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47~48


前言:文化祭尾聲中,緊接著突襲將迎上艾克斯,艾克斯的護衛傑洛及將搶救!危機突然出現啊~~~


==============文化祭尾聲==============


下午,文化祭邁入結束。
「哎~今天累死我了!」傑洛正在C班的隱密處慢慢脫下和服,解開髮上的帶子,拿下頭上的髮叉,穿上平時的白制服,伸手將鈕扣一一扣上,到鎖骨區域就不再扣,繫上鬆鬆的紅色領帶。
接著伸手拿褲子,穿上。脫下白色襪子,穿上黑色襪子,再穿上學校室內鞋。
都穿好全身的校服後,傑洛走出來,走到大鏡子前停下來,伸手拿衛生紙往自己的臉上粗魯的擦粉底和口紅以及眼影。
「搞什麼啊!當女生一定那麼麻煩嗎?」
「傑洛!卸妝不要那麼粗魯啦!」艾克斯一看到傑洛那舉止,暫停穿衣服跑出伸手阻止傑洛的舉動,拿起放在離鏡子不遠的桌子上的化妝水,在化妝棉上沾點,幫傑洛卸妝。「對付臉上的妝要這個啦!」
「你怎麼這麼清楚?」傑洛疑惑的問,任艾克斯去擦臉。男生懂這個很奇怪耶!
「你都不知道喔~現在男生都會打扮了,雖然沒有女那麼精細。」艾克斯解釋道,正在幫傑洛擦掉粉底。「我偶而會照顧一下皮膚啊!」
「可是我都不用耶!」
「因為你長得像外國人,不用太花時間處理。」
「接下來我自己用啦!艾克斯!」傑洛想掙脫,很不巧被艾克斯抓住。「我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你擦的時候都很粗魯耶!少囉嗦,乖乖的讓我擦啦!」
「這麼會照顧人,小心沒有女生喜歡你!」
「你說什麼?!我就是沒比你帥啦!!你這個可恨的臭帥哥!」


當傑洛跟艾克斯吵鬧爭執時,C班門口突然被拉開。
「唔!」傑洛感覺到某人的氣息,驚訝的停止掙扎。
「哥哥大人?」闖進C班教室的女生,蕾薇亞丹,剛好看到艾克斯抓住傑洛的雙手,艾克斯的衣服前面還開著,蕾薇亞丹看到這令人遐想的畫面……
「啊!」艾克斯現在才發覺到不妙,一臉錯愕的看著蕾薇亞丹。
「離哥哥大人遠一點!!!」蕾薇亞丹大力推開艾克斯,接著抱住傑洛。「哥哥大人,真不小心,差一點就要……被吃掉了!」
「嗄?」傑洛很錯愕。我會被艾克斯吃掉?
「痛痛……」艾克斯起身拍拍屁股的灰塵,無奈的說。「我沒那意思啊……那蕾薇亞丹替傑洛卸妝好了!我離開!」
「咦?艾克斯!啊,等一下!」傑洛很不妙的大喊,遠望著艾克斯離開去穿衣服。
「那麼我就要來幫哥哥大人喔~~❤」蕾薇亞丹拿起新的化妝棉,沾上化妝水,幫傑洛卸妝。「請哥哥大人把眼睛閉上!吶~❤」
「為什麼要閉眼睛?」
「快點嘛!!這樣能更快卸妝喔~」蕾薇亞丹的雙頰紅紅,嘴巴正邪笑著。
「好啦!好啦!」傑洛乖乖的閉上眼,讓蕾薇亞丹來作。
「那麼……」蕾薇亞丹正要化妝棉湊上傑洛的臉時,卻改為自己的嘴湊上傑洛。
傑洛覺得不對勁,睜開眼睛看現況,剛好看到蕾薇亞丹離自己的臉很近,加上嘴很嘟。
「呀啊啊啊!!」傑洛驚叫一聲,快速遠離蕾薇亞丹身邊。「我去洗洗臉就好了!!!不用麻煩!」
傑洛一離開教室,蕾薇亞丹就停下動作,接著出現在蕾薇亞丹左視線的人,是剛好換好衣服的零。
零一見到她立刻定住,正要321起步跑時,蕾薇亞丹首先飛撲過去抓住無法脫身。
「零表哥~~~~~❤」
「嗚哇哇!!!」零大聲慘叫,被蕾薇亞丹抓住無法逃跑。「不要抱住我!算我求求妳!!!」
「人家再也不放手了!!!」蕾薇亞丹緊抱著零,向他哭訴。「哥哥大人不接受我的吻~~所以我被拋棄了!只剩下零表哥可以安慰我啊~~」
「什麼────────?!」零感到大難臨頭。「為什麼偏偏換成我啊……」
「零表哥好好抱喔~~」
「放開我!拜託妳!!!」
「零!」這時門又拉開,另一個女性來了,那人剛好是雪兒。「你已經……!」
雪兒剛好撞見蕾薇亞丹緊抱著零不放的曖昧畫面,怒火心中燒。
「雪、雪兒?」零覺得不妙,心有餘辜的呼喚她。
「喂!妳!!!」雪兒衝前一把抓起蕾薇亞丹,放開抱著零的雙手。「請妳不要亂抱零好不好?」
「喂!妳是誰啊!!??」蕾薇亞丹也跟著火氣大,對著雪兒罵。「妳又不是零表哥的誰!走開啦!」
「我是零的朋友!如何?」
「人家是零表哥的表妹,妳最沒資格管零的事了!」
「妳也是啊!!只不過是遠親而已啊!」
「哼!連親戚都不是的人,有臉說得出口嗎??」
「妳!」
雪兒跟蕾薇亞丹正在瞪眼互罵對峙時,零想偷偷逃跑,卻因為被雪兒抓住無法逃。
我為什麼落到這種下場啊?!?!零欲哭無淚的心想。


