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樂園再現 - 21 - 櫻花雨下 散櫻的無形之影

 

––––––––––––––––––––––
櫻花熱烈、純潔、高尚,代表命運的法則就是迴圈。
花語:生命、幸福 一生一世永不放棄,一生一世只愛你
櫻花凋落時,不汙不染,很乾脆,如人生般,極為短暫,活著就要像櫻花一樣燦爛,即使死,也該果斷離去。
即使如此,被風吹散的櫻花,還是很悲傷……花瓣落下如淚水般的潰堤。
散櫻的悲傷,就是花開得最美麗然後生命已到終結而落,即使會悲傷,也要活得最美死得最美
––––––––––––––––––––––
傑洛帶著芙蕾亞前到RG-36區域,不斷的前往,時間流逝,將今日的時間轉到夜晚時刻。
夜空中的星星一閃一閃,傑洛騎的追擊者如劃破夜空的星星,不斷的向前。
直到……來到廢墟場所,過去曾是植物園的這裡,成了廢墟。藤蔓如網子般抓住建築物,綠色苔青到處生長,這樣的影像,很難想像這裡以前曾是座美麗的植物園。
「這地方都沒人用了,他還要來?」傑洛自言自語著,心想加姆那人好地方不選偏偏選這。「他在想什麼?」
「吶~傑洛哥哥,為什麼要來這裡?有任務了嗎?」芙蕾亞走到傑洛身旁問。
「算是吧!」傑洛隨興的回一句,開始向前進走進植物園裡。
「這裡是哪裡?芙蕾亞不知道有這裡耶!」芙蕾亞跟著進去,又問。
「是植物園,以前發生非正規品暴動才廢掉,到現在都沒人來處理,不知道為什麼,來這裡施工的機器都會失靈!」傑洛一邊向前一邊解釋。
「有鬼怪作祟嗎?」
「說有鬼怪……算有吧……因為最底層裡,科學家創造出擁有人格的櫻花樹,壽命長達一百年多了!」傑洛走到一個櫃子前,拿出老舊的資料夾。「那棵櫻花樹,他的花永遠都不會掉光,花瓣永遠凋謝不停,就像人類悲傷時哭泣的麼樣,所以那棵櫻花樹被人稱為"泣櫻"。」
「那為什麼要待在最下面呢?到陽光上的地面不是很好嗎?」芙蕾亞不解的問。
「因為泣櫻永遠只能待在黑暗中,受到陽光照射它會死亡……這目前都是個謎!」傑洛盯著某行字說。「哼!自己創造出來的,自己竟然不知道?」
「好可憐喔……」芙蕾亞露出悲傷的眼神的說。「小泣櫻也很想到外面看看吧?」
「算了吧!如果待在黑暗它很安心,就讓它待著,壽命也能長久!」
「可是這樣不合理啊!櫻花本來就是要在陽光之下的啊!櫻花就是要美到最後一刻不是嗎?」
喔~這個豆芽菜也會說正經話,稀奇……傑洛用稀奇的眼神望著芙蕾亞。
櫻花……本來就是要在陽光之下嗎?
––––––––––––––––––––––
植物園的最深層,正如傑洛所說的一樣,一顆美麗的櫻花樹杵立著,粉色的花瓣一點一點的掉,在這裡不會受到風所害而吹走大量的花瓣。
樹根用永遠清澈的水呼吸著,櫻花的最上空,讓人相當特別,天花板竟然用夜空風景,一點點的白星點綴,那是用電子壁幕所構成的虛假夜空。
水面的隔壁,日式木製走廊設置,木製地板搭配著日本國花。此時待在這裡的人,是個櫻色武士,加姆。
「泣櫻,別人給你的名字你喜歡嗎?」加姆對著櫻花樹問。
櫻花樹無法發聲回答,只能用花瓣一片一片的凋落回應,就像哭泣一樣。
「這樣啊……你不喜歡啊……」加姆用悲傷的眼神說。「那麼,什麼樣的名字,你會喜歡呢?」
泣櫻不說話,依然只會凋謝著花瓣。
「沒關係,我幫你!我會陪在你身邊!」加姆對著泣櫻露出笑容。
或許聽到加姆那句話,泣櫻……凋謝的花瓣變少了。
––––––––––––––––––––––
司令部這裡,發覺到傑洛跟芙蕾亞不見後,立刻慌亂起來。
「立刻用衛星尋找那兩人的電波反應,衛星不行的話,請要求出動搜索部隊!」艾莉亞不斷的在鍵盤上敲打,對著耳邊的通訊喊話,眼睛不斷飄移看螢幕。
「在傑洛跟芙蕾亞不見的時刻,RG-36區域有不明反應出現!」蕾雅說。「一共有四個能源反應,其中三個是思考型機器人的,也許是傑洛先生和芙蕾亞!」
