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X – IN魔法世界 – 15 – Z字的金色誓約

 

小時候的心靈創傷難以治癒,這傷需要的特效藥關鍵字是"伙伴"!
你有我,我有你!合作的話力量就會很強,搭擋就是這麼來的!


======☆彡======☆彡======☆彡======


「艾克斯────────!!!」傑洛大喊叫一聲,讓眾人的目光在空中。
成功打跑普羅米修斯後,剩下的都是悲劇一場。
被艾莉莎的火龍狀態燒成一片黑鴉鴉的果園,已經無法回復原狀,就算用魔法回恢復,現場也沒人會使用木魔法。
同一時刻,艾克斯突然解除超魔法,沒使用翅膀來飛行的他,正快速的以頭朝下墬落中。現場唯一能救他的,就只有目前正在飛在空中的水龍狀態艾莉莎。
「貓咪,給我快一點!!!」傑洛著急催促著。
「我這已經是很快的速度了!」
「那就再快一點啊!」
「我知道了喵!」
在艾克斯逐漸往下掉無人可救時,傑洛著急到等不及艾莉莎飛過去接住,直接使用超魔法的力量,使用火焰翅膀飛過去。
「艾克斯───!!!」傑洛伸出手臂,接住無力的艾克斯。
下一刻,成功接住,艾克斯臉色蒼白沒有精神的樣子躺在傑洛手臂中。
「喂!給我醒來!喂!!笨蛋!!!在這裡昏倒還算是宙斯的代理領導人嗎?!給我醒來!還不快給我振作一點!!!」在空中的傑洛,猛搖晃艾克斯的身體,粗魯吼人想叫醒人,卻一直沒有反應。
「傑洛!」艾莉莎飛到傑洛身邊,看看艾克斯狀況。他人正昏迷中,但嘴巴有些微出聲。「艾克斯!醒醒!!吶~艾克斯怎麼了?!」
「我哪知道啊!!!!」傑洛氣得吼聲。
「嗯?怎麼了?」這時艾克賽爾現在才醒來,解除變身狀態,走到艾莉莎的肩膀看狀況。「艾克斯又怎麼了?!」
「艾克斯不醒來!」艾莉莎解釋現況。「不知道為什麼,艾克斯解除超魔法和翅膀,在空中掉下來喵!」
「喂!醒過來!!!」傑洛再次大吼。
「……爸爸……」這時艾克斯終於有了反應,說起話。「媽媽……爸爸……嗚~對不起!」
「嗄?」現場傑洛、艾克賽爾、艾莉莎都一臉疑惑。
「對不起啊!!!嗚哇哇啊啊啊啊!!!」下一刻,艾克斯哭了起來,身體整個縮起來像個嬰孩。「爸爸……媽媽……對不起……嗚嗚……」
「齁~~傑洛你把艾克斯弄哭了!」艾克賽爾這時怪罪到傑洛身上。
「你少在那邊開玩笑!」傑洛氣得吼艾克賽爾一句,讓艾克賽爾嚇得縮頸想躲起來。
「艾克斯的爸爸媽媽?」艾莉莎覺得奇怪。「為什麼要說對不起?艾克斯跟我說他的爸爸媽媽都去很久很久的旅行不在,現在是?」
「旅行……難道?!」傑洛想到不好的事。
當傑洛猜測時,旁邊燒得很旺的飛船沉入廣大的湖中,那時起傑洛才發現到艾克斯的過去正跟飛船有關。
(就用飛的過去吧!飛船過去的話太慢了,艾莉莎的水龍很快的,再說,我不太能坐飛船!)之前艾克斯提出的意見,傑洛想起來了。
艾克斯的父母親、飛船、很久的旅行……以上關鍵全部連繫後,傑洛猜到艾克斯的父母是死在飛船上。
「沒想到你也有過去啊……艾克斯。」傑洛不再憤怒,無奈的看著手上的艾克斯正縮身哭泣著。


