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51~52


前言:自從傑洛受傷後,艾克斯一直愧疚,決定遠離他,在友情的線上弄出大橫溝……
威利老爸對了傑洛下一個懲罰,讓傑洛一度放棄,接著請收看!


✰✰罪惡感誕生✰✰


被零抱走的傑洛,被送到本家進行療傷,由科學界與湯碼士˙萊特並駕齊驅的威利負責治療。
他控制著大型儀器為傑洛進行治療,手指飛快的按按鍵,啟動各種治療程序。傑洛躺在冰冷的床上,身上多處接著電線,其中最多線接上的就是傷口。
利用這儀器上的治療系統,加速傑洛的自我療癒,讓血液中的白血球暴增快速治療,傷口因為這系統正快速恢復並且填補缺口,雖然這系統能讓傷者的傷全部修復,但是有個缺點是治療完後是不能去做激烈的動作,強力動作一下就會讓性命一下子縮短幾年,以及使用太多次也能縮短幾年性命。
還有一個缺點,容易修改體內的DNA,容易讓人的身體產生變化,過去就曾發生讓雙眼成不同色、得到超能力、頭髮顏色不是一般人擁有的等事件。
這個儀器是威利還在科學界待時所發明出來的祕密儀器,"治療加速",是不能讓現世醫療使用的容易短命儀器,一直以來都是藏在威利家地下室不讓外人知道。
「DNA基因排列目前沒有受到影響,以及身體機能與鬼道術使用也完全沒影響,你不錯嘛!OMEGA!」威利盯著螢幕顯示,對著傑洛體內的思念體存在給予讚許。「話說,你是怎麼啦?傑洛,你不可能那麼弱吧?你這樣還算是我兒子嗎?」
威利轉身看向沉睡的傑洛,看著雙眼緊閉與帥氣臉龐,對著他說話。
「唉~早知道就去阻止你不去找克拉夫特,不然你的心會脆弱到讓實力壓住,要怪的話你就儘管怪我吧!我知道我不是萬能的父親。」
威利半閉著眼說,看著傑洛依靠儀器修復與讓意識沉睡著。
克拉夫特的事,為什麼你把它當成罪惡感呢?傑洛……

 

在深夜,艾克斯回到宿舍後就一直躺在床上,讓棉被裹著自己,臉龐與眼睛不讓人看到,因為愧疚之心讓他淚流不止,淚水滑過臉龐接著落到枕頭上,浸濕了枕頭。
老是沒用沒幫上傑洛忙的自己、老是依賴別人來保護的自己,身上擁有大概對世界有威脅的東西"ROCK數據",這東西讓自己成了黑手黨的眼中釘,害得傑洛老是保護自己,結果跟黑手黨的人戰鬥到受傷,自己又在旁觀看束手無策……這樣的罪惡感……有著無法比喻的傷痛。
「我還以為……自己堅強一點的話會讓自己有所改變……可是卻讓……他受傷……我真的是無可救藥的笨蛋……」
艾克斯在棉被裡自責著,淚水不停流。
誰說男兒流淚不輕彈的?有的時候,男生還是會脆弱得非得大哭一場不是嗎?


