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56~57

 

前言:請欣賞本篇的固定情侶檔遇上鐵達尼號般浩劫的故事吧! ( ^3^ )╱~~

 

※※※雪兒被人盯上※※※
––––––––––––––––––––––
––––––––––––––––––––––
運動會完後的日子,雪兒就親密地叫零小零了,則傑洛挨了更多零的子彈。
在校園裡,不斷發出槍聲,這所學校大概習慣零的開槍,都理所當然地隨他們去。
「哈哈哈哈~」傑洛邊跑閃零的子彈,零在後追趕著。
「還想跑到哪裡?!」
「我就是要跑!哈哈~~」
「站住!」
自從知道傑洛用了零的聲音向雪兒求婚後,零發誓要給傑洛一千零八個孔。
同一時間,雪兒創造出世界都會驚嘆的系統,雪兒系統(System-a-Ciel),可以創造出驚人的能源提供更多電源,除此之外,還能消除電腦病毒、可以做出電子做成的精靈、解析程式等功能。
「呼~經過一個月才能完成啊!」雪兒舉手抹抹額頭,看看自己桌上的筆記型電腦,螢幕正顯示出蓮花樣式的動態圖案。「我的雪兒系統……」
雪兒將螢幕蓋關上,把筆記型電腦收進自己的書包裡,接著拿出愛鳳,點擊螢幕上的相簿選項,再點擊名為"最愛的小零"的子相簿。一打開,秀出一張零在靠著牆邊往窗外看去的相片。
「小零~我是喜歡你的,那你呢?」雪兒對著相片裡的零發問,問個相片不可能回答的問題。
從國小五年級開始一直在一起,國中一起出國,一直在一起……對方,是如何的感情?是朋友,還是情人?
C班教室外,有個小小影子在外面,他好像在注意雪兒!
––––––––––––––––––––––
在校園裡的一年級生大樓右邊空地,傑洛看著已經氣喘吁吁的零,地上多了許多彈殼。
「零,這麼快就累啦?」傑洛低看著曲著身喘氣的零,笑道。
「囉嗦!」零火大的回嘴。
「同為ZERO的雙胞胎啊雙胞胎,真為你們拍拍手。」一個輕又響的獨聲拍掌傳來,傑洛和零往有聲音的方向看去,看到擁有紫色頭髮與銀色眼瞳的男人,B班的學生席魯多,他對著傑洛跟零邪笑。
「有什麼好拍手?」零收起槍,轉身面對他。
「我在為你們的相殺拍手呀!多麼精彩的對戰啊!敢問兩位閣下是怎麼比的呢?」席魯多對著他們彎腰敬禮。
「我們不是在玩耶,同學。」傑洛無奈的搔搔頭回答。「零可是真的想殺了我喔!」
「沒錯。」零簡單回答。
「喔~~是真的想殺人啊!那我可以參與嗎?」席魯多臉上的嘴角揚起更上,露出潔白的齒貝,將笑容中的陰險更加邪惡。他舉起手,手發出奇妙的紅光。「用這股超強的力量!!!」
席魯多的手掌對著零,明明離零有點距離,卻將零的脖子一把抓起,把他抓到騰空。
「唔!這是……」零大吃一驚,想掙脫卻不能。
「喂!你那個力量是可以這麼做嗎?!」傑洛看到零被抓起,很生氣的對他吼。「什麼事對著我來就好,不准對零出手!」
為什麼哥會知道這力量是什麼?零覺得奇怪。
「真的嗎?真的能對傑洛同學出手?」席魯多放下零,對傑洛歡笑。「那你可不要後悔喔~」
「別對零出手什麼都可以對著我來!」傑洛走前靠近席魯多,站在他面前叉腰。
「那好!!」席魯多出拳,大力把傑洛打飛。
碰────
傑洛整個身子往後飛,撞上牆壁打穿牆壁,一路飛後直到撞上樹才停下來。
「哥──────!!!」零訝異的大喊,跑到傑洛前方查看,看到傑洛正緩緩的站起,拍拍灰塵甩甩頭,然後一副安然無恙地走出來,到剛才站的位置注視席魯多。
「你、你沒事吧?」零看看傑洛全身,雖然沾了許多土灰顯得髒髒的,但看在傑洛站起來毫無痛感,零擔心的問。
「我沒事。」傑洛回答。「不用太擔心我!」
「啊咧?我明明把你打到斷幾根肋骨才對啊!你怎麼可能沒事?」席魯多邪笑著。「敢問閣下是否為……怪物呢?」
「你胡說什麼!?」零一聽到把傑洛稱做"怪物",爆發怒氣對他大吼。「哥才不是怪物!他雖然強大但是……」
「沒關係,零。」傑洛伸手拍拍零的肩膀,阻止他辯解。「我就算被說成怪物,也不奇怪。」
「哥……」怎麼可以不介意……
「哼哼,我打得很高興,感謝傑洛同學肯陪我。」席魯多哼笑著轉身離開,對傑洛道謝。「下次,再來玩玩!」
等到席魯多走了之後,零一臉嚴肅的望向傑洛。「哥,為什麼你知道那能力?」
「是父親大人給的委任,要我將八審官的成員找回人生方向,其中八審官之一的人就是席魯多。」傑洛拍著身上的灰塵,對零解釋。「他的能力不是天生就有,而是被父親大人的實驗之下誕生的,那力量是超能力之一的念動力!」
「你說……念動力?」零驚訝不已。
「你應該知道世上有很多人種吧,普通人與特殊人種,還有就是異常人種,會使出一般人無法使出的力量。」傑洛嚴肅的說,拍拍肩上以及頭髮上的灰塵。「大眾都將這種異常人種稱異能者,如果要婉轉說好聽點,是超能力者。」
「父親大人為什麼給你這樣的委任?這樣只會讓你更……」
「沒關係,我沒關係的!」傑洛面向零微笑。「只要你沒事,要我做什麼都沒關係!再次被那人打也沒關係,只要沒有人在我眼前受傷就好。」
零這次無法辨解,只盯著傑洛的微笑。
哥……你就是這樣!總是背負悲傷跟痛苦,只會將這些大事都攬在你身上,才會讓你顯得……孤獨又危險!
