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36~37


前言:暑假悄悄步入結束,艾克斯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大,艾克賽爾開始要離開鄉下回到都市,少年的暑假……一個青春,另一個疑惑。
 
 
 
【【【艾克賽爾的鄉下之旅結尾】】】
 
 
中午,是炎熱的最高度,在鄉下,不會有冷氣,只能靠著電風扇解涼,法布尼爾以大字型躺在地上吹涼,完全不想動。
這時拉開紙門的,是手拿著裡面裝幾隻甲蟲的綠色蓋子盒子,臉上有叉叉疤痕,穿白色背心黑色褲子的棕髮少年,瀏海為了散熱而用兩個黃色三角髮夾夾住,走進法布尼爾在的房間裡。
「哈哈~又抓到好多喔~」艾克賽爾笑著說,一坐到榻榻米,就是坐到電風扇前面。「呼!好涼喔!」
「喂!」法布尼爾不爽的起來,不滿他擋住電風扇。
「這隻黑黑的很有精神耶~~」艾克賽爾無視法布尼爾的喊聲,繼續看著甲蟲。
「喂!!!」法布尼爾過分點,伸腳踹艾克賽爾的背。
「唉喲!」背部被人踢一腳,艾克賽爾叫痛一聲,然後很不滿的轉身看人。「你幹嘛踢我?」
「你擋住我的風啦!」法布尼爾很生氣的罵。
「可是我很熱啊!我剛從森林回來說~」
「少囉嗦!讓開啦!電風扇是我的耶!」
「才不是!這是艾爾外公的電風扇,才不是你的!」艾克賽爾嘟嘴回。
「你這小子!!!」法布尼爾更火大,起身低看艾克賽爾。「給我讓開!否則我就給你吃硬的!」
「什麼硬的?煎餅?」艾克賽爾呆呆的歪頭問。
「就是這個啦!!!」法布尼爾握拳,打向艾克賽爾的腦袋。
碰--
「唉喲!你又打我!嗚……」艾克賽爾摸著頭,淚水汪汪的看著法布尼爾。
「你都高中生了還哭?」
「嗚哇哇哇~~~媽媽!!」艾克賽爾大哭起來,起身跑向自己的母親去哭訴。
「這小子,長不大嗎?」法布尼爾疑惑的自問。
艾克賽爾讓出電風扇後,法布尼爾躺下繼續吹涼享受著。
安靜的中午,蟬鳴聲不斷,熱氣從外面傳進裡面,外面則是,男孩子哭聲傳來,溫柔母親的安慰聲,然後是老先生的怒吼,再來是跟地震差不多的腳步震動,正走向這裡。
「法——布——尼——爾!!!」艾爾大力拉開紙門,對躺在地上納涼的法布尼爾大吼。
「啊?」法布尼爾起身抬起頭,看到艾爾正生氣的表情以及即將大難臨頭的預感,一個跟棒球一樣大的拳頭揮來。
碰---!!
法布尼爾得到一顆腫包,艾克賽爾得到母親的安慰跟禮物一顆草莓圓球糖。
 
 
——中午吃飯時刻--
 
 
「艾克賽爾啊!多吃點,才會長高高啊!」艾爾溫柔的說。
「嗯!」艾克賽爾點點頭,起身拿著紅碗伸手拿湯勺撈味噌湯再喝一碗。
「艾爾外公,我不喜歡紅蘿蔔!」法布尼爾試著對艾爾撒嬌,將自己的馬鈴薯燉肉中的紅蘿蔔推到一邊。
「少廢話,給我吃!」艾爾對待法布尼爾兇巴巴,喝下味噌湯說。
法布尼爾不滿的嘟嘴,心想,為什麼我跟那小子差那麼多?這差別待遇太過分了!!!
「我吃飽了!」法布尼爾丟下筷,離開飯廳。
「喂!法布尼爾!不准跑!把紅蘿蔔吃掉!!」艾爾大吼,可惜對方早已離開。「嘖!叛逆期小鬼!拜魯先生怎麼給我這麼麻煩的小屁孩啊?」
「拜魯先生為什麼要把法布尼爾送來你這裡呢?」菲琳很好奇的問。
「我哪知啊!他只跟我,請幫我矯正這小鬼的個性!」
「嗯……那孩子是不是受到委屈呢?」菲琳依然好奇,於是對艾克賽爾說:「艾克賽爾,等一下去陪法布尼爾玩吧!」
「咦?!不要!他好暴力!」艾克賽爾用哀傷的眼神拒絕。
「艾克賽爾!」菲琳加重語氣再喊。
「好……既然是媽媽的要求,我就去。」艾克賽爾低聲答應,離開飯桌。「我吃飽了!」
艾克賽爾拉開門跑走,開始追法布尼爾。
「希望不會出事……」艾爾小聲的說。
「不會的啦……我相信他們會玩得開心的!」
希望如此喔……
 
