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31~32

 

前言:來回憶傑洛的過去跟蕾薇亞丹的過去,一個悲傷一個輕鬆,看倌有兩種口味喔~(說得像在吃刨冰-囧)


❄❄❄夏日掃墓❄❄❄


七月的某一天深夜,艾克斯因為想上廁所而爬起床了。「廁所……」
當他走向廁所小便時,在熟睡的傑洛,夢到小時候的夢,其實是個……對他來說是個悲傷的回憶。

以前,傑洛有個崇拜的大人,他是克拉夫特,擅長劍術,身邊總是帶著一把刀,刀尾綁著鈴鐺。他跟威利是好朋友,常一起喝茶聊天,克拉夫特常幫威利解決家中孩子無法的任務。
當他一來到傑洛家時,鈴鐺聲響徹,就知道是他來了。
某一天,傑洛跑到克拉夫特身邊。「叔叔!!!」
「喔~傑洛!」聽到小孩子的跑步聲跟呼喚聲,克拉夫特轉身對傑洛露出笑容,接著承受的傑洛飛撲。「哇喔~」
「哈哈!叔叔你來啦!」傑洛大笑著。「今天一定陪我玩一整天啦!零也一起!」
「我就不用了。」零站在一邊回答。
「零也一起啦!!」
「傑洛,你還是老樣子呢!很好很好!」克拉夫特很開心的笑道,伸手撫摸傑洛的頭。
「來玩吧!叔叔!」傑洛玩著克拉夫特臉上的小鬍鬚,刺刺的,讓傑洛摸起來像在摸鬃刷。
「不好意思,傑洛,今天叔叔我要解決你父親給來的任務,很抱歉!」克拉夫特露出無奈的笑容,將傑洛抱到地上。
「嗚……那就沒辦法了!想說今天想學你的劍道說!」傑洛低下頭沮喪道。「就下次再玩喔!」
「嗯!下次!」
「來打勾勾!零也來!」傑洛要求做約定儀式,拉著零過來。「我聽說過喔!打勾勾是日本的約定傳統儀式,要做約定就要打勾勾!」
「嗯!就來打勾勾!」克拉夫特笑著。
「那麼--」傑洛拉著零,兩個小孩秀出小指跟克拉夫特的小指一起打勾勾。「不守約定的話就吞下一千根針!」
「這樣傑洛你放心了吧?」克拉夫特笑著。「我可不想被吞一千根針啊!」
「嗯!!!」
之後是安心了,但在晚餐時刻,傑洛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吃不下飯。
「哥,怎麼了嗎?」零擔心的問。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很不安!」傑洛撫著胸口,不安的說。
「那會是什麼?」
「不知道……」
這時在客廳的電話突然響起,瑪利諾立刻站起跑去接電話,飯廳依然安靜的吃飯。直到……瑪利諾很著急的跑過來跟威利打小報告。
「妳說什麼?克拉夫特他……」威利很驚訝的大叫。
「小聲點啦!」瑪莉諾老沒好氣的巴他腦袋,要求他安靜點。
「喔……那他?」
「他無事!不過他正來這裡的途中,他會把敵人引到森林裡,沒問題的!」瑪莉諾小聲,以為這樣小聲就讓傑洛聽不見。
「這樣啊!等一下我會去解決一下!」
聽到最後,傑洛突然站起,接著跑出去,穿著庭院的拖鞋進入到森林,這樣是最快的。
「傑洛!!!!」威利大喊,想叫他快回來,可惜他早就跑不見了。
「我去追!」正要去追的瑪莉諾,手突然被威利抓住。
「不用了!」
「可是!」
「沒關係的,我想他會處理好的!相信他體內的另一個人!」威利堅定的說。
「你要我相信那傢伙?」瑪莉諾氣急敗壞的罵。「你瘋啦?!」
「放心吧!」
「好吧……」


