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9~20


前言:超辛苦訓練開始!!!傑洛他們家的特殊密語"朋友",有何意義?(這問題以後會透露)本篇依然很長~~~第二篇是以傑洛第一人稱登場。

 

☀☀☀故鄉之驗其之二☀☀☀


晚餐期間,當天都回來的六位男孩,正安安靜靜的吃母親大人訂來的高級壽司。因為實在太安靜了,六位男孩的母親大人,提意道:「真是的,這麼安靜!飯都變得難吃了!」
依然安靜的吃飯……
「既然如此,」瑪莉諾站起來說:「來炒熱氣氛吧!來!六位男孩子們,為我和父親以及你們帶來的朋友表演才藝吧!」
「咦———————??!!」他們大吃一驚。
「等一下!好好吃飯就好了,何必表演呢?」佛魯迪站起來不滿道。
「對!對!對!」以大哥為榜,小弟們除了幻影都支持他。
「喔~訓練是要加倍是嗎?」耍陰的瑪莉諾,露出很可怕的笑容,之後演哭戲。「母親我只是想看到大家有活力的樣子啊……這麼做錯了嗎?嗚……我真是失敗的母親,居然教壞孩子,大哥居然帶頭反抗我!老公……我已經不行了!孩子們不聽我的話了……」
「你們幾個!」威利立刻用超恐怖的眼神瞪過去。「叫你們表演就對了!廢話那麼多做什麼?」
「是!!!!!」大哥佛魯迪以及小弟都乖乖聽話。
哼~一群小屁孩。瑪莉諾頭扭到一邊偷笑。
好可怕的父母……艾克斯心想。
「那麼就由我這個大哥來吧!!!作為小弟們的好榜樣!我會做出最完美的表演!那麼……」佛魯迪拿出大塊的黑布,將布蓋在威利老爸頭上。「超神奇的魔術要展開啦!!」
「喔~~~~」所有人都拍拍手。
難道會像史派達那樣嗎?艾克斯心想,期待那位大哥的魔術。
「那麼,3,2,1,頭髮長出來了~~♫」佛魯迪將黑布拿起,威利老爸頭上就長出烏黑的長髮,長度大約跟傑洛差不多。
「嗚喔~~~好厲害!!!」再次拍拍手。
「咦?真的假的?」威利老爸摸摸自己的頭上,摸到烏黑又長的頭髮,完全摸不到地中海禿。「好棒~~~居然有那麼密的頭髮~~~~」
威利老爸正在陶醉時,幻影看出詭異的地方,拿出一支苦無射向威利老爸的頭髮。「那是是假的,父親大人!」
「啊!」
黑髮掉下,現出閃亮亮的地中海禿,那時,氣氛當場零下十度冷場。
「幻影!你這傻瓜!」佛魯迪氣得追起幻影。
「假物怎能掛在父親大人頭上!?」幻影站起,開始跑讓佛魯迪追。「簡直是給父親大人一個侮辱!」
「囉嗦!那是要給父親大人開心的!」
「父親大人怎可能會開心?假物……由在下來徹底消滅!」幻影秀出苦無,跳到最高點,目標對準假髮。「華焰滅卻!」
苦無燃起火,對著假髮射去,要將假髮給燒掉。
「怎能讓你那麼做?」佛魯迪戴上拳套,揮拳打下苦無。
「請離開!長兄!」
「那就先把苦無收掉!笨幻影!!!」
之後那兩人展開的對決……在場的人都無視繼續吃飯。威利老爸躲到角落沮喪,瑪莉諾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佛魯迪跟幻影戰鬥。
「嗚哇~傑洛!」艾克斯快速拿走桌上的蛋壽司跟鮭魚卵壽司,用最快速度到傑洛身後,把傑洛當盾牌。「肉盾!傑洛盾牌!」
