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23~24

 

前言:艾克賽爾的好友史派達、席娜蒙、奈奈這三位特地來海邊玩啦!奈奈突然喜歡上艾克斯?!傑洛粉絲後援會的三位女生也來了!!!某人的哥哥擔心妹妹特地來保護妹妹!沒想到他是妹控!?霸法的朋友凱特,他跟學生會的露明尼、洛克也一起來?既然夏天了!就要玩試膽!!!艾克斯在森林中迷路,誰能來救他?
咱們來看下去~~☆

 

***同學的造訪***

 

自從艾克斯溺水事件後,傑洛被他老爸威利叫去,之後心情不好,眼神很稀奇的露出不爽。
他是怎麼了?
從他離開他老爸住的飯店後,眉頭緊皺,眼神一直透露出"我不爽"這意思。
夜晚吃飯的時候……
「傑洛,你怎麼了?怎麼一直心情不好?」艾克斯很擔心的問。「是不是因為我沒顧好自己,還得必須你來救你就不爽?」
「不是!為什麼這麼想?」傑洛冷淡的回,正要伸手夾炸蝦時,因為艾克斯的問題他停住了。
「因為我沒顧好自己啊!都已經老大不小還溺水,所以……」「可以不要再說了嗎?」
傑洛輕放下筷,打斷艾克斯的話。
「好……」艾克斯不再說,眼神露出愧疚的心情。
一直注意他們的零跟艾克賽爾,心情複雜的看他們。因為艾克斯跟傑洛的關係,劍道社原本開開心心的吃晚餐,氣氛變得沉重。
「好沉重……」「因為溺水事件啊……」「傑洛剛才被他老爸叫去,不知道怎麼了。」「他們的關係好複雜啊!」二年級的學長開始竊竊細語。
部長戴納蒙盯著傑洛不放,好像在想事情。
傑洛這時突然站起,筷子很粗魯的丟下,離開艾克斯跟零之間。
「喂!別再說了!讓傑洛心情不好了啦!」戴納蒙出聲制止他們,雖然遲了點。
「對不起……」
艾克斯看到傑洛一離開,心情很沮喪,頭垂垂低下,白飯也吃不下去。
果然……傑洛救我是件麻煩事吧。


傑洛一離開就往露天溫泉去,脫下身上衣物,藍色髮圈拿了下來讓馬尾鬆脫成直髮,傑洛的金髮很長,長到大腿附近。最後只剩褲子時,傑洛停下來了。
想起剛才他老爸對他的訓話。
『傑洛……你鬆懈了呢?』威利穿著日本浴袍,坐在飯店中的板凳,一臉嚴肅的對傑洛說。
『是!』
『為什麼要讓艾克斯身陷困境?還差點讓他死在海裡!你到底有沒有心要好好保護你朋友?』
『這是我的失責!真的非常抱歉!』
『讓你保護艾克斯不是朋友之間的幫忙,是任務!是委託!你會丟盡我們無空流的臉!我們自古以來的傳統,就是以護衛而生!』威利開始斥責。『傑洛,下次再讓艾克斯身處險境,你不用再執行了!這委託很重要!艾克斯他們家對我們來說是重要人物!要是艾克斯發生狀況,不是以死謝罪就能了得的!』
『是……非常抱歉!』
『你應該知道艾克斯他們家的事吧?念給我聽。』
『艾克斯的家是科學界的先驅,艾克斯的爺爺是萊特‧湯瑪士,父親是凱因,艾克斯的哥哥洛克,擁有萊特交給他的特殊機密資料,接著洛克偷偷讓給弟弟艾克斯,艾克斯成了黑手黨之間的目標!』傑洛一一說出。
『很好!艾克斯的存在,在科學界是很重要的!艾克斯持有的ROCK數據,將對這世界給於強大的影響!』威利站起來要離開,『所以,傑洛!保護艾克斯是你的任務,代號"朋友",那可不是人間的交情!是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係!』
『是!』
回想結束,傑洛最後脫下最後的褲子,拿起毛巾圍上腰際,走進露天溫泉。原本想一個人泡湯靜靜心的,卻遇見齊爾威。
「哎呀~傑洛!」
「齊爾威二哥?怎會在這?」他不是跟父親大人一起住飯店?
「哈哈,我偷偷來的,因為飯店的露天溫泉都被老爺子們占據,我想一個人泡的,所以偷偷來這裡。噓!不要說出去喔!」齊爾威伸出手指示意。
「喔……」
「怎麼樣?今天,嗯~今天你看起來心情不好!沒關係!跟二哥說吧!」看傑洛來到他身邊,立刻問問今天發生的事。
「我……疏忽委託讓艾克斯落單,還讓艾克斯差點命危。」傑洛低下頭開始訴說。
「你所執行的委託,比我的還嚴重呢!不過也是很重要的,梵他,擁有可以配合ROCK金屬的基因,梵的妹妹艾兒目前還在研究中,會不會配合到,我就不知道了。」
「我們做這些事有何意義?」傑洛問。
意義嗎?這委託是否有意義?我也不知道。齊爾威若有所思的想。
「如果你討厭這樣的委託,你可以執行抹殺,我沒意見。」
「那種事!我也曾想過!可是……下不了手!原以為只要把艾克斯殺死就能自由,我真笨!其實現在也很自由啊。」傑洛無奈的揚起嘴角。「我還要進行!艾克斯就是我的朋友!所以……我體內的另一個自己!用不著出現!」傑洛看向水面,以虛幻之眼看到另一個自己,那自己名為"殺戮",傑洛帶有討厭的心情用手潑開水面,像是將那樣的自己給甩開!
「看來你下定決心了!我的弟弟果然很酷喔!」齊爾威看到傑洛有些改變,開心的笑笑。
「你也不賴!二哥!」
「嘿嘿~」