「傑洛!零!」艾克斯的呼喚聲傳來,傑洛和零往前看去,看到在白襯衫下加件黑色背心的男孩-艾克斯跑過來。「剛才是怎麼了?我聽到好大的聲音,嗚哇!」
艾克斯一看到傑洛身後的大洞,驚訝得停下腳步,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大洞。
「那是怎麼回事啊?!」
「喔,那是我跌倒造成的!」傑洛對艾克斯笑笑,找個藉口回話。
「跌倒?哪有可能啊?」艾克斯走到大洞前看,認為這是跌倒才會造成的。
「就是跌倒造成的,跌倒~~!」傑洛迅速跑走,避開艾克斯的追問。
「喂!你跑什麼啊!?」艾克斯一看到傑洛跑走,立刻轉身大喊。「遇上我就跑,你是做了虧心事對吧?好樣的,傑洛,下次我會給你好看!!」
這時零也要走掉,默默無聲的離開。
「零……」艾克斯一看到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零!雪兒要我轉告你,等一下找她啊!」
零停止走步一下,回應艾克斯的話點頭一下,接著再次走步離開。
「嗯?」艾克斯疑惑的歪歪頭。
––––––––––––––––––––––
下課鐘聲響,每位同學都奔回班級教室,在C班教室前,A班的潘朵拉人在C班教室門口旁站著。當傑洛跟零兩人要進去教室時,潘朵拉往旁一踏擋住門口。
「妳是?」傑洛好奇的問。
「你們……哪位是零?」潘朵拉想找零而問。
「就是我!」零站出,回答潘朵拉的話。「找我有事?」
潘朵拉確定出零後,她靠近零前,抓住零右手手腕,把零往前傾。接著潘朵拉墊起腳尖,在零還未做出反應時,她的柔軟雙唇印上零的唇且封住,親自把零的初吻奪走。
「什───」傑洛愣住,一時說不出話。
零同時也不知所措,整個人傻住,嘴唇任潘朵拉吻去。同一時刻,雪兒和艾克斯也看到那情景,那時雪兒一時說不出話,心情變得低落。
等到潘朵拉轉身離開後,傑洛這時才回神。
「零!你該不會偷情吧?而且還讓人霸王硬上鉤?!你這樣要怎樣跟雪兒交代?零!零!你有沒有在聽啊?」傑洛情緒激動的逼問,見零一直沒回應,他走過去看,看到零一臉呆滯。「零?喂!喂!!」
「同學!現在上課了還不快進教室啊?是想罰站嗎?」歷史老師高地魯走過來,見到傑洛和零都還未走進教室就出聲大罵。
「啊!抱歉!」傑洛趕緊推著零進教室。
當C班開始上歷史課後,在前方的摟梯下,潘朵拉正與人交涉。
「可以了吧?」潘朵拉問。「你……確定有效?」
「至少對雪兒有效吧?那女孩,可是喜歡零的喔!利用這點,雪兒保證傷心透頂會跑出去!」一個少年音回答問題。「到時候,我就可以擄走她!Master相當需要這位人才的!」
「是嗎……」潘朵拉冷冷回應,漫步回到A班教室。
––––––––––––––––––––––
C班下課後,午休時間--
「零!!」傑洛和艾克斯到零面前,大聲呼喚他,很生氣的瞪他。
零他依然一臉呆滯。
「你最好解釋清楚喔!零!之前你跟潘朵拉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跟潘朵拉親嘴了?!你偷情嗎?偷情了對吧?你現在偷情了對不對?!」艾克斯抓住零的肩膀猛搖晃他猛逼問。「你說啊!你說啊!你說話啊啊啊!!!」
「艾克斯,你這樣搖,零的魂魄都要被你搖出來了!」傑洛抓住艾克斯的手阻止他繼續搖。「啊!」
「對喔!」艾克斯這時才想到。當傑洛訝異的出聲,他看向零,看到零的嘴邊真的吐出白色透明物體,上面還有眼睛!「嗚哇!!!真的搖出靈魂了啦!!!」
「零的臉色慘白!!!」傑洛慌張的說。「喂!零!你怎麼了?振作點!」
當艾克斯跟傑洛慌張時,其他同學因為好奇都看著他們,其中雪兒突然站起來。
「雪兒?」艾克斯轉身注意到她情況不對。
「我……出去一下!」雪兒奔出教室,用瀏海遮住的眼睛,一跑起步晶瑩的水光跑出。艾克斯覺得不妙,於是跟上。
「等一下!雪兒!」
「零~~零~~~!」傑洛猛搖著零,為了讓零清醒,他臉湊上零前,自己的嘴唇吻上零的嘴。
那時起,現場的女生都訝異得大叫,其中也有人心動。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啊!」其中男生也大吃一驚。
傳說中的雙子禁忌之戀!!!
