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39~40

 

前言:如果開頭不好或故事品質不好,盡管投訴!(╭✖д✖╮)

 

###害羞的零###


隔日上午,零搭了公車前往某處,經過大約十五分鐘的車程,下了車,來到New-type百貨公司。
零走進裡面,馬上就有人注意到他,特別是服務人員。
今天他來百貨公司,是要添購幾件衣服的,他一來到服裝區,馬上有服務人員糾纏。
「請問客人您是要買衣服嗎?」剛好是女性的服務人員。
「嗯……」零隨便應一聲。
「那麼我特別推薦您這件喔!狂野風格的黑T恤,上面有老虎圖案喔~」
「那個……」零很害羞的低下頭。
「不喜歡這件嗎?那麼這件如何?粉紅色的喔~」服務人員拿出粉色的短袖T恤給零看。
零無法應付糾纏不清的服務人員,快速的跑開離開百貨公司。
殺手也是有辦不到的事,像是融入社會大眾之類的……今日殺手零,敗給女性服務人員,害羞得跑走的他,還會回來嗎?


在宿舍這裡,艾克斯和傑洛的狀況……
「傑洛!!!你感冒剛好,怎麼可以吃那麼多的冰啊?!」艾克斯正在教訓人。
「又沒關係~~」傑洛吃著蘇打冰,坐在小冰箱前守著。
「當然有關係啊!!也分我一點啊!!」艾克斯將傑洛拉遠冰箱。
「不要!!!」
「不是有句話說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嗎?」伸手,想要吃。
「我沒聽過!」傑洛撇頭。
「臭傑洛!!!」艾克斯一把抓住拿冰的手,想抓過來吃,傑洛不肯,使力氣拉過來。「給我吃一點啦!!!你這小氣鬼!」
「不要!!!」拉的力氣過大,自己往後倒然後把艾克斯趴在自己身上,艾克斯趁勢坐在傑洛身上搶傑洛手上的冰。
這時門突然傳來叩叩,然後開門,開門的人-零剛好看到很令人遐想的畫面。
「啊!」艾克斯望向零,一臉驚訝。
「不好意思打擾了……」零關門離場,絕對是以為看到不該看到的畫面。
「等一下!等一下!誤會啊!!!」艾克斯大喊,趕緊從傑洛身上離開,開門去追零。
傑洛無視一切還在吃冰。


「所以說,我哥是因為不分享冰棒所以艾克斯才會坐到傑洛身上?」零正坐在地,面對艾克斯跟傑洛,重複艾克斯的證詞。
「對、對對!」艾克斯極度希望對方能理解。
「不是因為……哥他……長得像女生而撲倒?」零還是很懷疑,用對艾克斯來說很刺眼的眼神盯艾克斯,在艾克斯旁邊的傑洛也跟著盯他。
「不是!不是!不是啦!!!就算傑洛長得像女生,我也不會去吃他啦!」艾克斯氣急敗壞的解釋。
「真的?」零懷疑的問。
「真的啦!!到底要我說幾遍啊?你疑心病很重耶。」
「那好……」零不再懷疑,拿起艾克斯端來的茶杯,喝起茶。
「那個,零!你來這裡是要找誰嗎?」艾克斯開始問起零的事。
「嗯!我有事要找……」再喝茶,這次喝很久。
喝茶聲很久,傑洛吃完蘇打冰後,接著吃香草口味的哈根達斯,零依然還在喝茶。
過了三分鐘多,傑洛吃完哈根達斯後接著吃巧克力口味的哈哏達斯,零還在喝。
過了十分鐘……傑洛將所有的冰都吃完,零卻還在喝?!
奇怪了!?茶有那麼多嗎?喝那麼久……艾克斯覺得很奇怪。
「零,有事找誰啊?」傑洛喝一口日本茶,開口問。
「找你!」零回,放下茶杯,不再喝茶。
這次艾克斯昏倒,接著站起來指著零立刻逼問:「等一下!找傑洛而已,有必要把茶喝得那麼久嗎?!奇怪耶!」
「艾克斯,別這樣欺負我弟,你別看他這樣,眼神是很犀利,但是……」傑洛拉拉艾克斯的衣襬,要艾克斯坐下。
「但是?」
「他是害羞男孩(Shy boy)啊!!!」傑洛加大音量說,當傑洛一這麼說,零立刻開始喝超久的茶,掩飾害羞。
「嗄?!」艾克斯聽不懂。
「你先坐下吧!艾克斯,我接下來要來說個故事!」
「什麼東東?」
「從前從前~~」
「為什麼要用這老方式開講啊?!」
傑洛舉手堵住艾克斯的嘴,繼續說。
「從前從前,我跟零大概五歲,那時我們還在念幼稚園,零那時不是稱我哥,而是哥哥!」
「咦?!?!」艾克斯甩開傑洛的手,很驚訝的喊。


