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IN魔法世界 – 7 – 魔法大對決,宙斯慘敗

IN魔法世界 –  7  – 魔法大對決,宙斯慘敗

之從夜晚發生那件事後,大家都再也睡不著覺了,宙斯裡的人都擔心著兩件事,傑洛和艾莉莎被普羅米修斯那個地中海禿蝙蝠怪老頭抓走了,加上代理領導人艾克斯受傷昏厥中,這兩件大事,足以讓他們士氣下降。
道格拉斯特地趕來宙斯來修建築物,用他的元素魔法〝木〞進行修屋頂和傑洛那裡睡覺的地方,工作時想起艾克斯受傷的樣子,看起來那麼痛的樣子,令他不禁停下手。
現在艾克斯正接受宙斯裡的醫療系魔法師進行療傷很快就會好,但是另一個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傑洛,看到艾莉莎小妹的行為,你也該想想自己到底歸順於哪邊才對,你是站在宙斯這邊還是……普羅米修斯?」道格拉斯望著那個屋頂破個洞可以看見來來的天空自言自語著,露出哀傷的眼神。
道格拉斯的問題,是否能傳達到傑洛那裡?!

 

這時候的傑洛和艾莉莎,因為公僕之環的關係無法分離,現在傑洛跟艾莉莎被繩子綁在一塊,然後在紅紅地毯上坐著。
「歡迎回來啊!吾兒啊!」威利對著傑洛話。「過去叫你離開這裡去對付那些人渣,而你卻跟在他們一塊,不可原諒!!!」
明明是你想拋棄我,想將我丟給宙斯的!傑洛心想。低著頭不說話,不肯面對他。
「怎麼?說不出話違抗我啊?哼!」威利不屑的哼了一聲,舉起右手揮手叫人過來。
「是!威利大人!」一名小兵跑過來聽從他的話。
「把那兩個給我分開!把那隻動物帶到那裡,進行解析!」
「是!」小兵點了頭回應他。轉身走向傑洛那裡,傑洛一聽到腳步聲立刻抬頭猛瞪對方,雖然小兵被那一瞪有點怕怕的,但是他依然向前進,拔出劍,然後使出黑魔法對付公僕之環。「黑迅斬!!!」
劍光落下,將公僕之環輕而易舉的被破壞,將傑洛和艾莉莎兩人分開,接著解開他們的繩索,將艾莉莎帶到別處。
笨蛋貓咪……傑洛看著被帶走的艾莉莎,完全不知道怎麼進行下一步,只能待在原地。
「吾兒傑洛啊!我要你繼續進行虛無魔法強化,馬上給我將那個來自骯髒公會的外套給我脫下來!」威利接著看往傑洛那裡,很不客氣的對他下令。
「憑什麼?!」傑洛回絕,想到自己說這句話的下場,眉頭開始不自覺得發抖。
「憑什麼?竟敢問我憑什麼?就憑你是我的孩子——!!!」威利起身,舉手對傑洛使出黑魔法。「毀滅死光!」
一記光彈攻擊,就讓傑洛痛不欲生,慘叫連連。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撿到的髒小孩,竟敢違抗我?以為你是誰啊?」威利一邊施著魔法一邊用冷酷的眼神瞪傑洛說。「叫你脫下來那件外套沒聽到嗎?你果然惹人嫌,令每個人都討厭你!」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停止攻擊後,給傑洛一點時間,那時間是要給傑洛脫下那代表宙斯的紅色長外套。
「嗚……」總算停下攻擊能讓自己鬆口氣,他知道對方是不會等人,他是要他脫下外套才在等。被那攻擊打到渾身發抖,手也顫抖著,依然想伸手抓住外套。
聽於他命令脫下這件艾克斯特地給他的外套後,將外套丟在一邊,捨棄了那代表宙斯的證據。
「哼!非得這樣折磨你才肯聽話,那就給我趕快去實行虛無魔法強化!」威利冷哼一聲,離開此地去忙別的。
傑洛等到那人走了之後,站在原地不動想事情,露出哀傷的表情,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無法解脫威利手中的傑洛,只能在這裡繼續當個工具。


