驚。
「跟我來,你得跟我們練習。」
「等等,我現在是在巡……」
「快走。」
被潘朵拉強制拉著走的零,他的話硬生打斷,想掙脫卻睜不開,潘朵拉為了抓他不惜使用上關節技。
而且他明明喬裝成普通女生看不出來的樣子了,為什麼潘朵拉還能分辨得出來?
而這問題潘朵拉在路上有解釋給他聽。
「想知道我怎麼分辨得出你?」
「妳看得出來是我?」
「因為只要看傑洛跟在身後的人,不是艾克斯就是你。加上會矮傑洛七公分的人也只有你,另外你的腳步聲和存在感在群眾中沒人注意到,那樣的技術只有職業殺手辦得到,況且,除了你另外的風紀委員都在別的樓層或別的校園裡巡邏,而只有你戴著風紀臂章待在那裡。」
「這……」這女孩的辨識能力和推理力很強,她的解釋讓零啞口無言,冷汗在額間猛流。
而且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那麼多話的樣子,明明面對普羅梅帝都是害羞到只用單詞回答。
她把他帶到輕音部後,才剛想拉開門時,她突然轉身面對他。
「你的演出,很好看。」她想對他說之前那齣戲,這次她一提及那齣戲,臉頰就泛起紅暈,而且很稀有的對他微笑。「你的演技,我很感動。」
「……謝、謝謝。」潘朵拉的話讓他也臉紅起來、比平常更加害羞。
「那麼進去之後趕緊練習吧。」
「嗯……」零突然有點不敢面對潘朵拉。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潘朵拉比平常不一樣的表情,零就有點靦腆。
他心裡正想,希望心裡的那個感覺,千萬不要是愛情方面的情感。
 
 
 
 
[令人驚艷的零]
 
 
中午時刻,人潮越來越多往咖啡屋或餐館去吃東西,來看表演的人有點稀少。
二年C班的人所有人一起拿著馬昔謨請的彈珠汽水像大人一樣進行碰杯。
「乾杯!!!!!」所有人大喊著。
發出大音量的玻璃碰撞聲後,接著所有人和隔壁的人聊天,聊起演成相當成功和零變得很有人氣的話題。
吃著馬昔謨從校外帶來必○客的大披薩、炸雞塊、炸雞腿等多份量高熱量食物和校園裡的炒麵。
「老師。」艾克斯走到馬昔謨身邊,和他的彈珠汽水碰一下。「乾杯!」
「乾杯,謝謝你,艾克斯。而我這個導師,關於你們的演出完全沒有協助,實在沒用啊。」馬昔謨沮喪的說。
「怎麼會呢?老師。有老師的支持,我們才會演得更好啊!」艾克斯微笑安慰他,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這、這樣嗎?」馬昔謨突然目光閃亮,感動得想哭。
「是的。」
「謝謝你啊!艾克斯!」
「不會的!」
「艾克斯!艾克斯!」此時傑洛突然大聲呼喚他。
「什麼事啊?」艾克斯轉過身,沒好氣的問。
「這個,是什麼?」傑洛舉起手,讓艾克斯看他手中拿的食物披薩。
「披薩啊,有什麼問題嗎?還是說,你這輩子沒吃過?!」傑洛的問題讓艾克斯困惑的看著他,有點懷疑傑洛過去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傑洛搖搖頭,眼神裡完全沒有一絲要騙人的意思,是真的沒吃過。
「不會吧?!」艾克斯不敢相信。
「傑洛同學,你家裡不會訂披薩嗎?」傑洛的疑慮也讓馬昔謨產生一點好奇。
「這是訂來的?」一聽到披薩可以從別的管道得來,傑洛更加驚喜,接著吃了一口後就高興得整個塞進嘴巴裡,馬尾正搖擺著。「好吃!!」
