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58~59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58~59

前言:戰鬥的最高潮,開始~~~≡(▔﹏▔)≡

––––––––––––––––––––––
✧刀與槍的戰術✧
––––––––––––––––––––––
傑洛……為什麼要把槍交給我?我不會使用啊。
艾克斯一臉疑惑的看著傑洛,當對方查覺到有人對自己的說法疑惑,他轉身面向艾克斯,露出很有自信的笑容。
「艾克斯,放心吧!是你的話,絕對會使用的!」
「可是……」正要反駁時,零把自己的一把BerettaM92F交到自己手中。「我從未拿過手槍啊!讓一個新手拿槍不太好吧?」
「沒問題的!你要相信自己!」傑洛對艾克斯舉大拇指。「我相信艾克斯是能夠駕馭的,況且……!艾克斯,小心!」
傑洛要說的話突然打斷,突然把艾克斯抓起往後拉,把他推到自己的後面去。傑洛舉起刀往地面插,白霜之霧地面從地面冒起,接著白霧越來越擴大,直到白霧隨傑洛控制,向前衝刺。
白霧往前衝,另一方面,白霧的前方出現藍色閃光,藍色閃光同樣向前衝刺,兩個物質一碰撞在一起,現在大家所處的地方立刻變得白色冰世界,地面呈藍色冰面,現場的氣溫立即降溫到零下五度。
現場由於有兩位普通人艾克斯跟雪兒,他們立刻感覺到冷,身體渾身發抖,手腳冰冷。
「啊咧?」這時前方遠處出現小孩的疑問喊音,從黑暗之下跑出來的人影,身材矮小的藍色武士頭男孩-宇佐見伊那。「我還以為這樣能嚇嚇你的,看來我不能對你客氣了!我是八審官之一的宇佐見伊那,我最擅長把人凍成冰棒了!罪人傑洛!你就變成冰棒好讓我丟進海裡把你變成鯊魚的飼料吧!!!」
「等一下!為什麼要擅自把傑洛當作罪人看待?」雪兒不滿的大聲問。
「因為他的父親啊!」伊那一提到傑洛的事就火氣上升。「如果他當時沒把我當成實驗品看待,我也不會太矮,我也不會使用這凍結的能力,我說不定能好好加入足球隊當個職業足球手的!可是、可是!就是他的父親所害,害我長得矮,擁有凍結的力量!!!」
「但是也不能因此而怪到傑洛身上吧?」雪兒繼續反駁。「傑洛什麼也沒做啊!」
「因為他是神的阻礙者,他是唯一能保護所有像妳這樣的人,以及也是異常的超級怪物喔!」伊那指著傑洛說,貶低傑洛。「雪兒跟艾克斯都感覺到吧?在這麼冷的現場,你們能撐得住嗎?這傢伙,一樣可以把人凍成冰棒吶!」
「或許你說得沒錯……」這時艾克斯出聲,忍著嘴唇和身體的顫抖努力說話。「傑洛確實和我想的一直都不一樣,或許相當特別,或許相當異常……但是……傑洛終究是個人!是個有心的人類!!」
「想為罪人說話啊?還真感動吶~」伊那不稀罕對方的包容笑道。「不過,你們兩個,如果繼續待在這裡的話,是會凍死喔!到時候傑洛就真的是個罪人,因為是他擅自使用冰凍結這裡害你們死的,哈哈~~」
「你這矮冬瓜,吵死人了!!!」在伊那正在哈哈大笑時,傑洛出聲吼人,制止伊那的嘻笑。