這時的宙斯他們,決定整備兵力前往普羅米修斯,對他們進行討拔。
「為了傑洛和艾莉莎,我們所有人去面對普羅米修斯,立刻將他們救出來!」洛克大聲說著,一下子讓現場的士氣上升許多。
「沒錯!!!」
「威利那個老頭抓走了我們宙斯的夥伴,絕對要給他好看!!!」
「沒錯!!!」
「所有人整被自己的裝備後,立刻登上飛行船,我們要出門!」洛克舉起右手,更是讓士氣上升更多。
「是!!!」
所有人安靜下來後,帕蕾朵走向艾克賽爾那裡詢問。「吶,艾克賽爾,你知道傑洛多少啊?」
「嗯?傑洛喔!我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老是沉默,不懂幽默,對於不中意的事就會火大,常動手動粗的!」艾克賽爾回的都是傑洛的壞印象。
「除了那些還有嗎?」帕蕾朵露出苦笑,又問。
「嗯……我有時候聽到艾克斯的悄悄話,說傑洛是不是常一個人哭泣,都看到淚痕之類的!」艾克賽爾想起過去艾克斯說的話,那時是在夜晚。「每當艾克斯說那句話,我就會好奇的去看傑洛的臉,但是都會被打回票,挨了個揍。」
傑洛先生他……常常一個人哭泣?!帕蕾朵一聽有點不敢相信,那個冷酷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
「不過這次的事啊!我想,可能跟傑洛的眼淚有關喔!」艾克賽爾露出無奈的笑容,一說完就低頭準備他的魔法裝備。
「傑洛先生……」帕蕾朵這時露出哀傷的表情,替傑洛難過。
當大家都在準備的時候,突然有騷動。
「艾克斯先生!您還有傷啊!請不要擅自離開,會傷口裂開的!」一位少女的聲音傳來,令大家停下動作往那裡看。
「可是……我一定要去啊!我要去救傑洛才行!」艾克斯硬要強行出去,忍著傷走出去。
「不行啊!艾克斯先生!您傷得很重,必須休養才行!!!」
「可是……傑洛他……」
「艾克斯!」洛克大喊艾克斯的名字,以很生氣的眼神瞪他,不滿現在艾克斯的舉止。
「洛克大哥!我也想去救傑洛!所以……」
「笨蛋!現在有傷怎去救啊?」洛克大喝一聲。
「對不起……」艾克斯低著頭道歉,但是想救傑洛的心情還持續著。
「就不等你傷養好嗎?我會等你再去啊!」洛克將雙手重放艾克斯的肩膀,不再以嚴厲的表情對他。「我會先讓他們先走,我們倆稍後再去也不遲啊!」
「是!大哥!」艾克斯點了頭,聽洛克的話冷靜下來。
「已經整備好的人,先出發吧!」洛克大喊,讓所有人聽到。
「是!!!」那些人都上了飛船後,自行前往普路托的普羅米修斯,艾克賽爾和帕蕾朵也跟著上去,留下那兩人。
「好了!艾克斯,快去療傷吧!」
「好!」
望著很聽話的艾克斯背影的洛克,心裡正想著傑洛的事。
傑洛……你等等,我們馬上就去救你!!!

 

在普羅米修斯這裡,艾莉莎她被人擅自禁錮,雙手被鐵鍊綁住並且掛在牆上,全身傷痕累累的,身上都是鞭子鞭打而成。
這時艾莉莎的肚子突然咕嚕一聲,而且很大聲。
「艾莉莎……想吃東西……」
「想吃東西是吧?」威利冷笑道,托著下巴盯著眼前的少女。「哼!想不到妳來自蓋亞之森的獸人,身體都很強壯,加上可以擁有龍的鱗片來進行神龍變身,不錯嘛!」
「老頭……給我吃東西……」艾莉莎狠瞪眼前的威利,很不客氣的稱對方老頭。
「我就是不給怎麼樣?!」威利大吼。「像妳這種怪物,應該被人遺棄,應該失去親友,應該是永遠一個人孤獨!!!」
「艾莉莎才不是怪物!!!」艾莉莎也大吼。
「難道不是嗎?」威利氣得向前掐住艾莉莎的脖子,害得艾莉莎呼吸不到氣。「我看收養妳的人啊,只是看妳可憐才收養的,等到成長時期後,獸人就會被那人遺棄!!!」
「我不准你亂說艾克斯的壞話!!!」艾莉莎大吼,聽了那句話,害得她流出眼淚。
「我就是要說!」威利將掐脖子轉為巴人,給艾莉莎一記巴掌。「也不想想,獸人一到成長時期就會讓心的力量產生,到時候會破壞一切,什麼人都殺!到時候停止了,妳殺了人根本來不及後悔!!!」
艾莉莎大為震驚,瞪大眼睛定睛看著對方。
「哈哈哈哈哈!!!怎麼樣?震驚吧?!」威利瘋狂的大笑道。「妳是獸人,本來不應該跟那些普通人在一起!!!」
「你騙人……」艾莉莎不想相信威利的話。過去將孤獨一人的艾莉莎帶到那個熱鬧有趣的地方的人就是艾克斯,他是個善良的人,不會隨便遺棄朋友。
「不相信也罷!反正,妳很快就能體驗到了!」威利走出禁錮艾莉莎的房間,離開前還丟下一句話。
不會的……艾克斯他……他不會拋棄艾莉莎的!艾莉莎心裡不斷念那句話,不肯篤定威利那句話,但是身體卻頻頻發抖。


