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IN魔法世界 – 8 – 過去的傑洛,他過去的恨


那一年的夜晚,傑洛年紀才十五歲,是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年了。但是他和其他少年大有不同,無法和其他少年一樣追求自由,他被關在地下牢獄中,永遠不能出去見光。
無法向其他少年一樣滿懷笑容,因為要一直要被一個男人當作工具利用,要一直與魔獸對抗,打贏了才有飯吃,同時被當作實驗品看待,被授予一個名字〝傑洛〞
此名意為代號零號,使用元素魔法〝無〞為專利。面對必須打贏魔獸才有飯吃的困境,身心漸漸疲累,唯一的好處就只有身體被練得很強壯,練出一身怪力。
但是有什麼用?沒有自由這些就只是個垃圾,沒有用處。
傑洛曾經想過用這股力量強行突破,但是那個男人威利用超魔法〝黑暗審判〞不斷將他訓服,不斷地將他的自由給奪去。
一出生就得過這種生活的傑洛,他已經累了,已經不想再過這種生活,他想到外面去看看廣大的大地,但是威利總是對他說:『你從出生就是這個命運,休想違抗命運!』和『被稱為〝零〞的男人,不需要得到什麼,只要無,不准奢望有的沒的!』
每當他那麼一說,傑洛就只能惡瞪那個人,任何力量都無法向他對抗。
而今日,那個威利要求他對付天翔獅共三隻,他只好去面對去對抗。成功打贏後,傑洛看著那些屍體不放,以為用眼神傳達向牠們道歉,但是就是沒用,傑洛的行為惹得蓋亞之森的所有魔獸都討厭他。
再度關進牢獄的他,看上方被魔法加強過的小窗口外的明月,傑洛無神的看著。
想到以後的每一天都得過這種生活,手和身體都頻頻發抖,心裡很害怕那個男人,這時內心變得更畏懼,讓眼眶流出包含了傷心、憤怒、孤獨的水珠。
「可惡!可惡!!!可惡!!!!!!」傑洛流著淚低吼,憎恨自己那麼沒用無力對抗那個男人。「死威利!快把我的人生和自由都還給我!!!!!!」
很憤怒的捶打牆壁,傷心地流著無數淚滴。傑洛再也不想過這種只能被人利用的循環式痛苦,但是……他只能一個人被關在這裡任意威力操控自己的命運和人生,於是他最後小聲的說一句話:「誰快來……救救我?!」


       ☪           ☪           ☪    

回顧傑洛出生那時刻,他原本是在一個很溫暖又溫馨的家庭中出生,原本應該在那家庭生活,可是當那個男人威利一來,那個溫暖又幸福的日子將離傑洛遠去。
威利對他的父母威脅,要求他們將孩子送給他,否則就用魔法全面封殺,會讓他們過得比其他人還要痛苦。
聽到那些威脅,傑洛的父母只好忍痛交給他,擅自說這孩子是撿到的孤兒,並且取名為〝傑洛〞
從那之後,傑洛的命運便開始變形。


不斷當成實驗品看待,不斷實行魔法強化,那些日子一直循環下去,直到傑洛受不了那時刻,決定出面對抗威利。
「威利!!!!!!」傑洛大吼,當時的聲音還很稚嫩,沒有沉穩又成熟的聲音。對著那個坐得像國王的威利大吼的傑洛,很憤怒的瞪著。
「小鬼,我不是叫你去強化魔法了嗎?為什麼在這裡?」威利有點火大的低吼,不滿傑洛現在的行為。
「誰還想做那個不人道的強化啊?!」傑洛繼續吼著。「我再也不想當實驗品了!我再也不想過這種沒有自由的日子了!!!」
「自由?傑洛啊……你知不知道你一生的命運啊?」
「誰還管你的命運理論啊!!!」傑洛才不想聽威利那冠冕堂皇的話,直接向前衝,拔起背上的武士刀,握緊,想砍對方一刀。「呀啊啊啊!!!!!!」
「哼!憑你現在能對付得了我嗎?」威利輕哼,坐在椅子上不離開,用坐的使出黑魔法,右手凝聚起黑光彈,接著對傑洛飛過去,在傑洛面前分裂成刀刃,然後將傑洛受到刀刃攻擊,身上多了長形傷口。
「嗚哇啊啊啊啊!!!!!!」發出一陣慘叫,將刀插進地面好支撐,眼神依然沒變,惡瞪對方。
「還不夠嗎?」威利看見對方還能撐下去,看得很厭煩,於是使用超魔法。「哼!雜種!超魔法,黑暗審判一式,吞噬!」
黑暗出現包覆傑洛身邊,接著將傑洛整個包住,讓他的身體與精神嚴重重創。一刀都砍不到威利的傑洛,再也起不來了,昏倒在地。
「哼!一個髒東西!來人!給我把這人渣丟進地下牢獄!」威力大聲吼命令別人,用鄙視的眼神看傑洛。
「是!」兩個小兵跑過來抓住傑洛,拖著他到地下牢獄,順便撿起那個插在地上的刀。
從那時候開始,傑洛變得害怕那個人。