「!」零這時才覺醒,同時看到慘景,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居然親他。他驚慌地將傑洛推開。「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你醒啦?」傑洛笑問,一副沒事的樣子。
「你你你……」零臉色發紫,指著傑洛要發作,怒火走在邊緣。「你給我死!!!!」
零拿起自己的書桌丟到傑洛身上,傑洛將書桌接下放好,見砸不死他就飛撲到傑洛身上,出拳要揍人,可惜傑洛拳拳都躲過。
「你怎麼突然火大啊?」
「噁心!變態!偷吻魔!下流!白癡下三濫!宇宙級笨蛋!微生物級腦袋!銀河級弟控大色狼!!!」零一連串的罵,不斷出拳又踢腿對付著傑洛。
「你是怎麼了啊?!」
「少囉嗦!!!!!!」
––––––––––––––––––––––
雪兒因為不敢面對零被潘朵拉KISS,加上心情低落,獨自跑到園藝社專用的植物園。
她面對著花圃,雙眼無神地看著每一朵花朵,腦袋不斷去放空,不願去想起零被潘朵拉親,可是腦中意識就是會重現。
--那個零被潘朵拉向前拉然後嘴唇被堵上的畫面
「嗚……嗚嗚。」雪兒一想起就淚水氾濫,一顆顆淚珠落到花朵的花瓣上,有的落在土上沾濕土攘。「嗚嗚……」
也對!零從未說過喜歡我,一開始零就沒有以情人的位置在我身邊,就只是朋友!我硬是讓零吃我的醋,根本是給他麻煩。
也許……零是不喜歡我的。
雪兒舉手抹乾臉上的淚水,仔細看看花朵。這時想她想起一件事,聽說以前女子間流傳一個占卜,就做"花占卜",心中想著心上人,第一次念喜歡然後撕下一個花瓣,第二次念不喜歡然後撕下花瓣,直到最後一個花瓣,就是結果。
「好!」雪而下定決心,伸手拔起園藝社的人辛苦種的花,然後做起花占卜。「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
「再來!」不服輸的雪兒,再次做一次花占卜。「喜歡、不喜歡、喜歡……」
這時追雪兒的艾克斯,來到植物園,因為聽到有人在說喜歡跟不喜歡,好奇的走進植物園,剛好找到雪兒。
「雪兒!原來妳在這裡啊!」艾克斯奔過去,到雪兒身邊。當他一靠近,就看到雪兒地上都有花瓣。「嚇────那不是園藝社種的嗎?!雪兒,別這樣,別撕開花啊!」
「不要!」雪兒起身跳開艾克斯身邊,手裡緊握著一朵只剩一片花瓣的花。「艾克斯,你不懂!這是花占卜!!」
「花、花占卜?」艾克斯一時傻住。那不是很久以前女生之間傳的占卜嗎?!雪兒居然信啊?!
「艾克斯,我跟你說……」雪兒看著手中的花說。「我以前就很喜歡零了,國中去留學的時候,零願意跟我去,那時我真的很高興!那時我以為零是喜歡我才會跟著我去的,但是現在,我終於知道零為什麼總是對我冷淡了……零只是覺得我去英國可能怕寂寞才會跟著去而已。」
「雪兒,不是這樣的!」艾克斯聽到雪兒悲觀想法,積極為零說話。「你應該知道零是個超級大傻蛋!害羞得要命不敢在公共場所說些熱情的話,雖然不常對妳透漏感情,其實他很在乎妳的!看到妳跟別的男人一起還會吃醋,這樣妳還說零不喜歡妳嗎?」
「艾克斯,我們女生其實都希望男生說真心話。」雪兒將頭別到一邊,露出悲傷的眼神。「就算你們男生只會陪伴和當聽眾,但是我們女生是希望聽到男生說真心話,我……希望聽到零說喜歡我。」
「零是真的喜歡妳!雪兒!」
「別說了!」雪兒大聲喊。「艾克斯,你口口聲聲為零說話,我要的不是這種的,如果零不是喜歡我的話,那為什麼面對潘朵拉的時候不去罵她呢?零其實他……是不在乎我的對吧!」
「雪兒!!!」聽到雪兒又悲觀地說,艾克斯激動地喊。「不是這樣的……」
當艾克斯還要反駁時,近處突然傳來拍手聲,有力氣的手掌去拍打的掌聲。
「誰!」艾克斯大聲問,提高警覺。一往後注意,看到一個灰頭髮體格龐大的陌生男子,身穿工人的服裝,臉上掛著笑意對著艾克斯跟雪兒拍手。
「你是?」雪兒感覺到不妙的往後退,接著看到艾克斯到自己面前挺身護衛。
「哼哼哼……世界級天才少女和ROCK數據擁有者嗎?」陌生男子嘴裡說著艾克斯和雪兒不明白的事。「哼哼,伊那說得沒錯!真是巧啊!沒想到兩人剛好集結,加上沒有罪人做伴。」
「你是誰?」雪兒問。
「ROCK數據?」聽到過去被零說出口的名詞,艾克斯突然心悸。
難道……我是因為有那個東西所以需要傑洛特地保護?加上世界上的黑手黨都想搶?!