◎                   ◎                    ◎   


隔日的假日,傑洛人躺在和室裡,身體蓋著厚棉被,身穿著淡綠色加格子的睡衣。他因為窗口照射進來的太陽光刺激眼睛而睜開眼睛醒來,傑洛慢慢起身,仔細看看周圍,發現到自己身處在自己的家裡。
「有人把我送到這裡……嗎。」傑洛開口自言自語,望著周圍的景象。「又給人添麻煩了是嗎?」
「長兄!」這時幻影驅身拉開紙門,端著今早的和式早餐,米飯加味噌湯,一個符合秋季的烤秋刀魚,以及醃黃瓜和煎蛋捲。「請食用早餐,吃完後請吃要好讓身體快速活動。」
「喔~謝啦!」傑洛笑著對幻影道謝。
「那麼請享用!」幻影到傑洛身邊又蹲身,拿小桌子到傑洛前方,接著放上早點。
「剛好肚子覺得餓了~」
「在下告辭。」放好早點後,接著到門前蹲身拉開紙門,退到門口後,再輕輕關上紙門,離開和室。
傑洛首先拿起筷子,接著拿起裝味噌湯的碗,輕輕打開碗,把碗放到一旁,喝一口能暖胃的味噌湯,然後放下湯拿起有白飯的碗開始享用。
這時候,傑洛在回想文化祭後發生的事,有人抓走艾克斯,就因為艾克斯擁有ROCK數據想帶走他,加上有自己當護衛,那些人想跳戰自己,結果因為有艾克斯在就使不出一半的實力和鬼道術,害得艾克斯有受到傷害加上自己敗給那些人,讓OMEGA出來負責收拾最後。
「想不通……是什麼讓我無法使出全力呢?」傑洛自語道。「該不會是艾克斯吧……我都說了那句話啦。」
傑洛說的,就是"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靠近我!拜託!"這句。
「嗯……想不通。」
這時拉門被拉開,傑洛抬起頭看人,看到抱著書的霸法。
「喲~笨蛋老哥!」霸法不客氣的跟傑洛打招呼,把書放到地上,接著坐到地上。「有元氣嗎?老哥,我特地來看你啦!」
「對自己的哥哥一定要這麼不客氣嗎?」這可恨的紅毛笨弟弟……傑洛露出壓抑著怒氣的笑臉說。
「當然啊!!」霸法一點也不想客氣。「先不說笨話,我借你幾本書給你打發無聊吧!有週刊JUMP跟幾本漫畫還有有趣的書!」
「不錯嘛!會對我做好事嘛!」傑洛滿意的笑。「你總算開竅了,要對我這個哥哥好了~~」
「那麼我先走啦!」霸法這時趁機逃跑。
「嗯?」傑洛開始覺得怪怪的。


「親愛的,怎麼樣?」瑪莉諾對著正在等茶喝的威利問事,拿起茶杯放在威利前給他喝。「我是指傑洛。」
「沒問題!基因排列沒被修正,在眾多實驗中,傑洛是唯一沒被修改基因的人,算是運氣好的!」威利答道。
「這樣啊,昨天被送來之後我就一直擔心著,萬一傑洛變成另一個模樣,我就心驚膽顫,這下總算鬆一口氣,呼~」
「要謝的話,可能要謝那傢伙了……」威利拿起茶杯,要喝一口。
「嘖!」一聽出威利說的人是誰時,瑪莉諾就發出不滿的低鳴。「可恨的思念體,只會住在裡面顧著看的意識,不值得我道謝!臭OMEGA!!」
瑪莉諾拿起端盤,起身離開。
「不值得道謝……嗎。」威利若有所思的自語,看著茶杯的茶,今日沒有茶梗立起來,嗯~運氣不太好。

 

「嘻嘻~~」霸法像是剛做了惡作劇的小孩,發出笑聲快速跑走離開家裡。「我要回宿舍給凱特知道!」
「嗯?」幻影剛好注意到,手拿著中藥包和水杯。「霸法長兄怎麼了?」
「呀呼~~爆笑極了!!!」霸法一打開大門,走出外面在外歡呼。
「好奇怪……」幻影最後不去在意,走向和室。
漫步走到其中一間和室前,幻影蹲身伸手拉開紙門,一打開就看到傑洛正紅著臉看某本書,幻影覺得好奇又奇怪。
「那個,傑洛長兄?」
「嗚哇!!!」傑洛大驚嚇,趕緊剛看的書放到棉被裡。「什麼事啊?幻影,喔~要吃藥啦!!」
「請問剛才是看何物?」幻影很好奇。
「那個啊……那個是……」傑洛紅著臉,說起話支支吾吾。「這你不能看!這兒童不已!!」
「難道是……」幻影猜得出傑洛想說的是什麼。「黃色書刊?!」
「嚇!!」傑洛大驚嚇,低頭掩飾滿臉通紅,接著大吼。「還不都是霸法亂給書啦!!!!都是他啦!!!我又沒興趣!!!是霸法喜歡女僕啦!!!!」
「是……霸法長兄?」幻影有點嚇到。難怪在下剛才看到他笑得很開心,原來對傑洛長兄惡作劇……
「什麼?黃色書刊?女僕?」這時齊爾威來探病來得不是時候,剛好聽到令人遐想的對話時刻。「傑洛你這麼大了,果然對這種事有興趣了嗎?!」
「怎麼了?」佛魯迪也剛好過來。「齊爾威,發生什麼事了?」
「啊!大哥!你聽我說!!!」齊爾威馬上對佛魯迪解釋錯誤的地方。「傑洛他……%*&$#……」
「什麼?!」佛魯迪的臉色大變,馬上瞪向傑洛。「未成年是可以看這種書喔?!沒收!!!」
「又不是我!!!!」傑洛冤枉的大吼。