 
 
法布尼爾跑到小河邊,蹲著身低著頭看河裡面的魚游來游去。
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為什麼老是對那傢伙好!自從他來以後,艾爾老頭就老是對他好!!!
討厭!!!
法布尼爾拾起一顆小石頭往水裡砸,力道大到噴到自己。
「可惡!噴什麼噴啊!!!」法布尼爾很火大的起來,對著河水大吼。「想跟我作對是吧?來啊!誰怕你啊!過來!看我砸死你!」
「你在做什麼?」這時艾克賽爾站在他後面,很好奇的問。「那裡有什麼嗎?」
「啊!」法布尼爾很害羞的轉頭,被人看到很糗的畫面,法布尼爾臉紅起來,然後對艾克賽爾發怒。「你是看什麼看啊!打你喔!」
「哇!只是好奇而已嘛!」艾克賽爾跑開,進到河水中。「看我用這招,水遁,冷靜暴走!」
艾克賽爾捧起水,往法布尼爾潑過去,法布尼爾舉起手擋水。
「這什麼鬼招術啊!」
「這是傑洛上次對艾克斯使用的招術!再來!」艾克賽爾繼續潑。
「你這小子!該死!看我怎麼回敬你!」法布尼爾也立刻捧起水回潑,將艾克賽爾淋得濕答答。
「哇哈~~再來!再來!」艾克賽爾不在乎的笑著。
「你這臭小子!!!」
互相噴得濕濕,將對方的衣服與身體都浸濕,在熱毒陽光下,他們感覺到歡樂與水的涼快感。
「吶~我們一起去探險吧!」
「哈?」這小子在胡說什麼?
「我們一起去森林深處探險嘛!很有趣喔~」艾克賽爾大力揮揮雙臂,露出笑容說。
「不去!很危險啊!」法布尼爾斷然拒絕。
「不會啦!有我在啊!走啦!走啦!」艾克賽爾直接抓住法布尼爾的手臂,向森林奔去,無視法布尼爾的拒絕。
「喂!別拉我啊!」
於是這兩個男孩一路走向未知與危險一起的世界……森林!
 
 
「噯,很危險啦!調頭啦!」法布尼爾怕怕的呼喚還在前面走的艾克賽爾。
「不要!我想探險!」艾克賽爾繼續走,手裡拿著樹枝揮揮。為了增加法布尼爾好勝心,艾克賽爾轉身諷刺他。「你不是有兩個手下的老大嗎?為什麼連這個都怕?」
「你……」被人羞辱的法布尼爾,火大起來。「你不准小看我!這點事!我自己也行!!!」
「對吧!對吧!」
法布尼爾快步向前走,帶領艾克賽爾向前,越來越前進時,法布尼爾的腳步跨出去的距離越來越小。
直到……他完全怯步停止,無法繼續向前走。
「怎麼了?」艾克賽爾走過來問。
「噯,回去啦!這裡……」法布尼爾盯著眼前的景象,怕怕的說。「是那個……禁忌的地方,食人族的地盤耶!」
「食人族?」艾克賽爾往前看,到處看看,的確看到有些骨骸在地上,還有看到頭骨正巧放在法布尼爾眼前的位置。「哇啊~好厲害!」
「厲害個頭啦!我們會被吃耶!!!」法布尼爾氣急敗壞的吼。
「可是……不給他們拜一下嗎?」
「拜啥?」
「給死者一個尊敬啊!對了,是不是順便要給他們墓碑啊?」艾克賽爾開始思考。
「你瘋啦?在祭拜之前,還有件事要擔心吧!你白癡啊!!!」法布尼爾大罵。「在拜之前,我們可能會被吃耶!笨蛋!虧你還是高中生!」
「總之,我先挖個洞吧!」艾克賽爾不在乎的在地上挖起洞,開始幫死者做個墓。「這樣他們才不會死不瞑目!」
「你真的是瘋了!我要走了啦!!!」法布尼爾立刻調頭就走,一個人回去。
「啊!」艾克賽爾起身,想對他說一句話。「自己一個人回去的話,很危險耶……」
可惜對方早已先走了……
 