「跟我來!」陌生男子伸出手對著艾克斯和雪兒邪笑,念出類似詩詞的話。「跟我們來到黑暗的深淵去,我們所屬的黃昏,眾神將面臨危機,神需要神子,神才能永遠存活!諸神的黃昏,不久後將會開始,來吧!神子!」
「在那裡說些什麼?!」艾克斯護著雪兒向後退,強烈的不安感襲來。「雪兒,快逃!他是黑手黨的人!」
「哼!沒錯!我是"八審官"其中之一,肯魯貝利安。」陌生男子"肯魯貝利安"說出身分。「天才少女和數據擁有者,勸你們別抵抗快入我們手中!」
「雪兒快跑!」艾克斯大喊,自己衝向前抓住肯魯貝利安的身子阻止他抓雪兒,製造機會讓雪兒逃跑。
「可是、可是……」雪兒很猶豫,面對要丟下艾克斯逃跑,她做不到。正當雪兒還在猶豫時,腳突然滑倒,雪兒跌地。她看看地面,是被冰凍的冰地面。「怎會?」
「辛苦了!肯魯貝利安,接下來由我帶走少女吧!」一個小小的影子從大型觀賞用植物出現,走出來的人是A班的宇佐見伊那。「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喔!不然的話我會把你們凍成人肉冰棒,到時候Master是會責備我的!好啦!肯魯貝利安,開始吧!」
「好!」肯魯貝利安抓住艾克斯的頭,將他的身子輕易抓起騰空。另一手握拳往地面打,造成一個大坑洞。「下去吧!數據擁有者!」
「哇啊!」艾克斯被丟下坑洞裡,摔進裡面的空間。
「天才少女啊,妳就乖乖地綁住吧!」伊那拿出鐵鍊,示意要綑綁。「不然我會把妳凍成冰棒喔!」
「你們……」雪兒無法對抗,只能任他們抓走,以及小聲的求救。「零……救救我。」
這時的傑洛跟零,他們還在班上打鬧時,零突然停手,一臉慌張的看往外面。
「零?」傑洛好奇的呼喚。
「雪兒……有危險!」
––––––––––––––––––––––
––––––––––––––––––––––
※※※罪惡感※※※
––––––––––––––––––––––
擁有數一數二的ROCK數據的擁有者艾克斯,以及創造出System-a-Ciel的雪兒,這兩人是八審官中的神(被伊那稱Master)想要的神子,因為身分不平凡而被八審官的其中兩人肯魯貝利安和宇佐見伊那抓走,現在人被帶到學校下的地下水道。
「伊那,我們還真幸運啊!」肯魯貝利安看著趴在地上忍著被摔的痛的艾克斯和被鐵鍊綑綁住的雪兒。「一下子抓照創造出System-a-Ciel的雪兒和數據擁有者艾克斯!」
「笨蛋!才不是因為好運呢!是我找潘朵拉去對付零,刻意讓雪兒跑出去的!」伊那邪笑著,更正肯魯貝利安的話。「把他們送去給Master吧!」
「原來是你們刻意讓雪兒傷心!」艾克斯緩慢起身,怒瞪著肯魯貝利安和宇佐見伊那。「你們,到底要做什麼?!到底有何居心?!」
「啊咧?肯魯貝利安不是有念詩給你們了?當然是把你們送給Master啊!然後得到Master那崇高的榮譽以及高額獎金。」伊那笑著對艾克斯說明。「同時你們也是引出罪人的兒子罪人傑洛和殺手零的餌,你們應該高興才對啊!」
「哈哈,沒錯!世上只有他們才會願意就你們,在這裡求救的話,他們會更快來的!」肯魯貝利安笑道,讓艾克斯和雪兒產生罪惡感。「你們就怪自己是黑手黨想要人的吧!」
「怎麼會……」雪兒低下頭,淚水奪眶。原來……零會陪在我身邊是因為我是別人想要的人才,所以、所以才會……
「雪兒,不要愧疚!」艾克斯注意到雪兒正在傷心,為了打擊雪兒的罪惡感而大聲呼喊。「傑洛跟零他們是不會因為我們是黑手黨想要的人才才來救我們的!雪兒!你要相信他們啊!」
「可是……零當初說不定是這樣啊……」雪兒邊流淚邊說。「還有自己什麼都不做,只會靠別人拯救,這樣的自己……艾克斯,你能接受嗎?」
「雪兒……」
也對!過去的我都是傑洛拯救來的!上次我被人抓走的時候,要是傑洛沒有捨命搭救,我人早就不在這裡!被傑洛救回來的我……卻沒有一次回報給傑洛!
這次……應該由我來!零不在這裡,雪兒就由我來救!!!