「嗯!呼~」傑洛含水吃下幻影給來的中藥後,將杯子放小桌子上。
「原來是霸法搞的啊,之後你去學校的時候在教訓他好了!」佛魯迪沒好氣的說。「那小子就是這樣,老愛討厭你。」
「小時候我又對沒他做什麼……」傑洛抱怨道。「只不過是經常拿鬼面具嚇他而已……」
「而那個就是契機。」幻影冷回。收起傑洛吃完的早點和杯子,站起來要離開,到紙門那裡蹲下拉開接著退到門外接著關上紙門離開了。
「幻影說得真對啊!」佛魯迪給幻影一個讚許,揚起嘴角笑說。「傑洛,如果你以後都不對霸法好好關照,那麼他會恨你一輩子,你知道那小子老愛忌妒東忌妒西的,一心只想強的笨蛋,最後是會招來毀滅的!」
「好、好!我會聽大哥的話!我以後會好好照顧他的!」傑洛隨便敷衍一句,側頭露出不愉快的表情,嘟著嘴看壁龕那裡的花瓶跟壁畫。
「給我好好回答!」佛魯迪很不爽的去拍傑洛的腦袋。「喂!齊爾威!同是身為傑洛的哥就要好好教訓他!!」
「喔、喔!」齊爾威簡單回答一下,臉紅著正在專心看黃色書刊裡面的內容。「大腿也露太多了吧?還有這一個簡直快要露點了……」
「你在你弟弟面前看什麼書!!!???」佛魯迪一看到齊爾威在旁看黃色書刊,氣極敗壞地K齊爾威的腦袋。「沒收!!!我會交給母親大人的!!!!」
「痛~嘿嘿!」齊爾威摸著痛處,發出嘻笑。「喔~~JUMP!而且是最新一集,對了!我很在意流星洛克人的劇情呢!」
「夠了喔!!」佛魯迪很火大地拿走齊爾威手上的JUMP,接著拍打齊爾威後腦勺一擊。「快!正經一點,跟傑洛說點什麼吧!」
「好~好~~你越來越跟艾兒一樣囉嗦了!」齊爾威再次摸頭。「傑洛,有元氣嗎?聽說你用了治療加速,DNA沒被修改呀?好厲害喔~~」
「哈哈~多謝!」傑洛笑回。
「還有,這集的JUMP可不可以借我?」齊爾威拿走佛魯迪手上的JUMP,試問傑洛的同意。「我想看流星洛克人跟CLOVER!」
「好啊!看完之後我也想看!」
「這麼說定囉!」
「傑洛!」這時威利拉開紙門進入,瞪一下佛魯迪跟齊爾威,兩人趕緊正坐。到傑洛的前方正坐坐下,盯著傑洛。「佛魯迪跟齊爾威留下也聽聽吧!我的決定!」
「是!!」佛魯迪和齊爾威同時回答。
決定?!難道……佛魯迪覺得不妙。
傑洛屏住氣息聽著,表情變得嚴肅。
「傑洛,由於你未成功保護好艾克斯,還讓艾克斯身陷困境之中,你得接受懲罰!」威利嚴肅的說。「你做好覺悟了嗎?」
「是!」傑洛認真回答,雙手緊抓著棉被。
「從今以後,搬回家裡住,不准去宿舍住!艾克斯的日常守護由零交手,你只要負責平時校園的保護就好!」
「……好。」傑洛回應,雙唇緊閉著,抓緊棉被的手更加緊了。
「父親大人,需要這麼嚴厲嗎?」佛魯迪幫傑洛爭取機會,與威利說話。「讓傑洛來這裡住的話那……」
「連續兩次沒保護好艾克斯了,我還要給傑洛機會?!太狂妄了!!!」佛魯迪的話還未說完,威利大聲吼人壓下佛魯迪。
「很抱歉……對您說得狂妄了。」佛魯迪低頭向威利道歉。這次真的不行了!抱歉了!傑洛!
「傑洛,我原以為你是最能勝任的,而現在,你讓我太失望了!!!」威利憤怒的瞪著傑洛罵他,起身走向紙門離開。
威利一走後,房內的氣氛變得沉重……
「加油吧!」佛魯迪起身,伸手拍拍傑洛的肩膀給他打氣。「很抱歉我不能讓父親大人改變主意。」
「沒關係……」傑洛冷回,低著頭用瀏海遮掩眼神與表情。
「打起精神來吧!」齊爾威到傑洛身旁,輕撫傑洛的背。「想抒發情緒的話,等把傷養好再說吧!」
「是……」


