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5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狡猾的狐狸、喜歡狐狸的兔子

 
夏天,在二年C班的教室,裡面沒有人在。則所有學生都跑到校園內的戶外游泳池上游泳課,換上必須露出肌膚的泳裝與泳褲,在泳池中游動與嘻笑。
說是上課,但其實是能夠自由嬉鬧玩跳水的課堂,當然,體育老師會負責在旁監視,免得有人不小心玩到溺水。
C班的所有學生,都盡情在泳池中嬉鬧著。
「我贏了!零!」傑洛轉身向還未到達池邊的零大聲囔囔。
「嘖!」因為游泳無法超過自己的雙胞胎哥哥,零很懊惱又生氣的拍起水花。「shit!」
「哈哈,要不要再比一次啊?」傑洛笑問,眼神不時看向在岸邊用腳踏水玩的少年-艾克斯。
「這次絕對會讓你輸到脫褲子!」零答應再比一次,走到傑洛旁邊預備。
「哼!會是誰脫褲子呢?」傑洛冷哼一聲,依然游刃有餘。
「絕對是你!」零對嗆聲一句,無視傑洛那游刃有餘的笑容。
「哈,開始!!!」
兩人比賽開始,不斷用自由式前進,想超越對方的思想強烈無比。
接著是艾克斯,正面帶無聊的用腳踏著水花玩,沒有想下水的想法,但是腦中總是想著與傑洛一起的秘密時間。
想著想著,艾克斯滿臉通紅。等到他注意到臉紅時,是看到水面上的他是臉紅才搖頭揮走腦中的回想,想將回想收進腦裡最深的地方,但總是想到傑洛對他不懷好意的笑容以及傑洛吮吸他的下體畫面,還有跟他熱情的親吻。
「唔!快忘掉快忘掉……」艾克斯再次臉紅,小聲嘟囔著想忘掉,腳拍打水面的速度加快,濺起的水花大到連自己也濕透。「我在幹嘛啊?」
接著艾克斯不想再踏水,改進到池中泡泡水,小小游動一下。
當他才游到才五公尺多時,身體突然被人抓住似的,往水裡面掉的力道令艾克斯吃驚又無法掙脫。
等到艾克斯的雙眼適應水許久後,他轉頭看過去,是傑洛故意惡作劇。傑洛不懷好意的對艾克斯笑著,令艾克斯生氣得皺起眉頭對他瞪,然而他一點歉意都沒有。
當艾克斯握拳想揍過去時,傑洛把他拉過來到自己懷中,然後伸手托住艾克斯的後腦勺,緊抱住對方比平常男人還瘦的腰部,最後微張嘴迎向艾克斯。
「你──唔!」
「嗯。」
「嗯唔!」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眼前的男人突然親了自己的事,而且又在水裡面,艾克斯不好意思的臉紅又大吃一驚。
想推開,但是又無法抵抗對方的吻,那個經過水而濕潤的雙唇,緊貼在一起的觸感,令艾克斯失了神,加上想配合對方,要伸手抱住對方時,他突然離開。
他的離開,令艾克斯微微失望,望著他依然笑著然後轉身浮出水面離開。
失去對方的吻,艾克斯渴望著對方的吻,他失望的垂下眉,眼睜睜看著對方離開。
如果再吻久一點、抱久一點的話,再那樣下去會怎樣發展?被人發現?還是……
艾克斯無法再想其他的進行,他趕緊浮出水面不再想。
這麼想要對方的吻,難道這就是喜歡?希望對方還留在自己身旁,難道那麼喜歡他?艾克斯不敢相信自己最近變化這麼多。
「哥,你去哪裡了?」這時,不遠處傳來零的喚聲。
「玩潛水啊!」
「不准玩,你跟我還有比賽要比!」
「這麼愛比賽,你怎麼不去參加奧運啊?」
「那你呢?」
「哈哈,我才不要金牌,我啊……」傑洛話還沒說完就微轉頭看向艾克斯,對他使用唇語。
