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5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黑色愛麗絲–Ⅱ


前言---
如果傷害別人的心需要武器的話,只要用語言就夠了。
諷刺語言化為刀刃,化為一把劍,刺傷又劃開皮膚,紅血如流水般向下流動,最後給予致命一擊貫穿心靈,很快的,心就被破壞,心靈受創,靈魂變得不像樣。


《本文是本故事純屬虛構,與實際的團體、人名、事件等無關》

 

—————————————————————————

「來~這裡就是帽商茶會!除了帽商這位主辦,還有老鼠先生,垂耳兔小姐,千萬別亂說話,他們很注重禮儀的!」笑臉貓在空中飄著,對愛麗絲說注意事項。
「我會的!」愛麗絲冷淡回答,走進森林的另一處。
「那麼拜啦~」笑臉貓的身體在空中風化消失,打算離開。
「你不跟著去?」愛麗絲停下來好奇的問,望著逐漸風化的身體。
「不了~他們都對我不歡迎的!對了~」嘴巴消失在空中,聲音很詭異的響來,就要風化消失之前,笑臉貓想起一件事,一隻貓手從空中出來,手拿著一個玫瑰,只有花朵沒有根與葉身體的玫瑰,拿出來放在愛麗絲頭上裝飾。
「嗯~美多了!就這樣去吧!待會見!」
「好。」
愛麗絲繼續向前,一路穿越森林之後,看見長型大桌子在中間之處,玫瑰花在兩側旁綻放。長椅背的褐色椅子,白色桌布,擺設有著華麗金邊花紋的茶壺與茶杯,飲品是很貴的大吉嶺紅茶;紅色玫瑰花放置在白色花瓶靠著瓶中水呼吸生長,桌上的甜點有各式各樣顏色的馬卡龍、內餡奶油的司康餅、有圓形和方形的餅乾。
接著介紹正在享用下午茶的人員。
帽商汪萊斯‧艾克萊爾,相當會裁縫,對於美感很有意見,經常做帽子給紅皇后戴。有份隱藏不對外人知道的工作,情報員,專門提供內密給人知道,報酬是幫他推薦帽子和試戴帽子。
身穿紅色紳士服,秀氣的臉龐,右眼戴單片眼鏡,雙眼是綠色的,有著冷冽的氣質。
老鼠先生,本名恰克‧萊西,經常睡覺不愛理人,只有帽商汪萊斯的故事,偶爾說點讓人聽不懂的話。
一頭黑髮加灰鼠耳,身穿灰色紳士服,一樣和汪萊斯有著冷冽的氣質,他人現在撐著頭睡覺中。
垂耳兔小姐,本名克萊因‧拉米爾,喜歡下午的時刻,私底下是紅皇后的臥底,喜歡兔子執事克勞德‧坎貝爾,相當注重禮貌。
身穿白色維多莉亞式禮服,一頭金髮加黃垂耳,美若天仙,跟愛麗絲有著藍色眼瞳,現在她正喝一口紅茶。