◎                   ◎                    ◎   


當天中午,自從威利下了那決定後,零到艾克斯的房間裡,收拾傑洛的東西。
「那個……怎麼了嗎?」艾克斯試問一下。
「不好意思,我從母親大人傳來的簡訊得到命令,從今以後哥要搬回本家住,你這裡就由我來居住!」零回答,正將傑洛在這裡的睡衣和制服放進行李箱。「有什麼不妥的或你在這裡定的規定現在說吧!」
「那個……傑洛為什麼突然搬回家住?待在宿舍不是好好的嗎?」
聽到艾克斯那問題,零停下手邊動作。
艾克斯感覺到現在的沉重氣氛,盯著零的背影等待答案。
「你這問題……我無法回答。」零繼續收拾,冷淡的回答。
「這樣啊……」艾克斯聽到之後低下頭,轉身走到門前。「我出去一下!你就在這裡好好收拾吧!」
艾克斯一離開房間後,零轉頭看一下房門,接著繼續收拾著。
我怎麼可能會說出來,哥是因為沒保護好你而被父親大人責罵的,我一說,你一定又會愧疚,你是……會把傷心攬在自己身上又壓抑的人哪。


「哈哈~~那個笨蛋老哥不住這啦!!!」
艾克斯一走出宿舍房間,就聽到霸法在走道那裡歡喜呼喚。
「霸法,傑洛可是你的朋友喔!怎麼這麼說啊!」凱特不滿霸法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傑洛突然不住這裡,住這裡很好啊!可以跟平時不容易在一起同學吃飯聊天,還能一起去澡堂,為什麼回自己的家住呢?」
「聽說老哥是因為連續犯錯兩次所以才被迫回來的!別看我家父親那樣,生起氣可是很嚴厲喔!」霸法解釋道。「真是可憐啊~不能住這自由的天地!」
「這樣的話,傑洛更可憐啦!艾克斯他也是吧!不希望傑洛離開……」
「唉呦~我是不知道艾克斯的心情啦!但是老哥這樣樂得輕鬆啊!不用時時注意那個弱得要命又只在意自己的笨蛋!」
「霸法!!!」凱特一聽到霸法把艾克斯說壞,很生氣地對他喊。「說傑洛就可以了,為什麼要扯上艾克斯?」
「好~好~~我的錯!我向你道謝!走!我們去商店街逛逛吧!」
「那就好……」
艾克斯背靠著門,低著頭想事情。
也對……這樣是最好的!可以讓傑洛輕鬆,也不用時時注意著我……對!這樣最好!但是為什麼還是很難過呢?!


