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不被認可的戀情(上)

 「等、等一下啦!傑洛!」
「不能等了,我要享用你,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白癡傑洛!我都叫你等一下了!唔!不准你舔那裡!」
傍晚,在二年C班的教室裡,傑洛推倒艾克斯,並將對方的身子放到兩張合併的桌子上,根本不想聽進對方的勸言而解開襯衫的鈕扣。
一被解開,那細嫩又有親密吻痕的肌膚在對方的眼中入景,看到那性感的肌膚,傑洛的慾望就被激起,俯下身舔舐鎖骨處。
「嗯……離開啊!」艾克斯堅決拒絕傑洛的行動,想推開他但對方越是想強硬的壓制。
「我還想替你吻下多幾個印子呢!」有著壞意的笑語傳入艾克斯耳中,嘴唇和舌尖的行動迅速的在胸膛游移。
傑洛的雙手伸到因為興奮而挺的蓓蕾,輕輕的揉捏著。
「嗯…唔嗯……」艾克斯很敏感的引起呻吟,身體微微一顫。
「好色的身體,居然那麼快有反應了。」傑洛嘻笑著,手不斷揉捏著蓓蕾,另一手摸向艾克斯的腰部肌膚,不斷的用大拇指指端觸摸著企圖挑逗艾克斯的慾望。
此時外面有人走過來,傑洛的雙胞胎弟弟零發現到教室裡還有人在裡面就走過去靠近。當他發現到是誰在裡面又在做什麼後,他的眼神充滿了怒氣。
「傑洛……住手。」
「不要~」傑洛拒絕,伸出舌輕舔一下艾克斯的鎖骨部位以及吻痕,這舉動又惹得艾克斯輕吟一聲,之後當他的手正想摸臀部時,身後的門突然被拉開。
咖-門被重重的推到最底,力道足以敲響大音量的聲響。
突如其來的聲音以及視線和人影,艾克斯嚇得從桌上坐起,心臟正因為緊張而加速跳動,呼吸變得急促。
傑洛則是有點嚇到,一遇上零他的警戒心就降低許多,他相信他在這裡跟艾克斯坐親密行為的理由一定能讓零理解。
「零?!」艾克斯錯愕得瞪大雙眼,迅速的將襯衫穿好,但是鈕釦卻老是被顫抖的雙手導致無法順利弄好。
「零,你有什麼事嗎?」傑洛對他微笑,詢問他的來意。
「哥,你跟艾克斯在搞什麼?你們都是男人不是嗎?」零冷淡的問,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很生氣,但是他的心裡有股炙熱的憤怒火焰。
「談戀愛沒有分性別吧。」傑洛無奈的說。「至於我們在做什麼,當然是情人會做的事啊。」
聽到傑洛這樣的答案,零的憤怒一口氣爆發。他迅速走到傑洛面前,並且抓住領口,把傑洛抓住後往牆邊撞去。
「兩個男人談戀愛?你在開玩笑嗎?」零語氣冷淡不過相當生氣的質問傑洛,抓住傑洛領口的手因為生氣正一點一點的抓得緊緊。「你這樣會有誰認可嗎?你這種行為會讓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認可嗎?就算他們認可了,而我絕對不允許!」
「喜歡一個人有必要向家人允許或認可嗎?」傑洛依然笑著,不輸給零的壓迫感而大膽回答。「而且,我根本沒必要需要你的允許吧。喜歡艾克斯這個人是我的決定,零你沒有資格插手才對,你都已經有雪兒了。」
零聽了之後瞪大雙眼,放開了傑洛領口的右手,接著右手緊握著,向某人出拳。
碰!