看到傑洛那樣,艾克斯跟馬昔謨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普通人來說,訂披薩跟吃披薩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了。
這樣看來,傑洛很像前一世代出生的古代人。
「那是因為家裡禁止每天吃垃圾食物,加上哥除了出外打工和採購,在家都是進行修練。」零沒好氣的解釋清楚,手裡拿著雪兒親手做的便當。「你們也應該知道,每天吃垃圾食物對進行修練的人是大禁,家裡大部分都是吃飲養足夠的和式料理。」
「原來是這樣啊。」艾克斯這才明白傑洛的常識不如普通人的原因,邊說邊吃著披薩。「因為都在你們家裡閉關修煉,所以很少知道都市有這樣的食物啊,啊唔~嗯唔!好吃。」
「哥,不要吃太多了。」零向傑洛提醒一句。
「嗯~知道、知道!」傑洛又多拿了兩片披薩吃,這時腦中突然想起之前碰上蕾薇亞丹和幻影時零他突然不在的事情。「話說,我出現在幻影跟蕾薇亞丹的班級的時候,你跑去哪裡啊?」
「我突然被潘朵拉抓走,之後在輕音部裡被迫練習。」
「嗯……潘朵拉啊……」傑洛覺得有點意外,零之前那樣的裝扮,居然唬不倒潘朵拉的眼睛,這點他很訝異。「不錯嘛!那女孩……」
「還有雪兒拿便當給我的時候,我的裝扮根本唬不了她,哥是大騙子。」零順便抱怨之前的喬裝。
「可是……」
「零同學大概不知道女生們都有第六感吧。」馬昔謨突然打斷傑洛的話,替傑洛解釋。「女生們有某種力量,就算你說謊她有可能會知道,你回答不出來的話她也知道你下一句會說什麼。」
「老師你體會過啊?」馬昔謨一那麼說,艾克斯開始有點好奇他的愛情史。
「算是體驗過……不過我是單戀那方面,過去我喜歡一位金髮女性,現在她把頭髮染成綠色了。她到現在依然身材苗條又性感,個性強勢,而且還當母親了。唉……」
「嗯?」傑洛突然覺得馬昔謨說的女生,讓他腦中意外想像出一位。綠頭髮的、身材苗條性感、個性強勢……母親大人!!?
傑洛好像被棍棒打頭一樣,頭腦一下子清晰,想到自家的母親瑪莉諾。
「哥?」看到傑洛一下疑惑一下訝異的,零覺得奇怪的問。
「零,跟我來一下。」傑洛不想現場就揭穿馬昔謨過去喜歡的女生,小聲的跟零嘀咕道,拉他的手到角落說悄悄話。
「哥?怎麼了?」
「馬昔謨老師過去喜歡的人是瑪莉諾!」傑洛小聲的說出來,語氣強烈,之後特別強調地又說。「就是我們的母親大人啦!!」
「老師他!?」零有點意外,之後若有所思的托起下巴。「原來過去母親大人很受歡迎啊……」
傑洛同意零的話點點頭,接著雙胞胎一起看向馬昔謨,他依然和艾克斯繼續解釋過去的情史。
「認識她是在美國大學的時候。那時我不敢跟她聊天,我永遠只能躲得遠遠看她,甚至跟蹤她,不過都會被她發現到。她的脾氣不太好,那時我最常跟她說的話就只有對不起,她總是很不耐煩的看著我,也不喜歡跟我說話。」
「那有告白過嗎?」艾克斯突然問。
「怎、怎麼可能會去說嘛……」馬昔謨緊張又弱氣的回答,紅著臉頰的他把目光投在角落,雙手正緊張地交握著。
「簡直和克拉夫特叔叔一樣……」傑洛看馬昔謨那樣讓他突然想起克拉夫特過去也是這樣。
他一提起,零就盯著他看,同時回想起過去克拉夫特曾經和雙胞胎談過,他曾經喜歡妮裘但是從未向人告白。
越長得高大粗曠的大男人,都是越不能應付戀愛的人嗎?