艾克斯注意到,也打算注意他想說什麼。
"只想要艾克斯你這個人"
艾克斯經過腦中思考並判斷後,那句話,瞬間讓艾克斯臉紅又想躲,於是他半潛入水裡遮掩自己的臉紅。
實在沒想到傑洛這個人如此霸道又不知羞恥,雖然很早就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了。
「你什麼?」零沒注意到傑洛的祕密唇語,好奇的問他。
「我只想要冰淇淋當獎品!」傑洛回不同的答案給零聽。
「倒不如把你丟到南極去。」零冷淡又冷漠的答道。
「你丟丟看呀!零,接下來,我們來比肺活量!」
「好啊!」
於是這兩人又再度比賽後,兩人一起潛進水裡,並且坐在游泳池最底層,比起危險的肺活量比賽。
而艾克斯想要閃避傑洛這個人,游到人群多的地方去。
 
 
游泳課結束後,所有人都到更衣間洗身體擦乾身體以及穿上校服,然而艾克斯繼續讓蓮蓬頭的水如雨般的淋在他身上。
「我是不是有問題?居然喜歡那個……霸道又欺負人有著可恨的金髮藍眼完全是跟日本人外貌扯不上邊的外國美男子其實心裡壞得要死老是欺負人的死狐狸臭傑洛呢?!!!」艾克斯不喘氣的連續抱怨著傑洛,在淋浴中不斷說著傑洛的壞話。「只不過是那裡大了點,就可以隨便上人嗎?!!」
一說到傑洛的那裡,自己就想起之前就含過的畫面。
不不不!!!艾克斯猛搖頭,拋棄那畫面。
「不行,不能對他坦率一點。」艾克斯猛搖頭。「一對他坦率一點,他就撲過來想吃了我。還有,我怎麼可能喜歡他啊……」
等到艾克斯淋完浴後,看到正垂著微濕的金髮、只穿著白襯衫在身上不給鈕釦給扣上;穿著黑色四角內褲沒穿黑色校褲的金髮雙胞胎。
艾克斯一看到那樣的傑洛跟零,驚訝的瞪大雙眼,尤其是看到傑洛時,心臟正鼓譟得很厲害。
「怎麼了?艾克斯,沒看過男人的裸體?啊哈~我知道,你沒看過零的裸體!」傑洛笑著捉弄艾克斯的反應。
「嗄?!你們兩個長得都差不多,裸、裸體什麼的,一樣都差不多吧。」艾克斯別過頭,想要掩飾自己看到傑洛的裸體就興奮的情緒。
「不過下面的尺寸不一樣喔,要看嗎?零的那裡。」傑洛越說越邪,同時也是給艾克斯一個考驗。
聽到傑洛那麼說,艾克斯不知覺的吞了口水又想像起跟傑洛一樣臉龐但個性不一樣的零,接著快想像起零的那裡時……
啪-
然而拍擊聲打斷艾克斯的想像,也破壞傑洛的笑容。
「噁心。」零伸手拍打傑洛的腦袋,然後轉身離開。「告你性騷擾。」
「很痛耶~我們都是男生,又沒有關係,害羞什麼?!」傑洛轉頭看向零,嘟著嘴對他抱怨。「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啦!」
「原來只是開玩笑……」艾克斯聽到傑洛那句話就放了心。「呼~」
傑洛聽到艾克斯那放心的話,轉頭面向艾克斯笑。
「艾克斯,我吃醋囉~」
「什、什麼啊?」
「你對零的裸體有興趣。」傑洛的笑容收起,用不滿的表情看著艾克斯。「你啊,是不是想看他那裡,甚至想舔那裡。」
「才不是!!!白癡!」聽到傑洛那麼說,艾克斯感到火大的拿起用來擦頭髮的毛巾甩過去,打向傑洛的臉頰。
「噗喔-」
「我根本沒有想到零的那裡,而且害我想像的人,不就是你嗎?你這變態金髮噁心暴露狂!!!」
罵了傑洛一句後,艾克斯拿起要換上的校服轉身走到淋浴間換衣服,為了不和傑洛站在一起。