過去事回顧---
傑洛跟零頭綁著沖天炮髮型,那時的傑洛超活潑超愛捉弄別人,則零,總是跟著傑洛身後,不跟別的小孩玩。
「哈哈哈~~~」傑洛大笑著,快速的奔跑。
「哥哥~~等等我!」零跟著。
「我要跑出去了喲~~」傑洛跑到正門前,輕易的打開正門。「去探險吧!」
「不要啦!哥哥!外面很危險耶。」零拉著傑洛的衣襬,阻止傑洛跑出外面。
「哪會!有我在沒問題啦!嘿嘿嘿~~~」傑洛正式跑出去,跑到幼稚園以外的地方。
「哥哥!」零跟著跑出去,追著傑洛。
傑洛一路跑到附近的超市,進入到超市裡亂跑。
「哈哈哈~~~」
「小朋友,你不要在超市裡亂跑喔!」店員一發現到傑洛在亂跑,趕緊抓住他。
「我偏要!」傑洛跑著,穿梭每一區商品區。
「哥哥!」零怕怕的走進超市裡,尋找傑洛的身影。
「等一下!小朋友!」
這時傑洛跑過來,拍一下零的肩膀,然後把他推到讓店員看得到的地方,接著快速跑掉。
「等一下!哥哥!」零不懂傑洛剛才的舉止,正想去追時,店員早已抓住他的手,並且將他抱起來。
「小朋友,你現在不是在上幼稚園?難道你小小年紀就逃學?」店員逼問他,零害怕得被逼出眼淚。「噯!你別哭啊!」
「哥哥……我是來找哥哥的。」零可憐兮兮的說。
「哥哥?」
「老師!零擅自跑出去玩!」這時外頭出現傑洛的聲音,零和店員一往外頭看,看到傑洛拉著幼稚園老師說。「零是壞小孩,居然擅自跑出去玩!!」
「不好意思!學生跑出來了。」老師趕緊進到超市裡跟店員道歉,將零抱過來,把零放置在地,跟店員鞠躬道歉。「真的是很抱歉!」
「下次請把小孩看好好嗎?」
「是!真的非常抱歉!」
「可是、可是……」零想解釋,卻不敢說出來。
「零是壞小孩!」傑洛走過來捏零的臉頰,將罪託給零。
「嗚……嗚哇哇哇啊啊啊啊!!!」零哭了起來。


回顧結束~~
「就是這樣!零從那之後,變得更害羞了!」傑洛說個總結。
「那還不是你害的!!!笨蛋!!!」艾克斯很火大的巴傑洛的腦袋。
「痛!」
「就算過去發生那種事,不過我還是要拜託哥!」零完全不在意的說。「請哥陪我去百貨公司一趟。」
「咦?!」艾克斯很訝異。「不行啦!零!傑洛這傢伙一定又會惡搞你的!還是我陪你去吧!別看我這樣,我很會對付服務人員的!」
「不然我們都去吧!順便治你的害羞症狀!零,太好了,有兩個人陪你去耶!」傑洛對著零比大拇指。
「是嗎?」零繼續喝茶,雖然茶杯已空。
「可以不要再喝了嗎?」艾克斯趕緊拿走茶杯,給零一個冰淇淋腫包。


––✖–––––––––✖–––––––––✖––


三位男孩前往百貨公司,但在這之前,要搭公車。
上車,付了錢,到裡面找位置,沒位!只好站著!就這樣等了十五分鐘後,公車來到New-type百貨公司。
艾克斯跟零迅速下車,只有傑洛不一樣,到他要走時,門竟然剛好關了,門夾住傑洛的馬尾!公車還就這樣開車走了。
「哇啊啊啊!!!」傑洛連人帶著跑。
「哇~~」零頭一次看到。
「零,這下你知道吧!長髮也有壞處的!」艾克斯拍一下零的肩膀說。
「嗯!」
「為什麼不來救我啊────?!?!」
傑洛之後停下來,用跑的回到艾克斯他們身邊。真是驚險的畫面!!