普羅米修斯前來占據雅典娜結束後,宙斯的魔法師立刻對艾莉亞和蕾雅道歉。
「對不起!!!!」
「沒關係的啦,果園可以再種的。」艾莉亞揮手,看著他們彎下腰道歉的樣子。「畢竟是意外嘛!都是普羅米修斯那公會的錯!」
「可是大姐……」蕾雅一臉為難望著艾莉亞。「他們打從一開始就覬覦我們的果園不是嗎?」
「蕾雅,怎可以說出來!」聽到自己的妹妹說出秘密,艾莉亞著急起來。
「打從一開始?」聽到話中有話的帕蕾朵,疑惑的看著兩位姐姐。「姐姐,這是怎麼回事?在我去當魔法師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這……」艾莉亞開始為難起來。「我不能說。」
「為什麼啊?姐姐!!!」
「因為普羅米修斯一直想要這果園,從爸爸和媽媽那時開始,他們就覬覦著這片果園……」艾莉亞無可奈何,只好說出事實。「他們……想利用這片地來做出更多不人道的祕藥!」
「普羅米修斯他們想……」帕蕾朵一臉錯愕,看著兩位姐姐表情無奈,自己卻一心想當魔法師丟下這裡不管,心裡難過得很。「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啊!?」
「對不起……」艾莉亞低下頭道歉。
「我們是想讓妳放心去當魔法師的,所以才不說。」蕾雅難堪的說。
「那麼現在,」帕蕾朵很氣又很傷心,盯著兩位姐姐。「姐姐又想保護這裡嗎?又想獨自一人與普羅米修斯對抗嗎?妳們也看到了才對,普羅米修斯是會派飛船攻擊整個地區的,我不相信姐姐有艾莉莎的超魔法變成龍擊潰他們,所以妳們想怎麼做?!」
「我知道我沒有那樣的力量。」艾莉亞抬起頭面對帕蕾朵。「但是這裡是爸媽留下的地,要是讓給普羅米修斯的話……」
「那麼給我們宙斯來管理如何?」這時傑洛插話。「雅典娜交給我們宙斯。」
「傑洛先生……」帕蕾朵望向背上揹著艾克斯的傑洛。「真的可以嗎?」
「傑洛,艾克斯現在昏倒了,我們可以做決定嗎?」艾克賽爾不安的問。「要是洛克和領導人不答應怎麼辦?」
「管它啊!」傑洛懶得理艾克賽爾口中說的人。「反正一定會一句答應了事的!只是一塊地,不想交給普羅米修斯的話,就交給我們宙斯不就好了?」
「喵,真的真的可以嗎?」目前是水龍狀態的艾莉莎同樣不安。
「當然可以,要負責任的話我來扛就好了!!」傑洛強硬答應,接著他面對艾莉亞和蕾雅。「買金就是我旁邊這兩隻小鬼!給妳們當交通工具和使喚用!」
「喂!你怎麼可以擅自決定啊?!」艾克賽爾很不滿。
「喵嗚,我只能當交通工具嗎?!」艾莉莎沮喪又不滿。「我不要被賣掉!」
「妳們要對宙斯付出的酬勞是要加入我們宙斯!」傑洛無視小孩子的話繼續要求。
「臭人妖!聽我說話啊!?」艾克賽爾很火大,對傑洛開罵。「你這寶塚人妖大變態!!正太控兼蘿莉控變態主導者!!!」
「傑洛醬不是人!」艾莉莎也對傑洛開罵一句。
碰────────!!!
艾克賽爾跟艾莉莎的頭出現超大腫包,出手揍小孩的犯人是傑洛。
「痛痛……」「喵嗚嗚~~」兩位小孩同時發出哀嚎。
「如何?」傑洛問。
「這個嘛……」艾莉亞猶豫中。「你開的條件的確很好,但是你逼人加入公會不會覺得太過分了?」
「哪會。」傑洛不認為。
「……好吧,我答應!」見識到傑洛的無理功力後,艾莉亞無條件答應。「我會加入宙斯的!蕾雅也來吧!」
「是!」蕾雅大聲回應,接著對傑洛鞠躬道謝。「謝、謝謝你的收留之恩!」
「不用那麼拘謹吧?」傑洛老沒好氣的說。「那邊那個叫帕蕾朵的,妳滿意了吧?」
「我一開始就叫帕蕾朵啊!」帕蕾朵火大的罵。「既然宙斯願意收留姐姐和收下這片果園的話,那我無話可說。」
「那好!回去了!!」傑洛轉身坐上艾莉莎的背,準備回宙斯。「現在立刻回宙斯去!要快一點!」
「是!!!」所有人趕緊到艾莉莎背上坐好啟程。


