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24~125

 前言:話說,他真的很麻煩。甚至懷疑他的大腦裡沒有察言觀色的功能,對,應該也沒有聽從的功能!他霸道無比!!
有人說應該給他金氏世界紀錄級笨蛋證明、有人說應該要上天賜給他一顆敏感又不粗線條的腦袋,或者是給他做腦袋移植手術。
但是沒有人真正地討厭他!一個一踩就火爆的地雷和累積越久就會越生氣的未爆彈,會是如何爆的,詳情給他看下去吧!!
(PS:前一篇為零第一人稱進行、第二篇為艾克斯第一人稱進行)
 
 +委員長地雷+
 
 
今早,我在校門口守著,看著每個進門的學生,讓其他成員進行安檢。今天是特別安檢日,一定要比平常嚴格。
看著那些成員在學生的書包裡搜查違禁品、服裝儀容檢查,另外我也沒閒著,仔細盯著那些人有沒有好好做安檢。
我的眼睛會好看著,同時做好學生的記錄,手裡拿著學生清單一一畫記號當做好安檢,有這些清單和記號可以清楚知道以為不會被抓到而逃過安檢的蠢蛋們。
緊接著我眼前出現跟我同張臉孔、身高很可惡的高過我頭頂、表情很跩地露出微笑,雖然很不想承認,真的很想跟他調換身分由我當上位,這個可惡的雙胞胎哥哥。
阿爾伯特‧傑洛,他的腦子就如其名,ZERO智商。
可惡!不知道在笑什麼。
「嗨!零!」
「今天安檢,你最好是安份地通過。」哼!等著扣分吧,到時候絕對要把你搞得慘兮兮。
「哼哼,你覺得呢?」
他又想幹嘛?我最好準備拔槍。
「別以為面對這麻煩的安檢我還是輕易被你抓,我可愛的弟弟啊,我今天當然有準備囉。」他把手伸進書包裡,好像要拿出危險物品。
會是煙霧彈嗎?催淚瓦斯?辣椒水?電擊槍?還是半自動手槍?不對啊,他不常帶手槍來,因為他嫌帶子彈麻煩。
「看吧!零!這是專門對付你的新招術!黃色書刊煙霧彈!!!」
只見他把書攤在我面前,之後我看到一個裸女在我面前,許多部位都看得很清楚,另外我的反應很奇怪,好像有泉水在體內沸騰、湧出。
咚!
我好像聽到重物倒在地上的聲音,另外我還感覺到鼻子那裡濕濕黏黏的,那液體溫熱得很,那是什麼?
我的身體變得很虛,但是我的臉為什麼是燙的?眼前的景象很昏,而且為什麼眼前會是看到藍藍的天?
我是怎麼了?奇怪,我總覺得自己正躺在地上,我怎麼了?
「啊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中招!!那麼我越過你啦!啊哈哈哈哈哈!!!」那傢伙的笑聲聽來很刺耳。
「站、站住……」我想大喊,可是身體很虛聲音更是叫不出大音量。
「可惡!傑洛同學你太卑鄙了!!」之後我聽到楊馬克在那裡叫喊。
「你回來啊!」然後是厄爾畢斯的喊聲。
「傑洛先生!!你不能這樣啊!!!」帕蕾朵也叫喊著。
「沒事吧?零同學,你等等,我馬上就找人抬你送到保健室去!」最後愛麗絲替我找人幫忙。
結果我就這樣的看著哥一邊大笑一邊跑走,躺在地上陷入黑暗的昏厥。
=============================================================
經過席娜蒙的照顧下,我回到風紀委員會室,見著我少數的成員們,他們都露出不滿的表情。
我知道他們不滿的原因,都是因為我那個白癡雙胞胎哥哥。
「零先生,我們應該現在就逮捕傑洛先生,安檢的時候他太過份了!」帕蕾朵很激動對我說,就是非要我現在就去抓他。
當然,我現在就要抓他。
「哈囉~」
不過他現在就說人人到!
「傑洛同學,現在就請你乖乖寫悔過書吧!!」
「對啊對啊!之前看你對委員長做了什麼?我們絕對要你負責!!!」
厄爾畢斯和楊馬克都對著他指責。
而我覺得很丟臉,身為委員長的我怎麼能在一旁靜靜的看。
「哥,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我要你負責。」
「負責?哼,你辦得到就來啊,小朋友。」他竟敢這樣說?!
「你給我對委員長尊敬一點!!!」楊馬克受不了他的個性,對他破口大罵。
「哼哼,我今天可是有備而來的喔!這次可不會讓你再讓我寫悔過書了。」
他到底想說什麼?之後他拿出一堆紙到我面前,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他到底想幹嘛?當我拿起其中一張仔細看內容。
上面寫的是哥近期間做的勞動服務內容和愛心服務等相關證明,而且數目多達五十張以上,真不曉得他那這些做什麼……等等!他該不會是要!?
我曾經看過,在校規裡某條規寫著該同學懲罰若過多,靠著勞動服務或著協助老師以及幫助同學和市民的愛心服務,並且有請對方簽名蓋章寫證明,那麼目前為止的違規紀錄就能一筆勾銷。
F××K!!!他來這招!?!