 

夜晚睡眠時刻,艾克斯睡不著,一直想事情的他,轉頭看到他隔壁,睡那裡的人是傑洛,睡相無表情,很安靜的睡眠,高挺的鼻子,粉色的嘴唇微開,白皙的脖子肌膚。
……如果再繼續往下看……不行不行!不能再亂想了!!!傑洛可是男的啊!!!!還有我也是男的!!!
在日本男生跟男生談戀愛是不正常的!!!!!不能出櫃啊!!!!
我、我到底在想什麼啊?艾克斯開始頭暈轉向,後來暈過去。
隔天早晨,艾克斯感覺到自己被誰緊抱了,還聽到二年級學長的嘻笑聲。
「怎麼了?」艾克斯睜開眼睛問,看到零的無奈又想笑的表情,還看到艾克賽爾用看到稀有物品的表情看他,最後看到戴納蒙指著自己笑。
「哈哈哈~艾克斯!你變成玩偶啦!」戴納蒙笑道。
「好險不是我!」零鬆了一口氣的說。
「艾克斯,睡得好嗎?跟傑洛……」艾克賽爾說。
什麼?跟傑洛?我變成玩偶?怎麼回事???艾克斯一臉訝異的想,正慢慢的轉頭看旁邊時,看到……披頭散髮的傑洛,把自己抱成玩偶一樣緊。
騙人的吧?為什麼????艾克斯大吃一驚。
「嗯……糰子大家族~~」傑洛用小孩子的語氣說,讓艾克斯聽了很害羞。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大慘叫,瞬間變暴走初號機,把傑洛揍得很慘。「走開-------!!!」
「噗喔--------!!!」
(備註:前幾天晚上睡覺,傑洛是抱住零的,但沒被發現!因為零第一睡醒後來調整位置所以沒人看見!)

 

「又來了!海邊!!!」戴納蒙再次來海邊,當他要下水時,看到辣媽瑪莉諾經過,惡魔般的身材,胸前的龐大晃啊晃~,最後讓戴納蒙噴鼻血。「噗喔喔喔~~太辣啦!」
「變態戴納蒙又來啦!」「貧血大王夠了沒啊?」「你這個色狼!!!」最後還要學長來救。
戴納蒙一次下水都沒有,真可憐。
「嗯~聽說艾克賽爾也是來這裡玩的!」史派達穿著黑色四角泳褲,抬手至額頭遮陽光,遠望沙灘。「奈奈,你的親戚是在這開海之家的吧?」
「是啊~我表哥做的章魚燒和炒麵都很好吃喔!」奈奈穿著粉色比基尼來他旁邊答話。
「嗚哇~席娜蒙想嘗嘗看!」席娜蒙開心道。
「那麼走吧~」史派達帶領著兩位少女走向沙灘。
艾克賽爾的朋友也來到這裡了!!!
「傑洛是來這裡集訓對吧?」黑露米身穿有荷葉邊的黑色連身泳衣,到處看傑洛人何處。
「我一定要跟傑洛成為朋友!」愛麗絲穿著紅色和藍色組合連身泳裝,握拳振奮心情。
「我也是!」蕾雅也道。
「那麼展開作戰計畫!」
「喔!!!」
就連傑洛的後援會也來~~!
「會長,讓我們搭你家遊輪好嗎?」洛克露出招牌表情–燦笑,對著穿紫色和白色組合的連身泳裝的露明尼問。
「沒關係!反正沒人在用!」在躺椅上曬太陽的露明尼回答,臉上戴著太陽眼鏡,平常以髮膠固定的扇形頭髮也放下來成散髮。
「居然邀請我來,真稀奇啊~」凱特在另一個躺椅上也來曬太陽,笑著對露明尼說。
「沒什麼,人多點比較有趣!」
「可是為什麼只找我和凱特呢?」洛克問。
「找女生的話我覺得很吵,找男生又怕會有變態,所以……」露明尼起身,拿下太陽眼鏡,對洛克笑說:「就找你們啦!你們是正常的男孩,不會對我怎麼樣,同時也是我的朋友。」
「我聽了很感動喔~」凱特笑道。
「哈哈~這就是露明尼呀!」洛克燦笑道。
還有學生會藉由露明尼她家的遊輪來到這裡了!!!
「為了不讓愛麗絲被色狼纏上!我一定要好好保護愛麗絲!話說……愛麗絲在哪?」一個很詭異的人躲在草叢,手拿著望遠鏡,像是在偷窺。
仔細看一下,這人是上一任的劍道社部長卡尼爾!!!!!!
原來他有妹妹啊……而且本人還是超級妹控!

