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樂園再現 - 19 - 冰狼的認為 單純的理由


––––––––––––––––––––––
就算別人怎麼看我,我都無所謂,表面看起來也是那樣沒錯。
一個人孤獨著也沒關係,別人躲避我也沒關係……
因為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別人跟自己,遠離我也是應該的!
這樣的我,還是有朋友,為了他!我可以連命都不要!
保護我心愛的人事物,這就是我的正義!
––––––––––––––––––––––
艾克斯他們來到最後的房間,一進去裡面,先目入眼簾的景像有如尖刺地獄,四周有冰柱杵立,就連天花板也是。
在冰柱林立中,前方冰狼型機器人用後腳站立,他是霍德爾,正是殺害這裡的人類與思考型機器人的犯人!
「居然擅闖此地?不可原諒!」霍德耳聽到有人進來,轉身怒瞪憤怒的說。
「就是你對吧!居然無情地殺害人類跟思考型機器人們,我絕不原諒你!」艾克斯憤怒的說,舉起手砲對著他。
「對於有害事物我當然會排除,非正規品獵人也是這樣對吧?」霍德爾收起憤怒,很鎮定的說。
「不要把我們獵人跟你這個非正規品相提並論!!!」聽到對方把非正規品獵人與非正規品相提並論的傑洛,很生氣的吼他,手伸到背後準備拔劍。
「非正規品?那你憑什麼認定我就是?」霍德爾移動目光到傑洛身上,問道。
「殺害無辜生命的傢伙,就是非正規品!你傻啦?」傑洛罵他一句。
「嗯?無辜?你說誰?」霍德爾像是在裝傻似的,又問。
「你這混帳!」傑洛忍耐不了憤怒的燃燒,直接衝前拔劍出手攻擊霍德爾,霍德爾只用頭擋傑洛的斬擊。
攻擊碰撞後,劍未能傷害他的頭。任何物質都能砍下的光束劍,霍德爾只靠頭就擋下來了?!
「這樣就是特A級獵人的攻擊?太輕了吧?!」霍德爾一副輕鬆樣的說。
「你……」傑洛趕緊後退警戒,憤怒燒到最高點。
「算了,為了快速解決以及我必須尋找強大力量,請你們死在震天冰雨之下吧!」霍德爾張開大嘴,將嘴朝向天花板,然後大吼一聲。「吼吼吼吼吼-----!!!」
大音量的咆哮,音擊打在天花板上的冰柱,冰柱因為受到音量的震動開始搖晃,接著如雨般的落地。
一開始就是大範圍攻擊,獵人們覺得不妙。
「嘖!」傑洛不滿的發聲,光劍往上揮舞,打掉會傷到他的冰柱。
艾克斯直接用砲擊打壞,一個一個打壞。
「太多了!芙蕾亞到我肩上來!快使用防護罩!」洛基使用特殊子彈"擴散彈"打壞落下的冰柱,但是這樣很慢,洛基要芙蕾亞坐在他肩上在上面張開防護罩,擋下部分沒打到的冰柱。
「好!」芙蕾亞立即跳到洛基肩上,藍光防護罩大大張開,擋下冰柱雨。
霍德爾看到獵人們的行動有些吃驚,但也只有做出挑眉的動作。他的目光從傑洛身上轉移到芙蕾亞身上,盯著小女孩手上發出的藍光。
那能力……是對伊甸園建造之路有益的力量!同時是殿下想要的特殊力量-念動力,會破壞任何事物的強大力量。
等震天冰雨的落冰時效消失,傑洛第一時間衝前到霍德爾前面。艾克斯在後方等待時機和儲備強力砲擊的能源。
「看來……你們獵人總部雇用不得了的獵人啊!」霍德爾注視著芙蕾亞說。
為什麼看著芙蕾亞?洛基察覺到霍德爾的眼神很不對勁。