「嗚哇!」被零打中的人-艾克斯大聲驚呼,身體從桌子上掉下又撞上地面與牆壁,臉上出現一個烏青,疼痛的感覺令他閉上左眼。
「艾克斯!」傑洛一看到被人打的艾克斯馬上走過去想扶持他,但是他的手腕被零抓住,零的力道讓他無法過去,加上零把他帶到門口,就是讓傑洛不過去。
「零!你在做什麼?!」零的行為讓傑洛忍不住對他發火。「你就不能好好說清楚講明白嗎?快放開我!」
「我說清楚了,我不允許你們兩個搞這種事情。」零回應道。「哥你會這種想法,是艾克斯蠱惑你的,我不准你再靠近他了。艾克斯你也是,從今天開始,我不准你再靠近哥,你這噁心的傢伙。」
艾克斯無話可說,緩慢的爬起身,他低著頭不去看零和傑洛的視線。
「零!!」聽到艾克斯被人說得很難聽,傑洛更加生氣,火大的對他吼。
「哥,跟我走。」零不聽傑洛的呼喚,硬是帶走傑洛離開現場。
「放開我!!!你這個有理說不清的混帳!」傑洛火大的對零吼罵,想掙脫零的束縛卻無法遠離。
「快跟我走。」
「誰理你啊!你滾開!!」
當傑洛跟零都離開了,艾克斯這才把襯衫穿好、打好領帶。都整理好服裝儀容後,他抬起頭看往外面,看出去的眼神相當的兇惡。
「零你這兄控笨蛋……」艾克斯不滿零的舉動,低聲罵他一句。
零的阻礙,讓傑洛跟艾克斯感到不滿,暫時無法在一起。
–––––––––––––––––––––––––––––––––––––
傑洛跟零一起回到家後,傑洛從現在開始都不跟零說話,吃飯的時候坐到霸法跟蘿露的中間就是不跟零一起,洗澡時刻意獨自一個人洗。
像這樣刻意躲避他,全家人都發現到了。
從小到大都會保護零又會愛溺著零的傑洛,現在突然不跟零親密接觸讓人感到詭異。就連零也不太依靠著傑洛,神情變得有些寂寞,這對雙胞胎的異樣,全家人都有注意到。
「傑洛,怎麼啦?刻意跟零不說話。」齊爾威有些擔心,詢問起傑洛。
「沒什麼啊。」傑洛不想回答原因,吃著香草冰淇淋回應齊爾威。
「說吧,到底發生什麼事?我不會跟家人說三道四的。」
「……還不都是因為零打了艾克斯。」傑洛開始放鬆警戒,很放心的跟齊爾威說原因。「他還要我遠離艾克斯。」
「嗯……雖然我不太清楚你們在吵什麼,不過是零的獨斷決定讓你覺得不滿意吧。」
「就是說啊!」
「呵呵~零只是很黏你吧,因為你都不常陪他,讓他覺得寂寞吧。」
「咦?」傑洛感到疑惑,看著齊爾威的爽朗笑容。「我已經陪他很久了吧。」
「我想他是覺得還不夠吧。」
「為什麼?」
「其實我也不太曉得,畢竟他很依靠你啊。」齊爾威回答得不是很確實,讓傑洛聽了還是一頭霧水。
然而此時站在外頭偷聽傑洛跟齊爾威對話的零,聽完對話後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
回到房裡後,關掉天花板的吊燈讓房內一片黑漆。
把棉被鋪好後,零開始躺入眠被裡沉睡去,但是一想起上次從屋頂偷看的場景,再想想傑洛今天下午對艾克斯做的事,他睜開雙眼無法入眠。
零一想著傑洛當時做的事,不禁有種慾望在蠱惑他,令在他下處的分身都興奮的挺立。
當零一發現到自己已經興奮得讓那部位站起,他連忙起身掀開棉被看那裡。零小心的掀開和服跟脫掉內褲,看著那分身興奮的站著。
他坐起來,伸出手輕握住並套弄著,一套弄就引起強烈的快感猛烈竄上,讓他不禁感到愉悅,情不自禁的加速套弄。
「居然……會那麼舒服……」零不敢相信自己會做這種事,而且還邊想著傑洛那晚做的事邊套弄著,他自覺自己變得怪異。
等到手中的分身開始脹大、頂端開始出現白濁的液體悄悄冒頭,越快越讓那液體多量起來,沾上自己的手變得濕黏。
直到自己開始顫抖後便迎上高潮,更大量的液體讓他的手弄得更濕黏。零發覺不妙,趕緊拿衛生紙清理,清理完又整理好衣物後再好好去睡覺。
披上棉被後,他半睜開雙眼盯著在垃圾桶裡剛興奮過的證據,心想那剛才真的很舒服。
「糟了,這樣會想跟哥H……可是真的很想跟他做,不過他會怎麼想?」零覺得不安,這樣跨越兄弟關係,對方會答應嗎?