成功遠離蕾薇亞丹的傑洛,跑到廁所裡,到洗手台前扭開水龍頭,雙手捧起大量的水往臉上潑,清洗臉上的妝。
粗魯的洗臉法,害得前面衣服濕答答的,但傑洛完全不在意。
「唉……」傑洛扭緊水龍頭,對著鏡子嘆氣。「那個禿頭父親大人,幹嘛給我這種臉啊?害我老是被蕾薇亞丹抱!」
看著鏡子的自己,臉上的水滴正落下,乾淨白皙的皮膚都被水淋得濕濕,瀏海因為水而亂七八糟,但這樣卻不失傑洛的帥氣和氣質。
(哈哈……)
這時,傑洛突然聽到某人的笑聲,他立刻警覺往後一看,沒人。往旁邊和周遭看,還是沒人。
「那是?」傑洛覺得奇怪,明明沒人在這卻有笑聲,而那笑聲感覺起來不是在現場傳來,而是腦中。「那誰的笑聲?」
(不用去看著艾克斯嗎?萬一他被怎麼樣了,你就來不及囉~)
「什麼人?!」傑洛大喝問人,對著空氣說話的自己看起來讓人詭異。「難道你是……」
聲音不再傳來,取而代之的只有寂靜。
「算了……之後問零吧!」傑洛離開廁所,依聲音的主人所說,先去找艾克斯。「總之先去找艾克斯!」
那樣的笑聲,有著霸氣和傲慢,王者的說話口氣,讓傑洛曾一度猜測那人的名字,他沒有身體,個性相當傲慢,相當喜歡破壞事物,名字是……OMEGA。


======✰======✰======✰======


艾克斯都穿好衣服後,跑到校園外,經過正在收起的攤販,正在觀察著尾聲中的文化祭。
「就這麼結束了,還挺落寞的。」艾克斯自語道,看著其中一個賣可樂餅的攤販在收起,接著走到活動中心去,進到裡面看到有人正在收道具和掃地。
離開活動中心,往禮堂晃晃,進入時看到禮堂內的耶穌雕像在講台後,艾克斯好奇的想走過去看,經過兩側的長椅,順著紅地毯向前進,直到在離雕像不遠的近處。
「雖然我不信基督教的,不過我還是禱告一下吧!」艾克斯閉目,雙手交握進行禱告,將內心中的願望傳遞給耶穌知道。
請今後能平安無事的過日子……還有,知道跟傑洛相關的事。


在保健室,露明尼正在照顧躺在床上的洛克。
「需要我去找艾克斯,以我的實力可以保護他。」露明尼有點擔心的問,這麼一問,代表不信任傑洛。
「不了……妳去的話,傑洛會沒有自尊的!」洛克苦笑道,心中有點同情傑洛。「就交給他沒關係的,就算不行,也能讓他們順利的,我相信他們的羈絆!」
「好吧!洛克這麼說的話,我不去!」
「謝謝妳……」


