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IN魔法世界 – 9 – 大家的羈絆,魔法公社宙斯裡的魔法師中的〝驕傲〞!

 

傑洛跳出去救要墬落到地面的艾莉莎,然後降落到地面後再將艾莉莎放下,無視威利的怒瞪。
「傑洛!為什麼要救那個小鬼?快告訴我理由!」威利逼問。
「我沒有理由要告訴你!」傑洛放下艾莉莎後冷淡回答。
威利一聽到馬上生氣,很生氣的怒瞪傑洛,不滿他的回答與行動。
「傑洛……」威利一看到傑洛那冷淡態度,讓他看到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影,那人總是淡然離開,冷淡回答幾句敷衍他,老是想出去尋求自由,不管自己的身子怎麼樣硬要出去,傑洛那態度,威利一想到就覺得火大。
「你那什麼態度?你以為你是誰啊?!以為誰老是扶養你啊?竟敢用那瞧不起的態度?」因為怒火而啟動他的超魔法黑暗審判第二式–【暗殺】,讓自己起了異樣,臉變為有如惡魔,雙手有與龍一樣的皮膚與爪子,背上長出惡麼之翼,快速飛向傑洛那裡,伸出爪子想爪向傑洛。「你不要命啦?!」
一看見威利那恐怖的速度過來,立即做出反應用刀檔下。
「想擋?沒那麼容易!」威利在飛的時候,將速度變為超高速,將爪子攻擊在他控制當中。在速度快到不行的情況下,攻擊是幾乎看不見的!
「嗚哇啊啊啊———!!!」被那看不見的爪擊無限傷到,無法反擊的傑洛只能痛苦慘叫和挨痛。
「哈哈哈!活該!想饒命的話,就站起來去殺了宙斯那些人,或者是去殺了那個被你救的小鬼!」威利停止攻擊,對傑洛要求一件對他來說是件慘忍的事。
聽到那要求的傑洛,很驚愕的抬頭看他。
「我知道你是敵不過我的!」威利淺笑,那笑容很邪惡,像是在嘲笑他無能。「我還知道,你是怕這力量的!要是敢違背,我就繼續攻擊!」
「嘖!」傑洛很憤怒的咋舌一聲,只能無奈接下這要求,握緊手中的武士刀,用跳的離開原地,跑向森林中。
「哼!無能的小鬼一個!」在傑洛走了的最後,威利不滿的自言自語,同時解除剛才的惡魔變身。
到森林跑的傑洛,緊皺眉頭,心正忐忑不安著。
我真的要傷害他們嗎?這樣做是對的嗎?為什麼我心裡很不安?明知這是不對的,我卻硬要做,這都是因為……有事物在壓迫我……
我……該怎麼辦才好?
≡≡≡≡≡≡≡≡≡≡≡≡≡≡≡≡≡≡≡≡≡≡≡
親眼看到傑洛救了艾莉莎然後被威利傷害的情景的洛克、艾克斯、艾克賽爾、帕蕾朵四人,看到那光景就覺得痛苦。
「為什麼要這樣傷害傑洛先生?他並沒有做錯事吧?」帕蕾朵因為目入剛才的情景的關係,淚水不停流,不安的發問。
「威利那傢伙……」看到那光景的洛克,雙拳緊握,緊到會讓手受傷的力道。「居然這樣如此對待人?!?!」
「洛克……大哥?」頭一次看到洛克如此憤怒的艾克斯,很驚訝的呼喊對方名字。
「吶,剛才傑洛跑走了,他會不會是來這裡解決我們啊?」艾克賽爾有點害怕,對洛克和艾克斯發問。
「都是因為被威利壓迫才會……」洛克的憤怒再度升高,因為憤怒的關係,身上開始發光,那是洛克使用魔法的前兆。「都是因為威利!」
洛克大哥……這股魔力……好強大!艾克斯看見洛克身上的光芒就知道他正要使出,他識相的閃遠。
「艾克賽爾,帕蕾朵,快避開!」艾克斯大聲呼喊,就是要求他們快閃遠點。
「咦?」「為什麼?」艾克賽爾和帕蕾朵一時不明白,不過當艾克賽爾一看到洛克身上的光芒時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哇!快閃遠喔~」艾克賽爾趕緊跑開,遠離洛克。
「別問了!快閃遠點就對了!」艾克斯抓住帕蕾朵的手趕快遠離。
「多謝了!艾克斯。」洛克閉上眼小聲感謝。
這時候,某處傳來樹葉騷動聲,那時大家就知道那人來了!
