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番外劇場:美日合一的超級殺手

 

過去,美國曾出現一位身手高強的小孩子,他所擁有的力量不是任何人可以比喻的強大,只要一把日本武士刀,就能把一個私下進行毒品販賣的組織殲滅,面對槍和砲的火藥系武器,他完全不怕。他的名字是……ZERO!


––––––––––––––––––––––––––––––––––––––––––––
「零,傑洛去美國真的那麼有人氣嗎?」艾克斯好奇的問。
「當然,比我還厲害。」零冷淡回答。「過去,有個麥克麥威爾就相當看好哥的力量,就讓他去殲滅一個地下組織,結果無傷回來,組織真的被殲滅了!」
「真的假的?」艾克斯有點不相信。「麥克麥威爾是誰?」
「是上次跟哥打招呼的美國人。」
「喔~那傑洛之後又做了些什麼?」
「就是……」
於是時間回顧到傑洛十歲的暑假,地點在美國華盛頓的某座大樓。
(美國人說的英文以下轉換成國字)
「嘿!麥克!」一個美國黑種人走過叫住一位叫麥克的白種人。「聽說你帶來了一位時力高強的殺手了吧?讓我看看是誰吧?」
「喔~嗨!傑斯!喏,就在這裡!」麥克將身高只到他腰部的金髮小男孩推出來,那男孩綁著搞笑的沖天炮,讓頭顯得像鳳梨頭。背後揹著一把白色武士刀,身穿黑色西裝好表現出好禮儀。「他叫做傑洛(ZERO)!」
「傑……洛?」叫傑斯的黑種人一看到表情冷酷的傑洛就傻眼,接下來他突然狂笑。「哇哈哈哈哈哈哈~~拜託!麥克,這樣的小孩是能怎樣?能替我們做事嗎?我看只會對扔個小鞭炮惡作劇吧?」
「不喔,傑斯!」麥克其實也是難以相信,為了給傑洛家裡有臉可看,他向傑斯解釋。「這孩子可是大名鼎鼎的阿爾伯特‧威利的孩子喔!他的實力先不要小看嘛。」
「好吧!實力不高的話,在美國可是難混的喔!」傑斯還是一臉不相信,他拿出一根雪茄和打火機,開始抽起菸。「這樣好了,先給他測試好了!」
「好啊!」麥克點頭答應。「吶,傑洛,在傑斯先生面前要好好表現啊!不然的話,你父親是不會高興的!」
「哈秋!!」對菸味不是很喜歡的傑洛,當場在打起噴嚏。接著還拉起麥克的西裝下擺擦自己的鼻水。
「嗚……」看到有人把自己的西裝這樣弄,麥克的臉色變得難看。要不是對方是個孩子,他早就對人罵F××K又出手揍人。「傑洛,紙巾給你!」
「喔~」傑洛拿走紙巾擤鼻水去。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麥克啊!他拿你西裝擦鼻水啊!哈哈哈哈~~~根本是個流鼻涕小鬼嘛!還說他很強?!哈哈哈……」
「別笑了!說來說去,這都是你的煙味害的!」麥克火大的對他罵。「喂!你還笑?!」
「好啦好啦!走吧!去測試你的實力,小鬼頭。」
「喔!」傑洛回應。
––––––––––––––––––––––––––––––––––––––––––––
「喝啊!!!」
傑洛喊聲響徹整個空間,面對二十位特種部隊的軍人,傑洛輕鬆將人摔出去或打飛,他實力強到令麥克和傑斯下巴快脫臼又瞪大雙眼,眼睛不眨還會造成眼睛乾澀。
總而言之,傑洛的強勁令人嘆為觀止就是了。
「太棒了!麥克!真虧你能找得到這種幫手,既佛魯迪和齊爾威後,接著是傑洛啊~不愧是威利其下的孩子!強到不行!」傑斯大力拍拍手讚許道。「麥克,馬上給他一份殲滅毒品販賣的組織吧!絕對能讓FBI跟警探高興到不用工作!」
「好啊!那還得看他的意願呢!」
當那兩位很看好傑洛的實力時,傑洛冷看著倒地不起的健美體格軍人們,之後低下頭小聲嘟囔一句。
「這些人……比克拉夫特叔叔還弱。」
隔日夜晚,傑洛成功掃蕩傑斯所說的組織。再隔日夜晚,將一個擾民的黑手黨一夜之間消失,那也是由傑洛之手所為。
今後的日子,傑洛不是掃蕩了黑手黨,不然就是打敗了自認很強的清道夫。從那之後,傑洛的人氣逐漸在黑手黨下變得有人氣,犯罪率一時下降到百分之十左右。
還有黑手黨字給了傑洛一個名稱,掃蕩所有黑式組織的正義派清道夫,稱之為"鬥神"。
※☆※★※☆※★※☆※★※☆※★※☆※★※☆※★※☆※★※☆※★※☆※★※※☆※★※☆※★※☆※★※
某一年暑假最後幾天的夜晚,傑洛十二歲,他依然頂著佛魯迪指定的沖天炮髮型,嘴裡喝著麥克請的可樂,桌上有著各式各樣美式速食,每一樣雖然令美國人秀色可餐,不過身分為日本人的傑洛,只吃薯條和雞塊,其餘的炸魚排、有大塊牛肉跟大量起司的大漢堡、雞腿、奶昔都無視,但是桌上還是有吃到一半的潛艇堡和普通漢堡。
「太棒了!麥克!傑洛為我們帶來強力的利益啊!」傑斯很驚訝又高興的說。「你看,有個人招收傑洛為黑手黨成員,也有警局想收傑洛當警探,傑洛不管在黑與白的世界裡,都相當紅啊!!!」