不……零搖搖頭,不覺得會是那樣的理由。
因為,他自己也是不能應付戀愛的笨拙男人。
============================================================
下午,輕音部開始準備演出,服裝都換成黑色系的皮衣或牛仔褲和皮褲,除了潘朵拉是黑色底又白色荷葉邊的哥德蘿莉裝。
其他人都很有自信地等待上場,就是除了零。零他穿著黑色連帽無袖衣黑牛仔褲,長頭髮收進帽子裡只露出部分的在外面,和其他人的風格差不多。
則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完全沒有自信,面對台下鼓譟的人們,龐大的壓力就壓得他很想逃離這裡,臉色蒼白又猛流冷汗。
這時,傑洛擅自跑到後台探望他。
「呦~零,怎麼樣?」
「哥!!」零又驚又喜的呼喚他,同時腦中起了壞念頭。「哥,代替我上場!」
「嗄!?!」才剛來就碰上他要人代替上場,傑洛一臉疑惑又腦羞成怒。「開什麼玩笑啊?!就要開唱了耶,你就要我代替?!你以為我是萬能啊?」
「對。」零老實的說。
這時其他人已經到舞台上準備完畢,就等他跟人說完。
「不行───!!!雪兒跟我都期待你演奏!!」
「哥,你就告訴她我不是她心中完美的男人好了,我是個廢柴人類,二次站在上舞台上表演我辦不到。」
「你確定?你真的要她失望?!」傑洛不敢置信的問。
「對。」零點了頭。
「那我就更不能讓你逃避!!!!」傑洛對他大吼,用大到能聽進他耳裡、台下聽不到的音量吼他。接著他伸手抓住他的衣服拎起他,走到靠近舞台的地方。「為了對付你我就要用獅子推小孩教育!給我上場!!因為這就是──斯巴達!!!」
吼完某電影經典台詞後,傑洛提起腳用力往他的屁股踢,一踢他就放手讓他悽慘的飛趴到舞台上。
「嗚啊!」
「給我上場演奏!!!笨蛋零!!!!」傑洛超大聲的對他喊。
這次的音量已經大到連舞台下的人都聽得到,但是在他們還在疑惑是誰再喊時,布簾已經升起讓大家看見舞台上的人物準備演奏。
而且還可以看到零正邊摸著被踢的屁股邊弄好吉他揹帶,普羅梅帝看他準備好後,他向前踏一步靠近麥克風開唱。
I don't wanna be... I don't wanna be fake now. 
Now I don't wanna be... I don't wanna be fake now. 
Don't wanna be...♬♪~~
熱血的音樂開始宣染整個館內,讓台下的人興奮起來。
同時零並沒看到雪兒人正在台下看表演,悄悄的擔心雪兒又開始害怕台下的無數眼睛。
============================================================
此時的雪兒人正在校園裡著急的奔跑著,明明現在已經心愛的人在台上演奏的時間了,她很想迫不及待地立刻奔往體育館看,可是剛才手機傳來愛爾特一個人來學校卻在校園裡迷路。
她著急地尋找著,不斷的叫喊著愛爾特的名字,眼睛不斷觀望四周找尋她熟悉的人影。
一經過體育館,就聽到裡面的音樂變成有點陰沉、黑暗的感覺。
全てお前の口にやるぜ(我要把一切都扔進你的嘴裡)
腐りかけたひざをカラスがついばむ(逐漸腐爛的膝蓋被烏鴉給啄食著)
そして俺は腕だけで歩き始める(然後開始了我只用手臂走路的人生)
So what you want? So what you say?
祈りつづけて全てがうまくいくなら 今日だけ神様になってやるぜ(若不斷的祈禱能讓一切都能順利的話我就當一天的上帝給你看)
たとえお前がののしることをしなくても(就算不需要你的謾罵)
血走った世界が俺をふみつぶす(我也會踏平那血紅的世界)
愛してるというのも多分嘘だろう(說什麼你愛我那大概也是騙人的吧!)♬♪~~
因為歌詞讓她印象深刻,而且能聽到零正在合音。聽到這樣的曲風,雪兒不禁想像零在台上會是什麼樣的冷酷表情去唱歌去演奏,光是這樣想雪兒就很想進去。
但是現在必須要找到愛爾特,讓愛爾特在某處哭泣那就不好了。
之後雪兒趕緊邁步向前,繼續尋找愛爾特。
然而接下來聽到的歌詞更加的黑暗。
作りかけの墓をお前は壊して(剛蓋好的墳墓被你破壞)
好きなように俺の顔をなぐるのさ(你好像特別喜歡揍我的臉)
So what you want? So what you say?
