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ROCKMANX - 惡搞名偵探,鮮紅殺人案


純惡搞喔~~

—————————————————————————
介紹—
艾克斯—華生,傑洛—屍體,艾克賽爾—福爾摩斯或柯南,艾莉亞—發現者1,西格納斯—發現者2,蕾雅&帕蕾朵—同來的發現者3
犯人是誰先賣個關子~~

……那麼,開始囉~~

—————————————————————————
那時……發生在早上!
「呀啊啊啊啊啊啊———————!!!」慘叫聲響起,聲音主人是艾莉亞。
「怎麼了?!」西格納斯跑過來,看到艾莉亞指著裡面,表情相當驚訝。
「怎麼回事啊?」蕾雅跟帕蕾朵也跑過來察看。
跑過來的人都一探裡面,就看到那個最強的獵人傑洛倒在地上,口中有著血(?),倒在機油攤裡。
「啊!傑洛先生!」一看到傑洛死狀的蕾雅,被嚇昏而倒地。
「蕾雅!!!」帕蕾朵驚叫,拍拍她臉頰要叫醒。「蕾雅!!!」
「怎麼回事啊?!」艾克斯、艾克賽爾這時才跑過來,一往裡面看,他們都倒抽氣。
「請問這是怎麼回事?」艾克斯向先來的艾莉亞、西格納斯、帕蕾朵問。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來找傑洛拿個資料而已,結果一開門就……變成這樣子。」艾莉亞顯得驚惶失措。
「那位最強獵人傑洛先生,居然會……」帕蕾朵瞪大雙眼看著屍體說。
「趕緊找人來調查!!!」西格納斯去搬救兵正要跑步離開時,艾克賽爾開口說話。
「不用找人去了!因為……這起殺人案已經很明瞭了!」艾克賽爾很嚴肅的說,很鎮定的走向屍體。「傑洛以趴的姿勢倒在地上,很明顯的,是有人在他後面暗殺掉的!」
「艾克賽爾,你變得好像偵探啊!」艾克斯很驚訝,注意到平常老是活潑又天真的小朋友艾克賽爾,現在變得像大人在推理案件。
「華生,應該說我本來就是偵探!!!」艾克賽爾莫名氣妙的換上咖啡色畫家帽跟咖啡色斗篷,手裡拿著煙斗,對艾克斯莫名其妙的叫他華生。
「咦?」艾克斯很驚訝,現在才發現自己突然戴上眼鏡跟被貼上假鬍子。「什麼時候?」
「大家看看……」艾克賽爾走到傑洛嘴邊那蹲下,指出嘴邊的疑點。「看看這裡,這是我們思考型機器人不可能有的紅色鮮血,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在旁聽著的人同時說。
「當時傑洛應該是在喝我們總部裡的最新產品,酒精含量高的覆盆子雞尾酒口味的機油才有的紅!」艾克賽爾起身邊走邊說。「當時傑洛在喝機油時,就被人殺了!」
「好樣的,傑洛居然背著我喝酒精類飲品?!」西格納斯針對傑洛偷喝酒這件事不滿的說。
「那……犯人是誰呢?」艾克斯問。
「犯人就是……」艾克賽爾這時含住根本沒有東西可吸的煙斗,準備當場指犯人。「妳!艾莉亞姐姐!」
「咦—————————?!」所有人都驚訝。
艾克斯、西格納斯、帕蕾朵立刻看往艾莉亞,就連昏倒的蕾雅也嚇醒了。
「等等!你有證據嗎?」艾莉亞不滿的問。「我是弱女子耶!」
「就算是弱女子,也能犯罪呀艾莉亞,妳別忘了,妳在遊戲裡可以拿武器,而且還參考艾克斯的武器,妳這樣,還能說是弱女子?」艾克賽爾還指著。「裝上跟艾克斯一樣的攻擊模式的武器,這樣犯罪是最簡單的了!!!」
「我對傑洛沒有仇恨啊!為什麼要殺他啊?」艾莉亞變得歇斯底里,很生氣的吼。
「因為……妳跟傑洛有相似處,同樣是金髮,當然想獨占金髮美女這位置!」艾克賽爾閉上眼說。
「那個……傑洛是男的啊……」艾克斯無奈的說。
「華生,你忘了嗎?傑洛他……」艾克賽爾含上煙斗說。「原本想以紅色機器人來進行設計的,但是都太普通了,於是加金髮,一畫出來就變得像女生,這件事,傑洛已經被人嘲笑過了!傑洛為此氣很久,X4中還被某某BOSS說〝どんな奴が来るかと思えば金髪のガキじゃねえか〞這句話!」
「所以呢?」艾克斯問。
「基本上,傑洛是女的!!!」艾克賽爾大聲說,沒發覺到後面有殺氣。
「喔,原來你是這樣認為啊?」原本是屍體的傑洛,突然起身,用超級火大的表情瞪人。「我是女人是吧?啊?!臭小子,我要讓你後悔你說這句話!!!」
「咦?」艾克賽爾轉身,臉上掉一滴冷汗。


