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38


前言:故事中有某位初登場囉~~~‾‿‾γ


≡≡≡≡返校日當中傑洛感冒了≡≡≡≡


早晨,是該起床的時刻。早晨,是該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刻。早晨……會有陽光透入,可惜夏天裡,陽光會特別毒!!!

鈴────────────!!!!!!

超級響的鬧鈴打擊傑洛的耳朵,讓他夢中裡離開,無法繼續睡下去,伸手抓住鬧鐘。
「嗯……喂?我傑洛。」傑洛突然把鬧鐘當手機來接聽,鬧鐘就只是鈴鈴響。
已經先起床的艾克斯,看到傑洛那行為,覺得很傻眼。
傑洛……該不會睡過頭了?還是撞到什麼讓腦袋秀逗了?
「傑洛,那是鬧鐘耶!」
「嗯?鬧鐘先生?我不認識啊……」
「你頭殼壞掉啦?!」
竟然稱鬧鐘為先生,真的很傻眼耶!!!
傑洛莫名其妙的耍呆,硬要把鬧鐘當手機來接聽。
艾克斯無奈的搖頭,走下床到傑洛床邊,按下鬧鐘的鈕停止聲響,然後使出手刀敲傑洛的腦袋,把他打醒。
「起床!要吃早餐囉!今天是返校日,快點!」
「喔……」傑洛無力地回答,爬起床從床上離開,開始要換下睡衣。才剛將衣服拉到胸口,手突然停下來,眼神茫然。接著頭感覺到一股暈眩感襲來,令他無法站直,往旁一倒。
身體往旁傾斜時,手迅速抓住床單,讓自己沒有整個倒地,驅身忍受暈眩感。
傑洛感覺到體內燥熱,臉紅通通,頭暈暈的,全身感覺到疲累感。傑洛往床邊趴,剛抓住床單的手伸向額頭去,手感覺到熱燙,嘴巴開開的在喘氣。
怎麼……偏偏在這種時候?傑洛覺得不妙的心想。
「傑洛!快點!你先換校服再……嗯?你還睡?!」正在刷牙的艾克斯,從衛浴室走出,剛好看到傑洛閉上眼倒在床邊。「你過得太懶喔!嗯?你臉怎麼這麼紅?」
「沒……沒什麼啦……」傑洛半睜眼無力的回應。
「沒什麼?」艾克斯不認為,嘴咬牙刷,蹲著身伸手要去摸傑洛的額頭時,傑洛出手甩開艾克斯,可是甩的力氣很小。「別鬧彆扭啦!!」
碰觸傑洛的額頭,感覺到非常燙的溫度。
「哇!你發燒了!」艾克斯頭一次遇到傑洛感冒,過去一直以為他是笨蛋,笨蛋不會感冒的。
「才沒……這回事……」傑洛回得有氣無力。
「你回得很無力還說沒事?」艾克斯受不了的起身,像個老媽子似教訓傑洛。「來!去躺著!」
「不……要。」
「既然這樣的話……」艾克斯首先衝進衛浴室,迅速刷好牙接著洗好臉,然後衝過來,抓住傑洛的身體,使勁力氣抱傑洛到床上。「嗚!!!好重喔!!呀啊啊啊啊啊!!!!」
途中悄悄發動暴走模式,把傑洛成功抱到床上。
「好!」艾克斯舉手臂抹額頭擦汗,接著伸手抓住棉被蓋上傑洛。「總之,你先躺著休息吧!」
「不要!熱死了!」傑洛大力踢走棉被。
「給我蓋好!會著涼啊!」艾克斯重新蓋被。
「就是不要!!!」傑洛再踢。
艾克斯開始惱羞成怒,十字紋冒出。於是為了處理他,拿出繩子來,拉緊後讓繩子發出啪的一聲,嘴角露出邪惡的弧線。
「呵呵呵……既然你硬要踢的話……」
「什、什麼?」傑洛覺得不妙。
「不准給我亂動喔~~♥」艾克斯邪惡的笑。
「等一下!等───哇啊啊啊──────!!!」
最後的下場,傑洛被艾克斯綁成壽司卷一樣,厚厚棉被當成海苔,傑洛是餡,啊咧?被繩子綁住的話,就不是壽司卷,而是海帶(?)。
「哇啊啊────放開我────」傑洛死命掙扎。
「那麼我去找龐德莫尼安先生借冰袋和藥喔~~」艾克斯無視傑洛的慘叫,直接離開房間找管理員去。
「艾克斯……」艾克斯走之前,突然聽到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在女生耳中聽起來是有性感的聲音,艾克斯好奇的往他那裡看。
《以下畫面被處理過,柔焦或亮片一閃一閃的效果,把傑洛的臉龐變成少女漫畫風格的效果都用上了,加上披頭散髮的金髮,畫面更加少女化。》
「哇!」艾克斯嚇到,感覺到臉紅心跳。
「艾克斯……幫我解開……好嗎?」傑洛用好像淚水汪汪的眼神看艾克斯,低沉的嗓音對艾克斯請求道。
被愛神邱比特惡作劇,心臟被射中愛心箭;原子彈炸在感性線,蕈煙冒出;空中都市拉普達被人按下升空鍵,拉普達被飛到九霄雲外……總之就是宅男看到就會大伸姆指說萌啊或一般男子會噴鼻血,宅女或花癡女看到會尖叫。
那一剎那,艾克斯真的覺得傑洛是男生真可惜!!!
我在想什麼啊!!!傑洛只是感冒發燒而已耶~~~~~!!!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發出大慘叫跑出去,脫離傑洛的魅惑手掌中。
「等一下!艾克斯!別出去!先幫我解開啊!」傑洛不斷扭動身體掙扎。
過沒多久,傑洛因為亂動身體導致發燒溫度更高,滿臉通紅,燙到快冒煙,傑洛暈過去了。