 

「所‧以‧說!我想下水不行嗎?」艾克斯一臉不滿的問傑洛。「我還是想泡水!」
「不行!你身上有傷啊!」傑洛緊繃著臉說,身上還是穿上他的泳褲跟單一紅色夏威夷衫。
「為什麼?就因為我……溺水過?」艾克斯垂下頭,聲音有些哽咽。
傑洛注意到艾克斯在傷心為那件事自責,傑洛低下頭咬牙,最後妥協。「只給你泡水!這次我會好好看著你!」
「那……」艾克斯抬起頭看他。
「零!一起把艾克斯抬起來!」傑洛邪笑,好像想對艾克斯做什麼。
「咦?」艾克斯跟零都不明白,不解的表情直盯傑洛。
「快點!零!把艾克斯抬起來!就像在棒球比賽結束後那樣!」傑洛解釋一下。
「喔,好!」零很聽話的過來,跟傑洛一起把艾克斯抬起來,以為傑洛是想萬歲。
「接著!跑----!」傑洛抬著艾克斯的身體,奔向大海。
「咦?????要做什麼啦???」艾克斯驚叫。
這時艾克賽爾手拿著草莓口味的刨冰走向沙灘,看到傑洛跟零在抬艾克斯,以為又要做什麼好玩的事。「又要玩什麼了?」
艾克賽爾趕緊吃光刨冰,等著跟傑洛一起玩。
「把艾克斯送給大海吧!海神啊----!」開始舉行莫名其妙的送祭品儀式,傑洛對著大海喊,旁人看了都認為他在發什麼神經。「為了不讓你生氣!將美味的祭品獻給您!這祭品,是極品!!!」
「等一下!在那邊亂喊啥啊?!」艾克斯當場暴筋,很生氣的對傑洛罵。
「海神啊-----!!!」傑洛還再喊。
零一臉無奈的等著,此時他心裡想,他很想鑽進洞裡躲避或假裝不認識眼前在大吼大叫的人。
「我也玩、我也玩!!!」這時艾克賽爾跑過來。
「你這個小鬼!現在可不是玩啊!」傑洛轉頭罵艾克賽爾。
「我也要加入啦~~」
「那你抓住艾克斯肚子不要動!」
「好!」
艾克賽爾加入,傑洛再次發神經。「祭品艾克斯,看似普通人,卻是可怕的初號機!這祭品想必海神很想要!!!!」
這時候佛魯迪跟布魯斯跟齊爾威經過他們。
「他們在做什麼?」布魯斯好奇的問。
「呃……」佛魯迪傻眼。「別看他們!布魯斯!齊爾威!假裝不認識那個笨弟弟!」
「喔!」布魯斯跟上佛魯迪的腳步。
「嗯~太有趣了!先拍下來做紀念!」齊爾威拿出單眼相機對傑洛他們拍照。
「齊爾威!照片洗好給我看看吧!」佛魯迪在遠處喊。
「沒問題!」
霸法跟幻影也注意到傑洛在做什麼蠢事,停下來看他們。「那笨老哥又再做什麼啊?」
「在下不明白!」幻影看不懂。「好像在做馬雅的獻祭品儀式。」
「幻影!走吧!繼續看下去會變笨喔!」霸法轉身離開,勸幻影別一直看下去。
「明白!」幻影也跟著離開。
「海神啊!回應吧!若是想要!我立刻給你!」傑洛大喊。
結果只出現海風。
「很好!零!艾克賽爾!丟下去!!!」
「喔!」
接著將艾克斯丟到海裡,噗通一聲,艾克斯掉進海中。「嗚哇!!!」
水花四濺,當艾克斯起身時,暴走模式啟動了!「傑--------洛-------!!!」
「快跑!!!」傑洛轉身跑開。
「嗚哇~~」艾克賽爾大叫,用最快速度跑走。
「已經夠了吧?」零問,也趕緊跑開。
「給我等一下!!!!」艾克斯立刻追上!
「水遁!」傑洛彎身,捧住海水,往艾克斯的臉上潑。「冷靜暴走!」
「這算什麼忍術啊?」艾克斯大罵,也潑水潑傑洛。
「好冰!回敬給你!」傑洛再潑水。
「別潑了!金髮笨蛋!!」艾克斯這次不潑,奔向傑洛前想揍人。
「呀哈---!追得到我的話就來吧!」傑洛立刻逃跑,可是沒想到,才剛起跑就跌倒了。「噗!」
「這樣不就追到了?」艾克斯邪笑,坐上傑洛的背上。「你這傢伙!!!」
艾克斯使出拳頭連發,拳頭打在傑洛的頭上,打出好幾個包。
「哇啊啊啊啊啊-----!!!」


對傑洛處刑完後,蕾薇亞丹出現了,剛好看到艾克斯坐在傑洛的背上。「喂!你!為什麼要坐在傑洛表哥身上啊?!」
「嗯?」艾克斯看她好像很生氣。「我剛才只是在打傑洛而已。」
「打表哥?你憑什麼欺負傑洛表哥啊???!!!」蕾薇亞丹更火大,把艾克斯踢到大海的另一邊去。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表哥~欺負你的害蟲我已經解決掉了!啊……現在你昏倒了!沒關係!我蕾薇亞丹就獻吻給你人工呼吸!」
驚覺到危險逼近,傑洛迅速醒來,保護初吻並離開危險人物。
「表哥真是的~老是這麼害羞~~」蕾薇亞丹臉紅著說。
「我才沒有害羞!!!!」傑洛大喊。
最後艾克斯被零跟艾克賽爾救回來了~~~