「使用念動力的孩子啊……到我們伊甸園來吧!」霍德爾伸出手,做出要東西的手勢。
那樣的手勢令艾克斯跟洛基憤怒。
「芙蕾亞才不是用來建造你們伊甸園的工具!!!」艾克斯跟洛基同時大喊,憤怒的將砲口與槍口對準霍德爾。
「休想利用別人!」傑洛衝到霍德爾最前方,橫砍一刀。霍德爾跳起閃過,在他在空中的時候,艾克斯與洛基早已瞄準著他。
接著艾克斯的砲擊跟洛基的特殊子彈"集束彈"同時攻向在空中的霍德爾。面對兩種攻擊,霍德爾只有張開大嘴,大聲發出咆哮,這次不是針對天花板兒是對攻擊。
「吼吼吼吼吼吼---------!!!」那不是單純的吼聲,吼音下誕生的大冰錐,衝向艾克斯跟洛基的攻擊。
冰錐穿過艾克斯的砲擊,接著擋下了洛基的集束彈,最後直向艾克斯與洛基。
傑洛跳起,大力揮砍,將冰錐砍成一半。算是救了後面兩人的傑洛,接著向前進攻擊霍德爾,橫砍一刀,霍德爾只用後空翻就閃過攻擊。
霍德爾降落後,前方還有艾克斯的砲口瞄準。藍色的閃光,接著儲能到一半就發射出去,砲擊衝前,霍德爾雙手向前擋攻擊,最後砲擊迎上時對他無效。
「果然不行嗎?」艾克斯小聲的說。
「芙蕾亞也要幫忙!」芙蕾亞跑過來,希望艾克斯要她幫忙。
「不了!這裡就交給我和傑洛跟洛基就夠了!芙蕾亞保護自己就好!」艾克斯斷然拒絕芙蕾亞參戰。
「可是……」芙蕾亞不滿的鼓起雙頰。
傑洛落下,劍端朝下攻擊,霍德爾只有後退閃過。接著洛基的集束彈迎來,霍德爾只移動腳步側身閃過。
「腳邊給我注意一下!」傑洛蹲下,腳踢向霍德爾的雙腳,讓他失去支撐力。
「可惡的武神!」霍德爾很憤怒的瞪傑洛,趕緊後空翻一下不落地。著地後便讓身體起變化,冰在他身上蔓延著。「全都倒下吧!」
冰最後蔓延成盔甲般,身體堅硬得很,霍德爾四腳著地蹲低。「死吧!人類的走狗非正規品獵人!冰衝撞!」
霍德爾用超快的速度向前衝,在他面前的傑洛,還未閃過就先被撞開,接著接連撞飛艾克斯。
「唔!」「哇啊!」兩位男士痛叫,身體往旁一飛。
「哼!不堪一擊!」霍德爾停下,起立轉身對二人說。「這樣也能是最強?」
「艾克斯!!!傑洛隊長!!!」洛基緊張的大喊。
「那麼……」霍德爾看向洛基跟芙蕾亞,因為他往這裡看,芙蕾亞怕得跑到洛基身後。「使用念動力的孩子啊!入我手中吧!」
「不可能!芙蕾亞是我的妹妹!我絕不把芙蕾亞交給你這非正規品!!!」洛擊提槍,瞄準著霍德爾。
「那你行嗎?」霍德爾冷道,快速衝前到洛基面前。
「當然!」洛基拿出紅色的特殊子彈,紅色彈身上印有閃電圖案,裝入槍中並瞄準霍德爾,在霍德爾快要到他面前時,立刻扣下板機,從槍口射出的紅色電網往霍德爾撒去。
無法立刻停下的霍德爾,被紅色電網網住無法繼續前進,這樣他依然一副輕鬆樣。「你這樣也只是封住我的行動而已!冰咆哮!」
吼聲響起,在聲音中誕生的冰錐射向洛基,破壞了電網向前進。
「嘖!」洛基覺得不妙,趕緊舉槍護身,但是沒用,傷害了槍身也讓自己後退,差點往後倒壓到芙蕾亞。
「到一邊去!」霍德爾將洛基打到一邊去,把洛基打飛到牆邊。
最後只剩下芙蕾亞時,芙蕾亞害怕得發抖著。
––––––––––––––––––––––
正在執行程式改寫的恩布拉,在一瞬間的時刻,突然感覺到不安。
「什麼?」恩布拉從電腦桌前起身,到落地窗看外面。
為什麼我會覺得不安?難道……孩子們受到傷害了?
那會是誰?芙蕾亞嗎?