然而傑洛只是摸摸他被打的臉頰,看著艾克斯的所在處,接著偷偷的揚起嘴角微笑。
 
 
 
每個同學都離開校內的游泳池後,紛紛在下課時間內補充水分。則艾克斯為了閃避傑洛,跑到屋頂吹風跟喝水。
「唉……」趴在欄杆前的艾克斯很無奈的嘆氣。「理智一點啊,我。」
真的不能再跟傑洛有糾結,不要正眼看他了,就算他要親過來,也要推開拒絕他。艾克斯心想,想著下次絕對要拒絕傑洛。
喜歡那個霸道又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是錯誤的,他只會讓人心思胡亂。
我……一遇上傑洛就變得奇怪了。艾克斯搔著微濕的咖啡色短髮,想著傑洛的事情。
一正視傑洛,我就臉紅起來不敢面對他;他一碰觸我,我就很想逃離他又不敢甩開他的手;他一親我,我就一副還想要他繼續親我;他一跟我H,我就……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艾克斯猛搔著頭髮,拒絕與傑洛有關的熱情想法。「我討厭他啦!!老是親我又抱我,為什麼要那麼親密啊?!簡直是……」
--戀愛中的情侶--
「啊……」艾克斯一想到傑洛跟自己的關係簡直是戀愛中的情侶時,他錯愕得臉色蒼白。「不會吧?」
「艾克斯~~~❤」一個熟悉的聲音及觸感傳來,是傑洛跑來找他又從後面抱住艾克斯了。「頭髮沒乾就跑來吹風會感冒喔!」
「嗚啊!不要!不要抱住我!」艾克斯想脫離傑洛的擁抱,在傑洛的懷中掙扎著。
「我偏要!嗯唔~」傑洛緊抱住他,並且伸出舌向著艾克斯的脖子到耳朵舔過去。「嗯~沫浴乳跟泳池的香味,我喜歡!」
「不要!!!」艾克斯大力掙脫並且推開傑洛。「不要這樣!」
「為什麼?」傑洛不解的問,望著滿臉通紅的艾克斯。「還是說你要來一次?H。」
「不是啦白癡!!我、我……我不太能理解傑洛你老是對我那麼親密?」艾克斯害羞的將問題說出來,想正眼看傑洛,但是傑洛的頭髮沒綁著,披頭散髮的傑洛令他看得出神。
傑洛的金髮現在被風吹得微飄,加上傑洛的白皙又帥的臉龐,好、好帥……艾克斯邊看著現在的傑洛邊思想著。
罪孽深重的男人,大概就是指像傑洛這樣的男人吧。
「什麼為什麼?不就是喜歡我嗎?艾克斯,你很可愛耶!簡直是要人追你的兔子嘛。」
「才才才、才沒那回事啦!笨蛋!」聽到傑洛稱讚他又說他是兔子,艾克斯害羞得不了,臉紅到不行,就連脖子整個都是紅的。
「哼哼~原來你在煩惱你自己的想法啊?你真的是越來越可愛了。」傑洛這次不再用突襲的,溫柔緩慢的將艾克斯抱進自己的懷中。「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喜歡你,而你絕對是喜歡我的。然而你不想承認,你對自己的心不坦率,當然會對我們的關係產生疑問。」
「還、還不都是因為你老是用突襲的方式對待我,我當然會不想坦率,你這個討厭的死狐狸。」
「如果我是狐狸,那你就是兔子,總是要人追的。」
「囉嗦!」艾克斯感到不好意思又生氣的回。
「那麼現在呢?你想坦率一點了嗎?」傑洛露出有點邪的微笑問道,試探艾克斯。
「才不要!尤其是像你這種人!我不要!」艾克斯猛搖頭拒絕對傑洛坦率。
「沒關係,你就持續這樣。反而你突然很坦率,我覺得很乏味,不坦率的你比較可愛。」傑洛露出滿意又有著邪惡企圖的笑說。「我會一直追你,追到後再好好抱緊你,你想逃沒關係。」
