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5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超貼身的保鑣(上)

 「從今天開始,我要住到你家。」
傑洛嚴肅的對艾克斯說,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令人遐想的話。
而且他還在有同學在的班上,在大家紛紛要回家的放學時間,因為傑洛的宣言讓許多同學望著他,甚至有女生偷笑又猜測傑洛與艾克斯的關係。
「嗄?」艾克斯一時腦子空白。
「你還不明白嗎?住你家啊!」傑洛再說一次。
「不是那意思,我是說你為什麼要住我家?」艾克斯不明白的問,不時看著偷笑的女生們和其它掛著疑惑表情的同學們。
也包括艾克賽爾,他以不滿的眼神瞪著傑洛。
「艾克斯,你家現在有危險,所以哥要住進你家,保護你的安危以及數據。」零以附近同學聽不到的音量向他解釋。「現在,有人正對你虎視眈眈,甚至拿狙擊步槍指著你也說不定。」
「真的假的?!!」艾克斯不敢相信,沒想到自己的周圍有人帶著殺意注視著。
「所以才要住你家,懂了吧?」傑洛舉起手伸出食指用力指著艾克斯的臉,語氣傲慢的說。「我就是住你家一陣子,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稍微給我心理準備可以嗎?!!」
「我才沒有那種東西!」傑洛就是不給對方心理準備。「何況你一定會拒絕吧?」
「唉,跟你說什麼都沒用……」
於是傑洛這位屬於艾克斯的貼身保鑣要暫時住在家裡,不過只是住在艾克斯家裡保護他而已嗎?
但是艾克斯想到傑洛會來自己家裡來住,而且家裡只有他跟傑洛兩個人獨處,不禁讓心裡有些高興,雖然艾克斯不太想表現出來。
––––––––––––––––––––––––––––––
晚上七點時刻,傑洛以洗好澡的狀態,穿著家裡帶來的深紅色加黑色腰帶的輕便和服在客廳裡的沙發躺著看電視播著新聞。
則艾克斯穿著藍色圍裙在吧檯式廚房煮著馬鈴薯燉肉,不時將眼睛移到傑洛的身上。
傑洛到現在都沒有做出襲擊,我還以為他會撲過來亂摸一把。艾克斯有點不安的心想,不時盯著傑洛。
不不不,我在亂想什麼?!這樣想簡直是我欲求不滿,不行!不能夠再想了!!!
艾克斯猛搖頭拒絕想傑洛的事情,為了專心,他移開視線也走開,到冰箱面前拿出更多食材做料理。
不到三十分鐘後……
炸雞塊一大盤、沙拉一大盤、可樂餅六個、天婦羅一大盤、馬鈴薯燉肉大碗以及味噌湯與白飯全部豪華的擺上桌。
不小心做成大餐了!!!!艾克斯覺得不妙。萬一傑洛想成這是熱烈歡迎他的方式,那麼晚上他會興奮得來場夜襲!!!
「艾克斯,沒想到你做大餐這麼歡迎我啊?」正如艾克斯所想的,傑洛果然想成這是歡迎他的方式。
「哪、哪有啊……」他、他會以為我是在誘惑他吧?艾克斯感到不安。
「哈哈,只是來暫住你家幾天保護你而已,你那麼熱烈的給我大餐吃,我會不好意思耶。」傑洛害羞的搔後腦勺又臉紅。「這樣不給你謝禮怎麼行?」
謝禮?!!!
這時艾克斯用他的想像力想像起傑洛給謝禮的畫面。
『艾克斯,你這麼愛我,那我也會用力的愛你。』傑洛臉紅害羞著,半睜著卻水汪汪的雙眼望著艾克斯,還解開和服的腰帶敞開和服秀出自己的身體,坐在椅子上誘惑對方。『艾克斯,今天就隨你怎麼做,由你主導。』
或者是……
『會給我那麼多吃的,是要我吃飽飽好有著很多的精力是吧?很好,艾克斯,你晚上不要睡覺!!!』
說完,晚餐還沒碰傑洛如野獸般馬上撲倒艾克斯。
「哇啊啊啊啊啊─────!!我是在幹嘛啊?!!」艾克斯超級覺得不妙的抱頭喊叫。
「給你。」然而傑洛無視艾克斯的歇斯底里,從一個紙袋中拿出一盒和風式包裝的和菓子禮盒。
「嗯?」艾克斯仔細去注意傑洛手中的東西,這才明白傑洛的謝禮意思。「咦?」
「這是拜訪你家的見面禮,原本要給的結果拖到現在才給,來,艾克斯。」傑洛微笑對他解釋,並將禮物拿至艾克斯眼前。
「喔……」艾克斯立即收下這禮物,接著想剛才是瘋了嗎?