「你們好!」愛麗絲向他們做出禮貌性拉裙子道安。「我是愛麗絲,請問可否讓我加入?」
「嗯?新客人?」汪萊斯放下餅乾,望向愛麗絲去,看到她一身黑的服裝。「一身黑啊~很不錯的神祕美感,我對妳很有看頭,是想加入下午茶嗎?」
「是的!」
「哎呀哎呀,妳不是傳聞中的黑色愛麗絲?真是稀客。」克萊因笑著看她。「看妳沒傳聞中的冷酷,一起來吧!」
「謝謝!」愛麗絲走向有空位的位子,拉開椅子坐下來。
「聽說妳跟齊克雷因一起成為情侶啊?恭喜!」汪萊斯拿茶杯給愛麗絲,拿起白瓷茶壺幫她倒入紅茶,說起近期間發生的事。
「你怎麼會知道?」愛麗絲覺得奇怪的問。這件事才剛發生耶,笑臉貓一直在我身邊,不可能短時間內聽到知道才對。
「我表面上是帽商,私底下是情報員,我有順風耳!」汪萊斯摘下帽子,現出他的那個精靈一樣的耳朵。
「喔~」原來如此,所以才會知道。
「對了!妳的能力操控自如嗎?」換個話題說說,將有餅乾的盤子移到愛麗絲前。
「多虧這裡,很明顯呢!」
「那太好了!我還以為妳會被那個愛傷人心的齊克雷因所傷。」汪萊斯很滿意的笑了一下。
「是啊……就算他說謊,我都知道!」愛麗絲喝了一口紅茶說。「我有看透人心的能力,他傷不了我的心。」
「說得好!」
在汪萊斯覺得愛麗絲說得好時,原本閉目養神的恰克,雙眼突然睜開,冷冽的目光躺在眼中,他張嘴出聲說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玫瑰……審判,要來了。」
「嗯?」正要喝下一口紅茶的克萊因,疑惑的望向醒來的恰克。「你說了什麼嗎?」
「愛麗絲……跟玫瑰審判一起……史派達,是玫瑰罪人。」
「我還是不懂耶。」克萊因苦了臉,無奈的笑回。
聽到恰克那句話的汪萊斯,在偷偷的淺笑,用愛麗絲聽不到的聲音輕聲細語。
「要開始了!」


☆☆☆———第二章,斷頭玫瑰之罪,舉行玫瑰之審判——02—-—☆☆☆


隔日!月萌艾跟陳凱熙成為情侶的事,立刻在校園中傳得滿天飛!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是月萌艾跟陳凱熙的事對不對?」「真沒想到耶!」「那個只愛自己的人居然……」
在二年乙班的教室,已經有部分同學悄悄話說這件事,在場的月萌艾一副不在意,在她身旁的晴潔一臉擔心的樣子看著月萌艾。
「小艾……真的好嗎?跟那種傢伙在一起。」
「沒關係,真的。」月萌艾一副不在意的表情。
「那我尊重妳的決定。」
當傳言在班上傳得滿天飛時,在月萌艾不在意的眼瞳中突然有黑影來了,月萌艾抬起頭看向那人,看到那個一副高高在上,臉上掛著一點不符合氣質的笑臉。
「嗨~寶貝!要不要出去散個步?」那人正是華冥,他向月萌艾揮揮手打招呼。
「寶貝?」月萌艾一時茫然,看一下左邊跟右邊,認為華冥是在叫其它人。「這裡有人叫寶貝?」
「呃?!」華冥很詫異,望著呆呆在解析叫誰的月萌艾。「妳沒聽錯喔~我當然是在叫妳喔~~月萌艾~」
「咦?我?為什麼??」自己還是不明白的樣子,望著華冥一臉茫然。
不叫妳不然叫笨蛋?沒想到妳腦袋笨得要命……華冥在心中猛罵月萌艾,臉上作出嘴角抽動的動作,表示無奈。
「月萌艾,我們已經是情侶了,可以互稱暱稱了~」忍住心中的怒火,華冥好心的向她解釋。「而妳,是我的寶貝~」
「我的暱稱又不是寶貝,請不要這樣隨便叫我,滑稽!」月萌艾很固執的說,糾正對方的話,順便給一記回馬槍攻擊。
這女人……華冥更加火大,沒想到這女生很會"說"。
「哇喔~」在旁看著的晴潔,覺得眼前的畫面相當稀有,沒想到那個會用甜言蜜語來釣女人的陳凱熙,甜言蜜語戰術完全對月萌艾沒轍。
這樣說不定的話,陳凱熙這傢伙的個性,說不定能被月萌艾給矯正!晴潔心想。
「哈哈~~」華冥乾笑兩聲,掩飾挫敗感和憤怒,裝出不在意。「妳真有趣~來!我們一起去花園走走!」
「是好啊……」月萌艾起身,答應要去。
「那麼走吧!」華冥搭上月萌艾的肩膀,一同去校園中的花園。
班上的人遠望著那對情侶出去,心情都很複雜。
「小艾!加油!」晴潔對著月萌艾隔空加油打氣,希望矯正那男人的個性。


