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7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49~50


前言:這次不多廢話,直接給看故事,請觀賞戰鬥場面!多多~~(日文的請✌)

 

☄☄☄傑洛激戰☄☄☄


達克涅克在傑洛面前大揮鐮刀,刀刃落在傑洛面前,傑洛舉刀擋住,接著用力彈開,踏步向前對著達克涅克連續砍擊,達克涅克也跟著連續砍擊,刀刃互砍著。
艾克斯在遠觀時,沒去對付傑洛的羅斯雷朵對著艾克斯冷笑,他將鎖鍊鑽入地面,控制鎖鏈前往艾克斯的地下,在艾克斯腳下竄出,像藤蔓一樣往上生長,接著綁住艾克斯的四肢。
「什麼?!」艾克斯吃驚,趕緊動手腳掙脫,可是不行。
「卑鄙小人!!!」傑洛見到艾克斯被人綁住,氣得大吼,轉身衝向艾克斯那裡,背對著達克涅克。
這時達克涅克迅速奔馳,比傑洛還快,衝到某地。
當傑洛正想用刀砍斷綁住艾克斯的鎖鍊時,達克涅克現身,舉起鐮刀,用柄身擋住傑洛的斬擊。
「滾開!!!」傑洛再次大吼,對著達克涅克連砍。
「不行喔!你要對付的不是鎖鍊!」達克涅克嘻笑道,與傑洛連砍對峙,不讓傑洛再向前。
「我叫你滾開!!!」傑洛更加火大,彈開鐮刀刀刃,往旁一衝。
「不行~不行喔~~嘻嘻~」達克涅克嘻笑著,用柄身將傑洛推後,手握著尾端拉鐮刀,用前端的刀刃傷害傑洛,傑洛將刀往旁一擺,擋下刀刃,為了避免與達克涅克接近,往後一跳遠離他。
「還有喔~傑洛!不只是對付達克涅克,還有我!!」羅斯雷朵放長鎖鍊,往上跳翻越傑洛與達克涅克的位置,在傑洛後方,提起另一條鎖鍊當皮鞭使用,往傑洛背上打擊,強力打擊發出了聲響。
「嗚啊!!!」背部受到撕裂般的痛擊,傑洛露出苦惱的神情與憤怒的眼神,忍著痛苦轉身衝向羅斯雷朵,無視達克涅克。
「這怎麼行呢?背對著敵人去打別人!」被傑洛無視的達克涅克,衝過去對付傑洛,提鐮刀成水平,對著傑洛做出砍擊。
傑洛微轉頭目擊,趕緊停下,轉身面對達克涅克舉刀擋下對方的水平砍擊。未顧及羅斯雷朵的傑洛,背部再次受到鎖鏈的鞭打。
「唔!你們這些人……」傑洛更加憤怒,恨不得認真起來,不顧艾克斯的觀看,另衣手去伸入背部,抽出另一把刀,那把只有要確認殺敵時才能用的日本武士刀,尾端繫著紅色鈴鐺,用那把刀使用二刀流。
當眼神要瞪向羅斯雷朵時,眼神突然秀出紅色餘光一閃,讓艾克斯看到同時也想起那充滿殺意的眼神。
在還未進入暑假的五月雨那天,殺戮眼神突然紅光一閃,那個眼神的主人……
艾克斯不敢相信的心想,那樣的眼神,沒想到會是傑洛的。


