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5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樂園再現 - 28 - 自己是強悍的 自大招來厄運

 

––––––––––––––––––––––
我真的很希望芙蕾亞是保有天真的,沒想過要讓她成長……
當我一直止步時,芙蕾亞已經以飛快的速度成長中,我開始害怕又擔心。
萬一……芙蕾亞亂使用力量攻擊人的話……
當我擔心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
在海水裡的擂台中,艾克斯他們展開了戰鬥。
芬里爾不斷衝前刺槍過來,四人不斷在因為有阻力關係無法快速行動,很勉強的閃開攻擊。
傑洛不斷揮舞兩個武器進攻,同樣在海裡行動不方便,速度慢了些,傑洛得提高更大的警戒。
「怎麼了?攻擊的速度那麼慢?」在水中行動很自在的芬里爾,看傑洛心急的表情,嘴角揚起笑說。
「閉嘴!」傑洛衝前,將光束劍與蒼天擺後,大力揮下。芬里爾舉槍擋下,以為擋下後沒事,可是傑洛的武器正將冰傳過去,打算冰住芬里爾。
芬里爾吃驚,趕緊橫揮長槍將傑洛退開。這次傑洛嘴角揚起,對芬里爾嘲諷。
「哼!遇到冰就閃開嗎?原來你是怕冰啊!」
「別得意忘形!」芬里爾衝去,原本打算直接刺槍過去,但是旁邊出現光,芬里爾驚覺,趕緊向後退,不滿的咋舌。「嘖!」
「你的對手可部只有傑洛一個!」艾克斯舉著手砲對著芬里爾說。
「艾克斯說得沒錯!」洛基舉起槍也對著他,剛裝進白色彈身–凍結,準備對芬里爾發射。「你的對手可不止傑洛喔~」
「哼!就算齊上,我也沒問題!」芬里爾向後退,堅定的說,舉高長槍,控制水流讓水成龍,接著張開大嘴奔向傑洛。「去吧!龍吞殺!」
「對我是沒用的!」傑洛進行空中衝刺,越過水龍的大嘴,衝向芬里爾。
「沒那麼簡單!海洋吹息!」芬里爾控制水流快速流動,讓傑洛無法繼續前進。
「唔!可惡!」
「別擔心後面!」洛基開槍,發射雪霧在水龍上進行凍結,創造出傑洛可以落地的落腳處。
「多謝!」傑洛一腳踩上,接著跳飛出去到最高點,在空中身體進行翻轉,武器擺後,隨著轉動後落在芬里爾前,武器的刀刃落下,再次使出震霜。
「你這傢伙……」芬里爾雙手舉著長槍,擋著傑洛的武器。由傑洛大力敲擊下傳來的震動麻痺芬里爾雙手,同時刀刃傳來冰霜正凍結著武器。「看來我太小看你了,你的實力不容小覷!」
「現在才發現,已經太慢了!」傑洛回應他的話,身體向後翻轉,伸腳踢人。
芬里爾因為傑洛的踢擊關係向後退,他抬頭用兇惡的眼神瞪人,接著看看被冰住的長槍,只有一部分被冰住,沒什麼大礙,於是他再次舉高長槍,控制水流。
「龍吞殺!」再次施展的招術,水狀的龍衝向艾克斯與洛基。
「芙蕾亞退後!」洛基游到芙蕾亞面前保護她,將槍口朝向水龍,發射雪霧,再次成功將水龍冰住。
「光衝!」艾克斯跳到水龍背上,進行衝刺,身上發出光芒,當快接近芬里爾時,艾克斯將光從他身上離開,光成針飛往芬里爾去。
「什麼?!」芬里爾吃驚,趕緊握緊長槍面對。「千突!!!」
芬里爾快速突刺,將艾克斯的光打消。在打完光針時,芬里爾轉身,要做出迴旋斬的動作,艾克斯發覺到,趕緊啟用腳跟上的噴射做輔助向後退躲過芬里爾的攻擊。
被人閃過的橫斬,芬里爾接著衝前到艾克斯面前繼續施展千突,在突刺快抵達艾克斯時,傑洛在上空出現,在空中進行翻轉,刀刃揮出電力劍風衝向芬里爾。
芬里爾迅速向後退,長槍的前端對著在空中的傑洛,然後突刺過去。
傑洛做出空中衝刺閃過千突,握著蒼天的那一手,刀刃轉向至芬里爾的後方,刺進他的背後。
「嗚啊!」芬里爾痛叫一聲,趕緊控制水流。「海洋吹息!」
原本打算發砲攻擊芬里爾的艾克斯,因為突然的水流而沖後,傑洛跟著被海洋吹息沖到後方去無法移動。
「在這片海洋就是我的領域,你們是絕對不可能突破的!」芬里爾揚起嘴角笑起來,看著在前方的獵人們。
「我就突破給你看!」傑洛不服氣,快速游到芬里爾前,迅速揮舞兩個武器,蒼天橫砍,接著光束劍由下往上砍去,芬里爾提長槍一一檔下。
「別忘了我會狙擊喔!」洛基將長型子彈裝入,透過狙擊鏡看去,槍口對準芬里爾的臉,扣下板機發射。
子彈衝去,因為有阻力問題,子彈的速度慢上很多,芬里爾只需歪個頭就閃過攻擊。
「嘖!」洛基不滿的低鳴。