「傑洛真的是美國的救星啊!現在也有民間把他當偶像,人氣遠超過超人呢!」麥克舉起大拇指也同為讚許。「傑洛,你高中畢業,要不要到美國留學啊?!我跟傑斯保證讓你吃好的住好的,不讓住你這破爛的公寓,而且還會給你大筆獎金喔!!!」
「吶~傑洛,考慮看看啊?」傑斯也一同勸傑洛。
傑洛假裝沒聽見,也不想再腦中思考翻譯他們的話,就只是喝著可樂和一根薯條。
「喂!麥克,傑洛是不是生氣啦?畢竟每天都只給他吃速食。」傑斯將麥克抓到角落去說悄悄話,開始擔心傑洛的脾氣難管。「萬一他想要更好的話,我們就難過了!」
「不會的啦!傑洛不是有好好答應你給的工作嗎?」麥克反問,不認為傑洛會是嬌生慣養的孩子。「大概思鄉了吧?他睡覺都只睡地面,也不吃牛肉漢堡和奶昔,給他冰淇淋就會開心的笑,他要的東西不多啊!」
「是喔……」傑斯突然覺得麥克說得也對。「不過他為什麼不喝奶昔?」
「根據請來的翻譯聽到,傑洛是覺得太甜,喝得不順口。」
「可是他又為什麼他臉色這麼不爽?」傑斯好奇的問。
「誰知,去問問看不就知道了?」
「也對!」傑斯點頭認同,轉身走到沙發,做到傑洛的對面。以為又有工作要做的傑洛,正定睛看著傑斯。「那個……傑洛,你喜歡你現在的生活嗎?」
「不壞。」傑洛試著翻譯他懂著詞,回答他的問題。「有工作?」
「呃……」習慣傑洛問"有工作"這句日本問話的傑斯,要回工作時一時停頓。「沒有,不過你想留在美國嗎?喜歡這份工作嗎?」
傑洛聽著,這時別過頭。
「不是很想,不壞。」
傑斯轉頭望向翻譯員,翻譯員回他傑洛所說的話。接著他轉向看傑洛,一時該怎麼問下去。
正當他猶豫時,伸手摸向潛艇堡時,傑洛發出類似狗狗的低鳴聲。
「咕~~~!」
傑斯收手不去碰,接著再去伸向潛艇堡時,傑洛再次低鳴。這時傑斯突然感到好玩,於是再次大膽伸向潛艇堡,傑洛又低鳴,這時他發出近年來很紅的DJ聲響。
「噗~噗噗~~」
「咕~~~!」
「噗~噗噗~~」
「神經病!」傑洛不想再發出低鳴,直接罵他。
「什麼?」傑斯聽不懂。
「好啦!別玩了傑斯。」一旁看的麥克,忍著想爆笑的笑意,走到傑洛身旁,拿著一張紙遞到傑洛面前。「來,傑洛,剛才我收到一張傳單,說要幫忙你追捕一台帶走一名警探的黑色進口車!你可以嗎?」
「嗯!」傑洛拿走,看著紙上的大量英文單字,看著看著他眉頭緊皺。接著起身走到門口打開門走出戶外,為麥克做事。
「你確定他真的不爽嗎?」麥克問著傑斯。
「不知道耶,我只知道他的個性很冷酷,而且也蠻好玩的!」傑斯笑答。
「好玩?指哪方面?你該不會是同性戀吧?」
「哪是!我最愛女人啊!我是指他的有些個性還挺好玩的!」
「是喔……不過最後還是很希望他能留下來繼續幫我們。」
「也對。」
––––––––––––––––––––––––––––––––––––––––––––
傑洛在外面走著,來到指定的場所港口。這時他抬頭看向大海上的遊輪和水面,接著看向滿天星辰的天空。
對了,那天也是滿天星辰啊……傑洛回想起克拉夫特死的那天。
緋炎燃燒著樹木、鮮紅的血攤染著草地、燃燒著樹木的煙往上升;低下頭就會看到最愛的人沒有生命跡像地躺著,殺死最愛之人的兇手同樣躺著,悲傷的晶瑩淚水不斷著掉落,響徹此地的悲傷哭喊,閉上眼拒絕悲劇場面的光景,明明抬頭就能看到的一片美麗星空,現在根本無暇去觀看,心如空洞般空虛、心就像被人刺一刀疼痛,實在沒有閒暇去看星空……
傑洛望著星空不放,大量奪眶的淚水流過臉龐,往下流動到達下巴,最後掉落。
「我到底在幹嘛?」傑洛自問,眉頭悲傷的緊皺,聲音顫抖著。「我……到底在幹嘛啊?一直去殺人……是在做什麼?這樣做……能讓克拉夫特叔叔高興嗎?能讓克拉夫特叔叔回來嗎?我到底在……為了什麼而戰啊?我這樣做……根本沒有意義!」
死去的最愛之人,沒醒來也沒回來,收來的鈴音染上殺人兇手的血……殺了兇手最愛之人也沒回來沒醒來,也沒誇獎說做得好。
等到一輛車對著自己衝來,傑洛使出鬼道術冰上地面,讓那輛車打滑。等到車直衝過來時,傑洛跳上引擎蓋踏著一路到車頂,拿出未拔刀的武士刀,用刀鞘輕橫劃車頂。
最後車繼續向前跑時,車子突然一分為二,前座撞上傑洛瞬間立起的冰牆爆炸。後座則是停止運行,裡面的人走出來,一看到有人來救他,就跑到他身邊道謝。
「嘿!謝謝你的拯救啊!」
但是傑洛無視,只是讓淚水不停的流不停的落。
「哈囉!你沒事吧?」
「我來這裡……根本沒有意義。」傑洛起步離開這裡,無視被救出來的人。「克拉夫特叔叔他……根本不會感到高興也不會起死回生。」
––––––––––––––––––––––––––––––––––––––––––––
時間回歸到現在,零說出的故事到了結尾。
「在那之後,哥就沒有再去美國了。」
「原來他在美國發生這樣的事啊……」艾克斯低下頭感到悲傷說。
 