「矮?你竟敢說我矮?!你這高個子是能理解嗎?嗄?!」伊那再次火氣大,火大地罵人。
「艾克斯!雪兒!」傑洛無視伊那的吼罵,轉身呼喚普通人。「你們兩個快回上面,這裡交給我跟零兩個!」
「你竟敢無視我?!」
「可是……」雪兒想幫忙時,艾克斯伸手拍肩膀,她看向艾克斯,見到他搖搖頭。
意思是別插手嗎?雪兒猜想。
「要雪兒回去可以,但我……要留下來!」艾克斯舉起零的槍BerettaM92F,對傑洛示意要留下來幫忙。
「你的身體會承受不住哥的冰,快回去!」零反對。
「我可以!」艾克斯忍著現場的冷感,身體很誠實的顫抖。「我過去都受傑洛的保護,這次……我想幫忙,我可是個男人啊,怎能一直受保護?」
「在那邊討論夠了沒啊?」伊那大力踏地,一個藍色冰圓球從地面上浮出,接著伊那大力踢冰圓球,像足球在踢的冰球正快速地往艾克斯進擊。
傑洛快速落刀,將冰球剖成兩半,同時在一瞬間砍成碎冰落地。
「冰狼牙!」傑洛快速奔前,接著跳起,身體做出空翻,同時揮刀產生冰刃打在伊那身上,伊那向前衝刺閃過冰刃。
「嘿嘿~愚蠢吶~你如果跑到這裡,那雪兒跟艾克斯怎麼辦呀?」伊那嘲笑道,諷刺傑洛的行動。
「愚蠢的是你!」一個螢綠光一閃,零出劍將劍端抵在伊那喉間,同時將BerettaM92F的槍口瞄準伊那的頭。
「零、傑洛、艾克斯,一定要回來啊!」雪兒大聲呼喊,爬著往上去的梯子,開始離開現場。「一定喔!」
「當然。」零簡單回應。
「哼!除了我要對付,還有肯魯貝利安啊!」伊那笑說,嘴角上揚顯得邪惡。
「嗚嚕嚕嚕嚕嚕────!!」一個吼聲,遠處空間的天花板,被人跳破一個洞。肯魯貝利安以驚人的出場現身,他手拿著大水管,快速衝刺到前,將水管擺後,將攻擊只注意伊那的零。「去死吧────!!!」
「嘖!」零斜眼看後方的情勢感到不妙地咋舌。為了閃過大武器的揮砍,零往下翻滾越過伊那同時閃過水管的揮砍。
水管在他的身體上空揮過,同時掃起零的馬尾,大力扯起髮帶解開馬尾的束縛,零的金髮如散沙般散開。
「肯魯貝利安,零交給你,我來對付傑洛!」伊那輕鬆地跳走到肯魯貝利安的另一邊,想和肯魯貝利安換位置。「我想跟罪人玩玩!」
「好!」肯魯貝利安答應,向前走對零進擊。
當伊那到另一邊後就大力踏地,浮起藍色冰球,伊那大力踢起,這次目標是在一旁忍著身體發抖的艾克斯。
艾克斯一見到眼時一凜,不知道是拿著手槍讓心思有了轉換,有如雙重人格般,轉換了思考與人格,艾克斯毫無畏懼地舉槍攻擊冰球。
碰────,一顆9 x 19公釐子彈射穿冰球的中心點,下一刻從中心點開始像蜘蛛一樣的向外擴散的碎裂,冰球完全毀壞無法傷害艾克斯。
「看來是真的呢!」伊那看著艾克斯一臉嚴肅又冷酷的表情說。「湯瑪士一家代代都是神槍手,你繼承了那基因呢~」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艾克斯冷言回答。「我只知道,我不准你對我朋友出手!」
「你試試看啊!」伊那舉起右手,用凍結的力量將變成手刀手勢的右手結上冰角柱冰封起來。「你就被我砍成碎片吧!!!」
「嘖!」打算舉槍用子彈停止對方行動的艾克斯,無法立即行動。
