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Ⅰ – 夢中的歌聲,戰鬥進行曲


我在夢中,聽見了歌聲,那是?
那個激發我們戰鬥的聲音,從哪裡傳來的?
我只知道這歌聲傳達意思……愛麗絲遊戲再開!
那女孩……是誰?


   ❀           ❀         ❀     
『我在何處?我就在這裡!不是找不到,而是你看不清黑裡深處的光……』
這歌聲,在真紅耳中再度響起。
又是這個歌聲?!
真紅很懊惱,想驅走歌聲但不知道辦法,只能讓那歌聲自由進入耳中,直到歌聲消失時……睜開眼看四周時,發現到自己又處身置上次的N領域。
又是這裡?真紅在這空間中飄盪著,觀察四處。
當自己飄到深處時,再次見到的地方,黑色鋼琴擺設著原封不動,混亂的空間依舊沒改變。
「我記得這裡……」真紅輕說,皺著眉回想,我記得……還有個人在這。
「妳又來了呢?真紅。」上次黑髮女孩從黑暗處走來,對著真紅微笑著,當真紅來的時候她很高興。
「又是妳!」真紅驚呼。
「真紅……喜歡我的歌聲對吧?不然妳怎會再度來呢。」黑髮女孩笑道。
「難道……是妳把我引過來的?」真紅後退一步表示警戒,緊瞪著對方。眼前發生的事真紅讓想起來了,那個歌聲,這個地方,以及眼前的少女。「妳有何目的?」
「我沒有目的,只是想讓妳聽我的歌聲,只是想要有個聽者。」黑髮女孩依然笑著,表示自己完全沒有什麼害人目的。
真紅這下沉默,面對如此坦率的人,真紅無法硬逼,只好當個聽者。
「我就當妳的聽者,妳可要好好演奏!」真紅雙手抱著胸,閉上眼享受音樂。
「是!」黑髮女孩笑回。「這次我演奏別首,請聆聽這曲子,夢中響宴!」
黑髮女孩坐到鋼琴前,雙手放上琴鍵,當手指開始彈奏音樂時,歌聲也便開始傳來。
「夢中的世界,有個永遠結束不了的世界,擁有永遠結束不了的饗宴,永遠都是進行曲。」
當真紅聽到歌聲時,內心再度起變化,一股強大騷動侵蝕著真紅。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感覺?
當對方鋼琴彈到激奏時,真紅開始難受;當對方唱起高亢之聲,真紅覺得相當難受。
「饗宴中有愉快令人感覺到快樂,所有人都希望時間能夠停住並持續下去,直到永遠。進行曲不會終結,進行曲沒有結束,唯有持續下去這條路……」
歌聲結束時,真紅起了變化,眼神失去光澤,無神的眼光,自己的意識不知去向。有著空洞靈魂的人偶,心已消失,依照著傳來的歌聲指令行動。
真紅將自己的人工精靈現出,拿起粉色拐杖,轉身飛往N領域的另一頭,不知道要去做什麼。
「去吧!真紅……去將愛麗絲遊戲再度開啟!妳很想見父親對吧?」黑髮女孩笑著說,眼睛盯著真紅離開的方向。
當真紅完全離開時,黑髮女孩再度如粉般的消失。