 

夜晚,在地下牢獄醒來的傑洛,一入眼簾的就是窗口外的月光以及被光照亮而銬住的雙手。
「這裡是……」
「你醒來啦?昏得還真久。」在對面一直待在黑暗處的人開口關心對方說話。
「……是誰?」傑洛盯著眼前問,很想看出什麼,但是看不出來對方的臉,無法得知他是誰。
「你應該知道我是誰……我就是你討厭的人的孩子之一!」對方一說出來,傑洛馬上猜得出來是誰了。
「加格拉是吧?哼!想不到你也會被抓進來。」傑洛有些驚訝的說。
「我今天在這裡是因為不想繼續強化魔法,於是對他反抗,所以就……跟你一樣了!」
「哼!我們還真是同病相憐……」傑洛有點可笑的說,但是這是沒有含笑意的說法。
對方加格拉沒否決這說法,以靜來認同。靜了幾分後,忍不住異常的安靜,加格拉開口說話問一件事。「傑洛!可以告訴我,自由……是個那麼難取得的嗎?」
「對別人來說可能很簡單,但是以我們來說,根本就太難了……」
「也是……」
與傑洛同樣命運的加格拉,露出含有悲苦笑意的眼神。

      ◎          ◎           ◎          

時間轉到現在,這時候的艾莉莎,肚子不斷打響著,那個威利到現在都沒拿食物給艾莉莎餵飽,害得讓艾莉莎沒有力氣大吼抱怨或逃離。
「艾莉莎……好餓……誰能……給我吃東西……」說話的時候,肚子正響著。
難道要在這鬼地方餓死嗎?艾莉莎不要……但是要怎麼樣才能離開這裡?
誰能來救我呢?
快陷入絕望的艾莉莎,房門傳來打開的聲音,很好奇的艾莉莎立刻望去,看到一個包著包巾將自己的臉完全看不到,只透露出一雙紅眼睛,手中正拿著還熱熱的烤雞想給艾莉莎,知道她餓了,於是好心的拿東西給她。
「食物!!!」一看到食物的艾莉莎,精神變得很好。
「妳餓了吧?安靜點,我是偷偷來的!」那個人把食指放在嘴前,希望艾莉莎安靜點。「別告訴那個老頭我來過好嗎?」
「只要有食物什麼都好!!!」艾莉莎小聲興奮的說,急得想吃東西。
「那麼我放妳下來,妳要安靜點!」將烤雞的盤子放下,繞過食物,與艾莉莎面對面說話。
「好!」
「嗯!妳是好孩子!」知道對方會乖乖的,立刻伸手至手銬,雖然無法解開那有魔法加持的特殊手銬,但至少可以放她下來讓她吃東西。
放下艾莉莎後,艾莉莎快速衝去,開始大快朵頤那隻烤雞,不顧自己的吃相有多難看。
「看來妳真的餓著了。」蹲起身看著小女孩的吃相,覺得可愛。
「你是大好人,像你這樣的大好人為什麼要在普羅米修斯啊?」艾莉莎一臉天真的問,望著那個帶雞過來的好人。
「我是個好人嗎?」突然反問。
「會幫助有困難的人,就是好人呀喵!」艾莉莎露出笑容回答,那個有如太陽般閃耀的笑容,令對方迷住,目不轉睛看著那笑容。
不過……就算是個好人,也是來自普羅米修斯……
「可是我……是這裡的人喔,妳不會怕嗎?」
「不會啊!因為你跟傑洛一樣!就算是用包裝紙包裝自己,說謊話說自己是這裡的人,我還是認為傑洛醬是好人。」
「連我也是?就算我是這裡的人,妳還是認為我是好人?」這孩子怎麼回事?善良到什麼地步?他不了解艾莉莎的說法。
「嗯!」全部的肉都吃光後,艾莉莎丟下骨頭,接著舔舔手。「所以,你應該也討厭這裡才對,因為……你有著跟傑洛醬一樣的眼神!」
眼神?他一聽到,馬上拉下頭上的頭巾遮掩眼睛。
「你遮了也沒用喔!」艾莉莎笑笑,舔完手上的汙漬。
這女孩……真耀眼。再次被迷住的他,又盯住了。
「看來妳吃完了,我該走了,再會!」拿起盤子,快速離開這裡,假裝沒待過這裡。
「等一下,我要送你回禮!」艾莉莎站起來,很認真的看著對方。「你應該也很痛苦吧?所以,為了傑洛醬,也為了你,我……」
「什麼?」停下腳步看向對方,聽接下來的話。
「我要摧毀這裡!!!!!!」艾莉莎用力的將手銬破壞掉,接著散發出光芒,使出神龍變身。「變身,火龍!」
變身成火龍後,艾莉莎的手握成拳頭,打擊這裡的牆壁,打壞後便用龍哮攻擊,最後打壞一面牆讓光透入這裡,接著艾莉莎拍拍翅膀,向那道光飛去,飛往天空。
少女一消失,他依然站在原地。
那孩子所帶來的光芒,很耀眼……他心想。
剛才那時刻,好像過去那時候,我和傑洛為了自由而破壞這裡。
––––––––––––––––––––––––––––––傑洛受傷害的時刻,成了以後變得孤僻……↓
在傑洛被關進地下牢獄的時候,有一次他下定決心,決定要到外面,於是和加格拉一起破壞地下牢獄的牆。
「想不到你也想這麼做?」傑洛有些驚訝,對方是那個親生孩子,也會想反抗他?