「喝!!!」一個男人的喊聲,傑洛從上落下,手握的武士刀刀刃砍去伊那那結成冰凍的手。「你的對手是我!!!」
「罪人傑洛,去死吧!」伊那大喊,右手像是拿刀一樣與傑洛相互揮砍。
伊那的冰刀手和傑洛的武士刀相互揮砍,傑洛不斷向前逼退伊那,讓伊那遠離艾克斯。艾克斯這時舉起槍,槍口瞄準著伊那的手,因為對方一直動來動去,無法順利瞄準。
「喝啊啊!」伊那這時大喊,向上跳起到傑洛上頭的最高處,左腳結起大冰刀刃,對著傑洛的頭下踢。
「冰龍昇!」傑洛跳起,自身轉圈讓周圍產生冰晶環繞,武士刀的刀端結著白霜,對著伊那的冰刃砍去,將其冰刃一刀兩斷。
「煩人啊你!」伊那火大地罵,伸腳踢傑洛的手一下讓自己往後退。往後向球一樣的落地,接著右手一揮,揮出三個冰刃打向傑洛。
「冰烈斬!」將刀擺下,白霜纏繞在刀身周圍,形成跟伊那一樣形狀的冰刃,往下墬擊破壞冰刃。把冰刃打壞後,傑洛接著將身體在空中轉圈往下墬,以刀在外圍的往下墬直衝伊那,伊那用力踏地,地面立起圓形盾牌,高高立起好保護伊那。這時傑洛轉換招式,腳踏盾牌一下,將自己跳飛。
「三日月斬!」傑洛降落到地後再次起跳到最高,在空中使用月面空翻,兩次的空中翻轉,刀隨著空翻揮砍出兩個白色劍風,伊那的藍色盾牌仍然一一擋下。
最後傑洛要落下時,揮出最有力的劍風大力破壞了盾牌。傑洛即將落下,現在的伊那無法瞬間出招。
「落鳳破!!!」傑洛喊聲,握緊右拳大力打入地,一個白色霜柱從天花板上墬下,刺入伊那的周圍,頂端那裡傑洛順便製造一個白色圓頂在上頭蓋上,像是把人關進牢獄裡,伊那成了籠中鳥。
「可惡!卑鄙小人!!!」伊那不滿的大罵,猛力踢白霜柱想破壞牢籠。「你這怪物!我會讓你不得好死的!!是不會給我最後一擊啊?!你這金髮人妖!!!」
當伊那罵出最禁忌的話時,傑洛靠近他抓起他衣領,用最兇狠的眼神瞪他,使出小孩看到都會哭的殺人兇光。
「死小孩,給我閉嘴!」
「嗚……」伊那當場嚇到,一屁股落地,害怕地盯著兇狠的傑洛。如果伊那他是隻狗,一定會看到他尾巴往下垂。
「哼!」傑洛不理伊那後,轉身看向蹲在地上猛發抖的艾克斯。「沒事吧?怕冷的話上去吧。」
「不……行!我一定要……協助你!」艾克斯抱著BerettaM92F,臉色蒼白又嘴唇失溫發紫,身體一直發抖。「還有……我要對那個大個子討回公道,不然……我嚥不下這口氣。」
「艾克斯,我不想看到你因為失溫而臥床,還是回去吧。」
「你少囉嗦啦……」艾克斯有氣無力地罵人,忍著冰冷起身,走到零那邊想接近肯魯貝利安。
「唉……你有事一定要出聲啊!」傑洛無奈的嘆氣,跟著艾克斯到零那裡。
––––––––––––––––––––––
在傑洛對付伊那的同時,零面對揮舞著長水管要傷人的肯魯貝利安。當水管揮過來,零趕緊往後跳,舉槍攻擊肯魯貝利安的雙手,好將水管放下。
聽到槍聲襲來,肯魯貝利安將水管舉至前方,將水管轉起將兩顆要攻擊手的子彈擋下來。等到零的這次攻勢沒了後,肯魯貝利安向前對著零揮舞水管,揮砍著零。
