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樂園再現 - 20 - 中場休息 傑洛的教堂之行

 

––––––––––––––––––––––
為什麼叫她豆芽菜?哼!這問題還要人解釋?!
她啊!力量雖強,但是腦袋可是天真得很,大概是一片花園了!個子又矮,頭上長了根毛,看起來就像剛發芽的豆子!
這豆芽菜,老是對人惡作劇,對人惡作劇還笑!
一想起她對我跳青蛙跟髮尾綁蝴蝶結……(怒)
唉……雖然這麼說,但我不討厭她……為什麼?我哪知道啊!?
可惡!所以我才討厭小孩子嘛!
––––––––––––––––––––––
怎麼有不好的預感?總覺得會被什麼纏上!
當我這麼想時,走在要前往司令部的路上,聽到女孩子的哭聲。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後我腳邊有撞擊迎來,好像有什麼東西撞到我的腳,當我往下一看時,看到矮到不行的豆芽菜出現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豆芽菜哭著,撞到我腳後跌坐在地,在地上大哭。
正當我打算無視要走過她時,她伸手抓住我的頭髮,我轉身瞪人。「喂!不准抓我頭髮!會掉的!」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豆芽菜抓著我頭髮甩來甩去,似乎希望我不要無視她。
「妳想做什麼?」我轉身問她,接著她就放開抓住我頭髮的手。
「哥哥……哥哥他……嗚哇啊啊啊啊……」因為哭泣,說的話都不清不楚。
「唉……不要哭!我請妳喝能源可以嗎?」
「哥哥他……嗚哇啊啊啊……嗚喔哇啊啊……咿……」還在哭。
「那妳要我怎麼做?」我受不了!哭能做什麼?給我回答問題!!!
「芙蕾亞要巧克力牛奶……」
「想喝就說嘛!」我不耐煩的回答。「走!」
「嗯……」豆芽菜抓住我的大姆指,因為她只能抓到我的手指,然後算是牽著她到員工餐廳去。
到員工餐廳裡,找個無人的座位,呼喚侍者點Espresso咖啡跟豆芽菜要喝的巧克力牛奶這兩種口味的能源機油,點完後我就看到那個豆芽菜要坐椅子還要用爬的。
豆芽菜的製作者是誰啊?把她做得那麼矮!
當她正努力的爬時,腳突然一滑,人跌落到地,碰的好大一聲,椅子跟著她往後一倒,後腦打到地面了。
「嗚……」豆芽菜又要開始哭了,我開始想,製作者幹嘛給她哭泣功能啊!「嗚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大聲的哭泣迴盪在整間員工餐廳,原本在聊天的人和正在工作的侍者都注意到我這裡了。
老天……我快要受不了了!這個豆芽菜!!!!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豆芽菜在地上哭著,手腳在亂動像是在耍賴。
哭夠了沒啊?!我很想揍人啊!!!不行!我要冷靜!先安撫她吧!
「好了,起來,很痛對吧?」我起來抱住她,把她抱得高高,我想這樣她應該會停止哭泣吧,順便一提,這招是艾克斯來的。「來~飛高高!」
「嘿嘿嘿~~」她笑了,就像小嬰兒的笑了。
「坐好!不准再哭了!」我將她的椅子擺好,然後把她放到椅子上。搞什麼!我又不是妳哥!
「好~~」
接著侍者拿來了兩罐飲品,我將巧克力牛奶交到豆芽菜手中,我拉開了鋁環喝起咖啡,豆芽菜將吸管放入鋁罐中,開始猛喝。
我放下罐,試著打探。「那麼,妳是為了而哭?妳有說哥哥,那他對妳做了什麼?」
「嗚……」才剛問,淚水又給我掉,然後又給我哭了起來。「嗚哇啊啊啊……」
「別、別哭……」
「嗚哇哇啊啊啊啊……」她聽不到我的勸聲,老天……
「傑洛先生,發生了什麼事?」這時一位高挑的女生走過來,紫色長頭髮,小麥色的臉龐,看起來很熟悉,嗯……是誰來者?