「喂喂……」傑洛一臉無奈。
「又來了……唉……」布魯斯一樣無奈,深深嘆氣。「每次來佛魯迪他家一定要這樣,受不了!」
「嘿嘿~我也要打啦!!!」也想參一咖的霸法,拿出匕首想參於佛魯迪與幻影的戰鬥。「去死吧!!!」
「休想!!!」佛魯迪跟幻影有同一志的把匕首打下,接著還擊,一個射手裏劍另一個揮拳頭,快速的把霸法打趴。
「KO~~~~」蘿露跑過來開心的笑,在霸法的旁邊蹦蹦跳。「哥哥們~繼續打~~~」
「酷~~拍下來!!!」齊爾威拿著單眼相機猛拍那兩人的戰鬥模樣。「酷啦!!!繼續打!」
「零,快阻止他們呀!」一臉不高興的雪兒,對著零要求。「好好的晚餐時刻,怎可以這樣胡鬧呢?」
「呃……我?」零冒出一滴冷汗,很明顯是不想參與戰鬥。
「快去!」
「雪兒!不要那麼說!那會死人的!」艾克斯從傑洛身後出現,勸雪兒停止那樣要求。
「可是……」
「既然雪兒這麼要求,我就去吧!」零掏出兩把手槍,站起來面對,衝向那裡的戰火進行近距離槍戰。
「那就好……」雪兒微笑道。
「零什麼時候這麼容易聽從女生啦?」傑洛看著零對佛魯迪開一槍又對幻影開一槍,覺得稀奇的說。
「誰知道啊!」艾克斯迅速躲回傑洛背後。「我想零對雪兒沒抵抗力吧!還有傑洛,你要好好保護我喔!」
「是是……」傑洛吃下海膽壽司的回。
「零~加油喔!」雪兒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大喊,為零加油打氣。
「齊爾威先生,你不參加他們嗎?」梵問。
「不了!我還是靜靜的看吧!會死人喔!」齊爾威笑著,繼續按快門。
「是喔……」是第一次來這裡的梵,一臉無奈。
這時霸法醒來,起來吃壽司時,看到鮪魚壽司剩下很多,他立刻伸手去拿。「嘿嘿~鮪魚壽司就歸我啦!」
「休想得逞!!!」佛魯迪跟幻影還有零跟傑洛一聽到鮪魚要被別人奪去,把霸法給揍飛。
「噗喔!!!」霸法再次被KO倒地。
「鮪魚是我的!!!」佛魯迪轉跟零打。「我絕不讓人!!!」
「才怪!鮪魚壽司是我的!!!」零連續開槍打人。
「得手啦!!!!」傑洛趁機會拿筷子去夾鮪魚壽司,可是對面也出現筷子,把他的筷子夾住,是幻影夾的。
「不准!鮪魚全歸於在下的!」
「鬼話連篇!鮪魚壽司全是我的!!!」傑洛抽開筷子再拿壽司,但是又被夾住。「你把我惹火喔!幻影!」
「鮪魚壽司是在下的!在下絕不讓人!長兄!請收筷!」
「不要!鮪魚壽司是我的!」
因為鮪魚壽司的關係,戰鬥變成兩個。傑洛丟起筷子打幻影,幻影也丟筷子,兩個筷子被打下,接著傑洛從牆上拿起武士刀,拔刀跟幻影打,幻影也拿出武器跟傑洛打。
「我在想,親情到底是真的存在嗎?因為鮪魚壽司而開戰的兄弟,全部反目成仇了。」赫爾瑟亞一臉無奈的看佛魯迪跟零的戰鬥還有傑洛跟幻影的戰鬥。「看來親情在他們身上無處可有……」
「好吃的東西被人奪走了,完全是野獸的想法,就別理他們了,我先將鮪魚壽司拿起來,雪兒、艾克斯、赫爾瑟亞、布魯斯、梵、齊爾威先生還有蘿露,來吃吧!」凱特拿走裡面只有鮪魚壽司的壽司盒,到安全的地方去吃。
「好!」沒參戰的人,都到一邊吃掉鮪魚壽司。
「果然要這樣才熱鬧嘛~~~」瑪莉諾笑道。