傑洛跑出去後,不斷尋找克拉夫特的身影,但是夜裡昏暗,只能靠聽覺來聽克拉夫特刀上的鈴鐺。
直到……鈴鐺聲響起,噹的一聲,傑洛立刻往聲音的方向去。跑到森林中某處,看到火光出現,緋炎燃燒這裡樹木,一個人影……倒在地上。
「叔叔!!!!」傑洛立刻跑過去,看看克拉夫特的傷勢,腹部被砍中一刀,手腳有燒傷的狀況,地上一攤血,克拉夫特剩下最後的一口氣的喘著。
「傑洛……為什麼來這裡?」
「因為我很擔心啊!!」傑洛叫著。
「這樣啊……一個大人居然讓一個小孩擔心,哈哈……真丟臉。」克拉夫特苦笑著。
「有什麼好笑啊!!!」傑洛大吼,眼淚……從他的臉龐落下,那是為克拉夫特落下的水滴。
克拉夫特收起笑容,無表情的看著傑洛的哭泣。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那個霸道又老是捉弄別人的傑洛,哭泣的樣子……克拉夫特心想。
「哈哈!克拉夫特!這是你應得的!受死吧!」一個男人從緋炎中走出,他被火燒卻一點事也沒有,手裡拿著兩把劍的男人,對著即將死亡的克拉夫特笑道。
「里帝布斯!」克拉夫特惡瞪著那男人-里帝布斯。
「哼哼哼哼……這小弟是誰啊?喔~你兒子來著?那好!從你下手吧!小鬼!!!」里帝布斯發現到傑洛的存在,立刻衝過去想砍傷傑洛。
「哇啊!」傑洛害怕的跌地,舉手保護自己,緊閉著雙眼,心想可能會死。
可是……一個高大的身影在他面前站起,為他承受砍傷,傷口因此多了兩道,些許劍風吹過,將傑洛的髮帶打下,被綁成沖天炮的金髮都落下散開。
「嗚啊!」克拉夫特痛叫,因為體力不支而倒地。
「叔叔----!!!」傑洛大喊,盯著克拉夫特身上的傷勢,淚水弄濕了他的臉龐。「為什麼要保護我?」
「因為……我不想看到傑洛受傷啊~傑洛你是……全世界最乖的孩子,雖然愛捉弄人,但是我知道的,你是心地善良又乖巧的孩子,這點我知道的……」克拉夫特露出笑容說。
「可是……叔叔你受傷了啊!我也不想看到你受傷啊!!!」傑洛哭叫著。
「哈哈,叔叔我……沒關係的,只是可能無法確實做出約定了,對不起了……所以,叔叔我……先吞針了!」
「呵……呵……」最後他乾笑一下,雙眼閉上,無力繼續說話。
「叔叔……」傑洛低著頭,豆大的淚水不斷的落下。「我不要你死啊-------------!!!!!!!!!」
最後的慘叫,讓傑洛從夢中驚醒。


「哇啊啊!」傑洛爬起,一臉驚慌的喘起,冷汗狂流。「呼……呼……」
接著傑洛想起那個夢,不知不覺中,流了淚,渾身發抖,淚水狂流,低聲哭泣。
「哇!你醒來啦?」剛好從廁所出來的艾克斯,一看到傑洛爬起床,很驚訝的說。「怎麼了?」
艾克斯靠過去,透過月光的照射,看到傑洛哭泣的樣子,身體發抖著,臉上冒出冷汗,看得出來傑洛做噩夢了。
「沒事吧?怎麼了?做惡夢嗎?」艾克斯很擔心,溫柔的呼喚。「傑洛?」
「嗚……嗚……」傑洛哭著,淚水停不止。
「沒事的!別哭!」艾克斯為了安慰他,爬上傑洛的床,抱著傑洛發抖的身子,一手拍拍他的背一手撫摸他的頭安慰著。
「嗚啊啊啊……嗚……」傑洛緊抓艾克斯的身子,臉埋入他的胸膛,淚水浸濕了艾克斯的胸膛,放聲哭泣著,小聲的哭泣。
艾克斯無聲的安撫,心想著……傑洛也有柔弱的時候。
之後的晚上,傑洛哭累了,安安靜靜的睡著。

隔天早晨,早上的陽光照射到傑洛臉上,因為刺眼的光,傑洛痛苦的睜開眼。
「嗚!已經早上啦……」傑洛盯著窗口的光說,伸手揉揉因為晚上哭泣而紅的眼眶。「眼睛怎麼痛痛的?」
「啊!早安!傑洛!」從浴室探出頭的艾克斯,對著傑洛露出笑容道早。「今天你有計畫嗎?啊!對了!剛才零來過,他說今天你要掃墓,叫你別忘記!」
「今天?」傑洛搔著金髮亂糟糟的頭,看向日曆,一看到今天的日期,七月十八號,他原本搔著頭的手停止了。「這麼快?」
「今天是七月十八號,傑洛!是你的誰過世了?」艾克斯從浴室出來,都做好的梳洗後一臉清爽,好奇的問。
傑洛不肯說,低著頭,眼神透露出哀傷。
是不是踩到地雷啦?艾克斯不安的心想,看著傑洛的表情不放。
「……是叔叔。」傑洛這時才肯說出來。
「叔叔?」艾克斯又問。
「克拉夫特叔叔,他在這天過世了,叔叔他……跟我的父親是朋友!」傑洛慢慢述說著,壓抑住想流淚的動作。
「這樣啊……」艾克斯明白了,於是不繼續追問下去。「我也陪你去吧!多一個不會太傷心!」
「好啊!」傑洛對艾克斯露出勉強的笑容。
艾克斯傻住了,望著傑洛那勉強的笑容。以前都沒看過傑洛……笑得那麼難過!
晚上做的惡夢……一定對他很痛苦……艾克斯心想。