平時都熱情的撲過來抱住他又用臉頰磨蹭,雖然太熱情讓人很煩,可是不討厭他那行為。然而此時的零,開始對傑洛抱持著以往常不一樣的心態。
深夜後,他越是想著跟他雙胞胎哥哥一起做那種事他就越睡不著,於是乾脆整晚不睡,掀開棉被脫掉褲子,並且上網查詢男跟男一起H的詳細情報。
發現到後面的小穴也能讓人興奮,他就開始伸出手指探索,並把手只想成是傑洛的分身進出著。
就這樣一直自主規制到隔天早晨。
–––––––––––––––––––––––––––––––––––––
「嗚哇~」傑洛在早晨中醒來後坐起來打了大大的哈欠,睜開眼睛看前方時,出現零的臉在他前面,讓他嚇一跳。「哇!!」
「早,哥。」零趴在傑洛面前道早,為了更靠近,他坐到傑洛腿上更近的靠近著傑洛的臉。「哥,我喜歡你。」
「嗄!?」傑洛嚇呆了,突然被零告白傑洛一時愣住。仔細思考後,傑洛這才覺得高興。「嗯,我也是啊。怎麼了?突然對我說這種話?」
傑洛這時開始發現到零的異樣,也想到昨天齊爾威對他說過的話,零目前感到寂寞,但也沒想到會寂寞到想對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告白又坐在人的腿上。
「唔……」聽到傑洛的回應,零不滿的鼓起一邊臉頰生悶氣。他覺得傑洛的喜歡是兄弟之間的喜歡,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聽到情人般的回答。
「你是不是覺得寂寞?」傑洛又問。
零點了頭。
「對不起,我沒考慮到你的心情。以後我會經常帶你去廟會祭典或逛街,如何?」
「嗯。」
「那就好。」傑洛伸手抱住零的身軀,伸手輕拍零的背安撫他的心情。
被傑洛抱住後,零很高興,也趕緊回抱過去。發覺到零也擁抱自己,傑洛感到驚訝也相當高興,心想再抱一會。
然而零想誘惑傑洛在這時候犯大錯,他在傑洛的耳邊說一句小謊言。
「哥,我剛看到母親大人在窗外走過。」
「哇!!嗯-」傑洛當下立刻嚇得往前傾,但是前方突然有柔軟的東西貼上他嘴唇,讓他的聲音靜音。
被傑洛的驚嚇往後躺的零,閉上眼享受著傑洛的嘴唇緊貼著他的嘴唇。傑洛一睜開眼,發現到自己親到對方,正想趕緊退開時,零抓住他的肩膀,接著張嘴伸出舌尖舔舐又親吻著傑洛的唇瓣。
發現到零的舉動變得熱情許多,傑洛當下應該退開的,但是察覺到自己的肚子好像有硬硬的東西頂著他。一去注意,那是零的分身興奮地挺立正頂著他。
「不行!」感到訝異的傑洛趕緊推開他並向後退,生氣的對他訓斥。「我們是兄弟,而且還是雙胞胎,不可以做那種事!」
「什麼事?」零故意裝傻問他。
「嗚……就是不能做那種事啦!你這笨蛋!」傑洛生氣的罵他,不好意思地臉紅著,接著趕緊逃離現場。
當傑洛一走開、零的企圖沒有得逞後,零空虛的看著門口。
「嘖!」接著零大大的低鳴一聲,很氣剛才傑洛不繼續下去。
–––––––––––––––––––––––––––––––––––––
上午,第二節的英文課,班上除了零在打瞌睡外,所有人聽著老師流利的英文發音。
艾克斯看了零一眼後,發現到對方的臉上有黑眼圈,就考慮到零昨天熬夜。不過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麼,令艾克斯感到好奇。
艾克斯不斷的思考著有可能的理由,但是昨天發生過被零發現到的場景,不禁讓他聯想到不好的理由。
傑洛跟零是雙胞胎,這兩人都有抱持異常的情感一起,如果零撞見到那場景又有想霸佔傑洛的心理的話,他一個人可能偷偷做了見不得人的事。
「明明只是個雙胞胎弟弟就可以隨意霸佔傑洛?哪會讓給你啊……」思考到讓人感到憤怒的答案後,艾克斯小聲嘟囔一句,忌妒著零。
當艾克斯很火大的暗地裡對零發脾氣時,傑洛突然一個伸懶腰讓艾克斯注意到不再想別的事,然而傑洛偷偷的看零一眼,爾後正常的坐好。
傑洛這時心想,零真的變怪異,居然會想跟自己的哥哥做愛。雖然是喜歡他,不過是以兄弟關係喜歡著。
今早零的舉動讓傑洛相當訝異,沒想到零的思想變到讓傑洛難以捉摸的程度。
這種危險的三角關係,傑洛開始煩惱。
應該要怎樣給回應才不會讓任何一方感到難過?!一方面是喜歡的戀人、另一方面是從小長大又惹人憐愛的雙胞胎弟弟,什麼樣的答案他們才會滿意?