好好的晚餐,因為鮪魚壽司全因為凱特拿走的關係,那些兄弟不再打架,亂七八糟的晚餐莫名其妙的落幕。


隔天---訓練正式開始!
早晨七位男孩都被叫去,今早的訓練是在瀑布下禪坐兩小時。原本還睡眼惺忪的男孩們,因為冷冰冰的水跟水壓都醒來了。
「好冷……又好重……」佛魯迪一臉痛苦的說。
「要死啦~~~」齊爾威跟佛魯迪一樣痛苦。
「好想睡又不能睡啊!」傑洛想在瀑布下睡覺,但不可能。
「……」零跟幻影在忍耐。
「好重啊!!!!」霸法很大聲的叫苦。
「全都不行!一點覺悟都沒有!再坐一小時!!!」威利很生氣的大喊。
「咦??????」男孩們叫苦連篇,除了零跟幻影。

----下一個訓練!跑外面的階梯三次!---
「呼……呼……」所有人都氣喘吁吁,汗水大流。
「霸法!你的速度太慢了!!!」威利大吼。
「可是我不行了……」霸法已經軟腳,跪坐其中一個階梯。
「因為你的關係!所有人都要連累!所有人再跑一次!!!」
「咦———————!!!」
「臭霸法!給我跑!」傑洛往霸法的屁股踢一腳,要求他起來。
「是……」有氣無力的回答,繼續向前跑。

————今日中最後一個訓練,原本三小時的禪坐變更為五小時———
七位男孩很安靜的盤腿禪坐,威利老爸在他們身後走來走去,手裡拿著木板。當他走到霸法身後時,木板朝他的肩膀打下去。
「痛!」霸法大聲叫痛。
「心有雜念!給我消除!」
「是!」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之後,齊爾威被打一次,之後過了三十分,傑洛因為想睡覺也被打一次。
之後慢長的五小時……很快的過去。以上那些訓練,讓所有男孩都全身肌肉痠痛又睡眠不足。

 

☀☀☀故鄉之驗的結束宴會☀☀☀


第三天,是男孩們的休息時刻,同時也要辦個晚宴,那天吃烤肉。
佛魯迪大哥跟布魯斯跟齊爾威二哥跟梵坐在屋簷下的走廊,他們四人很開心的聊天,至於聊什麼,大概是跟工作有關吧。
零呢……他跟我和艾克斯同班的雪兒在一起,至於聊什麼,就是他們的數學領域。
我去找第一次見面的凱特,他跟那個資優生艾莉亞同班,一樣是超級天才。有一點很稀奇的事,就是跟霸法結為好友,我問過凱特,霸法那笨蛋,腦袋是意外的聰明,可是很蠢,為什麼跟他成好朋友呢?結果他回:「因為他跟霸法一樣,腦袋是很聰明,但是思想笨笨的,偶而也會幻想,至於為什麼會結為朋友,是因為霸法曾保護過他,他很感謝,之後順水推舟的成為好友。」
也對……就像我跟艾克斯,艾克斯他很喜歡園藝,腦袋接近天才,而我沒有一個興趣是跟艾克斯同樣的,為什麼會成為朋友……這個嘛……因為事情發生在國小,我好像不太記得了。
後來凱特也問我,為何跟艾克斯一起呢?這問題……我無法回答。
凱特看我懊惱的樣子無法回答,微笑一下,又說:「傑洛同學也是因為艾克斯很有趣吧?我常從霸法那裡聽到,傑洛同學你常跟艾克斯打鬧對吧?」
說得也是,我的確常捉弄艾克斯,常把艾克斯弄得很火大,因為那些互動,害有人亂猜我跟艾克斯的關係。
「我的確很喜歡捉弄艾克斯。」
「這就對了,因為對方有你喜歡的一點,所以你才會跟他在一起玩耍,這樣的單純答案,純粹只是拼圖式問答,不需要用畢式定理或微積分來解。」
「說得真對!」
之後我去找幻影談談,問他為何和神經質的赫爾瑟亞成為好朋友,結果他一句回我:「無需理由!」
他的意思大概就是成為朋友是不需要理由的。
我轉頭望跟蘿露小妹玩的艾克斯,接著仰望天空,看到漫天星星,在那時候我突然想起一個過去。
黑漆的地方,我手拿著手電筒往裡面走,關於為什麼走進黑漆的世界裡,那是因為……我聽到哭聲,一個男孩的哭聲。
當我不小心照到他時,他很害怕的回頭盯著我看,眼眶出現淚水。當我想到好像不小心嚇到他時,正想道歉的我……他突然跑過來抱住我,大概是想找一個能安定他的心的東西。
之後,我伸手放上他的頭,安慰道:「別怕!我在這裡!我會保護你……」
回想結束,我的目光往艾克斯看去。難道……那就是契機?
「別一直盯著我看好不好?」艾克斯不滿的說。「我可不喜歡被男人盯啊!」
「是嗎?」
「如何?目前為止的訓練。」艾克斯說個話題問我。
「簡直累垮!」
「哈哈~每年你都這麼說!」
「然後每年又拖著你來這裡,讓你吃苦!」我笑說。
「可是我來這裡都沒受到訓練啊!」
啊!差點說溜嘴!關於父親大人給於的特殊委託,我差一點說出一點秘密。
「因為來者是客嘛~~」
「嗯~是嗎?那下次用說的不就好了,何必用抓著我來。」
「原來你是那種人,嘴巴說不要,其實很想要!哈哈哈~~~」
當我那麼一說,艾克斯的暴走初號機模式啟動了,把我打到暈了。


