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60~61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60~61

 

前言:那麼開始進行情侶檔的約會進行跟刀刃鍛造進行吧!
------------------------------------------------------------------------------------------
❀更親近一點❀
------------------------------------------------------------------------------------------
假日的上午十點,零身穿白襯衫加咖啡色背心、深藍牛仔褲跟咖啡色長靴紳士鞋,他拿著智慧手機看螢幕,站在紅綠燈旁正等著人。
這時的他,露出無視的眼神顯得犀利,加上又長得帥就被許多女生盯著看,有女生問問題他都不理,有女生想邀他也不理,他正專心看著螢幕上的監獄兔動畫,加上被人眾目睽睽,他依然害羞得不敢回話。
「吶吶~~要不要跟我去喝茶啊?」
「你喜歡監獄兔啊?」
「你一直低頭不好喔,我不想看到你成為低頭族的一員,吶~看看我嘛!」
「你好帥喔!你可不可以跟我做朋友?」
當零還在無視現場女生快支撐不住想快點跑走時,雪兒這時喚聲。
「小零~~~!」
零抬起頭注意,越過女生群走到雪兒面前。
「久等了嗎?」身穿粉色連身裙的雪兒,手拿白色小皮包,平時一直綁成馬尾的金髮放了下來,在右邊髮側加著小花髮飾,踏著有小花裝飾的粉色高跟鞋。她快步走到零身邊,試問他。
「沒有。」零簡單回應。「走吧。」
「好~」雪兒笑答,伸手勾住零因插進口袋的手成"ㄑ"形的空處,讓自己和他親密到不行,好讓後方的女生打消跟零在一起的主意。「我們先去看電影吧!小零,你先看你喜歡的。」
「好。」
這時後方女生都頻頻落寞地說。
「嗚~原來他有女朋友。」
「好忌妒喔!真羨慕那對,太登對了!」
「原來早就有女生陪伴,真無趣。」
以上是約會進行的序幕,接著看前一天的發展。
------------------------------------------------------------------------------------------
在學生宿舍的餐廳裡,進行著晚餐時間,這時艾克斯一臉嚴肅的要對零說。
「零,你是喜歡雪兒對吧?」
「噗───────────!!!」正在喝味噌湯的零,因為聽到艾克斯那句話,喝進嘴裡的湯都噴出來,正在喝湯的他,湯都弄到自己的臉上,弄得身上衣服跟褲子都濕答答。
「咳咳咳~~咳咳。」接著零連咳幾聲。
「我就知道,你這反應很大,正是喜歡雪兒!」艾克斯拿餐巾遞給零,好讓零擦臉跟衣服褲子。
「我才───」「你不用宣示我也知道!」
「我其───」「你不用講出來我也知道,你是喜歡雪兒的!!!」
在零要辯解時,艾克斯頻頻阻斷他的否認。
「我───」「我不用聽也知道你剛才想起雪兒的臉!」
零無法否認,只好讓臉引起生理反應,臉紅紅得像蘋果,加上臉部的溫度燙得要命就快冒煙。
「我就知道,你喜歡雪兒!」
「什麼什麼?零同學喜歡雪兒?」剛好拿晚餐要坐在艾克斯旁邊的凱特一聽到,立刻大聲囔囔。「哇喔~告白了嗎?變成情侶了沒有?」
凱特對此話題相當有興趣,立刻興奮得像愛講八卦的女生問個不停。
「對,零喜歡雪兒,而且喜歡得要命!他還偷偷的跟雪兒KISS!」艾克斯立刻傳播這消息。「目前還只是暫定情侶,還未約會過。」
「這下子運動會的求婚就能連起來了!零是直接跳過情侶這部分選擇了未婚夫妻對吧?!」凱特坐了下來,眼睛閃亮亮的說。