回去宙斯的旅程中,所有在水龍狀態的艾莉莎背上坐著,這時艾莉亞問起帕蕾朵今日使出的特殊力量。
「吶~帕蕾朵,妳使出的超魔法,是妖精召喚對吧?」
「咦?艾莉亞姐姐你知道?」帕蕾朵覺得意外。
「我有那樣的魔法當然知道!」艾莉亞理所當然的說。「我們的世界有著各式各樣的不為人知的世界,其中是必須呼喚才會有反應的精靈界。精靈界包含著各式各樣的妖精,擁有特殊能力,妖精是注重人心的種族,只要心裡強烈呼喚就能召喚出不同的妖精。呼喚妖精不一定是心靈呼喚,還有就是訂契約的方法,不過只能使用三次,心靈呼喚是主人到死之前都是無限使用。」
「原來還有這種魔法啊!」帕蕾朵感到意外又興奮。「沒想到我的超魔法會是召喚妖精……」
「帕蕾朵,除了精靈界,目前還有新發現。」蕾雅順便告訴帕蕾朵更多事。
「新發現?」
「對,除了精靈界"艾爾芙",還有混沌界"倪克斯 ",學者們俗稱是"宇宙"。還有貓世界"喵托邦"、顛倒界"卡布奇諾"、天界"伊甸園"、冥界"塔爾塔羅斯",另外就是無法解釋的世界"虛無界-哈迪斯"!」
「原來我們處的世界還有多樣的世界!」帕蕾朵更加意外。
「除了那些,還有龍住的地方"阿斯嘉得"。」傑洛這時補充一句。
「的確。」蕾雅點了頭,那世界,她也知道。「聽說傳說中的龍都住在那裡。」
「好厲害……」帕蕾朵感到驚訝。「連龍住的世界都有!」
那麼,艾莉莎的龍又是怎麼變的?!聽說是要吃下龍的鱗片才能變身成龍,也就是說艾莉莎她……
當帕蕾朵正盯著艾莉莎不放想東想西時,傑洛注意到,他接著說一句提醒她。
「順便跟妳說,龍的鱗片只能給獸人,根本不會有什麼龍爽快去認可的一般人類。」
「獸、獸人?!」帕蕾朵訝異得張開大嘴。也就是說,艾莉莎是獸人囉?!
「對,這隻貓就是從魔獸森林蓋亞來的獸人!一隻尚未成長成熟的獸人!」
帕蕾朵嚇得訝口無言。
「不說貓的事了,先把艾克斯帶回宙斯去。」傑洛不再繼續談論,專心看著前方風景。