想到這裡傑洛就頭大,導致現在上的英文課根本無心面對。
–––––––––––––––––––––––––––––––––––––
中午,C班的同學都上完體育課後紛紛換衣服又回到教室吃便當或者去福利社買麵包吃。
傑洛想找艾克斯跟零趁現在談談的,然而他們兩個突然不見了,讓傑洛更加頭大。
「奇怪,他們兩個呢?」傑洛搔著頭,看看周圍尋找艾克斯跟零。
沒法,只好先拿出便當來在自己的坐位上一個人享用便當吧。傑洛不再找,彎下腰拿起自己的書包,打開並伸進去拿出紅色包巾包著的便當,然後坐下來解開包巾。
「好奇怪,零從昨天開始就怪怪的。」傑洛打開包巾後,打開便當蓋又拿起筷子自言自語。「他到底看了什麼才會這樣?」
想到零是看到了什麼,傑洛突然想起大前天的事情,零好像用狙擊鏡偷看到艾克斯的自己一個人高潮模樣。
那隔天呢?零是直接看到我跟艾克斯的親熱了,如果是這樣的話……
傑洛這時突然錯愕的瞪大雙眼,突然覺得零的改變是因為自己。
「那個愛偷窺的老弟……」傑洛很氣地咬著筷子,眼神空瞪著零的身影。「沒想到是這樣報復人的……」
然而看到傑洛那兇狠的瞪人的男同學們,都嚇得不敢輕舉妄動又不敢轉身看他,他們都知道隨便去惹傑洛生氣是在丟命,因為對方可是在國中時期相當有名,名氣高到有同學為他取了一個人人聽到要畏懼的名稱"鬼神"。
「嗚哇!」
「是不是你又惹傑洛生氣啦?!」
「不是我喔!應該是隔壁班的霸法又找他麻煩吧!」
「不不,我覺得是席魯多!那傢伙最近在偷拍傑洛表妹的泳裝照耶!」
「我看是你惹傑洛生氣的!休想誣賴席魯多!!」
「對啊!席魯多是咱們男生的商人,要多少張清涼照,跟他買就對了。」
當那些同學一直說著傑洛或席魯多的事情,接著談論到哪班女生的清涼照很棒或者是傑洛表妹-蕾薇亞丹的優點與缺點。
傑洛聽著他們的談論,卻不敢加入,免得他一說出蕾薇亞丹的事蕾薇亞丹本人就跑過來了糾纏他,於是他不再聽進那些男生的八卦繼續低頭吃便當。
–––––––––––––––––––––––––––––––––––––
另一方面,艾克斯跟零兩人在哪裡,就是在適合兩人對峙好所在的地方-屋頂。
在一片藍的天空下,微熱的陽光照射著,些許的風掃著艾克斯跟零的頭髮和衣擺以及領帶。
他們兩人對看著,眼神裡充滿著不滿、憤怒、厭惡的情緒。
「零,可以請你不要糾纏著傑洛嗎?」艾克斯首先開口,一開始先溫柔勸導對方。
「理由。」零冷淡的說,要求對方說理由。
「因為我───」艾克斯很堅定的對零說出他真心的答案。「喜歡著傑洛。」
聽到那樣的理由,零就厭惡的瞪著艾克斯看,憤怒引起眉間緊皺,心口處好像有團火在燃燒。
「我不認同。」零依然用冷淡的語氣說話。「你憑什麼可以喜歡哥?」
艾克斯為了不要輸給零,毫不退讓的狠瞪著零,為了霸佔著傑洛旁邊的情人位置。
–––––––––––––––––––––––待續––––––
還想知道艾克斯跟零的糾結最後的結果嗎?而且到底是誰才能夠獨得傑洛的情人位置呢?
欲知詳情,請見下回分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