「這麼說也對耶。」艾克斯捶手突然道。「原來如此,零這麼喜歡啊!那麼你十八歲過後要辦桌時,記得請我喝喜酒啊!」
「哇哇~~我也要我也要!」
「喂!凱特,什麼東西你要?」這時走過來要坐的霸法,剛好聽到。
「就是……」凱特湊到霸法耳旁,說起零跟雪兒的事。
「什麼?!!?」霸法相當訝異,看向零時,看到他臉紅紅愣著。「沒想到那個平時冷酷得要命的殺手零居然熱戀……」
「那,零,明天去跟雪兒約會吧!」艾克斯對零要求道。「我會打電話跟雪兒說,記得穿好看點喔!」
零完全無法回話,只是愣著。
「行程呢……就先去看電影,接著去吃餐廳吃午餐,最後是去公園散散步,嗯!這樣就好!聽到了嗎?零,行程就是這樣喔!」艾克斯邊幫零想行程邊揮舞著筷子加速思考。「對了!你是做殺手,記得把槍跟光束劍都放在房間裡收好,不要帶出來,那兩個破壞氣氛!」
零無法回答,就像機體過熱而發紅加上電腦當機,他進入了另類的休眠狀態。
因為艾克斯的決定,零被迫去約會。
------------------------------------------------------------------------------------------
零跟雪兒一起去電影院後,零看著推薦海報,為了挑電影看,零的思考比平常還慢,無法果斷選擇好電影。
「血腥瑪麗3D、絕命起點、機器大白鯊之人類浩劫……怎麼都是恐怖片?」
「零……今天好像是恐怖日,今天電影院特地設立的恐怖日,全館都播放恐怖片耶……」雪兒是位不敢看恐怖片的女孩。「其實血腥瑪莉是不存在的吧……呵呵,念她三次名字真的會出現來殺人嗎?幽、幽靈跟鬼、鬼怪都不存在的,幽靈說不定是可見性粒子飄在空中而已,然後詛咒是心理作用,鯊魚本來就是肉食性的,不可能造成人類毀滅吧,呵呵呵……」
表面上一直表示著科學根據來判斷,但是自己已經怕到雙腳發抖。
「雪兒,妳怕的話,可以今天不要看電影。」零為了雪兒著想,安慰道。
「可、可是今天還未到中午,現在去吃飯的話……」
「我們可以去遊樂場。」零轉身看向遊戲音樂熱鬧的場所。「那裡可以抓娃娃,女生也可以去。」
「那好!我們就去!」
接著情侶檔將目標設定為遊樂場而去。
------------------------------------------------------------------------------------------
抓娃娃機的電子配樂,一個銀色金屬夾著正要鎖定目標而晃動,接著被人按下鈕後金屬夾鬆下金屬鍊放下夾,夾子抓住一個水藍色海獺娃娃。
抓到目標後,娃娃往上提,夾子移動到洞口,夾子再次鬆開,將娃娃掉落進洞,一個海獺娃娃得到了。
「哇~」雪兒很高興的拿出娃娃,像個普通小女生緊抱住娃娃。「謝謝你,小零~~~❤」
零因為害羞,舉起手指勾搔臉龐,臉再度紅起。
「那小零,那個有手腕的機器是什麼啊?好特別喔。」雪兒抱著娃娃指向比臂力遊戲機,好奇心浩大,快速跑到那機器前。
「雪兒,別亂跑。」
這時零突然有種感觸,現在不像是約會,而像是在陪妹妹來電子遊樂場玩。
跟著雪兒到比臂力遊戲機,瞧她很想試試,零替她投下遊戲幣,遊戲機有了反應,遊戲立刻開始。
『請挑戰者握住手準備比賽!』
「小零,是比臂力的嗎?」雪兒好奇的問。
「是,要我示範嗎?」
「不用,我想先試試看!」雪兒一手抱好娃娃,將慣用手抓住遊戲機的手,開始比臂力。
這時零突然覺得雪兒會有危險,很怕她的手被扭傷,很擔心的看著她比。
『比賽、開始!』
遊戲機的手開始往雪兒的右邊移時,雪兒搶先機會,先往左邊大力扳,成功戰勝遊戲機。
『YOU~WIN!』
「小零~你看!我贏了耶!」雪兒很高興的蹦蹦跳,對著看到女孩用強力的臂力戰勝遊戲機而嚇到愣住的零大賀。
「好、好厲害!」
看來雪兒的手臂力量不容小覷啊!!!
