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番外劇場:易容神槍手的過去

 前言:這是篇關於艾克賽爾的過去,當殺手期間的故事,以艾克賽爾第一人稱進行

 在我十歲的時候,國小暑假我跟著艾爾外公一起到美國來探望里帝布斯叔叔。
 
在前往探望的時間同時,艾爾外公突然有電話要接,還說日本那邊他臨時有事要處理就急著回去,還說要我一個人去找里帝布斯叔叔,就把機票和錢交給我。
 
不過我一個小小男孩要在開放程度很高、有危險份子潛藏的國家遊蕩,說實在的,我有點害怕。
 
當我前往里帝布斯叔叔住的地方搭起地下鐵時,我碰上看起來年紀跟我差不多,明明是外國人模樣,卻在頭上綁著沖天炮的十歲金髮男孩,手插著口袋一個人站在門口附近。
 
雖然看起來很特異,讓我好奇的一直觀察他。
 
我看了他好久,發現到他眼神帶著孤獨、悲傷。我猜他是跟我一樣是一個人來美國的吧。
 
等到廣播說到我的目的地到了,我不再注視著他,拉起行李箱上的拉手,拉著行李箱往外走出去。
 
靠著一張地圖以及問路,我總算來到叔叔的一家事務所。
 
進去裡面後,我趕緊深呼吸一下,說出之前艾爾外公教我的英文跟那個穿黑西裝的高大男人問起話。
 
「你好,我是里帝布斯叔叔的姪子艾克賽爾,請問他在嗎?我來探望他了。」
 
「你是里帝布斯先生的……難道你沒收到那個訊息?里帝布斯先生已經過世了。」
 
「嗄?!」我錯愕了,那個人怎麼可以這樣亂說話,那個老是陪我玩又愛捉弄別人的 里帝布斯叔叔怎麼可能會死?
 
之後對方繼續說明里帝布斯叔叔的事,說他是在日本遇害,而且是被人殺死的。起初我不相信的,直到他遞給我一封叔叔親筆寫的遺書。
 
內容寫著:艾克賽爾,當你看到這封信代表我可能被人殺死,希望你別難過。
 
他只寫了一段話就沒了,更沒說他是被誰殺死的。
 
「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我叔叔怎麼可能會被殺死!?」我很氣憤又難過,對著面前的男人咆哮。
 
「這是事實,請你節哀。」然而他用陰沉的語氣回答我,表情看起來冷漠。
 
叔叔的離開讓我一時無法接受,也不願意他陪伴我的快樂時光都成了過去。總是陪我玩騎肩遊戲、教我怎麼模仿別人、用奇怪的面具捉弄我的叔叔突然離開我,這要我怎麼接受啊?!
 
我難過得心痛又想哭,接著眼前的景象被滿眶淚水模糊了視線,然後我按耐不住悲傷的心情,就在現場大哭起來。
 
之後那男人在我哭的時候悄悄離開,完全沒有要安慰我的意思,把我獨自丟在原地任我嚎哭。其他人經過我時雖然有關注我,但是沒有人要來安慰我,都一臉可憐我的做作表情。
 
直到我覺得寂寞,用手臂猛擦淚水和鼻涕,往角落坐去,一個人活在悲傷的世界中。
 
今後沒有叔叔陪伴的時光……我要怎麼度過?
 
※※※
 
時間迅速流逝,這棟事務所到了傍晚都沒有人來理會我。
 
都沒人要安慰我……美國人都是那麼冷漠的人嗎?!
 
直到有人走到我面前,我抬頭一看,是那個穿西裝的陰沉男。
 
「心情好點了嗎?」他開口問我,語氣還是那樣冷漠。
 
「你要我怎麼好一點?」有夠冷漠的,我不太想理他,然而他說了一句讓我引起注意。
 
「我能告訴你殺死里帝布斯先生的兇手。」
 
「你知道是誰?!」
 
「據說在美國開始小有名氣,總是找暴力集團和毒品販賣集團對抗,處決了幾名貪汙的政府官員,被黑手黨稱"鬥神"的殺手,阿爾伯特‧傑洛。」
 
「阿爾伯特…傑洛?!」這傢伙就是殺了我叔叔的殺人兇手嗎!?
 
「還聽說他的年紀和你差不多,小小年紀就已經是職業殺手。我們還從一名流氓打聽到他的實力足以打趴成年男子,面對手槍襲擊完全不怕,甚至能瞬間切開從手槍開出來的子彈。」
 
「跟我差不多年紀?職業殺手!?」我越聽越糊塗。
 
意思是一名殺手不明就裡的把我叔叔殺死?!而且跟我相近的年紀就已經是職業殺手!?
 