「唉……」剛才那到底是怎樣?竟然把傑洛看得像女生……艾克斯在走廊中嘆氣,回想剛才的事。
「唉~~」再嘆氣一聲,這一嘆的時間自己剛好走到管理員的房間門前。
不管了!先幫傑洛退燒治療感冒吧!
打開房門,跟身材胖胖的管理員說話。「龐德莫尼安先生!」
「啊啦~艾克斯君,頭一次看到你找我呢~怎麼啦?」
「我想跟你借冰袋和感冒藥!」哈哈,身材還是那麼胖呢~就像中國熊貓一樣。
「喔~誰感冒啦?別跟我說是傑洛。」胖胖的身體起身,走向小冰箱前打開門拿冰袋,接著走到小櫃子前,拉開抽屜拿出醫藥箱,在裡頭翻找藥。
龐德莫尼安認為傑洛生病是件詭異的事,所以後面那句才會那麼說。
「哈哈,正是傑洛感冒啦!」
「不會吧?好詭異!今天會下雨嗎?」將冰袋和感冒藥交到艾克斯手中。
「怎會呢。」艾克斯一臉苦笑。
「幫我向傑洛問好啊,感冒要快好喔!」
「好的!」關上門離開,轉身要回去時,剛好看到零正好要去傑洛那裡,手裡拿著兩大袋的塑膠袋。「啊咧?零。」
「艾克斯嗎?看你手上拿的,哥又來了吧?」
「又來了?」艾克斯聽不懂零所說的話。「傑洛的確感冒了沒錯……」
「對哥來說,不是普通感冒。」
「什麼?」難道是因為雙胞胎會心電感應,所以自然知道傑洛的狀況?艾克斯在心中猜測。
「不好意思,老是麻煩你照顧哥,哥老是添麻煩又愛捉弄人,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會啦!不會覺得麻煩啦,太客氣了。」
「那就好。」
哇~傑洛有這樣的雙胞胎弟弟,還真是幸福!艾克斯心想。
愛捉弄人的傑洛跟平常對人都冷漠帶私底下很照顧哥哥的零,這樣的雙胞胎是在互補?
「那我們一起去找傑洛吧!」艾克斯笑說。
「好!」零點頭回應。
一起去找傑洛的兩人,上樓梯後直走,來到房門前,艾克斯伸手扭轉門把,打開後讓零先進去。
當零一看到傑洛被人五花大綁,反應只有挑眉,走過床邊到小冰箱前,將塑膠袋裡的東西放進冰箱,艾克斯走過來仔細一看,都是冰品!
有卡哩卡哩蘇打冰棒、哈根達斯這兩種冰品,兩種冰都各有二十個。
哇~買好多喔~給誰吃啊?艾克斯猜想。
接著零走到傑洛那裡,幫他解開。伸手摸摸額頭,過了幾秒手往旁甩甩,然後蹲身往另一袋塑膠袋翻找某物。
果然是雙胞胎會心電感應啊~任何狀況都能隨機應變耶!艾克斯心想。
零拿出退熱貼的盒子,拆盒子,拿出一片退熱貼,接著一手抓住瀏海再撕退熱貼的薄膜,另一手貼上,完成退燒過程。
「艾克斯,不拿毛巾嗎?」
「啊!對!」都在關注零的動作,都忘了自己要做的事!
艾克斯趕緊拿乾淨的毛巾,接著拿一杯水來,快速走到傑洛身邊。
「來!毛巾,這是藥,給他吃的。」
「嗯!」零拿過東西,將冰袋包著毛巾,放在傑洛頭下。接著是吃藥問題!「哥,吃藥吧!」
「嗯?是零啊……哈哈~我真沒用,這時期又感冒了。」傑洛緩慢起身,對零露出苦笑。
「別這樣自責自己……」零低下頭,掩飾哀傷的眼神。「哥可以照顧自己嗎?不行的話,我留下!」
「不用了!你去上學吧!這點小病,不需要有人再來顧了啦。」
「好吧……」零起身走出房間,語氣有些悲傷。
怎麼……他們兩個的對話話中帶話?艾克斯有點奇怪的望著零離開。
「艾克斯,不用去返校嗎?」
「咦?」艾克斯望向傑洛在望向時鐘。「不先去不行了,那傑洛你自己一個人好好休養吧!學校有公布事項的話,我會回來跟你說的,就這樣囉!」
艾克斯邊說邊迅速脫睡衣和換校服,繫上他自己喜歡而挑選的藍色領帶,穿上黑校褲,拿起書包趕緊出去。
匆忙的艾克斯,快速衝門出去,但是想到襪子沒穿,艾克斯回來了,拿出白襪迅速穿起,再次離開。
傑洛望著艾克斯離去的方向,門口,以及早已走的背影,接著再看看周遭,只剩一人的空間,傑洛感覺到強大的寂靜感與孤獨感。
「怎麼覺得……好孤單?」
這是為什麼呢?到最後……自己還是得依靠別人養病才行嗎?
倒不如……直接出去跟著艾克斯一起去返校,說自己的病完全沒問題。嗯!就這麼辦!


