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超貼身的保鑣(下)

 隔天早上,艾克斯最先醒來。然而一睜開眼看到的景象,讓他嚇得睡意全沒又往後退,最後還害得他跌落床下。
「嗚哇啊啊!!」
「嗯唔……」
一個金髮散著加上似女的美麗面貌,和服的一邊落下讓肩膀的肌膚秀出。但是眼前的人不是個女的,是個男性也是艾克斯的朋友傑洛。
他那微張的雙唇正呼吸著、長長的睫毛和白皙肌膚在剛才不久艾克斯全看得相當仔細,心裡滿是對方是個男生的可惜心態。
不過即使對方是那模樣,艾克斯微傾身看過去,不禁害羞得臉紅起來。
「為什麼傑洛會在我床上?他不是在客廳睡嗎?難道他鑽入我床裡睡覺?!」思考著傑洛是如何跑上他的床時,眼睛突然瞄到自己的下半身光裸著。「嗚哇啊啊啊!!為什麼我沒穿褲子啊?!」
再度吃驚而喊叫的艾克斯,聲音大到讓傑洛的睡意逐漸消失。先是緊皺眉頭後,舉起手揉揉眼睛並慢慢爬起來,這一起身,和服更加鬆垮,雙肩及胸膛的肌膚都秀出來了。
「什麼事啊,好吵……嗚哇~~哇啊嗯。」傑洛邊問邊打著哈欠,看到艾克斯緊抓衣襬想遮掩下半身。「你在做什麼?艾克斯。」
「沒、沒有……」對了,我昨天晚上自己一個人在床裡……做那種事!這時候才想昨天晚上做了什麼事的艾克斯,著急的回應。
「是嗎?那麼早安啊,趕快吃飽飽去上學吧。」
「嗯……啊。」點頭回應對方的艾克斯,一抬頭就看到傑洛以膝蓋支撐要起來,鬆垮的和服下方,有個令人害羞的部位悄悄露頭,令艾克斯看了心跳加速。
同時,艾克斯為此興奮起來,讓他的理性被慾望推開。
「呼啊~好睏……嗚哇啊啊啊─────!!」傑洛剛打完一個哈欠,接下來被一個人的推倒而驚呼。
傑洛被艾克斯推倒後整個人平躺在床上,那時傑洛還搞不清楚狀況。直到艾克斯一抓起傑洛的雙腿提高,掀開和服後看到傑洛沒穿著內褲,分身大剌剌的在艾克斯的眼睛裡一覽無遺。
「艾克斯,你要做什麼?」
「嗯唔…啾…呼啊…嗯……啾唔、唔……」艾克斯毫不猶豫抓住並相當大膽的一口含下分身,艾克斯嘴中冰涼的溫度碰著分身,不時不含住整身伸出舌挑逗著。
「艾、艾克斯,現在是早上耶……」碰上會猛攻的艾克斯,傑洛害羞的臉紅又覺得興奮,見著艾克斯毫不在意的吮吸著自己的分身。「你不怕被你的鄰居看到?」
「嗯……你之前在宿舍的時候不也是?你不怕那時龐德莫尼安先生走進來?」艾克斯反而反問傑洛,他的反問攻勢令傑洛吃驚。
「呵~」傑洛很感動的笑道,望著表情始終堅定不移的艾克斯,伸手撫摸著艾克斯的頭與髮絲。
然而艾克斯很喜歡傑洛這樣的撫摸停止吮吸分身,抓住傑洛的手親吻一下,並且將手心蓋住自己的一邊臉頰,很享受的撫摸著對方的手。
傑洛看他那樣,更是覺得感動的溫柔撫摸對方的臉頰。則艾克斯的另一手摸向對方的分身,激烈的上下摸著。
「好色的小孩……」傑洛看他那樣,嘴裡又說。
「可是你很喜歡,不是嗎?」艾克斯反急回去,昨天傑洛對他說的悄悄話,雖然熟睡了但其實他有聽進去。「我可不會一直都是被動的。」
「好好,繼續吧。」這次真的說不過艾克斯,傑洛放棄辯論,看著對方繼續下去。
「嗯!唔嗯……哈啊…啾唔……」艾克斯再次探頭靠近,並且含下進行著。
很熟悉手上一切的舔著,很開放的面對著這種事。等到前端開始偷偷流出液體後更是用力的吮吸著,簡直是很想要的,舌尖正貪婪的舔動著。
「呼……艾克斯…應該差不多了吧。」面對很激烈的挑逗,傑洛受不了的臉紅喘氣。「你這麼想要……我會以為你只是想要H而已。」
「嗯唔唔…嗯…啾唔……哈啊。」艾克斯不聽也不回答,繼續行動著。「嗯,啾唔……呼啊…嗯…啾……」
接下來這次傑洛承受不了,忍不住釋放強烈的慾望,讓對方的嘴中滿是熱燙的白濁液體。然而艾克斯面對這種情況相當熟悉,立即將嘴中物體給予的液體一一吞入喉內。