======☆彡======☆彡======☆彡======


回到宙斯的人們,經過問後代理領導人洛克的同意後,他聽完後就一秒回答"同意",令艾莉亞、蕾雅、帕蕾朵訝異到覺得答應得太快,沒想到對方如此爽快。
之後傑洛又回她們一句"我就說吧",更是三姊妹訝口無言。
目前艾克斯被人送到自己房裡休養,由傑洛跟艾克賽爾和艾莉莎三人一起看管。
「我可以進來嗎?帕蕾朵也在。」這時房門傳來敲門聲讓三人轉頭注意。
「門沒鎖。」傑洛簡單回應。
「謝謝。」門被推開,門向外打開後出現的人是洛克和跟隨在後的帕蕾朵。「艾克斯還在昏睡對吧?」
「艾克斯會怎麼樣?」艾克賽爾擔心的問,表情顯得難過。「會不會一直昏迷不行啊?這樣的話就少一人了耶。」
「不要!艾莉莎不要這樣!」艾莉莎不滿意的搖頭。「我要艾克斯醒過來!!然後一起工作、一起吃飯、一起洗澡!!!」
「艾莉莎……」見到艾莉莎如此重視艾克斯,帕蕾朵心頭跟著難過。「放心的,艾克斯先生一定醒來的!」
「嗯!」
「艾克斯還跟貓咪一起洗澡?!」傑洛有點錯愕了。「這怎麼回事!?艾克斯醒來我一定要問清楚!」
「除了跟艾莉莎洗澡的事,傑洛還有件事要問對吧?」洛克雙手抱胸,問起傑洛真正想問的事。
「你還真敏銳啊,洛克。」聽到對方敏銳的問起核心問題,傑洛不禁淺笑。「對,我要問艾克斯以前的事!」
「只要你還願意陪在艾克斯身邊擔任搭擋,我就說出來。」
「很嚴重嗎?」聽到口氣嚴肅,傑洛感到奇怪。
「該不該說嚴重我說不上來,只是艾克斯最討厭的東西就是火焰。」
「火焰?!」既然如此,那個老頭為什麼還要教我火焰魔法,還要求我當艾克斯的搭擋?!傑洛更覺得詭異了。
「那麼我要說了,傑洛。」洛克露出嚴肅的表情,面對傑洛開始說起艾克斯的過去。「當時我們的父母布魯斯和卡琳加,結婚剛滿二十周年,艾克斯十歲,我二十歲。他們打算去一次蜜月旅行時,艾克斯不同意他們出門去旅行,還說自己也要去,但是夫妻去蜜月旅行時就必須兩個人獨處才行,偏偏艾克斯卻鬧彆扭想跟去。」
當洛克說起艾克斯的過去時,現場氣氛沉重,所有人仔細聆聽。
「我為了爸和媽,出面阻止艾克斯吵鬧,推出爸媽去旅行,順便跟他們說去旅行時就順便帶禮物給艾克斯就好。沒想到……他們搭乘的飛船引擎起火墬入海裡,那景象剛好讓在海邊看海的艾克斯看到,那時起,艾克斯就一直認為那是他害的。」
「就因為這樣……」傑洛看往昏迷中的艾克斯,看著他的少年臉龐,看起來純真的樣子卻有那樣的罪惡感。
「"如果沒有跟爸媽鬧彆扭,說不定還能順利去旅行,所以這是我的錯",這句話,是艾克斯在喪禮時說的話,從那之後,艾克斯就不再對人任性拜託別人。」洛克露出難堪的笑容說著,回想起過去那臉頰流著眼淚的小孩艾克斯對自己說話的記憶。
自從艾克斯不任性後,洛克和他爺爺萊特只好無奈面對。
「怎麼這樣,那不是……」帕蕾朵覺得無理,想出口說話時……
「"不是艾克斯的錯",是想說這個對吧?」洛克強行打斷帕蕾朵的話。「不過沒用的,這句話我已經對他說好幾次了,他就是會獨自一人背負這錯誤的罪惡感,這種安慰話,是治不了受挫的心。」
「這……」帕蕾朵無法說下去,難過的心情相當強烈,低下頭不再說些什麼。
「但是我還是覺得那不是艾克斯的錯!」艾克賽爾堅定的說。「不管艾克斯怎麼想的,我就是覺得不是艾克斯的錯!」
「喵嗚,艾莉莎也這麼認為!」艾莉莎認同艾克賽爾說出的話。
「是嗎?這我不太能確定,先走了。」
洛克轉身離場,留下三位孩子和沉默不語的傑洛。