「艾克賽爾~艾克賽爾~」史派達走向艾克賽爾,後面跟著兩位少女。「我們來了囉~」
「史派達~!」艾克賽爾一見到好友馬上奔過去。「席娜蒙跟奈奈也來了呀~~我好高興喔!」
「我們來玩了喔!」奈奈笑說。
「席娜蒙來跟艾克賽爾玩喔~順邊去奈奈她表哥的海之家!」席娜蒙揮揮手,露出陽光般笑容。
「奈奈的表哥有開海之家啊?想去看!」艾克賽爾像個小孩子一樣的舉雙手,在原地蹦蹦跳。
「再去之前,先玩玩沙灘排球吧!」史派達拿出大球,示意玩沙灘排球。
「好!!!我去找艾克斯他們!」
找到艾克斯、傑洛、零後,之後又遇上黑露米、愛麗絲、蕾雅三位,接著分組進行比賽。
第一組為傑洛、零、艾克賽爾、愛麗絲、席娜蒙;第二組為艾克斯、黑露米、蕾雅、史派達、奈奈。分組完後立即展開比賽!!!
「哼~艾克斯呦,沒想到會有這天啊!」傑洛冷笑,對著艾克斯說。
「這天是注定的!」艾克斯很嚴肅的說。
「沒想到吧!我們兩個……要對決了!」傑洛的嘴角笑得更揚,冷笑變詭異的笑。
「這種事,我當然有想到啦!」艾克斯也笑笑。
之後這兩人都散發出鬥氣,紅色火焰跟藍色火焰對峙中。
「那麼,比賽開始!」史派達首先開球,將球往上打。
「嘿~托球!」奈奈使出托球,將球到中間。
「殺球!!!」艾克斯跳起來扣殺,將球打到對面。
強力的扣殺,那顆球有如隕石撞地面,到時候地面陷地,威力很可怕!!!那種球沒人敢接,而球直往傑洛的臉砸去。「噗喔喔-------!!!」
「嘿嘿~傑洛怎麼樣?」艾克斯冷笑。
「排球是這樣玩的嗎?」席娜蒙怕怕的發抖。
「不是、不是!沒那麼暴力!」史派達冒冷汗急忙解釋。
「艾克斯!球不是用打人的吧?」黑露米不滿的責備艾克斯。
「啊~抱歉!抱歉!」艾克斯不好意思的搔頭道歉。「下次我會注意力道的!」
當艾克斯露出笑容時,奈奈注意到了,在奈奈眼裡,那笑容有如太陽,很耀眼。看著看著,奈奈臉紅也看得入神了。
「不愧是暴走初號機!」傑洛擦擦嘴角,起身揮揮手對艾克斯挑釁。「再來!任何球我都擋得下!!!」
「不要用那稱號叫我啦!!!」
「沒腦震盪?」零很好奇。那種球不是會把人打到腦震盪?(那未免太暴力了吧?)
接著再開新的一局,第二組讓蕾雅開球。
「要去了喔!」蕾雅緊張的說,開始開球。「嘿!」
「托球~」黑路米將球打到最高。
「我來扣殺!」史派達跳上,將球打到另一邊。
「休想!」零飛身救球。
「飛高高~」艾克賽爾將球托到最高。
「去吧!」傑洛跳上,大力的打到對方的邊邊,沒想到球的位置剛好在奈奈那裡,強力的球將要打到奈奈。
「咦?我!」
「奈奈!小心!!!」艾克斯將球打走,保護好奈奈。那次之後,奈奈又臉紅了。
好、好帥……奈奈的心聲。
「痛!」艾克斯突然撫住他腹部的傷口,小聲的叫痛一聲。在他身後的奈奈,聽到艾克斯的吃痛聲。
艾克斯?為什麼?他怎麼會受傷?奈奈直盯艾克斯手撫上的傷口,血因為傷口裂開而滲出了。
同一時間,傑洛注意到了。
被艾克斯打走的球,接著史派達使出扣殺。「看招!」
「我來幫忙!」愛麗絲將球接下。
「席娜蒙也要!」席娜蒙使出托球。
「我來!!」零跳起,對著對面使出扣殺,零的殺球沒人接到,第一組先馳得分了!
「耶~~一分了!一分了!」艾克賽爾開心的蹦蹦跳。
「太好了~」愛麗絲跟席娜蒙很開心的擊掌。
「三戰兩勝制,再來一局囉~」史派達笑道,將球給黑露米開球。
「來了喔~」黑露米將球往上打。
「艾克斯!給你!」蕾雅將球托到艾克斯附近。
「交給我!!」艾克斯再度跳起,這次他又沒有控制力道,很大力打下去。
「嗚哇---!!!」愛麗絲跟席娜蒙很害怕的閃開。
因為前面的少女躲開,球又往傑洛那裡。
「又來了!!!」零、艾克賽爾、史派達同時大喊。
「我也……」傑洛將手伸到背後,伸進衣服裡,然後拿出……武士刀?!「殺球----!!!!」
傑洛揮刀,將會砸到他的臉的球給砍成一半。那一幕,當場叫人相當訝異。傑洛的刀……哪來的啊????
「哼!」傑洛收刀,冷哼一聲。(一樣放回背後)
「笨蛋-----------!!!!」艾克斯高跳最高處,然後用雙腳踹傑洛。
「噗喔-----!!!」
「殺球哪是這樣殺的?你這個笨蛋!!!」艾克斯再次坐上傑洛的背上,抓住傑洛的雙腳,然後在他背上成蝦子彎曲。
「痛痛痛痛痛痛----------!!!!」傑洛痛苦的慘叫。
「還有球是史派達的,你要怎麼賠啊??????」
「我等會買給他不就好了?」
「不用了啦!傑洛!球不用賠!」史派達無奈的笑笑,揮揮手示意,盯著艾克斯對傑洛使出摔角技之一。「真的不用賠!」
「真的?」傑洛問。
「你看!球在這裡!」史派達手伸到蕾雅頭後,海灘球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他手裡。「不用賠!真的!」
「這也是魔術-----??!!」大家嚇死!
史派達的魔術……厲害得令人畏懼啊~