 

當洛基咋舌時,芙蕾亞正盯著看,看著洛基懊惱的表情,接著看向芬里爾。
讓哥哥煩惱的人……那個叫芬里爾的人,艾克斯哥哥跟傑洛哥哥都攻擊他,那他是壞人囉?那芙蕾亞……必須出手才行!
正當芙蕾亞打算使用念動力時,洛基碰巧看到芙蕾亞的藍光,趕緊喝止她。「芙蕾亞!不行!現在交給我跟艾克斯和傑洛,芙蕾亞保護自己就好了!」
「可是……」芙蕾亞收起藍光,露出傷心表情,同時注意到洛基稱呼傑洛的方式。「哥哥,你突然叫傑洛哥哥名字了,為什麼都不叫隊長了呢?」
「嗯?」洛基現在才發現,自己稱呼傑洛時最近都叫名字了。「這……我……」
洛基一時回答不出來,回想之前,上次傑洛擅自將芙蕾亞帶到植物園還要求芙蕾亞殺敵,令洛基氣到不行,憤怒的自己稱呼對方名字。
這是為什麼呢?突然改變稱呼方式……
「喂!那邊那兩個!不准只顧自己!」芬里爾注意到洛基與芙蕾亞,控制水流形成龍,水龍張開大嘴往洛基和芙蕾亞衝去。
「小心!」艾克斯過來保護洛基與芙蕾亞,在體內尋找武器,結果找到新的武器。「黑刃斬!」
五個黑色新月型刀刃衝向水龍,刀刃相當銳利,一下子將水龍切成不成形無法繼續行動。還在行動的黑色刀刃往芬里爾過去,芬里爾向後退開與傑洛遠離距離,使出千突破壞黑色刀刃,轉身做迴旋斬來結尾。
傑洛看出空隙出現立刻游去,將武器擺後,大力擺後砍擊長槍,長槍被破壞成碎片無法繼續使用。
「什麼?」芬里爾很驚訝,張開大嘴目瞪口呆。
「看你怎麼使用!」傑洛冷笑,對方沒了武器後立刻繼續進擊,揮出光束劍,劍端將要迎上芬里爾的腦袋時,光束劍被擋下。「什麼?!」
「雖然我很不想用,既然被你破壞了,我也只好……」芬里爾用小刀擋下傑洛的砍擊,接著迅速的提腳踢人,將傑洛踢到後方。「拿這把備用武器對抗你們非正規品獵人!」
「唔!」傑洛被踢後,腹部感覺到痛而發出痛叫。
「你這傢伙!」艾克斯舉起手砲,儲起能量,對著芬里爾使出擴散砲。像流星雨落下的砲擊,正要落在芬里爾身上時,芬里爾快速消失了。「人不見了?」
「不對!艾克斯!是他衝過來!」傑洛大喊,大聲驚醒艾克斯。
艾克斯想趕緊做反應閃開的,可是芬里爾先衝來出拳把艾克斯揍到一邊,艾克斯這時才看清楚芬里爾。
好快……實在太快了!艾克斯不敢相信芬里爾有這樣的速度,就因為他是水中型的思考型機器人?艾克斯疑惑的心想。
「過來!你要對付的人是我!」傑洛衝去芬里爾面前,握光束劍的左手往下,刀刃往上砍,接著握蒼天的手跟進。
「沒用的!」芬里爾快速閃過,用手上的小刀擋下傑洛所有劍擊。「在水中我是最快的,乖乖的葬命於此吧!千突!!!」