為了變強,殺了人也無所謂。為了能保護所有人,自身投入危險的世界也無所謂。
但是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有力量強大,最愛的人不會回來,這種空虛的感覺……
雪落到地面還是雪、眼淚落到地面就只是個水珠,這種單純的思考,大家都知道。殺了兇手,被兇手殺的最愛之人也不會不可思議的復活……
那時,竟然還樂觀妄想著他一定會安心又會誇獎……簡直就像個傻瓜。


十三歲的傑洛,在家中門口看著跪在地上兩位美國人,正是照顧過傑洛的麥克和傑斯。
「拜託,傑洛請你一定要回美國!!!請你當一位清道夫吧!!!」
「傑洛,你是強大的男人,能夠剷除所有罪惡的!!!」
「不要這樣……」傑洛轉身拒絕請求。「我一點也不強……強大這點根本沒有用!」
「等、等一下!」當傑斯要追上勸人時,齊爾威擋住了。「別阻我,我是真心想讓傑洛成為清道夫的!」
「別這樣!別再這樣傷害他了!說什麼傑洛會當很好的清道夫都是空談……」齊爾威用英文回傑斯的話。「別把傑洛當作工具來使用……傑洛會難受的!」
「我明白了。」麥克起身,答應齊爾威的話。「我現在才知道我是在利用他了,我不是個好人,為了傑洛,我就不再強求他了。傑斯,走吧!」
「好。」
那兩位美國人走了之後,齊爾威轉身看傑洛走過的道路。
「走在修羅道上辛苦你了……傑洛。」
從那之後,美國找到一位新的幫手,聽說是位槍技了得與傑洛同年齡的小孩,名字就叫做……艾克賽爾(AXL)

--完--

作者的話:接下來番外劇場敬請期待!"番外劇場:幼稚園時的雙胞胎"&"番外劇場:蘿露想要有弟弟",也請耐心等待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