 

海之家雅科布,是奈奈他們家的親戚開的店,以炒麵跟章魚燒這兩樣的美味而遠近馳名。
頭帶綠色頭巾,戴紅色眼鏡的大哥,手正忙著炒麵。一抬頭擦汗時就看到奈奈走過來,他立刻微笑向奈奈大喊。(注:眼鏡有防霧)
「奈奈!」
「道格拉斯表哥~~」奈奈奔跑過去,身後跟著幾位同學。
「呦~奈奈!妳來啦~」道格拉斯揮揮手笑道。
「嗯!」
表兄妹在見面時,後面出現小騷動。
「艾克斯!過來!」傑洛很粗魯又大力的拉著艾克斯的手。
「要、要做什麼啦?」
「零!防水貼布給我!」傑洛迅速走進海之家,在空的坐位讓艾克斯坐下,自己蹲低,視線朝著艾克斯的腹部上的傷。「還有紗布跟藥水!」
「傷口裂開了嗎?」零立即拿出紗布跟防水貼布還有藥水,明白傑洛想做什麼。
「嗯!真是!都受傷了居然不包紮!你是笨蛋嗎?」傑洛點了頭,替艾克斯處理傷口。
「只是一點小傷而已。」艾克斯別過頭說。
「這才不是小傷!嚴重的話是會破傷風的!你想死嗎?」傑洛大聲斥責艾克斯,手正在幫艾克斯擦血。
「說死太誇張了吧?」艾克斯緊皺眉頭,轉過頭看傑洛,眼神露出愧疚的心情。
「一點也不!!!」傑洛抬起頭瞪人,停下擦血的動作,更大聲的斥責人。
一聽到傑洛很生氣的罵人,艾克斯鬆下眉頭,眉毛垂下,表情露出愧疚。「……對不起。」
「知道錯就好!」傑洛繼續擦血。擦乾後,用乾淨一面的紗布沾上藥水,碰上傷口時,艾克斯緊閉眼忍痛。「忍一點!」
做好殺菌動作後,拿起貼布貼上,這樣就算下水也不會碰到水。
「小哥啊~怎麼了嗎?」一臉疑惑的道格拉斯問。
「你說艾克斯的傷嗎?是因為昨天……」「等等!同學!大家先坐下來再說吧!」傑洛站起,正想解釋給人聽時。
大家都坐好後,傑洛開始解釋昨天發生的事,當他在說話時,奈奈不時看艾克斯跟艾克斯身上的傷口。
「原來是這樣啊!還真是不小心啊!」道格拉斯端著兩大盤炒麵過來,關心道。「那兩人該不會是……他們?」
「他們?」注意到道格拉斯有證詞的傑洛跟零,眼神變得犀利。
「不!我沒說什麼。」道格拉斯趕緊放下炒麵,走向櫃台繼續炒麵。
「話說,這炒麵好好吃喔~」艾克賽爾狂嗑炒麵中。
「艾克賽爾,吃慢點,不怕吃不到的!」艾克斯像媽媽一樣的教訓人。
「這就是炒麵?」頭一次吃到炒麵的零,吃著向傑洛。「頭一次吃到!」
「是啊!對喔!你一直住在外國,都是吃什麼?義大利麵?還是馬卡龍?」
「偶而是那樣,也有時候是吃蝸牛。」零說出一種法國料理。
「蝸牛?」傑洛有點驚訝。「那可以吃?」
「可以!是法國料理一種!」
在女生桌那裡~~
「嗯~真的好好吃喔!」席娜蒙開心的說。
「奈奈同學的表哥炒的麵特別好吃呢~」黑露米對道格拉斯比大拇指。
「哈哈~感謝妳們的誇獎!」道格拉斯又走過來,這次端上炒麵跟大盤的章魚燒,章魚燒多到像山。
「哇~章魚燒!」艾克賽爾再次狂嗑。「嗚~好吃到不行~~~」
傑洛盯著章魚燒不放,拿起竹叉去叉章魚燒,還一次叉三個,傑洛一看到三個章魚燒串在一起,傑洛就笑起來。「嘿嘿~」
「這個章魚燒真的很好吃呢~」艾克斯吃著,露出幸福的表情說。
「艾克斯、艾克斯!你看!」
「嗯?」聽到傑洛在招呼自己的艾克斯,轉頭看他。
「你看!糰子大家族!」傑洛現出三個被串在一起的章魚燒。
艾克斯無言,一臉無奈的看傑洛跟被稱作糰子大家族的章魚燒。「那個……請別拿食物當玩具玩好嗎?」
「嗚……」傑洛覺得傷心,再次現給別人。「零!史派達!快看快看!糰子大家族!!!」
「噗~傑洛你很可愛耶!」史派達掩嘴笑傑洛。「糰子大家族咧~哈哈!傑洛你真的很可愛喔!」
「什麼?」傑洛一臉疑惑。
「糰子大家族嗎?好懷念啊!」零開始回憶起他小時候。
「這就是我要的反應啦!!!!」傑洛很熱血的說。
「快把章魚燒吃掉好嗎?」艾克斯給傑洛一記手刀攻擊。