零為了抵抗,舉起光束劍抵上水管,什麼都能切斷的光束劍,水管就像紙一樣輕鬆切成兩半。水管被削短後,零趁機舉槍再次攻擊肯魯利安的手,兩顆子彈在空中螺旋前進,當右邊的子彈與左邊子彈碰上時,以彈身碰撞過去,將左邊子彈大幅左移,一路衝往目標。
肯魯貝利安蹲下握緊雙拳大力打地面,冰面被裂開,接著他抓起能拿起來的冰塊,大力丟向零那裡,順便將子彈卡進冰裡無法前進。
「嘖!」零大聲低鳴,他將刀擺後,如武士出刀揮砍般,大力揮砍出衝擊波攻擊大冰塊。「光幻刃!」
衝擊波撞上冰塊,大力砍毀冰塊。在冰塊碎裂時,零使用"無空流起步式-疾風"大力衝刺到前,將劍擺置前方,用突刺方式攻擊肯魯貝利安。
「旋牙突!」
在零將要衝過來的時刻,肯魯貝利安完全不閃不躲,只是雙手交握要往下捶擊。零一時驚訝,趕緊用前滾翻方式躲過他的拳落。
零滾到肯魯貝利安的後方,舉起槍襲擊肯魯貝利安的右肩。
右肩被人用子彈劃傷後,肯魯貝利安轉身用拳頭攻擊零,零快速跑到他前方躲過。零來到前方就跳起來,舉劍斜下砍,砍中肯魯貝利安的胸前,雷射傷害皮膚,把他的胸前皮膚砍出大燒痕。
「嗚嚕嚕!別一直跑來跑去的!!!」肯魯貝利安惱羞成怒,左手伸到零前想抓住他。可惜零先開槍射擊他臉龐,肯魯貝利安為了躲子彈將臉移到旁邊,要抓住零時手暫時停住。零趁時後跳上他的手,奔到他臉前,跳起使出踢擊踢向他的頭顱。
「咕啊啊!」肯魯貝利安痛叫,頭受到強大碰撞一時昏。「可惡!竟然用子彈引導我閃開,而你趁機會傷人!你的實力簡直等於罪人傑洛的。」
「我就你這話當作誇獎。」零冷漠一道,踏起肯魯貝利安的肩膀往後落,他舉起槍往下對,攻擊肯魯貝利安的左腳阿基里斯腱,子彈射穿人類重要的阿基里斯腱後,肯魯貝利安的左腳屈膝,導致身體一半跪地。
「哈,只對一隻腳射嗎?」肯魯貝利安忍著痛對零諷刺道。「殺手零也沒什麼了不起嘛,也是會軟心啊。」
「你說錯了。」零大力揮劍,跟傑洛一樣的半月型白色劍風迎上肯魯貝利安,用冰封住肯魯貝利安的上半身。「冰月刃。」
「怎麼會?我居然會動不了?」肯魯貝利安著急動著身掙扎。
「最後一擊,Ice Javelin!」零這次使用鬼道術,將冰結上子彈。白色子彈一射出去,子彈就像彗星,快速地向前進,白色子彈往下擊,白霜結上地面同時結上肯魯貝利安的雙腳,正式讓肯魯貝利安無法行走。
將肯魯貝利安困住後,零舉槍往槍口一吹,吹走硝煙和白霜的霧做個結束。
「咕咕咕……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肯魯貝利安突然大吼,大力扭動身子,用扭動方式來掙脫零的冰束縛。
「你、你瘋了嗎?」零驚訝得口吃。
「這種冰,算不上什麼。」肯魯貝利安對著零邪笑。「我可是擁有最強的怪力啊,怎麼可能輸給這種碎冰啊!!!」
下一刻,肯魯貝利安身上的冰全部碎裂掉落,能夠活動的他,伸手抓住零的頭顱,將他帶人抓起。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零痛叫,原本拿在手中的光束劍和BerettaM92F掉落在地。
「零!!!」傑洛大聲呼喊,快速奔馳到肯魯貝利安那裡,踏地跳起到抓住零的手,揮刀傷害肯魯貝利安的手腕,劃下血痕的手腕,肯魯貝利安因痛放下零。