接著禁播,艾克賽爾被打得七葷八素。


「給我認真點演!!!」傑洛揍完後轉身,然後躺在地上繼續裝屍體。
被人看見並之道是演戲的艾克斯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那個……艾克賽爾,你還沒說艾莉亞的犯罪想法跟模式喔!」把剛才的事當作沒看見的艾克斯,將殺人案繼續下去。
「對喔!」艾克賽爾從地上爬起來,無視剛才的鬧劇。「關於艾莉亞的犯罪手法,是用之前綁住頭髮的那個東東,那個只要控制得好,時速到達一百五十根本不成問題!犯罪心裡呢是因為金髮這點而重複了特徵而氣,接著殺死了傑洛!」
「聽你講得頭頭是道,不過那東西叫髮夾,把頭髮捲起然後夾起來,這東西就能殺死最強獵人了,那艾克斯還能活下來?」艾莉亞不認同艾克賽爾的理由。
「說得也是。」艾克斯搥一下手,認同艾莉亞的話。「如果傑洛被一個髮夾打死,那往後辦喪禮時不就充滿笑聲?因為很囧啊!傑洛抱著羞恥而死不像他啊!」
「呃……」被人推理錯誤的艾克賽爾,又含住煙斗,繼續思考真正的犯人。「我知道了!犯人的確不是艾莉亞,而是……」
「而是?」
「是那個剛才昏倒的蕾雅大姐!!!」艾克賽爾指向剛站起來的蕾雅。
「咦—————————?!」再次驚訝得大叫。
「不、不是我!」蕾雅揮揮手又猛搖頭地否認。
「這次絕對是真的!因為蕾雅大姐喜歡傑洛,為了愛他,為了讓他注意到自己,嘗試了各種方法偏偏傑洛就是不在意,所以……」艾克賽爾含一下煙斗,接著再舉一次指蕾雅。
「改用情殺,對方一直不注意妳就用這方法,就算得不到傑洛的愛,那傑洛也別想愛別人,然後將傑洛霸占!!!」
「聽你這麼一說,蕾雅的確有可能是犯人呢!」艾克斯再搥手的認同道。
「咦?那個……我不會這麼做的啊!」緊張的蕾雅,再揮揮手又猛搖頭。
「至於犯罪手法,一定用超難喝的機油給傑洛,讓傑洛喝毒致死!!!所以地上的機油就是這麼來的!!!」
「可是艾克賽爾,地上的死亡訊息又是如何?」西格納斯指出地上傑洛伸出的手指間那地方,沾紅紅的汁,上面是畫類似刀的圖。
「嗯……原來還有共犯!」艾克賽爾蹲低看死亡訊息,托著下巴說。「刻意不讓人察覺犯人是蕾雅,特地去用紅色的汁畫下死亡訊息來模糊焦點!」
「這又是怎麼回事啊?艾克賽爾!」艾克斯很吃驚。現在的艾克斯,真的越來越像華生了。
「共犯是帕蕾朵!!!」艾克賽爾舉手指向帕蕾朵。
「咦—————————?!」又一次的驚訝。
「等一下!為什麼是我啊!!!」帕蕾朵很生氣的吼。
「說明一下吧!艾克賽爾!」艾克斯說。
「嗯!」艾克賽爾點了頭,含住煙斗開始說明。「看到蕾雅殺了人後,身為同期生又是好朋友,不能讓蕾雅背罪,於是特地移動傑洛的手寫死亡訊息!」
「就算我是蕾雅的朋友好了,身為朋友我是會勸蕾雅的,並且相信蕾雅的!」帕蕾朵站前激動的說,右手在胸口表示自己。「我相信蕾雅不是犯人!還有我才不是共犯!你不要亂推理啦!!!」
見到友情可貴的蕾雅,很感動的看帕蕾朵。「帕蕾朵……」
「我也認為蕾雅不可能殺傑洛的!」艾莉亞認同帕蕾朵的話而回。
「呃……」全部推理都被打包票的艾克賽爾,為了繼續下去,用掰的。「對了!帕蕾朵才是犯人啦!!!因為有一次被傑洛遺忘,藉此懷恨在心,殺了傑洛!」
「就跟你說了!我不是犯人啦!!!」氣到不行的帕蕾朵,拿出大板手K艾克賽爾。
「噗喔!」
艾莉亞很無奈的掩面,西格納斯在旁偷笑,艾克斯則一旁苦笑著,不是犯人的蕾雅,一旁偷偷呼氣。
「嗚……先進CM。」艾克賽爾舉手指說。
「哪來的CM啊!!!」帕蕾朵補一腳踹他。