深夜,所有只在白天活動的動物都回去睡眠,除了會在深夜行動的動物與人,今夜,有人為了抒發情感,跑到自家的樹林裡,大揮日本武士刀破壞周遭的樹木。
「喝啊!!!」傑洛橫砍一擊,從刀刃上衝出刀風,衝出去破壞樹木的根,讓樹倒下。樹倒下來時,傑洛冷眼看著樹正要倒在自己身上,快要倒自己身上時傑洛快速揮刀把樹砍成碎塊,碎塊往傑洛身旁落地。
這時傑洛回想起某人的一句話,那位只能住在自己內心的人……
"總有一天如果你再繼續以身護人的話,你就會死亡"這話出自於OMEGA。
沒錯!我就是這樣的做法!!就算身體變得破破爛爛又傷痕累累的,也會繼續以這方式繼續下去!!!難道有錯了嗎?!
"因為……我不想看到傑洛受傷啊~傑洛你是……全世界最乖的孩子,雖然愛捉弄人,但是我知道的,你是心地善良又乖巧的孩子,這點我知道的……"則這句出自那位已死去的克拉夫特。
我……我……真的不想再看見有人死在我眼前!!!那樣太痛苦又太悲傷了!!!!
失去叔叔後我就真的不想再受這種苦了!!!!!所以我才會將克拉夫特叔叔的死成了我的罪惡感……
「喝啊啊啊!!!!」傑洛這時出手揮刀,刀風更加銳利,一次破壞了五棵樹,將心中的激動吶喊出來。「我……只是個揹負著罪惡感的可憐人!!!」
"連續兩次沒保護好艾克斯了,我還要給傑洛機會?!太狂妄了!!!"
沒錯!這樣的自己太狂妄了!太過於驕傲了!!!才會讓艾克斯受傷,才會害自己倒在床上休息!!!!
那麼,這樣的自己……應該已死謝罪!
「傑洛長兄!!」幻影突然衝出來,雙手抓住傑洛的手,阻止傑洛繼續揮刀破壞這裡的自然害得自己受傷。「別再揮刀了!你之前進行了治療加速,這樣激烈運動是會讓壽命縮短的!!!快住手吧!」
「壽命要縮短就縮短啊!!!」傑洛大概已經放棄了或不在乎,大聲回應幻影的話。「像我這樣狂妄自大的傢伙,本該切腹謝罪啊!!!」
「你在胡說什麼???!!!」幻影一聽到傑洛洩氣的話,怒火燃起,對他破口大罵。「長兄,你想就這麼死掉嗎?讓艾克斯大人繼續活在危險的世界,沒有你的保護,他是會成為黑手黨的工具的!你認真一點!!!」
「放開我!!!!」傑洛不聽進去,動手掙扎,想擺脫幻影的束縛。
「不!在下不放開!!」幻影使力。「長兄,你應該想清楚,父親大人要你留在這裡並非懲罰,而是要讓你在這裡增強實力!!請你多想想吧!」
聽到幻影那句話,傑洛不再掙扎想擺脫,鬆手讓刀落地。幻影發覺到傑洛鬆了手後,便離手讓傑洛活動。
「也對……」傑洛抬起頭,仰望著夜空中發亮的月亮,看著那月亮揚起嘴角笑起。「我應該多想清楚,留在這裡增強實力!」
「那麼長兄,回去休息吧!」
「嗯!」
我想……艾克斯他不是束縛我的人,也不是一受傷就讓我產生罪惡感的人……時間還長著,還是堅持下去吧!

 

✰✰希望有如平常✰✰


隔日上學時刻,艾克斯悲傷的表情滿載臉上走上坡道,正要慢慢走進校園裡時,背部突然被拍一下。
「痛……」艾克斯轉頭看後方是誰拍的,看到的犯人是傑洛。「啊,是傑洛啊……」
「早!睡得好嗎?」傑洛笑著問,看到艾克斯臉上的表情,很沒精神又不開心。「你知道嗎?第一節課要上體育喔~!興奮了嗎?」
「嗯……」艾克斯只應了一聲,快速走遠離傑洛身邊。
「艾克斯?」傑洛見到艾克斯那反應,站在原地愣住了。「我是有做了什麼嗎?」
「早,哥!」零走到傑洛身邊,向他道早。「怎麼了嗎?難道身體出了問題?」
「不,我沒有什麼,只是艾克斯怪怪的。」
「艾克斯?」零遠望已走進校門口的艾克斯。「他只是對你抱持著罪惡感想遠離你而已!」
「就因為這樣?!」傑洛轉頭看零,一臉不滿。「這明明是我的事啊!」
「你應該知道,那人就是這樣,容易愧疚又容易怪自己。」
「也對……這樣的話我得下重藥是嗎?」傑洛想到好主意,這主意大概很詭異,他揚起嘴角露出邪笑。「對他那樣做跟這樣做……嘿嘿~」
「噁心!」零露出厭惡的表情,走離傑洛身邊,回他一句話。
「又不噁心!!只是要拿嚇人箱子嚇他,然後拿面具嚇他,最後讓他睡不著覺做惡夢!只是這樣的計劃耶!」傑洛小跑步跟上,解釋他的詭計。
「最後是要讓他生氣才對吧?」
「不然你有好點子嗎?」
「給他吃子彈!這樣會有比較強的壓力。」
「先有壓力之前,他早就從這世上解脫一切了!!!」