傑洛為了一次攻擊這兩人,握著有鈴鐺的那一把去攻擊羅斯雷朵,另一手則是攻擊達克涅克,眼睛得顧及兩邊的攻擊,平常的反應得快兩倍。
「哇喔~傑洛,原來你可以這麼做啊!厲害!」達克涅克嘻笑著,完全沒感覺到傑洛現在有多強,只是揮舞著鐮刀砍擊直逼傑洛,挑戰傑洛的限度。
「哼!他很快就沒招啦!」羅斯雷朵看扁人的說,認為傑洛撐不了多久,拉回要對付傑洛的鎖鏈,接著再丟出。這次不是要鞭打傑洛,而是抓住傑洛的手臂要拉過來。「哈哈~就像這樣啦!」
「嘖!」傑洛很火大的低鳴一聲,趕緊與羅斯雷朵比力氣,手往自己那邊拉。正當要專心對付達克涅克時,達克涅克衝來,刀刃由上往下落下,傑洛趕緊將頭往後退,鐮刀的攻擊依然有傷到傑洛,銳利的刀削到傑洛的臉龐,劃出紅色血痕。
一出現血痕,血液會聚成圓珠,往下滴落。液體正要滴落時,傑洛望著那血滴,體內有股搔動正慢慢的鼓動。
傑洛趕緊要用刀靠近他的人達克涅克砍一擊時,達克涅克首先退開,羅斯雷朵這時拉動傑洛往後拉讓傑洛後退,讓前方達克涅克進行更快的攻擊,轉動鐮刀,用尾端去打擊傑洛的肚子。
傑洛一被打中肚子,露出大空隙,讓羅斯雷朵有機會將傑洛拉到最後方,把傑洛靠近自己,抬腳用膝部攻擊傑洛的肚子。
「嗚!」傑洛再次挨痛,想回擊時身體卻被鎖鍊纏上綁住無法動作,羅斯雷朵拉緊讓傑洛感覺到禁錮身體的痛苦。
「哈哈哈哈!!!真狼狽啊!傑洛!」羅斯雷朵大笑。「讓艾克斯看到你這麼狼狽又無力,這樣的你還想保護他?可笑!動手吧!達克涅克!讓傑洛更加可笑吧!!」
「明白啦!」達克涅克露出邪笑,將鐮刀的尾端收置到最短,收進腰間,跑到傑洛前面,握緊拳頭出拳去揍傑洛的臉。
「嗚!」傑洛無法閃避,正中接收達克涅克的拳頭攻擊。
接著達克涅克更是殘忍,出拳去打傑洛臉龐、肚子,提腳踹傑洛的肚子,讓傑洛多了更多傷口。
「傑洛────!!!!!!」艾克斯大聲呼喊,看到被揍到無法攻擊的傑洛,無力幫人的自卑感越來越強大,身體想向前卻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傑洛受折磨。
傑洛一聽到艾克斯的呼喚,心情變得憤怒,使力拉鎖鏈將羅斯雷朵靠過來,抬腳往後踹人把羅斯雷朵踹到一邊,順便將鎖鏈鬆開。
傑洛將手擺置胸口成交叉,對著達克涅克使出大力揮砍,達克涅克趕緊拿出鐮刀,放長柄身,往後退開。
「不愧是你啊!!厲害極了!厲害到讓我毛骨悚然啊!!!」達克涅克嘻笑道,口嘴說出自己恐懼但實際上並沒有感到恐懼,矛盾的話讓傑洛更加憤怒。
傑洛踏步向前衝,張開雙臂讓刀刃揮開攻擊,達克涅克用柄身擋住,傑洛靠近他,狠瞪著對方。「既然怕的話,那就給我更害怕一點!!!」
傑洛連續揮砍,達克涅克步步後退,用柄身擋住攻擊,等到傑洛再次使用交叉揮砍,達克涅克跳起用後空翻閃過,在空中的他在面向傑洛的時刻,衝過來給予縱砍。
傑洛一手擋下,另一手則是揮過去想砍達克涅克的身體,達克涅克揮一下鐮刀,將鐮刀擺置在側邊擋下傑洛砍擊,傑洛空的那一手過來一樣從側邊想來個橫砍,達克涅克也一樣用柄身擋砍擊。
這時達克涅克提腳去踢傑洛,傑洛舉手擋,不過這樣是給達克涅克一個跳遠離開的機會,後退到安全地帶。傑洛衝前,對著他連續砍擊,達克涅克迎擊,一起連砍互不退讓。
被傑洛踹到後方的羅斯雷朵,慢慢起身瞪著傑洛,對於傑洛踢他一事相當憤怒,於是找艾克斯出氣,抓緊禁錮艾克斯的鎖鏈,另一手拿鎖鏈大揮,越過傑洛與達克涅克的位置,像蛇一樣的快速前進,鎖鏈像皮鞭一樣打擊艾克斯的身體。
「嗚啊啊啊啊啊────────!!!!」艾克斯痛叫,感覺到身體被撕裂。
「哈哈哈哈哈────!!!」羅斯雷朵好像發瘋了,笑得誇張,看著艾克斯被打又唉叫,令他狂笑不止。「很痛對吧??沒錯!!!儘管痛苦掙扎吧!」
「給我住手!!!」傑洛踢走達克涅克,轉身跑到羅斯雷朵前方,大力揮刀砍斷禁錮艾克斯的鎖鏈,讓艾克斯失去束縛。接著他正要攻擊羅斯雷朵時,羅斯雷朵大力跳起遠離他,跳到艾克斯身邊。
「好可怕喔!那麼生氣!」羅斯雷朵一點也不感到恐懼的說,秀出新的鎖鏈,在次纏上艾克斯的身體,這次弄緊鎖鏈,讓艾克斯的身體感到禁錮痛苦。
「嗚啊啊啊啊!!!!」
「艾克斯!!!」傑洛大喊,再次轉身奔馳,想到艾克斯前方斬斷那禁錮身體的鎖鍊,但是他後方突然竄出一個鎖鏈,想纏上傑洛的手,傑洛趕緊跳起,可惜來不及,鎖鏈抓住右手,身體被一個鎖鏈往下掉,撞下地。
將傑洛撞下地後,接著拉起傑洛往後丟,傑洛無法停止後退,身體再次撞地,往後翻滾幾圈才能停止。
「哈哈哈!!!活該!」羅斯雷朵嘲笑傑洛一句。
「呸!」傑洛起身,吐出沾沙的口水,瞪著羅斯雷朵。
「怎麼樣?痛苦對吧?」
「你這個精神病患!!!發了瘋的臭花!」傑洛大罵羅斯雷朵,依羅斯雷朵的頭髮像玫瑰取了一個花名。
「哎呀~這對我可是稱讚呢!」羅斯雷朵完全不激動。
「誰稱讚你啊!!!」傑洛向前奔馳,要救艾克斯時,面前突然被達克涅克擋住,看到對方要橫砍一擊,傑洛趕緊跳起躲過。
達克涅克將鐮刀的刀刃轉向,向上揮去,因為傑洛剛好要降落,刀只削到馬尾,切斷綁住頭髮的髮帶。
這時之前抓住傑洛手臂的鎖鏈,向前奔馳,抓住傑洛的腳,讓傑洛失足落下跌地。
「嘖!!」傑洛很火大的低鳴,拿起刀去破壞腳上的鎖鏈,站起身,繼續向前,來到達克涅克面前,傑洛舉起雙刀大力縱砍,達克涅克提刀擋下。
「哈哈~」達克涅克笑著,右手去壓下尾端轉動鐮刀,將傑洛的彈開,接著抓住鐮刀停止轉動,對著傑洛橫砍一擊。
傑洛向後退開閃過橫砍,大力跳起到最高點,身體成躺形,手拿繫鈴鐺的那把刀擺上,接著往前翻轉,藉由地心引力來加速轉動。
「無空流,螺剎旋!」傑洛喊出招式名,身體不斷翻轉,直逼達克涅克。
「哇喔~」達克涅克驚嘆一聲。
「不錯嘛~總算是認真的!」羅斯雷朵笑說,甩出新的鎖鏈,控制鎖鏈往地面鑽,衝向達克涅克面前,竄出後在空中跑來跑去,就像蜘蛛結網,鎖鏈成網來擋傑洛的砍擊。
傑洛的刀一碰上鎖鏈,立刻碰出小火花,切斬鎖鏈。下一時刻,傑洛砍壞了成網的鎖鏈,攻擊繼續向前直逼達克涅克。
「不錯~可惜接下來你得落下囉!!」達克涅克很有自信的笑說,舉起鐮刀,對著傑洛的刀連砍,破壞傑洛的招式。
橫砍接著縱砍,連續橫砍,最後縱砍讓刀刃揮出新月擊破壞攻勢,讓傑洛無法繼續旋轉。
在空中要掉落的自己,達克涅克露出邪笑,將鐮刀擺下,刀刃的前端對著傑洛,往上一砍,劃過傑洛身體,大量的鮮血噴出,刀刃血痕大大的劃在腰際到肩上。
「嗚啊!」傑洛痛叫一聲,感覺到身體無力,意識要被暈眩感奪去,體內的鮮血都往傷口流去不歸位。
達克涅克側身讓傑洛越過自己,傑洛掉落地面,雙手放掉兩把刀,鮮血染上地面與散髮。
「傑、傑洛────────────!!!!」艾克斯一看見傑洛倒下,立刻大聲呼喚他。