在晚宴的最後,我人躺在佛魯迪大哥背後,他的背被我當成牆壁用了,當我有點清醒時,大哥正在跟艾克斯說話。
「每次都是你教訓傑洛,辛苦了!」
「不不,我沒有那麼好。」
「哈哈,真的跟傑洛所說的一樣,是個有趣的傢伙!」
「他……對你們說了些什麼?」
「他說啊,艾克斯你明明看起來弱弱的,但其實不是,是個會暴走的人,所以你生氣的樣子被他稱作暴走初號機!哈哈哈~~」
「嗚……」艾克斯因為臉紅的關係說不出話,不過我有聽到,艾克斯他小聲的說:『討厭的金髮笨蛋!居然亂說話!』
「雖然生氣時總是暴力,不過該溫柔的,你還是溫柔的,傑洛他啊!還是會說好話的!」
「這樣啊……」
後來艾克斯被人叫去的時候,佛魯迪大哥察覺到我醒來的模樣,背對著我說:「聽到了吧?你還真是幸福的傢伙啊!」
「彼此彼此啦!大哥不也一樣?常被布魯斯打得半死?」
「噓!別說出去!」
「怎麼樣?我這個朋友。」
「與其說朋友,到不如是損友,艾克斯一定是這樣想的。」
「雖然是個初號機,是個很普通的正常人,我還是有保護他的理由!」我靠著大哥的背說。「艾克斯是我的……"朋友"!」
說不定,我回想到的過去,大概就是契機了。
「啊,對了!明天……就要去海邊了。」


  ※待續※


--------------------
艾克斯:下回預告的行動就由我跟傑洛他們家的老么蘿露一起來!
蘿露:大家好~~
艾克斯:蘿露,我有件事我想問一下喔!
蘿露:問吧!
艾克斯:請問你最喜歡哪一個大哥呢?
蘿露:全部~佛魯迪大哥很溫柔,而且什麼都知道!齊爾威二哥也很有趣,很喜歡酷!傑洛哥哥雖然很愛捉弄人,但是他救人的時候很帥!零哥哥不常多說幾句,不過他會跟我玩喔~霸法哥哥最有趣了!還有幻影哥哥喜歡躲起來,以前常跟他玩躲貓貓喔~
艾克斯:那蘿露想以哪位哥哥作為榜樣?
蘿露:嗯……佛魯迪大哥會拳擊,齊爾威二哥會西洋劍,傑洛哥哥會武士刀,零哥哥會雙槍,霸法哥哥會丟匕首跟拿槍,幻影哥哥會忍術,嗚哇……好難選!每個都好酷!
艾克斯:蘿露以後再選也不遲喔~
蘿露:嗯!
艾克斯:對了!傑洛是哪個職業啊?殺手?格鬥家?
蘿露:目前對外公布傑洛哥哥是學生,職業我聽爸爸說是不能說出去的!
艾克斯:這樣啊……(難道傑洛是武士?)
蘿露:那麼預告下回吧!
艾克斯:好!
蘿露&艾克斯:下回是劍道社的集訓跟與大海懷抱
艾克斯:敬請期待~


(順帶一提)佛魯迪上大學中,職業是格鬥家;齊爾威目前大學生兼做送貨員的工作,職業殺手;零目前殺手,會接需要暗殺的委託;霸法目前殺手,未來他要當警察;幻影目前是修鍊中的忍者;傑洛的暫時保密!

妄想配音名單:
赫爾瑟亞:緒方惠美
凱特:小野大輔
梵:岡本信彥
席娜蒙:野中藍
奈奈:神田朱未
愛麗絲:堀江由依
黑露米:喜多村英梨
卡尼爾:小西克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