   ❀           ❀         ❀     
早晨,穿著粉色與白色組合的裙子,腳穿的紅色鞋子,金色短髮頭上綁著粉色大蝴蝶結,髮尾捲捲綠色眼瞳女孩雛莓,清醒時就從睡眠之地–皮箱起身,睡醒時來個大伸懶,打個大大哈欠。
「真紅,早安!」當雛莓正對平常都是早起的少女真紅道早,但是今天不見人影。「啊咧?真紅呢?」
察覺到異樣的雛莓,越過自己的皮箱走到真紅的睡眠之處皮箱去,直接打開時就看不到人影。
「不在,去哪裡了?」雛莓歪著頭發問。為了找人只好問問還在床上睡的少年,搖晃著他叫醒。「阿純,真紅不在!」
「嗯?真紅?去樓下了吧……」還想睡的少年,在沉睡中回話。
「這樣啊……」雛莓趕緊跑到樓下,去見真紅再道早。
但是……一到樓下依然沒看見真紅人影,只有看見阿純的姐姐櫻田紀,戴著眼鏡,頭後綁個雙馬尾,看起來很有元氣的少女,這裡,只有她一個人。
「啊咧?真紅不在……」雛莓露出哀傷的表情,看著四周找人,急著找人。
「真紅嗎?對耶,她今天沒下來呢!」櫻田紀聽到雛莓的話立刻轉身,忙早餐的手離開工作,注意到真紅不在。「會不會是跑出去啦?」
「這樣啊……」
當以為真紅跑出去的兩人,聽到二樓玻璃破掉的聲音,櫻田紀和雛莓立即往二樓跑去看狀況。
「阿純,怎麼了嗎?」櫻田紀打開門進房,著急的問話。
「真紅她……」阿純戴著眼鏡望用突破窗口方式進來的真紅,看到手拿武器面帶無神的真紅。
「真紅!!!!」櫻田紀和雛莓同時叫起真紅,讓真紅起了反應,她望去的人是在櫻田紀旁邊的雛莓,緊盯著她。
查覺到真紅在盯自己的雛莓,害怕的躲到櫻田紀後面。
「薔薇少女第六人偶雛莓,與我戰鬥吧!」真紅提起拿著拐杖的手,對雛莓下戰帖。
「咦?」雛莓歪著頭看真紅,明白真紅是想開始愛麗絲遊戲。
「等一下!真紅!妳不是說不繼續戰鬥了嗎?那個成為愛麗絲的戰鬥,對妳來說不是已經沒意義了嗎?」聽到真紅想開戰的阿純,很激動的對真紅罵。
「這都是為了父親大人……」真紅輕說,接著秀出紅色人工精靈對著雛莓,大量紅色花瓣跑出對雛莓攻去。
「呀啊—!」沒做出防禦的雛莓,被大量花瓣打擊而飛後撞牆。
「真紅!!!」阿純激動的大叫,不滿真紅的所作所為。
「別阻礙!人類!」真紅冷漠的對阿純說,飛往雛莓那裡,對雛莓展開近距離攻勢。
「發生什麼事啦?」櫻田紀害怕的問,對於現況感到相當害怕。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真紅怪怪的!」阿純冷靜回答,追起真紅。「雛莓!快逃!」
「好、好的!」雛莓明白情況危急,趕緊逃跑遠離真紅。
「不會讓妳跑的!」真紅快速的飛過去,拐杖打向雛莓那裡,可惜落空。
「嗚哇哇~~」哭叫的雛莓,用最快的速度跑著,躲避真紅的強力一擊。
見無法展開近距離攻勢,真紅只好用人工精靈再度釋放花瓣。
「荷莉野!」真紅大喊人工精靈的名字,釋放大量花瓣攻擊還在跑的雛莓。
「嗚哇!」被打中的雛莓,再次打飛,撞到櫃子後無法起身繼續跑下去。
「這樣就結束了!」真紅大揮拐杖,靠近雛莓中。
雛莓流著淚看著真紅,心想該怎麼辦。
真紅變得好可怕……我該怎麼辦?
「雛莓!快用妳的藤蔓纏住真紅!」阿純大喊,對雛莓下指示。
「好、好的!」雛莓趕緊放出草莓藤纏住真紅的身體,將真紅纏住後,讓她手中的武器放下了。
「嘖!」被纏住的真紅,利用媒介釋放力量,將草莓藤解開。「喝啊—!」
「哇啊!」見到草莓藤對真紅沒用的雛莓,害怕的往後退,雙腳顫抖著。
「真紅!!!妳不是說過戰鬥是沒意義的嗎?快想起來啊!!!!!!」阿純對著真紅大吼,藉由聲音傳達真紅內心深處。
阿純這麼一喊,讓真紅眼神閃過光芒,綁住意識的歌聲之鎖奇蹟似的解開。
「……怎麼了?」恢復意識的真紅,望著眼前的狀況,回想自己做了什麼,但是想不起來。「我從N領域回來了?」
「大家沒事吧?」跑下來的櫻田紀,很擔心的問。
「我想沒事了。」阿純點了頭回應,走向真紅身旁詢問詳情。「真紅,妳怪怪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聽到了歌聲,那歌聲……傳達著愛麗絲遊戲再開。」真紅一手撫著頭回想,努力想起自己曾身處在某個N領域中。「一個黑髮的女生,唱起歌,然後我……突然想戰鬥。」
「歌聲?」
沒錯!一切都是那個歌聲而來!愛麗絲遊戲因為真紅的想法而暫時停止,少女們各自過生活,沒想到一個歌聲就展開了。
「那女孩……到底是誰?」真紅小聲輕問,問題在心中深根柢固著。

   ❀           ❀         ❀   
夜晚,在某間醫院,一位身穿黑色哥德式衣服的少女,坐在某間病房的窗口望著天空。
在她享受月光照射時,歌聲傳來了,那歌聲跟她平常聽的不一樣,它沒有感情,像一把鑰匙似的想打開某樣東西。
『我在何處?我就在這裡!不是找不到,而是你看不清黑裡深處的光……』
什麼聲音?是誰在唱歌?少女趕緊往後望,歌聲不是躺在床上的女生所唱,她繼續搜尋,可惜自己無法繼續,心中有股強烈意識侵入,正在強制打開或改變。
『歌唱吧!開始吧!不要抗拒!漣漪一圈一圈的向外,不要想畏懼,握緊吧!你的本能……』
歌聲的消失,少女的神情改變,眼神失去光芒。
「開始吧!愛麗絲遊戲……」少女輕說,身邊出現紫色小光點,手中拿著西洋金屬劍。
有著黑色翅膀的少女,展開翅膀往夜晚的天空飛去。

   【待續】

––––––––––––––––
下回預告–歌聲催眠,破壞進行曲
緊接著是戰鬥不間斷……少女們,如何應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