–––––☆–––––☆–––––☆–––––


出門上半天日學校的艾克斯,在路上跟零會合,一起前往學校,路途中,艾克斯問起關於傑洛的事。
「零,我想問你,傑洛是常在夏天感冒嗎?」
「不是常在,是必定會!」
「必定?」艾克斯一臉不明白。
「哥的身體跟普通人不一樣,大概因為有習得鬼道術的關係,身體屬於寒性體質,在夏天狀況會不好!」零開始解釋。「要形容的話,哥是雪人,雪人遇熱會容易融化。」
鬼道術?傑洛屬於寒性體質?雪人?艾克斯依然很疑惑。
「請問鬼道術是?」
「以現代人的說法來解釋,就像超能力,鬼道術在中國古代和日本平安時代很普及,有很多說法是稱妖術、法術之類。鬼道術的屬性目前多種尚未分類,哥的屬性是冰,所以身體才會寒性,但是這其中還有謎。」零再次解釋。「這力量的出現不規則,可能由心或精神誕生,哥的鬼道術出現,是由創傷誕生,討厭火焰的心,進而誕生出冰,這目前還未明瞭,父親大人說哥的鬼道術出現無法解釋。順便一提,佛魯迪大哥和幻影都是使用火焰,我跟齊爾威二哥跟哥使用冰。」
艾克斯還是有聽沒有懂的樣子,張著大嘴,看著零表現出不敢相信。
傑洛所處的世界,跟自己所處的世界,感覺這兩者之間的距離,很遙遠……
「畢竟你們家是無空流道場又兼神社,有特殊能力不奇怪。」
「嗯!」
這下又知道傑洛的事了!很好!艾克斯心想。對了!今天零說了好多話,很稀奇啊~
和零一起走入學校裡,換上室內鞋,走向C班教室,向認識的同學道好,然後做到自己的座位。
艾克斯為了打發時間,拿出新的小說"新月之空"的奇幻小說來看看,則零卻坐立不安,一下拿出手機一下起來走來走去,不時看傑洛的座位,露出懊惱的神情。
「零,你怎麼了嗎?」艾克斯好奇的發問。「瞧你著急的,好像怪怪的。」
「哥一個人沒問題嗎?哥以前生病時都有母親大人陪伴,我擔心他會怎麼樣。」
「不會有事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也對……」零坐回自己的座位,心情依然沉重。
上課的鐘聲響起,馬昔謨這位導師拿著點名簿走進教室,所有同學一遇到導師立刻回座位和注視導師。
「今天是返校日,第一節課就是班會,那麼我來點名,阿帕奇!」
「在!」
「多洛!」
「有!」
「傑洛!傑洛?傑洛在不在啊?」馬昔謨抬起頭看座位找人。
「老師!那個────」「在這裡!」正當艾克斯要向導師解釋傑洛缺席原因時,教室門拉開,本人突然現身。
「傑洛?!」「哥?!」艾克斯跟零很驚訝的大喊加起身。
奇怪?!傑洛不是感冒了嗎?仔細看看,傑洛沒綁馬尾,額頭還貼著退熱貼,領帶鬆垮垮,臉紅得要命,很明顯的,傑洛的感冒根本還未好,他冒著發燒跑來上學。
「傑洛,雖然今天是返校日,不過你會遲到還真稀奇呢。」
「不好意思,睡過頭了~」傑洛對導師傻笑。
「總之先回座位吧!要開班會了!」
「是~!」傑洛很聽話的走到自己的座位。
當傑洛走過來時,艾克斯跟零都注視著他,以及班上所有女同學們。
傑洛……你都已經感冒發燒了,為什麼還要硬撐著虛弱的身體來學校?!艾克斯很生氣的瞪他,對他傳達意見。
哥……你沒問題嗎?零很擔心的看他。
那兩人的注視,傑洛無視掉了。
同時,班上有位女同學"艾兒",看到傑洛有突發狀況,立即拿手機在抽屜偷偷打簡訊,上面寫"傑洛同學感冒了!"這幾個字,然後傳送到某個人的手機。