他這人……到底有多冷血!?居然把我的叔叔給殺死。
 
我越想越氣,氣得想找他揍一拳,也想成為殺手,為了里帝布斯叔叔討回公道,我要殺死那渾蛋。
 
「我也要成為殺手!告訴我怎麼做?」我下定決心的對那男子喊話,緊盯著那男人的雙眼。
 
「你想成為殺手?」就知道他對我有疑問,用懷疑的語氣問我。
 
「當然!」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我大聲喊話。
 
「……那麼今晚來我的辦公室談吧。」雖然答應了,不過他的眼神還有對我很懷疑,一副認為我辦不到的樣子。
 
可惡,我豈能被人瞧不起,我絕對會當比那傢伙還要厲害的殺手!
 
※※※
 
為了報仇,我每天不間斷的修練、接委託,偶爾幫那陰沉男的組織做事。期間我會打聽關於傑洛的事,聽說他靠一把白柄日本刀闖蕩殺手界,甚至名氣高到聘請他的酬勞高到十萬美金以上,而且還有可能更高。
 
有次我打聽到怪事,那傢伙賺到不少酬勞時,曾經把那些錢捐給許多慈善機構或孤兒院。
 
這麼幫助弱勢族群,卻狠心殺死我叔叔?!這個偽善者……
 
我越想越氣,氣得有一天把某個暴力組織的全部人員都殺光,搞得全身血跡斑斑,腳下更是踏著一大片血灘,思緒冷靜時才發現到自己做過頭。事後回到組織時,陰沉男沒有為此責備我,反而那個蒙面男用眼神責備我殘忍。
 
「你情緒不穩定,為什麼?」蒙面男語氣冷淡的問我。
 
「我只是不爽那個傑洛而已。」我不想多做解釋,直接簡單打發他。
 
「是嗎。相較之下,我認為你比他差勁多了。」
 
「你是什麼意思啊!?」居然把我跟他做比較,我氣得舉槍指著他。
 
「我指情緒方面。當殺手的人必須毫無感情,而你因為不爽就殺人,這樣的你不是殺手,是個殺人兇手。」
 
「那傢伙也是殺人兇手吧!一個殺了我叔叔、私下當偽善者的殺人兇手!」
 
「對於那個人你是這麼想的話,那我沒意見。」接著他不繼續跟我爭吵,轉身離開。
 
「下次不准在我面前坦護那傢伙!」在他離開我視線前,我又喊了一句。
 
結果他頭也不回的走掉,無視我的話。
 
什麼嘛,幹嘛坦護那種人啊?!
 
※※※
 
在美國闖盪有段時間後,調查那傢伙的身世時總是只有一部分。像是他是過去美國鼎鼎有名的科學家阿爾伯特‧W‧威利的孩子,是在科學界被人稱是異類的孩子。
 
還聽說威利是個不服輸、自尊心高的男人,這樣的男人居然管不住殘忍的孩子,也難怪是科學界的異類。
 
不過我對那傢伙的身世調查也到此為止,主要原因是這傢伙從小就住在日本,在美國只有他老爸的事情,他的事情就只有殺手事業的評價,就連照片也難以取得。但是我有打聽到這傢伙的外表敘述,聽說是金髮碧眼、外型俊秀的少年。
 
說到金髮碧眼的少年,過去我第一次來美國時,曾在電車裡看到類似的人,那少年也是金髮碧眼,頭髮還綁成沖天炮。
 
該不會就是那傢伙吧?!
 
想完那傢伙的事情後,當我從曼哈頓的街道走進陰沉男的事務所,才剛進去那蒙面男就擋在我面前。
 
「幹嘛?」我不耐煩的問他。
 
「艾斯朗大人要求你現在去執行一項任務。」蒙面男將牛皮紙袋遞給我,紙袋裡紙張的內容寫了目的地和要搶奪的物件以及暗殺目標。
 
「現在?」煩耶,我現在又累又餓,實在沒力氣再執行那陰沉男的任務。
 
「事成後艾斯朗大人會以阿爾伯特‧傑洛的最新情報做酬勞。」
 
「那傢伙的最新情報?」
 
「對,你不是想知道他的蹤跡嗎?」
 
「那我馬上就回來。」有這麼好的酬勞,豈能放過。很好,等我速速解決掉後,一打聽到他的行蹤就趕緊找他報仇。
 
長時間的修練和追蹤,總算有回報了!
 