吠えつづけて全てがうまくいくなら 今日だけお前の犬になってやるぜ(若不斷的吼叫一切就能如願的話我就當一天你的狗)
2つに割れた脳が今暴れだす(分成兩半的腦袋現在爆發開來)♬♪~~
離那首歌越來越遠的雪兒,用力呼喚愛爾特,眼睛不斷的觀望著,直到遇上另一個小弟弟突然拉扯她的衣袖。
雪兒轉身看他,臉上滿是哭泣的沮喪表情,嘴裡不斷念著姐姐在哪裡。
這時她心想,看來是不可能快又順利的去聽零的演奏了。
============================================================
雪兒沒看見的期間,輕音部Live演唱經過普羅梅帝介紹團員、歌名,順便向某位名歌手致敬,爾後繼續演奏。
直到輪到零負責唱歌的部分,雪兒依然不在現場,他的自信逐漸崩潰。沒有雪兒的關注他無力演奏,他很想為她唱歌,很想讓她聆聽。
雪兒能夠為他帶來無比的勇氣,如今現在沒有那樣的勇氣,想彈奏音樂的手正在顫抖,低下頭讓頭髮和帽子的陰影遮掩已露出沮喪的表情。
「喂,那邊的金髮,還不快彈?」普羅梅帝見他都還不趕快演奏下一首,不耐煩地小聲催促他。
「嗯……」零微點頭囁嚅道,鎮定自己的心和手,趕緊撥奏另一首曲子。
另一首搖滾曲風開始,剛才一直喧嘩的觀眾聽到音樂後馬上停下來聆聽,緊盯著台上的人。
然而唱歌的人換到另一人,更是讓觀眾眼睛一亮。
 気付かない間に喰い荒らされて 固まりだした 足下の影  (在沒有被發現到的荒涼周邊被啃食,已經固定住的腳下陰影)
立ち上がることはできるか? 新しい光へと 歩き出そう  (還能站起來嗎?在新的光芒那裡,踏步向前走吧)
悪魔は眠る おごりの中に 伪善者が笑う 安らぎの日々 (在榮耀之中惡魔正沉睡著,偽善者正安祥的笑著過日子)
蜃気楼の様な世界の中で 信じられるもの一つ 确かめに行こう  (宛如海市蜃樓的世界中,為了確信唯一能相信的事情還在走吧)
Break it! Break it away! This is really only my way 
Break it! Break it out now! 
I never give way to "Lazy Mind" yeah!! ♬♪~~
============================================================
不知不覺中,雪兒除了要找到愛爾特,還要幫一位小弟弟找到他的姐姐、另一手還牽著一位小妹妹想找到母親,還有一對雙胞胎兄弟想找到一位哥哥就跟在她身後尋人,聽說名字叫做法布尼爾。
「真是困擾啊……」雪兒懊惱地嘟囔著。「沒想到有那麼多走失的孩子,今年的文化祭比去年還要熱鬧,很容易讓人走失啊。」
「大姐姐,有看到我姐姐嘛?」緊牽著她右手的弟弟傷心的問。
「還在找喔,小米。別擔心,大姐姐絕對會找到你姐姐的,所以你不要哭喔。」
「好……」
「嗚唔……媽媽。」牽著雪兒左手的小妹妹因為一直看不到母親而突然哭了起來。
「乖,別哭喔。」雪兒趕緊停下來哄她。
「嗚嗚……媽媽!!」然而她哭得更兇。
「嗚……姐姐……」接著像是有連鎖反應,男孩小米也哭了起來。
「大姐姐,法布尼爾哥哥呢?」後面的雙胞胎其中之一,穿綠衣的男孩米迪拉扯她的頭髮問。
「對啊!法布尼爾大哥呢?」另一個穿紫衣的男孩迪可諾也問她。
「我還沒看到呢,是說他有一頭紅髮對吧?」
「對!!」
「這……」雪兒著急的觀望四周,又得哄兩位哭泣的孩子,雪兒有些手忙腳亂。但是為了鎮定孩子們的心情,她決定唱起歌安撫他們。
一首法文語調和雪兒輕柔歌聲,瞬間讓哭泣的孩子的目光注意起她。
Je suis toujours a là recherche de l`oiseau qui chant
Il me raconte des histories qui m`enchantent