 
 
「對了!菲琳,妳知道後山森林的靈異地點嗎?」艾爾坐在飯桌前說,手拿著茶杯正喝著熱熱的日本茶。
「靈異地點?」正在洗碗的菲琳,轉頭好奇的問。「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呢!」
「那是去年冬天發生的事,聽說晚上會出現鬼的哭泣聲,接著會有人被抓進後山,最後失蹤於後山裡……」
「好可怕啊……」邊洗碗邊回應,這時菲琳心想,希望艾克賽爾跟法布尼爾不要跑去那種地方。
「之後……我跟這裡的人組成探險隊上山,發現到……」艾爾喝口茶。
「發現到?」菲琳的好奇心更強大,手拿著盤子轉身問。
「發現到那裡到處是骨骸,頭骨放在大石頭上,那場景,就像食人族剛來過,所以那些人都被……」再喝口茶,然後大聲說。「被食人族吃掉啦!!!」
「啊啊啊啊啊啊————!!!」菲琳嚇得將盤子掉到地上。「真、真的?那裡有食人族?」
「怎麼可能?」艾爾放下茶杯,一臉不慌張的說。「其實是一隻大熊在那裡,那隻熊左眼被劃一刀,胸前有叉叉型疤痕,他在那裡居住,會抓走人並吃掉,很危險!」
「熊?!?!」菲琳更加驚訝。「那更危險啊!!!!」
「放心,目前那隻熊……嗯~目前不會出來,如果在牠地盤亂動東西,牠就真的會跑出來喔~」
「這樣啊……但我還是有些擔心……」
「不用太擔心啦~」
艾爾外公,你未免太淡定了吧?!?!
 
 
這時的法布尼爾,就剛好遇上黑色大熊,左眼有刀劃的一痕,胸前有叉叉疤痕。
騙人的吧?快告訴這是騙人的!法布尼爾怕怕的面對眼前的大熊,雙腳發抖著,想跑卻跑不動。
「吼吼吼———!!」大熊怒吼著。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法布尼爾立刻逃跑,而且是背對著牠。
「吼吼吼吼————!!!」大熊立即追上。
(備註:千萬不要背對著熊逃跑,熊是會追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法布尼爾接著跳上樹,爬到樹的最頂端。
「吼吼——————!!!」大熊立即抓住樹,然後往上爬。
「呀啊啊啊!!!」法布尼爾往下一看就眼球出框,馬上跳下樹繼續跑。
(備註:千萬別爬樹躲避,因為熊會爬樹!)
「嗚哇啊啊啊啊啊!!!!」法布尼爾尖叫著,在下棵樹轉彎,然後倒在地上裝死。
「吼吼吼————!!!」大熊跑過來,一看到法布尼爾倒在地上,走過去聞聞,接著張開大嘴想咬法布尼爾。
(備註:千萬別裝死,因為熊也會吃屍體!)
就在大熊要咬法布尼爾時,一顆小石頭丟過來砸到大熊的頭上,大熊很生氣的抬起頭,看到艾克賽爾站在樹上抱著很多石頭。
「快走開!大笨熊!」艾克賽爾不怕死大喊。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大熊更加火大的大吼,衝到艾克賽爾那裡。
「呀啊啊啊———!!!」艾克賽爾灑下石頭在大熊上,並握緊急忙趕來救法布尼爾前撿到的木棍,從樹上跳下,將木棍舉高高,要打大熊的頭。
「吼吼吼———!!」大熊伸爪過去,要抓傷艾克賽爾。
艾克賽爾在空中空翻一圈閃過大熊的抓擊,木棍朝大熊的頭落下,劇烈的敲擊足以讓大熊昏倒,往前倒下。
艾克賽爾再次空翻落下,將木棍丟到一旁,成功搶救到法布尼爾。
「嗯?」法布尼爾起身,看到艾克賽爾那模樣,立刻跑過來。「哇!你好厲害!你怎麼做到的?」
「就……咻的轉圈,然後碰的打牠!」艾克賽爾解釋,這解釋令法布尼爾聽了大皺眉頭。
「什麼東東?」
「總之快點回去吧!」
「不行了!我剛才跑了很多,沒有力氣繼續跑了啦!」法布尼爾坐到地面,無力繼續走。
「那我揹你!來~」艾克賽爾蹲下,將背給法布尼爾過來。
「唔……不好意思!」法布尼爾走到艾克賽爾身邊,半蹲,艾克賽爾伸手抱住法布尼爾的腳,將法布尼爾揹了起來。
「哇~你好輕喔!」艾克賽爾笑著。
「你少囉嗦!」
「好~好~」
大熊襲擊事件,讓法布尼爾體會到艾克賽爾這人的好,以及自身的無力。
於是法布尼爾他……
「艾克賽爾大哥!請收我做你的手下!!!」法布尼爾用土下座的姿勢面對艾克賽爾。
「咦???」艾克賽爾顯得慌張。「我?」
「拜託你!!!」
「我不要啦————!!!」艾克賽爾相當不願意。
 