我趕緊跑出去後,看一眼紙裡的內容,我要去偷他們帶的病毒,順便暗殺的人物是一名老人和青年。哼,這任務對我來說輕鬆~啦。
 
※※※
 
來到目的地後,我特地打扮成別人,裝成走路蹣跚又有老花眼的老人家,趁機靠近暗殺目標。
 
我的易容技術是叔叔教我的,連模仿也是他教的,多虧他教導我的技術我在殺手界有小小名氣,我聽說有人稱我是幽靈,因為行蹤不明又完全不知道我的真面目,這點我還蠻驕傲的,也謝謝叔叔教我的技術。
 
不曉得那傢伙是否也知道我的存在了沒?如果知道的話,那麼殺死他的時候,我一定會變得更有人氣,甚至比他更強。
 
想到這裡,我就有些興奮。
 
在深夜裡搭上地鐵後,我不時注意那駝背老人家,那個人從剛才就一直在吸雪茄,神情緊張的觀察周遭。
 
對了,從那資料上來看,據說那傢伙從某個研究機關偷了某個實驗中的病毒,正想賣到黑市裡賺一大筆錢。說到病毒,讓我不禁聯想到某個恐怖遊戲,想像那病毒是不是和遊戲一樣,把人類弄成半死不活的人。
 
之後我還想到一件壞事,假如我順利偷到這東西,搞不好可以弄到那傢伙身上。光是想像,我就覺得興奮。
 
接著那長頭髮的男人聽到老人的竊竊細語還點了頭,然後站起來往另一個車廂去。
 
這時我想到能支開那男人只有現在,趕緊跟上去。趁他離那老人家隔兩個車廂遠後,我拿出一把華爾特P99,裝上消音器,在那男人還沒注意到我、周遭的某個酒鬼睡得很沉時趕緊朝他背後開一槍。
 
當那傢伙一倒地,我走過去觀察對方,好幫助於變身。
 
這個人,根據那紙上的資料,他叫阿路仕,是那老先生的隨從。至於個性或特殊習慣,都沒有特別之處,意外的很好扮演。
 
我卸下老人裝,換成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裝扮,為了身高的補足我拿出像義肢的高蹺,再穿上那男人的服裝,然後往那老人的身旁回去。
 
當我回去時,那老人趁電車靠站時趕緊走出去,深怕被人追蹤。煩耶,這樣又得花時間追上他,我得快點找那傢伙的行蹤說。
 
※※※
 
「呼、呼……」
 
總算在某個巷道跟蹤到後,我看著前方那老人精疲力盡的快走著,正累得喘氣。
 
那老人提著手提箱,我在想病毒可能就放在那裡面,得想辦法搶過來。對了,我裝成他同伴之一,應該不用太擔心才是。
 
首先得先叫他名字,讓他卸下心防。
 
「斯達先生!」
 
「唔!原、原來是你啊!別嚇死人啊!」
 
「非常抱歉,斯達先生,我不是有意的。」
 
「總之先把這東西賣掉再說,走吧。」
 
「是。」
 
太好了,這老人對我沒有警戒心,可以方便行動。也幸好這裡蠻昏暗,我衣服上有血跡他完全沒注意到。
 
「真是的……到底是誰給我走漏風聲,害我們倆落得這種下場。不過有了這東西,把它給賣了賺到大把鈔票,事後就輕鬆了,到時候我們七三分帳。」
 
「是,謝謝斯達先生。」這老傢伙還真壞,賣掉的錢居然不平分。不過我懶得計較,反正他以後不可能再碰到鈔票。
 
當他走一段路時,我趁這時拿出槍,在他一直碎念著某件事的時候,我故意停下腳步,什麼話也不說,隱約吸引他注意。
 
「等等我們處境穩定後,我們就去找那個走漏風聲的垃圾,你說對不對啊,阿路仕?阿路仕?!」
 
「您說的是,斯達先生。」我繼續演下去,並舉槍朝他的胸口開。
 
在他還來不及反應已經被人開槍時,整個人往後倒。我走過來靠近時,他就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瞪我。
 