Je suis toujours a là recherche de l`oiseau qui danse
Il me reveille tous doucement avec ses ailles
C`est si beau, si nouveau, le sentiment de bonheur
C`est si beau, si nouveau, le sentiment de bonheur♬♪~~
小唱了一下後,雪兒伸手摸摸他們每一個的頭,溫柔的對他們微笑。
「別擔心,我一定會幫你們找到人的,慢慢來別著急。」
「嗯!!!!」
============================================================
唱完了Lazy mind和Everlasting,都已經剩下最後一首了,零依然沒看到雪兒有進場,不禁開始擔心雪兒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一想到雪兒,他就無心繼續演奏和唱歌。
普羅梅帝再度看到零那沮喪的表情,不禁火冒三丈,怒瞪著他不放。
「喂!」普羅梅帝氣得非使用麥克風叫人。
一聽到他的聲音零立刻抬頭,轉頭面向火氣大的普羅梅帝。
「最後一首壓軸了,你還不唱啊?」
「我?」零沒想到他叫的人是他。
「廢話啊,你這從英國回來的廢柴,最後一首給我唱得有廢柴的感覺!」普羅梅帝很火大地罵他,這樣的大舉動讓台下的人看得都在竊竊細語或偷笑,讓剛才的酷帥氣氛一下子消失無蹤。
「我知道。」零口氣虛弱的回答,開始演奏最後一首,Can't Beat Airman。
先是鼓手焚莫洛敲鑼開始,吉他和貝斯接著演奏熱血歌曲。
先前零的歌聲已經收服許多女孩的心,這次熱血的歌唱著,更是讓台下的女孩聽得神魂顛倒。
而且還能看到他的吉他獨奏,讓他本人的魅力比平常還強。
在最後,雪兒才聽到他唱完最後一句歌詞趕來,輕音部的表演就已經結束了,歡呼聲的音量大到好像要掀了天花板,雪兒也只看到一眼零不一樣的黑裝扮就被大量的觀眾站起來完全看不到台上的狀況。
「哇啊~零好帥啊!啊啊,等等啊,我還未看個清楚啊!!」雪兒大喊著,前面的人就是沒聽見繼續叫喚。
沒有完整聽到零的演奏,雪兒沮喪的走出去,自責自己不夠快解決事情趕來觀賞。
在台下都歡呼著要安可再來表演時,普羅梅帝趕緊跟觀眾解釋道別,也催促零快走。
然而就在零趕快走時,腳突然絆到線笨拙的絆倒在地,也扯到連接吉他的電線,讓擴音器大音量的發出嗡嗡聲,瞬間讓現場安靜下來。
接著觀眾看到零紅著臉迅速逃跑。
============================================================
在某處的布告欄上,有許多人看著上面新出的報導。
"文化祭大新聞,在剛才的體育館輕音部Live演唱的獨家報導",上面的大標題寫著,然後另一段標題讓雪兒看得很仔細,內容更是讓她訝異。
"曾在上午演出羅密歐的零同學帥氣出場歌唱",標題是那麼寫的,還有附一張零被線絆倒快倒在地上的照片,內容寫著"雖然唱Lazy mind和Can't Beat Airman讓人驚艷,但是最後卻糗得絆倒,讓記者不禁想到女孩間的閒談中形容他的話,雖然他很帥但是其實是一個天然呆,也有問到當時女觀眾,說他果然笨拙得可愛"。
這篇報導讓雪兒看到結尾時不禁噗哧一笑。
「小零果然跟平常一樣呢。」雪兒自言自語著,接著回去自己的教室見愛爾特一面,安撫她見不到人的難過心情。
然而在C班教室這裡,零偷偷的收拾東西,看起來鬼鬼祟祟的,還不時看外面有沒有人經過。
把東西全塞進一個包包後,迅速提起來往門口跑,不料門先被拉開,站在門口外的人正好是最不想被撞見的人傑洛。
「哥!?」
「怎麼啦?你還在這邊啊?艾克斯已經宣布晚會開始囉,趕快去找雪兒啊。」
「我才想問你,你來這裡做什麼?」