傑洛穿著黑西裝前往墓地,手拿著裝著清酒的木桶,為某人掃墓。艾克斯則幫傑洛拿花跟堆成小山的甜饅頭,穿著黑襯衫黑褲子。零手拿著香跟著,跟傑洛一樣穿西裝。
經過彎了許多的彎道,來到一個小小的墓,刻著克拉夫特四個字的墓碑。
艾克斯幫忙將墓清理一下並擺放花跟饅頭。零在旁幫香點著,接著插上。兩人都退開,讓傑洛前進,拿起小勺子撈起一勺酒,將酒淋到墓碑,接著傑洛蹲下,雙手合掌。
身後的兩人也雙手合掌,在沉重的氣氛中,傑洛打破安靜。「好了!走吧!」
在場只有傑洛先離開,艾克斯跟零還站在原地著。
「請問……克拉夫特先生對傑洛很重要嗎?零。」艾克斯趁傑洛不在對零發問。
「很重要,重要到就像親人!」零盯著克拉夫特的墓碑說。
「這樣啊……」
這時吹起風,這風感覺很淒涼。

 

再次進入到夜晚,傑洛再次夢到那時刻,不過是後續!
克拉夫特奄奄一息後,傑洛很悲傷的大哭著,沒想到自己還在身處於危險中。
「哈哈哈哈哈----!死啦!總算死啦!那麼……」里帝布斯接著將目標向傑洛身上,舉劍要殺目標。「接下來是你!小鬼!請你去死吧!」
傑洛停止哭泣,體內有一股鼓動出現,心裡出現一句話……為克拉夫特報仇!
於是他撿起克拉夫特的刀,憤怒的眼神瞪著里帝布斯,眼角還有淚水依附。
「喔~想打?那好!玩大一點!!!小夥子們給我出來!」里帝布斯訝異的說,叫出他的同伴出來。
「是!」身穿黑衣的七個人出現,各自拿著武器各自站在傑洛的周圍。
「給我上!!!」里帝布斯大喊,一聲下令,七個人馬上對付傑洛一個人。
在那時候,傑洛體內的人覺醒了,那是惡的存在,只有破壞他才會開心,他出現代替傑洛……解決在場所有的人。
傑洛揮刀如舞,每一個砍擊都有擊中要害,一劃開,鮮紅就噴發,七個人逐漸倒下,直到……剩下里帝布斯一個人。
「喔~明明是個小孩子卻能做到這樣?很好!接下來你的對手是我!」里帝布斯衝上去,與傑洛交集。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憤怒的大喊,與里帝布斯交手。
刀與劍的交觸,火光映照在武器上的光芒。在緋炎下的戰鬥,傑洛大力揮砍,直到將對方的劍都砍斷,接著刺進要害,里帝布斯……在他手中死亡。
身亡的人往後一倒,鮮血的紅與緋炎的紅,傑洛無神的看著,心裡想……這樣揮舞刀劍,有何意義?
復仇……是件愚蠢的事!死的人不可能復活,為了他殺了別人,只會將錯誤持續下去。保護不了別人,卻被別人保護,心愛的人……靜靜的躺著。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閉上眼大哭,將悲傷的喊聲傳達於遠方。
之後傑洛的父親與母親趕上,傑洛跑到威利懷中大哭著。
那是……傑洛最後一次的大哭。

 