傑洛這時接住零的身體,狠瞪著肯魯貝利安。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肯魯貝利安大吼叫,像是狼要吼叫來提高士氣。他撿起不長的水管,用尖銳的地方指著傑洛,接著投射出去。
傑洛蹲下閃過尖水管的攻擊,尖銳處越過傑洛的頭髮,割下傑洛的髮帶,失去束縛的馬尾散開。則水管落到傑洛,直插在地上。
「傑洛!零!」艾克斯這時跑來,舉起槍對著肯魯貝利安。槍口指著肯魯貝利安的兩邊肩膀和腹部,以及右腳的阿基里斯腱,為了制伏他,子彈各自前進往目的地去。
肯魯貝利安注意到艾克斯開槍射擊,想空手接下子彈,但是他所看到子彈發生異樣,攻擊肩膀的兩個子彈,右邊子彈撞下左邊子彈,將左邊子彈落在腹部,右邊子彈依然射中右邊肩膀。要腹部的子彈因為被後方的子彈下方一擦,變成要攻擊左邊肩膀,最後的子彈直接落在阿基里斯腱。
「嗚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子彈都碰上後,肯魯貝利安大聲痛叫,身體正往前倒下。原本要倒下的他,不服輸的用右手支撐地面。「不可能……我不能輸的!我一定要把罪人傑洛踩扁!!!」
「你吵死人了!給我閉上嘴巴!」傑洛放下零,奔向肯魯貝利安,握拳打入地面。「天照霸!!!」
白霜衝上肯魯貝利安的身體,快速地把他冰封,肯魯貝利安就封在白霜柱裡無法動彈。
面對八審官宇佐見伊那跟肯魯貝利安的戰鬥結束。
––––––––––––––––––––––
✧將秘密說出✧
––––––––––––––––––––––
傑洛親手將肯魯貝利安冰住後,打算收起武士刀時,腳下突然飛來一支匕首。
「誰!!!???」看到匕首突然出現,傑洛舉起刀警戒,零撿起光束劍警戒,同時舉起槍對準遠處、艾克斯舉起槍警戒著。
「請不要誤會。」男子的聲音從黑暗遠處出現,那個又瘦又高的身材,他一走到光線下,一個掃把金髮、臉色消瘦看起來很沒精神的三年級生-雷德走來,手拿著雙刃鐮刀面對著傑洛他們。「我跟戴納摩並不是敵人,我們只是依學生會長的命令來抓走不法份子。」
「雷德學長?」艾克斯很吃驚,遇上不是敵人後就收下槍。當他聽到後方有腳步聲時,往後一看,看到天藍色長髮的男人-戴納摩,他掛著笑容緩慢走到艾克斯的後方。「戴納摩學長?」
「呀~艾克斯君,辛苦你啦!」戴納摩對艾克斯打招呼。「接下來那大塊頭交給我跟雷德學長吧!還有雪兒小姐已經受到洛克學長的保護了。」
「你們……」艾克斯開始懷疑。怎麼會有人面對現況還能冷靜的?難道有什麼特殊身分所以看得理所當然?「是什麼人啊?」
「什麼人?我是戴納摩啊。」戴納摩以為艾克斯是在問名字。
「不對!你們是……」
「武裝生。」雷德輕道,回答艾克斯要問的問題。「我們是理事長特別指定的武裝學生,簡稱武裝生,雖然現在校內風紀完全交給風紀委員,不過我們武裝生是專門處理這種狀況,也就是不法分子的闖入,抓住不法份子後一律交給理事長處理。」
「武裝生?!」艾克斯相當訝異。沒想到這學校,原來私底下不普通!