「該不會……走漏風聲的人是你?!」
 
「你搞錯了喔。」這時候我就公開真相,用我原本的聲音對他說,並秀出真面目。「那個對你很忠誠的先生,已經比你先早一步到冥界了。」
 
「你、你是……」他睜著不敢相信又氣憤的雙眼死瞪著我,最後再也沒發出任何聲音。
 
確定這傢伙已經掛了後,我拿走他的手提箱。然而當我不經意的抬頭往上看時,看到金髮碧眼的人站在屋簷上,悠哉的喝著可樂朝我這裡看。
 
起初我以為是哪家的小孩跑出來,但是我一仔細看他的氛圍時,直覺告訴我那傢伙就是我要找的人。
 
「阿爾伯特‧傑洛!」為了指認他,我馬上大喊名字。
 
我一這麼喊,那傢伙正悠哉的喝可樂時開始皺起眉頭,並警戒我。
 
哼,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他了,我真佩服我自己!不過我沒時間悠哉嘻笑,我得趕快為里帝布斯叔叔報仇。我放下手提箱,拿出另外一把華爾特P99,兩把槍一同指向他。
 
「你這人渣,給我死!」
 
喊完後,我馬上朝他猛開槍。然而面對我的大量子彈攻擊,他依然游刃有餘,只有往下跳閃避,在空中翻轉閃過我的子彈,接著他一個蹬腳踢牆,朝著我衝過來,並把我手上的槍踢飛,之後我看到他出拳準備揍我的太陽穴。
 
「嗚哇!」好痛,他的拳頭怎麼那麼沉?痛得我眼前一黑,快要暈過去。
 
之後我往後退開遠離他,雙眼死瞪著他。這時我覺得不妙,這傢伙不好對付。
 
「一開口就罵我人渣,你也太臭屁了吧,你這死小鬼。」這時他說話了,對我的話感到不滿而發牢騷。「只不過是好奇剛才看到的男人體態有些不對勁就跑來看,想不到是你這小鬼假扮的,而且你這小鬼跟我一樣是殺手,該不會以為殺手能當作打工吧。」
 
「你這渾蛋,我要殺了你,絕對要殺死你!」
 
「你想殺了我後然後成為美國頂尖殺手嗎?哼,居然為了這種事就想殺人,真是笨。」
 
「還不都是因為你────!!!」我正想喊我叔叔是你殺時,我的意識突然漸漸的模糊。
 
該不會是剛才的拳頭?可是我還沒說完啊!
 
然而我覺得身體沉重、腦袋模糊,之後我感覺到身體往後一倒。在我陷入昏厥前,我又聽到他對我說一句。
 
「看在你會說日文的關係就放過你,順便奉勸你還是別再做殺手吧。」
 
之後我再也聽不到他的說話聲和腳步聲,眼前開始一片黑暗。面對他我完全束手無策,讓我又氣又懊惱。
 
可惡啊!以我現在的實力居然不足以殺掉那傢伙!
 
※※※
 
當我清醒過來時,我人已經在事務所裡,事後我發現是那個蒙面男帶我回來的,把我放到他房間裡的沙發上,也順便回收了手提箱。
 
他告訴我任務成功了,不用擔心酬勞的事。酬勞我完全不在意,我在意的是那傢伙,想不到我以我的實力殺不死他,我太小看對方了。
 
然而我仔細一想,他不這麼強,怎麼會當得上頂尖殺手呢。
 
我竟然忘了這點,太氣人了!發現到自己居然到現在才頓悟的我氣得忍不住搥打沙發。
 
「艾斯朗大人來了。」這時蒙面男提醒我一聲,然後我看到門口走來渾身黑的陰沉男,一臉嚴肅的朝我走過來。
 
「還能發脾氣,就代表你已經沒事。那麼,關於傑洛的行蹤,我現在就告訴你。」
 
「說吧。」呿,居然輕描淡寫的說我的事。雖然很氣,不過我還是別計較得好,以前早見識過他的冷漠了。
 
「幫他接暗殺委託的事務所就在這裡,你現在加入這裡的話,就能接近他。」
 
「這裡啊。」從他手中拿到的地圖上,我發現到那傢伙的事務所是在紐約治安較差的地區裡。該不會待在治安差的地方,比較容易變強?我心裡有個問題,對那事務所很好奇。
 
既然能接近那傢伙,那我還猶豫什麼,得快點加入這間事務所接近那傢伙。
 
「若你要加入,我是沒問題。」
 
「我要加入。」
 
「那好。沙卡非,你去捏造他的身世背景。」
 
「是。」
 
看到蒙面男離開現場,之後陰沉男也跟著走了。他們都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裡後,我開始思考如何應對那傢伙的辦法。
 
子彈對他完全沒用,而且移動的速度很快,快到跟我差不多。我也是能快到能閃過子彈,也敢衝進彈幕之中,但是關於體術我就不行了。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打敗那傢伙啊?
 