在海之家雅科布,外面出現詭異人影,他拿著望遠鏡一直盯著某人,某人是……愛麗絲!
「那個……傑洛同學!你還記得我嗎?」愛麗絲走過跟傑洛打招呼,後面跟著蕾雅跟黑露米。
傑洛一臉茫然,手拿著藍色夏威夷口味的刨冰,三秒後,傑洛歪頭。
「說得也是!都那麼久了!你一定會不記得嘛!」愛麗絲靦腆的笑,其中的表情有些悲傷。
「那個可以提示一下嗎?傑洛是只有一點線索就會想起一點事的人!」艾克斯替傑洛打圓場。
「這樣啊……我跟傑洛同學見面時,是小一的時候,那時我被六年級的人欺負,是傑洛同學救了我的!」愛麗絲趕緊說些線索。
「嗯……」傑洛努力回想。「那時……是不是夏天啊?」
「對對對!就是快要暑假的時候,那天我只是幫花園照料一下,跟同班的艾克斯一起!」
「咦?我!這麼說的話……啊!妳是那時候的愛麗絲!!!那時妳在照顧向日葵對吧?」艾克斯也想起來了,同時那時也認識了傑洛。
「是的!」愛麗絲拍一下手示意猜對。「那時候,我跟艾克斯被六年級的人欺負,然後那時候傑洛出現,他那時綁了很好笑的髮型!」
「沒錯!沒錯!那時候傑洛綁沖天炮,一想起來我又想笑了!!哈哈哈……」艾克斯大笑起來。
傑洛紅上臉,想起以前綁沖天炮的小時候,那時候,零一樣綁成那樣,那時候幫傑洛跟零綁沖天炮的元兇是佛魯迪大哥。
「然後啊,傑洛同學拿石頭丟人,撿起地上的木棒打那些人,因為傑洛同學的速度很快,那些打算欺負我們的人都倒下了。」愛麗絲續道。「在那時候我認識了艾克斯跟傑洛同學,傑洛同學保護別人的模樣,真的很帥!」
傑洛這次真的回想起來那過去,那時候……不是要救愛麗絲,而是要救"朋友"艾克斯。
「原來如此!經過多年我們又同班了!作為又相見的禮物,這一口冰請妳!」傑洛點了頭,拿有藍色夏威夷口味一口刨冰的湯匙提至愛麗絲唇前。
「噗--------!!!!」艾克斯、史派達、奈奈這三人莫名其妙的吐嘴裡喝的蘇打汽水。就連在遠方的草叢中,那人影眼睛瞪得像金魚的凸眼睛。
怎麼了?零露出疑惑的表情望艾克斯跟史派達。
「好好喔~我也要!」艾克賽爾嘴裡咬著湯匙說,很羨慕愛麗絲。
「那個……」愛麗絲紅著臉,不敢吃下傑洛給來的冰。
「怎麼?妳不喜歡藍色夏威夷口味嗎?」傑洛垂下眉,眼神就像被丟棄的狗狗。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笨傑洛!」艾克斯在傑洛後方大罵,臉紅得像蘋果。
「為什麼?」很明顯是個愛情笨蛋的傑洛,不解的問。
「你的程度是小學生嗎?」艾克斯傻眼了。
愛麗絲後方的兩位,一樣臉紅著,沒想到傑洛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為什麼不能將自己的冰給別人吃?這是分享不是嗎?」傑洛依然不了解。
「呀啊啊啊-----!!!不跟你說了啦!!!你真的很單純耶!!!!」艾克斯氣得猛搔頭。
「嗯嗯~傑洛真的很可愛!」史派達伸出手摸摸傑洛的頭,像是在摸小孩子。
「什麼啊?你們到底在講什麼?」傑洛很疑惑,於是問零。「零!你知道嗎?」
「我也不明白……」零也不知道。
「嗯……」傑洛還是很疑惑。「總之愛麗絲,妳吃吧!」
「既然是傑洛的好意,我就不客氣囉!」愛麗絲只好勉為其難的張開嘴,吃下傑洛請的刨冰。「好吃~」
愛麗絲吃下傑洛的冰時,艾克斯瞪大雙眼看著,心裡有個詞出現,"間接接吻"。另一方面,有人看到眼紅了。
「嗯~傑洛!你跟愛麗絲同學間接接吻耶~」史派達打趣的說。
史派達!你太直接啦!!!艾克斯一臉驚訝的看史派達,則史派達注意到艾克斯詭異表情,一臉疑惑的問艾克斯:「怎麼了?」
「只是請吃東西而已!用不著那麼……啊唔~那麼驚訝吧?」傑洛邊挖一口冰吃下邊說。
「是嗎?」史派達不認為事情會這麼單純。
傑洛真的很單純啊……我猜傑洛的戀愛程度是小學生級的!呵呵……艾克斯在心裡苦哈哈。
一直都沒交到女友的艾克斯,不知為何有點羨慕傑洛了。
當艾克斯苦笑時,奈奈一直盯著他看。
傑洛繼續吃刨冰時,他聽到熟悉的聲音。
「洛克!那口味好吃嗎?」是露明尼的聲音!
「哈密瓜口味的很美味呢!露明尼要吃吃看嗎?」這是洛克的聲音。
「我也想嘗嘗看!」這是凱特的聲音!
「請!」
傑洛一注意到他的天敵就在這裡,他立刻吃完刨冰,起身對著露明尼吼。「學生會長露明尼!妳居然在這裡?!妳這個白骨精!」
「喔~金髮人妖也在這裡啊?」露明尼冷笑。
「誰是人妖啊!!!」傑洛更加火大。「上次的債我還沒討呢!就在這裡做個了結!!!」
「哇喔~傑洛跟學生會長槓上啦?」史派達覺得有趣的說。
「怎麼了怎麼了?」艾克賽爾剛嗑玩桌上一大盤炒麵,肚子鼓鼓的,很有興趣的問。
「露明尼,不就是那個在空手道全國大賽中奪冠又是雷普利高中理事長的女兒?」道格拉斯也湊過來。
「是啊!」奈奈回應。
「傑洛!別跟學生會長吵啦!!!」艾克斯拉著傑洛的衣角大喊。
「一年C班的傑洛,隸屬劍道社,在期中考中第一百一名,家中是神社兼道場,有個雙胞胎弟弟零,性格冷酷,面對艾克斯就熱心又開朗,擁有神秘職業……」露明尼開始說傑洛的個人資料。
「喂!妳怎麼知道那麼多?」傑洛很生氣的說。
「別忘了!我可是學生會長!會長必須了解學生們的資訊,這一點算不了什麼,還有你跟艾克斯的關係,對外雖然是交情上的朋友,但其實是……」「夠了!不准妳繼續說下去!」
艾克斯發覺到異樣,露明尼口中說的"對外雖然是交情上的朋友",讓他疑慮的看往傑洛。
對外雖然是交情上的朋友,那是什麼?我們本來就是好朋友了,為什麼要用那麼陌生的說法來說?就好像……我跟傑洛不是朋友。
「你想隱瞞沒關係!反正……艾克斯未來就會知道!」露明尼打算離開,正要走時,傑洛大吼。
「妳給我站住!!!!!!」
露明尼停下,轉頭瞪人。「你還想做什麼?」
「我不准妳告訴艾克斯這件事!」傑洛怒瞪。
「我知道了!我會封口!」露明尼了草的丟話,離開海之家。
露明尼一離開後,傑洛依然瞪著對方離開的方向。
傑洛開始思考,回想露明尼說的話,"對外雖然是交情上的朋友,但其實是……"這句話的後面,傑洛在心中說出:『其實是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係,沒有感情,沒有友情。朋友只是……代號,兩人都是陌生人般的關係。』
因為傑洛跟露明尼的關係,海之家雅科布的氣氛變得沉重。
黑露米跟蕾雅跟愛麗絲聚在一起,開始討論一件事。
「傑洛他好像有什麼過去啊!」黑露米猜道。
「傑洛同學有神秘職業,那會是什麼?」蕾雅問。
「他好像有件很嚴重的事在啊!」愛麗絲說。
神祕的傑洛,他背負的委託和秘密,少女們想知道。