–––––♠––♠––♠–––––


在教堂裡,艾克賽爾剛好在裡面,碰巧看到傑洛跟別人的戰鬥,聽到艾克斯的喊叫,他……冷眼看著這一切。
「一個能夠殺死里帝布斯的人就這麼輕易的倒下?」艾克賽爾冷漠的說,冷眼看著傑洛失血倒地逐漸死亡。「這是開玩笑嗎?弱死了……」
艾克賽爾口中說出的話令人匪夷所思,為什麼他知道里帝布斯?他和里帝布斯的關係是?
當艾克賽爾打算冷眼觀察傑洛時,一個少年的聲音呼喚他。
「艾克賽爾!走囉!」史派達在另一處呼喚他。「別看了!走吧!」
「嗯?喔……」艾克賽爾露出平時的天真模樣,望向史派達,曾一時懷疑史派達的話,但是沒有想太多,直接拋下懷疑奔向他。
叫我別看了……是指傑洛的戰鬥還是外面的風景?史派達他的話有點怪。
對了!從以前到現在,從未熟識史派達這個人,只知道他突然出現,突然跟人聊天……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時在C班,零還在陪著雪兒跟蕾薇亞丹,她們兩位還在吵個不停。
當零又想偷偷跑走時,這時內心突然感覺到一個騷動。
「什麼?」零突然問話,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伸手抓住心口的衣服。「哥……」
感覺到傑洛倒下時體內的騷動在鼓譟,那個不安分的存在。
(喲~現在聽到我的聲音嗎?)
這時零突然聽到某個男人的聲音!零知道這人是誰,一聽到他的聲音眼神就犀利起來。
(OMEGA?!)零用思念對話呼喚那人的名字。
(沒錯!就是我!知道嗎?你哥現在倒了喔!)
(我當然知道!不需要你的提醒!)
(那就好!現在我就出去!傑洛這傢伙交給你啦!哈哈哈……)
﹙你!﹚
對話結束,零再也無法跟OMEGA說話。
我得現在去找哥才行!不然的話……零覺得不妙,又想偷偷離開的他,再次被雪兒抓住。
「零!你別老是偷跑好嗎?!現在問題嚴重耶!!!」雪兒很生氣的說。
「就是說啊!零表哥!」蕾薇亞丹附和道。
「放過我好嗎?!?!?!」零這下受不了,對著她們大喊,希望她們放過自己,可是她們又去吵架。「唉……」
不好意思!哥!我晚點到!我會去阻止OMEGA的!!