「知道這是什麼對吧?零弟弟~」他對我露出不好懷意的笑容。「這些紙可不是普通的白紙黑字更不是偷來的喔!是我好好收集得來的證明,你明白怎麼回事吧?」
「咕唔唔……」我不想說怎麼回事,更不想說。
「也就是說,傑洛先生目前的違規紀錄會一筆勾銷,就像是從來沒犯過違規一樣……」接著帕蕾朵幫我說出來。
那麼我目前為只抓他的紀錄就會是空白的,他也從黑名單上消失。
「那豈不是……傑洛同學將變成清白的好學生了?」就如厄爾畢斯說的一樣,哥從今天開始就是好學生,而我不能強制收回去,這些證明都必須收下來。
「沒錯!厄爾畢斯!你們的風紀委員長就不能抓我了,而且在一個月內都不行。」
「什……」不知道為什麼,厄爾畢斯只要哥一靠近,他就遮掩自己的嘴。
幹嘛?怕他親你嗎?!
可是正如哥所說的,一個月內都不能抓他違規,簡直是要我漠視他的違規行為。比方說現在他服裝儀容不及格,他又大剌剌地秀出自己的胸前,領帶弄得鬆鬆的。
這校規太卑鄙了!!!
「那麼我這個好~學生就要走啦,記得,除了我以外都可以抓喔!啊哈哈哈哈~~」
我看著他走出門外,他的刺耳笑聲隨著他離開現場後漸漸消失。
然而他走很遠後,我一氣之下拿起椅子,用力往窗戶砸過去,然後大聲罵髒話。
「F××K─────!!!!!」
之後現場的人嚇得冒出冷汗,另外那椅子我去叫那個學生會長撿走,順便刁難他幾句好消消我的氣。
=============================================================
既然他祭出這招,那我就要更絕一點!
我走到正要收意見箱的他,我靠近他,什麼話也不說,什麼舉動都不要做,必須凡是像順著他的樣子。
這次我的戰術是製造他違規的機會,也能說是運動競賽中會出現的作戲,更可是說裝作被他戲弄進而發展出他違規的現象。
聽說足球選手在球場上很會演,我也來試試看這戰術吧。
「喔~零,來看你雙胞胎哥哥嗎?」
不要回應比較好,讓他的自我感覺良好發展出他自己想要的回應,用沉默來帶過他的問題。
「嗯,不說話……哈哈~你害羞啊。」
不要回應,沉默面對。
之後他把人當做小孩,把手放我頭上撫摸。可惡!把我當小孩看待!!
可是我得忍住才行,不然我的計畫就完蛋了,我一定要他掉入我的陷阱!
「好了,我把意見信拿好了,我要去解決同學們的困擾啦!」
我不管他的離開,跟著他走,什麼話也不說。
而他也注意到我跟著他走,他又轉身然後對我笑。
「怎麼?想黏你哥哥啊?想不到你到現在還是愛撒嬌耶。」
不要……回應,更不要去反駁他,要罵就在心裡罵。
F××K!!又把我當小孩子!!!
「那好,我就那你跟。條件是,」
好樣的,敢跟我開條件!我賞他白眼,發脾氣地瞪著他。
「親你一下!」
「Verdanmmt!!(你說什麼!!)」我情急之下改用德語回他。
「哈哈,就算你用別的國家語言回答我,我還是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在對我說你說什麼對吧?啊哈哈哈,你沒有拒絕的權力,乖乖把臉頰給我讓我親吧!」
這個弟控混帳!但是我忍下來!我非忍不可!!!
我一定要在今天之內讓他違規不可!!!
於是我對他微笑,雙手擺後,免得我受不了就去揍他。先是答應他,然後忍下心中的憤怒,不要對他發脾氣,對他點頭。
不知道我臉上有沒有臉紅,如果有那一定想發脾氣而漲紅的,現在就先假裝成害羞的樣子。
「喔!這麼聽話?!」他因為我的狀況而嚇到,不過他其實很興奮。「那好,有這麼聽話的弟弟,做哥哥的應該高興!!」
接著他彎下腰,我閉上眼睛,任一邊的臉頰給他親去,不管他停止的時間有多長,不要理會臉頰傳來的溫熱和噁心濕潤感。
親臉頰而已,阿爾伯特‧零,不要太在意!在英國的街道不是經常看到!?忍住啊!
之後他總算想結束了,又摸又拍我的頭頂,而我只能抬著頭乾瞪著眼。真是太可恨了!我跟他的身高差,七公分一定要那麼遠嗎!?
「那麼跟我一起解決同學們的問題!跟我走!!」
於是我默默的跟著他走、默默的擦臉。
=============================================================
可惡!完全找不到他的破綻!