第一節課班會,在下課鐘響鈴時結束。
「下堂課,還要開班會喔!班長!」
「起立!」C班的班長起身喊令。「敬禮!」
學生對老師彎腰,對他喊話:「謝謝老師!」
「下課!」
馬昔謨老師離開後,同學開始隨意行動。
「傑洛!!!」艾克斯大聲呼喚傑洛,用生氣的眼神瞪傑洛。
「什麼?哈、哈啾!!」傑洛轉頭看艾克斯,下一刻突然對艾克斯打噴嚏,鼻水噴到艾克斯的臉上。
那時到底有多噁,當事人那時是感覺到鼻水黏黏噁噁的,接著臉色鐵青。
「哇啊!!!我什麼也還沒做耶!好噁心啊啊啊啊啊啊────」
艾克斯跑出教是直奔廁所,一路慘叫。
接著這教室迴盪著安靜與悄悄話……
「哥!你現在發燒了,應該休息才對!」零過來關心,拿出面紙幫傑洛擦鼻水。「為什麼要硬撐虛弱的身體來學校呢?」
「因為一個人在那裡很寂寞啊!」傑洛孩子氣的說。
「可是萬一病情嚴重的話,會連開學日都去不成,還是早退回家吧!」零擔心的說。
「我不要!這一點感冒是打不敗我的!」傑洛收起孩子氣的語氣,嚴肅的說。
「那好吧……有狀況請叫我!」零最後妥協,回到自己的座位。
這時走廊那裡穿來奔跑的腳步聲!!!
「傑────洛!!!」艾克斯跑回來,無視班上同學的注視,臉上露出怒顏,跑到傑洛前抓住他的衣領將他提起來。
「艾克斯,走廊上不能奔跑。」零像個風紀委員在教訓人。
「那種事不重要啦!!!」
「怎麼會說不重要……」
「傑洛!你都已經發燒感冒了,為什麼還要來學校啊?!?!」
「呼~~」傑洛睡著了。
「不───准───睡───!!!」艾克斯在他耳邊大吼。
「嗯?」傑洛睜開眼睛揉揉眼睛,一臉茫然的看艾克斯,接著感覺到身體是騰空的,往下一看,腳是騰空的,衣領被艾克斯兩手抓起。「什麼?嗯~哇喔!!艾克斯!你的力氣很大喔~~」
「咦?真的耶!我居然提得起你……你不要轉移話題!!!問題的是你耶!!!!」
「這點小病大不了的!我現在很有元氣不是嗎?」傑洛笑著說,掩飾不舒服感。
「不行!病人給我回家休養!你這樣是給人添麻煩啊!!!」艾克斯大聲罵道,聲音大到全班的同學都聽到了。
「我不要!我就是要來!要人代替我去,我不服!」傑洛收起笑容,一臉嚴肅的說。
一聽到傑洛那句話,零很驚愕的看向傑洛。
原來哥他……在意以前齊爾威二哥代替自己去的日子?
「拜託!不會有人代替你去啦!」
「艾克斯!別說了!」零起身抓住艾克斯的肩膀,阻止艾克斯繼續勸人。
「可是……」艾克斯還想勸人。
「哥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好吧……」艾克斯無奈的答應,輕輕放下傑洛的身體,撫平衣袖。
「那我就繼續補眠喔~晚安~~」傑洛趴到桌上,睡覺去。
「唉~~~」艾克斯跟零深深的嘆氣。
現在才上午耶……艾克斯在心裡吐傑洛的槽。
「那個……艾克斯同學,聽說傑洛同學生病了嗎?」蕾雅小聲的呼喚艾克斯,姿態扭捏著,很害羞的說,手裡拿著維他命C飲品。
「蕾雅嗎?是啊!的確感冒了!」艾克斯乖乖的回答問題,同時看到手中的東西。「拿維他命C飲品,是要給傑洛嗎?原來如此,蕾雅同學也擔心傑洛嗎?」
「不!不是的!那個……」蕾雅的雙頰浮上紅暈,更加害羞。
艾克斯轉頭偷偷露出奸笑,鼻子嗅到愛情的味道。
蕾雅一定是喜歡傑洛所以~~既然如此,更應該推一把!幫傑洛找個女友!
「那個……艾克斯同學,這個!請轉交給傑洛同學!再見!」蕾雅趕緊將飲品交到艾克斯的手中,害羞的跑開。
「蕾雅……同學?」艾克斯還愣著。「噗……呵呵呵。」
果然啊~果然!蕾雅果然喜歡!嗯~~蕾雅同學身材一級棒,課業程度可以和艾莉亞並駕齊驅,可惜就是內向了點,蕾雅跟傑洛嗎?這對還挺適合的。
「艾克斯,你笑得很詭異……」零注意到艾克斯詭異笑容。
「零小朋友還是安靜比較好!」艾克斯收起笑容,轉身拍拍零的頭,拍法就就像摸小朋友。
「聽說傑洛同學感冒嗎?」班上的黑露米和愛麗絲兩人走來,兩人手中各自拿著東西,黑露米拿著紅色守護符,上面寫祈求健康;愛麗絲則是拿著紅色紙鶴。
「是啊!」艾克斯轉身回應,心有股不好的預感襲來。
「那麼,這個!請轉交給傑洛同學!」兩人同時遞出。
「喔!好。」艾克斯將兩樣東西捧著拿好。
「希望靠守護符的力量能早日康復喔!」黑露米很有活力的說。
「我的是紙鶴,雖然不是千羽鶴,但希望靠一隻紙鶴也能早日康復!」愛麗絲露出甜美的笑容說。
「那麼,艾克斯同學,請轉交給傑洛同學喔~」黑露米和愛麗絲同時說,一起退場,留下一臉苦笑的艾克斯。
「呵呵……唉!我怎麼有不好預感?」
「你是說……」零坐到座位上,手撐著桌面加撐著頭,說:「有很多女同學跑來,手裡都拿著東西,都跑來找你要你轉交東西給我哥嗎?」
「你怎麼知道?」艾克斯轉頭問,猜想零是真的會讀心術或心電感應。
「我看過這場面,國中時期我在英國不小心感冒,班上女同學和全校女生,還包括老師,都跑來跟我問好或送禮,也有人寫信給我,所以哥也會這樣,小學時我們常收到情書!」零很冷靜的說。
那時,零只是戴口罩來上學,眼神顯得憂鬱而已,就被一大群女生包圍住,雪兒因此無法靠近零,在一邊形成低氣壓,刻意不理零,吃很大的醋,零那時還不知道雪兒怎麼了。
當零述說國中時期的事,雪兒剛好站在他後面,雪兒很火大的握拳往他後腦勺打下去。
碰──
「雪兒,為什麼打我?」零不明白雪兒打人的動機問。
「不知道!」雪兒簡單回答,對零吐舌頭做鬼臉。「零是大笨蛋!呸~~~」
「什麼啊?」零摸著後腦勺,一臉茫然。
「呵呵……」艾克斯一臉苦笑。
畢竟擁有金髮又長得很像女生,看起來像個外國人,或者是童話故事中的王子。
可惡!靠外型有女人緣的金髮笨蛋,對了!我這是指傑洛喔!艾克斯在內心中說傑洛壞話。
雪兒氣到嘟著嘴巴,轉身離開零身邊。
「我到底做了什麼讓雪兒生氣了?」零望著雪兒離開自問。
「女人心海底針嘛!」其實艾克斯早就知道了,雪兒是在吃醋,然後零真的是個大笨蛋,惹到喜歡自己的人都不知道。
「話說,我是不是應該準備袋子什麼的,還有,萬一來了一大堆,秩序又該怎麼處裡啊?」
「你開始想很多了嗎?」
「那當然啊!」
「哦哈~艾克斯~傑洛~零~~」這時傳來艾克賽爾的聲音,艾克斯和零往門口望去,看到艾克賽爾一手大力揮揮,另一手拿著捕蟲盒,露出很有元氣的笑容呼喊艾克斯跟零以及睡覺中的傑洛,後面跟著史派達跟席娜蒙。
「喔~看到了、看到了!金髮雙胞胎!」史派達打趣的說。
「啊咧?傑洛同學在睡覺耶~」席娜蒙從史派達身後冒出。
「傑洛怎麼了?」艾克賽爾走過來好奇的發問,後面兩位跟著進來。
「他感冒了,都已經發燒了居然還硬撐來學校,真是的!」艾克斯不滿的抱怨,盯著披頭散髮的傑洛,毫無防備的睡臉都被人看光光。
早上都已經發燒暈倒,還來學校,真是的!
「哇~臉真的好紅喔~」艾克賽爾湊過去看。「嗯~為了讓傑洛早日康復,把我的這隻最大的甲蟲給傑洛!」
艾克賽爾現出捕蟲盒,裡面有隻全長大約十二公分的甲蟲,牠正在吃著甲蟲專用飼料。
「由我來轉交吧!他現在無法跟你道謝!」
「喔~好!」將盒子交到艾克斯手中,艾克斯將盒子拿近到自己眼前,仔細看甲蟲狀況。
「那我也送東西!我把自己做的撲克牌給他好了!」史派達伸進褲子口袋中,拿出一個透明盒子裝著金色底色上面有紅色蜘蛛圖案的撲克牌交到艾克斯的手中。「麻煩你轉交喔~艾克斯!」
「好!」
「那席娜蒙也來!」席娜蒙伸進裙子口袋中,拿出一個拿著大針筒對別人笑笑的哥布吊飾,放到艾克斯手中。「這是席娜蒙趣商店街抽獎得到的!」
「哇~好可愛!」
零注意到那哥布吊飾,瞪大雙眼注視著。
那不是……隱藏版的護士版哥布吊飾?!現在抽獎抽得到?!為什麼?!嗚……好想要!!!
「哥布……」零小聲的說,注視著哥布不放。
「希望靠這個傑洛同學能恢復健康哦~」席娜蒙笑著說,那個陽光般的笑容,令艾克斯看呆,注視著笑容不放。
哇~席娜蒙的笑容好可愛~~
「哈囉?艾克斯,回神啊!」史派達在艾克斯眼前揮揮手。
「呃?不好意思……」
「那麼送禮完了,艾克斯!零!來看看我今年暑假抓到的甲蟲吧!是我辛苦抓到的喔~」艾克賽爾拿出另一個盒子,裡面裝著許多黑得發亮的甲蟲很有精神的吃著東西。
「哇喔~好多!每隻都很有精神呢!」
「對吧!對吧!」
「聽說是在鄉下抓到的,艾克賽爾回去鄉下完全沒曬黑,稀奇!」史派達勾住艾克賽爾的肩膀說。「我還以為你會變個小黑人!」
「別笑我皮膚白嘛~~真是的!史派達!」
「哈哈哈~~~」艾克斯跟席娜蒙笑著。
「大家都特地送東西給哥,真是不好意思!」零起身,對艾克賽爾他們道謝,偷偷拿走艾克斯手上的哥布。「我代替我哥道謝!」
「大家都是好朋友,不用太客氣!」艾克賽爾笑著揮揮手。
「是啊!都是朋友喔~」席娜蒙點頭笑說。
「以後有難,盡管找我喔!」史派達做出帥氣的POSS說。
果然是互補呢!艾克斯一旁笑著。不過為什麼要拿走哥布?
「請問奈奈同學呢?」有注意到少一人的艾克斯,好奇的發問,看看四周,直到看到門口躲一個人,那人正是沒跟來的奈奈。
「你說奈奈啊,她很怕蟲,所以就不跟來了!」史派達笑著向後看,跟艾克斯解釋,看到奈奈想進來卻不敢進來的窘樣,因為艾克賽爾手中的甲蟲。
「是這樣啊……」
「其實甲蟲不可怕啊~吶~席娜蒙!」艾克賽爾嘟嘴說。
「對呀~~席娜蒙覺得甲蟲不會傷人喔~」席娜蒙笑著附和一句。
奈奈躲在門邊偷看,看的是艾克斯的臉龐和艾克賽爾手上的盒子,心裡想,如果艾克賽爾沒帶捕蟲盒的話,自己就能跟艾克斯說話或站在一起。
嗚~好想跟艾克斯說說話喔~~奈奈不甘心的心想。
當艾克斯看向奈奈時,就露出燦爛的笑容,令奈奈看了害羞又心跳加速,很羞澀的躲避。
下課鐘聲響時---
「啊!下課了!趕快回去!」艾克賽爾趕緊衝出去。「拜喔~艾克斯!零!」
「拜!」艾克斯笑著揮揮手。
「那麼我們也走吧!」史派達一副輕鬆樣,轉身慢慢走。「艾克斯,開學日再會吧!」
「是!」
「艾克斯同學再見!」席娜蒙揮揮手跑出去,笑著道別。
「再見!」
他們離場後,艾克斯接著要收好禮物時,班上突然有騷動,女同學衝過來。
「傑洛同學~~~~~~~~~♥」女同學大喊,目標是艾克斯,她們為了轉交東西而找上艾克斯往他撲過去。
「等、等一下!想要交給傑洛東西的慢慢來好嗎?請不要擠來擠去的,也不要用推的!請小聲一點,不要吵醒傑洛啊啊啊啊啊!!!」艾克斯大聲喊叫,本人被擠在女同學之中。
導師來了之後,艾克斯趴在桌上,燃燒殆盡中。