 
 
之後,艾克賽爾跟著菲琳回到都市,開始迎接暑假的最後。
艾克賽爾大哥,我絕對要你當我的大哥!!!法布尼爾坐在艾爾他家的屋頂,望著遠方心想,看著剛開走的巴士,巴士上載著艾克賽爾跟菲琳。
 
 
 
 
【【【秘密】】】
 
 
那傢伙……絕對有隱瞞我什麼!這是我的第六感說的!
一定有!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有這種感覺!
上次他跟我說沒有,那一定有!!!因為……他說謊時眼神有點飄移!
於是……我趁他跟零去打工時,這房間只剩我一人時,我立刻翻找傑洛的書包或抽屜。
大概花了三十分鐘,我找不到什麼可疑的東西,唯一可疑,就只有傑洛身上那把刀,那依然是個謎,他為什麼帶著那把刀呢?
還有一件事,零上次就帶兩把槍(詳情看校園劇場~19~20跟校園劇場~27~28),連他都帶武器來,傑洛他們家……是什麼家庭啊?
對了……自從國小以來,我都未詳細之道傑洛的家庭背景,我只知道他們家是道場兼神社,高中的零跟霸法是殺手,幻影則是忍者,那傑洛他是什麼特殊職業?
傑洛的秘密,身為朋友的我,我就要知道!
於是我找其他地方,我找櫃子跟床,以及衣服上口袋,還有垃圾桶,根據犯罪行為,犯人很有可能會把什麼重要關鍵丟到垃圾桶。
我到處翻翻,還是沒找到什麼疑點。嗯……難道說是因為有我這個室友所以才會刻意隱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可惡了!
「到底是藏在哪裡啊?」
嘖!別小看我啊!我可是很會找東西啊!把你的秘密交出來吧!!!當我這麼想時,中午時刻,我把房間弄得一團亂了。
「糟糕!得整理才行!」我立刻將東西歸位,衣服什麼的都放回去。
當我收拾時,傑洛的黑色西裝口袋中掉出一個東西,是紅色鈴鐺。「這什麼?鈴鐺?」
為什麼把鈴鐺放在這裡?難道說……這鈴鐺有秘密?該不會是在鈴鐺裡裝了什麼?我立刻搖搖,不行……只有叮噹響,沒有雜物在裡面的聲音。
不過,這東西為什麼放在裡我還是不明白,當我要收這件西裝時,突然想起前幾天日子!
傑洛去掃墓的時候,就是穿這件!
克拉夫特……跟傑洛?零說的話,重要到像親人?前一天晚上做惡夢的傑洛,大概夢到克拉夫特,然後……哭了。
「傑洛……你為什麼都不跟我說你的事?」我盯著我手中的鈴鐺自言自語。
完了!都忘記要整理了!快點!快點!
 