「嘿嘿~想知道?當然是整理照片啦。」傑洛露出意味深長的淺笑,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堆用立得拍拍出來的照片。「裡面還有雪兒喔!」
「!!……把照片交出來,我要沒收。」聽到有雪兒的照片,零很不滿,想從傑洛手中拿走並霸佔。
「哈哈,我會給啦,你等我。」傑洛笑道,走到自己的桌上,把一堆照片一張一張放著給零看。「來找找吧,雪兒會在哪一張。蘿露跟幻影的合照跟齊爾威二哥在和風式餐館的個人獨照,艾克斯跟母親大人的合照,羅密歐的你、還有你、演奏吉他的你、還有在台上出糗的照片噗噗~」
「不准笑。」
「好啦好啦,還有唱歌的你跟窮緊張的你,愛麗絲、愛麗絲愛麗絲愛麗絲、愛麗絲……奇怪?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愛麗絲?」
「你自己拍的怎麼可能不知道?」零倒想問他幹嘛拍那麼多愛麗絲的照片。
「可惡,一定是相機搞得鬼!居然那麼多事的拍那麼多張!!」傑洛氣得拿出自己的立得拍罵它。「不要拍那麼多張愛麗絲的照片好不好!?!」
「……笨蛋。」零小聲暗罵他一句,接著催促他。「哥!快交出來!」
「知道啦,愛麗絲、愛麗絲愛麗絲……我們先跳過愛麗絲的照片吧。」看著許多張照片是拍愛麗絲,傑洛害羞得臉紅又緊張得冒汗,著急地拿走一些照片。
「有那麼喜歡她嗎?」零忍不住逼問他,拿出其中一張拍到愛麗絲正對人微笑的照片。
「拿去,只有一張。」傑洛避開那問題,拿出雪兒的個人照遞到他面前。
「不回答就算了。」零迅速把照片收到口袋裡,並把袋子抱在胸前緊緊的像是怕被人拿走。
「那你呢?有沒有要和雪兒更進一步啊?」傑洛不服氣被人問私人問題,也問起他。
「你是指什麼?」才剛到門口的零,停下來反問他。
「推倒雪兒之類的。」
一被問到關於雪兒的事,零的肩膀顫抖了一下,臉上出現包含害羞和憤怒的紅暈。
「我才沒有那種骯髒的想法,你這個就明明喜歡愛麗絲的笨蛋。」
「喔,是嗎?你這個連推倒雪兒都辦不到的孬種!!!」傑洛火了,走到他面前用手指戳著他額頭吼罵他。「我的事你用不著管!!!」
「F××K,我若是孬種,你也是個孬種!哥是白癡傻瓜遲鈍的孬種!!!」零更是火大,氣急敗壞的吼他。
「你!」
雙胞胎的怒吼聲大到隔壁班和走廊都聽得到,有些人都停下來關注他們,也有從隔壁班出來的人看情況。
其中有兩位女生跑進去他們教室關切。
「傑洛同學,發生什麼事了嗎?」
「小零,怎麼了嗎?」
找上雙胞胎的女孩分別是愛麗絲和雪兒,則雙胞胎一碰上喜歡的女孩馬上露出微笑,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和剛發火的對方勾肩搭背。
「沒有什麼事喔,什麼也沒發生喔!」傑洛假笑著向人解釋,試著化解剛才的尷尬。
「什麼都沒有。」零也跟著笑笑帶過,揚高嘴角假笑著和女孩解釋。
「真的嗎?」雪兒有點懷疑。「我有聽到你們好像在爭論什麼,嗯?那些照片是?」
「啊!!」就要被發現他偷拍某女孩照片的傑洛嚇得跑到桌邊收拾照片,很不巧的著急讓他沒辦法收好照片,有幾張照片掉到地上了。
雪兒想靠近一點看,就連愛麗絲也好奇傑洛的反應走過去靠近注意。當雪兒想撿起照片來看時,伸出的手突然被人抓住,接著被人用力一拉撲到某人的懷裡,抓她的人就是零。
他突然又反常的粗魯抓人,讓雪兒的注意力不再放在傑洛和照片去注意零。
「小零你────」雪兒正想問他時,嘴巴突然被堵住。
「啊!」另外愛麗絲因為看到臉紅心跳的畫面停下來不再靠過去,雙頰正紅著。
零親吻著雪兒,雙唇緊貼著。爾後溫柔的吻著雪兒的櫻唇,抓住雪兒的手溫柔的移動輕輕的接觸、最後一起交扣著,另一手捧著她的後腦勺。
甚至撬開了雪兒的雙唇,舌尖悄悄的進入,溫柔地與雪兒的舌尖接觸、舔吮。