「立刻進行搜索!總監!請派人過去!」艾莉亞轉身,對西格納斯請求。
「明白了,帕蕾朵,立即廣播通知第十七精銳部隊前往!」
「是!」
在眾人急忙時刻,蕾雅發現到最後一個反應是何物。「總監!植物園的櫻花樹有不明的能源反應!!!」
「什麼?!」西格納斯吃驚。「立刻跟傑洛或芙蕾亞通訊,如果通訊不能,立刻讓第十七精銳部隊快速前往!」
「了解!!!」三位領航員一同回答。
––––––––––––––––––––––
在大家匆忙的時刻,艾克斯在機器囊裡深睡著,在睡眠中夢見一個夢,非常何祥的一個夢。
(艾克斯……艾克斯……)一個老年人的聲音傳來,而且模糊的藍光在黑暗中出現,以形狀來看,類似是個人類。
是誰?這聲音好熟悉啊……
(艾克斯,請你醒醒,拜託你醒醒……這世界需要你……請你醒醒!)
那個老爺爺的聲音!?對了,目前為止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那個老爺爺的名字是……
(萊特……我是Dr.Right!)
萊特?Dr.Right?聽起來好像Light(光芒)……這樣的話……萊特老爺爺就是光芒囉?
(艾克斯……艾克斯……這世界需要你!人類跟機器人在一起的連繫,需要你的牽繫!)
為什麼世界需要我?我……原本只想過和平的日子啊!我一點也不想介入這紛亂的世界!一定非戰鬥不可嗎?
(這點我非常對不起……因為原本為這世界戰鬥的洛克不行了,所以這世界我需要你……)
需要我?
奇怪!這老爺爺看得我的心思?我明明沒說話啊……
這是怎麼回事?洛克又是誰?我到底有什麼樣的身世?
(艾克斯……這世界希望有人來拯救,你的心……可以改變任何事物!所以……拜託你……)光芒消失,只剩下聲音遺留。
最後艾克斯醒來,睜開雙眼望遠方,為了讓雙瞳適應微薄光線病看得清晰,讓眼球機能調整至最佳狀態。
「這裡是……哪裡?」艾克斯到處看著,周圍空蕩蕩,只有自己在裡面的機器囊與旁邊的小桌子,加上一瓶飲料。「我怎麼在這裡?」
為了回想之前,艾克斯閉上眼回想。
我記得我是在那個研究所的,然後我為了保護傑洛而受了傷,最後受了傷,看到傑洛懊惱的表情,然後途中又好像聽到傑洛說對不起的聲音,難道……我正在靜養?
回想完後,艾克斯打開艙門,慢慢起身看房間周圍,看到小桌子上有瓶奶茶口味的能源飲品。「這是誰給我的?」
正在想是誰給時,艾克斯回想起傑洛說對不起那段記憶,記得那好像是傑洛曾經來這裡過。
傑洛他……因為我而感到自責,我還真是沒用,居然讓傑洛那麼傷心……
我該怎麼辦?說不定傑洛覺得我是累贅……而打算替我解決諸神黃昏事件!這樣的話……我該怎麼辦?
「為什麼我老是這麼沒用?」
––––––––––––––––––––––
傑洛跟芙蕾亞繼續前進,尋找能夠來到最下面的入口,原本以為會沒有機器人來守衛,但是現在……卻看見大量的士兵阻擋在前!
「嘖!礙眼!」傑洛立刻拔劍,要解決他們一大群的時,傑洛突然想到身旁跟著的女孩,加上碰巧腳踩到底下空空的感覺。「豆芽菜!現在我將這些雜碎交給妳!」
「咦?真的好嗎?」芙蕾亞抬起頭望著傑洛。
「嗯!這裡就交給妳!如果妳是真的很強,那就表現給我看看!」傑洛收起劍,看向芙蕾亞說。
「芙蕾亞辦得到的!芙蕾亞是真的很強!」芙蕾亞露出堅定的眼神,雙手握緊成拳。
「那就給我將他們除掉!」傑洛說出最後一句話送芙蕾亞,腳大力踩下地板的空處,往最下面墬落。
「好!」芙蕾亞點了頭,雙手發出藍光,開始使用念動力,接著向前奔跑。衝到敵人陣營裡,在那時,芙蕾亞的眼神變了,冷酷的雙眼。「為了芙蕾亞,請你們倒下!芙蕾亞要向傑洛哥哥表示芙蕾亞的強!」
藍光揮下,機體破碎的聲音響起,接著是拳打腳踢的聲音,然後又是機體爆炸的聲音。
殘酷之藍光,在黑區域裡中閃亮綻放。