艾克斯站直身子握緊雙拳,對著肯魯貝利安和伊那怒瞪。「給我放開她!」
「喔~想當HERO嗎?那好,看你有多少能耐!」肯魯貝利安看到艾克斯想救人,他冷冷笑道,握緊拳頭出拳揍艾克斯的肚子,他使出來的力道大到將艾克斯揍飛。
「哇啊啊────!」艾克斯的身子往後飛。直到停下來艾克斯撫著肚子,忍耐著肚子的痛使勁站起,接著往前奔跑。
「給我放開雪兒!!!」
艾克斯出拳揍肯魯貝利安,拳頭因肯魯貝利安往旁移動而落空,艾克斯不放過機會,身體轉身抬腳往旁迴旋,對他使出迴旋踢,腳踢中肚子。
「肯魯貝利安,這裡交給你啦!我去把雪兒帶到別的地方綁著,引誘殺手零。」伊那見艾克斯要與肯魯貝利安戰鬥就大聲呼喚,抓著一條綁著雪兒的鐵鍊轉身走入深處。
「好!」肯魯貝利安回應,對著艾克斯邪笑,抓住他踢過來的腳。「算你勇氣可嘉,想英雄救美,不過你的出拳和迴旋踢都這麼輕,也敢叫揍人啊?」
「少囉嗦!好歹我在國中時有學空手道的!」艾克斯大聲吼罵。
「哼!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做揍人吧!!」肯魯貝利安笑道,下一刻他右手出拳,將艾克斯再次揍飛。
「嗚哇!」
「真弱!」肯魯貝利安走過去,到艾克斯前方抓住他衣領,出拳連打他的肚子。打了五拳多後抬膝踢艾克斯的肚子,把艾克斯的身體上飛,這時肯魯貝利安雙手交握,打擊艾克斯的背部把他打到趴地。
「嗚啊──!嗚……」艾克斯趴地不起,全身都疼痛著。為了示威,眼睛上飄瞪著肯魯貝利安。
「喔~你還真敢!明明救女人都做不到!」肯魯貝利安取笑艾克斯,一把抓起他的頭,將他提起並用手指的力量緊掐腦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舉手抓住肯魯貝利安的手,拼命動腳掙扎。
「哈哈哈,盡管哀嚎吧!讓那個罪人聽到,讓罪人來臨吧!」肯魯貝利安聽到艾克斯的痛叫就興奮地大笑。「你知道嗎?罪人傑洛的父親,曾對我們八審官做了不人道的實驗,不能夠實用於世間的治療加速,為了測試,把我們當實驗體!害得伊那擁有凍結的力量,而我擁有怪力,你的小頭顱,很快就會在我手中捏碎!」
「放開我!!!」艾克斯怒吼著,用憤怒的眼神瞪著肯魯貝利安。
「哼!反正我們只需要ROCK數據,你啊……」肯魯貝利安露出讓艾克斯的怒氣壓下的邪惡笑容。「就去死吧!!!」
肯魯貝利安喊話,將艾克斯往旁用力丟一邊,頭撞上牆壁受到激烈的撞擊,後腦勺流出大量的鮮血。
「嗚啊!」艾克斯坐倒在地,半闔著眼看著肯魯貝利安慢慢走過來。這時他感到絕望,在無人獲救的情況,自己又無力救出雪兒還被人打到身上烏青又出血,腦中就只是回想起過去小時侯有人對他說的話。
『護身符?』
『對!它會保護你,你有困難或有遇上險境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出來救你,直到你脫離險境』
如果真的會有人來救的話……那我就抱持著這一點希望吧!
艾克斯舉起顫抖的右手,摸向口袋,拿出一個紅色倒水滴渾圓墜飾,緊緊握在手裡。
「救救……我。」
當艾克斯小聲喊出求救時,一個男子手拿繫有紅色鈴鐺的武士刀從上面的破洞跳下來,以及雙手拿槍的男人也跟著跳下來,他們都有著共通點,都是金髮馬尾。
馬尾因為男子的跳下往上飄,從透進來的光芒仔細看,那兩人是雙胞胎傑洛跟零。
「傑洛……」艾克斯看著傑洛和零微笑,輕聲呼喚他們的名字。「還有……零。」
「艾克斯,我已經趕到了!不用擔心!」傑洛將刀舉成橫水平,挺身擋住肯魯貝利安的去路以防再次抓住艾克斯。「零,快替艾克斯包紮一下!」
「知道!」零觀察一下周圍沒看見要找的人就收下槍,回應傑洛的話。走到艾克斯身邊,拿出三角布和急救用的繃帶,用三角布替艾克斯擦血,止住後,用繃帶輕輕環繞在艾克斯的頭部。
「雪兒她在哪裡?被抓走了嗎?」丟下染血的布,抓住艾克斯的手幫助他站起。為了找人,零問起艾克斯。
「她被宇佐見伊那同學帶走了,快點!雪兒現在的心情很悲觀!」艾克斯緩緩站起,回答零的問題。「現在的她,需要你!」
「我知道了!我會去救她的!」
「搞什麼?!這麼快就有人來啦?」肯魯貝利安一副失去玩具而無趣。「真無聊,讓我多揍那小子幾下啊!你們知道嗎?湯瑪士代代都是弱得要命的小子!那小子就是這樣,一揍就唉唉叫,真讓我興奮啊!還是把他交給我,讓我多聽聽他的哀鳴吧!」
「想找人打嗎?那好,接下來由我來跟你打!」聽到有人貶低自己的好友,傑洛憤怒十足,怒瞪著肯魯貝利安。「順便告訴你,艾克斯才不弱!」
「喔~罪人傑洛,你是有多強呢?」肯魯貝利安這次貶低傑洛的實力,同時諷刺幾句。「又不是艾克斯的誰,為什麼這麼拼呢?艾克斯可是湯瑪士一家的廉價種,居然次次都要人保護?!」
「喂!誰准你說艾克斯壞話的?」傑洛怒道。「看來你挺會說的,接下來我要讓你嘴裡吐不出象牙!我到底強不強你就親身體驗!我的力量不是為了破壞,是為了朋友,是相信保護朋友和朋友所相信的那些人的力量!!艾克斯他是……我的朋友!!!」
「傑洛……」從傑洛嘴中說出口的宣示,讓艾克斯心中感到欣慰。傑洛的朋友就是自己,自己就是傑洛的朋友。
那……露明尼學姐為什麼要說我跟傑洛的關係是陌生人般?