「狡猾!」艾克斯聽到傑洛那麼說,害羞又氣的回。
「艾克斯。」這時傑洛輕聲呼喊,聲線變得低沉而性感,令艾克斯的心臟因為他的聲音鼓譟著。
這個人真的很狡猾,有著漂亮又長的金髮,像天空也像大海一樣的藍色雙眼,如外國人的臉孔,白皙的肌膚,如果沒好好聽他那成熟男人的聲音,說不定會認成女生。
典型的美男子-傑洛,擁有著那些優勢就能狡猾的引人陷入陷阱,比方說……愛情陷阱。
「幹嘛?」艾克斯想忍住自己的緊張情緒,聽著傑洛胸口的心臟聲、呼吸聲更讓他緊張到不行。
「嗯……」傑洛不說理由與原因,直接伸出舌舔起艾克斯的耳朵,進攻著艾克斯敏感的地方。他不等艾克斯推開由耳朵處往下游動,輕舔著對方的肌膚。
「不…不行……嗯…哈啊~」艾克斯不好意思的臉紅又害燥的發出聲音,喉間頻頻發出性感的呻吟。「嗯唔、傑洛,停下來……啊…」
「艾克斯……」傑洛再次用低沉的聲音呼喚,引起艾克斯的身體微微顫抖。接著發現到艾克斯正腿軟要站不住時,他輕輕從後蹲下,抱著艾克斯的身體往前傾,將艾克斯平躺在地,接著爬向艾克斯身上繼續用舌尖舔著艾克斯的頸處肌膚,順便拉下領帶一點露出鎖骨。
「我不是說要停下來嗎?你怎麼還……嗯唔。」艾克斯還想抵抗,但是當傑洛舔向鎖骨時他說不下去了。
這時傑洛停下來,伸手解開艾克斯的校服跟領帶,打算將艾克斯衣服內的肌膚展現出來,就在大白天下的學校屋頂上。
「嗚,不准解開!」艾克斯一看到傑洛的行為馬上著急的出聲阻止他。「不准你再繼續了!變態噁心狐狸男!」
「哼哼,我偏要。」傑洛抬起頭,將眼神露出邪惡的笑意看著艾克斯。接著他拿起艾克斯的領帶,抓住艾克斯的雙手往上壓住,然後用領帶綁起來。「哈,看你怎麼掙扎!」
「你這畜牲!!!」艾克斯火大的對他吼。「變態!給我離開!滾開我的身上啊!快走開!」
「不要。」傑洛偏要繼續在艾克斯身上。「我現在好想嘗嘗看泡過游泳池水的艾克斯,你的味道變不一樣了,我想舔。」
「變──嗚唔。」在艾克斯想喊出變態兩個字時,嘴被傑洛的雙唇堵上,並且侵入口中深處,熱情的跟自己的舌尖交纏。「嗯…唔嗯……唔。」
「呼。」與對方的舌尖交纏一陣子後,傑洛接著從下唇瓣、下巴、喉結、鎖骨一路往下移動舔拭。
直到艾克斯的胸前停下,在因為自己的熱情引導下而紅又挺立的左胸蓓蕾上用力親上,並且惡作劇的用舌尖挑逗著又吮吸著。
「哈啊,嗯……嗚唔…傑洛,不能……親那裡。」艾克斯不好意思的扭動身軀又夾緊雙腿,感覺難耐的他頻頻發出更加性感的呻吟。「嗯唔~唔……嗯…」
傑洛這時睜開雙眼看向現在害燥得頻發出聲音的艾克斯,為了看更多艾克斯的表情跟感受,他伸手摸向艾克斯最有感覺的禁區,下體。
一被傑洛摸上那禁區,艾克斯更加覺得難耐又不好意思,一個禁忌的刺激感受強烈地侵襲著艾克斯。
「住手……住手啊……唔…呼啊。」
「艾克斯你沒有權力停止我的行動。」
「你太霸道了,都叫你住手了……嗯唔……」
為了解放艾克斯的禁欲,傑洛更是過火的解開褲襠,想伸手進入內褲裡。
「不行,住手!」艾克斯及時夾緊雙腿,然而這舉止沒阻止成功,反而讓對方用自己的腿壓住艾克斯的雙腿,手更加熱情的觸摸套弄。
「艾克斯,說出你的感受,你感覺到什麼?」傑洛不再親吻艾克斯胸前的蓓蕾,對著他邪笑問道,手依然為對方動著。
「不要!我不說!!!」艾克斯緊閉著雙眼,拒絕回答傑洛的問題。
「吶,說吧。」
「才不要!」還是拒絕回答的艾克斯,忍受著傑洛不斷撫摸禁區的快感。