–––––☆–––––☆–––––☆–––––


快速來到中午放學後!!!
「唉~差點被女生擠成餅!」艾克斯還趴在桌上,無力的嘆氣。
「我那時可慘了,被雪兒連罵好幾次笨蛋,還被揍了好幾拳加巴掌啊!」零覺得不算什麼,一旁回想往事。好險!雪兒早就走了!不然雪兒再會追擊。
「呵呵~~」艾克斯苦笑一聲。
在這之前,他接著對付全校女生,再次被擠來擠去。
當他頭扭到另一邊看傑洛時,突然想起他從第一節課下課睡覺睡到現在,心中燃燒起憤怒火焰。
「可惡!我剛才被擠得半死,你在那裡睡得跟豬一樣!別欺人太甚了!!!」艾克斯很火大的起來,伸手拍打傑洛的腦袋。
「唔?下課了?」傑洛被拍醒,抬頭看周圍。「啊咧?怎麼沒人?要上體育課?」
為什麼剛才那樣一拍就醒?之前騷動完全沒醒?艾克斯詭異的心想。
「今天是返校日,哥,上半天課就好!」零冷淡的解釋,仔細觀察傑洛目前的狀況,嗯!臉還是很紅。
「別睡了!我們要回家了!」艾克斯很生氣的說,拿起兩袋紙袋跟書包。
「喔~」傑洛伸手拿起書包,正起身要走時,一股強大暈眩再次逆襲!腳站不穩,他趕緊抓住椅子想站穩卻因為椅子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往旁一倒。
碰───
傑洛倒地的聲響讓艾克斯和零注意,轉身看他的狀況。
「傑洛?」艾克斯看到傑洛倒在地上背靠著牆壁坐著,臉上露出痛苦的臉色。「喂!你怎麼了啊?!別嚇我啊!」
「哥!振作點!」零很慌張的跑到傑洛身邊,抓住肩膀搖晃呼喚。
「呼~~呼~~~」傑洛痛苦的喘氣,無法回答。
「不行!比之前還燙了!」零伸手摸摸傑洛額頭,感覺到更熱的溫度。於是轉身對艾克斯說:「艾克斯,我先把哥揹回去,你隨後跟上!」
揹起傑洛的身子,零快速奔跑衝出教室,開始做出違反校規的舉止"在走廊上奔跑"。
丟下艾克斯後,心裡感覺到強大的無力感,那個無法幫上忙,只能一旁看的無力。
「又來了……老是這麼沒用的自己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啊?」艾克斯沮喪的低頭自言自語。
自身的無力感,感覺揹了鉛,相當沉重。