 


☄☄☄OMEGA現身☄☄☄


看到傑洛倒地不起,艾克斯的手和腳都往前動,為了救傑洛,拼命與鎖鏈對抗,不管拉扯帶來的痛苦有多痛。
「哈哈~沒用的!不管你怎麼掙扎,你終究只會在原地!」羅斯雷朵看著艾克斯行動笑道,想打消艾克斯的希望。「你又沒有傑洛那樣的力量!」
「就是說嘛!」達克涅克附和道。「你現在這麼做是沒用的!很快的~傑洛就要失血過多死囉~~」
「你們都給我閉嘴!!!!!!」艾克斯越聽越聽憤怒,很火大的吼他們,出聲打消他們帶來的絕望,不斷使力與鎖鏈對抗前進,偏偏就是不動如山。
「傑洛或許是真的很強,強到能打倒三年級的雷德學長,能夠跟霸法對打到不可理喻,能夠徒手接下霸法的匕首,不過傑洛終究是普通人類,一樣會受傷啊!!!」艾克斯氣極敗壞的罵。「傑洛他……傑洛他……是我的朋友啊!!!!!」
當艾克斯大聲宣示時,傑洛的身體震動了一下,右手撐起地面,接著身體緩緩起身,起身時搖搖晃晃,無視自己身上的傷起身,這時他的背影好像有邪氣。
「傑洛!」艾克斯很高興的呼喚。「你果然沒事吧?」
「傑洛?不是喔……」一開口就說出讓人難懂的話,讓人以為他有雙重人格,會換另一個人格。但是當他一轉身面對艾克斯跟達克涅克和羅斯雷朵時,他露出邪惡的笑容,碧藍雙瞳變為鮮紅色的,感覺這個人很邪惡很可怕。
「我啊!不是那個弱得要命的傑洛!!!本大爺的名字是OMEGA!哈哈哈哈!!!」他說出名字,接著像個壞蛋在大笑。
「喔~出來啦!」達克涅克一副輕鬆樣,將鐮刀放在肩上,心平氣和的跟OMEGA打招呼。「傑洛的殺戮的存在,OMEGA,聽說以前就是待在傑洛的弟弟身上呢!你好哇~OMEGA先生~~」
OMEGA?!誰啊?在零身上裡面待過?艾克斯一臉疑惑,不認識OMEGA,對於傑洛的事難以理解。
「哈!他一定跟傑洛一樣弱!上吧!達克涅克!」羅斯雷朵很有自信的說,大甩鎖鏈揮向OMEGA。
「好!」達克涅克笑回,立刻向前衝接近OMEGA。
「兩隻小蟲子!」OMEGA邪笑,撿起白色握柄的日本武士刀,盯著達克涅克衝來,稱達克涅克和羅斯雷朵蟲子。「能夠跟我好好對談的人,世界上只有兩個人!想知道是誰嗎?」
「誰理你啊!!!」達克涅克和羅斯雷朵同時說話,鐮刀向前揮動要攻擊OMEGA,則
鎖鏈也跟上,正擊向OMEGA時,OMEGA快速揮刀斬下鐮刀刀刃和鎖鏈,將要攻擊他的武器都破壞掉。
「第一個人是零,第二個是傑洛,只有他們兩個才能跟我對談!你們是沒有資格與我說話的!也更沒資格與我對打!」OMEGA邪笑道。「順便一提,我可是比傑洛還強啊!為什麼呢?因為我是為了殺戮而戰的啊!哈哈哈哈!!!!」
殺戮?!艾克斯一聽到這個詞,身體不禁發抖。
「遇到我你們是不可能活著的!死吧!」OMEGA抓住達克涅克的鐮刀刀柄,將達克涅克拉過來靠近自己,舉刀刺進心口貫穿心臟,狠狠的給予達克涅克死亡,心口的血液向下流動,染上刀柄和手。
OMEGA拔出刀,提腳踹達克涅克,將他踢到一邊。這時他停止動作,將刀插在地上,舉起染上血的手到嘴邊,伸出舌去舔鮮紅的血液,接著露出更加邪惡又恐怖的笑容。
「嘻嘻~~我想要的就是這個啊!!!哈哈哈哈哈!!」
親眼看見OMEGA出手殺了人跟舔血兩個動作的艾克斯跟羅斯雷朵,他們看了瞪大雙眼,沒想到對方如此殘忍又邪惡。
OMEGA拿起叉在地上的刀,踏步向前奔馳要接近羅斯雷朵。
「接下來是你啦!!!」OMEGA邪笑,將羅斯雷朵定為目標。
「你這惡魔!!」羅斯雷朵趕緊鎮定,甩出大量鎖鏈,為了全力對付OMEGA,連艾克斯身上的鎖鏈放掉衝去接近OMEGA,緊緊禁錮住OMEGA的身體,讓他不能動,接著拉緊鎖鏈給OMEGA更大的禁錮痛苦。「現在的你動不了,看你還能怎樣啊?!」
「哼!」OMEGA發出哼聲,露出邪惡的笑容,對羅斯雷朵表示自己是輕鬆又不痛苦。
「你這傢伙!!!」羅斯雷朵火大,使出更多力氣弄緊鎖鏈,為了弄緊,靠近OMEGA到他身後,提腳踩他背,拉緊鎖鏈。
「嘿~」OMEGA這時笑出聲,嘲笑對方愚笨。他舉起刀,順著最靠近羅斯雷朵的距離,也就是自己的身體,無視多一個傷和痛苦,貫穿身體往後刺,刺中羅斯雷朵的腹部,刀身染上更多鮮紅的血液。
「你是瘋了嗎?這樣連你也會受傷的!你是笨蛋嗎?」羅斯雷朵不解的問,沒想到對方如此瘋狂,為了殺敵不惜受傷。
「這身體會怎樣我才不管!!」OMEGA對身後羅斯雷朵解釋,對他面帶邪笑。「我只要大肆破壞,這就是我存在的意義!這身體怎麼樣誰理他啊!」
「你……」羅斯雷朵不敢相信對方會這麼回答,殘忍又邪惡到極點,他忍著腹部的撕裂痛苦離開刀身。
遠離OMEGA後,收回OMEGA身上的鎖鏈,對著死亡的達克涅克揮出鎖鏈抓住帶走,接著往眾多樹木處跑走,停止再戰。