他做的委託每樣都能百分之百完成,同學之間的爭執、設備維修(有一半是我修的)、協助師長、社團請求,他一天之內就完成了。
雖然他在很多人眼裡是超人,不過他的實力在我眼裡很普通沒有什麼。其實有努力去鍛鍊自己,實力是可以接近哥的,但是其他人就是沒動力,都是懶惰的生物。
其他普通人,看了就討厭!只會去實踐一些對他們來說比較快樂的事,總是避開難又痛苦的事。
最後,哥來到室外游泳池,因為放了一個月沒清洗,現在游泳池濕滑又是一大池汙水和落葉,而且還可以看到青蛙在那邊產卵又長了很多青苔。
這看了就覺得一個人很難清了,那個理事長居然給他這個工作,不過最近很常見理事長總是給他普通人難以處理的雜事,不知道為什麼。
哥放下兩個裝了清水的水族箱和一袋大型垃圾袋以及一把網子和地板刷,他先是做個暖操,準備要下水。
「哥要直接下去?」看這一池大髒水,普通人看了都會嫌吧,何況是下水去清。
「對。」
「你確定?」這時我想到一個好機會,可以讓他違規的機會!我拿起撈網,裝作擔心他。「水很髒不是嗎?」
「能怎麼辦呢?別人要求的還是要做啊。」他沒好氣的回答我。「你要是想幫忙,得先讓我清一下水面的再說吧。」
接著他正拿走我手上的網子時,我故意不放手。
「零,網子給我。」
我還是不放手,等他用力拿網子的時候。
「零!我要清泳池啦!」
就快了,我稍微放鬆了手。
「快把網子給我!!!」
當他粗魯地拿走網子後,我故意往旁倒,摔進泳池裡。
「嗚哇!」
「零!!!」
「噗咳、噗咳、咳咳咳……」我刻意表現得很痛苦,慢慢走到岸邊,抓住他的手借用他的力氣上岸。
我真慘,在髒得要死的水得這麼犧牲,真的很噁心,我好像喝下了很多髒水。
「零,沒事吧?誰叫你不好好給我網子清,看吧,渾身髒兮兮又溼答答的。」
在他說話的時候,我趁現在把手銬銬上他的手腕,當場逮捕他。
「什、什麼!?」
「你總算做出違規的事了,哥~」我對他露出惡魔般的微笑。「你惡意推風紀委員長進水池裡,害人濕又髒,你這個現行犯,跟我去風紀委員會室。」
「結果你就是要逮捕我嗎?為什麼要那麼執著抓我啊?」
「我不認為你會是好學生。」
「少來!我知道,其實我知道!你是喜歡我不得了是不是?因為喜歡我所以打算綁住我對不對?你這個病嬌!!!」
「你說誰病嬌啊?!」
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渾蛋有夠沒羞恥心,我非得帶他到風紀委員室,拿掉他今天的好學生。
我拉著他要走進校園,而他很奇怪地乖乖的跟我走,然而我想到我渾身濕答答又髒兮兮的,有毀風紀委員長的名聲,正想去男生更衣室拿我的備用衣物,順便去沖個澡。
「零,今天沒有體育課是不用穿體育服的喔。」
「我知道。」沒體育服有劍道社的練習服啊!
「還有,你的練習服被我拿去洗了。」
「什麼!?」兩件都沒了,我是換什麼啊!?全裸嗎?!
我火大的死瞪著這混帳,而他卻一臉無辜看著我。
「別氣嘛,你哥哥還有替代方案,我這裡有個委託可以讓你換衣服。」
「那是什麼樣的委託?」那到底是什麼?委託學生會找人換衣服,在玩御宅族之間的角色扮演遊戲?
「是因為沒有模特兒感到麻煩,所以需要學生會幫忙找一個有七頭身身材的女生。原本我是想找差不多的艾莉亞和蕾雅或奈奈去的,不過既然你要換衣服,就去找他們吧!」
「他們的委託不是說穿女裝嗎?」
「不對!是中性裝扮,男生可以穿的啦!你就別推拖了,趕快去找他們啊!!你不是嫌衣服濕嗎?!走啦走啦!!」
為什麼你要那麼著急?!
=============================================================
為什麼沒想到這也是他的詭計之一!?
在聽起來很正經的電子開發社,可惡的哥刻意讓我穿上他們跟拜魯叔父借來的女僕裝,還要綁雙馬尾又穿白色膝上襪給那些噁心變態男生看個仔細,他們還不斷紅著臉、大力呼吸、眼睛幾乎要脫窗的睜大著,嘴裡不斷念著我真像某某動畫的女主角還一直念著很萌。
萌?!等一下你們等著被我萌到燒成炭好了!!
而且我的BerettaM92F還被迫放在大腿那邊的槍套,這是要我隨時拔槍射你們這些死變態嗎?
為什麼要扮成這樣啊?!!而且還要被拍成寫真集在校園裡任人觀賞,另外席魯多就在旁邊待命對著我猛拍。如果我要是就這樣走出去的話,我這個風紀委員長會被很多人看……笑話。
F××K!!!!!!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明明這一整件事都是在我主導的!!!
「零,你真的好好看喔~」然而,名義上是我的雙胞胎哥哥異常興奮的說,在我聽來他那些話有夠噁心。「好漂亮啊!比秋葉原那邊的女僕還漂亮!你乾脆去當女僕好啦!說真的,當女僕很有賺頭的!你放心,雪兒那邊她會接受的!!!」
「接受個頭─────!!!!」我已經氣到不行,我一定要吼出來,我一定要罵死這個白癡!