「零,你先去救雪兒!這裡交給我!」傑洛邊要求零先去雪兒邊拔出另一把白柄的武士刀。「雪兒現在需要你不是嗎?」
「我知道了!」零立刻向前衝刺,跑過肯魯貝利安。
「你試試看啊!罪人傑洛!」肯魯貝利安握緊拳,踏前衝刺到傑洛面前。傑洛舉刀在原地轉圈,將刀刃迎上他的拳頭,利刃砍在肯魯貝利安的拳上,劃出大痕的血痕。
肯魯貝利安一點也不痛地繼續揮拳,傑洛邊閃邊揮刀,利刃不斷為肯魯貝利安身上劃血痕。
「怎麼了?為什麼不全力攻擊?!」肯魯貝利安問,空手直接抓住要砍自己手臂的刀,刀剛好是繫有鈴鐺的那把。「不全力的話可是讓我失望的,這樣好了!你這把刀,我折斷好了!!」
「放手!」傑洛怒吼,想收回刀卻被肯魯貝利安緊抓住無法收回。
那把刀,是克拉夫特遺留的刀!要是折斷的話……
「哈哈~」肯魯貝利安輕笑一聲,握緊刀不顧手掌出血,用力握斷刀身。
鏘────一個碎裂的聲音響起!
肯魯貝利安露出滿足的笑容,鬆下拿著斷刃的手,將刀刃掉落在地。
傑洛看到刀身變得一半,一個鋼煉製的刀被人輕易地握斷了!!!
之後艾克斯看到傑洛所露出的表情,是不敢相信的震懾。
「傑洛……」艾克斯輕聲呼喚。
「……艾克斯,幫我把刀收起來。」傑洛將斷成一半的刀交到艾克斯手中,另外拿出這把刀的刀鞘也一併交到艾克斯手中。撿起斷裂的刀刃,傑洛用白布撿起收好接著交到艾克斯手裡。「還有,千萬不要注意我的臉色,我不希望你看到而害怕我,因為我現在……相當憤怒!!」
傑洛轉身,怒瞪著親手將克拉夫特遺留的刀給弄斷的肯魯貝利安。
「我知道了。」艾克斯回應,趕緊收好刀遠離傑洛,低著頭盡量不去看傑洛的表情。
「嘻~」肯魯貝利安依然不怕傑洛憤怒的嘻笑。
––––––––––––––––––––––
雪兒被宇佐見伊那帶到地下水道的閘門前,被伊那綁在有燈照的水管上,雪兒被綁的地方,正是打開閘門的開關處。
這時雪兒聽到腳步聲,她抬起頭往旁一看,見到零往這裡跑。
「零?為什麼會在這裡?」雪兒不敢相信的問。
「是感覺到妳有危險而來的,妳等一下,我馬上替妳鬆綁。」零走到雪兒前,抓住綁雪兒的鐵鍊試著解開。
「零,你是不是因為我是創造出雪兒系統的天才才來救我的?」雪兒低下頭,對零提起問題。
「為什麼這麼問?」零冷回。「我來救妳並不是因為你是黑手黨想要的人才,救人沒有理由。」
「那為什麼要特地待在我身邊呢?!」雪兒抬起頭大聲問。「特地保護我又特地與我出國去英國,其實你最初會待在我身邊是因為我是重要人才才會接近我的對吧?」
「不是。」零短短的回應,繼續用著鐵鍊。「這跟妳是不是天才則黑手黨想要的人沒關係。」
「可是我比別人來得與眾不同,會製作程式又會相對論。」雪兒依然悲觀的說。「零,你聽我說,我製造出雪兒系統是為了改變現況而做的,以為能為世界帶來利益,現在卻帶給零一個危險,再繼續下去,只會讓零陷入危險!」
「雪兒,我不要緊。」零這次無法專心對付鐵鍊,聽到雪兒一連串的悲觀論,決定出聲制止她。「妳不要再說喪氣話了!妳會變成黑手黨的眼中釘也沒關係,有我在!我會負責把打妳主意的人都擊潰,同時也會保護妳!」
「可是零……」
什麼沒關係?這樣不行的!每次都要麻煩到零,每次為了我與黑手黨戰鬥,最後一定會受傷……這樣的我,只會拖他下水!
到時候,零萬一有什麼發生,那絕對是我的錯!!!
