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70~71

 

前言:開始為艾克斯設下伏筆!也該讓他有個主人公的氣質了!最近一直寫有關傑洛的事,熱愛著艾克斯那份心淡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得重回那份熱情!!!我不能偏心!!!
接下來請收看!


------------------------------------------------------------------------------------------
⊿※三年級畢業⊿※
------------------------------------------------------------------------------------------
二年級生,所有同學得幫三年級做胸花又替三年級生別上,則一年級生則負責在校園裡站立成路祝福三年級生,讓他們順利回到教室。
今年三年級要畢業了,櫻花為了慶祝他們凋謝自己的花瓣灑落著。
在活動中心裡,校長在講台上為三年級生演講。講完後就為三年級代表生頒發一張畢業證書,然後學長姐們紛紛唱起驪歌。


在校園入口那裡,一年級生站著等待三年級生走過來。在接近校門口的地方,傑洛一臉不耐煩的說。
「真是,什麼畢業!能不能快點啊!」
「傑洛,你耐心一點!」站在傑洛對面的艾克斯說。「這是學長姐重要的儀式,以後我們畢業也會這樣的!」
「對對對,老媽說得對!」
「你還叫我老媽?!你找死啊?!!」艾克斯火大。
「那零覺得如何呢?」傑洛側頭問正在低頭看一本是心理學系列佛洛伊德著的圖騰與禁忌的零。
「沒興趣。」零簡單回話。
「你看吧!艾克斯,連零都覺得無趣!」傑洛接著看艾克斯,對他一笑。
「你們雙胞胎一個樣!」艾克斯氣得罵他們一句,接著別過頭不理他們,看向遠方等三年級生。
當一年級生等待著,沉默的時刻,零這時闔上書。
「哥,卡尼爾要走了,覺得如何?」
「好耶!妹控哥走了,那麼愛麗絲就自由多了!」傑洛感到輕鬆。「我也不用看他臉色去照顧愛麗絲!」
「你的壞習慣又來了……」零厭惡的說。「你是喜歡那女生嗎?」
「零!你不要亂說啦!真是,你被艾克斯的猜測傳染到啦?」
「人會問會懷疑是正常的。」
「那問的時候應該婉轉一點吧!真是……」傑洛感到受不了,老沒好氣的說。
「你們兩個別說話了!學長姐來了,要為他們離別喔!」這時艾克斯提醒一句。
「是、是!」
三年級生從活動中心走出來後,開始走動,一年級生開始說話祝福。
「恭喜你!」「祝福你們!」「恭喜你們畢業!」
三年級生走動著,其中卡尼爾走到傑洛面前時就多瞪了一下,傑洛也回瞪,兩人用視線交談著,之後說起話互嗆。
「我妹妹,你可要好好顧啊!不然的話……我會給你好看!」
「別一直提醒好不好?你很煩耶!」
「因為愛麗絲是我妹妹,所以我才要注意啊!人妖狐狸!」
「你想怎麼樣?!趕快去當你的美式軍人啦!臭狗妹控哥!」
「不用你說我也會去美國!!!」
「那就不要回來!」
兩人對瞪又對嗆,人們只敢觀看不敢勸阻。就連這時會想插手阻止紛爭的艾克斯,懶得去阻止了。
當露明尼走到艾克斯前,她停下來了。
「露明尼學姐,恭喜妳畢業!」艾克斯立刻向她祝賀。
「謝謝。」露明尼輕微笑回應。「你午休時,可以出來一下嗎?我有話跟你說!」
「咦?」艾克斯一時訝異。「是……」
我該不會做了什麼事惹到她了?艾克斯有點擔心。
露明尼說完話後,轉身離開,走遠艾克斯後獨自說話:「這次我得好好相信那無限的可能性和鬥神的力量,希望洛克別又虛弱才好……」


中午,三年級生在教室裡拿到老師班發的畢業證書後,有的去見學弟學妹,有的直接離開學校。
卸下學生會長的職務的露明尼,則是到其中一棵櫻花樹前等待著某人。
「嗯……會不會有人誤以為我是在向某個男生告白呢?」露明尼疑惑的自問。
因為站在櫻花樹下等人,的確像某些戀愛遊戲結局的固定橋段。

 