他們跑了之後,艾克斯試著跟眼前全身傷痕累累卻一副沒事的站著,那位跟平常不一樣的傑洛。
「傑……」還未說出朋友的名字,就先被人瞪,艾克斯趕緊改口喚人。「OMEGA,你是OMEGA……那傑洛呢?」
「喔~你說他啊!」OMEGA轉身,對著艾克斯邪笑。「因為他沒用到極點,我強制跟他交換意識,所以你要找的弱者,就在這裡!」
OMEGA伸出手指著心口給艾克斯看,艾克斯一聽就一臉不敢相信。
「在內心深處?」
「對你們外人來說,算是吧!正確來講,其實是零空間,是我創造的世界!」
「零空間?世界?在內心裡?」艾克斯一聽更疑惑。
「你所認識的傑洛,真的是個簡單的人類嗎?」OMEGA試問艾克斯,考驗他對傑洛知道的有多少。「他平常是真的有那麼開朗嗎?他平常跟你說過心事嗎?他私底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你知道他曾經想殺了你嗎?」
「我……我……」艾克斯無法回答,低下頭不敢看OMEGA。
的確……明明身為朋友,卻不知道他的事,這樣的自己,還有資格稱做朋友嗎?
「你看!跟傑洛最親的你,卻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他的心事又是什麼!」OMEGA冷眼看著艾克斯,打擊艾克斯的心。「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習慣跟一件過去事,你啊!真的是他朋友嗎?哼!你一定不知道他的大缺點,就是太過保護別人跟隱藏事情。」
「那……傑洛的過度保護是在保護我?隱藏事情都是對我隱藏的?」艾克斯抬起頭逼問人。「傑洛一沒有了克拉夫特先生,就已經傷心過,這件心事也是對我不說?!」
「那不然呢!」
「那我有什麼特別的?我跟傑洛真的……不是朋友?」艾克斯低頭問人,用瀏海遮掩眼眶泛出淚光。
「哼!你啊!你是……」「給我離開!!!」當OMEGA正說出艾克斯有什麼特質時,零衝過來,對著OMEGA大吼。
「嘖!」一碰上零,OMEGA趕緊離開,將身體還給傑洛,因為傑洛目前沒有意識,身體往前倒下,一落地,身上的傷口又流出鮮血。
「喂!!!沒事吧?」零跑來,問低著頭的艾克斯,蹲起身去抱住受了傷又昏迷的傑洛。「糟了……血流不止。」
「零,我有什麼特別的?特地讓傑洛一直保護我,傑洛有心事也不告訴我,我有什麼特別的存在?!」艾克斯抬起頭問人,淚水因為悲傷一直流。
「這個我不能透露太多,我只能告訴你,你身上有著ROCK數據。」零不去看艾克斯的表情,背對著他回答。
「數據?那種只存在電子空間的數據我哪有啊!?!?」艾克斯很激動的說。
「那東西不是在電子空間,而是在一個容器裡,這件事我想你是最清楚的。」零回答,去抱著傑洛身體的手因為去回答艾克斯的問題而緊。「很抱歉,哥特別提醒我不能透露太多,所以告辭!」
零趕緊跑開,留下獨自一人的艾克斯。
因為我有那樣的東西,所以傑洛才會特地保護我?那OMEGA說的曾經想殺了我,該不會是因為我……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跟傑洛根本不是朋友,傑洛只是基於我有那個有人想搶的東西而陪在我身邊保護我!!!
艾克斯疑慮的猜想,越想越讓淚水掉得更多,雙手抱著頭,因為情緒讓身體蹲地,為了不讓人知道自己在哭,艾克斯壓聲流淚哭泣。