「不行!零,你還是回去吧!」雪兒大力搖頭,要求零回去。
「雪兒,妳……」
「零,我不想拖你下水!你快走吧!」雪兒的眼眶泛淚,淚珠一顆顆落在零手上和鐵鍊,這時她的手摸向開啟閘門的開關,悄悄按下。
登,咻嚕嚕────閘門被開啟,水逐漸放掉。
「零,你應該追求自由比較好,相較之下,與其找我這拖你下水的女生不好,去找比較適合你的女生,像我這種會把你拖下水的女生不適合你!」
對……就像A班的潘朵拉同學,膽識大,能夠親自奪走零的初吻,就只有她,而且跟零配對,絕對很和得來!
「零,比較適合你的人,應該是A班的潘朵拉同學……」
當雪兒說起潘朵拉的名字,零瞪大了雙眼。
這時閘門越來越開,大量的水要沖走零,最後衝擊力越來越大,零的腳被水抬開,身體被水沖走,變得離開雪兒身邊。
「雪兒!雪兒!!妳在胡說什麼?!」
「零,我不想看到你被捲入危險,快走吧!」雪兒抬起頭面向被沖走的零,用那流過淚水的眼睛闔上,用勉強擠出來的笑容面對零,對他說聲道歉。「對不起,把你拖下水了。」
「雪兒────!!!」零大聲呼喊。
––––––––––––––––––––––
傑洛衝前砍擊肯魯貝利安的手,是想親手砍下他的雙手好讓他失去可傷人的武器,不過肯魯貝利安一直握拳出首擋下傑洛的砍擊,原本想砍下手一直遲遲難以進行。
「怎麼了?一直耍刀弄舞,罪人傑洛,你的實力只有這樣嗎?」肯魯貝利安笑著諷刺人,出拳擋下傑洛的斜下砍擊和橫砍。
肯魯貝利安的拳頭都已經都有許多血痕了,但拳頭卻能一一擋下傑洛砍擊又不受傷。
「嘖!」覺得難以對付的傑洛,只好將刀收起把刀刃擺後,對著肯魯貝利安衝刺,接著起跳,用右腳踢擊肯魯貝利安。強力的踢擊,將龐大的肯魯貝利安踢倒。
肯魯貝利安一倒下,傑洛跑到他面前,抓起他的慣用手右手,雙腳夾住右手,接著傑洛往後空翻,將肯魯貝利安的身子帶著往後翻,把他甩出去,同時把他的手弄到脫臼。
咯────骨頭移位的聲音響徹現場,同時龐大身體從艾克斯的旁邊甩出去的碰撞聲,正是響到能聽得見。
傑洛轉身,看看肯魯貝利安的狀況,在他注意別人時,他感覺到腳下有股冰冷感。他往下一看,看到有水在流動。
地下水到的水閘門被開啟了?傑洛心想。
––––––––––––––––––––––
不對!這樣不對的!!!雪兒妳並沒有錯啊!!!妳不應該背負這樣的罪惡感!我會救妳的原因是因為……
可惡!我為什麼總是這樣!?總是將最重要的話藏在喉裡不說出來,最後害得雪兒產生罪惡感,害得雪兒哭了!!!可惡!!!
雪兒……我會救妳是因為妳是我最重要的人啊!!!
水量變得充滿整個地下水道,零不斷往前游與水的衝力對抗。這時零手伸向褲子口袋裡,拿出白色短柄,往旁用力一揮,柄的前端出現螢綠光芒的有形電力三角形狀劍刃,接著零奮力往前游,直到來到雪兒身邊。
現在雪兒整個人沒入水中,一發現到零未走還在附近,張開眼睛看他,對他搖搖頭示意拒絕救援。
看到雪兒拒絕,零不甘心的皺起眉頭,很火大的瞪雪兒。為了屈服她,以及打消之前的念頭,零決定將嘴唇靠近雪兒那柔軟的粉紅唇瓣,用吻封住她,就像潘朵拉之前對他做過的一樣。
「!」雪兒顯得驚訝,沒想到零會做出如此大膽的事。
吻上長時間後,這時零慢慢離開唇邊,睜開眼睛看雪兒,看到她臉紅得要命又相當驚訝。
這方法,雖然粗暴對女性不禮貌,但是現在如今已經別無他法,至少應該可以讓雪兒回心轉意。
零往後游動,舉起螢綠光劍,然後向前快游,劍端刺中綁住雪兒的鐵鍊,大力破壞掉鐵鍊,伸手摟住雪兒的腰,抱緊她往上一游,讓雪兒呼吸。
噗嘩────
「雪兒,趁現在吸氣!」零要求道,緊摟著雪兒往前游動。
「好!」雪兒張開口,大力吸氣。
「雪兒,抓住我別放手!現在就離開這裡!」見到雪兒有乖乖吸氣,零再次下令。
「零,等一下!還是把我交給伊那吧!只要我加入八審官的話,零就不會……」「少囉嗦!!!」
當雪兒要拒絕零的救出時,零大聲喊話打斷雪兒的話。
「雪兒,現在聽我的!妳是我重要的人,是不准死在這裡的!!!」零轉頭面向雪兒,用命令的語氣要求雪兒。「雪兒,從現在開始,一切都交給我,相信我!」
聽到零這強而有力的話語,雪兒露出欣慰的笑容,感受著零的守護,閉上眼緊抓著零。
「好……我相信你!」
「這就對了!」零大聲回應,抱著雪兒往下游,游到前方被關緊閉的閘門。零舉起拿劍斜下砍破開閘門,接著利用水的衝擊力將兩人往前推,直到來到傑洛與艾克斯的位置。