連忙跟上露明尼的洛克跟凱特,洛克收下燦爛的笑容,對露明尼說:「會長,我拜託妳,請不要將那事告訴艾克斯,艾克斯現在還不能知道殘酷的現實!我不能讓他知道他自己正在身處危險的世界中!」
「我會的!我不會告訴艾克斯的!」露明尼點了頭。
「不過未來,艾克斯總有一天會知道的,自己是壞蛋的目標……」凱特小聲的說。


卡尼爾這邊。
「愛麗絲跟傑洛是什麼關係啊?」卡尼爾疑慮的自言自語。「居然要好到一起吃冰????」
最後,卡尼爾突然憤怒。
「可惡啊!!!居然暗地裡跟我妹妹交往!!絕不原諒你!!!!!!」


黃昏,在集訓的最後一夜,傑洛走出旅館,在沙灘上漫步,只有他一個人。
黃與紅的天空背景,BGM是海浪聲,傑洛一個人走著,直到太陽正在落下時,傑洛轉頭過去看。
「今天……也要結束了呢。」

 


***試膽之夜的森林***


劍道社在最後一夜突然集合在旅館外面,詳情就聽聽戴納蒙學長宣布的話。
「大家!在最後的集訓之夜,我們來展開試膽大會吧!!!!」戴納蒙很熱血的說。
「耶--------!!!!」所有人都很開心,除了不想跟著喊的零跟相當怕鬼反對這展開的艾克斯。
「等、等一下!為什麼要辦試膽大會啊?」艾克斯相當不滿。
「因為很有趣啊~」戴納蒙回答艾克斯的問題。
「我不接受-------!!!」
「總之先分成兩人一組吧!」戴納蒙之後無視艾克斯的哀嚎,接著繼續說。「我這裡有竹筷做成的籤,大家來抽吧~」
最後艾克斯跟傑洛一組,零跟艾克賽爾,其他人省略。

 

艾克斯跟傑洛這裡,他們第一個勇闖有眾多鬼故事著名的森林,聽說有穿白衣的女人在這裡為情上吊,之後死得不瞑目,一直在這森林裡徘徊;還有一個故事是說一位金髮美女因為被男人殺死,她的屍體就埋在這裡,靈魂死不瞑目,在這裡尋找殺她的男人,討厭男人,遇見男人都會跑出來嚇人。
聽說還有很多鬼故事,其中最著名的是……你身邊的人突然消失的故事!!!
艾克斯戰戰兢兢的向前,透過傑洛手中的手電筒尋找有叉叉印記的樹,為了求安心,艾克斯每隔三十秒都會問"傑洛!你還在嗎?"
「傑、傑洛……你還在嗎?」艾克斯問。
「在!真的有那麼怕嗎?」傑洛反問他。
「當然怕啊!」艾克斯的臉幾乎是鐵青色的。
「這裡沒什麼啦!就算有鬼,我會幫你給砍了!」傑洛做好隨時拔刀的準備。
「不能用刀來砍啦!!!而且又砍不到!還有,你的刀哪來的啊?!」艾克斯歇斯底里的大吼。
「我的刀哪來的這問題是禁止事項!」傑洛伸出食指說。
「不要學某人說話!!!!」(詳情看涼○春日)
「總之我會-----」下一秒,傑洛的話突然斷了,光也不見了。
「嗯?喂!傑洛!不要亂關手電筒的光啦!」艾克斯轉身罵人,但是沒人回應。「傑洛?」
不知道怎麼回事,傑洛他……突然不見了!!!!