這時的傑洛,正在尋找艾克斯,使用身上的本能和感覺來找人,這樣不難,只不過容易被雜亂的心思而擾亂。
艾克斯會不會在自己不在時遇難?艾克斯會不會被人帶到隱密處被人打傷?艾克斯會不會被誰給……
總是被這樣的猜測而擾亂心思,為了清晰的找到人,傑洛停下來,讓自己冷靜並清晰的想事情。他從褲子口袋中拿出藍色髮帶,抓起頭髮置高,用髮帶快速綁起,讓行動更方便。
完全冷靜之後,傑洛再度向前,跑到活動中心和禮堂的地方,在那裡找到他要找的人了,艾克斯,完全無事!
「艾克斯!」傑洛對艾克斯嶄露笑容,對他揮揮手呼喚他。
「啊,傑洛,你───」當艾克斯想回話時,身體突然被不知從哪裡衝出來的銀色鎖鏈抓住而禁錮,接著鎖鏈被施力,艾克斯被人抓走。
那是一瞬間的事!傑洛完全沒注意到那鎖鏈的氣息,也沒發現到附近有不良分子,只知道壞事情即將發生了!!!
「艾克斯─────────!!!」

 


==============突然的襲擊==============

 

「艾克斯─────────!!!」傑洛大喊一聲,跟著拉著艾克斯走的方向跑,直到禮堂和活動中心的後方處,看到鎖鏈停止,看到艾克斯被鎖鍊禁錮無法離開,加上頸下被鐮刀的刀刃抵著,只要一用力就會劃破艾克斯的皮膚而流出鮮紅。
傑洛立即瞪人,瞪抓走艾克斯的人和用武器逼艾克斯止步的人,身上是穿雷普利高中的校園,但實際上並不是校園裡的學生或校友,他們身上有著詭異又有著讓人厭惡的氣質。


「喲~死神來囉!沒想到這麼重視朋友!」手拿黑色柄,新月彎刀刃的鐮刀,一頭黑亂髮,臉色看起來很沒精神,瘦瘦高高的男人冷笑道。
「我看不是吧!應該只是來救身上有ROCK數據的人罷了!」旁邊的紅色頭髮,髮型像花朵綻放的,眼神邪惡的人,出聲更正黑髮人的話。
「你們是誰?為什麼抓走艾克斯?」傑洛開口質問他們。
「你好喔~死神傑洛,我是達克涅克,跟你一樣有著死神的稱號,黑刃死神喔!」黑髮"達克涅克"開口介紹自己。
「我是羅斯雷朵,請多指教!我們來自"比吉布拉克"的人!」紅髮手拿鎖鏈的"羅斯雷朵"也跟著介紹自己。「我想你應該聽過我們吧!就算沒有,也該知道你的雙胞胎弟弟零,曾經敗給我們一次。」
「我知道,你們是黑手黨比吉布拉克,再說,」傑洛狠瞪著他們,眼神隨著口中說的話變得兇惡。「我弟弟零才沒有敗給你們!只是手下留情放了你們而已,少說那種贏家才會說的話!!」
「喲~~傑洛先生!」達克涅克稱傑洛突然多了禮儀式,不畏懼傑洛的眼神說。「妳的眼神可不可以別那麼兇神惡煞?不然這男孩會被你的眼神嚇到喔~對了!也別輕舉妄動!不然的話艾克斯的頭就會掉下來喔~」
「嘖!」傑洛懊惱的低鳴,看一下正注視著自己的艾克斯,用哀傷的眼神看自己,傑洛趕緊收起凶惡的眼神,變成很懊惱的眼神。
「傑洛……」艾克斯一看到傑洛變的懊惱時,自己很愧疚的低下頭。我又讓傑洛造成麻煩,為什麼又要讓傑洛救?
「很好!傑洛因為艾克斯而不敢輕舉妄動,那麼,」羅斯雷朵想起詭計,一雙邪惡的眼神飄移到艾克斯身上,提起腳,將話說下去。「這樣對待艾克斯也沒問題!!」
一記大力的踢腳往艾克斯的踢下去,將手中的鎖鏈放得鬆,讓艾克斯因為踢擊而往後飛。
「嗚啊!」艾克斯痛叫一聲,身體飛後倒地。
傑洛一看到艾克斯受苦,雙手就握得緊緊,因為被人暗中威脅,無法用安全的手法向前去救人。
「給我住手!!!」傑洛大吼,唯一能做的只有出聲阻止,如果……拔刀去傷人的話,艾克斯就會踏入另一個世界,所以傑洛只能這麼做。「不准出手傷害他!」
「我們偏要!!」羅斯雷朵和達克涅克同時回。
羅斯雷朵走過去再踢艾克斯的肚子一腳,艾克斯備受痛苦,撫著肚子在地上忍受,身體成蝦子狀彎曲。
接著達克涅克伸手抓住艾克斯的頭髮,將他輕鬆提起來,接著放手,提起腳再度給艾克斯的肚子一踢,將艾克斯踹到一邊。
「嗚……」艾克斯相當痛苦的起身,撫著肚子起來時達克涅克走過來,再次抓住艾克斯的頭髮提起他。
「喂喂~~你不爭氣點不大喊傑洛是不會來救你的喔!別以為你有ROCK數據我們就不敢傷你!」
艾克斯沒回應,直接不客氣的吐對方口水,然後露出輕蔑對方的笑容。
「喔~還游刃有餘嘛~~」達克涅克舉起手擦臉上的口水,心情一下子變得不爽。「那麼見血如何?」
達克涅克舉起鐮刀,將要給艾克斯一個刀傷。
傑洛聽到對方要艾克斯見血時,再也忍不住的衝出去,握緊右手出拳揍達克涅克,將他揍到一邊。
從達克涅克手中落下的艾克斯被一隻手接住,艾克斯緊張的閉上眼,等到自己好像安全睜開眼抬頭看,看到傑洛正用擔心的神色在看自己。
「沒事吧?」傑洛擔心的問。
「沒事!」為了不讓傑洛擔心更多,艾克斯說了謊。
「那就好。」傑洛聽得出艾克斯的話中之話,將他輕輕放下,起身背對著艾克斯,伸手到背部,拿出一樣東西,日本刀,白色的刀柄,黑鋼與銀刃的日本刀。「艾克斯,聽著,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靠近我!拜託!」
「嗯!」艾克斯撫著肚子點了頭,不去追問,明白傑洛的意思趕緊遠離。
「要認真啦?那好!」羅斯雷朵抓緊鎖鍊,打算與傑洛正面對決。「達克涅克,一起對付!!」
「沒問題!!!」達克涅克握緊鐮刀,一個踏步向前,快速衝前到傑洛面前。
傑洛握緊刀,仔細看著對方的行動。