「嗯?」我向她那看去,用疑惑的神情盯著她,看到她臉紅得像番茄,散熱器過熱了嗎?「妳是……」
「那個……」她變得有些傷心,又怎麼了?「我是你的領航員啊!蕾雅!那個……」
「喔!」我又忘記這人了,因為新進的關係,我大概記不住。「什麼事?」
對了!女孩子通常擅長哄小孩,那麼……「蕾雅,幫我哄豆芽菜吧!她一直在哭啊!」
「好、好的!」蕾雅點了頭,拉開椅子到芙蕾亞身旁坐著。「妳怎麼了嗎?別哭,有什麼傷心的事嗎?可以告訴我嗎?」
「嗯……」豆芽菜揉揉眼睛,擦乾淚水,開始對蕾雅述說。「今天是弗麗嘉教堂的義賣,芙蕾亞想去,可是哥哥說沒辦法去,因為哥哥受傷,沒辦法帶芙蕾亞去,芙蕾亞……好想去喔!」
「這樣啊……」
「那就去啊!」我冷淡的回。
「可是洛基不准芙蕾亞到外面亂跑!」
「這……」我回不了嘴。
「這樣好了,我陪妳去好不好?」蕾雅親切的說。
「真的嗎?蕾雅姐姐最喜歡了!」豆芽菜變得高興,飛撲到蕾雅身上。
蕾雅抱著,手撫摸著芙蕾亞的頭。
於是她們開始離開,我也沒事了正要去司令部時,黃毛丫頭出現,我記得……她好像是和蕾雅同進的!
「蕾雅,有事要忙了!快走!」
「帕蕾朵!這樣啊……」蕾雅傷心的低頭,看向芙蕾亞,接著又看我,我有不好的預感。「那個,傑洛先生,不好意思,可以麻煩你帶芙蕾亞去嗎?」
「咦?」
「傑洛哥哥,一起去嘛!」豆芽菜跑過來牽住我的手指。「蕾雅姐姐一起!」
「對不起!芙蕾亞,我沒辦法去,我有工作!」蕾雅雙手合掌道歉。「對不起了!」
「走吧!蕾雅!」帕蕾朵招呼著。「芙蕾亞,下次再一起玩喔!」
「好……」
那兩人都走了之後,留下我跟豆芽菜。我心裡正想……為什麼是我啊??????
–––––––––––––––––––––––
為了帶豆芽菜去弗麗嘉教堂,我特地去找艾莉亞要地圖資料,接著盡快要將報告給西格納斯總監,最後……我買了一罐奶茶口味的能源飲品,來到艾克斯靜養的房間。
艾克斯被安置在冷冰冰的機器囊中,接受加快自我療癒機能的休養,腹部上的傷用繃帶綁住覆蓋,沉睡的他,不會發覺到誰會來。
我將飲品放置在他容易看見的地方,接著靠近他看一眼,安靜的睡臉,映入我眼中。
如果……那時我有盡快發覺攻擊立刻打下的話,你也不會睡在這裡……
「對不起……」我小聲的道歉,轉身離開這裡。
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後,我便帶著豆芽菜到弗麗嘉教堂去。
騎著我專屬的紅色追擊者,用最快的速度前往,路上不斷有人盯著看,我這麼快,大概有人以為有事件發生,可惜,今天要處理的是要將豆芽菜帶到弗麗嘉教堂。
長長的路途,經過高速公路,經過住宅區,我發現,弗麗嘉教堂離獵人總部相當的遠。
最後來到兩邊都是花園,中間是階梯,離門口不算遠。在草地庭院中,今天是義賣會,所以人潮很多,人類小孩嘻嘻哈哈的在攤位中穿過,大人們像聯誼的互相交談。
則機器人,小孩與大人都很開心的與人類一起,我在想,眼前的景象會不會是假象,明明發生諸神黃昏的事件了,難道他們都將這事交給艾克斯處理?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們都很無知又不負責任,別人在痛苦傷心的與諸神黃昏戰鬥,他們卻無視繼續歡樂。
可惡……我覺得……他們很可惡!小孩子也是,只會開開心心的玩耍,不管世界的黑暗面如何。
所以我才討厭小孩子!!!
「吶~傑洛哥哥!傑洛哥哥~~」豆芽菜在叫我了,我收起憤怒,轉頭看向豆芽菜,看到她手拿著有點髒的紅色兔子玩偶。「這個好可愛喔~」
「想要的話就買下來啊!」我又不是妳哥,不用跟我報備吧?