「嗯唔…嗯嗚!呼…呼……」艾克斯從傑洛的分身退開,接著邊喘氣邊爬向傑洛面前,最後癱軟在傑洛的胸膛前,聽著傑洛因為急促的喘氣而升降的胸膛內處的心臟聲。
看艾克斯癱軟著,傑洛接著抓住艾克斯的身子,連人帶對方的翻身過來,將對方平躺在床上,而自己能夠從上往下俯視對方。
「現在如何?你以為我會這樣就了事?」傑洛邪笑,用低沉成熟的聲音詢問著艾克斯。
艾克斯沉默不語,只是伸手到胸膛的衣服前,解開起睡衣的鈕扣。等到艾克斯將鈕扣全部解開後,艾克斯微起身抓住傑洛的後腦勺,抓住對方並跟著自己往下沉,然後自己的雙唇順便湊過去緊貼。
艾克斯這樣的舉動更是讓傑洛意外又感到興奮,跟著他一起熱烈的接吻著。
等到傑洛想以舌尖侵入艾克斯的嘴中時,艾克斯突然推開他。以為對方只想到這裡而開始不耐煩的傑洛又想靠過去時,艾克斯抓住對方的手往下游移,直到抵達自己的小穴前才停止,艾克斯將對方的手指指尖觸摸著穴前,抬頭望著在他上方的人。
「傑洛……進去,我、我想要你進去。」
「嗯?想進去啊?」頭一次聽到艾克斯那麼熱情的渴望H,傑洛更加意外及興奮,也更想小小欺負一下。「那就……求我囉!要我做什麼啊?順便還要你說最喜歡哪種事!」
「你!」聽到傑洛都到這地方又要欺負人,艾克斯又氣又羞的瞪著對方。但是為了解開渴望與事後的快感,艾克斯只好拋開自尊說出來。「我、我……我喜歡你啊,笨蛋!我要你跟、跟……跟我……」
「我的什麼?」傑洛又惡作劇的逼對方說下句。「你想要我的什麼?」
「你、你的……」想說出想要對方的分身進入到對方觸模到的位置,艾克斯因為羞恥心頻頻說不出口。「你……」
「快說,想要什麼?」
「唔!」這次艾克斯受不了了,很生氣的推倒傑洛,並且將自己的穴口朝向對方的分身前端,最後很爽快的進入。「嗯……進去了……唔!」
然而艾克斯還未讓自己抽插著那裡先釋放了,下體滿是剛釋放過後的白濁液體。
「唉。」傑洛看他那樣就無奈的嘆了氣,起身伸手抓住艾克斯的雙肩,自己往前傾並將對方往後躺。「這樣就夠了,從你再次說喜歡我就已經足夠了。」
「不行,還不夠……我……」艾克斯很想再次愉歡的,但是因為害羞而說不出口。
「今天要去學校,我還得跟零報告今天的情況。如果再來的話,我怕會遲到的。」傑洛伏下靠近對方的臉前輕聲說。
「可是我現在就想來。你、你可別以為我是想要H才這樣,我、我是因為喜歡你才要你這麼做!」
聽到艾克斯如此讓人震驚又害羞的告白,傑洛訝異得說不出話。
「哼,這句話應該不是由你來說的!接下來,你可別後悔喔!」接著,傑洛的微笑浮起,壞心眼的微笑在艾克斯眼前秀出。
然而艾克斯不會在意那笑容,他閉上眼,滿臉通紅的感到一絲後悔,為了剛才說那種話而後悔。
––––––––––––––––––––––––––––––
在那之後,兩人將一起進行相當熱情的H。
「啊、唔啊!」橫躺著的艾克斯突然呻吟一聲,通紅的臉頰簡直是蘋果那樣的紅。害羞的表情令在他身後的人感到愉悅。
「嗯……才這樣就感到舒爽了?我才剛進去不久呢。」說出來的話有著惡意,新月般的嘴角也有著邪意。跟艾克斯一樣橫躺的傑洛,抓著對方的左腳,不時用指尖輕輕撫摸。
「我、我不知道會那麼深啊……」
「那是因為我在你後面啊!而且你剛才的坐姿讓你不習慣,所以很快就去了。」傑洛將另一手伸向艾克斯的頭上輕撫。「忍耐點,再不久你會習慣的。」
「嗯、嗯唔。」艾克斯微點頭。
見艾克斯答應後,傑洛再次動腰,這次他要更深入一點,將碩大挺進最裡面,最後頂上讓艾克斯感到一陣電擊般的快感、忍不住渾身顫抖的地帶。
「嗚唔……傑洛,就這樣好了,不要再動了。」因為觸及到敏感處,艾克斯的身體微微顫抖,加入穴內的緊縮讓他無法忍耐下去。
「不行,忍耐點。」傑洛拒絕,為了讓艾克斯習慣這樣的深入,他慢慢地動腰,輕輕地觸及著那敏感點。
雖然傑洛沒有過去那樣激烈,溫柔的進出著讓艾克斯安心了一些,但是這樣的深入讓他忍不住急促的喘氣著。