這時在C班教室,零感覺到異樣,眼神一凜。
怎麼回事?我怎麼有不好的預感??危機好像要出現了,而且出自在哥身上。
當零打算偷偷出去時,領子突然被抓,身體往後倒。
「嗯?」
「零!你要去哪裡??!!」雪兒用生氣的臉色看零,緊抓著零的領子。
「對呀!零表哥!這關係到我們的親密關係耶!!」還在現場的蕾薇亞丹,對著零生氣的說。
「什麼親密關係!??!請妳不要亂說好不好?!」雪兒一聽到蕾薇亞丹那句話,很生氣的對著她罵。「妳只不過是跟零是表兄妹關係啊!!!」
「那妳呢?跟零表哥又是什麼關係?!連情侶都沾不上邊的妳,有資格罵我嗎?」
「那妳呢!表兄妹其實關係很遠的!!!」
「我爸爸拜魯跟零表哥的威利是兄弟,關係夠親了吧!!!」
「那又怎樣!只不過是有血緣關係呀!!」
雪兒和蕾薇亞丹再次爆口角。
我什麼時候才能離開啊????零欲哭無淚的心想。


   ✰✰待續✰✰


––––––––––––––––––––––
雪兒:我是雪兒
蕾薇亞丹:我是蕾薇亞丹
雪兒:等一下!為什麼妳要出來啊?!?!(怒)原本預告只派我跟零出現耶!!!
蕾薇亞丹:幹嘛?!我不能出來呀!?妳這歐巴桑!!!
雪兒:歐、歐巴桑?!
蕾薇亞丹:對啦!歐巴桑!歐˙巴˙桑!!
雪兒:我們年齡只不過差了一年多而已耶~?!哪有那麼年長啊!!!(歇斯底里)
蕾薇亞丹:在我眼中就是啦!哎呀~我看到妳臉上有皺紋喔~~(邪笑)
雪兒:嚇!(趕緊伸手拿出鏡子看自己+摸臉)
蕾薇亞丹:看鏡子有什麼用啊~只會越看越老啦!!
雪兒:妳、妳很過份耶!!!
零:別吵了……那個……(努力勸架中)
雪兒、蕾薇亞丹:你安靜!!!(齊回)
零:嚇!(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很有默契)那個……下回是"傑洛激戰"、"OMEGA現身",那個邪惡的他,要在哥身上出現!!
雪兒:零!你太奸詐了!怎麼一個人先預告啊!!!
蕾薇亞丹:就是說啊!!!
零:唔!再會!(跑走)
雪兒、蕾薇亞丹:啊!你別跑啊!!!!


*註解TIME*
羅斯雷朵是X5的BOSS真紅の幻術 スパイク・ローズレッド(Spike Rosered / 英名:Axle The Red)深紅的幻術 - 尖刺紅玫瑰;達克涅克則是X8的BOSS闇に潜む凶刃 ダークネイド・カマキール(Dark Neid・Kamakill)潛藏於黑暗之中的狂刃 - 暗夜螳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