「就別取笑我了,我偶爾也想到外面去,偶爾也想接觸到光芒!」加格拉聳聳肩,表示無奈。
「那麼,做好心理準備了嗎?」傑洛變得嚴肅,將這次成了大挑戰。
「當然!只要是為了自身的自由,什麼都做!」加格拉點了頭,拿出比傑洛的武士刀短些的刀,以示自己的決心。
「嗯!全面攻擊這面牆吧!」傑洛拔出刀,加格拉也跟著拔刀,開始使出魔法。「超魔法,虛無之空!」
「超魔法,暗黑之影!」
喊出招式名的兩人,各自開啟自己的空間,無與暗的結合,一面牆馬上如紙般輕易可破。破壞牆後,兩人便往那外面跑去,享受自由。
但是,事情並沒有兩人想得那麼輕易順利,被發現到破壞牆面逃跑時,威利呼喚士兵去抓人了。
為了躲過那大量士兵,兩人不斷奔跑躲過那些人,順利躲過那些人時已到了隔日早晨。
他們跑到蓋亞之森停下來喘口氣,停下來的時候遇上了來自宙斯的洛克和艾克斯。那刻起,傑洛的命運齒輪又開始轉動。
「你們,喘得很厲害喔!要不要喝點水休息一下啊?」洛克拿出水壺遞給他們,關心他們倆。
「你們好像在躲什麼的樣子,需要的話,我和大哥可以幫你們!」艾克斯很擔心他們。
「不用了!」傑洛斷然回絕,趕緊離開他們。
「等等!」洛克直接抓住傑洛的手臂不讓他走,知道對方有什麼內幕。「就是不想接受幫助嗎?如果怕會連累,沒關係的!」
「不是這意思的……」傑洛真的想快走,因為他感覺到某股氣息傳來,那氣息讓他想快走。
這時黑光彈從森林的遠方出現,打中的加格拉背後,讓他飛撞到樹,突然來的狀況,令洛克和艾克斯驚訝。
「嗚,他來了……」加格拉忍痛道。
「威利!」傑洛也很驚訝,腳無法如他所願的行動,像是被定在地上,無法前進。「夠了吧……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只不過是想得到自由而已啊……」
「你們怎麼了?」洛克驚呼。
「居然要我親自找人,你們幾個還真是混帳一個!」威利怒道,很生氣的瞪那兩個逃亡者。
「威利!!!!!!」洛克和艾克斯同時低吼對方的名字,同樣怒瞪著他。
「喔呦,想不到能見到呀,下一代宙斯領導人洛克!」威利一看到熟悉的臉和聲音,移目光看見他們。「怎麼?宙斯的人要介入我們家庭問題?哼!不准!」
「威利!你想怎麼樣?」洛克吼問。
「沒什麼。」威利走向加格拉面前,手中凝聚起黑光彈,接著抓起加格拉的脖子前的包巾,提起他然後在肚子那裡攻擊。
「嗚哇啊啊啊啊!!!!!!」加格拉慘叫,痛到沒力氣反抗和站起。
「吾兒啊!下次不准做蠢事!」威利抓起加格拉的衣袖想拖走,想到還有一個時,便將目光看到傑洛那裡。
「就因為你是吧?擅自對我的親生孩子灌了什麼無用的想法?你這個撿來的雜種!!!!!」
一記黑光彈也擊向傑洛那裡,攻擊力道強到讓傑洛撞飛加上壞了一個樹木。
「嗚哇啊啊啊啊!!!!」傑洛一聲的慘叫,令洛克的憤怒更多,則艾克斯卻只能站在一邊看,無法對付眼前那個力量強大的威利。
「我看這傢伙乾脆送給你們這些宙斯吧!像這個撿來的,我不要了!!!」威利邊拖著加格拉邊走向傑洛前面,伸出手抓起傑洛,把他當垃圾般丟到一邊。
當威利丟傑洛的時候,洛克剛好接下傑洛的身體,保護好傑洛變得軟弱的身體。
「原來你都是這樣對待人的,威利!!!」洛克怒瞪,很不滿威利的做法。
「廢話!那傢伙跟我手上的全是撿來的,我從來不會對他們好的!除了我真正親生的孩子,佛魯迪!!!」威利大聲說,那句話瞬間讓傑洛和加格拉陷入黑暗中。
撿來的?那我的親生父母去哪?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稱他為……父親?傑洛和加格拉都一臉疑惑的想。
「哈哈哈哈哈!!!等到我的計畫成功,吾兒就會全面摧毀你們!到時候宙斯啊,給我洗好脖子等著!!!!!!」威利笑說,在體內啟動一個魔法,在背上出現一個惡魔之翼,開始往天空飛。
在那之前,傑洛用極為討厭的眼神瞪他,應該說是恨,對那個威利沒好感。「威利!!!!」
「對了!順便告訴你吧!傑洛!」威利停下來就是要特地跟傑洛說重要話。「這世界上根本沒有自由!自由是不存在的!給我記住吧!」
自由……不存在?傑洛開始覺得害怕、猶豫,心想自由是真的不存在嗎?
從那之後,傑洛藉由洛克的好心,讓他加入宙斯,洛克和艾克斯不斷開導他,不斷想介入他,則傑洛卻一直……不打開心房面對人。
與世隔絕的傑洛,一直拒絕光芒的照射。