「嗯,已經差不多了。」
「等等,我還沒有──唔!呼啊!啊!」
或許感覺到穴內沒有剛才的緊縮,傑洛立即加速又頂撞著敏感處,這樣的加速和頂撞讓艾克斯受不了的嬌吟。
接著傑洛想靠得更近,抬高艾克斯的腳又抱住他身子近一點,彼此的距離更加親近後穴口的進出就更快。
這樣的親近和激烈令艾克斯難耐,身子突然虛軟,接近無法承受這樣的進擊。
「艾克斯,把它夾緊。」
「啊、哈啊!」艾克斯聽到傑洛在他身後的要求,毫無抵抗地點點頭回應對方,開始試著將小穴裡的內壁夾緊對方的碩大。
「很好。」傑洛感到非常滿意,爾後在裡面的律動漸漸加速。「忍耐點,接下來才會好點。」
艾克斯說不出話來,只能猛點頭回應。
穴內的快速進入,加上碩大不斷頂著敏感點,強烈的快感令穴內頻頻顫抖,艾克斯幾乎招架不住而急促的嬌喘。
「哈啊……啊…傑、傑洛……」
「嗯…我馬上就會解放,再忍耐一點,我們一起高潮。」
「嗯唔……」聽到可以一起去,艾克斯高興的點了頭。
最後的撞擊頂上去後馬上釋放許多熱液在裡面,同時兩人抱得更緊,依偎著雙方的體溫。
艾克斯虛軟後雙眼迷離、張開的嘴不斷喘氣著,那憐愛的模樣讓傑洛更想依偎著他,緊抱著他的身子。
接著傑洛伸手至他的肚子,順著他的分身釋放出來的熱液塗抹,一路往下移動到他後庭,指尖輕觸摸著對方的肌膚與穴口。
接著傑洛將自己的碩大移開,讓自己的指尖進入到後庭裡,輕輕抽插。
「傑洛……不行…我不能再來了。」艾克斯對於傑洛這樣的舉止感到困擾,低聲下氣的對他求助。
「我知道,我只是把你的熱液放到裡面去,這樣可以跟我的液體結合。」
「嗯……你、你早說啊!」聽到傑洛那麼煽情的話,艾克斯有點氣的對他罵。
「呵呵~那、要再來一次嗎?你的穴口緊咬著我的手指不放喔。」傑洛輕笑,又再用戲弄的語氣挑逗艾克斯的理智。
「那就來吧……你、你一定會中途虛掉。」艾克斯為了反擊,毫不客氣的對傑洛這麼說。「只准你上課鐘聲響前,我不准你讓我遲到!」
「好~」
然而結果不是艾克斯想的一樣,中途虛掉的不是傑洛反而是自己,不過自己也完全性慾大開,願意讓對方繼續下去,直到兩人高潮了三次這才停止,爾後馬上一起清洗身子和吃早點、穿校服,立即奔向學校,在很危險的時刻踏入教室。
––––––––––––––––––––––––––––––
上課期間,傑洛突然傳紙條給艾克斯,身體有點虛的艾克斯慵懶的拿起紙條,緩慢的打開一看,注意到對方寫上曖昧十足的話。
"今天也回你家,這次也會讓你舒服個過癮"
「這個變態……」艾克斯害羞又有點氣的嘟囔,剛才的慵懶全被這內容飛走。「都不管我的腰部狀況嗎?這個畜生……」
為了反擊,艾克斯在紙條上寫上自己的心情小語,順便加上憤怒圖案來表達。要傳給他時,艾克斯再順便輕揉紙條才傳回去。
傑洛看到這被揉的紙條完全不以為然,只覺得是對方的鬧脾氣。他打開來看內容,發現到對方比他想像中的更可愛。
"誰理你啊?!笨蛋!傻瓜!變態!我的腰在痛苦的疼痛著!!⊙⊕⊙╬"
雖然是那麼寫,但是身體很誠實的想要著H,傑洛一眼就看出來了。當他還想傳紙條給艾克斯一個更色的回應時,桌面突然飛來一個迷你紙飛機。
「艾克斯,上來把這問題解出來吧。」此時數學老師呼喚艾克斯來解答問題。
「是!」艾克斯起身,繞過傑洛的桌面。為了閃避艾克斯的視線,傑洛偷偷的把紙飛機收到抽屜裡。
等到艾克斯已經到黑板面前,傑洛才把紙飛機拿出來並將紙飛機攤開,裡面有一段內容,寫的人是他的雙胞胎弟弟零。
"哥,我昨天我有注意看"
一看到這內容,傑洛緊張起來。昨天?他跟艾克斯並沒有熱情的交會,不過艾克斯倒是……在深夜裡自己一個人做著又自己一個人高潮。
難道零看到艾克斯"那個"了?
為了詳細的知道,傑洛趕緊回應。
"看到什麼了?"
"當然是一直在注意艾克斯的傢伙,之後我對他開槍了。我搶了你的功勞,你會生氣?"