傑洛最後落下的空間,是有棵櫻花樹在旁,腳踩木質地板,抬起頭來能看見虛假夜空的世界。
「櫻花美麗的開起,接著美麗的落櫻……」加姆若有所思的望著櫻花,無視掉下這世界的傑洛自言自語。
「在那邊說什麼鬼話?」傑洛不屑的說,無視加姆的認真表情。
「原來你不了解啊……」加姆落寞的說。
「我跟你還有帳要算,給我拔刀!」傑洛立刻轉移話題,拔出背上的光束劍,秀出螢綠光芒的刀鋒,緊盯著加姆。
「一心只想算帳是嗎?」加姆閉上眼說,身旁出現粉色的光片,光片看起來像櫻花花瓣,接著變為大量,然後花瓣被人控制似的,花瓣將雙方圍住,連加姆的身子也掩蓋住。
「搞什麼鬼?」傑洛不滿道,開始警戒周圍。
「這是櫻吹雪,任何人一旦進入就無法脫困,那麼……」加姆將自身隱藏在櫻吹雪中,人不知去向。「你又是如何?看得見我嗎?看得見我的攻擊嗎?」
加姆在櫻吹雪之下漫步中,對傑洛詢問,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就偷偷揮砍一刀攻擊傑洛。
「少來!一點花就會讓我……嗚!」傑洛否認看不見對方,但是左手臂被砍傷,傑洛很訝異。
「你果然看不到,那就死在櫻吹雪之下吧!」加姆繼續漫步,謹慎攻擊。
「可惡!你只敢偷偷傷人嗎?」傑洛咬牙恨道,仔細尋找對方身影,對他說壞話。「你這個膽小鬼!」
「這是戰術的一種,不代表膽小,話說你看不到?我都已經……」加姆不受傑洛的刺激攻擊,冷淡的說,接著砍傷傑洛的右手。
被劃開的手濺出機油,加姆冷眼盯著,說完之前未完的話。「放慢腳步配合你了!」
如針被刺到般的一句話,傑洛立即惱羞成怒。「開什麼玩笑!!!???」
藉由怒氣而發的怒吼,大力揮劍破壞櫻吹雪。被傑洛破壞的櫻吹雪,光片全數隨風而飄,加姆的身影就出現在傑洛的眼前。
「找到了……」傑洛冷笑,快速衝前對加姆猛砍。憤怒的傑洛,一心只想將加姆給打敗,導致劍路凌亂。
躲過全部攻擊的加姆,只移動腳步就閃過攻擊,這行動令傑洛更加火大。
心思雜亂,疑問久留,這樣的攻擊……太糟糕了!加姆心想,輕鬆的閃過攻擊。為了終結,拔出他腰際中的武士刀。「蒼天啊……沒想到會使用你。」
藍天般顏色的刀刃,因為刀刃顏色而取名為蒼天。握在手中的蒼天,加姆做點變化,讓刀刃覆上粉色花瓣,花與刀一體的蒼天,加姆用力一揮,粉色光斬放出,衝向傑洛。
傑洛舉劍想擋下,但是擋不住,身體因為光斬的前進而向後退。
「喔,居然被你擋下啦?那麼……」加姆有些吃驚,接著蹲低身子擺起架勢,將刀擺後,接著準備一口氣揮刀……
傑洛盯著,感覺加姆接下來的攻擊……很不妙!


  ※待續※


––––––––––––––––––––
關於泣櫻,如果以日文來拼讀,就是哭泣的櫻花!(大概)
因為有備稿,所以一天完成!(完稿日7/11)
武士果然配日本刀好啊!☆△☆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