「小零,你看、你看,那裡有大頭貼照相機!小零,我們去拍吧!」這時雪兒再次發現到好物,抓住零的手往大頭貼的機器跑。
「等一下,雪兒,不要跑,用走的!」
零就這麼雪兒拉進機器裡,用手緊勾住零的右胳臂不讓他跑走,投下硬幣啟動照相功能。
『開始啟動照相功能,三十秒後照相!』
「小零,記得要笑喔!」
「還要笑?」自從國中以來,零為了殺手這份工作都是頂著撲克臉,面對殺手都是絕不露出感情的一面,關於笑容,都因為工作而淡忘了,現在要為了照相機而笑,恐怕很難。「這……」
「小零,要拍了喔!」
「好……」既然雪兒說要笑,就勉強笑一下。零看著正笑著面對照相螢幕的雪兒,只好照做。
喀嚓────
一個太陽般笑容的雪兒和嘴角只做上揚動作當作笑的零的大頭貼製作完成,接下來可以使用加工效果。
「小零,要不要只做這樣?」雪兒試問。「如果加花邊或亮片的話,我怕有失小零的帥氣。」
「沒關係,隨妳怎麼做。」
「那我要給小零一點亮片囉!這樣可以讓你更帥喔!」
「喔。」零簡單回答,因為雪兒的話,臉引起火熱的紅臉,為了掩飾這反應,零將臉別到一邊。
------------------------------------------------------------------------------------------
中午時刻,零帶著雪兒到附近的咖啡廳享用午餐,點了冰咖啡加番茄肉醬義大利麵,原本有服務生想推薦兩位想用情人套餐的,因為那對零太引人注目,對於殺手零是個丟臉的套餐,最後只點了一般午餐。
「小零,啊!」
「嗯?」看到雪兒拿著被捲起來的義大利麵條到自己嘴前,示意要吃下那一口。雪兒這行動,讓周遭客人笑著看,零不好意思去吃。「那個……」
「啊!」雪兒看零不行動,立刻將叉子靠得更進,以近距離來逼迫零。
「啊~唔……」最後只好妥協,零吃下雪兒遞過來的義大利麵。
「對了!小零,今天你哥哥傑洛要去找人維修武士刀對吧?」雪兒為了開話題,聊起零比較有興趣的話題。「他有傳訊息嗎?」
「對,我忘了看。」零趕緊拿出手機看訊息,點擊信件圖案觀看訊息。「哥他說刀身現在無法再創,因為鈴音的特殊金屬鋼已經沒落了,最好的話是換上現在的刀刃,不過哥覺得不想換別的刀刃回絕了。」
「這樣啊,那刀怎麼辦?」
「哥又回說聽道格拉斯的意見,找武器開發天才少女-帕蕾朵,替鈴音裝上雷射功能,將鈴音改造成光束劍。哥答應這開發,不過這樣改造的價錢不低,需要────!!!」
正要說價錢的零,因為數目太過龐大,零看得嚇呆。
「怎麼了?」雪兒覺得好奇,拿走零的手機看價錢,是三萬美元,用日幣八十來換算,就是兩百四十萬日圓。「開發……需要那麼錢?」
「我那把只要兩萬美金,為什麼哥的這麼高?」零相當不明白。「哥還答應……金錢觀不正常也該知道這不便宜吧?」
「不過傑洛是真的下定決心把刀改造對吧?」
「嗯。」
要把視為靈魂的刀改造,可真的是要強大的勇氣。
------------------------------------------------------------------------------------------
零跟雪兒吃完午餐後,一同到與雷普利學園共享擁有四季之美的美稱的基加提斯公園,來這裡散散步,享受這裡的楓葉紅。
「吶,小零,最後我還是想問,你可以回答嗎?」雪兒低著頭掩飾臉紅,試問。
「可以,只要是我能回答的。」
「那麼,」瞧零願意回答,雪兒鼓起勇氣,向他問起。「你喜歡我嗎?」
「呃?!」零一時愣住又無法快速回答,害羞的紅再度染上雙頰。
「我想聽到你的真心話,我想知道你對我的心意。」雪兒抬起頭面對零,認真的看著零。「小零,我是喜歡你的!從小學開始,我就喜歡著你,那你呢?」
「我……」零猶豫不決的回。