三位男孩進到百貨公司,走上電扶梯,前往三樓服裝區。
「零,你有想要的款式嗎?」艾克斯轉身問零。
「款式?」零不懂。
「就是衣服的樣式啊!你想要哪種的?算了……先到現場再說吧!」
「艾克斯,零目前為止的衣服,大部分是我和雪兒挑的,零根本不懂。」傑洛解釋一下。
「咦?!」沒為自己而挑?!太令人吃驚了!艾克斯很訝異。
「以前,他還直接穿著睡衣上街喔~」傑洛一說起零的糗事,眼睛就閃亮亮。
「什麼?!」
「那是哥對我說"就算穿出去也沒關係的!",害我被路上的人笑!」零紅著臉辯解。
「結果又是你害的啊?!」艾克斯轉身給傑洛的臉上給一拳。「你到底要惡整你弟弟到何時啊?!他可不是你的玩具耶!」
「可是佛魯迪大哥也曾這樣對我耶!!」傑洛一臉可憐兮兮的解釋。
「大哥欺負你,你就得欺負零嗎?」艾克斯又很想給一拳。
「當然啊!我這哥哥出糗,那麼下一輩的當然要出糗!!!」
碰!!!再一拳的聲音,傑洛的鼻子出血。
「不只有我,哥還有對付霸法和幻影,霸法會那樣的個性,有一半是哥害的!」零再說一個傑洛的罪孽。
「什麼?!」艾克斯轉身又想揍人。「當哥哥可以欺負自己的弟弟嗎?!」
「當然可以啊!因為看他們反應如何很有趣啊!特別是零,簡直是神之反應!!!」傑洛笑著說,舉出大拇指。
碰!!!艾克斯在傑洛頭上給上一球冰淇淋!
我的天!從今以後,我一定得好好看管傑洛才行!!艾克斯下定決心。


三人來到三樓的男生用服裝區,首先傑洛和艾克斯在挑選衣服。
「嗯~~這件藍色T恤搭配黑牛仔褲,好像不錯看!」艾克斯挑選中。
則傑洛他……
「零!快點!去試衣間!!」傑洛拿幾件衣服,抓起零到試衣間。「來穿穿看!看起來很適合喔!!!」
「等一下!慢慢來啊!」零被強迫進入試衣間。
「快快快!不然我來幫你穿喔!」傑洛露出邪惡的笑容說。
「我自己可以來啦!」
「快點!順便把頭髮放下!」
「為什麼?」
「別管了,總之先放下嘛!穿好跟我說喔!」
之後傑洛拉上布簾,在外頭轉身背對著零等待,露出滿意的笑容。
艾克斯剛好注意到傑洛在那裡等,就猜到傑洛已經挑好,當下立刻挑衣服跟上。
「哥……你是故意的嗎?」零在布簾後出聲問人。
「嗯?換好了嗎?」
「是穿好了,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不是故意的?!」零的語氣很生氣,對傑洛挑的衣服很有問題。
「怎會呢?!」傑洛轉身抓住布簾,臉上出現邪惡笑容。「既然換好的話!那趕快給人看看吧!!!艾克斯!快看零身上的服裝吧!」
因為傑洛大聲囔囔,讓艾克斯停止挑選去注意傑洛和零,同時店內的客人和服務人員都注意到他們。
「什麼?」艾克斯等著看。
「今天零的裝扮,艾克斯,你喜歡嗎?!」傑洛拉開布簾,讓零現身讓人看到。
「哇啊!!!」艾克斯驚恐的大叫。
「嗚喔!」客人和服務人員也跟著發出驚訝,盯著零不放,特別是男客人。
零身上的裝扮,是穿著無袖紅色洋裝,白色荷葉滾邊,搭配零一頭的金髮,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洋娃娃,美極了!
「呀啊啊啊!!!」零紅著臉發出慘叫,拉上布簾。
「啊!零!不要遮掩嘛!」傑洛抓住布廉想再讓零以女裝模樣現給人看。
「笨蛋!你現在是給我出糗嗎?!你這混蛋!!!」零緊抓住布簾,對著傑洛粗魯的罵人。「給我穿正常的衣服好嗎?!你是欠扁嗎?想吃子彈的話我現在請你吃!」
「別害羞嘛~~~」傑洛笑著。
「傑洛────!!!」艾克斯現身在傑洛身後,馬上出拳揍人。
碰!!!往頭上打出冰淇淋。
「客人,您這麼做我們很困擾的!」一位女性服務人員向艾克斯他們指責。
「對不起!我會注意的!對不起!」艾克斯壓著傑洛的頭向服務人員道歉。「都是這傢伙不好!故意惡整弟弟!真的很對不起!!!」
「下次注意一點喔!」服務人員一臉苦笑,轉身走掉。
「是!」