"不會。我超級感謝你的"
好險,原來零不是注意到艾克斯在深夜裡的秘密行動,傑洛鬆了一口氣。
"即使我用AK步槍開槍也行?"
然而零又傳來這樣的訊息,傑洛再次緊張起來。如果要在深夜想拿步槍暗殺的話,一般人需要有夜視功能的狙擊鏡,則零的話,只靠一般狙擊鏡可以辦得到,零的夜視力簡直像狼一樣強。
但是用狙擊鏡去看一下艾克斯的狀況的話,零豈不是看到"那個"了?!!
一連串的思考,傑洛突然有股酸意在心口處。心愛的人在夜裡自己一個人高潮又被其他的男人看到,實在不好受。
能夠看到艾克斯自己一個人高潮的人,只有我一個才行。傑洛貪婪的想著。
上課時傑洛偷偷的吃醋又生氣,爾後又把眼光放到艾克斯身上,一股野獸想吃小動物的強烈氣勢讓艾克斯感覺到一股冷意襲上背脊。
「唔…好冷……」
「艾克斯,怎麼了?」
「不,沒什麼。」那冷冽又強烈的眼神艾克斯深刻的體會到,不過他還在解答問題,不能隨便轉身看傑洛。
那個變態狐狸妖……艾克斯默默的對傑洛偷罵一句壞話。
––––––––––––––––––––––––––––––
下午放學時間,傑洛揹著艾克斯快速奔馳,回到艾克斯的家裡,傑洛迅速開門又關門。
「傑洛,你幹嘛那麼快回家?」艾克斯不明白對方現在為什麼要那麼急促。
然而傑洛不回答,快速放下艾克斯在玄關,順便把門鎖了。
接著傑洛如野獸般撲上很直接的吻上艾克斯,又狂暴地入侵口中與對方的舌根交纏,順便解開艾克斯的領帶與制服的鈕扣,露出胸膛來。
「傑、傑洛……嗚唔……嗯嗚嗚。」
「啾唔…嗯…呼啊……」
這粗魯的入侵瞬間讓艾克斯腦中一片空白,只能攀著對方的頸子承受著。爾後傑洛的手這時不安份的進入艾克斯的褲頭,迅速解開褲子又粗魯的脫下艾克斯下半身所有的衣著。
「傑洛,等一下,不要在玄關這邊做啊!」已經知道傑洛那麼粗魯想要H的意思的艾克斯害羞地想推開。「聽我的話,不要繼續下去!」
「我拒絕!我現在就想要你!」傑洛回絕,伸手揉捏著艾克斯那尖挺的花蕾。「昨天你是想著我才高潮的嗎?告訴我實話。」
「我、我……對、對啦。」艾克斯相當覺得不好意思的回答問題。
「那就好。不過你昨天那樣,好像被人看到了。」
「唔!」聽到昨天自己一個人高潮被人看到這件事,艾克斯瞬間感到丟臉。
「現在沒關係了,艾克斯,有我在你可以隨時高潮,不過只准你想著我而去。」傑洛霸道的要求著,手沒有空下來的解開自己的褲頭。
「我那時當然是想著你才去的……」 艾克斯害羞的要死,也想向傑洛解釋昨晚,滿臉通紅的他,不好意思地別過頭不敢看傑洛的眼神。
「那最好!那麼我現在就想要你,你不准拒絕!嗯唔。」傑洛滿意的笑,此時他抓住自己已經碩大硬實的硬物進入艾克斯的後庭。
「啊啊!不要!不能在這裡啦……」突然的插入令艾克斯驚叫。
「不行!!沒時間去你房間了!」傑洛拒絕,動起腰來就高律動,在對方的穴裡迅速抽插。「現在的你比較好,你看,你的穴裡很熱烈歡迎我呢!」
「嗯啊!啊啊……嗯唔……哈啊!」激烈的抽插令艾克斯無法再回絕,只能隨著傑洛動著閉上眼享受又放蕩的吟叫。
「艾克斯,雖然你的聲音很好聽,但是你的叫聲我可不想讓別人聽到啊!」
「嗚唔……嗯唔……」想到會被人聽到又會被鄰居的八卦說得難聽,艾克斯趕緊壓聲低吟。「嗯嗯…嗯啊……」
「就是這樣,那我可以安心的高潮了。」
「嗯唔……唔!?」艾克斯半睜著眼,看到傑洛突然抽出,把硬實的放置在肚子上方,用手來回快速撫摸。
下一刻,傑洛的硬實大量的噴灑出白濁液體在艾克斯的肚子、小腹、胸膛上,艾克斯害羞的看著自己身上的液體,不好意思的喘息著。
「你覺得不夠對吧?」傑洛彎下身壞心眼的詢問道,抱著艾克斯的臀部抱得高高,這樣的舉止讓艾克斯的腰有點痛苦,加上又把腳壓得低低的,艾克斯深刻感覺到腰在悲鳴。
「已、已經夠了,不要再下去了……」艾克斯害羞到不行的搖頭回絕。