水進入新的領域,水量為了平衡而顯得降低,零和雪兒等到水不再推後落地。零將雪兒抱落地,抱緊雪兒的手鬆開。
「零、雪兒!沒事吧?」傑洛擔心的問。
「沒事。」零舉起手背替雪兒擦臉上的水珠,對傑洛做簡單回應。「雪兒也安然無恙。」
「雪兒!」艾克斯跑過去,查看雪兒狀況,順便拿出手帕幫雪兒擦水。「沒事吧?太好了,這下不用被人帶走了對吧?啊咧?雪兒妳的臉這麼紅?」
「因為零親我了,我好高興……」雪兒雙手撫上雙頰,一臉害羞又開心的說。「太好了~我也有地位了,零也喜歡我……嘿嘿~❤」
「「你說零他親妳?!?!」」艾克斯跟傑洛大吃一驚,一向都害羞得要命的零,居然做得出大膽的事?!兩人一同望向大膽的人,當事者則也是臉紅紅一臉驚訝。
「雪、雪兒!為什麼說出來啊?!」零一臉受不了又很氣的罵。
「嘿嘿嘿~~~」雪兒陶醉中。
「嗯?」這時艾克斯注意到零手中的東西。「對了!零,你手上是?」
「這是雪兒的父親謝魯佛跟道格拉斯以及武器開發天才少女一起開發出來的光束劍(Z-Saber)。」零舉起他發出螢綠光芒的三角形狀電力劍,解釋這物品的由來。
當零跟雪兒和艾克斯開話題聊天時,傑洛轉身警覺,瞪視著遠處的黑暗。
「我父親和道格拉斯?」雪兒相當吃驚。「現在不是只能製作出雷射槍嗎?現在卻有人開發得出能源光劍?」
「而且道格拉斯不就是奈奈的表哥嗎?」艾克斯一樣吃驚。表面上是好好先生開海灘小吃店,私底下卻……
「不過世上還有天才少女?」雪兒講出還有一個令人驚訝的事。
「有,好像叫做帕、帕……」零努力回想名字,最後實在擠不出字來,隨便講詞。「怕死了?」
「嗄?!」雪兒跟艾克斯訝異到說不出話。
會有人叫"怕死了"嗎??!!
「先別閒聊了,他又要來了!」傑洛大聲呼喚,舉刀警戒著遠處。「那傢伙的握力很強,之前還把我的刀弄斷!」
「什麼?!」零很驚訝,看向艾克斯手中的刀。那不是克拉夫特死前遺留的刀嗎?竟然能弄斷?!
這下糟糕了!哥他……一生起氣會一發不可收拾啊!
「哥,我來支援你!」零走到傑洛身邊,順便伸手拿出一把BerettaM92F遞給傑洛。「這拿去,給你補助。」
「喔,謝了。」傑洛對零笑著道謝。「不過與其給我,到不如給艾克斯吧!」
「咦?!」被喚到自己的艾克斯,一臉疑惑的看著傑洛。
傑洛……為什麼要把槍交給我?我不會使用啊。
在他們面臨肯魯貝利安將要進擊時,另一邊,艾克斯的背後出現一個小人影,那小人影身旁有白霧飄散,那白霧有著極冷的溫度……
––––––––––待續<‾‿‾/––––––––––––
傑洛:雪兒,你說零真的親了妳嗎?
雪兒:是的!我非常幸福喔!
傑洛:居然全壘打了!!零~~~恭喜你!終於生米煮成熟飯了!!!(興奮)
零:……╬(怒)
雪兒:討厭啦!沒有到生米煮成熟飯啦!(大力拍打傑洛的背)
傑洛:咕哇!好痛!
艾克斯:笨傑洛!只是親嘴而已,還不算是生米煮成熟飯跟全壘打啦!你的戀愛程度只有國中生啊?!
傑洛:什麼?!明明是個在本集受挨打的超弱主人公!!!不過……哈哈~艾克斯,小心喔~你的主人公位置,要被我搶了喔~~(大笑)
艾克斯:你欠扁啊!!!!(大怒+飛撲過去毆打)
傑洛:我又沒說錯!
艾克斯:少囉嗦!你這性別錯亂的金髮白癡!
傑洛:你竟敢這樣說我?那你是童顏矮冬瓜加鬼畜眼鏡!!!
艾克斯:我哪裡童顏啊!?我矮還真是對不起你啊!!!不准叫我鬼畜眼鏡!!!!
雪兒:下集-"刀與槍的戰術"&"將秘密說出",武士刀要和手槍接合使用的戰術,以及主人公傑洛將要強力使用王牌!還有艾克斯將使出意想不到的力量。戰鬥完後,我們將傾聽傑洛未說過的秘密!
傑洛:艾克斯,你看!連雪兒都承認我是主人公!呀哈哈哈哈哈~~~(瘋狂大笑)
艾克斯:雪兒……(淚)
雪兒:對我而言,只有零才是我的主、人、公喔~~❤(陶醉)
艾克斯:那我算什麼啊!!!???(吶喊)
傑洛:艾克斯,女主人公從缺,你就當這個好了!(燦笑+舉大拇指)
艾克斯:你找死啊!!!(怒)
零:不是比較適合嗎?
艾克斯:哪裡適合啦?!?!還有,零,剛才怎麼不說話?
零:(無視)
艾克斯:好難相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