傑洛也看到那情景,但是為了收拾照片只看了一眼趕緊收照片。
等到傑洛都收好照片後,零才停止親吻雪兒,他的大膽行徑讓現場氣氛曖昧到不行,就連旁人看得臉紅心跳,因為看了很久都忘了自己是不識相的電燈泡。
另外,走廊那裡的人也看到零的大膽行徑了。而且,雪兒被零的吻吻到昏頭、臉頰耳根子甚至脖子都紅到不行,甚至腿有點軟快站不住。
小零……好大膽……被零的吻得暈頭目眩的雪兒,羞澀地望著零那帥氣的臉龐心想。
「這樣才是男人嘛,零!」傑洛邊紅著臉邊笑說,同時站起來注視他,並且小聲偷偷告訴他。「抱歉哪,之前說你是孬種。多謝啦……幫我掩飾。」
傑洛走過來拍拍他肩膀,則他自己也害羞到不行的紅著臉龐,別過臉不敢看雪兒和傑洛,什麼話也不說。
「原來零同學有女朋友了?!」
「他和雪兒同學在一起?!」
「嗚~~看他們好恩愛的樣子,好好喔!」
另外外面傳出評論,許多同學把他們當八卦討論,接著零和雪兒交往的事簡直是病毒擴散迅速讓許多人知道。
不喜歡在眾人面前的零,突然拉著雪兒往外跑,逃離他們的注視。
「哈哈,這樣雪兒的地位就更加鞏固啦,零,你應該感謝他們評論你們。」傑洛大笑道,雙手插著腰。
「少囉嗦!」零邊跑邊對人罵。
零和雪兒一走後,接著傑洛突然掉下一堆東西在地上,好奇的愛麗絲走過去看,結果發現到那些照片都是拍她的。
「啊。」愛麗絲害羞地發出驚叫,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傑洛。
「怎麼啦?」傑洛看到她很奇怪,跟著她的視線看去,這才發現到他的照片掉下來,趕緊撿起來,顯得很窘。「嗚哇啊、啊啊!!」
「那、那個,我會忘記剛才的一切!你放心!」愛麗絲覺得不妙的轉過身,緊張地向他解釋,很貼心地留給他面子。
「謝、謝謝妳……愛麗絲。」相當尷尬的傑洛趕緊收拾著照片,他不敢面對她只能背對著愛麗絲。
啊啊……在喜歡的人面前出糗,真是有夠難看啊!!很想哭的傑洛心想。
============================================================
營火晚會開始後,許多男女配對正跳著土風舞,然而單身族的人不是和同性的夥伴一起聊天不然就是一個人先回家。
至於被傳紅的情侶,雪兒一個人站在離營火很遠的地方,在角落處等待著某人。
在之前被零帶走遠離那些七嘴八舌時,緊接著零突然離開她,只有在那之後傳簡訊給她通知。
"離營火遠一點、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等我",簡訊裡這麼寫的。
看著許多人在營火旁跳舞,雪兒看了好羨慕,她好想和喜歡的人一起跳舞,那樣一定很幸福。
但是現在喜歡的人卻要人等,雪兒實在不明白零想做什麼,也悲觀的想他是不是忘記昨天的約定。
「雪兒。」此時她身後傳來男人的低沉呼喚,雪兒轉過身注意,發現到零躲在草叢裡,只露出半顆頭。
另外他拿下髮圈,頭髮放下來了,頭上有幾片葉子。
「小零?為什麼要躲在那裡?」
「先別問,跟我來。」零不讓雪兒問個清楚,伸手抓住雪兒的手臂把她拉進草叢裡。
「等等!」被人粗魯的拉進草叢裡後,接著被前面的人拉著往前跑。
最後跑出草叢,帶到森林的周圍。暗夜的森林感覺陰沉,不過今天晚上有滿月,月光灑下森林中,則零牽著雪兒來到能照到月光的地方。
雪兒透過光發現到,零現在穿著今天上午他們C班戲劇,他所主演的羅密歐所穿的戲服,月光灑在他身上簡直是羅密歐親自來到她身邊,讓她一時呆愣。
「雪兒,就在這裡吧,只有我們兩個人。我說過,我是妳的羅密歐,所以就穿成這樣來見妳。」
「小零你……」雪兒忘情地望著他,羞澀的紅著臉。
「原諒我不敢在人群裡吧,雪兒。」零突然蹲下身,牽起雪兒的右手,深情款款地對她說。
接著他對她的手背上輕輕一吻,抬頭望著她。
「願意和我跳舞嗎?雪兒。」
「……好。」雪兒害羞地回答,點頭答應他。