—————————————————————————CM完~~–д–?

「之前的推理,我是瞎掰的!」艾克賽爾裝作冷靜,含住煙斗說。
身為華生的艾克斯,一旁掉冷汗,好心不插嘴。
「那麼繼續吧!」艾克賽爾開始邊走邊思考。「嗯……此案件看似不單純,其實很明瞭了啊!」
「話這麼說是什麼意思?艾克賽爾!」艾克斯問。
「仔細想想吧!華生!傑洛是非正規品獵人中最強的,實力強到爆,怎可能這麼容易殺死?!我說的這是超可疑的疑點!」艾克賽爾舉手大指。
「也對!」艾克斯搥一下手認同道。「那麼強的傑洛,的確不可能容易殺死!」
「也就是說,是被一個跟傑洛實力相當的人殺死的!」艾克賽爾開始要指出犯人。「犯人就是……你啊!華生!!!」
「咦?我???!!!」艾克斯指著自己感到疑惑。
「艾克斯嗎?」西格納斯用懷疑的眼神看艾克斯。「很有說服力的推理啊……」
「等等、等一下!我跟傑洛是好朋友耶!為什麼殺他?」艾克斯連忙問道。
「原因是……」艾克賽爾先含一下煙斗,接著大力指著艾克斯。「傑洛比你有人氣多了!!!過去明明是本作的男主角,之後在X4傑洛正是成為主角時,他比你有人氣得多!你恨死比你還有人氣的傑洛,所以殺掉傑洛了!!!!」
「咦—————————?!」這次艾克斯超級驚訝。
「這到有可能啊……」西格納斯認同艾克賽爾這次的推理。
「等等!真的不是我!!!」艾克斯大力揮揮手,堅決否認自己是殺人犯。
「的確啊!平常看艾克斯那麼善良,原來你……」艾莉亞用對艾克斯很刺眼的眼神盯他。
「不是我啊!!!」
「這麼說……」帕蕾朵也用刺眼的眼神盯艾克斯,蕾雅也盯他。
「真的不是我啦!!!」艾克斯欲哭無淚的辯解。
「詳情是這樣的!」艾克賽爾無視艾克斯的辯解開始說明犯罪手法。「在傑洛回房間,艾克斯偷偷跟他,進門後拿酒罐醉他,因為猛灌的關係,嘴角會有紅紅的。」
在艾克賽爾說明時艾克斯開始想偷偷溜走,可惜被艾莉亞發現,艾克斯被艾莉亞的關節技扣住不能走。
「可惜,傑洛的酒量很好,接著艾克斯拿出有毒性的飲料再灌傑洛,所以地上一大攤的機油是這麼來的;把傑洛灌毒後,發現到傑洛的免疫系統很強,一點毒根本傷害不了他,這次艾克斯他……用終極裝甲把傑洛打死了!!!」
「好厲害的推理!!!」西格納斯、帕蕾朵、蕾雅拍手稱讚艾克賽爾,使得艾克賽爾的鼻子伸得長長又舉得高高。
「就說不是我嘛!!!!!」艾克斯大喊。
「別說了,乖乖被逮捕吧!!」艾克賽爾拿出手銬銬住艾克斯的雙手。「雖然你長得一副連蟲都不敢殺,卻忌妒別人的人氣,有什麼話再跟法官說吧!」
「就說不是我啦!真的不是我!!!」
「夠了沒啊?」傑洛又起身,一臉不爽的瞪人。「艾克賽爾,你少了一個證據!」
「咦?」所有人驚訝,聽著傑洛的話。
「在場的證據不只有這些,還有一根裩子,所以說……」「呀啊!!」「嗚啊!」
在傑洛在說還有一個證據時,艾克賽爾拿起棍子打傑洛,把傑洛打昏。
「真是……屍體就不能好好演嗎?」艾克賽爾小聲的說。
那個……艾克賽爾當場打昏傑洛耶……旁觀者心想。