「嘖!」傑洛向後退,躲開千突。接下來芬里爾踏前以迴旋斬做結尾時,傑洛舉起拿光束劍的手,用力擋下芬里爾的斬擊,並且傳達冰過去,凍結小刀的刀刃。
「可惡的傢伙!」芬里爾退開,提手控制水流將傑洛向後退。「海洋吹息!!!」
「你這傢伙……」傑洛硬是向前游與水流抵抗,但是後面突現光芒一閃,傑洛停下,對著芬里爾快速揮舞武器揮出多量的隱形劍風。「空刃!」
「什麼!?這不是加姆的招式?」芬里爾吃驚,趕緊用小刀擋下傑洛的斬擊,擋下幾個後之後無法擋下所有斬擊,身體開始出現很多傷痕。
「趁現在!」艾克斯大喊,在體內翻找武器,使用之前的黑暗系武器。「黑刃斬!!!」
「狙擊彈!」洛基也展開攻擊,對準芬里爾的動力爐發射。
黑刃斬與子彈的前進,傑洛放出最後的隱形劍風攻去,三個屬於獵人的攻擊都奔向芬里爾去。
芬里爾覺得不妙,趕緊強力控制水流,比之前的還強的海洋吹息,將三樣攻擊推走,無法繼續前進的攻擊向後退集中在一起撞上,引起爆炸。
「全部葬命吧!非正規品獵人!!!」芬里爾在爆炸產生後,快速的游向三位獵人前,握緊小刀想使出千突。「死吧!千突!!!」
「糟了!」「嘖!」「怎麼辦……」艾克斯、傑洛、洛基三人覺得不妙,正想躲開芬里爾時,一個小人影從他們身邊衝出,藍光一閃,一個小拳頭揍向芬里爾的臉。
「嗚啊啊!!!」芬里爾痛叫,身體往後飛。
是誰?是誰出拳打了他?到底是誰?
三位男人仔細看清楚揍人的人,看到芙蕾亞的雙手正發出藍光,小小的背影很陰暗,那樣的芙蕾亞,感覺像狂戰士。
「芙蕾亞不想再一旁看了!芙蕾亞要戰鬥!」芙蕾亞很冷酷的說,眼神不再是過去天真純潔,是雙冷酷眼瞳。「芙蕾亞不原諒你欺負艾克斯哥哥他們!」
「芙蕾亞!不行!」洛基大喊,想趕緊由前要抓住芙蕾亞的,卻來不及,芙蕾亞快速的行動揍人。「芙……蕾亞……」
「嗚!妳不是霍德爾之前要找的女孩嗎?竟然如此強大?」芬里爾很錯愕的看芙蕾亞,對於芙蕾亞的快速出拳無法招架。「嗚啊啊……唔……」
「芙蕾亞就是芙蕾亞,不是東西,芙蕾亞很強,芙蕾亞很會戰鬥!!!」芙蕾亞將芬里爾揍得很慘,冷酷的眼神變為憤怒的眼神。「芙蕾亞……會自己戰鬥!芙蕾亞是很強的!!!!!」
女孩的怒吼,令洛基不敢向前阻止,頭一次看到對方生氣的洛基,瞪大雙眼看著芙蕾亞的樣子,有如死神……
––––––––––––––––––––––
這時候在某間房間看芙蕾亞的資料的恩布拉,突然感覺到不好的預感。
「嗯?」恩布拉從資料中移開視線,望向窗口。「怎麼回事……這不好的感覺……」
心一波波的陣痛,是心裡有針在刺?是劍在砍擊心?這痛……無法言喻,是敲擊的痛?還是砍擊的痛?