零快速的回到宿舍,回到屬於傑洛的房間。開門進入,將傑洛輕放到床上,幫傑洛解開衣物,接著到衛浴室拿裝了水的水盆和毛巾,幫傑洛進行擦澡,完了後便換上睡衣。
撕下在傑洛額頭上的退熱貼,接著拿出新的退熱貼貼上額頭。
零拿起制服丟到洗衣籃,然後再回剛才的地方把水盆中的水倒掉,毛巾歸位。
抬頭看一下時鐘,已經到了該吃午餐的中午。
「哥!要吃午餐了!」零湊到傑洛臉邊說。
「我沒食慾,不用了……」
見傑洛不想吃,零拿出自己的手機,滑開啟動手機,快速按鍵撥電話。
嘟────嘟────扣!
「喂?」電話裡傳來零家裡的母親-瑪莉諾的聲音。
「我是零,母親大人!我有事要妳幫忙!」
「是零啊~平時都一個人一手包辦的零竟然向媽媽求忙?天啊啊!」瑪莉諾感到相當稀奇,對於零的請求又驚又喜。「原來還是會想依靠媽媽呀~說吧!要我幫什麼?」
「哥感冒了,現在該吃午餐,可是他說他沒食慾!」
「這樣啊~~我馬上送特製粥過去喔!叫幻影過去!現在打來的話,他應該他來了吧?」
「嗯?」零到處看周圍,說是叫幻影來了,卻不見人影。話說,早就準備好了?!
「在下來晚了!」幻影從天花板跳下,剛好踩在傑洛的肚子上落地。
「噗喔~~」傑洛痛叫。
「來了啊!」零看到幻影手中拿著托盤上面放砂鍋,然後從傑洛的肚子上跳下。
「不好意思,事情突發,在下晚來!那麼長兄該吃午間時刻的餐點了!」幻影先跟零驅身道歉,接著放下托盤,拿起小碗,打開砂鍋蓋子,拿勺挖粥裝進小碗,拿起湯匙舀粥靠近傑洛的嘴前。
「就說了我沒食慾嘛……」
「啊~」幻影張嘴示意要傑洛張嘴吃東西。
「不要!」傑洛別過頭。
「零~傑洛又鬧彆扭了對吧?幫我轉告幻影一下,如果還是不吃,就揍他!拜拜~~」
「知道了。」零按下通話結束的off,轉達瑪莉諾的話。「幻影,剛才有聽見嗎?母親大人說如果不行就用揍的!」
「遵命!」幻影立即動手,出拳揍傑洛的肚子。
碰────
「嗚……剛才踩我肚子,現在揍我肚子,害得我……食慾大增。」傑洛摀著肚子說,因為肚子受到二度痛擊,不得不起身。
「那不是很好嗎?啊~」幻影將湯匙靠得更近。
「不要!我現在什麼也不想吃!」傑洛抓起棉被,整個身子躲進棉被裡。
「鮪魚……」幻影這時使用第二招,誘餌勾引。一說到鮪魚,傑洛和零都豎起耳朵仔細聽。「母親大人說,如果感冒好的話,會訂購上等鮪魚中腹肉特級壽司!」
「什麼?!?!」傑洛跟零異口同聲大喊,背後出現特效一記轟天雷。
「長兄,要鮪魚?還是要一身病?」幻影晃晃手中的碗。
「當然是鮪魚啊!!!」傑洛掀開棉被,快速拿走碗,開始吃起來。
真容易利用……幻影在心中淺笑。