在下午落日時刻,艾克斯醒來。他慢慢睜開眼皮,看到黃橙橙的光透入,那光……剛好與他的過去景象重疊。
落日的黃澄光芒,在黃與橘混合的天空下,被燃燒的朱紅色飛船,墬入海裡的景象,一下子在艾克斯腦中重現。
「嗚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慘叫一聲,害得在他床上睡覺的兩位小孩艾克賽爾跟艾莉莎嚇得跌下床,害得傑洛驚嚇到差點跌椅子,不過到是有人真的跌落椅子,那人正是一起陪伴的帕蕾朵。
碰────
「哇!」帕蕾朵嚇得跌地又驚叫。
「什麼、什麼!普羅旺斯又攻打過來了嗎?!」艾克賽爾嘴邊殘留著口水,一臉癡呆爬起來看周圍。
「喵嗚?」一副睡眼惺忪的艾莉莎也爬起來,受到睡覺壓的貓耳感到驚覺而立起。
「笨蛋,是艾克斯這笨蛋大叫搞的!!!」傑洛氣得大罵,指著艾克斯是原因。
「喔~~~」艾克賽爾跟艾莉莎這時才明白。
「原來是艾克斯先生啊……」帕蕾朵一臉苦笑,起身拍拍灰塵。害我以為普羅米修斯又打來了……
「你們……」艾克斯疑惑地看著他們。「為什麼在這裡?我又怎麼了?」
「你昏迷了,我特地把你揹回來的。」傑洛回頭面對艾克斯,翹起腳開始說原因。「之前醫生跟我說你是心靈創傷再次被打開,所以精神受挫,導致意識昏迷,懂了吧?」
「這樣啊……」聽了原因後,艾克斯低下頭露出難過的表情。「原來我給你們添麻煩了!對不起……」
「為什麼說對不起?」傑洛不滿,表情變得不耐煩又浮躁。
「我……」
「艾克斯先生,我們都聽說了!艾克斯先生過去是因為父母死在飛船上才會懼怕飛船對吧?」帕蕾朵開始提起艾克斯的過去。「艾克斯先生,請不要太在意,那時的事,絕對不是你的錯啊!」
聽到帕蕾朵提起那件事,艾克斯低著頭沉默不語。
「艾克斯,你在想什麼?!飛船那只是意外啊!!!」艾克賽爾也來勸人。「我想你的爸媽絕對不會怪你的!!!」
「艾克斯,不要傷心!艾莉莎會陪在你身邊的!」艾莉莎爬到艾克斯面前,伸手牽住艾克斯。「艾克斯可以盡情任性,我會聽的!」
「請不要管我……」這時艾克斯的手和雙肩發抖,眼淚掉落在艾莉莎的手和自己的床單上。聽到伙伴的勸聲與安慰,艾克斯哭了起來,拒絕他們的安慰。
「拜託你們,請不要管我嗎?這是我的事,請不要一直說"這不是你的錯",這種話我聽多了!!!」
艾克斯抬起頭,將淚流滿面的自己面對他們。
「不是的,艾克斯先生!我只是想安慰你!」帕蕾朵想解釋。「雖然我這是多管閒事,但是我想要你不要在意那起事件!」
「什麼不要在意?!去你的安慰!!!」艾克斯這時罵起粗話。
聽到艾克斯這樣罵人,艾克賽爾火氣燃起,眉毛倒豎怒瞪他。
「艾克斯,你這什麼意思啊?!人家只是想安慰你,你就罵人!你又有什麼了不起!你想讓這世界繞著你轉嗎?!像你這自以為是的傢伙,有什麼資格罵人啊?!」
「對啦!我就是自以為是怎麼樣!?」艾克斯對著艾克賽爾大罵。
「只不過是意外就那邊在意,你爸媽哪會安心上路?!」
「你又沒有爸媽,所以才會不了解這種事!!!像你這個只會自私只想到自己的白癡,根本不會理解啦!!!」
「我不會理解關你什麼事啊!?我又不會像你只會壓抑,你是笨蛋!去得憂鬱症病死算了!!!我自私又怎麼樣?!礙到你啦?至少比不上你的自以為是礙眼,你的自以為是比我更礙眼好幾倍啊啊啊!!」艾克賽爾大力吼罵,舉手大力拍起床。
「你在那邊罵什麼罵啊?!既然覺得我礙眼那你就離開這裡,隨便你去哪裡!!!」
「應該是你離開吧!!」
艾克斯跟艾克賽爾爆火氣,帕蕾朵跟艾莉莎著急起來。在場的傑洛卻一直沉默任吵架持續下去,不過他心情也是浮躁到不行。
「艾克斯先生,不要和艾克賽爾吵架啊!」帕蕾朵勸道。
「艾克賽爾哥哥!不要跟艾克斯吵啦!我不要你們關係不好,吶~和好!」艾莉莎轉身抱住艾克賽爾的身體,阻止他跟艾克斯起衝突。
「帕蕾朵,離開!我要跟艾克賽爾說清楚!!!」「不行!!!!」「艾莉莎,不要阻止我啦!!!我非得罵死那個自以為是的笨蛋!」「艾克賽爾哥哥,不要吵架!!」
在他們七嘴八舌時,傑洛受不了,他出聲吼人。
「通通給我閉嘴────────!!!!」
在傑洛吼聲阻止下,所有人都閉嘴安靜不再吵。
「小鬼通通給我滾出去!我要跟艾克斯說話!!」傑洛起身,一手抓住艾克賽爾跟艾莉莎的衣領,另一手抓住帕蕾朵的手臂,一把他們轟出艾克斯的房間。
「哇啊!」小孩組被傑洛一手丟出去後,他們驚叫一聲。
接著傑洛大力甩門。
磅────────!!