希望這不安只是一瞬間,也不是真的。
––––––––––––––––––––––
「擁有破壞之力的孩子啊……成為諸神的一份子吧!」霍德爾到芙蕾亞的面前,伸手抱起芙蕾亞的身子。
「芙蕾亞不要!放開芙蕾亞!芙蕾亞不是工具!」芙蕾亞死命掙扎,四肢亂動著。
「一個女孩子怎麼能用第三人稱稱自己?」霍德爾覺得奇怪的發問。
「快放開芙蕾亞!!!」艾克斯跟洛基同時大喊,提起武器瞄準霍德爾。
艾克斯發射儲力能源彈,洛基發射集束彈,兩人的攻擊從左右方來,目標霍德爾。霍德爾迅速跳起,讓兩人的攻擊在他下方碰上爆炸。
「給我放開她!」傑洛出現在霍德爾身後,大力揮劍傷人,可惜傷不了,霍德爾的身體因為冰的加持變得堅硬。「什麼?!」
「請你墬落吧!」霍德爾提腳踢飛傑洛。
「嗚啊!!!」傑洛痛叫,身體撞上牆後便暫時無法站起和參戰。「好硬的身體……」
「傑洛!!!!」艾克斯大喊友人的名字,因為傑洛的受傷,讓自己憤怒起來。「你這傢伙!抓了芙蕾亞還傷害了傑洛!絕不原諒你!!!」
艾克斯快速儲力,砲口對準霍德爾,大力發射出去。
「哼!軟弱!」霍德爾哼了一聲,後空翻一下落地,將芙蕾亞輕輕的放到地上,接著四腳著地,擺起起跑架式,進行冰衝撞。
「別以為我會再上當!!!」艾克斯怒道,轉身跳上牆壁,用攀壁踢跳到最高點,之後儲起能源。
「以為這樣有用嗎?」霍德爾冷道,快速衝刺,目標為艾克斯,蹬上牆後接著跳另一邊直到跳到艾克斯的前方。
當對方逼近時,艾克斯算好時機趕緊跳離牆壁降落,砲口對準霍德爾的腹部,對他發射擴散砲。
「沒用的!」霍德爾的衝撞落空後,接著在空中翻轉,往下墬落。全數砲擊在他身上轉彎離開,同時往艾克斯撞去,還在降落中的艾克斯,想趕緊飛行離開卻來不及,霍德爾早已撞上了。
撞到地面陷地,艾克斯昏倒在地。
「芙蕾亞!快過來!」趁機會救妹妹的洛基,用他最快速度去救人。
「休想得逞!」霍德爾見到芙蕾亞要被別人就走時,使用冰衝撞立刻衝向洛基去。
「嘖!」注意到霍德爾衝過來的洛基,沒時間轉頭看人或舉槍攻擊他,只有繼續向前跑,手直伸著,想抱住芙蕾亞。
下一時刻,洛基沒有抓到東西的手感,而只感覺到身體被推被撞,之後非常痛苦的倒地,眼睜睜看著芙蕾亞在那裡。
「哥哥!!!」芙蕾亞看到洛基倒地開始著急的哭叫。
「好了!孩子!就乖乖的加入諸神黃昏吧!」霍德爾抓住芙蕾亞的衣領,強制要求著。
「不要!!!放開芙蕾亞!!!傷害哥哥的壞蛋不要碰芙蕾亞!!!!!!」芙蕾亞不停地掙扎,臉上出現兩道淚水。
「好了,請妳乖點!」霍德爾試著安撫她的心情
「不要———————————————!!!!!!!」芙蕾亞大力哭喊,聲音大到迴盪這裡的空間以及天花板上的冰柱,冰柱因為聲音而震碎,也將霍德爾身上用來強化的冰也粉碎,再加上因為情緒激動的關係身上發出藍色電光,就像電鰻一樣,出電傷害霍德爾。
看到電光的洛基,很清楚的看見芙蕾亞放電。
「唔……好可怕的電力!居然能破壞我的冰?」霍德爾相當驚訝。
「既然知道,那還不快點放開她?!!」傑洛起身,舉劍衝向霍德爾,大力落砍他的背,因為失去冰之盔甲,背部留下一劃刀傷。
「唔……武神還能站起?」
「離她遠一點!!」傑洛繼續揮砍,直到把霍德爾的背傷成遍體麟傷。
「哼!武神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明明已經受傷的霍德爾,還游刃有餘的諷刺別人。
「你到底想說什麼?」傑洛停下攻擊,盯著霍德爾聽他下句。
「傑洛,你只知道討拔與殺害,真的能夠保護別人嗎?」霍德爾跳離傑洛,四腳著地,身上再度出現冰蔓延身體。
「我的事你管不著!!」傑洛大吼,怒瞪著霍德爾。
「你啊……根本是殺人魔!殺死非正規品時你沒有罪惡感對吧?」霍德爾問,同時向前衝。
「你閉嘴—————!!!」傑洛很激動的吼,向前揮砍,可惜落空,霍德爾衝過傑洛的身邊到另一邊去。
「看來你真的是殺了人都沒有感覺,我看你殺了心愛的人也是這樣吧?」霍德爾繼續諷刺著傑洛,蹬上牆後轉向再次衝向傑洛一次。在他跳上牆之前,手裡好像抓了什麼東西。
「才不是!!!」傑洛大聲反駁,握緊劍盯著霍德爾的行動準備攻擊,等著他過來。
「那麼這樣你也砍?」霍德爾衝向傑洛前,在撞上傑洛前時,手上抓的東西立刻丟向傑洛前。
傑洛以為他過來了,便毫不猶豫的砍下去。
「哇啊!」一個少年的聲音傳來,痛苦的慘叫驚醒了傑洛,仔細看清楚的雙眼,看到不應該被砍傷的艾克斯,露出痛苦的神情,胸口被傑洛劃開一刀。
自己傷害了友人的那一幕,傑洛瞪大雙眼,表情顯得訝異。
我……傷害了艾克斯?!怎麼會?!