這時的艾克斯,漫步回到宿舍時,看到一位跟傑洛和零一樣一頭金髮在風中飄逸,那位男是剛從重型摩托車上下來,轉身看到艾克斯時,就露出笑容。還有一位穿黑皮衣的男人也從摩托車上下來,拿下安全帽交給金髮男子,也剛好看到艾克斯。
「喲~艾克斯!有元氣嗎?」
「齊爾威先生!」艾克斯用小跑步靠近他。「還有佛魯迪先生也來啦?」
「午安!艾克斯,傑洛正在休息對吧?」佛魯迪先道好,然後問問傑洛的事。
「我想是吧!今早他感冒發燒跑來上學,放學時還昏倒一次,現在目前應該被零照顧中吧!」
「什麼?!那小子都感冒了還跑去返校?真是……」佛魯迪一臉受不了的說加撐頭。「這小子,又在勉強自己!」
「就是說啊!有這樣的弟弟,有時令人困擾呢!」齊爾威笑著附和。
「不是有時吧?是常常!」
「也對~」
「那個……」艾克斯出聲,打斷兩人的互聊。
「啊!不好意思!居然在這裡談笑說天,走~去探望那位每次在夏天就發燒的笨弟弟吧!」佛魯迪提意道。
「對呀!走吧!艾克斯~」齊爾威一臉笑嘻嘻,勾住艾克斯的肩膀一起走入宿舍。
「喔,好……」面對爽朗二哥齊爾威的爽朗攻勢,艾克斯很害羞。
一起進入到傑洛房裡,三人正看到零和幻影在場,傑洛正睡著。
「幻影,被母親大人叫來的對吧?」佛魯迪走過來靠近幻影,伸手撫摸幻影的頭。
「是的!」
「大哥、二哥,你們怎麼都來了?」零覺得很意外。
「來探病傑洛這位笨蛋啊~來!哈密瓜!」拿出一顆哈密瓜交到零手中。「記得吃啊~」
「是!」
「傑洛怎麼樣啦?」齊爾威走近,到傑洛床邊坐下,低看傑洛的睡臉。「臉紅紅的,還在發燒呢!睡得還真熟。」
「傑洛還有給人添麻煩嗎?艾克斯。」佛魯迪轉身向艾克斯問。
「他啊……他擅自來學校後,下課我找他談話時,突然對我打噴嚏,接著還說因為不想讓別人代替自己上學,所以自己跑來,很亂來呢!」艾克斯受不了的回答。
當艾克斯說出傑洛不想讓別人代替自己上學時,佛魯迪、齊爾威、零、幻影四人的眼神一凜。
「還有啊,今天有好多女生都跑來,都是來送傑洛東西呢!而我卻得幫他轉交。」
「這樣啊……」齊爾威從床上下來坐在地上,用床邊當靠背,低頭回應一句,語氣有些感傷。
「艾克斯,幫我拿飲料好嗎?我口渴。」佛魯迪向艾克斯要求,讓艾克斯離場一下。
「好啊!」艾克斯放下書包和紙袋,點頭答應,轉身開門離開。
艾克斯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後,齊爾威才開口說話。
「刻意讓艾克斯離場嗎?大哥……」齊爾威一臉嚴肅的面對佛魯迪。
「我想要談傑洛的事時,傑洛這小子一定希望艾克斯先離場,國中時期的傑洛,隱藏了很多事啊!」佛魯迪看向睡覺中的傑洛。「真是,老是保護艾克斯這麼過頭。」
「聽說他在國中掃蕩所有不良少年,提早到校監視公布欄和校門口,幫艾克斯收拾寫壞話的紙張,課桌椅一被人亂寫壞話或課本被人亂畫時就調換,那時,傑洛真的太過保護艾克斯了……」齊爾威轉頭看向傑洛的臉龐,述說過去。
傑洛所說的別人代替上課,齊爾威曾有一時變裝成向傑洛的模樣代替他上課,代替他保護艾克斯,沒想到傑洛那時相當不服氣。
「哥那時候那麼做啊……」零半睜著眼,輕輕透露出愧疚的心情。
又老是不惜一切的保護人了……這人總是這樣……
「齊爾威,那時有打聽到什麼?」佛魯迪問。
「嗯……傑洛解決校內的所有不良少年,之後校內安詳,所有同學都得看傑洛臉色生活,那時被打倒的不良少年變得很有禮貌,都乖乖的跟老師道好,不過……」齊爾威回答佛魯迪的問題。
「不過?」
「好時光只維持那時刻,傑洛一畢業之後,不良少年再度作亂,不過他和艾克斯一升高中後,艾克斯被人暗中霸凌的事件也變少了。」
「這樣啊……」佛魯迪輕笑一下。「雖然過度保護,不過幸好艾克斯跟平常一樣。」
當佛魯迪說話時,艾克斯剛好回來,聽到後面一句。
過度保護?我?什麼意思?
疑惑出現,艾克斯站在門口煩惱,原本打算繼續猜想時手先有動作,握住門把扭轉打開,進入到房內。
「在談什麼嗎?」艾克斯笑問,走向佛魯迪前將罐裝烏龍茶遞出。「我也想聽聽!」
「沒什麼……」零撇頭不說,走向門口離開現場。
同時,幻影收拾碗和砂鍋放到托盤上,端起托盤,迅速離開,同樣不回答艾克斯的問題。
他們兩人都走了之後,艾克斯發覺到異樣。
「艾克斯,我這笨弟弟多謝你照顧了!」佛魯迪向艾克斯道謝,打開烏龍茶開始喝起。
「沒什麼啦,只是順手而已。」艾克斯不好意思的笑回。
「他一直很有元氣,都是多虧你喔!」齊爾威抬頭露出笑容說。
「沒有啦……」艾克斯更是不好意思,笑著搔頭。
「傑洛如果沒有你的話,他大概現在就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或死神了……」齊爾威轉頭看傑洛的臉龐說,嘴角上揚笑著。
「咦?」聽到齊爾威話中有話,艾克斯的搔頭舉止停下來,笑容收起。
「啊,沒什麼,自言自語而已,別在意!」
「喔……」
就算那麼說,自己還是很在意那句話,如果自己沒有陪在傑洛身邊的話,傑洛會是?
快要一點半時,艾克斯的肚子突然響起咕嚕聲,佛魯迪和齊爾威就猜到艾克斯還未吃午餐,探望完傑洛後離場了。
肚子一直催促自己要吃東西,但心思卻一直想東想西。
如果傑洛沒有我的話,會是沒有靈魂的軀殼或……死神?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難道說,傑洛一沒有了克拉夫特先生,心靈如空殼般,加上我沒陪在他身邊的話,會是沒有靈魂的人或是長處以死刑的死神?!
「傑洛……你到底藏了多少個祕密啊?」艾克斯哀傷的看向傑洛問。「我們……是朋友沒錯吧?」
就算這麼問,傑洛也一定是一語帶過或保持沉默……艾克斯這麼篤定。


艾克斯先隨便吃個午餐後,回房內開始照顧傑洛。
看到傑洛踢棉被,艾克斯就將棉被蓋好,盡心的照顧。傑洛一露出痛苦的臉色,艾克斯就像個母親一樣撫摸臉龐或頭讓心情安定下來。
那個總是很有精神老愛捉弄人的傑洛,現在卻臥病在床,艾克斯曾經想到這會不會是傑洛的惡整什麼的,因為……這樣不像平常的傑洛!