被人指責完後……兩人站在一間更衣間等待,零在裡面換上艾克斯挑選的衣服。
「真是的,居然還要我去解釋,傑洛!之後別再惡作劇好嗎?!」艾克斯一臉受不了的說,拉扯傑洛的馬尾。
「痛!別拉!」傑洛伸手拍走拉扯馬尾的手。「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那麼做了!」
「那就好!」
「那個……」這時零拉開布簾,金髮綁成馬尾,身穿白色短袖T恤,搭配咖啡色無袖外套,褲子是深藍色緊身牛仔褲。「適合我嗎?」
「哇~~很棒呢!很帥!零!」艾克斯大稱讚,對零舉大拇指。
「是嗎……」零害羞的低頭,不好意思的搔臉。
「那麼換下來吧!買下來!」艾克斯拍一下手說。「這三件套裝也是,先試穿看看,然後你再決定買不買!」
「好……」零再拉上布簾,換下新衣,在裡面忙試穿。


傑洛跟艾克斯走出服裝區,等零結帳完。
「嗯~零還是老樣子,害羞得要命!」傑洛托著下巴說。
「有著害羞的個性又沒關係!」艾克斯露出"別那麼挑剔"的臉色,叉著腰回應傑洛的話。「話說回來,零不是殺手嗎?難道面對目標還會害羞要命?」
「嘖嘖嘖!」傑洛舉出食指否認艾克斯說的。「殺手是要在隱密的地方進行的,加上不用面對很多人,這工作來說是給零輕鬆的,不過也是有不輕鬆的地方。」
「比如哪裡?」
「比如說必須喬裝成貴族之中的人,面對一群人這項還是有的!」
「他不是害羞的人嗎?為什麼還能上場?」
「因為被逼到絕境啊!被逼到絕境時他依然完美的處理完畢。」傑洛雙手抱起胸,繼續說明。「還有零被母親大人威脅,如果每項委託都沒確實達到完美,那麼保護雪兒跟一個人住這兩個都強行讓人跟搬到家裡住啊!」
「好個厲害的威脅……」完美的控制兒子!好厲害的母親!艾克斯在心中為瑪莉諾拍拍手。
對了!話說回來!不希望雪兒讓給人保護……喔~零還是有那意思嘛!真是個不坦率的傢伙!
「好了!」這時零走過來,拿著一袋紙袋。「在談什麼嗎?」
「沒有!既然買完衣服,那麼還需要什麼嗎?」艾克斯問。
「是……#&*……」後面因為零害羞,說出來的詞很小聲。
「什麼?」艾克斯聽不懂。
零沒法,抓住傑洛的衣襬,示意要他湊耳朵過來,要傑洛傳達。
「嗯?嗯!嗯!原來如此!」傑洛點頭聽懂,接著轉告。「艾克斯,零他說要買……"內褲"!!!」
「不用那麼大聲吧?!」零紅著臉罵人。
「嗯~那剛才就跟艾克斯正常說話嘛~~」傑洛邪笑道,刻意捉弄零。
「咕……」零低下頭,後悔自己沒正常跟艾克斯說。
「我的天……」艾克斯一臉受不了的說。
零啊!你未免太害羞了吧?!艾克斯心想。


三人前往男士內衣區,零正在選花樣,可是他身後的男性服務人員正盯著看,看零一直舉棋不定以為他有困難。
零怕怕的走出那裡,到傑洛身旁,抓住傑洛的衣襬,示意要傳話。
「什麼?挑完了?」
「那個……你幫我挑……」
「真的!」傑洛一臉邪笑,好像對什麼事興奮。「既然找我這哥哥幫忙,我一定幫到底的!零!我就這幫你挑!」
傑洛很興奮的跑到內衣區,丟下臉還在紅紅的零。
「沒問題嗎?」有點擔心。