–––––♠––♠––♠–––––


傑洛沉睡之時,意識留在一個黑暗的空間,一身雷普利高中校服的傑洛,腳踩黑白格子地面前進,好奇的在摸索這裡。
「這裡是?」
當自己走入兩側旁都有燈點亮的長道後,傑洛往旁一看,見到一堆頭骨堆在一旁成小山,傑洛一看到大量頭骨就覺得反胃。
「噁心!這是誰的惡趣味啊?」
「當然是我啊!」
「誰!」傑洛聽到別人的聲音,立刻警戒往前方看去。以微微的光芒去看,看到一個男子翹著二郎腿坐在一個紅色骨骸製成的國王椅,椅子高高放置在柱上上,傑洛想仔細看對方的臉,可惜光芒太弱,無法看得清楚。
「歡迎來啊~傑洛!來到這我居住的地方,零空間"起源"!」男子從椅子上跳下來,走過來接近傑洛。「你不可能不認識我吧?」
「難道你……是OMEGA?」傑洛有點不敢相信。「你住在這裡?」
「不然呢?」OMEGA走進比較強的光芒之中,讓傑洛看清楚相貌。「我是你的存在,你的另一個人,明明待在零那裡比較舒服,而你卻強行帶走我?你真狠啊!傑洛!!」
「喔~」傑洛徹底仔細看OMEGA的樣子,身穿暗紅色長外套,黑色長褲,白前端紅色帆布鞋,傑洛覺得OMEGA看起來很普通。「原來這就是你的樣子啊!哼!以外人來看,你看起來挺正常的!」
「正常?!哼!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還真噁心!」OMEGA做噁的說。「自從零那裡離開起住在這裡,我還挺滿意的,之後擅自成為你的殺戮的存在,只要你不爭氣一點我就出來除掉你沒打倒的廢物,想說我正常,哼哈哈哈……傑洛!你還真敢說啊!!」
OMEGA不爽的抓起傑洛領子,嘴上是在笑,但其實是在生氣,雙眼狠瞪著傑洛。
「我就敢說,怎樣?」傑洛與OMEGA硬碰硬,不甘示弱的瞪過去。
「哼~我要問問題!為什麼要為了零做這樣的決定?回答我!!」OMEGA要知道一件事,問傑洛問題要答案。
「哼!你以為我是那種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弟痛苦的人?與其看到他痛苦,倒不如由我來做代替!!」傑洛說出理由,答案一說出就讓眼神變得更犀利。
「哈哈哈哈哈!!!噁心!真是噁心啊!!!傑洛!!!!」OMEGA大笑,出手勒傑洛的脖子。「虧你說得出這噁心的回答!你這個偽善的行為真讓人做噁啊!!聽著,總有一天如果你再繼續以身護人的話,你就會死亡,到時候我就讓你的意識給除掉!把你身體讓給我!!!」
「你試試看啊!」傑洛不客氣的回,忍耐著OMEGA的緊勒。「像你這只能寄宿在別人身上的意識,你也只不過是寄生蟲罷了!!!」
「你說什麼?!?!?!」OMEGA不再邪笑,憤怒的大吼。「你竟敢說我蟲?!你以為你是誰啊!!!!!!弱者!!!!」
OMEGA氣得將傑洛丟到一邊,怒瞪著傑洛。
「難道我說得對嗎?OMEGA!」傑洛對著OMEGA笑,看著他憤怒的神情。
「你這傢伙!才剛幫你除掉敵人跟解救艾克斯,你就反咬我一口?!」
「不!」傑洛起身,拍拍灰塵,更正OMEGA的話。「看你這麼閒又肯幫我救艾克斯,這件事我向你道謝!這可感動到了我!」
「哼!」OMEGA不領情,轉身要走。「快給我離開這裡!弱者!!這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讓我多來幾次又不會死,陪陪你讓你不會孤單呀!」傑洛笑道。
「給我滾!!!」OMEGA更火大的吼,對傑洛下驅除令。