------------------------------------------------------------------------------------------
⊿※正負極的關係⊿※
------------------------------------------------------------------------------------------
午休,艾克斯依照露明尼的要求跑出來見人。
「不好意思,久等了!」
「不會。」露明尼輕微笑一下。「艾克斯,明白我把你叫出來的原因嗎?」
「呃……」艾克斯一時疑惑,猜測著現況。
露明尼學姐站在櫻花樹下等人,而且叫人過來的人是男生,這橋段……
不、不會吧?!學姐要對我告白?!
「告、告白嗎?」艾克斯小心翼翼的問。
「當然不是,我對男生沒興趣。」
「說得也是……」艾克斯為了不顯得失落,艾克斯傻笑應付。「學姐哪有可能喜歡我!更何況我又沒有吸引女生的氣質。」
「嗯。」露明尼接著一臉嚴肅。「先不說這個,我找你來,是要跟你說你跟傑洛的關係。我想你應該有聽到我說傑洛跟你的關係像陌生人對吧?其實也有理由可說。」
「咦?!」艾克斯一時愣住。
「艾克斯,你跟傑洛的關係是……」


在一年C班教室這裡,傑洛這時才發現到艾克斯不見。
「啊咧?艾克斯呢?」
「不是去上廁所嗎?」零提醒一句。「他走前有告知一聲,還叫哥不要找他。」
「這什麼意思?」傑洛感到奇怪又詭異。「說得好像要轉學似的。」
「放心啦!傑洛!」與零一起吃午餐的雪兒勸說。「艾克斯是你重要的朋友,不會隨便離開你的,你就等他回來,好嗎?」
「好……」傑洛拿出自家母親特地做的便當,打開來,有煎蛋捲、青椒炒肉絲、三色蔬菜、漢堡排、海苔飯等菜色。「嗚~又是青椒,零,我跟你換!」
「紅蘿蔔給你。」零願意換,不過要等價交換。
「好!紅蘿蔔我會幫你吃掉!」
「嗯!」
「真是的,小零跟傑洛怎麼可以挑食呢?」雪兒不滿的說。
「「討厭就是討厭!!」」雙胞胎一齊同回。
「真拿你們沒辦法……」雪兒無奈的苦笑,看著他們用奮力的把菜挑到便當蓋上,好互相交換。


「艾克斯,你跟傑洛的關係是正極和負極互相排斥的關係!」
「咦?」艾克斯愣住,思考著露明尼說的話。
我跟傑洛是……互相排斥的正負極?
「你應該知道傑洛他有著多樣的過去與想法,他有著什麼樣的黑歷史你應該明白。」露明尼嚴肅的說,望著艾克斯疑惑又難過的表情。「我知道你很難接受,傑洛曾活在什麼樣的世界,他擁有什麼樣的力量,你應該明白!你們……難以成為好友!」
「不會的,學姐!」艾克斯不滿意,出聲否決。「我跟傑洛的確是好友,我們能互相扶持,能夠互相依賴的!」
「但是你無法猜得出他在想什麼對吧?」露明尼一句問句問他,艾克斯一時無法回答。「朋友這種關係,是必須互相了解互相扶持沒錯,但是你們不是這樣的關係!以你目前的身份是無法和傑洛共同前進的,傑洛就像獨狼,唯有強者才能與他同行!」
「那我……該怎麼做?」艾克斯疑惑的問。
「就像我剛才說過的,你們是正負極,是會互相排斥的!天使永遠不會和惡魔同一陣線同一想法!」露明尼的話語就像一個槌子,大力敲碎玻璃的強烈,艾克斯一臉難過。
「就因為是正負極,所以要離得遠遠的?」
「因為會排斥啊,艾克斯……」
聽到露明尼會排斥這句話,艾克斯有點火大了。
「我不認為!露明尼學姐!」他抬起頭面對露明尼,用燃起憤怒之火的眼神很瞪對方。「就算是我跟傑洛是正負極好了,但我可以改變,為了他可以變成負極!傑洛就算很強很厲害,畢竟擁有人心,也會感到孤單寂寞!露明尼學姐,妳只是主觀的判斷著我們的關係!傑洛他……其實是很需要我的!!!」
「需要你?」露明尼這時挑起眉,也些訝異的看著艾克斯堅定表情。
「傑洛需要我的力量,即使我的力量小到無法拯救他,他還是需要!」艾克斯望著背景是櫻花花瓣如粉雪落地美麗的露明尼,否決著露明尼之前的話。「難道強者就得孤獨不可?我不想害怕傑洛的強大,無論他有多厲害,只要我變強不就好了!人與人之間只要互相交談又能理解的話,一定能讓心與心聯繫的!」
「是嗎?」聽到艾克斯堅持的說法,露明尼露出輕輕的微笑。「這樣好了,艾克斯,請回答我的問題,這是二選一的問題。請問,你就算面對傑洛突然改變突然想殺了你也不會放棄傑洛?」
「不會放棄。」艾克斯堅決地回答。
「就算傑洛一路向前走,還是要追?」
「當然!」
「是嗎?瞧你如此堅定,艾克斯,之後的日子會有人來找你,答應那人的請求吧!」
「學姐……」艾克斯一臉疑惑望著露明尼說完話轉身離開。
「艾克斯你擁有著無限的可能性,能夠將不可能化為可能,你是這樣的男人,難怪傑洛會如此看重你!再見了!」
「學姐再會了!!!」艾克斯看到露明尼將要離開,立刻鞠躬道別。
露明尼走之後還對艾克斯以手背揮揮離別,走出校園。等到她完全走了之後,艾克斯站在原地托住下巴想事情。
我有無限的可能性?這什麼意思?
「她會不會是因為我的名字是代表無解才會誤解成這樣?」艾克斯猜想。「嗯……有可能。」
確認露明尼是誤認的艾克斯,抬起頭看向正在紛紛落花瓣的櫻花。
我相信傑洛一定能認同我說的,因為我們是朋友……