這時艾克斯與傑洛和零他們暫時分開在到處逛逛,在一樓美食街閒晃。
「百貨公司真是好啊!這裡的美食街每次都讓人垂涎三尺呢!」艾克斯到處看周遭的攤位,幸福的笑。
正想找一個某食物區試吃東西時,突然有人叫住他。
「艾克斯?這不是艾克斯嗎?」
「嗯?」艾克斯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看到黑髮少年–洛克。「啊!學生會的副會長!洛克學長!」
「嗨~~艾克斯!」洛克走過來揮揮手,笑容臉色掛著。「沒想到在學校以外的地方也能遇到你呢!」
「能夠開學前見到洛克學長我很榮幸,洛克學長也是住在這附近?」
「算是吧!雖然不住在學生宿舍,不過住在離學校不遠的小住處,找天艾克斯也過來吧!」洛克伸手撫摸艾克斯的頭笑說。
「是可以……」奇怪!這撫摸頭的方式,我怎麼有懷念的感覺?
「對了!平時都會陪你來的傑洛去哪了?」
「他啊……應該還在等自己的弟弟吧。」艾克斯猜道,心裡有股不好的預感襲來,零好像……出事?
「那麼我們去找他們好不好?我想見見傳說中的金髮雙胞胎!」
「好啊!」
洛克首先向前走,艾克斯跟著走,走上電扶梯在他後面想事情。
對了……我總覺得洛克很有親和感跟像家人般的近親感,明明是校中的副會長跟三年級學長,而我是一年級普通學生,洛克學長……為什麼我在他身上有這樣的感覺?
呵~想太多!
「對了,艾克斯是總是陪著傑洛,還是傑洛總是陪著你呢?」洛克好奇的問。
「這……嗯……是傑洛總是陪著我,不過雖然很不想承認,我才是需要傑洛的人,傑洛他……可能也是需要我吧?大概啦。」
「這樣啊!那太好了!」
「太好了?」不懂洛克意思的艾克斯,歪頭很疑惑的看著洛克。明明只有在學校見面,而且又不同班,會清楚了解傑洛這人嗎?
「啊啦~他們兩人在打鬧的!」洛克走出電扶梯,看到零正紅著臉追著傑洛。「感情真好呢!」
「嗯?」艾克斯趕緊走過來,看到零追著傑洛跑,傑洛則是手上拿著……紅色比基尼內褲?!?!
「哥!!!不要拿這種東西給我!!!!」零氣急敗壞的吼。「這種的……太、太太開放了!!!」
「有什麼關係!你應該學著開放呀!嘻嘻~~」傑洛笑著,讓零追著。
「真是的!!快放下!!!別在這裡出糗!」
「那零先說這件你喜不喜歡。」
「我、不、喜、歡!!!」零一字一字的拒絕。
「真挑剔哪~那看看四角褲!!!你想要白色小內褲也可以喲~」傑洛拿出白色小內褲給零看。
「誰要啊?!」零更火大的罵。
零最後認定,讓傑洛跟著來是錯誤的!

「真是的!又這樣欺負別人!」艾克斯一臉受不了的說,走向傑洛跟零那裡,想阻止傑洛的舉動。
「真的很和樂融融呢,希望能持續下去。」洛克半瞇著眼說,開朗的笑容之中加了哀傷。
如果可以的話,自己是最想承擔的!都怪自己的身體不好,居然還得讓弟弟承擔。
那樣的日子,是最適合他的!所以ROCK數據不應該在艾克斯身上啊……洛克在心中愧疚著。

 

###上山露營###


隔天下午,一輛露營車開往山中,讓咱們看看,是誰要去山裡面露營呢?
嗯~在期中考中獨佔第一名的一年級生特級班D班中的凱特、同上班級的得第二名的艾莉亞跟得第四名的霸法,得第五名的雪兒跟第一百一名的傑洛,以及司機先生龐德莫尼安。
前面幾位都是資優生等級的,然後加一位運動全能的傑洛?
看下去吧!!!

「為什麼老哥也要來?」霸法用手撐著窗口不滿的抱怨。「我們又不是去玩,我們是要去採集資料,傑洛老哥來幹嘛?」
「幹嘛?不滿意啊!」傑洛伸手抓住霸法的腦袋。「我可是來當保鑣的喔~~有什麼不滿意的就去跟熊貓先生抱怨!笨弟弟!!」
「放開啦!!金髮妖怪!」霸法甩開傑洛的手。
「哈!這對我是個稱讚呢!」傑洛笑一聲。
「嘖!」霸法將臉面向窗外,不滿的低吼一聲。
「我說你們兄弟倆啊!」邊開車邊說話的龐德莫尼安,很有意見的說。「關係搞好一點嘛!別那麼尷尬好嗎?上次你們吵架,這次還要吵嗎?」
「熊貓先生,放心!這次我會好~~好~~的~~跟霸法小弟搞好關係的!」傑洛勾住霸法的脖子,讓霸法陷入沒氣可吸狀態。
「別叫我熊貓嘛~這次可真的要搞好啊!」
「當然!」
「傑洛跟來,這趟露營可是安全多了~」艾莉亞很放心的說。
「聽說傑洛家裡是道場兼神社,傑洛的身手一定非等閒之輩!」坐在副駕駛的凱特笑著附和。
「好厲害喔~~」
「真希望零也來好了……」雪兒一臉沮喪的說。「為什麼零不來呢?零以前總是陪著我到處走的說……」
「零他啊!剛好有一樣暑假作業沒寫完,所以叫我代替他來。」傑洛代替零向雪兒解釋。「所以別沮喪了~」
「這樣啊……」雪兒照樣沮喪。當自己轉個彎想另一個想法時,想到傑洛跟來也不錯,可以打聽有關零的事!
「啊!到了!到了!」凱特大指著前方,有河川的地方。「就是這裡,我們要採集一些資料!」
「那麼趕緊在這設帳棚吧!」
「是!」