 
中午了……我該吃什麼好呢?
雖然平常都是去吃學生餐廳的,不過偶而也去吃吃外食吧!比如漢堡或義大利麵,呃……義大利麵在學生餐廳就有了吧?
總之先去吃飯再說啦!肚子都餓了!剛好荷包飽飽,可以吃點奢侈的,嗯……去家庭餐廳吧!
當我這麼想時,我……呃……我真的不是刻意的!也沒有故意!
但我卻……走到新開的家庭餐廳,"貴族的下午茶"……
我為什麼走到這裡啊?!?!?!
咕————
啊!肚子餓很久了!管他!去吃東西再說!我可不是因為傑洛跟零在這裡打工才來的喔!
我一推開門,就看見我們班上的女同學–蕾雅,她在客人間穿梭,沒時間來招待新的客人。
面對這情況,另一方面,一位新的女僕來了,不是上次傑洛扮的媞娜,而是新的,金髮垂直,穿著跟媞娜同樣制服,她……比我高一些耶!
「歡迎光臨,主人,請跟我來!」語氣冷淡些,真的不是媞娜。
咦?又請了一位新的女僕?難道說……傑洛換新造型?不、不!我眼前的女僕比傑洛矮一點,所以……是別人!
那到底是誰?
「請坐!」她拉開椅子讓我坐,我立即坐下。見到我坐下後,她拿出菜單遞給我,我接手拿到,打開來看,嗯~~吃蛋包飯還是牛排呢?還是肉醬義大利麵?
「請給我蛋包飯跟冰咖啡!」我最後來是決定吃蛋包飯了。
「好的!請稍等!」她冷淡的回應一聲,轉身走向廚房。
她到底是哪位?零嗎?應該不會吧!因為零不會那麼犧牲!
當我想事情時,那位女僕出現了,她小心翼翼的端著東西,等到要走到我這邊時,腳突然絆到。
「小心!」這時有風往我這吹來,我一看清楚,看到黑西裝打紅色領結的傑洛扶住那女孩。
「零……不對!麗莎,走路小心點!」傑洛開口說話,我立刻聽到關鍵字詞,"零"!
「是!」名字麗莎的女孩,小心翼翼的走過來,幫我送餐點,慢慢的放在桌上。
「那個……你是零吧?」我湊近零的耳朵,小聲的說,不讓在場的宅男聽到。
「呃?!」零或須吃驚,很驚訝的看我又臉色難看。
「這位客人,請別對這位女僕……」我的頭被傑洛推開,然後我往傑洛一看,看到傑洛帥氣的笑容。「說悄悄話,這是禁止的!」
「啊~不好意思,只是關心一下而已!」
「謝、謝你的關心!」零立刻變臉色,露出靦腆的笑容,然後拿著托盤離開,回去岡位時,腳又不小心絆到,然後傑洛又扶住他。
怎麼了啊?又絆到了?我好奇的往下一看,就看到零腳穿紅色高跟鞋!
等一下!零!未免太犧牲了吧?!
之後我一直注視著零扮的女生,假名麗莎,讓我吃個東西都花了一小時多,真不好意思!不過我真的沒有邪惡思想,純粹好奇!
 
 
 
我回去學生宿舍,跟龐德莫尼安道好,然後回我房間,嗯~接下來做什麼?啊!檢查暑假作業吧!怕答案寫錯或什麼的。嗯!就這麼辦!
對了!傑洛的國文作業我拿來看看吧!那傢伙,對國文這科特別厲害,可惡!!國文比我強!!!對了!還有古文,為什麼他能理解?
我打開冷氣,獨佔這一台冷氣,啊~真是太棒了!傑洛不在這裡吹,真可惜啊~
再來打開我的CDPLAY,開啟收音機,太安靜的話就讓我集中不了。
拿出傑洛的國文暑假作業,這作業本被寫得滿滿,可惡,國文就是特別厲害,幾乎每個試題都答對了!
這傢伙……是不是在家中看過文獻什麼的?嗯……這可能性很大!
比對完我跟傑洛的國文作業後,發現到三個不同答案,嗯……會是我對還是傑洛對呢?艾薩克老師!你會給誰正確呢?
接著是數學的暑假作業,我看傑洛的沒用,所以我出去找凱特跟霸法,他們都是資優生,對數學應該都很厲害!
順便提一下凱特到底有多聰明,他在第一次期中考,在全一年級生的獨佔第一名,然後第二名是艾莉亞,第三名是因為我為了艾克賽爾而得到,傑洛的弟弟霸法很厲害的得到第四名,那時我在想,傑洛的聰明是不是不小心遺留在他母親的肚子裡面,然後留給霸法?
呵~想太多!
我關上我的CDPALY跟冷氣,走出房間,去找凱特。
 