—————————————————————————


在愛麗絲去帽商的茶會時,笑臉貓齊克雷因˙史派達用飄的進到一座城堡,歐式的城堡,外面站了兩位一臉撲克的士兵,一個穿黑另一個穿紅的騎士服。
笑臉貓想通過他們前,兩位士兵手上的長槍立刻交叉擋住笑臉貓的去路,然後很冷淡的輕說一句。
「不能通過!」
「嗨~我是齊克雷因,你們應該認識我吧?我是紅皇后的愛貓喔~」笑臉貓笑嘻嘻的說。「我有事要來找紅皇后,可否讓我進去呢?」
「請進!」士兵立刻拿走長槍打開去路,讓笑臉貓進去。
「謝謝!」笑臉貓在空中做出鞠躬的動作,然後用飄的進去找紅皇后。
進去城堡裡的大廳前,都會先經過用大理石製成的噴水池,走過噴水池接著是紅皇后最愛的紅玫瑰花圃,經過園丁的灑水照料,玫瑰花瓣上的水經過太陽的照射像鑽石般的閃耀美麗,更是增添玫瑰許多的美。
只不過……其中有一朵玫瑰,好像被砍了美麗的花朵,失去美麗之花的身體,剩下會傷人的刺。
「嗯?啊!!!」園丁發現到不好的事,一臉驚恐,慌張的跑入城堡裡。
笑臉貓一看到園丁慌張失措的樣子,他發笑了,他的笑容,有了邪氣,做了惡作劇的壞笑臉,讓人看了十分驚恐。
感覺要發生什麼大事的時刻,因為園丁大聲呼喚著紅皇后,正想在噴水池那裡喝水的青色小鳥發覺到危險而趕緊走飛。
「嘻嘻~~等著看!愛麗絲……」笑臉貓再次風化消失,留下讓人詭異的笑聲。


—————————————————————————


在花園裡,華冥正帶月萌艾去玫瑰區,當他們經過一塊板子時,華冥拿出小剪刀剪下一朵玫瑰花,只剪花朵不帶有刺的身體,華冥將玫瑰花放到月萌艾的頭上裝飾。
「果然很美呢!紅玫瑰很配妳喔!」華冥讚美道,偷偷移動腳步試圖將板子遮住不讓月萌艾看到。
「謝謝!」月萌艾露出笑容道謝,用眼睛的餘光看見華冥的小動作。
「那就好!」華冥笑回,將目光放遠到後方,看到有一個人影正要朝這裡走來,一位穿著園丁服的人。「越看越覺得紅玫瑰真的很配妳呢~」
「是嗎?」月萌艾微笑一下,望著華冥的臉。「那你知道什麼話很配你嗎?」
「什麼?」
「雁來紅!」
「嗄?」聽到從沒聽過的花名,華冥一臉茫然。「呃?有什麼意思嗎?」
「這個嘛……」聽到自己的後方有人來時,月萌艾裝做思考。
「喂!!!」斥責的大叔罵聲傳來,一個粗壯的大手抓住月萌艾的肩膀,另一手則是抓住月萌艾頭上的玫瑰。「誰准妳摘花的?沒看到那塊板子有寫嗎?」
當大叔指向地上的板子,華冥就移開腳步,讓月萌艾看到,版子上寫"請勿摘玫瑰花"。
這時,華冥在臉上露出狡猾的笑臉。
「哎呀~沒看到呢!」月萌艾假裝不知情,一副輕鬆樣又毫無罪惡感的回答。
「妳!跟我來一趟!!我要訓導主任教訓妳!」大叔抓住月萌艾的手臂,硬拉著她去訓導處,完全無視華冥的存在。「這間學校就是這樣,老是有同學摘玫瑰,知不知道玫瑰種起來很費心啊!?我管妳玫瑰的花語是熱戀,但也不能摘啊!!!」
「是!對不起!」聽著大叔的教訓,月萌艾點頭道歉著。
「這次我一定會教訓導主任給妳小過!!」
「啊!對了!請等一下!」月萌艾突然想起一件事,抽出被抓住的手,轉身跟華冥忘了說的話。「那邊的滑稽,花語是裝模作樣!就這樣啦!」
一聽到月萌艾那句話,華冥再也笑不出來了。
「說什麼鬼話!跟我來來!!」大叔再次抓住月萌艾的手臂,要抓她到訓導處開罰。
當月萌艾再次被大叔抓走時,華冥的臉色變得冷酷,眼睛望著月萌艾的背影,天氣好像會看人心情,隨著華冥冷酷的心情,烏雲籠罩天空,一聲雷響傳來。
這就是那女人的嘴巴!間接出口傷人的方法,以前遇過……
那少女,一點也不純情!