「你……不喜歡我嗎?零跟我去英國只是因為我是天才才去的?你把我當重要的人看待,那是有多重要?重要到是你的情人地位嗎?」
「雪兒……」聽著雪兒不斷問的問題,零明白雪兒一心想明瞭。面對這嚴肅的問題,零先看看周圍有沒有親人或朋友以及閒雜人等在,看到周圍都只有他和雪兒兩人,零開始回答這問題。「我……喜歡雪兒,的確把妳看得重要,重要到是該在我身旁的位置,重要到我得喜歡妳。」
「小零!」雪兒聽得害羞又歡喜,環手抱住零的腰際。「我就知道,你是喜歡我的,十八歲後,我們就結婚!」
「等一下!進展太快了!」聽到雪兒突然談結婚,零驚訝的說。
「沒關係,日本法律允許的喔!」雪兒將臉埋進零的胸膛裡,感受體溫跟受過訓練的堅硬胸膛。「因為,我們是情侶啊!加上又是未婚夫妻喔!」
「唉~隨妳吧。」
------------------------------------------------------------------------------------------
✞再造刀刃失敗?!✞
------------------------------------------------------------------------------------------
為了將克拉夫特的愛刀修好,我親自問父親大人道格拉斯目前住哪。
道格拉斯,是位武器維修家及武器開發者,表面是海灘小吃店的老闆,聽說創造我的白色武士刀的人也是他。
「什麼?鈴音弄斷了?!」聽到鈴音壞掉的父親大人相當驚訝。「你怎麼搞的?」
「我保護艾克斯時,跟肯魯貝利安對戰,之後被他拿走並握斷了。」
「啊……」父親大人輕應一聲。「原來啊……話說你也太大意了?居然輕易地被人拿走,你還太天真太弱了!」
「是!」我果然還是被罵了啊,雖然語氣不是很重。
「總之你先搭電車去這裡,這裡是他的住處,當日回來啊。」
「我知道了!」我收下父親給來的紙張,答應道。
總之拿到住處地址了,現在去他家吧。
當我要打開大門離開本家時,衣擺突然被拉住,我轉身一看,看到我妹妹蘿露正好奇的盯著我看。
「哥哥,要去哪裡?不是說好今天要和齊爾威哥哥陪我玩嗎?」
「咦?是今天嗎?」我何時訂約了?啊咧?
「難道今天哥哥要出去解決任務?是爸爸下的嗎?」
「啊,嗯!」為了我的刀,只好說謊。對不起!我下次一定陪妳玩!
「那好吧……」蘿露失落的轉身走開。「只好叫霸法哥哥代替傑洛哥哥當寵物吧……」
寵物?原來她打的是這種主意?!
我妹妹蘿露,很喜歡玩扮家家酒也喜歡看美少女動畫,齊爾威二哥跟我經常是她的玩伴,齊爾威經常是扮家家酒的男主角,而我經常是寵物,這種差別待遇……
我也想成為男主角啊!!!為什麼總是寵物狗或貓咪?!
算了,先去修刀吧。
「等一下!傑洛!」這時母親大人瑪莉諾突然呼喚我!我要是不立刻停下來背後一定被插上好幾根苦無,我趕緊轉過身。
「請問有什麼事?」
「你沒綁頭髮,快!用這個應急!」母親大人注意到我還一直是披頭散髮樣子,拿著紅色緞帶給我。
「紅的……不要!會在路上誤認成女生的!」
「你平常就很像女生啦!你應該不在意的!快,綁上!不然你想把周遭的人冷死?」
「……好。」
我擁有的鬼道術,在家中是最強的,容易釋放冷空氣害得周遭冷得要命,為了壓抑這強大的力量,用來綁頭髮的髮帶都有施加抑止力量的法術。
我抱著絕不能違背會射好幾個苦無來威脅的恐懼用紅色緞帶綁上頭髮,因為不像之前我常用的藍色髮圈,難綁了一些。
我綁好後,母親大人後方出現佛魯迪大哥、齊爾威二哥、霸法這三人,他們一看到我用紅色緞帶來綁,馬上露出出乎意料的表情。
「噗呵呵呵呵……」佛魯迪大哥一看到我就掩手偷笑,接著跑到廚房裡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所以我才說不要的!!!笑聲大到我都聽到了啦!