「傑洛君跟零君應該有去過E班吧?」戴納摩向傑洛跟零揮揮手。「那裡的同學啊,有些是擅自闖入這裡而來的喔!」
「什麼?!」只有零大吃一驚。
「我可不記得我鬧得很大還需要武裝生來處理吧?」傑洛冷說,將白柄武士刀收進鞘。
「傑洛君,還是需要的喔!」戴納摩走到傑洛身後,撿起匕首收好。「不法份子闖入學校,在傷害學生前首先將不法份子抓起來,所以跟傑洛君沒有關係。」
「是嗎……」傑洛轉身走到艾克斯附近,拿走託艾克斯保管的橙色刀柄武士刀。「零,艾克斯,我們走!」
「這種情況下你怎麼還能淡定啊?」艾克斯覺得奇怪的問。「這到底是……」
「哥,你又隱瞞了什麼?」零不滿的問。「我以前要求過你,不要總是不說又獨自背負事件,你總是這樣,總是讓自己顯得孤獨!!」
「走了。」面對兩人的問話,傑洛只是簡單回應,繼續往破了洞的出口走。
「「我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啊!!」」艾克斯跟零遇上他那反應,都一同氣急敗壞地罵。
「傑洛,請你等一下。」這時雷德喚人,傑洛停下來轉身看他。雷德望了一下傑洛的雙手拿著的東西,對他說:「傑洛,那是克拉夫特先生的刀"鈴音"對吧?」
「為什麼你會知道?!」
「我跟克拉夫特先生遇過,他和我父親是舊識。」雷德盯著傑洛手上的白布,裡面包著斷裂的刀刃。「克拉夫特先生有把愛刀,它的特徵是紅色鈴鐺綁在尾端,名字就叫鈴音。傑洛,那把是把好刀,壞了請去找道格拉斯修看看吧!」
「是嗎?我知道了。」傑洛冷淡的回應,跳上出口離開現場。
「雷德學長,你怎麼知道那把刀是斷的?」等到傑洛離開,艾克斯好奇的發問。
「因為傑洛的表情看起來很沮喪。」
「咦?」艾克斯很吃驚,就連零也露出訝異的表情。
可是……看不出來啊。
「如果你們想知道他更多的事,還是向他請求,讓他親口說吧。」雷德對他們露出笑容回答,為了執行現在的工作,雷德轉身背對他們。「待會我們要將肯魯貝利安跟宇佐見伊那交給理事長,兩位請回吧。」
「是……」艾克斯只好乖乖轉身回去,不問下去,跟著零的身後走向出口。
「戴納摩,開工了。」雷德大喚戴納摩。「你去處理宇佐見。」
「好!」
––––––––––––––––––––––
放學後,艾克斯跟零圍住要回去的傑洛,示意不讓路走人。
「有什麼事嗎?」傑洛感覺到現場氣氛沉重,嚴肅的問。
「那個,傑洛你有秘密都不說對吧?我從零那裡聽說了。」雪兒走到零旁邊,雙手交握對他請求。「拜託你,請你說出實情好嗎?我的事、艾克斯的事,還有關於你偷偷知道的武裝生的事,你隱瞞了很多事吧?」
「傑洛,這是你的壞毛病,為什麼對我不說?」艾克斯生氣的說。
「我並沒有隱瞞事情……」「你騙人────!!!」
聽到傑洛又不說實情,零伸手抓住傑洛的衣領往後撞,靠近著他很瞪。
「給我說!」零大聲逼道。「你以前就是這樣,總是獨自背負,所以看起來相當孤獨又危險,讓人有距離感,你連我都要隱瞞嗎?!」
傑洛注視著零的怒顏一陣子,感覺到零的怒氣後最後決定。「那好,我說!但是之後別對我說"為什麼告訴你這種事"這句話,做好決心了沒?」
「廢話。」「與其後悔,到不如現在知情,往後再煩惱。」「我可以的!」
「那好,仔細聽吧。」傑洛抓住自己的椅子,坐下來開始訴說。「艾克斯、雪兒,你們都是被黑手黨盯上的人才,雪兒是由基因遺傳子改造的孩子,擁有驚人的頭腦,是黑手黨想要的天才。艾克斯則是擁有可以改變科學界一切的ROCK數據,那數據就放在紅色墬飾裡。」
我就知道,傑洛是因為那樣東西才會一直守護著我,才會面臨各種危險。艾克斯伸手摸向褲袋,抓住紅色墬飾。
「然後是武裝生的事,這我在國中時知道的。」傑洛一臉嚴肅續道。「那個大塊頭燈泡頭西格瑪,曾找我加入武裝生,不過是在高中時期開始,武裝生的秘密都是他告訴我。」
「那個大叔找哥加入?」零訝異的說。
「所以我才會知道武裝生的事,再來還問什麼?」
「關於E班的事……」雪兒接著問令人好奇的班。「我們學校的班級都沒有E班,都是跳過接連的班,那是?」
「雪兒,那裡妳最好不要去,那是精神不正常的班,普通學生一進去絕對會喪命。」傑洛一說到E班,眼神犀利起來。「裡面的學生,全是會傷人奪命的學生!」
「那為什麼還要設立?」
「妳去問西格瑪那燈泡頭,我也不知道。」
「這樣啊……」
「艾克斯,還有要問的嗎?」從剛才都不說話的艾克斯,傑洛試問。
「我……沒有問題要問。」艾克斯低著頭回答,轉過身拿起書包走到門口回家。
親眼看到艾克斯關上拉門離開後,傑洛轉頭看向夕陽。
今天的夕陽,怎麼感覺很落寞?