 
一找到凱特的房間,我立刻敲門。
「請進!」裡面傳來凱特的聲音,我扭轉門把進到裡面。
「嗨~凱特!我們一起對數學題吧!」我秀出我手上的作業簿。
「喔!好啊!」
我在涼快的冷氣房跟凱特對答,最後發現到一題答案不一樣,這題答案,凱特寫是X=5,而我是X=3,嗯……不曉得安東尼奧老師會給誰對。
對完後,我發現到霸法躲在一邊不知道在做什麼,我好奇的對凱特發問。
「凱特,霸法在那邊做什麼啊?」
「嗯……自從昨天穿西裝回來,他就是那個樣子,嘴裡總是說傑洛我恨你!我也不明白他在做什麼,我昨晚特地去2ch發起討論,結果大家都說是在自閉!」
「喔~~」咦?凱特你有上2ch喔?!
「我有問過他怎麼了,他突然激動的說"我恨你!傑洛老哥"!他到底怎麼了?下午一出去就這樣。」凱特露出擔心的表情。
雖然我很想對他說答案,不過這樣會刺激到霸法,於是我只有對他拍肩而已。「別擔心!」
我知道霸法怎麼了,因為發現到貴族的下午餐的媞娜不是真正女生而是他老哥傑洛扮的,多多少少會崩潰。
之後我跟凱特聊了一下,聊到要吃晚餐的時間,我跟凱特還有霸法一起去學生餐廳吃飯,路上遇上傑洛跟零了。
「啊!」我們雙方都有點吃驚。
「是你!」霸法大力指。「你這臭老哥!給我死啦!!!」
「啊?」傑洛還一臉傻樣。
眼看霸法拿出匕首射過去就要射中傑洛的腦袋,傑洛則只側一下身就閃過,讓霸法更加火大。
「去死!去死!去死啦!!!欺騙我的純情!!!把我的純情還給我啦!!!!!」霸法好像是邊哭變吼耶。
這件事,在我眼中很嚴重喔!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傑洛還不懂,還有令人驚奇的事,他全部都閃過那些攻擊!
「你該死!!!!!」直到他身上最後一支匕首射過去時,傑洛只用食指跟中指夾住,哇賽~我都不知道傑洛又那麼厲害!
「夠了吧?紅毛小弟!」傑洛一副輕鬆樣,露出無表情的撲克臉,就跟零一樣。「我會那樣,是因為委託!要怪就去怪父親大人!」
委託?我無意間聽到傑洛的關鍵詞。那是什麼?
「嗚……可是……可是……」霸法當場哭了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低著頭不讓人看到他的眼淚,這就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吧!
「我都知道!我傷到你的話,我對你說對不起,這樣夠了吧?」傑洛靠近霸法,將手放在霸法頭上,用溫柔的語氣安慰。
「嗚……」霸法舉起手擦眼淚,輕輕點頭。
傑洛安慰別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那麼~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我餓扁了~~」凱特插入話題,一邊笑著說一邊摸肚子。
「走吧!」零冷淡的說。
「說得也是!」傑洛露出笑容,立刻向前走。
我跟著走,跟上他們。當我慢了一步跟上他們時,我看到霸法抓住傑洛的衣襬,小聲的說。「臭老哥……」
霸法還真不坦率!硬要賭氣!
 