「果然覺醒了嗎?該不會接下來要去做改造?再接下來是喜歡我?!嗚~傑洛好怪!!!」
你白擔心了,齊爾威二哥。我還有男人的尊嚴啊!我保證回到家一定拿下來好嗎?同時也不會去做改造跟喜歡上你。
「哈,活該啦!」
霸法這小子,老是說話那麼衝,我是哪裡惹到你了?我回來之後一定要拿刀砍他!!!
「很好!傑洛,你很好看很可愛喔!」母親大人突然誇人一句,一句對來我一點也不開心的稱讚。
「一點也不────!!!」
我是男的啊!!!!!!
------------------------------------------------------------------------------------------
來到車站,搭了電車,一進車廂裡,唉……馬上有一大堆男生盯著我看。
有什麼好看的?我臉上沾到什麼啦?
可惡!就因為我頂著紅色緞帶又是馬尾,把我當女的啊?!
我心想著電車趕快進站時,看到一個頂著大肚子的孕婦想找位子坐,我往博愛座那裡看,我就知道!社會上都有的不道德學生,而且是視雷普利學園眼中釘、上次傷害雷德的秋澤高中的臭傢伙。
「唉……」我好心的走過去,抓住正在低頭用智慧手機的笨蛋往上提並移開,順便將同夥兩手一同抓住,把他們抓下。「小姐,請坐!」
「啊,謝謝你。」
「喂!」那些人果然不滿意,立刻抓著我要找碴,我很不爽的往後一瞪,我這麼一瞪,那人果然怕得往後退了。
「嗚……快走!別惹他!」「喔!」
之後我到門口那裡站著,等待進站中,手拿著紫色包袱。
唉~怎麼還沒進站啊?
------------------------------------------------------------------------------------------
我依地址往前走又拐彎,越走越下去,我越覺得道格拉斯他家路上怎麼麻煩啊?剛好直路卻又遇上彎道,羊腸小徑這麼多,他過得有多隱密啊?
最後,我耐著性子來到目的地後,我立刻按下電鈴。他的家還挺和式,難以想像他是武器維修的,一般設定不都是住在地底什麼的?
「來了!」
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傳來,他聽到電鈴聲後馬上往玄關跑。
「請問是傑……呃?」當道格拉斯要叫我名字時,他看著我愣住不知道該怎稱呼。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啊?是我啊,道格拉斯,我家母親大人應該有打電話給你說我會來這裡修刀吧?」
「咦?喔啊~原來如此,呼~差點認成女生。」
什麼?!?!把我認成女生???這個可恨的道格拉斯……要不是我手上只有斷裂的鈴音,你早就被我砍成兩半了!!!
道格拉斯,看起來是位好好先生,不過嘴巴可是口無遮攔,心事都不會好好藏起來說。
「總之,傑洛君,先進來吧!」
「喔。」
------------------------------------------------------------------------------------------
我跟著道格拉斯進去屋內,這時我發現到屋子裡跟外面的外貌不一樣,外面明明是日本和式外觀的屋子,裡面卻是西洋式走廊,牆上的西洋畫和小燈來照明空間、地板鋪了紅毯,這裡是和式跟西洋合併的家嗎?
跟著道格拉斯走,左彎進去走下黑漆漆的階梯。
「小心點,別摔跤喔。」
「那你不會開燈啊?」聽到他的叮嚀,我忍不住吐槽他。
「這樣這裡就沒有鬼屋的味道啦?」
「你瘋啦?」
好險艾克斯沒跟著我來,不然艾克斯恐怕要對這裡尖叫,因為屋內很有鬼屋氣氛。屋外看似普通,一走進去卻帶來無形恐怖,來到屋內的人絕對會不想深入進去而跑走。
走完階梯後,道格拉斯這時才開燈,以為會只有開燈,但是空氣中又響起按下開關的輕咖聲。
燈一來,我完全愣住了。現場有著未來的氣氛,白銀的空間,幾個大型儀器,中間擺著電影中科學室會擺的大桌子,地上散亂著紙張,好幾個捲起來收在櫃子上的紙,這裡是……未來的科學室嗎?