然而接下來有意想不到的情況,雪兒居然接著來這裡,手裡拿著平板電腦,看起來有事要問,但是在問之前先是看到我的模樣停下來了。
「關於這款程式,我想問問你們一……零!?!」
為什麼能認得出來是我!?
「果然是零,怎麼了?突然穿女僕裝,難道是覺醒了嗎?」
雪兒居然那麼說,之後我不高興瞪著她,露出臭臉給她看。
我才沒覺醒!!笨雪兒!但是我不敢對她那樣罵……
「開玩笑的啦,小零。」
「哼!」又是在用向小朋友的方式叫我了!真火大!
上次不是好好說過以後都不准再那樣叫我了嗎?然而她也知情的對我吐了舌頭。
這個淘氣的女人……
「話說回來真的很可愛呢!讓我拍一下吧。」
喀嚓!
「不、不准拍!!」怎麼可以留下那麼羞恥的照片,這樣以後我還會有男子氣概嗎?
「已經拍了,嘿嘿。」之後這個淘氣的女人很敏捷的躲過我的搶奪,然後迅速離開現場。
可惡!!!都是那個可惡的哥害的!!!
當我死瞪著他時,他還一臉無辜的樣子。
可惡!!!以後我要是娶不到老婆,我絕對要宰了你!!!
=============================================================
寫真集要的照片全部都拍完後,我還是沒找到可以穿的服裝,直接以雙馬尾女僕的樣子走到風紀委員室,為了凸顯我是委員長的樣子,戴上臂章。
還有,還要帶走這個我現場抓到的現行犯!今天一定要拆了他的好學生面子。
我才剛到風紀委員會室時,裡面就傳出很大的爭執聲。
「混帳東西!憑什麼抓老子啊!?!」
「拜託!我又沒犯罪!!沒必要讓我銬上手銬吧!?」
「你們這是侵犯人權!我會叫我爸爸處理喔!我爸可是議員耶!」
「對啊!對啊!我媽媽是律師!等著吃官司吧你們!!!」
聽聲音看來是那些故意逃過安檢的笨蛋們。
我得馬上進去這些混帳,然而我一進去所有人都是用"小姐妳哪位"的疑惑眼神。
遭了!我的樣子有變,恐怕無法壓榨這些笨蛋!
但是總不能依靠有鬼神名聲的哥吧,我必須親自解決!!
「是我,阿爾伯特‧零。」
「咦?是零先生!?天啊,好漂亮。」很不巧帕蕾朵這小鬼居然把漂亮這一詞形容我。
「不准評論我!!!」
既然我化身為那些宅男喜歡的樣子,那麼就學動畫裡的雙馬尾女孩的個性,我想想,聽說是愛生氣。
我得高傲的看著人,雙手抱胸會更有效果,口氣頤指氣使地說他們。
「不遵守校規的傢伙還敢說自己沒錯?沒通過安檢的傢伙……」
為了表現得更兇狠,腳踩在某張椅子上。
「通通給我去屋頂跳青蛙跳一百圈,外加一個月的校內服務和留校察看!!!」
「咦─────────!!!!」
然而他們的驚嘆聲才一下子,之後那兩個有家長可靠的傢伙還是對我很不滿,驚慌又憤怒的對我吼。
「你以為可以這麼做嗎?我爸可是議員!他可以控制學校的!!!」
「就是說啊!你這樣是擅用私刑,法律上是不行的!!」
嘖!這些被家長保護過頭的小屁孩,明明不熟悉議員和律師都是做什麼的,明明是自己一個人的錯還要有人靠。
這些躲到自己的象牙塔的膽小鬼,真應該給他們嚐嚐自尊心被破壞的滋味。於是我拿起一把BerettaM92F,對準他們的腳邊,正要開出威嚇射擊時。
砰砰砰!
子彈並沒有打在地上,然而我的手被旁邊的現行犯抓起舉高,讓我的射擊打在天花板上。
「啊啊~我當膩好學生了,現在啊,我是你們風紀委員會最想抓的壞蛋。」
「你!?」
「他們四個是因為我對你做的事而趁機逃開安檢,錯不在他們,追根究底應該是我吧?何況,你們不是最想抓我嗎?」
「可是傑洛先生你現在的身分我們不能隨便……」
「再犯一次不就好了!」之後他過火地撩起我的裙子,讓內褲給人看光光。而且我今天還穿了這傢伙買的丁字內褲,以我的模樣來看就會跟女生一樣被看到感到羞恥。
「你這變態!!!」我馬上對他連開好幾槍,很不巧子彈都落空打到牆壁,不然就飛過那些沒做安檢的同學們的頭或腳邊。
該死!他竟敢這麼做!!
只不過他那樣做的話,他今天就不再是好學生了,哼!正合我意!!
「零,我發現到當壞學生也很好,因為可以常常被你注意、抓到!多陪陪你這個可愛的雙胞胎弟弟也沒什麼不好啊。那麼後會有期!啊哈哈哈哈哈~~」
他迅速遠離我的槍口又逃離現場,害我沒辦法給他開好幾個洞。
這個笨蛋……
幹嘛沒事保護這些人啊?幹嘛又去當壞學生還想要我常抓你……
你果然是個該登記在金氏世界紀錄的笨蛋!!!