––––––––––––––––––––––
「嗚哇啊啊啊啊……」女孩哭著,雙手握著,撫著雙眼,很傷心的哭著,肩膀因為哭泣的關係而顫抖。
應該要有人去安慰她一下才對!
在場的人,傑洛震懾,不小心砍到艾克斯,艾克斯露出痛苦的表情,霍德爾用相當冰冷的眼神看著那兩人,在場……沒注意女孩。
當女孩還在哭時,洛基起身,慢慢的走向女孩身邊,蹲下,抱住女孩芙蕾亞的身軀,用輕柔的語音安慰。「沒事的!哥哥在這裡!別哭!」
「哥哥……」芙蕾亞睜開雙眼,淚水不再流,哭泣暫時停止。
「放心!交給我跟艾克斯他們!」
「可是……」
「我不怪妳!芙蕾亞!真的!剛才的攻擊,我不會怪妳!」
「問題是……」
「我沒事!哥哥還好不是嗎?芙蕾亞就由我保護!」
真的好嗎?老是讓哥哥保護?!真的……好嗎?
要是芙蕾亞有出手攻擊壞蛋的話,哥哥也不會……受傷了!
––––––––––––––––––––––
「果然沒錯!你真的是殺人魔!」霍德爾冷道,冷眼看著傑洛驚愕的表情。
「艾克斯!」傑洛無視霍德爾的話,趕緊放下間接住受傷的艾克斯,眼神透露出悲傷的感情。
「傑洛……」艾克斯抬起頭,看到傑洛悲傷的眼神,為了不讓他擔心,露出笑容對他說:「我沒事的……」
傑洛看到友人的笑容,心中的罪惡感增大了,嘴巴原本想說道歉的語言,卻硬要傷人。「別來妨礙我!」
聽到那句話,艾克斯的笑容垮下,表情變得沮喪,低下頭不再看傑洛的表情。為了不再打擾他,艾克斯無聲的自動自發遠離他。
「哼!艾克斯,覺得如何?」霍德爾問。「被自己的朋友砍傷,感覺很差吧?反正你就是這樣的人!」
艾克斯低著頭不說話,掩飾他的沮喪。
「背負虛假情意的正義使者,不值得被人救!踏著屍體前進的正義使者,看了想讓人唾棄!」
被霍德爾說重話的艾克斯,沮喪的說:「你說得對……像我這種人……根本不能是個英雄什麼的……我的確是踏著別人的屍體前進的!」
傑洛也沮喪的低頭,無言面對。
「哼!有自知之明嘛!那好……」霍德爾蹲低身子,使用冰覆蓋他的身體,接著踏前衝刺。「艾克斯,你以死謝罪是最好!不過!現在的傑洛才是罪惡深重!死吧!」
當被目標的傑洛,他舉劍站穩身子,擋住霍德爾的衝撞,用全身的力量來擋住,雖然身體沒受到衝撞的傷害,不過身體後移了好幾公分,這樣下去會撞到牆的!