捨棄宙斯的紅色長外套,身穿黑色長袖和灰色長褲,老是拖著長長的金色馬尾,平常他很威嚴的,今天他……哀傷許多。
「傑洛,你還是聽令於他了是吧?」洛克有些無奈的問。
「不是聽令,是我自己就想來的,是我自己就想殺了你們!」傑洛抽出刀,準備戰鬥,更正洛克的話。
「有理由嗎?」洛克問,一發問身上的光芒變得更強大。
「沒有,我完全基於自己的意識去做!」
「是嗎?」洛克聽到傑洛那回答,很感傷的閉上眼,然後深呼吸接著說:「那麼,我得非讓你知道,我們宙斯公會的驕傲!」
「驕傲?」頭一次聽到自己過去待過的公會中,還有驕傲存在,不知道的他,疑惑的發問。
「那個唯一決不退讓又讓我們產生自信的,那事物,我們稱它為〝驕傲〞!」洛克的右拳舉至胸前,對傑洛說明。「我們的驕傲,是絕不傷害自己的伙伴,絕不讓伙伴難過,絕不讓伙伴一個人孤獨!一定要讓他感受到溫暖!一定要保護來自宙斯的魔法師!以上無法做到者,我們宙斯絕不收這種人!」
洛克的大聲宣言,讓他身後的來自宙斯的魔法師都露出堅定的表情,他們有如太陽,散發出溫暖的光芒。
一樣頭一次聽到宙斯有這驕傲的帕蕾朵,親眼看到宙斯公會有名又強的理由,宙斯這裡,重視伙伴之間的聯繫。
傑洛到現在才知道宙斯的驕傲,同時知道他不屬於宙斯的原因。
他之前傷害了宙斯部分的魔法師,他讓特地來救他的艾莉莎哭泣,他從不對他們有瓜葛,他無法給予對方一股溫暖,他從未保護任何一位來自宙斯的魔法師。
「你說的我都無法做到,所以……我已經不是宙斯的人了!」傑洛快速奔前,想砍傷洛克。
「無法做到?你的雙眼蒙蔽了嗎?你看不見你做的事了嗎?如果是這樣……」洛克聽到傑洛那段話心裡有些難過,將身上的光芒收起凝聚成劍,擋下傑洛的刀。「那麼對付你根本不需要用到超魔法!」
「這是你的驕傲還是孤傲?還是另一個,憐憫!」傑洛格開光劍,對他連續砍著。
「不是!」洛克也跟著砍,一邊解釋他的做法。「這是不應該對付自己朋友的作法,然而現在逼不得跟朋友戰鬥,逼不得要傷害朋友的悲傷!!!」
「我,聽不懂!」傑洛向後退開,往上一跳要進行下墬攻擊,刀往下要刺到人時,洛克奮力擋下。「現在我們只是單純的〝敵人〞!」
「才不是!!!」洛克大聲更正傑洛的說法,使力將傑洛的刀往旁一揮,然後向前衝,猛力一砍。「為什麼你會這麼想?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是朋友了不是嗎?」
「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跟你們一群人好!」傑洛也跟著猛力一砍,劍與刀互觸傳來的震動與一閃光芒,自己說出不是內心中想說的話,說出一句〝謊言〞。
「才怪!!!」洛克接著繼續砍,直到砍傷傑洛的肩膀和手臂,接著用空出來的手使出能量過多的光彈攻擊,把傑洛撞飛。「你說謊!其實你是想跟我們一起的!」
傑洛沒有哀痛叫一聲,用刀刺入地面讓自己站起站穩,鮮紅的血液墬入地面,可能是因為心理作祟又倒地,傑洛抬頭依然露出冷酷的表情,不過眼神卻閃過一道悲傷之光。
「你說錯了!我並沒有說謊也沒有做假!」
「不對!你並沒有勇敢面對自己的心,你在不安,你在害怕,是你自己硬要關近一個牢籠裡,過去想逃離,卻被黑暗狠狠壓住不敢面對光明!」洛克收起光劍,慢慢走到他身旁,停止戰鬥,用悲傷的眼神看見那鮮紅的血。
「才不是!!!」被人說中的心,傑洛大聲的吼。「我是來自普羅米修斯的,我本來就是你們敵人,本來就不跟你們在一起的!我……是一個人的!!!」
當傑洛說自己一個人時,洛克很生氣的揮拳揍過去,將傑洛的臉黑青一塊,頭扭到一邊。
碰的好大一聲,那一拳讓人感受到那包含了兩種心,憤怒與悲傷。
「傑洛!你並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們在不是嗎?」洛克露出悲傷的眼神說,右手持著一個光球靠近傑洛的傷口幫他治療。
「可是我……你們跟我在一起會受傷的……我……不想看到你們受到那人威脅!」傑洛低著頭說,不讓洛克和其他人看見他的軟弱。「所以我……」