 
 
吃飯完後,我們一起去學生宿舍附近的澡堂洗澡,因為宿舍裡沒有大浴場,我們這些學生都是到外面一起去洗澡。
我跟傑洛他們付了錢,在換衣間脫衣服,然後開始洗澡。
我夾在傑洛跟零的中間,當時我正在洗頭髮,然後開始注意到有異樣視線在我身上。
「嗯?」我半睜開眼往旁邊一看,傑洛跟我一樣正在洗頭髮,他跟零是最麻煩的,都要洗那樣的長髮,真是,剪掉不就好了?
我繼續洗頭髮,接著轉水龍頭在水盆中,到滿後我拿起來往我頭上一倒,洗掉頭上的泡沫。
「零!!你是不是買錯啦?這起不了泡沫!」這時傑洛呼喚我隔壁的零。
「啊!這是潤絲的!」零是真的買錯。
什麼?買洗髮精買成潤絲精?我突然覺得零很搞笑!零是……天然呆種類?!
「什麼?那我不就洗錯了?真是……」
「抱歉……」
「艾克斯,你的洗髮精借我!」傑洛開始要跟我借,我就知道。
「拿去吧!別用太多喔!」
「放心啦!」
雖是那麼說,我還是看到傑洛一次倒很多,掌心都被洗髮精淹沒了啦!
「哇啊啊啊———!!!你倒太多了拉!」我趕緊搶走我的洗髮精。過分!居然倒那麼多!雖然我這是特價品,可是那樣的劑量很浪費啊!
「有什麼辦法?我頭髮那麼長!」
「那就給我剪掉!!!」
「咦————!!!這樣就跟齊爾威二哥不一樣了啊!」傑洛很珍惜他的金髮,他女的喔?!
「為什麼一定要跟你家二哥一樣啊?」
「因為很酷!!!!」這時我聽到兩個聲音傳來,原來這雙胞胎同時回答,而且零還順便搶走我的洗髮精,跟傑洛到同樣的劑量。
酷什麼?!夏天那麼熱,還留那麼長的頭髮,要熱死啊?!我實在很想揍兩個啊!!!可惡!洗髮精會用光啦!!!!!我立刻從零的手中拿走。
頭髮洗完,接著我拿起肥皂搓泡泡,開始洗身體,這時,我又感受到異樣眼光,我抬起頭看我兩旁的雙胞胎,這兩個正在洗頭髮。
我再洗自己的,將泡沫都抹到自己身上,清洗身體。洗完後,我再扭開水龍頭倒水在盆裡,然後往我身上澆,洗掉泡沫,這時我發現到,雙胞胎跟我一樣做同樣動作。
然後……我又發覺到異樣眼光在我身上了,這次我再次往雙胞胎看,哈!被我抓到了!這兩個就是犯人!就是他們一直在看我。
他們在看啥?我看他們的眼光不是上面,而是……下面。
「艾克斯……」傑洛突然叫我。
「什麼?」
「你好像沒長大耶……」
「嗄?」他在說什麼?指身高嗎?又拿身高虧我?等一下……目光是在下面耶!
「艾克斯……你真的沒長大!」這次是零,他跟傑洛一樣虧我。「嗯……國中生的大概就是這樣!」
「零!說得真對!話說回來,國中的時候艾克斯就是這樣了!艾克斯,這怎麼行呢?身高不長,連那部分都不長?」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鬼啦?!」
「說什麼,就是在說你那個啊!大腿之間——噗喔————!!!」傑洛還未說完,我先給一拳了,同時也給零一拳,打在他們兩人的臉上,將他們的臉打陷。
變態!!!我兩邊有變態啊!!!!
我趕緊拿毛巾,奔向浴池,安靜泡我的熱水澡,將毛巾摺好放在頭上,讓我感覺自身在溫泉裡。
這時候,我開始想事情,今天……發生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傑洛安慰別人,第一次看到霸法哭,第一次看到零穿女裝高跟鞋。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我明明跟傑洛是好朋友啊……卻頭一次看到傑洛安慰別人……
對了……傑洛以前就只是在我身邊打轉,然後找機會捉弄我,把我激怒,他溫柔的一面,我就只有在上次去集訓玩試膽時,看到傑洛的溫柔笑容……
我從未看過……傑洛跟別人一起玩……
我突然發現,傑洛好像總是都待在我身邊……我溺水時,第一個救我就是傑洛……
上次露明尼會長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跟傑洛……不是朋友?
後來我不管怎麼看,都是友情啊……
我跟傑洛明明是朋友……明明是!對了!露明尼會長還說傑洛的個性其實冷酷……對我卻是熱情又開朗……難道說傑洛都是對我用外在人格?
這是為什麼?唔……我怎麼突然覺得……頭暈暈的……
 