 


夕陽將落的時刻,是學生們該放學回家的時間。
劍道社的社辦道場只剩傑洛跟零不穿著護具來對練,雙方手拿竹刀不斷砍擊不間斷,腳步前進又後退,兩人都練到汗流浹背。
「不錯嘛!零,你在英國不是去假的呢!」傑洛嘻笑道,看著一臉冷靜又喘氣的零。「你好好練嘛!這值得誇獎!」
「哥,你又變強了嗎?」零不滿的問,仔細觀察著傑洛。「是想讓我跟不上你嗎?」
「怎會呢?我有好好放慢腳步喔!」
「你騙人!!」零更不滿,快速衝前大力揮下竹刀打擊對方的竹刀,傑洛舉起擋下攻擊。「你的放慢腳步根本就是快!」
「那麼你還要我怎麼樣?要龜速還是以蝸牛前進的速度?」傑洛彈開竹刀向後退,接著前進想打擊頭部時,零舉起竹刀擋下。傑洛不耐煩的問,盯著零不滿的表情。
「嘖!如果被你放慢腳步,我豈不是被看扁?!」零大力向上砍開,接著對傑洛橫砍一擊。
「真是不坦率的耶……」傑洛面對零又不想自己放慢腳步,他一臉苦笑。「不過,就練到這裡!」
傑洛擋下零的橫砍,快速向下打擊對方竹刀將竹刀放沉,接著由下而上快速砍擊,將零的竹刀飛出去。
「卑鄙!」零眼看自己的竹刀被人打飛,更是不滿的瞪傑洛。
「你可別怨我喔!」傑洛將竹刀放在自己肩上,對零露出無奈的笑容。零別過頭不去看他,依然氣在心頭上。
「喔~還在練啊!」這時道場外面出現一位人,以夕陽照進來的光線看,看不清楚她的臉,不過傑洛憑聲音來判斷,是今天畢業的卡尼爾。
「要做什麼?還不快點去美國!」傑洛臉色大變,面對卡尼爾就顯得不爽。「還要擔心自己妹妹到什麼程度?還是說你真的要留級?」
「我都沒說些什麼你在那邊亂揣測什麼鬼?」卡尼爾很不爽瞪向傑洛。「傑洛,記不記到你剛進入劍道社的態度?」
「不記得。」傑洛犯起健忘的壞毛病,或許他一點也不想回答。
「不記得是吧?那好!」卡尼爾一看到他那態度,憤怒燃起。他蹲身撿起打飛的竹刀,對著傑洛擺出八相之構,扛劍於肩上嘴與劍柄平行。「我就用武力來矯正你的態度!」
「你試試看啊!臭狗!」傑洛見到對方想打就淺笑,轉身面對他,同樣擺出準備迎擊的。
「面對你,我非得使出讓你難過的劍術!」卡尼爾快速衝刺到前,將竹刀擺置在後。「疾風斬!」
「哼!」傑洛低哼一聲,同樣將竹刀擺後,讓對方看不到竹刀揮砍去路,將要揮砍之時他將身體大幅旋轉,利用圓心軸的力量把自身力量匯聚到刀上。
等到雙方將面對面碰上時,下一刻將竹刀大力砍擊,接著釋放出大力劍風狂掃道場。為了閃避他們的決鬥,零趕緊向後退到遠處,遠離他們無人插手的對決。
「哈,挺厲害的!」卡尼爾滿意傑洛的刀法笑道。「此招何名啊?武人!」
「無空流拔刀術,疾風刃!」傑洛說出自家道場鍛鍊來的招式名。
「不愧是無空流道場,厲害!」卡尼爾佩服,見著雙方手上的竹刀都斷裂無法使用雙方一同將竹刀丟下。「那麼到外面來!傑洛!!!」
卡尼爾迅速到外面來,到在有樹木圍觀的空地,卡尼爾抽出在背後隱藏起來的騎軍灣刀,大力揮刀揮出劍風。
「哼!讓人看了就討厭的臭狗!」傑洛跟著拔出武士刀,走到道場門口接著大力跳起,在空中使出月面空翻。一路來到卡尼爾面前時,傑洛揮出劍風攻擊卡尼爾,卡尼爾則揮刀砍下破壞劍風。
「連三日月斬對你無用,那麼冰狼牙!」傑洛落地後再次跳起到卡尼爾的上方,白色霜霧纏繞在刀上,然後大力揮刀揮出白色冰刃攻擊卡尼爾。