––––––––––––––––––––––
這時的艾克斯,正漫步地走向住處-學生宿舍,回想著傑洛的回答。
聽到那些秘密,艾克斯的心情感覺沉重,腳好像被綁住了鉛無法加速走動。如果這代表著活在謊言中的現實,腳當然走不快。
這種太過實際的現實生活,一點也不普通的生活,一般人不可能遇上的生活,艾克斯無法想像這沉重感,無法言喻的心情,宛如石頭重重放入心中。
「是誰說活在謊言中的日子裡好的啊?!根本也不好,一點也不實際!雖然現實很痛苦,但是謊言只會讓人煩悶啊!!!」艾克斯為了發洩,往一棵樹那踢過去,重重一踢,一堆樹葉就掉落在他身上。「什麼武裝生!?什麼黑手黨!?什麼ROCK數據!?別把麻煩都攬在我身上好不好?!?!我也有想過的日子啊!!!這種東西……」
艾克斯拿出紅色墬飾,舉得高高要做出丟東西的姿勢。
當他丟出去的時候,回想過去那不完整的記憶。
『護身符?』
『對!它會保護你,你有困難或有遇上險境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出來救你,直到你脫離險境』
『這個好厲害喔!會召喚人來保護我?』
『是的!是個很厲害的護身符喔!』
「什麼嘛……這東西一點也不厲害,根本一點不厲害,反而害我受到更多危險,反而害得傑洛上次為了保護我差點喪命,害得我被人打得慘兮兮,這種東西……」艾克斯低著頭,一個光珠從臉龐滑過,對著這墬飾猛罵。
「根本不是護身符!簡直是受詛咒的邪教物!!!」
艾克斯將墬飾大力丟出去,墬飾在地面滾了又滾,直到被某人的鞋子碰到停下。那人將墬飾撿起來,拿出手帕仔細擦墬飾上的灰塵。
「……你做什麼?」艾克斯一注意有人把它撿起來又細心地擦灰塵,艾克斯不滿的問,順便趁他沒注意時用衣袖擦乾眼淚。「別擦那種東西!它已經受詛咒了!它會害了你的!!」
「不,我還是要擦乾淨。」幫墬飾擦乾淨的人出聲,那聲音,令艾克斯熟悉。他抬起頭看前方的人,發現到是洛克。
「洛克學長!」艾克斯很驚訝,沒想到自己會罵到他。「那個……別擦了,如果你想要的話,你就拿去吧。關於我之前說的話,我向你道歉,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那種東西最好不要拿,再見。」
「艾克斯,等一下!」洛克喚住艾克斯,拿著已經擦乾淨的墬飾掛在艾克斯脖子上。「這東西不應該屬於我,我沒有資格擁有它。」
「洛克學長……」艾克斯望著洛克的表情,看見平時掛著燦爛笑容的他,正露出有悲傷情感的笑容。
「艾克斯,你並不是生活在謊言之中,只是還未發現現實中隱藏起來的東西。」洛克伸手撫摸著比他矮的艾克斯的頭,溫柔輕聲道。「人生就像是冒險,必須觸發各種道路,我們需要勇氣才能繼續下去。不要放棄!人生沒有終點,一切都得船到橋頭自然直,就算受傷了,也要鼓起勇氣才能站起來。」
「船到橋頭自然直嗎……」艾克斯不是很滿意這句話。原來之前自己說的自言自語他都聽到啦……