威利走出房間後,馬上發覺到自己的公會裡的人都在慌張。「你們幾個慌張個什麼?!」
「威利大人!」其中一名小兵移開窗外,對威利報告外面的狀況。「那個宙斯公會的人攻來了!空中和陸地都有他們!」
「哼!一群雜魚!」威利沒有緊張,冷哼一聲,不在意他們打來。「用黑魔導擊束砲打掉那個礙眼的飛船,然後派傑洛出去,讓他去打那些陸地上的雜魚!」
「是!」小兵作出敬禮,立刻跑走去照辦。
「喂!你在那對吧!別以為我沒發現!」威利對他背後說話,察覺到背後的氣息。
「請問有事嗎?」上次傷害艾克斯的人從黑暗中走進光中,然後蹲地發問。
「去盯著傑洛,如果有什麼背叛我的事,立刻攻擊讓他昏倒並帶回!」
「是!立刻去!」那人了解後,走進那黑漆漆的陰影,這次真的消失不見不在那裡。
「傑洛啊……你敢對那些人攻擊嗎?」想到傑洛面對那些變得猶豫的威利,開始大笑。「哈哈哈……傑洛喔,你終究只能存在無啊!!!」


聽到威利對自己下指示的傑洛,瞪大眼睛受到驚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會聽到那個指示,叫他去傷害宙斯的人。
這果然……是我的命運!傑洛悲慘的揚起嘴角一笑,心想總該做個了斷,自己到底是屬於哪一方,就在這時刻去解決。
於是拿起放在地上的武士刀,走出那個用來強化魔法的房間,毫無表情向前進。在走的時候,碰巧看見艾莉莎被人禁錮在某個房間裡。
笨蛋貓咪在這裡?為什麼傷痕累累的?!傑洛很好奇裡頭的艾莉莎本身狀況,緊皺眉頭往裡面看。
「傑洛哥哥在那裡對吧?」這時艾莉莎出聲問人。
「是又怎樣?我是這裡的人,本來就是在這裡!」傑洛冷回。
「傑洛你騙人!你說謊!」艾莉莎不認為傑洛是屬於普羅米修斯,依然把傑洛當作宙斯的一夥。
「要我給妳看證據嗎?」傑洛見對方完全不相信,轉過身拉起衣袖,將背面給人看,讓艾莉莎看到那代表普羅米修斯的人的印記,黑龍印記。
「如果有黑龍印記,就代表終生為普羅米修斯一員,我根本……不屬於宙斯!我的棲身地,永遠在普羅米修斯!」
「就算這樣,那你為什麼還要露出悲傷的表情?為什麼還會覺得難過?」艾莉莎逼問。「你真的願意待在這裡嗎?待在這個又黑又臭的地方?這真的是你想要的?」
「我的名字代表無,不能奢望任何東西。」傑洛冷回,說了一句對自己的內心說謊的話。
「才怪!只要是人,都會想要什麼的,傑洛醬,你還有需要一個東西的勸利啊!」艾莉莎大喊,不知不覺中不再稱傑洛為部長而是傑洛醬。「其實我知道喔!傑洛醬一直都孤單,一直偷偷哭泣著!一直傷心啊!!!」
傑洛不打算繼續聽下去,握緊手中的刀,起步走掉,而這步感覺很沉重,讓他走不快。
「傑洛醬!為什麼現在你要選擇逃避啊?!傑洛醬————」艾莉莎大喊,喊出眼眶都泛水,直到自己大哭,讓淚水都墬落到地面,讓地面都黑了一片。