※※※
 
蒙面男幫我的身世捏造好後,隔天我就去那間事務所,向仲介人說明要加入這裡。
 
起初他們都懷疑我的實力,不過他們有傑洛那傢伙的先例,不會太瞧不起我。看過我的資料後就無條件允許我加入,順便接下那傢伙過去拒絕的委託。
 
那傢伙拒絕接的委託大部分是要求暗殺某個企業的普通執行長或一般市民。什麼頂尖殺手嘛!根本是個殺手界的孬種,連殺個普通人都下不了手。
 
那又為什麼殺死我叔叔啊?!這混帳!
 
我接受這些委託後,每個都完美達成,名氣更是扶搖直上,雖然還無法撇下那傢伙的地位。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到自從加入這事務所後,根本很少見到那傢伙,仲介人都要我接他不要的爛委託,我開始覺得奇怪,之後就去問那黑皮膚的仲介人。
 
「吶,傑洛人呢?」
 
「他啊,他已經回去日本了,還說殺手事業要暫時停止。」
 
「什麼?!」那傢伙居然給我跑到日本了?!這樣我要什麼時候向他報仇啊!?
 
可惡啊!這個偽善者!既然給我跑到日本,那我就追到日本去!
 
隔天,我迅速收拾行李,搭上飛機立刻飛往日本。
 
我一回到日本,媽媽和艾爾叔叔都來接機,我感動得撲到他們身上抱,差點忘記這次回來是要殺那傢伙。和他們寒暄問暖完後一起回到媽媽的家慶祝,也討論了在日本的學業問題,都討論完後,我再請在日本的組織成員幫忙調查那傢伙的事情。
 
直到我虛晃幾天之後,我打聽到那傢伙在日本的情報。聽說他就讀偏差值蠻高的學校裡的國中部,也認為他會升到高中部。
 
我稍微調查一下那學校,我發現到以我的成績要考上那裡很困難,而且是根本考不上的那種,但是我怎麼能就此放棄啊!?
 
※※※
 
為了報仇,我拼了命讀書,最後總算考上那學校的高中部。說真的,為了考上,我有好多次都想放棄,倒是多虧里帝布斯叔叔的遺書我才能振作,讓我不能忘記我要向他報仇的心情。
 
在開學日當天,我迅速來到學校想早點看到公布欄上的名字,想查有沒有那傢伙的名字。
 
反而我遇到本人就站在公布欄前,讓我知道這傢伙果真考上高中部了。太好了!我總算能報仇!
 
叔叔,你等著吧,我一定會讓阿爾伯特‧傑洛送進地獄裡跟你陪伴,好讓他受到你的折磨。
 
我悄悄靠近那傢伙的附近,發現到有一個人是我認識的人物。名字好像叫湯瑪士‧艾克斯,聽說他身上有不得了的東西,引起黑手黨爭相搶奪。
 
「我們又同班了耶。」
 
「是啊。」
 
「這是第幾年啦?感覺我跟你一直同班。」
 
「我忘了。」
 
聽他們的對話,我開始覺得那位湯瑪士很可憐,居然跟這可惡的傢伙同班很多次。不過我覺得意外的事是,原來那傢伙有朋友。
 
總之不管那個湯瑪士,先專心在殺了我叔叔的混帳身上。上次見面已經有兩、三年沒見了吧,不曉得這傢伙還記不記得我,總之先打招呼吧。
 
「哈囉,能不能幫個忙。」
 
「嗯?」他們都轉過來注意我,而且一律低下頭看我。
 
嗚……由上往下的看我的視線感覺真討厭,我有時真恨我自己的矮個子。
 
為了讓他們對我沒有任何警戒心,我得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用天真無邪的語氣和他們說話。同時觀察那傢伙對我的看法,他對我的眼神是初次見面的樣子,似乎沒有想起以前的事。
 
「吶,能不能幫我抱起來讓我看公布欄。」
 
「是可以,那我要抱起來囉。」
 
「好。」幸好是那個湯瑪士來抱,是那傢伙抱的話,我會噁心到想起雞皮疙瘩。
 
被抱起來後,我看一眼公布欄,雖然有點遠,不過我還是能看見自己的班級是在B班,至於這兩人是在C班。
 
LUCKY~這麼剛好就在隔壁班,以後比較好監視他了。
 
「謝謝你,我在B班。啊,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艾克賽爾,你們呢?」把我放下來後,我向他們問候。
 