「萬一沒勇氣繼續下去呢?世界上總會有人沒有勇氣的人啊……」
「那就數十秒,不要害怕輸,拳擊手都是被打趴了,想到要戰鬥到最後,在自己心中數十秒繼續鼓起勇氣繼續下去,最重要的,還是不要害怕輸這點。」
「這樣啊……謝謝你,洛克學長。」艾克斯聽到洛克那些有力的言語,對他展現笑容。「不過,為什麼學長要跟我說這些呢?」
「沒什麼,我只是喜歡幫助人。」洛克轉身踏步離去,對艾克斯回答問題。「看到有人無法繼續走下去,我都會伸手幫他站起,這是我目前能做的了,回家路上小心喔!艾克斯。」
「是!學長也請你路上小心。」
「好。」
這下我真的覺得,洛克學長讓我感覺像個家人,我一時擁有一個善良體貼的哥哥。艾克斯望著洛克回家,心裡正想著。
不過,怎麼會呢!?他是三年級的學長啊!而且他跟我不同,那麼成熟又那麼有親近感,喜歡幫助人這點的確跟我很像……等一下!!!
『這東西不應該屬於我,我沒有資格擁有它。』
洛克學長那句話……讓我感覺怪怪的。
––––––––––––––––––––––
正在離開艾克斯的視線的洛克,這時他的臉龐,滑落出光珠,一掉落就形成水滴狀,那是悲傷的淚珠。
「艾克斯,對不起!給你一個不會守護你的護身符。」洛克抬起頭,臉龐出現兩道淚行,淚水正頻頻掉落著。「說它是個邪教物也很正確,但是請你不要討厭爺爺,也不要討厭我,請你鼓起勇氣守護那護身符。」
他正在自言自語,說出要傳達給艾克斯的話,望著那橙色天空。
「對不起,毀了你普通的人生……我的弟弟。」
–––––––––– o(≧ω≦)o=≡ ──→待續––––––––––––
傑洛:終於來到了!雪兒跟零的第一次!!!
雪兒:沒錯!終於能到踏入這步了!
傑洛:那個死腦筋的零,總算要面對了!
雪兒:對~對~~總算是情侶應該執行的事了!!!
傑洛:就是DA────
艾克斯:等一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別說這種令人誤會的話好不好?
雪兒:只是去約會啊
傑洛:就是約會,DATE。
艾克斯:啊……
雪兒:艾克斯好色!我們不是要去做"那檔事",我們只是去約會啊!
艾克斯:對、對不起……
傑洛:那麼下一集的是--
眾人:下回是"更親近一點"跟"再造刀刃失敗?!"
艾克斯:第二部分為以傑洛第一人稱開始,新一位女同學來到,提示是金髮雙馬尾的小女孩!
傑洛:該不會是……蘿露?!
雪兒:蘿露?我記得她不是馬尾嗎?
艾克斯:猜錯了!那女孩正是……"嗶────"
傑洛:我知道了!蘿露她養的鸚鵡"嗶特"!
雪兒:咦?不是小女孩嗎?我想應該是零上次說的武器開發天才少女。
艾克斯:傑洛,你是怎麼猜的啊?==答案就如雪兒所說的一樣,天才少女要來了!!下回待續!
=作者的話=最後出現鑰匙,洛克說出自己是艾克斯的弟弟,那將會是開啟新道路的關鍵,對艾克斯來說~(^W^>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