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樂園再現 - 24 - 其實不需要迷網


––––––––––––––––––––––
原本會以為問題困難的,沒想到如此簡單。
到底是因為什麼呢?為什麼總是不會想到那樣的答案?!
我們眼前發生的事往往模糊了雙眼,看不到最正確的答案……
那個最簡單的問題,答案就是……不需要迷惘,只要相信羈絆!
––––––––––––––––––––––
「你這混帳!!!」洛基大聲怒吼,接著握緊拳頭,往傑洛有一痕傷口的臉上打去。
傑洛毫無防備,任洛基打來,臉打到一邊,身體倒到地上。洛基走來,抓住傑洛一邊的肩膀,右手繼續揍傑洛的臉,連續出拳打著。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芙蕾亞那麼做!?你說啊!!!你給我說啊!!!!」洛基激烈的大吼,無視芙蕾亞的疑惑眼神,無視身後的隊友注視。
「洛基!」其中兩位隊友跑來,抓住洛基的身體向後退,讓洛基停止攻擊。「快住手!對方是傑洛隊長啊!」
「別這樣!!!」
「放開我!我要揍死他!!!!你這傢伙!!!偷偷帶走我妹妹,接著又讓我妹妹做這種事!你有種!傑洛!你這混帳!!!」洛基依然情緒不好,對著傑洛怒吼。
「洛基!住手!」右邊抓住洛基的人大吼著。
「弗雷副隊長,請問該怎麼處理洛基?」左邊抓住洛基的隊員對右邊抓住洛基的人-弗雷問。
「快壓制他!」
「是!」
順利將洛基壓制在地上後,讓洛基安份點。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揍死他啊!快放開我!!!!!」洛基嘶吼著,對著傑洛怒吼。
傑洛緩慢的起身,低著頭,陽光給他的光明,光照射在他臉上,所顯現的表情是——愧疚。
「對不起……」傑洛輕聲的說。
「什麼?」洛基聽得不是很清楚,盯著傑洛的表情,眼神表現出愧疚。「你說什麼?」
「對不起!」傑洛再說一次,這次他對洛基鞠躬彎腰,雙腳併攏,雙手緊貼著腿,大聲對洛基道歉。
應該說奇景嗎?那個冷酷的傑洛……居然道歉了?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了芙蕾亞而坦然對洛基道歉?那樣的景象令在場所有隊員訝然無言,沒想到傑洛會出現此態。
洛基一看到,憤怒的雙眉變悲傷的線條,輕搖兩下的頭,然後對傑洛大吼。「如果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還需要我們非正規品獵人嗎?你擅自帶走芙蕾亞,還讓芙蕾亞做這種事,讓芙蕾亞……殺人……過去我所給芙蕾亞的善良教育,全都因為你全白費了!!!」
「洛基,別說了!」弗雷勸聲。
「萬一以後發生什麼大事,我一定將罪都交給你這個大惡人!!!傑洛!!!!!!」
傑洛無言面對,只是保持姿勢,跟洛基道歉。
洛基沒有眼淚可出,悲傷時,他只能怒吼,並且將雙手握成拳重重打地面,讓雙手受傷。「可惡!!!!」
「哥哥……」芙蕾亞喊聲,因為芙蕾亞在呼喚,洛基抬起頭看芙蕾亞,看到她露出哀傷又疑惑的表情。
「芙蕾亞……」
「哥哥……芙蕾亞……做壞事了嗎?」芙蕾亞接著露出愧疚的表情,對洛基發問。
「我……沒辦法回答……」洛基低下頭,不敢回答。
「哥哥……」芙蕾亞再次露出疑惑的表情,望著洛基,希望洛基給她答案。
當洛基沮喪低著頭時,腦中突然出現衝擊,一個畫面強制進入洛基的腦中,給他看見一個未來。
預知——洛基的特殊能力,他無法控制得好,這力量總是突如其來,一個未來畫面立刻出現,關於成功率……高達百分之95!
那時他看到了——一個很不好的畫面,很不好的未來,藍色空間,金色短髮少女芙蕾亞雙手發出藍光,雙眼冷酷,右手舉著,好像對著什麼發動攻擊,至於是對什麼發動攻擊,洛基只能看到那是個黑影,形狀模糊不清看不出來,但很明顯看得出,是個人影,那人受到攻擊而往後倒下。
以後……會是誰受傷了?洛基害怕的心想,不敢看自己的妹妹。
如果妹妹真的成了殺人魔……那他怎麼面對?
或許……這個"怎麼面對",就是一個恐懼,像箭一樣刺穿自己的心,不過沒有疼痛,恐懼只給予……顫慄……
––––––––––––––––––––––
傑洛與芙蕾亞回到獵人總部後,接受偵詢,向西格納斯報告,因為沒有報備就擅自去解決諸神黃昏的其中一員,觸犯規定,傑洛禁足約一星期,除了出任務外都要待在總部裡,還有芙蕾亞也是,連帶責任,禁足五天,並且依照洛基的擔心,要求執行精密檢查,怕身體有異狀。
芙蕾亞擁有的念動力,是會給世界百分之92的威脅,要是讓芙蕾亞隨便亂用,世界……就會變成煉獄,所以洛基相當擔心。
洛基與芙蕾亞的顧問–恩布拉,特地前來到獵人總部幫芙蕾亞做檢查,順便跟洛基說話。
在一個特殊的房間裡,芙蕾亞躺在冷冰冰的平台上,以睡眠模式進行檢查,恩布拉盯著電腦給來的資料,看目前沒問題,於是轉身看坐在椅子安靜等待的洛基。