「我是湯瑪士‧艾克斯,而他是阿爾伯特‧傑洛,我們是朋友。」
 
「這樣啊。那我也可以當你們的朋友嗎?」這位叫湯瑪士的人真好,怎麼會和那金髮傢伙做朋友啊。
 
「當然好!傑洛你呢?」
 
「我無所謂。」
 
「就這麼說定囉,以後請多多指教。那麼我先走囉,下課見啊!」我邊笑邊跑走後,離開他們的視線裡。背對著他們時,我露出嚴肅的表情,在心中再次下定決心。
 
阿爾伯特‧傑洛,為了里帝布斯叔叔,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題外話-見識最強的實力※※※
 
某天,我把傑洛叫到武裝生訓練競技場,為了見識頂尖殺手的實力。
 
「又想找我報仇?」他慵懶的問我,一副嫌麻煩的樣子。
 
「不是,這次是要見識你的實力。」我拿出兩把華爾特P99,打開安全裝置,準備要朝這傢伙開槍。
 
「意思就是你想跟我打?」
 
「對,你最好給我拿出全部的實力來。」雖然很有氣勢的說出來,但其實我心裡很緊張,也對自己的實力有些疑惑。
 
我真能打得倒這頂尖殺手嗎?我的實力夠嗎?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不過我已經下定決心了,一定要當艾克斯的搭檔,既然要當,就要有傑洛那樣的實力。
 
況且,多年來的觀察和訓練以及戰鬥,都使我成長不少,我相信這次一定可以。
 
「那好,你想跟我打,我就使出全力跟你打。」我看著他拿出白柄日本刀,接著蹲低身子。
 
「那就由我先開始。」首先,先對他連續開槍製造彈幕,接下來他或許會砍開子彈又或許他會衝進彈幕之中一步步接近我來砍我。
 
之後我看到他揮砍我的子彈,接著邊閃子彈邊接近我。想不到兩種都有,不過我沒時間驚呼了,還要再想對策對付。
 
再來是要避開他的砍擊,並在近距離之下朝他開槍,槍是在近距離開就越有殺傷力的武器,一定能逼退他。首先閃過他的劈砍,再退後一步躲過他的橫砍,最後是閃他的逆袈裟砍法,這三段砍法是他平常習慣的砍法。
 
好歹我待在劍道社裡已經觀察他好一陣子了。
 
都一一閃過後,我再朝他的腦袋開槍。然而他只撇頭閃過,子彈在他旁邊掠過。
 
果然不好對付啊!
 
接著他突然跳起來,我緊盯著他的行動,看到他跑到天花板上對我揮出一刀,然後又看到三個冰錐朝我飛來。我趕緊往前翻滾閃過,再朝他連續開槍,直到彈匣裡的子彈都開完。
 
我迅速換上新彈匣,盯著對方在空中旋轉閃過子彈,正要降落到地面。當我正要朝他開槍時,他一踏到地面上就將刀收入刀鞘裡,接著朝我衝過來,之後旋轉一圈準備拔刀要我砍一刀。
 
那招我看過,那是曾經對付卡尼爾的拔刀術!這下我想閃避也無法閃,只能正面應付,我得在他砍到我之前給擋下來。
 
我毫不畏懼的衝向前,用槍底往他的手臂扣打一擊,成功停止他的拔刀術,之後再讓另一把槍口指著他胸口。
 
「嘻嘻~這下將軍你了!」
 
「真是那樣?」反而他露出游刃有餘的笑容,怎麼回事啊?!
 
之後他的行動,讓我意識到他這個人,果真是不好對付的人物。
 
 
※※※(完)※※※
 
 
為了殺死里帝布斯的兇手,艾克賽爾不惜犧牲一切當上了殺手,每天一心想找出他並且復仇。這樣的艾克賽爾雖然和遊戲中不一樣,完全原創的設定,還是得表現出他天真無邪又腹黑的個性(超愛他這樣><)
 
關於艾克賽爾和里帝布斯的關聯性,按照遊戲劇情設定,兩人也只有同樣擁有複製變身能力而已,結果兩人的關係完全沒關聯,這點我有些失望
 
因此才將他們配在一起,再因為里帝布斯的關係扯上更多關係和謎團
 
至於故事尾聲的題外話,是以後才會說的故事。艾克賽爾為了成為艾克斯的搭檔,也為了確認自己和傑洛的實力差距,向傑洛提出挑戰。結果艾克賽爾到底有沒有打贏傑洛呢?傑洛又為什麼還能游刃有餘呢?就要敬請期待正篇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