「傑洛的過去,就是這樣,沒有自由的日子……」洛克低著頭說。
一說到結尾,艾克斯轉過身子偷偷哭泣,讓淚水偷偷滑過臉龐接著掉落到地。
「所以說,傑洛先生曾經是普羅米修斯的一員,但是卻……」帕蕾朵想接著說下去,可是突然詞窮,無法說明。「明明世界如此的大,在傑洛先生眼中卻很小……」
「為什麼傑洛什麼都不說明清楚?只會到一旁傷心。」剛療好傷的艾克賽爾,聽到洛克訴說的過去想起過去傑洛曾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還真是羨慕你啊……從小就那麼自由,就連現在也是……』
「他就是這樣,他被傷害過也沒辦法啊……」艾克斯抹掉眼淚,說起話聽起來哀傷。「總是讓自己帶假面具的傑洛……就不讓任何人知道他有什麼樣的過去。」
「這樣的話……」帕蕾朵接著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在遠處突然聽到龍的吼叫聲以及爆裂聲。「怎麼回事?」
「是艾莉莎的神龍變身之一,火龍!」洛克看到遠方那熟悉的景色立刻解釋。「火龍破壞力十足,使用起來一定會造成大規模破壞,艾莉莎她……想破壞普羅米修斯!?」
「為了傑洛而這麼做嗎?」艾克斯問。
「一定是的!」
這時,艾莉莎一直噴火破壞著,途中突然有黑光彈出現擊中艾莉莎,導致艾莉莎從空中墬落,並且解除變身。
「臭火龍!殞落吧!!!!」威利吼道。「居然敢這麼做?」
「艾莉莎!!!!!!」
艾莉莎,從空中墬落中,另一方面,傑洛有所動靜……


(待續)

﹍﹍﹍﹍﹍﹍﹍﹍﹍﹍﹍﹍﹍﹍﹍﹍﹍﹍﹍﹍
IN魔法世界的介紹:
神龍變身〝火龍〞–西方龍的一種,破壞力十足,與冰龍最強防禦力完全相反,同時防禦力在龍之中算弱。
超魔法〝黑暗審判〞–釋放黑暗,與光明對抗,是個強力的魔法,控制不當就會被黑暗侵蝕,精神和肉體以及生命都會被黑暗奪走。分為破壞、吞噬、暗殺以上攻擊模式。
超魔法〝暗黑之影〞–控制影子當作武器使用,也能覆在武器上做輔助。一般都是控制自己的影子,能力越強,連對方影子也能控制。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自由和幸福呢?為什麼那些總是看不見又不容易取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