=============================================================
那天之後,他再次變成我們風紀委員會頭號麻煩人物,每天忙著想怎麼抓到他並懲罰他,我的成員們也比先前地還要有精神。
同學們更是用畏懼的眼神看我,老是嘟囔著我是鬼畜的風紀委員長,不過正好,這麼怕我的話我就輕鬆多了。
此外他的行動也比平常多了。
「零~~」
他突然叫我一聲,我冷漠的轉過身看他,見他手拿著一個綁有緞帶的大盒子。
「要做什麼?」
「禮物啊!你的生日禮物!!」
「我記得我的生日已經過了兩個月了,你現在給我是要幹嘛?」
詭異!絕對有問題!!那盒子的內容物絕對有問題!!!
「剛才我給過霸法跟幻影,他們兩人都很~有精神的收下囉!來!收下吧!」
「為什麼我得收?」我冷淡的問他。
「是好東西喔~零!是你最喜歡的禮物喔!!是你的第二份驚喜禮物!!!」
「除了巴雷特,還有?」
可惡,他一那樣說,我就開始期待了。會是一大堆A-TNK彈嗎?還是更好的狙擊鏡?
我忍不住走過去靠近那盒子,很想看看裡面的內容物。
當我的臉一靠近盒子上面等著他打開現給我看,不過他盒子一打開我完全看不到我想要的東西應該有的印象,反而有一團白白的。
之後發出啪的一聲,我的眼前先是白然後瞬間轉變成黑。
「啊哈哈哈哈哈哈!!!中計啦!!!啊哈哈哈!!!」
「哥……」
這傢伙,是不是覺得活得太閒了?!還是嫌活得太無聊?
「怎麼樣?一大盤鮮奶油打在你臉上如何?!這就是你的驚喜!!!」
「哥……你要死一次看看嗎?」
「哈哈哈……」之後他的笑聲變得無力。
這傢伙,絕對很少受子彈開洞才會那麼無賴!
 
 
 
+學生會長未爆彈+
 
 
今天早上朝會,我不小心遲到,原因很糗,我居然在校園裡迷路!!!
不管我怎麼左轉右轉直走倒退回原地,我就是走不到我應該要到的操場。奇怪!操場有那麼難走到嗎!?
當我就快要接近操場時,我突然發現到我沒拿臂章又想返回學生會,然而我聽到傑洛拿麥克風說話。
「你們的安詳時代已經結束了!!!學生會長現在不在,你們今早的朝會我會讓你們體驗到地獄般的痛苦!!!」
「什麼啊!?」傑洛在那邊說什麼鬼啊!?在我不在的時候擅自主持朝會,話說哥呢?為什麼不阻止他啊!?
就算學生會長不在,副會長可以上台撐一下啊!
但是一想到哥現在身體虛弱,他代替我上台的想法迅速消失了。
我得趕到操場去,阻止那個笨蛋的演講。之後我的想法加持了認路的能力,總算來到操場附近,慢步走到零附近。
不行了,我沒力氣上台阻止那笨蛋……都是因為剛才都在急著上台而在跑讓自己沒了體力。
「我告訴你們!!!就算學生會長對你們如何溫柔又那麼矮或弱,我絕對會嚴厲控制你們!甚至控制全校!!!」
可惡啊!這個笨蛋!在那裡霸道的對一大堆同學和老師演講還順便說我壞話!!
不過我在那之後也聽到艾克賽爾跟零的悄悄話。
「好狂妄的傢伙喔。」
「由他當學生會長的話,那這學校準備完蛋了。」
「對啊、對啊!你說得好!!」
這兩個在那邊說人壞話也就算了,還不動手拉下那笨蛋……
果然只能靠我這個真正的學生會長了!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們的學生會長啦!!!」
「你這個笨蛋休想篡位!!!」
「噗喔!!!」
我奮力跳起飛躍起來,雙腳騰空用力踹那笨蛋的後腦勺把他踹飛,於是就這樣成功阻止這笨蛋的白癡演講。
=============================================================
接下來我將今天的朝會順利進行與結束,讓所有的班級都回到教室接受老師的教導。
至於傑洛這個笨蛋,現在用自己的能力冰敷後腦勺,然後向我一直辯駁。
「你這傢伙,結果你加入學生會只是覬覦學生會長的位子,你太不知羞恥了!!!」
「我才沒有要當學生會長,誰要當啊!?那把戲只是拖延時間,懂嗎?誰叫你突然在今天迷路啊!」
「你是在怪我迷路囉!?!」
「難道會是故意的?!」
「迷路是要怎麼故意啦!?白癡傑洛!笨蛋傑洛!」
「對啦!白癡會長最會迷路了!呸呸~你這迷路的羔羊,這就是你的特殊能力嗎?那還真厲害啊!誰會在學校裡迷路啊!?笨蛋~你這個假正經!矮子!綠眼妖魔鬼怪!」
不知道為什麼,我跟他的辯論演變成小學生等級的吵架。
而我,瞬間對他發起脾氣。
「你說誰假正經啊!?你這個長毛妖怪!金髮變態!」
「就是在說你啦!你這個……這個……大福臉頰!!!」
見他突然語頓,我一時奇怪的看著他,然後卻聽到更過火的形容詞。
大福……臉頰?!這是在暗指我的臉頰腫得像大福嗎!?!!!