—————————————————————————


在大廳內,園丁氣喘呼呼的跑來,一見到身穿搶眼紅色的維多利亞式洋裝,披頭散髮的頭髮同樣搶眼的紅色,以紅色唇膏而亮紅的嘴唇,右手戒指也是以紅色為主的玫瑰戒,指甲也跟嘴唇一樣紅得要命,帽子以紅色和黑色組合。
以上多處的紅色,偏偏眼睛是黑寶石的黑,散發出傲慢之黑的光芒。
紅皇后一聽到自己的花圃被人摘下玫瑰,純白的雙頰染上憤怒的火紅,氣急敗壞的大聲罵。
「是誰?!?!敢膽對我的玫瑰摘走一朵?!?!來人啊!!!!」
「是!陛下!」一群全一臉撲克臉的士兵從紅皇后的旁邊的門口跑來,傾聽憤怒紅皇后的指示。
「馬上給我找出摘我玫瑰的犯人!!!」
「是!」
「等一下!」這時有聲音傳來停下士兵們的行動,紅皇后往遠方看去,看到身形胖胖的條紋貓,紫色與藍色的條紋,加上身形顯得更胖了,他掛著招牌笑容,對大眾說。「我知道犯人!」
「齊克雷因?」紅皇后覺得疑惑,一聽到他有目擊到犯人,怒氣些微降低。眼睛一看到對方現在的樣子,紅皇后露出厭惡的眼神。「雖然我想聽你說話,齊克雷因,但我現在對你的造型很不愉快!給我換!」
「哎呀~~真不好意思!紅皇后比較喜歡我人類模樣對吧!」笑臉貓齊克雷因,身體在空中風化,透明化的身體接著風又來,給齊克雷因換上不一樣的身體。

紅色的紳士服,修長的身體與腿,肥肥的貓手變成人類的潔白雙手,貓咪的臉也換上人類的臉龐,輕浮的嘴臉,琥珀色的眼瞳閃耀出寶石之光,紫色的俏短髮。
有著愛玩的個性,卻有著冷冽的美感。

都換上不一樣的自己時,原本浮在空中的自己,腳穿上黑色的皮鞋,解除浮在空中的能力後穩穩的站在地上,紅衣紳士齊克雷因,在此出現於人眼前。
「我換好了~紅皇后陛下,那麼我要說犯人是誰!」齊克雷因開始說出犯人之名,嘴上的笑容弧線因為惡作劇之心作祟揚得更高。「是最近來到森林闖蕩的黑色愛麗絲!她現在跟帽商很要好的進行下午茶喲~~」
「什麼?!是那個看了就討厭的黑色愛麗絲?!」紅皇后一聽到黑色愛麗絲,眉頭立刻皺得緊緊,黑寶石之眼閃耀出憤怒的火光,歇斯底里的下指示。「給我抓來!然後來這裡進行審判!!!等等,派你們這些士兵去抓太慢了!克勞德!克勞德在哪裡?!」
「我、我在這裡!」聽到紅皇后的呼喚,一位身穿黑色紳士服很緊張的跑來,白髮加上白色兔耳,一雙璀璨紅寶石之眼,右眼帶著單片眼鏡,一臉緊張的傾聽紅皇后的命令。
「給我去找黑色愛麗絲!!!把她帶來我這裡!!!限你十分鐘抓來!」
「是!!!」白髮的克勞德,對紅皇后敬禮,趕緊跑起步。
克勞德匆匆的跑,越過齊克雷因衝出大廳。當克勞德一走,齊克雷因的笑容就顯得邪惡。
愛麗絲呀~~對付妳這種人,完全不需要我出來就能把妳的心搞得支離破碎,嘻嘻~~~