「芙蕾亞!用妳的念動力把那傢伙撞一邊,好救出傑洛隊長!」洛基小聲的對芙蕾亞下指示。
「可是……芙蕾亞不知道怎麼做。」
「妳可以的,只要將念動力的力量集中在手上,控制那傢伙的身體再撞到一邊!」洛基解釋著,心裡想這做法以後不會被芙蕾亞亂用。
「芙蕾亞試試看!」芙蕾亞開始舉起右手,將念動力集中在右手,然後控制霍德爾的身體。
效果很好,霍德爾停止無法繼續衝撞,身體被芙蕾亞提起,接著往旁一撞!
「嗚!那女孩……」霍德爾狠瞪芙蕾亞,他張開大嘴要發出咆哮,要使出冰咆哮攻擊芙蕾亞。
冰在吼聲中誕生,冰柱射向芙蕾亞。冰柱以快速奔向芙蕾亞,芙蕾亞還未做出反應,洛基這時趕緊向前抱住芙蕾亞以身護人。
在冰柱將要傷害兄妹時,砲擊出現打消冰柱,讓兄妹無受痛苦。砲擊的主人艾克斯,忍著不小心動到傷口的痛苦,保護洛基與芙蕾亞。
「嘖!」霍德爾看到攻擊被打消後,情緒變得憤怒。「我受夠了!你們全都去死吧———————!!!!」
憤怒的吼聲迴盪在空間,聲音打入牆內,之前被芙蕾亞破壞掉的所有冰柱,在吼聲中誕生,如植物般的生長。
「死吧!震天冰雨!!!!」霍德爾再次咆哮,將吼聲迴盪在空間中,將所有冰柱在音之震動下如雨般的降落。
「芙蕾亞!釋放最大的防護罩!」洛基趕緊對芙蕾亞下指示。
「好!」芙蕾亞立刻張開過去以來最大的防護罩來保護所有在場的獵人。在藍光防護罩中,冰柱落下要傷害人之前先碰壁了,那些冰柱全數破碎和落地。
「真不愧是擁有破壞之力的孩子,實力不容小覷,那我也得使出最大的力量!」霍德爾誇讚一下芙蕾亞,接著使出渾身解數大聲咆哮。「吼吼吼吼———————————!!!」
最大的吼聲中誕生出最大的冰柱,接著轉移目標攻擊傑洛跟艾克斯。
「嘖!」傑洛提劍,衝向冰柱潛力擊揮砍至最小,削砍到消失為止絕不停下來。最後砍到消失後,遠處霍德爾又另外放出一個中型冰錐,離那冰柱很近的傑洛,來不及砍到。
「傑洛!!!」艾克斯趕緊跑到傑洛面前,捨身保護他,以身體……接下痛擊。
替傑洛接下攻擊的艾克斯腹部中招,冰柱穿過艾克斯的肚子,機油大量流出,落地成攤。
「艾克斯……」傑洛相當吃驚,趕緊扶住艾克斯的身體。「為什麼要為了我?」
艾克斯痛苦得喘氣暫時無法回答。
「哼!英雄到最後還是擺架子!」霍德爾冷漠的說,斜眼看著艾克斯受傷。「也好,就這樣死亡吧!!!」
「不准你……」聽到有人把艾克斯批評得很差,洛基生氣的提起槍,順便伸手遮住芙蕾亞的雙眼,瞄準霍德爾的動力爐。「亂批評艾克斯!!!」
最後的怒吼,發射狙擊彈正中霍德爾的要害,動力爐穿過,最後倒地不起。
非正規品處決完畢,但是現場還有件事!
「艾克斯,還醒著吧?告訴我,為什麼要為了我這麼做?」傑洛不明白的問,想清楚知道艾克斯捨命保護他的理由。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難過又懊惱,只是這樣而已……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啊!」說出理由,對傑洛露出笑容。最後因為多說話花力氣,導致體力不支昏過去。
「艾克斯!!!!!」傑洛大聲呼喚,緊盯著艾克斯的臉龐,心中懊惱不已。
這麼簡單的想法,我竟然……不明白?!我之前在搞什麼啊??讓艾克斯一直悲傷,一直背負著沉重的事物……

 

  ❅待續❅

––––––––––––––
希望這篇不會受到多數人的討厭,因為把艾克斯給寫傷啦!!!
我最不喜歡艾克斯受傷了◜◞◟◝
還有傑洛的火焰斬擊,在這裡對大家說聲抱歉,招式名突然改了,現在那招改為昇炎斬!
這篇氣氛挺沉重的==
下回再次中場休息,以傑洛為第一人稱進行,敬請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