「喝啊────」卡尼爾大喝一聲,揮刀砍壞冰刃。接著他跳起,那跳起的瞬間他消失不見,之後出現在傑洛後方揮刀。
傑洛轉身,刀鋒擺在側邊擋下卡尼爾的砍擊,卡尼爾一砍下,傑洛隨著對方砍擊傳來的力道往旁飛。
下一刻,傑洛降落,在卡尼爾的下方他舉刀,將白霜纏繞己身,接著向上轉圈揮砍。
「冰龍昇!」
「嘖!」卡尼爾感到不妙,趕緊後空翻閃避。降落到地後,他大力揮刀砍出大力劍風揮向還在空中的傑洛。「風虎絞!」
劍風如老虎向前跑,向前衝刺的劍風將會絞殺對手。
傑洛面對此狀況毫無畏懼,只見他將刀擺至下方,白霜在刀端凝固成冰錐,接著向下攻擊。
「冰烈斬!」
「想要破壞劍風沒用的!」卡尼爾淺笑,嘲笑傑洛那無深思熟慮的攻擊。「我的風虎絞,是自動擴增威力和攻擊範圍,任何人是無法躲過的!」
「少自大!!!!」傑洛大喊一句,刀端一破壞一部分劍風後,接著另一端劍風襲來,傑洛沒有做出下一個行動,就只是站在原地硬是接下攻擊。
當劍風掩蓋了傑洛,卡尼爾以為他已完蛋了,正想收刀時,那揚起沙塵的地區突然傳來劃過空氣的聲音,他大吃一驚,看向那去。
傑洛很從容的從沙塵中走出來,唯一改變的只有他的頭髮失去束縛散開。
「哼!只有這點程度嗎?」傑洛對卡尼爾淺笑,表現出自己一副輕鬆樣。「那麼我要出擊了!」
傑洛向前衝刺,面對卡尼爾他快速揮刀互相砍擊,卡尼爾也立刻回應。
好強……這就是傑洛的力量?面對風虎絞還能健在,難道他是……唯有戰鬥才會活得快活的破壞神?!卡尼爾不妙的心想,感應著傑洛用刀砍擊傳至自己手中的力道。
「我已經打夠了,該結束了!!!」這時傑洛感到累,他將刀換至左手拿,握緊右手往地下打去。「天照霸!!!」
「什麼?!」卡尼爾大吃一驚,眼見白霜侵入地面和自己的雙腳,接著迅速凍結自己的身體。
白霜衝上卡尼爾的身體,最後凍結起全身,形成白霜柱。
「夕陽已經下山了,我要回家吃晚餐了。」傑洛收起武士刀,說起結束理由。「零,幫我收尾!」
「好。」零這時走過來,拿起兩把BerettaM92F,槍口對準白霜柱的地基,快速開槍攻擊,把白霜柱的支撐力破壞掉,最後在中間補給顆子彈讓白霜柱像樹木被砍倒一樣往後倒,將卡尼爾解救出來。
從凍結束縛出來後,卡尼爾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傑洛。
「這就是你的真正實力?」
「大概吧。」傑洛隨便回答。
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的我是打不贏他的!卡尼爾盯著傑洛心想。我必須變強!絕不輸給這種人!!!
「傑洛!」這時艾克斯跑來,拿著傑洛的制服和書包。一看到地上的傑作,他驚訝得停下奔跑。「嗚哇!這是怎樣?!」
「喔~艾克斯,特地幫我拿東西啊!」傑洛對艾克斯露出微笑。「謝啦!」
「這怎麼搞的?」艾克斯還在好奇現場,手中的衣服任傑洛拿去。
「是卡尼爾硬要跟我打的。」傑洛回答,當場換起衣服,才剛脫下衣服就很神速的已經換好衣服。
「這場比賽我輸了,下次我絕對打敗你的!胖狐狸!」卡尼爾收起刀,轉身離開。
「要認輸就給我坦率一點!」聽到又被人叫難聽的綽號,傑洛相當火大。
「傑洛,沒事吧?」艾克斯擔心的問。
「我當然沒事!一點傷也沒有呢!」
「是嗎?那就好。」
「艾克斯,一起回家吧!等零換好衣服之後。」
「好啊!」