「你這傢伙!!!!」
聽到他用更過分的人身攻擊,越過桌子飛撲到他身上,我跟他一起在地上糾纏在一起。我拉扯他一邊的臉頰跟馬尾又咬他脖子,簡直像是野獸一樣攻擊他。
「呀啊啊!!別以為我會一直受你的虐待!!!嘿啊!」
他也展開反擊,雙手都掐住我的臉頰,他的力道讓我痛得停止對他做的事。
「很痛啦!白癡!!!!」
「你痛難道我就不痛嗎?!放開我!!!」
「你才應該放開我!!!」
我是不會認輸的!我忍著痛去掐他一邊臉頰,然後再抓住他馬尾用力一扯,甚至多扯幾下。
「痛痛痛痛……不要拉頭髮!!!」
「白癡!白癡!白癡!!!」我緊拉著他的馬尾,用力扯著讓他痛叫。
接著我的身體突然騰空,我往後一看,是看起來臉色蒼白的哥哥洛克!
「艾克斯,不行喔!這樣沒規矩,不能坐男人的身上啊。」
「咦?」
等到我發現自己的腳下時,我才注意到剛才是坐到傑洛身上扯他頭髮又掐他臉頰,一想到是這樣我才覺得尷尬。
加上又看到傑洛那一副像是被人侵犯的女人躺在地上,我更是覺得很尷尬。
可惡!為什麼要把傑洛生成長得像女人啊!?!雖然他是男的……
「嘿咻!」然而我哥突然把我整個身體都抱起,走到學生會長的座位,緩慢又溫柔地把我放下來,然後又摸了我的頭安撫我的情緒。
果然我在哥的眼裡都是個未長大的弟弟。這怎麼行!?我不能太過依賴他!!
「抱歉了,哥。我剛才太激動,身為學生會長,應該冷靜。」
「沒關係啦,畢竟是某某人~的蠢行為嘛……」
然而我好像看到傑洛發出冷顫,好像在害怕什麼。
而且哥的語氣還有點冷冷的感覺,我的錯覺嗎?
「好了,傑洛,接下來的日子我都會在家裡療養。在我不在的這期間,請你一~定要好好輔佐艾克斯喔!」
「是、是!!!」
不會吧!!!這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傑洛居然畢恭畢敬的對人,而且對著我哥迅速正坐起來,然後伏下身,簡直把我哥當做天皇一樣對待。
為什麼可以對我哥那樣做,卻不對我啊?!我好待是學生會長啊。
不過我計較這種事也無補,我坐好位置拿起校務文件,想辦法無視哥和傑洛的相處。
「那麼我走囉,傑洛,真的~真的要好好對艾克斯喔!而不像剛才那樣,隨便叫人家什麼大福臉頰。」
「是!真的是非常抱歉!!!我絕對會好好輔佐艾克斯這位學生會長大人!!!」
「真的?」
我哥不相信他的蹲下身,有懷疑心的謹慎詢問他。
「是真的!我會對上天發誓!!!」
「那就好,我走囉!」
「是!請您慢走!!!也祝您早日康復!」
「嗯,謝謝你的祝福。」
等到我哥一走,傑洛就變回原樣,從正坐變為橫躺在地上的慵懶模樣。
「嘿~總算走了,輕鬆囉~」
什麼嘛!!!他那是什麼樣子嘛!!!對我哥就相當畢恭畢敬,對待我就毫無客氣。
然而我發現在自己心裡隱藏著對哥的忌妒心,忌妒他可以受人照顧、還能讓傑洛那麼聽話,自己的虛弱體質還能引來同情心。
我,在他們眼中算什麼啊!?
不行不行,我不能太過於消沉,趕緊集中精神專注於文件。
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我聽到一個男人的打呼聲,我起身走到桌子前面,發現到傑洛正躺在地上睡覺。
真是,簡直是小孩子嘛!居然就這樣睡著,真拿他沒辦法。
我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他身上,然後靜悄悄的走回位置繼續處理文件。
之後,我就想到一個好辦法來治傑洛。
=============================================================
傑洛這傢伙雖然是個大男人也是個笨蛋,不過還挺孩子氣,加上他有不服輸的個性,想要控制他的話,就要先掌控他的行動和個性。
現在我手裡有份是關於運動會的委託,有同學想來詢問下個月的運動會會有什麼競賽項目,可以的話想建立營運委員會參與,提供競賽項目。
這個委託並不難,只要要求傑洛跟艾克賽爾一起去解決就好,順便去問問理事長的意願。
我拿著這份委託,慢慢走到學生會辦公室,不過在門口附近我卻聽到那對雙胞胎的對話好像怪怪的。
「哥!你做什麼?」
「啊!苗頭不對,嘻嘻~」
「你害我滿臉都是!」
「沒關係啦!這東西舔一舔就夠了!你說"術不術挖"?」
「你這關西笨蛋……」
「剛才那是大阪腔呦,嘿嘿!等等,別擦啊!!」
什麼?苗頭不對?滿臉都是?!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到不好的畫面,也聽說過班上宅男之間會說一些特殊語術,像是……顏○。
傑洛這個弟控變態!!!趁我不在的時候對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做出噁心行為!?!!