恩布拉害怕的緊握心口,走向窗口遠望天空。
「芙蕾亞,洛基,都要安全的回來啊!」
心思是否傳達得到?
––––––––––––––––––––––
「芙蕾亞!住手!!!」洛基大喊,向前游想靠近時傑洛伸手抓住他的肩膀。
「別去!你會受傷的!」
「我要去!我的話沒關係,問題是芙蕾亞……」
「既然你硬要去,隨便你!」傑洛放手讓洛基去,洛基趕緊游去。
「傑洛,為什麼?」艾克斯不明白的問。
「讓他去,總有一天他必須理解一件事才行!」傑洛收起光束劍跟蒼天,閉上眼冷淡的回應。
「可是……」艾克斯望向芙蕾亞那去。「不行,我不能讓洛基承受痛苦的事!我也去!」
艾克斯跟去後,傑洛半睜開眼看向艾克斯,接著再閉眼,無視那方向的所有發生。
「千突!」芬里爾舉起小刀對芙蕾亞使出多次突刺,芙蕾亞直接抓住芬里爾拿小刀的手,抓住芬里爾的身子往下摔,芬里爾無法抵抗的往下掉。「唔!」
「芙蕾亞很強的,芙蕾亞可以自己一個人跟你戰鬥……芙蕾亞是真的很厲害!」芙蕾亞往下游去,握緊右手,在中途揮出右手,將相當重的重力往芬里爾打去。
「嗚啊啊啊啊!!!」芬里爾痛苦的大叫,身體上的盔甲出現裂痕,從裂縫中細微跑出的機油染上海水,身體無法運作。「沒辦法動……怎麼回事?」
「芙蕾亞是很厲害的,為什麼哥哥總是不讓芙蕾亞出手呢?芙蕾亞只好……做出最好的表現……」芙蕾亞低著頭自言自語著,右手掌張開舉向芬里爾,藍光散發時更亮,一個藍色光球在手前方出現,芙蕾亞用最冷酷的眼神看下方的芬里爾。「芙蕾亞……要殺了你!」
「唔……」芬里爾感覺到恐懼,看著芙蕾亞的眼神,很難想像得出那女孩之前是個天真純潔的孩子。
「芙蕾亞,不行!!!」洛基衝到芬里爾前,擋住芬里爾,出面阻止芙蕾亞。
這時的芙蕾亞依然不動聲色,發動攻擊,連洛基一起……
光彈飛去,貫穿洛基的胸前,以些微公分擦過動力爐,光彈不受洛基的影響依然繼續向前行,打中芬里爾,貫穿芬里爾的動力爐,一擊斃命。
怎麼會?我怎麼會被芙蕾亞所殺?對了……那個預知到的未來……就是現在!!!洛基在昏厥前心想。原來……不應該讓芙蕾亞來的一次是這次啊!我誤判了……
有了預知卻無法改變?最後我還是……無法阻止……
洛基陷入昏厥,現場的突發狀況,令艾克斯跟傑洛預料不到。
芙蕾亞放下手,冷酷的眼神還未收起……

 

    ≡待續≡


–––––––––––
作者的話我不知道要寫什麼了……orz
我只能說最後的諸神黃昏成員就只剩神秘的Master了……
真的快接近結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