凱特和龐德莫尼安一起架設大型帳棚,艾莉亞和雪兒一起去找樹枝來生火,則霸法跟傑洛是拿著釣竿去釣魚。
「說到釣魚,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耐心!那麼霸法,跟我一起等待吧!」傑洛握緊拳很熱血的說。
「不要!」霸法冷淡的回答,走向另一個方向找地方釣。
「呿……跟零一樣那麼害羞。」傑洛遠望著霸法離開,認為霸法是在害羞。沒法,只好自己一個人在這邊釣。
將釣鉤弄上餌食"蚯蚓",然後往後一甩向前拋出,釣鉤落水,接著坐下來等待。
「嗯……真無聊。」才剛開始,傑洛感到無聊。
十分鐘過後,傑洛吹口哨亂吹一個音樂打發時間。
三十分鐘過後,傑洛唱起歌來。
「もし君が望むなら,全てを捨てるかも知れない。見つめ合う瞬間に,切ない愛が叫ぶ。いつだってひとりで,淋しさと向き合った。
「ムナシイ カナシイ 湧き上がる,どうしようもない感情を,隠し 許しては 眠りに落ちた。」
「壊せなかったタメライが,次々涙で溶けるよ,愛されもっと愛したい,すべてが欲しい~~Im Looking For Passionate Love Be With You Im Looking For Passionate Love 情熱セツナ~~♫Oh Oh~~♬」
這時釣竿有動靜,傑洛停止唱歌,趕緊拉釣竿上來,剛好釣到一挑體型中型的魚,傑洛很滿意的笑,接著將魚放到一旁,再繼續釣。
「躊躇して立ち止まる,それが私の戀だった。微笑んでつくろった,プライドだらけの心。」傑洛接著繼續唱。「高い空浮かんだ,透き通る月のように。満ちてかける この想い,全部見せてもかまわない,そのまなざしへと,殘さず注ぐ。」
這時霸法來到另一個河川對面,剛好是傑洛的對面,他坐下隨便釣魚。
「觸れなかった唇に,優しく激しく交わすKiss。泣きたいずっと愛されたい,未來を見せて。」傑洛繼續唱,無視霸法的存在。
「喂!」霸法對某件事很有意見。「不要唱下去好不好?」
「Im Looking For Passionate Love~Stay With Me~~Im Running For Passionate Love~情熱セツナ~~♪」
「喂!那邊的金髮,唱夠了沒啊?!不要在這裡唱情熱啦!!這讓我聽了很不爽耶!!!」霸法氣急敗壞的起來,對著傑洛大吼。
「啊?」傑洛被迫停下唱歌。「幹嘛啊~霸法,對我的歌喉有意見?」
「我不喜歡那首歌啦!!!」
「那這個怎麼樣?」傑洛接著換歌。「WHY 好きな気持ちは 鋭い棘~~WHY 迷いすぎると 自分に刺さる~~♬だんだんと花びらを咲かせる,薔薇のようでも~~」
「不要、不要!不要!!!」霸法很不滿的甩頭。「不要唱"不輸給任何人的愛"好不好?」
「那你來唱啊!」
「誰理你啊!給我安靜的釣魚啦!!混帳!」
「呿~這麼不領情!真是無趣的男人~」傑洛嘟嘴說。
之後安安靜靜的釣魚,然後兩位女生回來了,艾莉亞負責推木來起火,雪兒趁現在跑到傑洛身旁坐下問事。
「吶~傑洛,我問你喔~」
「嗯?」