艾克斯漫步回到C班教室,心情不好的低頭要拿書包回去時,有人拍他肩膀。
「有什麼事嗎?」艾克斯不回頭,淡淡的問人。
「沒什麼!」拍他肩膀的主人,瑪莉諾,伸手環住艾克斯的身體抱住他。「沒事吧!我知道你現在沒有母親可以依靠,但你可以依靠我,傑洛的事抱歉了。」
「這不是傑洛的錯跟瑪莉諾小姐的錯,是我才對。」艾克斯低著頭,一聽到瑪莉諾提到傑洛,淚水再度氾濫。「要是我都能發覺到傑洛的心情跟我自己的事的話,傑洛現在也不會全身是傷,也不會流那麼多血。」
「艾克斯,我們人類並不完美,想要知道對方的心,我們只要用眼睛去觀察就好,我們所看到的事物跟聽到的話都會不一樣,因為我們人類有心啊!感觀都不同的。」瑪莉洛緊抱著在顫抖的艾克斯,伸手撫摸艾克斯的頭,輕聲安慰他。「傑洛只是不想看到你悲傷跟受傷才會那麼拼命的,傑洛他……是需要你的存在的!」
「那麼為什麼他曾經想要殺了我?!」艾克斯掙脫瑪莉諾的擁抱,轉身對她歇斯底里的大聲問。「一定是因為我的存在讓他困惱吧!!」
「不是的!那時他一時衝動而已,你也知道那件事的,克拉夫特的事……」瑪莉諾拿出手帕去擦拭艾克斯臉上的淚水。「他一失去後,整個人變得不一樣,像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不愛跟人說話,不常捉弄人了,零陪在他身邊也一如往常,而你不一樣,會給傑洛陽光。」
「傑洛那時候是想如果你以後死了他就要再一次接受那悲痛,所以想殺了你,但是你卻安慰他,讓他改變想法。你必須陪在傑洛身邊,不然的話,他又會是個靈魂的軀殼……」
「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大哭起來,撲到瑪莉諾身上,抱著她哭泣。
「不哭,乖~不哭。」瑪莉諾輕摸著艾克斯的頭安慰著。
我那時大概是想發洩,才會在瑪莉諾小姐大哭吧……我沒想過之後要怎樣,我只知道我不想再遇上傑洛為了我受傷的事了,所以我決定要遠離他……
但這樣好嗎?可是瑪莉諾小姐她說要我陪在傑洛身邊,但我不能給傑洛再一次受傷啊……最後我只好強迫自己改變想法,不要待在傑洛身邊,不要再給他麻煩……


在傑洛剛打完的戰鬥場地,血染上這裡的土地,有位穿著綠色西裝,身材高大的光頭大叔看著這裡。
「喔~這就是那臭小孩的力量嗎?不錯嘛!」
「喲!好久不見啊!」傑洛的父親"威利",漫步走來這場地,呼喚前方的高個子大叔。「自從離開我家道場,你還有再鍛鍊嗎?」
「喲~~威利老兄!」光頭大叔轉身,看見熟悉的人就露出笑容。「我當然有再鍛鍊啦!沒看到我這麼高又這麼壯嗎?」
「我眼睛沒瞎看得到,我知道你還很好!那麼……」跟光頭大叔聊一下,接著說下一個話題,眼神變得嚴肅。「你確定要那麼做?試試艾克斯的本身力量?讓萊特懊惱可不是我要看到的,你再考慮看看!」
「那孩子有多好你也看清楚了吧?威利老兄!」光頭大叔露出很有自信的笑容說。「絕佳的領導力,隱藏著無限的可能性,我打算要讓他當上本校下一次的學生會長以及負責領導特殊學生,武裝生!你也想看看他和傑洛到底有多合對吧?」
「聽你說得很有鏘鏘有力,我就答應吧!」威利點了頭答應,轉身要離開。「我家孩子傑洛真的很強,就算名字是ZERO代表,不過也擁有無限的可能,不可能畫地自限的!」
「嘿~不愧你看上的人才呀!」
「那當然!我的眼光一直以來很準的!」
「除了選老婆之外……」
「你是故意的嗎?!雖然脾氣兇起來可怕,不過身材可是一級棒耶!!你咧!趕快去找個老婆吧!西格瑪!」
「嘿嘿~我也想啊!」光頭大叔"西格瑪"嘻笑道。「但我看還是單身一陣子吧!最近很忙呢!」
「忙?拜魯他都找老婆了,你怎麼不去找啊?!真是……」