「芙蕾亞忘記帶錢包!」
「所以呢?」該不是叫我買給妳吧?
「嗯!拜託你!」
「不要!」我立刻轉身就走。
「傑洛哥哥~~吶~~」豆芽菜抓住我的頭髮尾端不讓我走。
「我知道了!只能一個啊!」
「嗯!」
買下她想要的兔子之後,她爬到我肩上坐著,把我當成她的代步機!嘖!開什麼玩笑?!
「吶~這隻兔子的名字芙蕾亞可不可以取做傑洛?」
「開什麼玩笑?我也叫傑洛啊!」要我跟一隻布偶同名?是要我被人笑死?
「那……小傑洛!」
「那就可以!」
「哈哈~小傑洛~」豆芽菜開始玩起布偶。「吶~小傑洛,接著你要去哪裡?」
『去問傑洛哥哥吧!』這是豆芽菜用假音說出來的話。
「嗯~去問傑洛哥哥!吶~傑洛哥哥,接下來去哪裡?」
「回去!」這裡除了義賣就沒什麼,我要回去了!
「不要不要!傑洛哥哥一起去教堂禮拜嘛!」豆芽菜跳下來,抓住我的手到教堂裡。
「等一下!不要用抓的!」怎麼搞了!這丫頭的力氣很大!!
最後我還是繼續待著了,可惡!!!
–––––––––––––––––––––––
「嗯?傑洛去哪了?」西格納斯好奇的問。
「咦?西格納斯,你不是已經知道了?」艾莉亞一臉奇怪的問。
「嗯……啊!傑洛是去把芙蕾亞帶去弗麗嘉教堂!我還順便叫他打探情報!」西格納斯想起後搥一下手。
「只有前面是對的吧?你根本沒叫傑洛打探什麼!」艾莉亞一臉受不了的說。「你只有答應他出去,之後就沒有,你健忘啦?」
「嗯……機器人是不可能健忘的!更何況是思考型機器人!」西格納斯雙手抱著胸說。
「那給我去維修你的腦袋!!!」艾莉亞不耐煩的回一句,轉身回工作崗位去,調查諸神黃昏的所在地與成員資料。
「別說得那麼過分嘛……」西格納斯可憐兮兮的說。「艾莉亞有事要忙的話,那個蕾雅,可以對傑洛發出通訊嗎?」
「我試試看!」蕾雅試著去連絡傑洛。
鍵盤的敲打聲,電器運轉聲,沒人講話,西格納斯開始覺得悶。
「嗯……說點話好不好?」
「要說什麼?」帕蕾朵問。
「講點笑話如何?」西格納斯提議道。「我先,在戰場上想放誘餌,就先放小鳥!鳥是誘餌!噗呵呵……」(注:誘餌跟小鳥的日文讀音相似)
氣氛降到零點。
「很冷啊!」帕蕾朵假裝渾身發抖。
「意義不明!難笑死了!」艾莉亞直接一點,酸西格納斯好幾句。「這麼冷的笑話你也說得出來!?」
西格納斯沮喪的趴上桌,被部下酸的總監,完全沒威嚴感。
「那個……總監,無法聯絡上傑洛先生,大概是沒打開通訊!」蕾雅轉身報告。
「這樣啊……那算了!」
以上是司令部的進行。
–––––––––––––––––––––––
教堂的禮拜……是對神明祈禱,大家的禱告有很多種,像是感謝、原諒等。
不過……神明是真的存在嗎?我不相信這些的!我面帶無聊的等著豆芽菜祈禱完,看她雙手交握跟閉上眼,做得真起勁啊!
如果神明真的存在,那就出現給我看!!!出面處理這世界的混亂啊!難道都只讓艾克斯跟我處理紛亂?當我是祂的部下什麼的?
這樣就能招天譴的話,那就給我看看!!