「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們才會自願受威利處置,但是我們可以集結在一起啊!多依賴點我們啊!我們是伙伴啊!並不是敵人也不是外人!」
「伙伴?」
「對!你看!只要伸出手握住,溫暖不就傳達得到嗎?」洛克握住傑洛的手,讓傑洛感到一點溫暖。「這樣不就可以聯繫嗎?傑洛君,你不是一個人!你的名字傑洛,雖然代表著無,但並不是什麼都沒有,你可以擁有人心和溫暖不是嗎?現在你不就擁有了嗎?」
洛克的光芒與溫暖,確實地傳達到傑洛的心中,那個溫暖,讓傑洛眼眶泛淚,流出溫熱的淚水。
「對不起……我一直沒發現到……對不起……」傑洛流著淚對洛克道歉。
「沒關係!」洛克繼續治療著傑洛,讓傑洛痛哭。「傑洛君,你之前的回答,你真的沒注意到自己做的事,其實你已經保護過伙伴,上次跟艾克斯解決委託不就是?還有不讓伙伴的難過那個,你不是讓宙斯裡充滿元氣?雖然是另一種方法……」
傑洛抬頭望著洛克的回答,聽聽自己之前所做過的事,自己未曾發現做過宙斯的驕傲,洛克都一說出來。
「艾莉莎尊敬你,艾莉莎變得很有元氣,讓艾莉莎有那樣的變化就是你的所為!還有剛才,你不就已經保護宙斯的魔法師了?艾莉莎沒摔傷是你出手搭救啊!」
「可是……我之前傷害大部分的宙斯魔法師,還有出手打傷艾克賽爾那小子,我違規了不是嗎?」傑洛帶有罪惡感的問。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意識去做的,所以我原諒你!」洛克露出笑容,原諒傑洛出手傷害宙斯的伙伴,相信那不是傑洛真心要做的。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傑洛低著頭道歉,淚水直流。
「啊拉拉,今天傑洛君說了好多對不起啊!我們家的傑洛君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坦率啦?真可愛呀~」洛克將傑洛治療好後,又像兄弟一樣勾肩,笑嘻嘻的說。
「別黏過來!」傑洛跟過去一如往常一樣,不喜歡洛克黏人糾纏,露出他過去未露過的〝笑容〞,雖然看起來很無奈,不過那是傑洛第一次露出的笑容。
「我們是伙伴,所以沒關係啦!哈哈哈~~」
「你這個黏巴達,去那邊啦!」
帕蕾朵看到眼前的溫暖光景,傑洛被洛克的熱情感動,眼前想殺宙斯全部的人的傑洛,變得不一樣了,而且……看到笑容了。
艾克斯看到那光景,很開心的笑出聲。
「嘻嘻,傑洛被洛克大哥黏了~」這次敢跟傑洛開玩笑的艾克賽爾,跑過來戲弄他。
「少在那邊幸災樂禍!臭小子!」
傑洛心中的黑暗,全因為洛克的光全散去了……
≡≡≡≡≡≡≡≡≡≡≡≡≡≡≡≡≡≡≡≡≡≡≡
親眼看到傑洛沒出手攻擊他自己伙伴的威利,很生氣的握拳,氣得想找東西出氣。
這時想到那位被傑洛救的少女–艾莉莎,因為被威利的光彈攻擊〝毀滅死光〞而昏倒,現在意識漸漸回復中,正要醒來時,頭髮被威利狠狠抓住。
「嗚哇啊啊啊———!!!」艾莉莎因為痛而慘叫。
「宙斯的臭傢伙們,沒注意到你們的小鬼在這裡嗎?哈哈哈,就在那裡享受羈絆的溫暖,這小鬼的痛苦,就看著吧!」威利大聲笑著,要宙斯的人看到艾莉莎的痛苦,將艾莉莎用腳踹到一邊。
「嗚……」被踹到一邊的艾莉莎,按著肚子忍痛,想站起來時被威利狠狠抓起脖子,喘不過氣的艾莉莎,露出痛苦的表情。
「看啊!這小鬼的痛苦啊!」
「威利!!!!!!」洛克和艾克斯很生氣的大吼,啟動各自的魔法。洛克用元素魔法光讓自己的背上出現翅膀,充滿光芒的翅膀。艾克斯的背上也出現翅膀,與洛克快速飛過去。
「我們兄弟倆代表宙斯,決定對你進行討伐!」洛克用光拿著光之劍,對威利下宣誓,艾克斯也同樣拿出武器要對付威利。
「你傷害傑洛和艾莉莎這件事,我們絕不原諒!」艾克斯大力揮一下法杖,很憤怒的瞪威利。
「來吧!讓我看看你們兄弟倆的力量吧!」威利見到眼前的人要對他挑戰,於是使用超魔法黑暗審判第二式【暗殺】,讓自己變成惡魔的樣子。
「不用你說也會來!!!!!!」
洛克與艾克斯出面攻擊威利,出面討伐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