「零有什麼樣興趣呢?我想多了解他。」雪兒害羞的問,兩手食指相碰觸。
「興趣啊~嗯……保養槍枝,還有看寵物節目,看摩托車的廣告單,聽音樂!嗯!大概是這樣!」傑洛思考一下,一一回答雪兒的問題。
「看寵物節目?這樣聽起來,零很喜歡動物囉?」雪兒的眼睛閃亮亮。
「嗯!特別是貓咪和兔子!!!」
「這樣啊!」嗯嗯!記下來!記下來!雪兒拿出小筆記本寫下來。「保養槍枝?我是聽說零是做殺手的工作,難道是因為工作太頻繁而有的興趣?」
「這是工作需要吧!畢竟殺手必須時時保養槍嘛~」
「原來如此!嗯嗯!!」雪兒寫下來,接著又問。「看摩托車的廣告單?零喜歡摩托車?」
「與其說喜歡,不如說他想要吧?因為他想跟齊爾威二哥一樣,騎著重型摩托車到處跑,他覺得很酷!」傑洛回答,剛好有魚上鉤,傑洛立刻釣上來再次獲得第二隻魚。
「喔~原來如此!那……他喜歡聽哪首音樂呢?」
「有情熱、不能輸的愛、One More Chance、Don't wanna be、Everlasting、Clover、Freesia這些!」
「零喜歡Freesia嗎??」雪兒注意到好事。「這樣啊~~」寫下來,特別圈起來做記號,旁邊寫哪天練唱練這首。
「還有啊!零是個害羞男孩,平時不接觸大眾,最喜歡吃馬卡龍跟蘋果糖,有低血壓,跟我一樣怕犬類動物,喜歡喝日本茶跟黑咖啡還有紅茶;身高171,體重60;經不起玩笑,運氣特別好;最喜歡的話是冷靜面對!」傑洛這次說得更詳細,讓雪兒知道更多。
「嗯嗯!」雪兒一一寫下來。「謝謝傑洛同學,給我這麼多的資料!」
「不客氣!」傑洛燦爛的笑一下。
這時傑洛的釣鉤跟霸法的釣鉤同時有反應。
「喔!上鉤啦!!」霸法站起來,趕緊拉緊釣竿。「這條是大魚喔~~」
「同時有兩隻嗎?!」傑洛也跟著站起來拉緊釣竿,使出全力拉。
「啊咧……」雪兒不覺得是同時有兩隻在裡面,而是魚捉弄人,將釣鉤鉤上對方的,導致雙方以為有魚上鉤。「是不是應該通知一下?」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霸法大喊一聲,大力拉過來,因為拉力的關係加上站的地面濕濕的,傑洛居然往前撲倒掉進水裡。
「哇啊啊啊!!!」
噗通────!
「混帳東西!誰准你這樣拉的?!!?」傑洛很火大的對霸法罵。
「哈哈哈哈哈!!!活該啦!金髮妖怪!!」霸法指著傑洛大笑。
「找死啊!!??我這個金髮妖怪就要去扁你!!!」
「哇啊啊啊啊啊啊~~~~」霸法趕緊逃跑。
「過來!!!」傑洛用游的向前追人。
推好樹枝並點了火的艾莉亞,這時走過來看那對兄弟。「怎麼了啊?」
「是因為釣鉤剛好勾到對方的,所以才會這樣。」雪兒一臉苦笑的解釋。
「喔~~」艾莉亞明白。當她往下看傑洛釣上來的魚,她撿起來,向雪兒微笑說。「雪兒,我看我們先將傑洛釣上來的魚烤一烤吧!接著來煮晚餐吧!」
「好啊!」雪兒收起小筆記本,拍拍屁股後的灰塵,和艾莉亞一起準備。
在那對兄弟爭吵再追逐時,女孩們忙著做晚餐,龐德莫尼安和凱特則時架好了一個帳篷,他們正看著霸法跟傑洛的鬧劇。