經過早晨的班會點名,接著C班學生都到操場集合,女生穿著白色體育服加紅色布魯馬前往操場,因為女生大露大腿,令班上的男生多盯一下那大腿,有查覺的女生都對他們大喊色狼或變態。則男生穿著黑色緊身短褲,不習慣緊身的一些男生,都認為這樣不好行動。
今日的體育是由經歷過很多次馬拉松大賽的體育老師,疾風飛馬,大家都叫他飛馬老師。
「最近運動會快到了,想必各位同學想練習賽跑吧?」疾風飛馬說。「今年B班有了強力的選手,艾克賽爾,C班也要加油啊!」
「老師!你不用擔心啦!有我在啊!」傑洛揮揮手,對自己很有自信。「還有零!」
「不需要提到我!!」零很火大的抓住傑洛的手不讓他再揮。
「嘿~~」
「這樣啊!C班跟B班都有強勁的選手,可見這次的運動會精采多了!那麼各位同學也要學學他們!今天一整堂課都去跑操場!」
「嗄~~~~」
「別抱怨了!快去吧!!!」
各位同學都到跑道上就定位後,疾風飛馬大喊"開始",接著同學開始跑步。
「零!」傑洛這時呼喚零一聲。
「什麼?」零邊跑邊聽。「身體不舒服了嗎?」
「不是,是想叫你去跑個二十圈啦~呵呵!」傑洛笑著說。
「你以為你是誰啊!!」零很火大的轉身對著傑洛使出迴旋踢,傑洛大力跳起,越過踢擊也越過零上頭。
「哈哈~~開玩笑嘛!好好跟雪兒培養關係喔~」
「你這人……」零更加火大,快速奔跑去追人。「過來!不需要你雞婆!!」
「零!傑洛!你們兩個不要吵了!」雪兒趕緊跟上,阻止他們的爭吵。「等一下啦!我跟不上!」
因為班上有人在爭吵,有幾位同學邊跑邊笑,害得幾位無力繼續跑,除了繃著臉的艾克斯,不加入他們,也不笑一下。
傑洛就算沒有我……也能跟零跟雪兒玩得高興笑得開心不是嗎?艾克斯心想。


上完體育課後,艾克斯獨自一人回到教室,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拿起自己帶來的水喝,接著拿備用毛巾擦汗。
「呼~跑好多喔!那麼來看書吧!」艾克斯伸進自己的抽屜,正要拿書時,指尖碰到一個東西,試探一下摸摸看,是個盒子!艾克斯好奇的拿出盒子,毫不猶豫的打開盒子。
蹦~~從盒子裡蹦出一個骨骸人出來嚇人,艾克斯當場嚇到。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YA~~TRICK or TREAT~~」骨骸人用高興的語氣說不合秋季的話。
「什麼?」「怎麼回事?!」「啊,是嚇人箱子!」
「是誰啦!!!???」艾克斯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力指著箱子。「不要把這種東西放進我的抽屜好嗎?!真是!」
這時在走廊那裡,傑洛跟零剛好看到這景象,傑洛在一旁偷笑。
「嘿嘿~成功了!」
「下一堂是歷史,你想怎樣?」
「接下來就是這個啦!」
「受不了你。」


歷史課,艾克斯專心聽課中,則傑洛立著課本掩飾高地魯的視線,在底下做詭異的事。
「所以這事件由來是這樣的,發生在……」
「艾克斯!艾克斯!!」傑洛小聲呼喚艾克斯。
「嗯?」艾克斯轉頭望向他,看他想說什麼。「有什麼事嗎?」
「看呀!!!」傑洛將臉戴上噁心又醜陋的面具面向艾克斯。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當場嚇得大叫,加上身體往旁邊一倒。
「傑洛同學!!!給我到走廊上罰站!!!!」高地魯一看到傑洛沒專心上課,立刻叫人出去罰站。