艾克賽爾跟零這邊,也在尋找叉叉印記的樹木。艾克賽爾他……也是個膽小鬼一個。
「吶~零!我們找到了沒?我好怕!」艾克賽爾緊抓零的衣襬問。
「還沒有!還有,別抓著我的衣服,會拉壞的,你怕的話牽我的手吧!」零帶領艾克賽爾向前走,完全不怕鬼的他,在這裡細心一點的伸出手讓艾克賽爾牽。
「好~零好可靠喔~」
「是嗎。」
這一組似乎沒問題。


再看看傑洛,他到底消失到哪裡去了呢?透過聲音尋找,找到他在一個地洞裡,看來是被人陷害了。
「誰啊?在這裡設陷阱!」傑洛再用手電筒看此處,看得出是人工挖的。「痛死了!」
「哈哈---!傑洛!你活該!」這時傑洛上方出現一個人影和聲音,傑洛一抬頭看,透過手電筒的光照人傑洛一看到就有些訝異。
「卡尼爾學長?」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害你嗎?」卡尼爾給傑洛一個問題。
「嗯……我比你幼齒?」
「喂!不要亂答!」卡尼爾當場跌倒,接著起來大罵。
「那我就不知道了。」
「當然是,你靠近我妹妹的關係!而且還背著我跟她交往!!!」卡尼爾大指,說的是傑洛跟愛麗絲。「居然不經過我這哥哥的同意擅自跟愛麗絲一起!你這變態!」
「我跟愛麗絲是正常的同學關係!混帳!」傑洛氣得大吼。
「誰管你啊!居然還餵愛麗絲吃冰!你不要臉!」卡尼爾繼續罵。「給我在這裡反省吧!還有碰上我你倒楣啦!!哈哈哈----!!!!」
「可惡!居然誤會別人的關係!」傑洛氣得踢洞裡的牆壁,為了自救,傑洛趕緊往上爬。「這裡怎麼這麼滑?難爬死了!!!」
當傑洛深受別人惡整時,艾克斯他……害怕到就亂走,跟傑洛分離。
「搞什麼啊!傑洛居然擅自離開!」艾克斯氣得自言自語,靠著自己帶來的小手電筒來找路兼找人。「不想跟我走可以直說啊!」
當艾克斯走到深處不遠時,手電筒突然沒電。「騙人!怎麼會沒電?」
黑漆漆一片,艾克斯深受孤獨、恐懼的感覺,讓艾克斯怕得不敢向前走。「糟糕……該不會……迷路了吧?」
開始著急的艾克斯,在原地中蹲下,臉埋進手臂裡,偷偷哭泣。「所以說我才不想參加試膽嘛!!可惡!!!嗚……」
艾克斯在哭泣時,他後方傳來葉子被腳踩下的小雜音,讓艾克斯害怕的回頭,眼眶帶著豆大的淚水。
不會吧?該不會在這時候出現了嗎?看上一個人在這裡的我嗎?
幽靈……出現了??????
接著光芒出現,艾克斯嚇得跌地,害怕的叫了一聲。「哇啊!」
「嚇到你了嗎?」傑洛出現,手電筒的光正照在艾克斯身上,剛好看到艾克斯流眼淚的表情。「抱歉!」
「什麼啊!我還以為……」艾克斯低下頭流眼淚去。「我……好害怕!」
「別哭了!你是男生吧?」傑洛露出無奈的笑容說。
「就算是男生也是會怕鬼的啊!!!!」艾克斯大吼,淚水大潰堤。
傑洛嚇到,笑容垮下,盯著艾克斯的哭泣。
「艾克斯……」傑洛拿出面紙遞給艾克斯。「這給你!別哭!既然怕的話,就站在我背後跟著我,怕跟丟,我衣服可以給你抓!」
艾克斯不出聲,伸手拿面紙擦淚水,趕緊停止哭泣快站起來要繼續走。
「艾克斯,別怕!我在這裡!我會保護你……」傑洛伸出手撫摸艾克斯的頭,對他安慰一句。
艾克斯看往傑洛,看到傑洛的溫柔笑容。
那句話……艾克斯感覺以前好像聽過。
"別怕!我在這裡!我會保護你……"這句話讓人很溫柔又安心,以前,是否聽過?艾克斯回想不起來。
只知道……過去好像老是被傑洛保護。


所有人都找到叉叉印記的樹,最後平安的回旅館休息。集訓的最後一夜,夜空覆滿星星。

 

  ★待續★

---------------------
愛麗絲:啊咧?哥哥!你怎會在這裡?
卡尼爾:嗚!(被發現了!)
愛麗絲:我知道了!哥哥也受邀來預告下回了對吧?
卡尼爾:對、對啊!
愛麗絲:那我們一起說喔!
卡尼爾:好(一臉幸福樣)
愛麗絲&卡尼爾:下回雙胞胎兄弟前往回憶中的廟會與七夕到來
愛麗絲:敬請期待!
卡尼爾:要看喔~~~!


望想配音名單:
道格拉斯:吉野裕行
戴納蒙:杉田智和
史派達:神奈延年
西格瑪:麥人

傑洛小時候的綁沖天炮的模樣,以後會放上圖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