「洛基,怎麼了嗎?看你這表情,是預知到什麼了嗎?」恩布拉輕問。
「是的!」
真的預知到了?恩布拉有點吃驚,於是走到洛基旁邊的椅子坐下,與洛基說話。
「洛基,跟我說吧!你看到什麼樣的未來?」
「我……看到芙蕾亞露出冷酷的眼神,對著不知道是誰發動攻擊,那人倒下了!」洛基低著頭述說他看到的未來。
「這樣啊……」恩布拉露出哀傷的表情,接著深呼吸,撫著心口,不讓自己相當驚訝。「洛基,我想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洛基抬起頭,聆聽恩布拉的話。
「芙蕾亞的念動力光芒,原本是紅色的,不過那樣看起來很可怕,於是用藍色的,我改變的想法是……」恩布拉側頭看向洛基的臉,露出自豪的笑容。「我希望芙蕾亞像天空那樣,藍色的,包容所有一切,保護所有一切!這樣我以後可以對所有科學家們自滿,我的芙蕾亞,是可以保護任何人的!」
「像天空一樣嗎?」洛基望著恩布拉,重複恩布拉說過的話。
「是的,不過芙蕾亞目前,還是大海的藍呢!依照別人的想法去做,自己完全沒有主見,這是為什麼呢?」恩布拉轉頭看向地面,露出哀傷的眼神。
「也許是因為我……我老是讓芙蕾亞聽我的話,所以讓芙蕾亞想成所有事情都要照別人的想法,要是我早點讓芙蕾亞獨立……」洛基跟著低頭,也開始傷心。
「不是的!是我們都太保護芙蕾亞了……芙蕾亞已經很有實力了,而我們卻一直限制她,不讓她去做危險的工作,所以我……」恩布拉偷偷落下眼淚,又偷偷的伸手擦掉眼淚,抬頭望向洛基,對他露出難堪的笑容。「下了一個賭注,讓芙蕾亞親自保護人類,親自將非正規品繩之以法!我只是想讓芙蕾亞當好孩子!」
「恩布拉小姐……」洛基望著恩布拉那樣的笑容,那樣的笑容映入他腦中。
因為芙蕾亞的事,恩布拉小姐露出傷心的笑容了……
賭注是嗎?
我的預知準確率高達95,剩下的5,是希望,我的預知有如潘朵拉盒子,打開總是會看到殘酷,而我只會看到殘酷,沒看到另一面,希望……
我應該守住這希望的5,保護芙蕾亞才行!!!洛基望向窗外的天空在心中下定決心。
––––––––––––––––––––––
這時的傑洛,臉上右邊貼著貼布,一步步向前,前往艾克斯靜養的房間裡。
這次他要下定決心,跟艾克斯說一句話,勇敢面對艾克斯的問題。
走到門前,電子門因為有人站在前方而有反應,立刻給人開門。門一開,傑洛就走進去,正視著艾克斯的臉龐,看到他人坐在機器囊中。
艾克斯聽到有人進來,抬起頭望向來者,一看到傑洛,心裡開始緊張與害怕。
「是傑洛啊……」艾克斯對他露出勉強擠出的笑容,壓抑內心的哀傷。
「艾克斯,我有話要跟你說!」
「咦?」艾克斯聽到傑洛有話要跟他說,笑容消失了,望著傑洛聽他說話。
傑洛將過去自己對艾克斯迴避的理由說出以及他跟諸神黃昏其中一位的加姆,與加姆對話都告訴他。當他在說的時候,艾克斯他……靜靜的聽,眼眶一閃一閃,艾克斯的淚水在眼眶打轉,為了聽傑洛說出每一句話,壓抑住想哭的衝動,忍耐傑洛說出的話。
「就是這樣……」傑洛說完,望著艾克斯的眼睛,很愧疚對他道歉。「……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為什麼?」傑洛沒想到對方這樣反問。「因為我——」「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會害你自卑的不是嗎?」
「艾克斯……」
「就因為我的存在,害得人類懼怕思考型機器人,害得思考型機器人與人類的關係緊繃,害得你……不敢面對,而且又跟諸神黃昏的成員打成傷不是嗎???!!!」艾克斯流淚著,淚水不斷潰堤,望著傑洛大聲說話。
「不是!艾克斯!不是的!」傑洛否認艾克斯的說法,伸手粗魯的去抹乾艾克斯臉上的淚水,溫柔的說。「艾克斯,你是善良的人,你沒有理由去害一個人,因為我相信你!」
「傑洛……」
「艾克斯,你不是孤單一人,也不是孤單的戰鬥,你還有我!我們……」傑洛對艾克斯微笑,在艾克斯眼裡,那樣的笑容有如光芒般閃耀。「其實不需要迷惘,只要相信自己的心就好,不必去在意別人的話!」
相信自己?艾克斯在腦中回響著傑洛說出的每一句話。
「艾克斯,你的正義就是保護別人,你一直都堅持著這信念,所以艾克斯,繼續向前進吧!」
我的正義……就是保護別人……
艾克斯盯著傑洛不放,在他的心中,那個罪惡感……奇蹟似的消失了,這是為什麼呢?
「我知道了……我會的!我一定貫徹我的正義!!!」艾克斯露出笑容,在心中篤定自己的正義。「我不會這樣下去的,諸神黃昏的事,我們繼續解決吧!」
艾克斯的罪惡感消失,傑洛不再迷惘,最強獵人繼續向前進,剩下的事就剩諸神黃昏的事件,以及……洛基擔心的未來!

 

   ☆☆待續☆☆


––––––––––––
樂園再現進入到一半了~~可喜可賀的說~~~=D
我會繼續努力的~看倌們也要支持呦!
那麼--繼續打下一回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