這時我已經被憤怒沖腦,快速跑進學生會裡,怒視著傑洛。
果然啊!零臉上的確有坨白白的!!!
「白癡傑洛!!!!你對你弟弟做什麼噁心勾當啊!!!!!」
我快速奔跑然後跳起,再次對著傑洛使出飛踢,使勁我的全力踹飛這笨蛋!!
「嗚哇、等!呀啊!!!」
咚!
見他倒在地上後,接著我看看零,一臉看戲的表情邊拿紙巾擦臉。
咦?仔細一看,零臉上的黏稠物有點奶黃色,另外我還聞到他們桌上擺了三道煎餅料理的香味。
有月島的文字燒、大阪燒跟廣島燒,而且我也有看到桌上有一瓶倒下來的美乃滋,還有前端有漏出來的美乃滋。
我、我該不會是誤會了傑洛!?!?
正覺得尷尬的時候,傑洛已經站起來,一臉無辜的看我。
「為什麼要踢飛我啊?我又沒做了什麼?」
「呃……」
我該怎麼說明?說他用變態的舉動對著零?但是他明明什麼也沒做啊!而且證據就在他們的桌上,而且零也不想替自己或我辯解的樣子。
我到底該怎麼說明才好?我又不想跟他道歉,說到底,都是他老是對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做出詭異又曖昧的舉動。
「說啊!艾克斯!我又沒對你或零做什麼,為什麼要踢我!?」
「呃……還、還不都是因為你老是對你自己的弟弟做怪怪的事!」
「什麼?!!」
為、為什麼要感到很訝異?
「艾克斯……你、你喜歡零嗎?」
「才不是!!!」我大聲對他吼,然後拿出我的Glock 23,對著傑洛腳邊開威嚇射擊,但是我沒想到子彈會是燃燒彈。
「嗚啊!呀啊啊啊啊啊!!!好燙啊!!!燙燙燙燙─────」
慘了!我不小心把傑洛弄成烤狐狸!而且我還忘記傑洛的弱點是超高溫,高溫最容易讓他受不了!
「抱、抱歉啊!」
「哥!!別跑來跑去!!快滅火啊!!!」
「好燙燙燙燙燙─────」
「我去拿水來!」
「哥!!快點弄熄啊!!!」
「好燙燙燙燙燙─────」
=============================================================
花了點時間成功撲滅燃燒彈的火焰後,傑洛現在很怕我的躲到桌底下,用無辜又害怕的看著我,同時警戒著我,是在想看我接下來還會不會燒他。
而且不止有他看我,還有零,用責備又憤怒的眼神緊瞪著我不放。
我、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嘛……我怎會知道槍裡竟還會放了燃燒彈……
大概是上次理事長給我們委託時,我想用燃燒彈燒紅綠燈或路邊的樹木想讓那些飆車族們都嚇得逃跑,但是想到這樣太過誇張,加上之後有艾克賽爾出面瞬間打趴那些人,之後就忘了把燃燒彈拿出來了。
為什麼偏偏這次會忘記啊?
「剛、剛才那是什麼子彈啊?」傑洛心有餘辜地問我。
「燃燒彈,是我爺爺為我做的特殊子彈。」
「喔,這樣啊。」
之後我們靜默了一分鐘。
「什麼叫這樣啊!!!」他突然從桌子底下出來,對自己大聲吐槽又指著我大喊。「你那什麼鬼子彈啊!嚇死人啊!!!你是要把我給烤了啊!!!??」
「抱歉嘛!!!」我也大聲了起來,不甘示弱的站在他對面。
「要道歉有必要用吼的嗎!?!」
「是你先吼的啊!!!」
「誰叫你烤我燒我!!??」
我跟他幾乎是快親到的距離對罵著,雙方額頭互貼互頂,兩人雙手握住比角力賽。而且,我跟他都忘了之前是為了什麼而吵了。
話說,之前的開槍時你不是可以反應嗎?你可以躲啊!!?
為什麼不躲啊!!?這樣就不會燒到了不是嗎?!
之後零看不下去,出聲阻止我們的爭執。
「哥,先算了吧。衣服換一換,過來吃完這些吧。」
「好啦……」
見他已經回座位後,接著我也想回座位,但是想到我手邊還有一份委託,屁股還沒坐到椅子上之前先把委託放到他手邊。
「對了,傑洛,我這裡有份委託,你看一下。」
「運動會?競賽項目?嗯……零,你覺得呢?運動會來個什麼樣的特殊競賽項目?」他一邊吃著大阪燒邊看著內容。
「吃蘋果比賽。」
那是什麼項目?怎麼比?跟吃麵包比賽一樣嗎?
「喔……我倒是覺得來個吃冰棒比賽比較好!」
「蘋果大胃王比賽。」
「冰淇淋大胃王比賽!嘿嘿~」
「削蘋果比賽。」
「喔!那個不錯耶!削蘋果比賽!」
結果你們兩個都是挑自己喜歡的去比嘛……這樣還能比嗎?冠軍鐵定被你們拿下了嘛。
而且零你到底有多愛蘋果啊?!!