夜晚,校內為了慶祝文化祭到此結束,舉辦最後的活動"營火晚會",男生和女生都會找伴去跳土風舞。
沒去找伴跳舞的人則是在外圍蹲坐看著那些人跳舞或看著火燃燒著。
「今天就是最後的文化祭了,洛克,你又要留級一次了嗎?」本屆學生會長露明尼看著火焰跟在身旁的洛克說話。
「是的!今年操行成績又不及格了,哈哈~」洛克笑哈哈不介意的說。「但我明年有人可陪喔!」
「那就好,下屆的學生會長,我聽我父親說,想找艾克斯擔任,你覺得呢?」
「那很好啊!這樣我又能當副會長了對吧?」
「前提是能不能當選啊!你老是這麼樂觀……」露明尼一臉受不了的說。「下屆的學生會,我會期待看表現的!洛克,加油吧!」
「好的!」洛克點了頭答應,眼睛望向在遠處蹲著身雙眼無神的艾克斯。「我會好好加油的!」
就算拼上這柔弱的身體,也會盡全力保護艾克斯的!

 

Ω待續Ω

 

––––––––––––––––––––––
OMEGA:因為又出現我的符號,所以又是由我來預告啦!!那麼下回是……
傑洛:等一下!誰說要讓你一個人的!!!還有我!!對了!我有多久沒來預告了?啊咧……(翻之前的故事)啊~只有兩回沒來!
OMEGA:哼!弱者,誰說要讓你來的?再說,臨時在零空間做預告,工作人員在搞什麼?!
傑洛:聽說接下來有特別節目,OMEGA下午茶TIME,來賓是我?!怎麼回事?!
OMEGA:哼!為了讓讀者更熟悉我,還特地給我一個出場的地方,不錯嘛~
傑洛:我覺得很不愉快!(不滿)
OMEGA:弱者,之後你得聽我的了!快!跟著我說下回預告!
傑洛:囉嗦什麼?!你只不過是配角耶!你這配~~角!
OMEGA:是想現場開戰嗎?
傑洛:哪有?!哪有人這樣的!叫我跟OMEGA一起……啊咧!特別時間來賓還有零耶!哈哈~~零被拖下水了!!!
OMEGA:嘖!我看不能有寧靜的時間了!喂!給我說下回預告啦!
傑洛:知道了啦!
OMEGA、傑洛:下回是"罪惡感誕生"跟"希望有如平常"
傑洛:唔!下回艾克斯要退出……!(被摀嘴)
OMEGA:別在這邊破梗好嗎!

 

~~OMEGA下午茶TIME~~


OMEGA:此特別節目,是因為故事來到五十集了慶祝一下,雖然故事還是不多,但還有人肯看,作者很感動!那麼,開始我的節目吧!開始介紹我平時的下午茶!首先介紹來賓,弱者傑洛!
傑洛:你一定這樣叫我嗎?(不滿)
OMEGA:以及兄控加無口跟天然呆屬性,在這節目被拖下水的傻瓜,傑洛的雙胞胎弟弟零!
零:你是不是故意的?!我哪有兄控啊?!?!你這愛搞破壞的噁心五歲小朋友!
傑洛:哇~~嗆聲了!!(拍手)
OMEGA:誰五歲了?!根據跟你們一起來的年份來看,我跟你們一樣年齡咧!你這悶騷電鍋加石頭腦袋,比弱者傑洛還矮的弟弟!
零:你……你這自閉吸血鬼!!!(怒)
OMEGA:弱者傑洛的複製品!!!
零:被哥稱做寄生蟲的吸血蟲子!!!
OMEGA:小時候愛哭的兄控笨蛋!!!
傑洛:好了啦!節目要不要做啊?!
OMEGA:哼!那麼來介紹我平時的點心吧!黑咖啡跟極辣煎餅,甜點是圓球糖,請兩個笨來賓試吃!
傑洛:一定加個笨嗎?還有,哪有人吃煎餅配黑咖啡的?
零:品味真差。
OMEGA:我的品味並沒有刻意讓你們懂,給我吃!
傑洛:那就先吃糖吧!紅紅的該不會是草莓口味?
零:只有煎餅好吃。
傑洛:呸!好辣的糖果!!(吐出糖果)
OMEGA:浪費食物!
零:黑色的糖果不知道是什麼味道。
傑洛:黑色的有好奇怪的味道……(臉色鐵青)
OMEGA:因為那是OO加XX,還有OOO跟XXX,以及OO混合的味道!(自行YY)
傑洛:零~有沒有嘔吐袋?
零:拿去!
傑洛:嗯……
OMEGA:此節目到此為止~下回待續!
零:才沒有下回了!


作者的話:拖了好久才讓西格瑪出現了!!!(汗)這次下了一些伏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