「我、拒、絕!」然而傑洛回絕,再次將自己的硬實進入到艾克斯的穴內。
「啊哈…啊!!嗯……我不是說不要了嗎?傑洛你這白癡!快點放開我!笨蛋!」
「嗯…我還再興奮著,艾克斯你也興奮著啊,看哪,你的小穴把我的吃得很緊又深,整個根部都在你裡面!」傑洛將分身再次放入後,艾克斯的穴口發出了淫靡的濕潤聲,一動起來,濕潤聲就連續響起。
「不要!嗯唔……太、太深了。」
「艾克斯,忍耐點。」
「嗚……不、不要……啊!不行、不行了!我、我快噴出來了!」艾克斯這時一臉驚恐,望著自己的分身。
「不行,忍耐點!」
「不能忍了啦,傑、傑洛……先帶我去廁所解決……」
「想去廁所裡自己一個人高潮?不行!」傑洛依然堅決婉拒。
「不對啦……我、我……我快出來了啦……拜託,這次聽我的話,麻煩你帶我去廁所解決一下啊……」艾克斯紅著臉,害羞又尷尬的向傑洛求助。
「嗯?我聽不太清楚耶。」傑洛此時壞心眼,就是不答應艾克斯,繼續動著腰讓自己的碩大在對方的穴裡持續抽插著。
「我、我快要失禁了啦!白癡!!!」到最後地步,艾克斯惱羞成怒的對他吼。
「喔~那麼就在這裡吧。」傑洛還是掛著笑容,眼看著艾克斯的分身頂端正流出晶瑩剔透的液體慢慢的滴上小腹又滑上胸膛。
「不要啊!」艾克斯受不了的喊,眼角偷偷流出淚珠。
「哼哼,騙你的。只要你答應給我看你的高潮模樣,我就讓你上廁所。」傑洛輕笑一聲,給了艾克斯一個條件。
「好、好好,我做給你看啦……嗯唔!來、來不及了……」艾克斯立即答應,但是他忍耐不住,分身流出更多的液體濕潤了艾克斯的身體及脫到一半的衣物。
「啊……出來了啊。」傑洛低看著笑說,腰部的擺動依然動著,為了看那樣的失禁畫面,他擺動得比較慢。
「嗚哇哇───笨蛋傑洛!!你這畜生!都是你害的!」艾克斯歇斯底里的對傑洛罵,眼角的淚珠這時流成橫。邊哭邊對人生氣的艾克斯,看著自己的身上滿是不好聞的液體加上來自傑洛的白濁液體,他覺得害羞至極、丟臉至極。
「抱歉,你別哭啊,我會幫你清理的。」傑洛這才覺得不好意思。「不過,先幫我解決這裡吧。」
「哈啊!別那麼用力抽動啊!」艾克斯一臉驚恐,發覺到穴內正被高速抽插著。
傑洛這時大力的抽動著,白濁的液體正悄悄的從穴口外流出,艾克斯的穴內也開始收縮、身體悄悄地顫抖。
「呵呵~艾克斯,你溼答答了~」傑洛此時不忘戲弄對方一句。
「笨蛋!你以為是誰害的啊?!!嗯啊-唔…白癡傑洛,我絕對要你負責任!!」則艾克斯是真的火大地對傑洛罵。
「好,我負責任。」傑洛放下艾克斯的臀部,以傳統的正常位進攻著逐漸高潮的穴內,接著雙手溫柔的抱起艾克斯的身子到自己的懷中,完全不在意艾克斯身上的液體而緊抱著。「讓我也一起跟你一樣溼答答吧!」
「嗯唔……哈啊…這、這樣才差不多。」艾克斯這才滿意,順勢搭上傑洛的肩上又熱情的把雙腳扣上對方的腰上。爾後與傑洛的雙脣貼上、舌尖探入便與舌根激烈交纏,給予對方熱情的吻。
在雙方一起熱吻時,此時最後的頂撞讓傑洛解放了慾望,在對方的穴內灑入大量的白濁熱液,艾克斯也在同時一陣虛軟無法起身,肚子滿是白濁液體及自己失禁出來的液體。
「雖然還在傍晚,艾克斯,我們一起洗澡吧。」傑洛抱起艾克斯的身子放到自己的腿上坐著,溫柔又煽情的對他說。
「嗯。」艾克斯害羞又無力地點了頭答應,依偎著傑洛的身軀喘息。
––––––––––––––––––––––––––––––
在艾克斯家裡的浴室,浴缸還在放水中,艾克斯一身光溜的抱著自己的衣物加上傑洛的衣物丟進洗衣機裡。
為了洗乾淨又除味,艾克斯加入有洋甘菊香味的洗衣精進去,然後按下洗淨的鈕。
接著艾克斯走進旁邊的浴室裡,見到披散頭髮的金髮男正在洗頭,臉頰就浮上不好意思的紅暈。
嗅-嗅-正在洗頭髮的傑洛嗅聞著在他附近的艾克斯身上的氣味。
「艾克斯,你好臭。」
「你閉嘴!你以為是誰害的啊?!」艾克斯氣得過去拍打他的腦袋。