把人趕出去後,傑洛順便把椅子靠在門邊扣上門把下,讓外面人的打不開。
「好了,清靜了!」
「傑洛,連你也想跟我吵嗎?」艾克斯別過頭去看夕陽,口氣不滿的說。
「沒有。」傑洛走到艾克斯床邊坐下,背對著艾克斯。「只是要問你現在是怕火的嗎?還是討厭火焰?」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那個萊特老頭要我跟你結為搭擋的話,就要習得火焰魔法。」
「!」聽到自己的爺爺曾對傑洛這樣要求,艾克斯很震驚,轉頭看向傑洛,雖然只能看到背影。
「說吧,現在還在討厭火焰嗎?」
「我說不上來……」艾克斯無法說出確實的答案。雖然傑洛的火焰可以燃燒殆盡,艾莉莎的火龍狀態破壞力十足,絕對能破壞一個村莊。他們的火焰都能讓人畏懼,可以輕易燒毀一個飛船,但是在艾克斯眼中,一點不會感到害怕,反而有讓人溫暖人心的感覺。
現在的我……到底怕不怕火焰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個過去,那個燃燒飛船的景象,那個將親人燃燒殆盡的火焰相當可怕……
艾克斯沉默著,在腦中思考著。
「沒辦法說出來的話,我就───」傑洛一個側身,爬上艾克斯的床。一個粗魯推手就將無法快速反應得來的艾克斯躺上床,傑洛誇過艾克斯腰際坐在他上方,接著傑洛的右手發動火焰,將右手靠近艾克斯的眼前,試探他的反應。「燒你看看,說不定你說得出來!」
「傑、傑洛!」傑洛的行徑,讓艾克斯相當震驚。「別、別這樣!」
「說!討不討厭火焰?我這樣燒你,你會怕嗎?」
「傑洛!!!」眼看著金色火焰逼近,艾克斯先是呼喊。「不要這樣!!!」
「快說,不要在意著我!現在是要你說出答案!討厭火焰嗎?害怕火焰嗎?!」傑洛逼問著,將火焰停在艾克斯鼻前。「你要是不說,我大可當場燒了你,讓你體驗一下你爸媽被火燒的痛苦!」
熾熱的溫度在艾克斯面前,逼迫人的溫度與語言,艾克斯激動得又逼出眼淚,趕緊說出答案。
「我討厭火!!!快走開!!!不要燒我!我不要!!!!」
「那好!」傑洛很滿意,起身離開艾克斯,走下床。「既然你討厭火焰的話,我會離開!我也會強制要貓咪跟著我離開,我會離開宙斯。」
「咦?」艾克斯驚訝,起身看著傑洛要走掉。「為、為什麼?」
「這是為你好,如果不想讓那創傷再痛起,你周圍最好不要有火焰。」傑洛轉身對他解釋。「你應該知道吧?宙斯公會的驕傲,絕不傷害自己的伙伴,絕不讓伙伴難過,我跟貓咪留在你身邊只會傷害你,只會讓你難過。明白的話,我今天就走!」
「你要去哪裡?」
「除了宙斯公會的地方,就只有普羅米修斯會收留我,就算還得接受不人道的強化,但至少……那裡需要我的力量!也不會畏懼我的力量!貓咪也是,應該會為了你忍耐一切,因為你討厭火焰啊!」
聽到傑洛會因為自己害怕火焰離開宙斯跑去加入普羅米修斯,艾克斯的淚水不停流,明白自己的自私會讓傑洛想離開。
「我不要────────!!!」艾克斯大聲喊叫,阻止傑洛離開。「嗚……我不要你加入普羅米修斯,還有艾莉莎,她在森林裡飽受孤獨了,如果讓她加入普羅米修斯只會讓她更孤單!現在我才知道……我的自私、我的任性只會讓人困擾!與其這樣,我寧可接納一切,專心聽別人的困擾!傑洛……我們是搭擋啊!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聽著艾克斯的話,傑洛沉默聽著,聆聽著艾克斯的真心表白。
「所以……不要加入普羅米修斯!留在我身邊繼續當我的搭擋!!我不會再怕火了,我不會自以為是了!傑洛……不要離開這裡……我求求你。」
「這就對了!」傑洛轉身,右手發動火焰,金色火焰在空中燃燒,接著在艾克斯眼前浮現Z字,那是代表宙斯。傑洛對艾克斯微笑,說:「艾克斯,你是天空,本該包容一切!之前你的自私,只會讓人覺得你是個心胸狹隘的人!你是宙斯中最能理解人心的天空使者!」
「傑洛……」艾克斯抬起頭,望著傑洛和Z字火焰。
「艾克斯,來約定!」
「什麼約定?」
「今後將是搭擋關係的我們,絕不解除!」傑洛嚴肅的說。
「好!」艾克斯點頭答應。「我發誓,絕不解除搭擋關係!就算今後有人拉攏,也絕對不會字斯擅自決定!」
「很好!就這麼約定了!艾克斯。」
「嗯!」
黃昏時刻,傑洛和艾克斯發誓,絕不解除搭擋關係,之後落日在艾克斯後方落下,黑夜迎來。