嘩啦———我好像聽到重物倒入水中的聲音。
 
「艾克斯!艾克斯!!艾克斯!!!醒來!艾克斯!」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感覺身體熱熱的……頭好暈啊。
我是怎麼了?!
「艾克斯!!!艾克斯!!!」
這是傑洛的聲音!我怎麼會聽到傑洛在叫我?
「艾克斯!給我醒來!艾克斯!!給我振作點!!!!」
這時我睜開眼睛,看到凱特擔心我,零跟霸法在旁盯著我,傑洛他……在我的正上方,這麼說……我躺在傑洛大腿上?!
「哇!!」我焦急的起身,快速的起身害我暈眩了。
「先別急著起來!」傑洛抓住我的肩膀,再次讓我躺在他大腿上。「真是……不能泡那麼久,就不要待在裡面這麼久!」
「對不起……」
「太好了,艾克斯你沒事!」凱特對我露出笑容,接著遞出冰涼的牛奶貼在我臉上。「來~這給你!是請你的!」
「不好意思……」這次我慢慢的起來,拿到凱特送我的牛奶,打開並喝了起來,身體便開始涼快。「呼……」
「艾克斯,我有件事要問!」傑洛用嚴肅的語氣發問。
「什麼?」
「你是不是怕水啊?」
「嗄?」這問題,讓我掉下巴,我要是怕水,我還敢洗澡跟泡水嗎?對了,還有游泳。「怎麼可能啊?!」
「可是你差點在浴池裡溺水耶!」
「那時我只是想事情想到頭暈啦!想太多了!」擔心過頭了吧?
「想事情?」傑洛這次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哥,應該是那個吧!」零開口說。「有些人泡溫泉容易頭暈!」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個頭!!!澡堂的水又不是溫泉!雖然水熱了點……啊咧!這麼說我還真容易在熱水中頭暈。
「當你倒在水裡時就讓我們嚇死了,艾克斯,下次覺得頭暈就要早點出來啊!」凱特用食指頂我額頭,讓我的頭後退一下。
「是,不好意思!我讓你們擔心了!」
「喂!要回去了沒?明天要返校,要早點睡覺耶!」霸法大喊,催促我跟傑洛跟凱特和零。
「喔!!!」
我們拿起我們自己的小盆跟衣物回到宿舍,我跟在他們後面,我現在才發現……我換上自己帶來的衣服了,奇怪!有人幫我換衣服?
「艾克斯,走快點!」傑洛轉身呼喚我,我立即小跑步跟上。
「好!」
 
是傑洛幫我換的嗎?還有……我熱暈時是傑洛救我的嗎?是傑洛在叫醒我嗎?
我……總是給傑洛添麻煩,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沒用?總是要有人救……
傑洛……你為什麼要在我的身邊?
你的秘密……我好想知道。
 
 
 
   ★待續★
 
 
 
———————————————————
傑洛:咳~咳咳——嗯?
凱特:傑洛同學,你是怎麼了?突然咳嗽。
傑洛:不知道,突然覺得身體很燙,然後頭昏昏。
凱特:難道……這以上症狀是……嗯~看了一下醫學的書,傑洛你感冒了!
傑洛:咦?
凱特:難道這會是前兆???不好了!!!我必須叫零來!零————!!!!
零:叫我嗎?(從天花板上跳下來)
傑洛&凱特:哇!!!(嚇到)
凱特:零!來得正好!請給傑洛看醫生吧!
零:了解!
傑洛:等一下!等一下!預告咧?不做啊?!
零:下回是返校日當中傑洛感冒了!只放送一回!
凱特:順便說一下,暑假就要進入尾聲了呦~~~
傑洛:喂!那我跑出來做什麼?!
零:哥!去看醫生吧!(出拳打傑洛的肚子,讓傑洛昏倒)
傑洛:噗——(掛-)
零:那麼再會!(抱走傑洛,跑走!)
凱特:拜拜~~
 
 
嗯?這裡暑假結束太快?有此問題的,向我這作者發問!
那麼~~在這裡答案公布,因為想快點結束暑假,想看到秋季的開學跟文化祭~^o^
嘿嘿~不負責任的作者~在這徵求看倌的妄想配音,零扮的麗莎,女音會是哪位配音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