我剛才幹嘛胡思亂想?居然想到傑洛的謝禮會是做H的事……我頭殼壞掉啦?!艾克斯沮喪著,並後悔自己想像出那種事。
「艾克斯,你剛才幹嘛大吼大叫?不怕鄰居來投訴你嗎?」傑洛接著問起剛才艾克斯歇斯底里的情況。
「那、那是……你管我怎麼叫!笨蛋!還不快點享用晚餐,想讓菜涼了嗎?」剛才種情況,艾克斯難以解釋。
萬一真的解釋成我想到你給的謝禮是做H的事,那麼傑洛鐵定會"既成事實"。艾克斯心想。
「喔……」傑洛難得的不追問下去,趕緊坐到餐桌前拿起碗筷。「我要開動了!啊嗚~嗯唔~~這個可樂餅有起士在裡面耶!艾克斯,真有你的!」
「你可要心存感激的吃啊!」聽到傑洛的稱讚,艾克斯不好意思的臉紅著,語氣傲慢的說。「我才沒有為了你做那麼多費心的事,你可別會錯意!」
「什麼?」傑洛只顧著吃,沒聽到艾克斯的話。
「……什、什麼事也沒有啦!笨蛋!」
「嗯?」
––––––––––––––––––––––––––––––
吃過晚飯後到了夜晚九點,艾克斯洗好澡穿著藍色睡衣走進客廳,一開啟燈走進,看見傑洛坐在落地窗那裡警戒,雙眼緊盯外面。
「傑洛?」艾克斯好奇的問,呼喚他卻沒反應,就只是緊盯著外面。
艾克斯見傑洛對那麼冷淡感到不滿,於是走到面前,強制性做到他的腿上,用生氣的表情盯著傑洛不放。
「艾克斯,怎麼了?怕寂寞啊?」傑洛見艾克斯居然稀奇的主動過來坐在他腿上,心裡有些高興。
「我在叫你,你怎麼不回應?」艾克斯不滿的問。
「因為我在專心盯外面,免得你被襲擊嘛。」傑洛伸出手撫摸艾克斯的臉頰與頭髮,輕微的觸碰讓艾克斯很享受的閉上眼又伸出手撫上對方的手。
「這、這裡只有我跟你兩個人,不用那麼緊張吧。」艾克斯有點氣的說。「雖然你是我的貼身保鑣,可是……」
「艾克斯,你在誘惑我嗎?」傑洛這時想歪,揚起嘴角邪笑。「你那麼說,是要我推倒你嗎?啊哈~不是誘惑我的話,那麼是要侵犯你嗎?」
「才不是!白癡!」聽到傑洛說出相當危險的話,艾克斯瞬間臉紅又火大,並迅速從傑洛身上離開。
等到艾克斯要走向自己的房間時,他突然停下來。
「我只是想要跟你親密一點而已嘛……」艾克斯臉紅著,困惑的自語道。
「嗄?」傑洛好像有聽見艾克斯的自言自語。
「什麼事也沒有啦!笨蛋!!」接著艾克斯不想讓自己的企圖很鮮明,趕緊粗魯的罵人並且迅速走開。
「什麼啊?」見著艾克斯匆忙的離開,傑洛察覺到艾克斯的異樣。
不過之後,傑洛或許察覺到艾克斯的企圖,接著偷偷露出笑容。
––––––––––––––––––––––––––––––
艾克斯跑到自己的房間上床睡覺後,他完全睡不著。
或許是因為喜歡的人在他家裡吧,讓他感到難耐又不好意思。明明在只有他跟對方兩人一起的家裡可以很開放的擁抱或親吻,反而氛圍很沉重。
是因為關係是被保護人跟貼身保鑣嗎?貼身保鑣得保護好被保護人,則被保護人的生活被人監視,因此不可能在外人面前做出親密關係。
「為什麼我跟他得是那樣的關係?」艾克斯感到不耐煩的自問,盯著天花板思考著。「要是不是被保護人跟貼身保鑣的關係的話,其實可以親密一點的對吧?」
想到如果那樣的關係,則日子會是……艾克斯開始想像起那樣的日子。
不需要受到外人狙擊的警戒,還能隨時甜蜜的恩愛著又……
「不不不……」艾克斯不再想像下去,猛搖頭拒絕回想。「那樣不正常!我不可能去喜歡身為男生的傑洛!他那麼霸道又高姿態,怎麼可能會喜歡相當平凡的我?」
當艾克斯沒自信的說自己時,腦中又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跟傑洛做愛的夜晚,那時傑洛宛如野獸想撲上獵物吃掉。
也是發現到傑洛對他的情感有所變化的夜晚,頭一次發現到傑洛對他感覺是那麼的熱情。
傑洛喜歡著我,那我呢?是喜歡他的嗎?艾克斯思考著在腦中浮現出來的問題,一邊思考又一邊想到那夜的情況,傑洛完全不聽他的話持續著,然而自己的後庭簡直是很想要那樣的接納著傑洛的進出。
這時艾克斯不再思考喜歡的問題,伸手深入自己的褲子裡,指頭去觸上自己的穴口,並且進出著裡面。
「呼、呼……居然會那麼的舒服……嗚,都是傑洛那傢伙害的。」艾克斯臉紅著,不時喘氣又嬌吟,氣著傑洛給他的改變。
接著自己的慾望變得強烈,脫下褲子與內褲,將下半身光裸著。將身子成趴姿,在後庭那增加一指繼續進出,加上摸著自己的分身上下律動。
激烈又熱情的進出讓穴口慢慢流出液體濕透了自己的手指,裡面也開始顫抖著。分身也因為他的律動而挺立硬實,頂端出現一些蜜液悄悄流出。
等到艾克斯的分身挺立又噴灑出白濁的液體後,艾克斯這時才想到那問題的答案。
自己,是喜歡著傑洛的,而且愛到無法自拔。
––––––––––––––––––––––––––––––
半夜凌晨三時,傑洛發現在艾克斯周遭的危險消失後,為了補眠自行走到艾克斯的房間。
當他看到艾克斯裸著下半身又讓手指伸進穴口還抓著下體就直接那樣睡著,那樣的景象令他傻住了。
不過看對方光著屁股直接睡覺讓他擔心,他抓住棉被往對方的身上蓋。則自己擅自爬進艾克斯的床裡,在艾克斯後方躺下。
「好色的孩子,不過我喜歡。」傑洛偷偷的在艾克斯耳邊輕語,順便伸舌輕舔一下耳朵。
為了讓艾克斯睡好,傑洛將還在艾克斯後庭的手指拿出,還順便將艾克斯抱入懷中,讓他緊貼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就這樣睡著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