「那麼我只好繼續下去囉!」
「咦?」聽到傑洛不打算停止,想起身又想拒絕一切的艾克斯,還未拒絕前胸前的肌膚受到冰涼的液體貼上又滑動。「嗯…嗚唔……」
傑洛的舌尖舔上艾克斯的胸膛,接著惡作劇的往下移動,舔上肚子又在肚臍周圍繞圈,總是引起對方的微微呻吟。
「嗯唔……唔…」為了不想讓傑洛聽到更多,艾克斯總是壓低聲線。
「艾克斯,叫給我聽吧,只有我才能聽到的聲音。屬於你的快感,要解放出來才行啊!」傑洛離開肚子周圍移到艾克斯臉龐邊,在耳邊傳入富有磁性的語詞,聲音以及說話呼出來的熱氣正挑逗著艾克斯的感受。
「不……」艾克斯微微搖頭,拒絕傑洛的要求。
「那麼你開出條件,你要我做什麼?只要是你,你都可以對我做任何事。」
「……kiss。」艾克斯因為害羞,想要對方做的事變得小聲傳達不到傑洛耳中。
「什麼?」傑洛是聽不到他要求的話,不過猜得出來是什麼,這裡傑洛惡作劇一下再問一次,並且威脅他。「你說大聲一點我是聽不到的喔,而且,你這裡也快要解放了。要是再不說的話,我就拿出我的東西進入你的後庭。」
傑洛說的事是指艾克斯的禁區,他的分身頂端正悄悄的流出汁液,那些汁液一路往下流濕潤了傑洛的手。
「唔……」艾克斯聽得出來這是他的惡作劇。
為了有自己的主權,艾克斯打算做出大膽的事情來。他將手伸向傑洛的臉並抓住,微起身一下,將自己的雙唇強制性貼上傑洛的唇,並且讓舌尖蠻橫的進入口中深處,與對方舌尖交纏。
「嗯~嗚唔~~啾~嗯唔~~」熱情的深吻,讓傑洛有點意外也很高興,興奮得享受著艾克斯帶來的熱情。
「嗯嗚~啾~呼……不要以為這種事只有你會。」艾克斯離開對方的唇,過於熱情的吻讓他的嘴邊出現雙方舌尖剛交纏過偷偷流出來的液體。
「是啊,艾克斯最會了,尤其是舌吻跟口交。」
「嗚唔……」為了做出攻擊,艾克斯打算貶低傑洛。「哼!你這個攻,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那、那麼輕易的讓人入侵了!」
「呵~你這麼說,等一下要負責任喔。」傑洛冷笑道,艾克斯的語言攻擊他完全毫髮無傷,反而接受並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你那樣說我,不就是等於你超級喜歡我嗎?你這隻小、兔、子。」
「囉、囉嗦!!!」一聽到傑洛那句話,艾克斯立刻滿臉通紅,就連頸子都紅得徹底。
「你那些話,就當作你是向我告白。」傑洛伸出雙手抱起艾克斯的腰,把艾克斯抱入自己的懷中。
「哪、哪有向你告白啊……」艾克斯不承認自己有對傑洛告白,不過他喜歡傑洛的擁抱,在他的懷中,可以仔細聞著屬於傑洛的味道。
「那麼繼續囉!」然而傑洛又說。
「咦?」還不打算停下來?!艾克斯錯愕的看著傑洛,而傑洛只是微笑著。
接著傑洛的手,再次觸摸艾克斯的禁區,這次他用力的套弄著,引起艾克斯的呻吟。
「嗯~唔嗚,不要啊……」
「接下來,還要繼續開發你!」傑洛的微笑,下一刻轉變成惡魔般的笑容,令艾克斯看了又氣又臉紅。
「你、你你、你給我離遠一點─────!!!」
––––––––––––––––––––––––––––––(END)
作者:應該做到微H的程度了吧……(苦笑)總覺得有點超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