「犯人不是艾克斯!而是另一個!」這時的艾克賽爾身上的裝扮變成另一個,臉上戴眼鏡,頸前戴了一個蝴蝶結。「真相永遠只有一個!!!」(←CV:高山みなみ)
說出某某角色的台詞的艾克賽爾,學起某人。
「所以,犯人到底是誰啊?」艾克斯問。
艾克賽爾這時將手上的手錶對著艾克斯,按下手錶上的按鈕,然後射出似針的東西打進艾克斯的頸子裡。
「什……我怎麼……想睡覺?」艾克斯的身體開始搖搖晃晃,等到艾克賽爾拉出椅子讓艾克斯倒在椅子中。
接著艾克賽爾躲在椅子後,拉出蝴蝶結,嘴巴一對著蝴蝶結艾克賽爾便開始說話,聲音變成艾克斯的聲音。「接下來!這時候就由我來說明吧!」
「艾克斯?」艾莉亞很疑惑。
「沉睡的艾克斯?」帕蕾朵猜道。
「事情是這樣的,剛才都被叫到的人都誤認成犯人,艾莉亞、蕾雅、帕蕾朵以及我,但是最後一名還沒有被叫到,而那位沒被叫到的人,就是犯人!!!」
「也就是說!西格納斯!」艾莉亞轉身看西格納斯。
「嘿嘿,沒錯!就是我!是我殺了傑洛的!」西格納斯淺笑,露出壞蛋才有的笑。
「原來是總監……」蕾雅很驚訝。
「西格納斯總監,為什麼?」帕蕾朵問。
「那是因為……」「不!不是西格納斯總監!」西格納斯正想說話時,艾克賽爾突然打斷。
「咦?????」在場的人都不明白,就連在沉睡的艾克斯被嚇醒了。
「那個……艾克賽爾,為什麼不是西格納斯?」艾克斯一臉無奈的問。
「犯人是編劇!」艾克賽爾指著天花板。
(編劇:別牽拖到我這邊來==)
「夠了!夠了!夠了!看不下去了!」再度起來的傑洛,再也不想裝屍體。「真相是這樣的!!!」
以下是傑洛的說明。
「今天我買的飲品的確是那個覆盆子雞尾酒口味的酒精機油,地上的機油攤,是黑咖啡啦!」
「的確是黑咖啡才有味道!」有嗅覺的艾克斯,趴在地上聞聞。
「接著我想試試看這兩種口味合在一起是什麼味道,所以將黑咖啡倒入酒中,結果我一喝下去超級難喝,吐出機油在地上,之後昏倒在地!」傑洛的說明完畢。
「喔————!!!」大家明白了。
「那……地上的刀圖案呢?」帕蕾朵問。
「其實我是想寫4的,因為太痛苦了,4的那一橫消失了。」
「那棍子為什麼放在那?」蕾雅問。
「那是今天任務中從非正規品手中拿到的,我忘記拿給別人了。」
「那西格納斯為什麼會說自己是犯人?」艾克斯對西格納斯問。
「配合演出啊!」西格納斯笑笑。
「事情就是這樣!根本不是什麼他殺案件好嗎?笨蛋小鬼頭!」傑洛瞪艾克賽爾一眼。
「什麼嘛……」在場的人異口同聲的說。
「就讓我扮一下偵探有什麼關係?你這個金毛屍體!」艾克賽爾對著傑洛扮鬼臉,接著跑出去。
「臭小鬼!說什麼啊!」傑洛趕緊追過去。

就是這樣啦~傑洛的案件圓滿落幕……

【END】

—————————————————————
很明顯的!大家都知道的笑點是……艾克賽爾=高山南=柯南
有趣吧~⊙⊕⊙b
關於傑洛在X4被某某BOSS說壞話的,那位BOSS是北極中的暴坊將軍 – 冰凍海象(フロスト・キバトドス╱ Frost Walrus )
在此介紹一下傑洛,讓大家更熟識傑洛
傑洛的名字有由來,是來自卡普空遊戲的ストライダー飛竜中的角色飛龍。還有傑洛的紅色塗裝,跟元祖洛克人的布魯斯有共通點!(聽稻船敬二說的)
詳細看傑洛的日文版維基百科資料!⊙ω⊙ゞ看不懂日文那我也沒辦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