「哈哈~~」傑洛笑出聲。「那麼,艾克斯,一起洗身體吧。」
「嗄?我才不要呢!」艾克斯斷然拒絕,自己一人蹲下身打開熱水淋浴,弄濕身體後關上水龍頭,拿起沫浴乳往身上抹,就是不讓傑洛碰他讓自己一個人洗身體。「你這變態色情魔,不准你再靠近我了!」
「好好,只要你等一下給我看你的高潮模樣,我就不靠近你。」
「咕唔唔……」艾克斯火大的低鳴著,後悔之前跟傑洛下那種約定。
雙方都洗完身體後,兩人一起進入有點小的浴缸裡。因為艾克斯鬧彆扭不讓傑洛靠近,雙方各坐在一邊泡著。
「吶艾克斯,現在就做給我看~」傑洛笑著呼喚對方。
「不要!」雙臂趴在浴缸邊的艾克斯回絕,別開頭不去看對方。
「嗯……你不現在做我就靠過來喔!」
「哼!」艾克斯哼了一聲兼不理人。
「那好,我泡得有點頭昏,我需要你靠著。」見艾克斯不想理人,傑洛無奈地靠過去。
「咦?」
艾克斯轉頭一看,只見傑洛臉色微紅的靠過來,抱住艾克斯的身子靠著。看他的氣色,好像真的有點不好,眼神看起來很疲倦。
「傑洛?」艾克斯呼喚一聲,但對方沒有回應。「你別那麼誇張啊,這熱水沒那麼燙吧?」
「你不知道要夏天了嗎?」傑洛慵懶的回應。
「你又要發燒了嗎?」艾克斯擔心的問,瞧見傑洛微點頭,臉色變得嚴肅。
「至少還有抱你、親你、跟你恩愛的體力,可能沒辦法好好當你的貼身保鑣。」
「沒當好保鑣沒關係,現在的我也可以保護你了。」艾克斯輕輕的回抱,不時撫摸傑洛的手。「或者是,你可以拋棄貼身保鑣的身份跟我在一起……」
「嗯?」傑洛好像聽到艾克斯很煽情又充滿愛意的話。
「沒、沒有!我沒有說什麼喔!」艾克斯也察覺到自己說了很肉麻的事,趕緊否定剛才的事。
「如果我真的捨棄保鏢的身份跟你在一起,你覺得是什麼關係?」傑洛不讓他否定他自己說出來的話,問起艾克斯覺得肉麻的話。
「朋友……吧。」艾克斯說得很不肯定,想說出是搭擋或者是情人的答案卻難以說出口。
「僅只有朋友關係?!!為什麼啊?!我都那麼愛你了又跟你在一起還一直做恩愛的事啊!」傑洛相當不滿。
「笨、笨蛋!要是我說是情人你一定會每天都撲過來不讓我休息!!哼!明明就是你不好!」
「昨天不就讓你休息了?我都沒碰你啊。」
「唔!」艾克斯這才注意到,昨天他的確沒有任何一點煽情的行動,然而今天到是很激烈。
「所、以、說,艾克斯,我們是什麼關係?」傑洛這次刻意惡作劇,再次詢問艾克斯關係問題。
艾克斯不敢回答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敢回頭看傑洛,自己害羞得滿臉通紅。時間過了許久,艾克斯都不回答,傑洛在此只好演戲引導他。
「嗯……好熱啊……」
「傑洛?你怎麼了?」艾克斯對於他的虛軟感到驚慌,立即轉身看他。「你真的泡昏頭了?」
「好像是……」傑洛半睜著眼,很沒精神的回答,不過眼中偷偷地流露出笑意。
「笨蛋!那你不會趕快出去啊!」
「因為我還想跟艾克斯一起泡,跟喜歡的人泡澡感覺很好。」
「大笨蛋,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說些什麼啊!?」艾克斯再罵他一句,趕緊起身抱住傑洛的身子走出浴缸,拿起大浴巾幫助傑洛擦身體再一起走出浴室。
––––––––––––––––––––––––––––––
之後幫傑洛以及自己都擦完身體後小心翼翼的把傑洛放到客廳的沙發上,接著艾克斯抓著有點濕的大浴巾套在自己身上,因為自己沒有在家裡裸奔的習慣才蓋著。
艾克斯跑到他父親的衣櫃前,拉開第二層的T恤,拉出最大件的T恤來,爾後關上拉層立刻奔向傑洛身邊。
「你這欠照顧的笨蛋,我拿衣服借你穿了,你快點給我好起來!」艾克斯坐到傑洛身後的位置,幫助傑洛穿上衣服。
此時傑洛繼續裝疲累,隨著艾克斯幫他穿衣服,等待著某一個時機出手。