「傑洛哥哥,你表情好兇!」豆芽菜出聲,看到我生氣的表情了。
「喔……」我趕緊鬆鬆眉頭。
「芙蕾亞?這不是芙蕾亞嗎?」這時傳來婦女的聲音。
「啊!希芙修女!」豆芽菜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跑過去,很高興的飛撲到修女身上抱住。
「喔~是芙蕾亞啊!多久沒見了呢?最近去哪裡忙了嗎?」這時傳來年輕男人的聲音,我好奇看過去,是戴眼鏡的男人笑著對豆芽菜問,以及身旁地笑得很詳和的成熟女性。
他們就是這裡的神父跟修女嗎?我起身走過去跟他們道好。「你們好!」
「嗯?這位是?」
「他是傑洛哥哥,是男的!」後面是多餘的!這豆芽菜!「傑洛哥哥,這是索爾神父跟希芙修女喔!」
「傑洛?不就是鼎鼎有名的非正規品獵人嗎?」索爾神父盯著我不放的說。
「啊啦~真稀奇呢~」希芙修女露出看見稀有物的表情說。
「怎麼了?有什麼事要對神說嗎?」索爾神父用溫柔的眼神對我說。
「哼!才沒有!」我冷淡的回,別過頭不看他。
「不過我看得出來喔!你……似乎迷惘了呢!」
我很驚訝的望向他,心裡想為什麼他知道,我並沒有顯示很清楚才對!!!等一下!我應該否認才對啊!!!
「我才沒有迷惘!」
「真正迷惘之人,是不會去正視的,而且又否認自身的迷惘!你的眼神,都讓我知道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也很沮喪,不小心露出哀傷的眼神給他看。
「迷惘啊……是必須正視的!你要是否認,你是會走錯路的!內心的黑暗,自己是最清楚的!」索爾神父溫柔的對我說著。「不要欺騙自己的心!」
「不要欺騙自己的心?」
「或許你說的神是不存在,但我和希芙是相信祂存在的,祂無法現身世間,只能指引道路,我和希芙修女也是!」
「道路?哼!」我突然想起海姆達爾跟伊登那件事,我認為他說的是鬼話。「聽你在說,那為什麼要讓海姆達爾和伊登加入諸神黃昏?」
「海姆達爾跟伊登是嗎?」索爾神父低頭,語氣變得哀傷。
希芙修女也跟著哀傷起來,低著頭不敢面對傑洛。
當豆芽菜聽到我從口中出現的兩個名字,心情也跟著低落。
「關於那兩個孩子的事我很抱歉!可是……真的別無他法,他們都討厭人類,我們想改變他們的想法卻不行,他們兩個都抗拒我們。」
「是的!直到他出現之後,那兩個孩子就被帶走了,說什麼會幫助他們改變心思,結果……」希芙修女跟著說,說到最後哽咽了。「要是我硬要保住他們的話……他們也不會被當成非正規品了……」
聽到這裡,我開始有罪惡感,我不應該說那種話對人,別人也是有苦衷的……
「傑洛先生……希望你保護這世界!拜託你了!」索爾神父彎下腰拜託我,害我有些不好意思。
「嗯……」我只應了了一聲。
別擅自給人這種推拖好嗎?我也是……很忙的啊!我又不是很想當正義使者?!
–––––––––––––––––––––––
最後回去總部的時候,我遇上了一位……算是我討厭的傢伙……櫻色武士–加姆!
「這是邀請你,請你來……RG-36區!這地址你懂吧?」加姆靠近我耳邊說。
「喔~還特地邀請人啊!你這傢伙!」我在他耳邊低吼。
「沒什麼,我只是不希望你殺過來,於其殺生闖來,道不如邀請過來,如何?」
「當然要去!我一定要跟你做個了斷!!!」
「那好!我等著你!」加姆用自我傳送離開,消失在我眼前。
現在無法回獵人總部嗎?對了……豆芽菜怎麼辦?正當我煩惱時,豆芽菜早已坐在我的追擊者等著。
「傑洛哥哥,什麼時候回去?」
「現在恐怕不行!要辦點事了!妳能自己回去嗎?」
「芙蕾亞不會自己回去,芙蕾亞不喜歡一個人回去!」
「那跟著我來!」我走向我的追擊者,腳一提跨過追擊者身上,然後發動,引擎聲響起,前往有那傢伙在的地方。
RG-36……我記得那是植物園,最裡面有著樹齡高達一百歲的櫻花樹……那小子……在想什麼?


  X×待續×X


–––––––––––––––––
在這回給司令部一點出場~
我不小心把西格納斯的人設變說會冷笑話的大叔,還挺搞笑的XD
接著這回讓傑洛忘記蕾雅這個人……XD
武士跟武神的戰鬥,下回出現!最近很喜歡日本文化中的武士道><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