「傑洛君,把鈴音放到桌上吧。」
「喔、喔!」
把包袱放到桌上,解開包巾的結,把斷裂的刀跟刀柄現出來。接著我伸向背後拿出刀鞘,好打造後收好。
「嗯,我來看看喔!」道格拉斯他戴起紅色鏡片的護目鏡走過來,手戴上白色手術手套,拿起刀看起狀況。「嗚哇,斷得真徹底啊!還以為只是刀身有裂痕……」
「有辦法修嗎?」
「恐怕不行,這把刀的金屬銀鋼很難找,如果用別的鋼去修,那這把刀就失去原有的光澤。」
「沒辦法……修了嗎?」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有種愧疚感,那感覺很強大。
「對,如果用別的鋼來修這把,捨棄光澤跟花紋的話,我可以幫你。」
不行!這把可是克拉夫特叔叔的愛刀,要是沒有光澤的話就代表刀中靈魂已死了!
「沒辦法的話,就拿掉刀刃吧,請留下刀鞘。」
我沮喪了,無法索求刀刃恢復原狀,這下子克拉夫特叔叔不會原諒我的!
「不能修好刀的話,你要不要考慮改造這把刀呢?」
「改造?」
這是否為希望之光再度光臨呢?我發現到鈴音還可以復活的機會。
「你應該看過零的光束劍吧?我有個同事可以幫你這個忙喔。」
道格拉斯笑著說,那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零的光束劍聽說是一位天才少女,好像叫做……帕、帕、怕死人?
「叫怕死人的人嗎?」
「嗄?」道格拉斯突然愣住。「怎麼傑洛君也這樣叫人?不愧是雙胞胎啊……」
「怎麼?我念錯了嗎?」我記得零他也是這樣叫人的。
「她是叫帕蕾朵啦!雖然才十歲,卻能開發武器喔!她人在上美國研究所,現在可以跟她進行視訊連線講一下喔!」
「十、十歲?」十歲就在上研究所?!我嚇呆了。
「她五歲就在接觸數學的畢式定理跟學相對論,是世界上少有的超級天才!」
五歲就在學相對論?我五歲才剛學劍道耶?!我十歲就在當艾克斯的保鑣跟處及職業殺手的工作,她卻在上研究所?!
道格拉斯一看到我的嚇呆表情,他哈哈大笑。
「果然嚇到了吧?怎麼樣?要叫她來嗎?」
「好、好啊!」畢竟有零那把完成品,可信度很高,就改造吧。
「那好吧!」道格拉斯拿出筆記型電腦,打開視訊模式。「帕蕾朵?帕蕾朵在嗎?」
『這聲音是道格拉斯先生?請問又有委託了嗎?』
我聽到嬌嫩的女孩音,我好奇的看視訊,看到一個金色短雙馬尾的小女孩眼上戴著厚厚的圓框眼鏡,難道他就是帕蕾朵?
「是啊!是個將武士刀改造成光束劍的委託喔!」
『好的!請問是哪位的……啊咧?那位不正是零嗎?』
因為我在道格拉斯後方,小女孩帕蕾朵注意到我了,而且還誤認。
「我不是我弟啊!」我不滿的回應。
『你弟?啊~~我知道了!您是十歲就接觸殺手工作現在做保鑣的傑洛先生對吧?』
「正是。」我有那麼有名嗎?
『聽說國中時被稱做鬼神,可是傑洛先生看起來不怎麼可怕呀?果然只是謠言啊。那麼說回正題,是傑洛先生的刀要改造成光束劍對吧?真上流呢!那麼底價是兩萬美金,加上要改造的費用,總共是三萬美金!』
女孩都是這麼愛說話的嗎?最後總算提我的刀後,提出了價錢。三萬美金?換算成日幣要多少啊?