當艾克斯把衣擺拉好後,傑洛突然轉身過來撲上艾克斯,伸手箝制對方的雙肩並壓制他不讓他起來。
「嗚啊!嗚……傑洛,你做什麼啦!!?」
「推倒你而已啊。」傑洛笑著回答。
「可是你剛才不是不舒服嗎?」艾克斯又氣又疑惑的問。
「啊、那個啊…怎麼樣?我的演技,是不是真的很逼真?」傑洛說出他的詭計,從泡澡突然昏倒開始,他一直都是裝的,根本沒有不舒服。
「你!你這變態!好色老頭、金髮變態、狐狸大騙子!!」知道對方是裝出來的,艾克斯更氣地對他罵一連串。
「呵呵,隨你怎麼說。」傑洛壓低身子,用低沉而成熟又魅惑的聲音輕語,捉弄人的壞習慣一出現,眼神就充滿邪惡的笑意。「你還沒實現我的約定喔,你答應過要給我看你的高潮模樣。」
「不過你對我惡作劇,我不做!」艾克斯很氣的對他惡瞪,為了反擊他拒絕實現。
「是嗎?那好,我不對你做什麼。」為了討愛人歡心,傑洛露出苦笑,趕緊起身放開他。
「這樣才對!哼!」艾克斯趕緊起身,緊抓大浴巾在身上遮掩好裸露的身體跑走,免得後方的男人又再次展開撲人行動。
傑洛盤腿坐在沙發上,望著半裸的艾克斯跑出客廳微笑。當艾克斯人消失在他眼前後,傑洛回想在腦中記下來的殘像。
那個半裸的艾克斯,看起來性感很多,不禁讓人臉紅心跳更想撲過去。
––––––––––––––––––––––––––––––
晚餐時刻,兩人一起吃著昨天剩下來的馬鈴薯燉肉和天婦羅,加上醃蘿蔔及泡菜配上白飯跟味噌湯。
身著淺藍色T恤跟水藍色短褲的艾克斯夾起一片醃蘿蔔放入嘴裡,接著扒飯吃著。
則身上還是大件T恤的傑洛,握著碗筷跟一碗飯定睛看著晚餐,看起來若有所思的樣子。當艾克斯拿起味噌湯順便看他一眼,心想他該不會是對晚餐餐色感到不滿,不過表情沒有那麼差,判斷出不是為晚餐而氣後艾克斯喝了一口味噌湯。
「艾克斯,如果你真的是女生的話,嫁給我好不好?」傑洛看著桌上的晚餐突然說出這種問題來問艾克斯,害得艾克斯驚訝的被味噌湯噎到。
「咳、咳咳咳!你在那邊胡言亂語說什麼鬼啦?!」艾克斯又氣又害羞的質問傑洛。
「不過我是認真的,艾克斯。因為我好想娶你,原因是這桌飯菜,你會是個好老婆!」傑洛一臉嚴肅的說著令對方感到害羞到不行的話。
「你你、你是白癡嗎?只是昨天剩下來的飯菜加上醃蘿蔔跟泡菜而已!!這些哪能說是當老婆的條件啊!」
「也就是說,艾克斯你要是女生,就真的會嫁給我囉?」傑洛嘻笑著問。
「你、你閉嘴啦!!!」艾克斯氣得對他再吼一次。
「呵呵~」傑洛笑出聲,望著表面上很生氣但其實很害羞的艾克斯。
「哼!」艾克斯哼了一聲,接著又對他抱怨。「那還真是抱歉喔,我是個男生,不能跟你結婚!」
「啊啦~你說出這種話,是很想跟我結婚對吧?是想入贅到我家吧?艾克斯你真可愛!居然那麼喜歡我!」傑洛又想惡作劇,挪揄他一句。
「你、給、我、吃、飯!」艾克斯再度爆火氣,惡瞪著傑洛對他低聲怒罵。
「是。」見愛人真的火大了,傑洛馬上不笑他,趕緊動筷吃著晚餐。
「笨蛋傑洛,你討人厭!」艾克斯別過頭,邊說著氣話邊咬一口天婦羅。
聽到那孩子氣的氣話,傑洛掩著嘴偷笑,為了不讓艾克斯聽到又爆火氣,他壓低聲音偷笑著。
我喜歡的人,真的好可愛!傑洛心想著。
––––––––––––––––––––––––––––––
深夜,在艾克斯的房間裡,艾克斯平躺著,他害羞的凝視在他上方的傑洛。
「真的要遵守約定嗎?」
「當然,因為你答應了啊。」
「在那種時候,當然會答應啊!」艾克斯生氣的對他嘟嘴說氣話。「還不都是因為你不讓我先去上廁所!」
「萬一我要是先讓你去廁所解決的話,你……」傑洛伏下身,靠近著艾克斯的臉前輕問。「還會肯跟我繼續恩愛嗎?」
「唔……」艾克斯一時回答不上來,也試著想像一下那時之後的情形。
……不行!那時絕對會把傑洛踢走或把他鎖在廁所讓他自己一個人解決下體,不繼續恩愛下去!!!