我一臉無奈的看著他們,而他們很興奮繼續說。
「握蘋果比賽。」
「不錯、不錯!也列進去!」
「番茄牛奶快喝比賽。」
「聽起來很噁……不過也列進去好了!對了!鮪魚壽司大胃王比賽也列好了~嘿嘿嘿~~」
「蘋果料理比賽。」
……這樣下去,他們想舉辦的不是運動會就是大胃王比賽或技能比賽了!
「等等!兩位!我們要辦的是運動會,不是大胃王比賽啊!!」我趕緊阻止他們繼續發表項目。
「簡單!每年的慣例,借物比賽或疾走全項競賽啊。」
「今年我想參加看看那個,哥。」
「好啊!今年換你參加!」
之後他們又繼續列出他們喜愛的競賽項目,而且越來越脫離正常,什麼丟忍具比賽、射擊比賽、穿和服賽跑比賽、穿鐵木屐賽跑比賽、鐵球的法式滾球比賽。
後面那兩項項目正常人哪比得了啊!?!
=============================================================
傍晚的時候,我想到我哥都是掛著笑臉跟傑洛談話的,而且光是那讓傑洛冒冷汗又發抖。
到底是為什麼?我哥有哪裡特別的嗎?
話說那天晚上,我從頭到尾都沒看到哥拿著槍射擊,雖然有聽到槍聲,可是沒看到子彈,只看到哥好像不斷的在甩手。
另外他有用槍的原因,是因為他腳邊有彈殼。
哥是用什麼方法開槍的啊?而且傑洛也很怕的樣子……
會是怕哥開他槍嗎?不對啊……我也是用槍的人,而且應該連零都怕。
會是哥的開槍的方法不一樣嗎?
找時間問問零好了……不,現在就是問他的好時機。
他一個人在風紀委員會室裡收拾資料,其他人都走了的樣子。
「打、打擾了。」我小心翼翼的走進去找他。
「有事嗎?」
「呃……我想問我哥的事。」
「那你不會去問他本人嗎?他人就在他自己家裡不是嗎。」
有夠冷漠的……傑洛的雙胞胎弟弟。
「問你比較好吧。因、因為,你知道我哥的事,也知道傑洛怕我哥的事。」
「他沒跟你說嗎?」
「你是指?」
「你哥。他沒有嗎?」
「沒有。我想他不會告訴我的,因為他是那種為了我的安全而不說的人,就像你哥哥傑洛啊!」
沒錯!就像傑洛一樣,為了對方好,選擇什麼話都不說,都是因為要為了對方好。
不過我認為這是錯的,不把秘密說出來,雙方都不能互相信任。
就像之前我跟傑洛發生的種種事情……
「……要我賣你情報可以,以後要給我酬勞。那是因為洛克學長,也就是你哥,他會不可視子彈這種技術。」他好像也明白我說的意思,他先想了一下後再告訴我。
「不可視子彈?」那是什麼技術啊?
「加上他所使用的槍,是Smith & Wesson Model 500,使用威力大的.500 S&W Magnum子彈,別名大象殺手。哥會怕,情有可原,而且他的槍法比你還要強,只要他願意,他隨時會在傑洛不注意的時候朝他頭頂開洞。就連我,也不太想跟他比技術。」
雖然還不是很了解,不過聽起來很可怕。
原來我哥哥是個可怕的人物?連這對武術精通的雙胞胎也不敢跟他比?!
天啊,我越來越崇拜他了……
但是說實在的,我還是不服啊,傑洛這傢伙只會敬畏我哥。
=============================================================
隔天,在班會開始前我先去學生會辦公室一趟,處理昨天給傑洛的委託。
然而沒想到我才剛坐下,傑洛就已經遞來了。
「拿去,我才跟那個禿頭說明一下,他就否定我的提議,還叫我們要好好期待今年的運動會,他說今年一切全由老師來。」
「什麼?!」
理事長又想做什麼啊?!
「天曉得那個禿頭又要做什麼,反正我就解決了這一件事了。」
「喔……」我還是不太能接受啊。
一般運動會都是要我們學生準備的,提出項目、搬運器材、佈置操場都是由我們學生來的,今天理事長卻說他和老師們包辦一切。
太奇怪了,實在太奇怪了!理事長這個人比傑洛跟我哥還要難捉摸。
「對了,艾克斯。從我去找薩多的時候就覺得奇怪了,你除了燃燒彈以外,還有其它的子彈?我記得之前有被電到。」
「零他沒有跟你說嗎?」奇怪,我以為暑假時的被人追殺,零回家後會跟他哥說。
為什麼沒告訴傑洛啊?
「零也知道了?可惡啊!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好好打他屁股五百下!!!」
「沒必要那麼生氣吧?我告訴你就好了。」
「好吧!你說吧!」
他馬上乖乖聽話的坐到他的位置,抱著胸很認真的面對我。
真不曉得他為什麼要那麼認真,不就是我爺爺製造的特殊子彈嘛。
「上次電你的是電磁彈,可以阻止對方的行動。另外還有電漿彈,不過這子彈不能拿來攻擊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