快速來到午休時刻,艾克斯一個人拿著自己特地跟龐德莫尼安借廚房做好的便當到學校頂樓上,為了讓耳根子清靜。
「唉~」艾克斯嘆了一聲,到欄杆那裡坐下,打開包巾與便當蓋,拿起筷子合起掌。「我要開動了!」
扒一口飯到嘴裡,拿起蛋捲吃起,享受這裡的天空美景與秋季涼爽的風拂過臉龐。
「艾克斯!」這時有人呼喚他,那人正是傑洛。
「嗯?」艾克斯抬起頭,一看到傑洛,立刻低下頭不去面對。「原來是傑洛啊……有什麼事嗎?要嚇我你就儘管來吧!」
「你到底在愧疚什麼?」傑洛到艾克斯旁邊坐下,打開剛買來的波蘿麵包吃起,問他重要的事。
「我又沒有……」艾克斯吞下飯,想冷靜的回答,卻因心理關係不能回答得流暢。
「你聽著,我上次就跟你說過那句話了不是嗎?」
「要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靠近你對吧!我知道……」我現在,就想辦法不要靠近你了啊……艾克斯低著頭回應。
「嗯!就是那個,我是不想讓你受傷才會這麼說!你不要會錯意!」傑洛咬下麵包,邊吃邊說。「嗯~雖然我……你會錯意了……什麼,但你不要愧疚了!」
「到底是要吃還是要說話?」艾克斯冷冷的說。我會錯意?那你呢?隱藏我那麼多心事,你是真的要把我當朋友看待嗎?
「這句話很冷淡耶!」傑洛覺得奇怪的說。「你應該說"到底是要吃還是要說話啊?笨蛋!"」
「幹嘛罵自己是笨蛋?」其實自己也是個笨蛋啊……所以才不罵。
「因為我是個愛挺身保護人又愛強忍著痛苦的笨蛋!」傑洛望著天空,眼神若有所思,淡淡的回艾克斯話。「是個笨得可以的笨蛋,永遠都靠行動來解決,不行嗎?」
一聽到傑洛承認自己是笨蛋時,艾克斯望著傑洛的臉龐看。
「你也是笨蛋嗎?那我……更是笨!比你笨!笨得可以的超級大笨蛋!」艾克斯跟著望著天空,眼神認真的說。「我無力保護任何人,運動差,像我這樣的人,應該不用再受到保護!還有……」
這時艾克斯伸手到褲子口袋裡,拿出一個信,上面寫"退社申請",將這信交到傑洛手中。
「這個麻煩你!」
「嗯?退社?你!」傑洛看艾克斯如此認真,想退出劍道社。「為什麼?我讓你加入運動社團都是要讓你……」
「不需要!!!」艾克斯大喊。「像我這種人,是不可能變得強的!死心吧!幫我交給戴那摩學長!」
「既然你這麼決定,我就幫你交。」傑洛收下退社書,從另一個口袋拿出另一個東西。「你說我不用再來保護你,可惜哪!我不妥協!我還是會保護你!這個給你吃,給多○A夢點心吃!」
「銅鑼燒?」一個銅鑼燒交到艾克斯手中。「等一下!我又不是藍色貓型機器人!」
「沒關係啦!」傑洛站起,迅速到門口那裡要離場。「好好享用!」
「雖然我並不討厭啦……」艾克斯對銅鑼燒微笑。自己蠻愛甜食的!
「對了!艾克斯!」傑洛突然的呼喚,讓想咬一口的艾克斯再次注意,抬頭望人。「雖然我對你有隱藏秘密,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去過問,我只想要我們歡笑的日子不變,只希望這就這樣,一如往常!」
傑洛說完,打開門離開頂樓,留下艾克斯一個人。
一如往常……嗎?
艾克斯看著銅鑼燒若有所思,想著傑洛的話。
大家都希望日子一如往常,一起歡笑一起打鬧,什麼都不要有任何改變……所以要忍耐一切嗎?忍住不發問嗎?
但是總比一直沉悶下去來得好吧?
「那就別過問吧!我相信羈絆會讓我理解接下來未來發生。」艾克斯咬下一口銅鑼燒說。「便當都還沒吃完就吃甜點會不會太……唔!哇啊啊啊啊!!!好嗆啊!!!!」
艾克斯仔細看裡面的餡,是大量芥末。
「可惡!!又做這種惡作劇!!!嗆死我了!!!」艾克斯捏著鼻子,眼角流淚,忍住芥末的強力嗆勁,接著不知道為什麼想笑出聲。「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就這樣的什麼都不做,一如往常的過日子,也沒什麼不好,為求歡笑不求真實,活在謊言之中也好!