夜晚,這時的雷普利高中男生宿舍,只有一個人住的零,趴在桌上睡覺中,突然夢到一個對他來是痛苦的夢。
在一個黑漆的世界,什麼都沒有,只有零一人站在此處,直到有個女生聲音傳來,聲音的主人是雪兒。
(零……救我!)
雪兒?雪兒妳怎麼在求救?怎麼了?
(救我……零……救我!救救我!!!)
「雪兒!!!」零突然驚醒,呼喚雪兒。
「哇!」原本找零去吃晚餐的艾克斯,嚇了一大跳。「嚇死我了!」
「艾克斯……嗎?」零收起驚愕的表情,手撫著額頭,一滴冷汗在臉龐滑過。「不好意思……剛做惡夢。」
「惡夢?沒事吧?」艾克斯擔心的問,伸手拍拍零的背。「好點了嗎?」
「嗯!」
「那就好!去吃晚餐吧!」
「好!」
好希望那個夢……不會是預知或即將發生的事!


––✖–––––––––✖–––––––––✖––


夜間,凱特和艾莉亞正在熬夜編寫程式,雪兒正在寫程式設定,順便畫出想要設計出來的系統設計圖。
龐德莫尼安和霸法正在睡眠中,則傑洛他,為了保護他們,拿出有鈴鐺掛著的日本刀,在露營區走來走去,讓身體的走動將鈴鐺震動,當作驅熊鈴的紅色鈴噹,輕脆而響徹。
在走來走去的同時,傑洛回想起過去的一個日子,那個燃燒起緋炎的夜之森林,最愛的叔叔躺在地上,那把繫有紅色鈴鐺的日本刀直立的在土上,暗沉的鮮血在叔叔身上流出。
實在無法將那悲傷拋棄啊……大哭也哭過了,沮喪也好幾時了,就是無法忘記、無法拋棄!!!
「如果……那時沒去找他的話,我是不是可以晚遇到他的死?」傑洛突然自說一句。
不行的!克拉夫特還是會死在里帝布斯手中,死亡還是會來的,還是會失去的!
記憶中的火焰燃燒著,灰煙向上飄,現實中頭一仰望,看到滿片星空。
傑洛無奈的低下頭,繼續走著。


這時雪兒此刻,在紙上畫出一個花的圖案,雪兒認真的畫,接著拿出粉紅色的彩色筆為花著上色,在黑白的花瓣上添增色彩。
「好了……這是未來我想要的系統模樣,System-a-Ciel……能讓這系統做出多少功能呢?真期待~」


凱特這裡,與艾莉亞在露營車裡,背對著艾莉亞面向筆記型電腦打字,眼光中不斷閃耀著從電腦來的光芒,英文字母和數字在螢幕上快速閃過。
艾莉亞覺得累了,做了伸懶腰,轉身看向凱特。
真認真……那麼我也不能輸給他!艾莉亞看著對方的背影心想,轉身繼續打字。
想要研發出最厲害的程式系統,必須有個最強的程式寫法,但是這樣不夠!凱特停下手,看著螢幕若有所思的想。如果有什麼資料的話……今天在森林裡,我找不到可以參考的資料!嘖!真煩惱!
對了!傑洛!如果是傑洛的話……是否能從他身上拿到一些資料?
哼~天方夜譚!想從一個人身上能拿到什麼?!人不是由電子數據構成的啊!


霸法從睡夢中醒來,雙眼盯著上方,聽到鈴噹聲時看向旁邊的外頭。
有鈴鐺的主人,霸法很不屑的盯他。
如果能強到可以超越他的話……他總是像個勝者君臨高處,總是往上攀登,總是比別人來得強,不過……他的背影總是孤獨,心……總是承受任何痛苦!
真不爽!不爽不爽不爽、真不爽!!!
為什麼我總是超越不了你啊!??!我到底……少了你的什麼?!


這是一個契機!為未來……開創新的故事!不同的道路,開啟不同的未來。

 

☆待續☆


————————————————
雪兒:我是雪兒,這回預告又由我來囉~以及首次預告的艾莉亞!
艾莉亞:大家好!
雪兒:艾莉亞是校花又是資優生,好厲害喔!
艾莉亞:不敢當~~
雪兒:請問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艾莉亞:現在課業很忙,還有我現在又想做的事,沒時間談戀愛,真不好意思。
雪兒:咦???談點戀愛也不錯啊~
艾莉亞:嘿嘿~以後再說吧!
雪兒:那麼先來預告吧!
艾莉亞:好的!
雪兒&艾莉亞:下回的校園劇場,新學期開學和暑假作業是天敵,敬請期待~~
艾莉亞:暑假放完了呢~
雪兒:聽說下學期會有事件發生呢!
艾莉亞:會是哪些事呢?真期待!


*註解TIME*
New-type就是Rockman X 裡的暴風獵鷹的關卡場所!
故事中的歌~"情熱セツナ"、"負けない愛がきっとある"、"One More Chance"、"Don't wanna be"、"Everlasting"、"Clover"、"Freesia"
分別是Rockman X Command Mission的主題曲,Rockman X4的片頭曲和片尾曲,IRREGULAR HUNTER X的主題曲,ROCKMAN ZERO3的主題曲(這首歌收錄在REMASTERED TRACKS ROCKMAN ZERO - Mythos),ROCKMAN ZERO2的主題曲(歌:糸賀徹(Toru Itoga)),ROCKMAN ZERO4的主題曲(還是田中理惠唱的喔~)
妄想無限大!"情熱セツナ"、"負けない愛がきっとある"這兩首由傑洛現唱~~^M^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