❄❄❄蕾薇亞丹的心跳回憶❄❄❄


那是……悸動的開始!來到無空流神社兼道場時,已經是黃昏時刻了。
蕾薇亞丹面帶無聊的跟著自己的父母親來到親戚家,走上這長長的階梯。剛開始很辛苦,腿都快酸死了,不過蕾薇亞丹的父母堅持要爬上去,蕾薇亞丹的爸爸背著她上去。
直到來到家門口後,蕾薇亞丹依然面帶著無聊。
「嗨~威利!」蕾薇亞丹的父親-拜魯向威利道好。「我們來啦!」
「喔~拜魯,歡迎歡迎!」威利笑著。「辛苦啦!爬這麼久!快、快!先去洗個澡洗掉汗吧!」
「喔好好~」拜魯推著蕾薇亞丹跟妻子妮裘。「愛妻跟孩子先去吧!」
「好~」妮裘牽著蕾薇亞丹的手,牽著她到浴池。「來!蕾薇~去洗澡吧!」
「好……」蕾薇亞丹不感興趣的說,心想總算能洗掉汗水了。
那時……真的不是刻意的!
蕾薇亞丹拿著等一下洗完要換的便衣要洗澡時,剛好碰上兩個男孩傑洛跟零正在脫下衣服。
拉門拉開的一瞬間,傑洛剛好在脫內褲,光屁屁外露給蕾薇亞丹看到;零穿著內褲在脫上衣,肚子給蕾薇亞丹看到。
男孩向後看,女孩盯著看,停頓了三秒。
三秒後……慘叫響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跟男孩同時慘叫,女孩趕緊離開到外面,男孩受到驚訝的遮內褲跟屁屁。
「怎麼了?蕾薇!」妮裘很擔心的跑出來看蕾薇亞丹,身上只用毛巾遮就跑出來。
「我我我、我不小心走到男生那邊了!」蕾薇亞丹紅著臉害羞的說。
「這樣啊!沒事吧?」
「沒事!」蕾薇亞丹立刻鎮定,走向正確的浴池。「我……要洗澡了!」
「是……」

男孩這邊,傑洛跟零在浴池中聊天。
「喂零!我有沒有走光啊?我是說前面。」傑洛擔心的問。
「放心,只有屁股被她看到了!」零青著臉說。「還有內褲也被看到了!」
「真的假的?」傑洛大受驚訝。
「我想……不會有事吧?」零露出苦笑說。
「呵呵……屁屁被女生看到了!」傑洛一樣苦笑。

蕾薇亞丹這裡,在浴池中泡著,臉埋入水裡的一半,她……在想事情。
金髮的雙胞胎,受過訓練的身體而有點肌肉,俊俏的臉,藍色雙瞳,兩人看起來就像外國人!也很像蕾薇亞丹小時候常看的童話故事,王子都是那樣的!
藍瞳又是金髮,明明是男人卻美到像女人……
「好帥……」蕾薇亞丹臉紅著淺笑。「嘿嘿嘿~~~」
「蕾薇,妳沒事吧?妳臉好紅喔!是不是泡過頭啊?」妮裘很擔心的問。
「媽媽,我沒事啦!只是……嘿嘿嘿嘿~~~」
「我想妳真的泡過頭了!」
蕾薇亞丹開始起了變化,心裡開始有傑洛跟零的存在。