夜晚,艾克斯和零在學生宿舍裡的學生餐廳,吃著龐德莫尼安大叔主的中華炒飯加糖醋排骨。
「好吃耶~不愧是熊貓先生!」艾克斯大讚桌上的料理。「以前住過中國嗎?」
「熊貓……先生?」這時零誤會了,腦中的畫面是那一位龐德莫尼安先生擁有變身之術,會變身成熊貓。「他也是……忍者?還是像狸合戰那樣?」
「什麼?」艾克斯一聽到零那句話,一時愣住。「噗!」接著他笑出聲了,指著零大笑。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忍者?狸合戰?哈哈哈哈哈~~~~熊貓先生不會變身啦!也不是原本是熊貓變人的那種啦,他是因為胖胖的才被人稱熊貓先生的!零~你很好笑耶!!!什麼忍者啊!!」
感覺被人嘲笑似的,零露出厭惡又犀利的眼神,就跟平常當殺手一樣。手伸到背後,拿出其中一把槍,指著艾克斯的臉,艾克斯一看到他掏槍立刻舉手投降跟停止笑聲,怕怕的發抖。
「我不是故意的……」
「艾克斯……跟BerettaM92F的子彈Say Sorry!」零冷酷的說,雙眼充滿殺氣。「不然……」
「So、Sorry……」艾克斯現在知道了,零是不開玩笑的嚴肅人種,雖然剛才想法很呆,可是一嘲笑他,他就會掏槍。「對不起!我不該嘲笑你!」
「嗯!」收下槍,繼續吃東西。
嗚~傑洛比零好多了,可以開玩笑。

 

【待續】


–––––––––––––––––––––– 
幻影:在下是幻影,這次出現是要依命令前來預告了!這次和在下一起的來賓多位,來的人是傑洛長兄、零長兄、艾克斯大人、佛魯迪長兄、齊爾威長兄!
傑洛:幻影!好久不見!!(想撲過去)
幻影: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側身閃過讓傑洛跑過)
傑洛:幻影真害羞~~
零:噁心。
傑洛:才不噁心呢!
佛魯迪:不是噁心還能稱什麼?噁心傑洛!
傑洛:大哥你很多嘴耶!!
佛魯迪:你說什麼!?
艾克斯:兩位,不要在這裡吵架啦!!!
齊爾威:大家都好HIGH喔~
零:請正經一點!二哥!
齊爾威:你太嚴肅了啦~~
幻影:那麼請各位預告下回吧!
傑洛:好~~
佛魯迪:挺麻煩的!
六位同時回:下回,"未定"跟"傑洛全項參加"!敬請期待!
齊爾威:居然有未定?沒定好的話故事怎麼繼續下去?
佛魯迪:到時候看不就知道了?啊對了!這時候要請零解釋一下你的槍!
傑洛:喔~零的愛槍BerettaM92F~貝瑞塔醬~~
零:不要亂取名字!!!(怒)
艾克斯:那麼請零介紹一下!
零:是一種現代半自動手槍的代表性產品。M92F原本是義大利治安當局為了應付城市游擊戰,所以才請求Beretta公司代為設計的手槍。
傑洛:貝瑞塔醬從義大利來的~~噗噗~(笑XD)
零:是不是要給你吃子彈還是在腦袋上開洞啊?!!(怒)
佛魯迪:開槍!零!我支持你!
傑洛:喂喂!
齊爾威:BerettaM92F這把槍,有被美國看上而使用喔!
零:現已被美國陸海空三軍、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備隊正式列裝。
艾克斯:請問一下,自動的話,是哪裡自動的?
零:該槍的自動方式為槍管短後坐式,閉鎖方式為閉鎖卡鐵擺動式。開閉鎖動作由閉鎖卡鐵上下擺動而完成。這種结構的優點是避免了槍管上下擺動對射弹造成的影響,提高了射擊精度,但缺点是機構較為複雜,零件較多。
齊爾威:順便說一下,口徑:9mmX19 ;總長度:217mm;槍管長度:125mm;重量: 975g;子弹容量:15發;膛線:6條;Country of Origin:ITALY!
艾克斯:不好意思……我還是不懂耶。
幻影:艾克斯大人不懂也不奇怪,因為這對槍有研究的才會聽得懂
艾克斯:喔……


作者的話:為了故事需要,特地找了些手槍的資料,之後愛上了幾把手槍,我逐漸變成初級軍武控了~XD半自動手槍好耶~~資料有錯的話請糾正喔!
*註解TIME*
故事中的流星洛克人在這裡設定為JUMP中的人氣王道漫畫,CLOVER就是Z2的ED,在此是校園戀愛漫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