聽到愛人的靦腆的回答,同樣紅著臉的零馬上站起來,攬著雪兒的細腰,動起腳開始跳起華爾滋,在月光的照耀之下。
舞步雖然笨拙,但是雪兒只是望著零害羞的帥氣臉龐,不在意他舞步有多差,能夠在一起,光是這樣就很幸福了。
「雪兒,告訴我,妳為什麼沒來聽輕音部的演奏?」零很在意她沒來在場的原因。
「因為我要找愛爾特,然而途中又有其他孩子迷路,我邊找愛爾特又邊找他們的家人,所以延遲了,真的很對不起,小零。」
「不行,我不能原諒妳。」
「是、是嗎。」雪兒自責的低下頭。
果然讓他生氣了嗎?雪兒難過的想,不敢看零的目光。
「妳不對的地方,是因為妳一直叫小孩一樣的叫我,從今天開始,叫我零。」
「咦?」
「叫我零,雪兒。」零停止舞動,雙手擁抱住雪兒的身軀,成熟沉穩的嗓音傳入雪兒耳中,那樣的聲音讓雪兒腦中空白一臉呆愣。
雪兒能感覺得到,她的心跳正急促的跳動著,眼前從小到大一起的男孩突然轉變男人,給人的氛圍讓人沉迷、目眩。
「零……零……零!」雪兒著急的呼喚他,不斷增加音量叫他。
「那麼之前的事原諒妳。還有,我愛妳。」
「……謝謝,謝謝你愛我。」雪兒感動得想哭,雙手緊抱著他。
「因為,我是妳的男人。」語剛落,零抬起她下巴,靠近她面前,吻下那甜蜜的櫻唇。
雪兒閉上眼享受,伸出雙手環抱他的身體,墊起腳尖讓吻貼得更近。
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裡沒有人能打擾,兩人擁吻著,心跳拍數合而為一,充滿幸福氛圍。
============================================================
在營火附近,艾克斯看看周遭,沒看到熟悉的情侶。
「傑洛,零跟雪兒呢?」艾克斯覺得奇怪的問。「現在營火晚會可以跳土風舞了,怎麼不來?」
「誰知道呢~」傑洛慵懶的回答,裝作什麼也不知情的樣子。
「真的?」艾克斯有點懷疑。
「搞不好在哪裡恩愛了也說不定吧,比方一起玩扭轉遊戲之類的。」艾克賽爾假設道。
「你這混帳東西──!」傑洛突然火大,揍艾克賽爾頭頂一拳。「你根本說錯了,應該說零現在已經推倒雪兒了!!!」
「你……」
「你們兩個都不對也不准再吵!!!」為了阻止紛爭,艾克斯在艾克賽爾想反駁時趕緊插話罵一句。
這時營火晚會的音樂停止,所有人停下動作。
「總而言之,今年的文化祭辦得很成功不是嗎?」艾克斯看看他們倆,同時別開臉還擺出臭臉。
看他們還再未暑假的飛機事件互有糾葛,艾克斯不再說什麼,嘆了無奈的口氣。
原以為會經過這次的合作讓他們的關係會好,看來還是不行。艾克斯搖頭心想,望著傑洛又去看艾克賽爾。
總之,文化祭很成功也順利的揭幕了。
====================================================待續========
傑洛:今年的文化祭算是不錯,看到零演出完美的羅密歐了也看到幻影弟弟很可愛的戴了狗狗頭套!啊~幻影弟弟真的好可愛啊!!
艾克斯:受不了你這個弟控……
傑洛:也拍到不少很好的照片,零的帥氣照片和出糗照片噗噗~
零:不准笑!
雪兒:我也好想看看啊
傑洛:還有拍了不少的愛麗……我什麼也沒說!
艾克斯:真的?愛麗什麼啊?(笑)
零:是愛麗絲
雪兒:什麼!?傑洛你喜歡愛麗絲嗎?(目光閃亮)
艾克斯:哈!我就知道!老早看到你老在愛麗絲身邊鬼鬼祟祟!!(笑)
傑洛:誰、誰誰誰、誰誰說是愛麗絲啊!我才沒有拍!!!(緊張)
雪兒:真是的,喜歡要說出來啊!吶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啊?
艾克斯:鐵定是去年跟卡尼爾學長起爭執的時候!(笑)
零:下回,將要揭開忍者幻影的神祕場所以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