夜晚吃晚餐時,威利向自己的兒子們介紹親戚。「來~這孩子是你們的表妹,她叫蕾薇亞丹,你們好好對待她啊!」
「是!!!!!!」六個男孩同時回答。
「那麼,蕾薇亞丹,一起吃飯吧!」威利笑道。
「好~」
大家開始安靜的吃飯……那時只能說真的是碰巧,蕾薇亞丹坐在傑洛跟零的對面。
蕾薇亞丹直盯著傑洛跟零,傑洛跟零很不自在的吃飯。
她要盯多久?傑洛心想。
可以別再看了嗎?還是我臉上有米粒?零心想。
「吶~」蕾薇亞丹打破安靜,開口對傑洛跟零說話。「我想知道你們的名字,你們是雙胞胎嗎?長得真的好像喔!」
「我是傑洛,你好,表妹!」傑洛簡單介紹自己跟道好。
「我是零!」零只做介紹自己。
「傑洛跟零嗎?」蕾薇亞丹笑著,眼睛變成愛心形。「你們幾歲啊?讀哪裡?我們同個學校嗎?同班嗎?你們喜歡什麼動物?」
連續問答的蕾薇亞丹,令傑洛跟零感覺到進退兩難。
「呃……我……」傑洛無法快速回答。「我……今年8歲,讀卡普空小學,讀三年六班,我比妳大應該不同班,我喜歡貓咪!」
「同上!」零藉著傑洛回答的答案。
「你們喜歡貓咪嗎?我正好也很喜歡呢!」蕾薇亞丹開心著。
之後蕾薇亞丹不繼續追問下去,緊盯著傑洛跟零的臉龐。蕾薇亞丹的視線令傑洛跟零感到不自在,於是零好奇的問:「那個……妳為什麼要一直看我跟哥?」
「因為~~~~~❤」蕾薇亞丹更加興奮,眼睛閃亮亮。「你們喜歡吃可樂餅嗎?這個給你們!」
蕾薇亞丹將自己盤中的可樂餅各自給傑洛跟零,然後用熱情的視線盯著傑洛跟零不放。
「謝謝啊~」傑洛露出勉強的笑容回。
「謝謝妳的可樂餅!」零道謝,不敢看對方的表情。
「不客氣~~~~❤」蕾薇亞丹笑著。
在傑洛隔壁的齊爾威,藉機跟傑洛咬耳朵。「喂~傑洛,表妹煞到你了耶!」
「什麼東東?」傑洛不明白。
「就是愛上你啦!」齊爾威奸笑道。
「哪有可能啊!」傑洛不認為。
「齊爾威,就別逗傑洛了,之後他會明白的,自己長得太帥會是罪孽深重!」佛魯迪打趣的說。
「也對~也對~」齊爾威笑著,繼續吃飯。
「什麼啊?」傑洛一臉不明白,喝著味噌湯。
「零哥哥,蕾薇亞丹為什麼盯著你看?」當時還未沒大沒小的霸法,好奇的對零問。
「不知道!」零簡單回答,喝下味噌湯的最後一口。
之後安靜很久,蕾薇亞丹緊盯著傑洛跟零不放,直到瑪莉諾拿茶給大家喝時,大家原本安靜的喝茶時,蕾薇亞丹突然告白。
「吶~傑洛表哥~零表哥~我們結婚好不好?」
「噗------------------------!!!!」在場的人除了女生跟幻影的人都一起噴茶。
「哇喔~通吃耶!」齊爾威用手肘撞傑洛。
「真是罪孽深重啊~」佛魯迪笑說。
「什麼啦?!我又怎麼了?」傑洛不明白。
「噗噗~傑洛長得太帥得罪人了!」齊爾威笑道。
「真的?」聽到自己長得太帥而得罪別人,於是怪罪別人。「父親大人!幹嘛把我生得那麼帥啦?!」
「關我何事啊?!?!」威利氣急敗壞的罵。
傑洛怪罪父親的對話,讓佛魯迪跟齊爾威大爆笑。「哈哈哈哈哈----!!!」
「結、結婚?」零臉色慘白,之後太過激烈昏倒了。
「啊!零哥哥昏倒了!」霸法看到零昏倒在地,很著急的搖他。「零哥哥!零哥哥!」
「請問長兄怎麼了嗎?」不明白現在發生何事的幻影,走過來發問。
「不知道!他臉色慘白的昏倒了!」
蕾薇亞丹一聽到零昏倒就興奮,立刻跑過來。「那麼人家就來救救零表哥,用我的吻~❤」
「哇啊!」零發覺到危機接近,立刻醒來後退離開蕾薇亞丹。「別、別過來!」
「別害羞嘛~~」蕾薇亞丹跟著靠過去,展開糾纏不清的行動。「零表哥不要的話!那傑洛表哥~」
蕾薇亞丹飛撲到傑洛身上,巴在傑洛身上。
「哇啊啊啊!!快離開!」傑洛著急的到處跑跑,就是甩不掉蕾薇亞丹的緊抱。
「不要!人家注定要跟傑洛表哥跟零表哥一起了!!!」
「好噁心!!!」傑洛渾身起雞皮疙瘩。
「表哥~~~❤」
每個人看著那鬧劇,哈哈大笑著。

趁大家大笑時,威利跟拜魯到庭院散步。
「拜魯啊~你女兒這麼熱情啊?」威利笑問。
「我哪知道會這麼熱情,我知道我老婆常給她看童話故事啦!」拜魯苦笑回。
「原來如此!」
「就是啊就是啊!」


   ◎待續◎

––––––––––––––––
威利:大家好!我來預告了!
拜魯:還有我~
威利:唉呀~家中那麼多孩子,每天吵得要命,真要命!
拜魯:我很羨慕呢!我家就只有蕾薇亞丹跟法布尼爾兩個孩子呀~一個兄控,另一個自我感覺良好,唉……
威利:為人父親真辛苦!
拜魯:就是啊!
威利:那麼接著預告!
威利&拜魯:下回–艾克賽爾的鄉下之旅與蘿露的大冒險
拜魯:接著是小孩子的主題!我家法布尼爾之後什麼出現呢?
威利:話說,艾克賽爾是高中生耶!


如果不認識里帝布斯跟克拉夫特,他們的登場作品分別是洛克人X指令任務跟洛克人Z4!
拜魯登場!在這裡,他不是壞蛋,而是好爸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