–––––☆–––––☆–––––☆–––––


下午時刻,零在自己的房間一個人躺在床上裡想事情,不……應該說是在進行一種儀式,或者是說另一種溝通。
碧藍雙瞳在黑漆的世界睜開,漸漸的,一抹光透入照出零的模樣,白皙的皮膚,金髮沒被綁著而散開,身上穿著黑色長外套加黑色長褲和黑色長靴。
現身與此後,抬頭看一下上面的光,看到一個洞在上頭讓光透入。接著踏步向前邁進,腳踩黑與白的格子地板走入更黑的世界,牆壁上都有小小的一盞火燈給黑暗世界一個小光明,在小火光之下看到兩邊都是一推黑色、灰色、白色三種顏色的骷髏頭推成小山在一邊。
「這就是零空間"起源"嗎?」零一邊觀察周圍一邊自言自語。「頭骨蒐集……我大該猜得到這是誰的惡趣味了……」
「喲~好久不見啊!」一個男性的聲音傳來。
零注意到聲音的傳來,抬頭看向一個柱子杵立於前方,柱子的最上方擺著以紅色骨骸製成的國王椅,椅子上坐了個人,那人翹二郎腿坐著,像個王坐在那裡。
「OMEGA……」零一看到他就喊出名字,眼神犀利起來。
OMEGA的樣子,身穿暗紅色連帽大衣,黑色長褲,腳穿紅色白端帆布鞋。金髮顏色很淡,跟零一樣披頭散髮,紅色同心圓的雙瞳,臉上掛著邪惡笑容,低看著零的前來。
「沒想到你會來啊!零!為了看你哥哥的內心世界嗎?老是這麼擔心哥哥,可是會長不大的喔!」
「我來這裡不是來看哥怎麼樣,而是來問你的,OMEGA!」
「問我?喔~想問關於你哥的事對吧?既然我住在他的體內,一定清楚,問吧!」OMEGA手撐著頭笑說。
「國中時期,你有沒有做多餘的事?」零一臉嚴肅的問。
「我嗎?嗯……哼哼哼~~當然有啊!不過不是針對要保護的艾克斯,是一群只要聚在一起就會自以為強的小鬼,那時傑洛可是特地叫我解決呢!嗯~~一想起來就特別痛快!」OMEGA笑著回答問題。
「是嗎?」聽完OMEGA的回答,零轉身就走。
那就好……艾克斯跟哥都沒有問題!那麼接下來的日子可以跟平常一樣!
「喂!聽完別人的回答就走啊?」
零無視OMEGA的呼喊,繼續向前走,離開這個黑得要命的零空間。
「哼!」OMEGA冷哼一聲,從椅子上跳下來。「喂!給我停下來,混帳!我有東西要給你!」
「什麼?」零轉身,看他要拿什麼要給人。
「拿去!」OMEGA丟出東西,零趕緊接住,打開手心一看,看到兩顆用包裝紙包著的圓球糖,各為黑色和紅色。
「這是?」零覺得奇怪,沒想到那個只想要破壞事物的OMEGA居然會送糖果給人,這相當稀奇。「糖果?你……」
「拿去當土產回去吃,記得給你那弱得要命的笨蛋哥哥!」
「哼!難得的好心!」零收下糖果,再次轉身踏步向前走,離開此處。
思想走出零空間後,在現實世界中的零,睜開雙眼確實回到現實。起身揉揉眼睛,看向時鐘和窗戶,看到時針指到七時跟風景已黑。
「要吃晚餐了嗎?」零從床上下來,走到門走出房間,邁向宿舍中的學生餐廳吃東西。


學生們聚在一起在學生餐廳吃晚餐,艾克斯跟零和凱特跟霸法坐在一起吃。
「艾克斯,聽說傑洛感冒嗎?需要幫忙嗎?」凱特擔心的問艾克斯。
「不用,我一個人可以的!謝謝你的好意!」艾克斯笑回。
「這樣啊……」
「對啊!凱特,不用太擔心我那個笨老哥,他那個病啊!一晚睡一睡就會好的!」霸法嘴吃著飯說。
「也對!傑洛是個很有精神的人,不會輕易被感冒打倒的!」
「對啊!」
大家吃完飯後,就一起去澡堂洗澡。洗完後各自回到房間迎接夜晚,可能是睡覺先去迎接明早或熬夜讀書,只有艾克斯不同,他得好好照顧傑洛。
被齊爾威那句話所擾,艾克斯盯著傑洛的臉龐想事情。
傑洛這麼需要一個人陪伴嗎?但為什麼是我?對喔……我們是朋友!
小學開始,傑洛就只找我一個人玩或組隊,我要是難過想哭時,傑洛就逗我笑,總是陪在我身邊,我一直以為我是被陪的那個,原來……是傑洛需要我。
那……為什麼總是保護我?為什麼總是對我保密一些事?
我有那麼……重要嗎?

盯著傑洛的臉龐許久,艾克斯不知不覺中睡著,沒注意到傑洛的呼吸順暢,臉也不再紅了,氣色變得好了些,傑洛睜開眼睛,緩慢起身看周圍,接著看身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趴在桌上睡覺的艾克斯。
「剛才一直照顧我嗎?艾克斯。」傑洛輕笑。「居然麻煩到你啦?」
為了不讓艾克斯著涼感冒,傑洛下床將艾克斯抱起來,到艾克斯的床將他放下,拉起棉被蓋住艾克斯,讓艾克斯睡在床上,自己則是再繼續睡覺。
正要回自己的床時,看到窗戶外有一片星空,傑洛再度笑了。
「明天……可能會是好天氣吧!」


Ω待續Ω


---------------
OMEGA:哈哈哈~這回預告由我來!那麼身為本身就是破壞神的我,一個人快速念完預告吧!
零:喂!你不准擅自做決定!
OMEGA:哼!我就是可以!沒看到待續那裡嗎?連圖案都是代表著我OMEGA!!!所以預告都是由我登場!
零:哥是不用嗎?
OMEGA:那傢伙還沒見到我,還沒有資格在這裡!
零:嘖!隨便你吧!反正你出現一小部分,今後你的戲分比我哥還少呢!
OMEGA:什麼?!(大驚)連我大笑的地方都沒有?
零:我又不會預知,我怎知道?
OMEGA:哼!那麼為了看這篇的讀者,我要刻意留久一點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讓他們記得我!那麼來介紹我自────
零:下回,害羞的零跟上山露營,在暑假的最後時刻,玩到最後時刻!
OMEGA:喂!幹嘛擅自停止我的介紹?
零:Put on airs!(裝腔作勢)
OMEGA:你說什麼?!?!
零:Stop making a fool of yourself!(停止愚弄你自己)
OMEGA:夠了!別再給我落英文!扁你喔!

作者的話:故事很長,原因有備稿,其中有修改!下次我不想再寫備稿了~都沒時間寫小說了!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