在艾克斯房外,三位未走的小孩在房門那偷聽著。當傑洛說會帶走艾莉莎加入普羅米修斯時,艾莉莎不再靠著門偷聽別說話。
她轉身離開,在心中思考著一個問題。
我……不適合這裡嗎?

                     *待續*
-------------------
『殺必死對話』
傑洛:喂!艾克斯!你真的跟貓咪洗澡啊?
艾克斯:喔,那是因為艾莉莎的頭髮不好洗,所以艾莉莎才會要我幫她洗!
傑洛:剪掉不就得了?
艾克斯:可是艾莉莎不留長頭髮的話就不可愛了!
傑洛:……艾克斯,你是蘿莉控嗎?
艾克斯:我不是啦!你誤會我了!
*IN魔法世界的介紹*
混沌界"倪克斯 ": (Nyx) 倪克斯原是代表黑夜的原始神,在此是混沌界。混沌界充滿著混亂,邪惡的慾望充斥,一般人類在這裡絕對敵不過人類七大罪孽,同時也是象徵宇宙。
貓世界"喵托邦":裡面到處都是貓咪,訪客一踏入這世界會變成貓咪,是貓咪的和平鄉。
顛倒界"卡布奇諾":是與艾克斯住的世界"阿波羅"完全顛倒的世界。
天界"伊甸園":天使族住的世界,領導者是大天使梅丹佐。
冥界"塔爾塔羅斯":塔爾塔羅斯原意是希臘泰坦神族所統治的地獄,在此是冥界。住在這裡的人是死神和惡魔,負責管理人的靈魂。將靈魂分類成好與壞,把好的靈魂送往伊甸園,壞的靈魂則是送到河神處理。
虛無界"哈迪斯":什麼都沒有的世界,它的存在難以解釋,爆發攻擊時宛如死火山醒過來來得突而其來。虛無界目前沉睡著,負責管理這世界的人同樣沉睡者。
神龍界"阿斯嘉得":阿斯嘉得(Asgard)原是北歐神話的神國,阿薩神族居住的地方。其中最大的城堡就是奧丁的金宮(Gladsheim)。英靈殿(Valhalla)也是位在此。
在此是神龍居住的地方,每個神龍擁有強力的力量。牠們會挑選出在阿波羅魔獸之森蓋亞中的獸人族,並賜予鱗片。


下一回將是艾莉莎篇!!!獸人的故事敬請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