「艾克斯,給我看吧,想著我就高潮的模樣。」傑洛用溫柔的說法向對方請求。
「……嗚唔。」在最後的掙扎中,艾克斯很不好意思的低鳴一聲,半睜著雙眼看向自己的下身,緩慢的伸手抓住褲緣,更加緩慢的脫下褲子。
「需要我幫忙嗎?」傑洛輕問,看著艾克斯很慢的脫褲子,越等越沒耐性的傑洛開始受不了艾克斯的速度。
「不用。」聽聲音就能查覺到對方已經沒耐性了,為了自保,艾克斯趕緊脫下褲子與內褲,並起身坐起來,伸手握住分身輕輕地套弄起來。
傑洛為了看仔細、聽仔細,將呼吸放輕,瞪大雙眼仔細看著艾克斯的行動與表情。
艾克斯感覺相當害羞,在被人盯著的情況下,心情是相當尷尬又不好意思。
在艾克斯開始覺得無法忍受下體的強烈快感時,他將食指伸向自己的後庭,彷彿想要更多的快感,在裡面刺探並快速的抽動著。
「嗯……嗯唔……」喉間頻頻發出誘人的呻吟,害羞的情緒隨著快感的侵襲變得強烈,加上又被傑洛緊盯著看,為了躲避尷尬,艾克斯閉著眼弄著。
就在快感越來越強烈時,在後庭那裡多加一指,然後更快速的抽動著。手上的套弄也更快,頂端開始出現一點白濁的蜜液。
「傑、傑洛……」艾克斯變得興奮,向一直盯著他看的男人輕聲呼喚又凝視著,腦中想著傑洛過去對他做的恩愛,以及傑洛曾說過的輕聲細語。
看著傑洛的外貌做著自主規制,下體興奮得脹大又溫熱,艾克斯睜著被慾望的情藥弄得眸光迷離,嘴唇情不自禁的張開。
「嗯?我看著啊,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你的高潮表情就只有我看著。」傑洛伸手到艾克斯的臉頰並撫摸著,深情款款的對他說。「我說過的,你的高潮模樣只能給我看。」
傑洛說完後並親一下嘴唇給對方一份安穩的感覺,則艾克斯喜歡對方的溫柔而向對方展露出微笑。
雖然霸道、總是要人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不過他絕對會把話聽進去。他所帶來的溫柔,是任何人都來得溫暖,就連冰冷的對方都不知道的高溫程度,很刻意地讓艾克斯清楚的知道他對喜歡的人是有多熱情。
在最後的猛力套弄,艾克斯忍不住慾望的釋放,分身的頂端立即噴灑出白濁液體,手指在的地方一陣緊縮。
「呼…呼……」艾克斯低著頭,紅著臉不停的喘氣。
「謝謝你給我看你的高潮模樣,真的好煽情啊,連我的下面都情不自禁的立著。」傑洛掀開衣擺,將股間的分身秀給艾克斯看。
艾克斯一看到,伸出手指觸摸那溫熱又硬實的分身,接著將臉靠過去,親吻一下那碩大。爾後起身,往傑洛的唇上輕輕一吻。
「你這好色的傢伙,你給我自己處理。」艾克斯用不屑的語氣回嘴。「你這樣,是喜歡我哪裡啊?我、我……我可是喜歡你的人為,可不是下面。」
「我知道,就連我也喜歡你,是喜歡你的全部。」傑洛撫摸著艾克斯的髮絲,毫不遮掩的向對方說出滿滿愛意的話,爾後也用吻回應對方。
「哼……」艾克斯害羞的低下頭,不滿的雙眼看著傑洛的表情及在下方挺立的碩大。看那樣的挺立,他轉身背對傑洛,並把後庭整著獻給他看。「你的那裡馬上解決掉吧,不過……是用我這裡。」
「我明白了,馬上給你。」看著艾克斯那第一次的主動引導,傑洛心動不已的起身,握著自己的碩大頂上小穴。「今晚,我們晚睡一點吧。」
之後兩人開始進行新一場H,在沒有外人在的房間裡,熱情激烈的纏綿著。
––––––––––––––––––––––––––––––
此時外頭,在二、三公里遠的高處,有個手拿AK-47步槍,槍上放置著狙擊鏡,從狙擊鏡的鏡面往裡面看,一個藍色眼瞳正在注視。
跟傑洛一樣的髮色、馬尾、臉孔的男人-零,正跪坐著別人家屋頂上偷窺某處。
而他所看到的地方,是有人在房間裡抱著又親密的恩愛著。雖然有窗簾隔著,不過透過今夜的閃耀月光,能夠看到那些影子的騷動。
接著零站起來收起AK-47,裸視著那地方。
他的表情上看起來是無表情,眼神也冷冷的,他的心裡正在想什麼不明白。
只不過他的視線感覺熾熱,有著憤怒的情感。
難道傑洛跟艾克斯的情況被他發現到了?
––––––––––––––––––––––––––END––––
接下來兩人的戀情開始要有人阻礙了,敬請期待另一個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