普羅米修斯對著宙斯的飛船開砲,導致飛船無法飛行,裡頭的人立刻跳出來緊急逃生。
接著宙斯的魔法師們,都使出魔法對付出來的普羅米修斯的魔法師們,對戰的光芒有如虹光,七彩繽紛。
這是一個為了奪回屬於宙斯的夥伴,宙斯的魔法師們都使盡力氣與他們對抗,就算他們強於自己,還是要持續下去。
「變身!力士猩鬼!」艾克賽爾使出魔獸變身,變身成力氣最大攻擊力強,不過速度慢和防禦力差的魔獸。將以力氣毆打別人,那些原本打算對艾克賽爾使出攻擊的人都紛紛倒下,只剩空中飛要進行襲擊的人。見到還有人時,艾克賽爾接著變出另一個魔獸,那個魔獸的身體最小,容易隱藏身形加上速度又快,艾克賽爾用這魔獸的狀態去攻擊他們。
「變身!隱蜂鳥!」身體變小後,對他們快速的飛過去,在那一瞬間擊倒。
這時候的帕蕾朵,在一個無人發現的陰暗處,準備對空中飛的人進行攻擊。身邊有的藍光魔法陣,為了啟動而起風,接著詠唱出來。
「天空之神,貫穿吾所認知的敵人,冰錐暴雨!」喊出話後,天空和雲都起了反應,雲都覆蓋在空中飛的來自普羅米修斯的魔法師,接著雲層下起冰錐,將他們都墬落到地。
之前都飛在空中飛的魔法師,全數擊敗,只剩陸地上的。
在普羅米修斯要慘敗的情況下,有人使用元素魔法〝無〞不斷將宙斯的魔法師倒地,情況漸漸扭轉。
「好耶!剩下的就剩陸地的……」艾克賽爾笑著,正想一次解決的時候,口袋中的通話卡片都傳來慘叫,慘到令艾克賽爾停手立刻很擔心地發問。「喂!怎麼了?!」
「是傑洛先生!原本以為他是要回來,但是沒想到他……」對方想解釋,但來不及,背後被砍了一刀,瞬間昏厥。
「喂!怎麼了啊?傑洛?他怎樣了?」艾克賽爾急著發問。
「他現在……想解決你們!」這時那個有磁性,帶有冷酷,一說話就令少年無法立刻反應,也無法問話,只看到那雙冰冷的眼眸,之後被虛無之空魔法中到,身體受到傷害。
艾克賽爾受到嚴重傷害後,身體失去重心而倒地,陷入昏厥。
傑洛無神的看著,手握著沾滿血的武士刀,那些血液全是來自宙斯的魔法師們。
這時帕蕾朵特地趕來,剛好看到那一幕,不禁到抽口氣,感到驚訝。「傑洛先生,為什麼?」
傑洛不打算回答,向前走去,想砍帕蕾朵。帕蕾朵見到對方想砍自己,腳很害怕的後退一步,想使魔法但是來不及,就快要砍到的時候,一記光彈出現打到刀鋒。
「傑洛!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洛克大吼,右手向前,那記光彈就是洛克使出了。「不准你再傷害夥伴了!」
「傑洛!你不是宙斯的人嗎?為什麼?」艾克斯逼問,不想相信傑洛那刀上的血跡是宙斯公會的,不明白傑洛現在的想法。「為什麼要傷害他們啊?!」
「我……」想回答得直接了當,嘴巴卻頻頻發抖,無法說好話。「現在的我……不是宙斯公會的魔法師……是普羅米修斯的魔法師。」
「傑洛!!!」洛克變得生氣,眉頭緊皺,狠瞪傑洛。
「從現在起,我們……只是敵人!」傑洛丟下這句話,走入陰暗處,就此消失無蹤。
洛克和艾克斯都望著傑洛走的方向,不認為傑洛說的,都是真話……
傑洛一消失,帕蕾朵怕得跪地,在地上哭了起來。「為什麼要這樣……傑洛先生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做?誰能告訴我啊?」
「我就說吧!傑洛的過去……」洛克走向一個大石頭,拍拍灰塵坐上去,開始訴說傑洛的過去。「那時候的傑洛,最想得到自由,最想脫離那老頭的手中……」
聽到洛克開始說後,帕蕾朵抬起頭來仔細聆聽。
洛克說的過去,那裡會不會有傑洛現在做的理由,會不會有個明確的答案?


(待續)

『每個人都會有個難說的過去,都會有本難念的經,這個人……需要一個能夠接受他的心的人,為他打開一個心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