匆忙的兔子男士克勞德,嘴裡不斷說著"糟糕了",修長的腿正快速的奔跑,一路跑到有愛麗絲的森林。
「糟糕了、糟糕了!」克勞德很緊張的念念有詞。「紅皇后生氣了!糟糕了、糟糕了!!」
克勞德為了確認剩餘時間,從自己的懷中拿出懷錶,看著經過的時間。
「嗚哇~~~只剩六分鐘啦!!!糟糕了、糟糕了!!快來不及了啦!!!糟糕了、糟糕了!!!」克勞德更緊張的說,加快腳步奔跑,遇上小溪立刻跳起越過,接著進入到森林,這次他更加緊張,必須左彎右拐的前進。
快速奔跑的他,用跳的穿越過森林,來到了另一端,遇上還在茶會中的四人。
「克勞德?」克萊因很驚訝,沒想到對方會突如其來的跑來,加上他氣喘吁吁,看得出他某事緊張著。「怎麼了嗎?那麼緊張。」
「請、請問……」克勞德無力的問人,嘴巴不斷喘著。「黑色愛麗絲在這裡嗎?」
「我就是!」愛麗絲回應,起身看向呼喚她的男子。
「那個……紅皇后有事找妳!」
「咦??」愛麗絲一時茫然,沒想到紅皇后找上人。「我?」
「是的!請跟我來!」
「看來事情不對勁了喔~」汪萊斯一臉笑笑的說,對於現況感到有興趣。
「審判……來了!」恰克又說了一句讓人聽不懂的話。「接著……笑臉貓再也笑不出來。」
「紅皇后又在生氣了,真煩人!」對於紅皇后的事,克萊因感到不耐煩。「每次都傲慢得要命,害得克勞德每次都要緊張兮兮!」
「麻煩請快點!!」克勞德催促愛麗絲跑起來,接著他轉身快跑,很緊張的回城堡。
「喔好……」愛麗絲抓起裙子跟著奔跑,追著克勞德前往紅皇后的所在處。


在紅皇后的城堡裡的審判廳,愛麗絲站在一個台上,面對著憤怒的紅皇后,身旁坐了一位翹二郎腿的帥氣紅色男子。
「請問……」當愛麗絲問起自己做了什麼壞事時,紅皇后的眉頭皺得更緊。
「沒人准許妳說話!!」紅皇后很生氣的吼人。「克勞德!給我說本次審判的事!」
「是!」克勞德緊張的震一下身體,趕緊拿起紙張說明。「由於黑色愛麗絲擅自摘走紅皇后一朵玫瑰,所以愛麗絲有罪!」
「那麼請問愛麗絲,妳有什麼話要說嗎?」紅皇后低看著愛麗絲,眼神充滿著憤怒的情感。「可別說這不是妳幹的!證據可是都在妳頭上擺著!」
「玫瑰嗎?」愛麗絲拿下玫瑰,仔細看看玫瑰,接著在抬頭看看紅皇后,然後看向紅衣男性。「我現在無話可說。」
聽到愛麗絲那樣的回答,齊克雷因笑得更邪惡了,認為惡作劇已達到目的。
「那好!罪人愛麗絲,給我處以死刑,處以跟玫瑰一樣的下場,斷頭之刑!!」紅皇后起身,大聲說出行刑。「來人!把她帶走!!」
「是!」士兵立刻衝出,抓住愛麗絲的手,把她帶往外面的廣場。
愛麗絲毫無反抗的被人帶走,那時起,齊克雷因很想笑,很想來個大爆笑。
那個女孩……總算遇上這樣的窘境了!!!哈哈哈哈……什麼黑色愛麗絲?!終究跟一般純情少女一樣,單純得可以!!!


     ✿下回待續✿


----------------
我老是拖那麼久真是抱歉了……
希望這篇你喜歡,同時也請包容我這久久才來新一篇的懶作者~~
幻想世界的情境加太多,下次會多加一點月萌艾跟華冥的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