與卡尼爾戰鬥結束後,這時傑洛內心深處的零空間,坐在椅子上享受黑咖啡的人,OMEGA,喝了一口苦澀的咖啡後放下茶杯,他嘴角接著上揚。
「朋友?哼哼哼……艾克斯……這世上真正的強者是不需要朋友或同伴的!你說對吧?傑洛!」
自己一人自言自語的OMEGA,問起現在意識健在的傑洛。
問話一傳出去,答案卻沒有傳來。OMEGA這時有點火,於是將手中的杯子往旁丟去,瓷器碎裂聲大力響起。
「總有一天,傑洛跟我絕對必須一個人,一個人絕對能活得下去!哪需要朋友?」OMEGA跳下自己的國王椅,從高處跳下降落到地。「哼!居然需要朋友這種曖昧東西,虧你還是被人認可的鬥神,傑洛……喔對!還有艾克斯!他真的有什麼無限的可能性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真想打一場廝殺啊!哈哈哈哈哈~~」
OMEGA邊走邊自語,一想像到能和艾克斯打一場,OMEGA特別愉快,愉快到大笑一聲。
「也差不多該覺醒了吧?那被壓抑住的殺意……」
一句沒人理解的話,OMEGA將這段話傳至空氣迴響,接著他一聲不響的走進另一片黑暗。


Ω待續Ω
–––––––––––––––––––––– 
艾克斯:傑洛,要預告下回囉?
傑洛:傑洛?誰啊?
艾克斯:你突然失憶症喔?!
傑洛:哼哼哼……猜錯了!笨蛋!本大爺是OMEGA!哈哈哈哈哈~~~
艾克斯:什麼────(驚訝)
OMEGA:又見面啦!艾克斯!沒看到我的眼睛要是紅的就是本大爺嗎?這設定你沒記住?真蠢!
艾克斯:傑洛在哪裡?你控制了傑洛?
OMEGA:笨蛋傢伙!他之前在睡覺,所以我趁虛而入了,哈~連睡覺都毫無警戒!果然是弱者!!
艾克斯:你太過分了!快滾回你的零空間去!!(怒)
OMEGA:我才不要呢!傻瓜!!下回將會是那弱者傑洛的新面貌,做好覺悟吧你!艾克斯!
艾克斯:我才不想回你的話!下回是"新的學期、新的班級"和"落日前的殺令"
OMEGA:不看者我將出現殺了你!
艾克斯:你會不會說得太過分了?!
OMEGA:笨蛋童顏小屁孩沒資格阻止我說話!
艾克斯:小、小屁孩?!你那個髒嘴給我去用馬桶刷刷乾淨啦!!!(怒)
OMEGA:那麼再會啦!(閉上眼睛離開)
碰────傑洛倒在地上
傑洛:呵~~~(睡覺打呼中)
艾克斯:啊,傑洛真的在睡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