「傑洛君,你要日幣支付還是美金?」道格拉斯突然問我。
「請問……三萬美金換算成日幣要多少啊?」
「嗯……一美元約八十日圓,所以三萬美金就是兩百四十萬日圓。」
「喔~」也還好,過去得到的酬勞還有剩,全部拿去付好了。「支票付現的嗎?」
「哇喔~真爽快!不像零還要分期付款呢!」
『多謝惠顧!我馬上飛到日本去替您改造!!』
「喔!」
太好了,我有一把劃時代的武器了!跟零一樣了!趕緊傳訊息給他知道。這下鈴音還得得救,既然被改造了,鈴音得改成鈴音.改。
「傑洛君,那麼關於刀刃,我會換下來,刀刃你打算怎麼處理?」
「先交給我吧!」因為我得向克拉夫特叔叔交代。「我想歸還主人!」
「好!馬上卸下刀刃!」
------------------------------------------------------------------------------------------
「下次再來喔!傑洛君!」
「到時候再說吧!順便帶客人給你!」
「那就太感謝啦!」
我與道格拉斯離別,拿著從刀柄上卸下的刀刃,用包袱巾包住,前往我該去的地方,克拉夫特的墓前。
我說的客人,就帶艾克斯去好了,他一定會被屋內嚇得快閃尿。
當我想著艾克斯會出糗時,我就露出笑容。
搭著電車回去,接著轉車到墓園,走進有許多墓碑的場所。我依照著過去每年都習慣走的路徑到達克拉夫特叔叔的墓前。
原本覺得沒有人在那裡的我,碰巧看見艾克斯在跟克拉夫特說話。我有點好奇,放輕腳步走著,偷聽艾克斯的話。
「克拉夫特先生,傑洛現在很有精神喔!你應該想像得出來吧?呵呵~你一定會想說還是老樣子沒變。」
我到艾克斯身後的墓躲著,聽著艾克斯的自言自語,偷看著艾克斯對克拉夫特的笑容。
「啊,對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艾克斯,你好!克拉夫特先生以前很照顧傑洛對吧?傑洛以前到底有多開朗?傑洛以前會不會欺負零?以及他以前有沒有對霸法好呢?」
真是傻瓜,一直問他怎麼可能會回你。
「傑洛的事,現在的我很想知道。國中時我一直不去在意他,他就算沒精神或心情不好,我過去就只判斷成他肚子餓或家裡出了問題。我真的是個笨蛋,自己朋友都因為自己的事傷心難過了,我居然還笑著對他消遣。當他的刀斷裂後他心情沮喪,而我卻看不出來,我是個沒用的傢伙……」
我聽到水珠低落地面的細微小聲音,同時聽到吸鼻水的聲音,艾克斯在克拉夫特叔叔面前哭,他為什麼要自責?
「他還一直把我當朋友看待……而我、而我……嗚……卻懷疑他又想遠離他……」
我聽著,艾克斯的哭聲,那個不想讓人聽到的低泣,淚珠流著滴到地上。在男人的尊嚴下,是不准有人看見他哭的,所以我應該離開。
為了艾克斯不感到尷尬,我緩慢起身將包袱放在艾克斯後面的墓上,接著輕聲離開這裡,我想,把包袱放在那裏艾克斯會注意到而替我放到克拉夫特叔叔墓上。
克拉夫特叔叔,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到,但請聽,我的朋友艾克斯……很善良對吧?
我離開墓園後,有股狂風吹著我的臉龐跟頭髮。
對了……艾克斯聽了我說出的祕密後,之後他怎麼樣了?又再哭了嗎?
------------------------------------------待續------------------------------------------------
零:下一回,"食慾之秋"跟"讀書之秋",故事又往校園發展,家政料理和期中考,敬請期待。
傑洛:喂!怎麼只有你來預告!
零:閒雜人等請離開,工作結束
傑洛:這麼快結束啦?!
帕蕾朵:那個……我記得要預告的?
零:結束了。
帕蕾朵:咦????我才剛登場耶!!!!我這初登場的人,怎能只在螢幕上出現啊!!!
零:下回妳要轉學到我們雷普利學園,走了。
帕蕾朵:嗚……反正我只是小角色啦!
傑洛:零這個鐵頭腦袋……真不會對待人(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