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不被認可的戀情(下)

 「那你呢?你就可以濫用雙胞胎弟弟的身份去靠近傑洛嗎?」艾克斯不滿的對零質問。「起先是你哥哥先靠近我的,然後又強硬地喜歡著我的!而你,也只不過是傑洛的雙胞胎弟弟!與其問我有什麼資格靠近他,你才是沒資格跟傑洛親密的人!!」
「你再說一次試試看,我就對著你腦袋開洞!!」零氣得拿出一把貝瑞塔瞄準艾克斯的眉間。「是哥主動喜歡你的?少來了,明明就是你誘惑他!」
「我並沒有誘惑他!!!」艾克斯大聲否決。
「證據。」零語氣冷淡的要求。「你讓我看看,哥是真心喜歡你這種人的證明。」
聽到要證據,艾克斯無法反駁,他在這時刻不禁退縮。
要傑洛表示是真的喜歡艾克斯的這種證據,該如何只憑一個人向別人證明這種事,艾克斯傷透腦筋。
因為艾克斯不知如何向零證明,他們僵持很久。
零看他遲遲想不出辦法,他正想說對方明明就在騙人時,艾克斯突然抬頭靈機一動,爾後他突然覺得感到害羞而臉紅,緊抓著襯衫上的第一個鈕釦跟領帶。
他到底想做什麼?零感到疑惑,拿著貝瑞塔的手不經意的放下緊盯著對方看的一舉一動。
「是、是你說要看證據的……」艾克斯拿下領帶又解開著自己的鈕扣,想讓零看他身上之前傑洛給他印下的親密吻痕。
零一看見那些痕跡,他又氣得皺緊眉間,手不經意的握緊。
親自給別人看自己身上的痕跡的艾克斯感到害臊地別頭不敢看對方的表情,更是閉上眼不去看。
「你這個變態,事到如今你還想霸佔哥。」零憤怒的對他低語,忍不住舉槍對他開保險,瞄準對方的頭。
「等一下!」艾克斯被零的舉止嚇到。
「你給我消失。」
當零想開槍轟了艾克斯時,他的手突然被人抓住又往後移。
「我還以為到了屋頂可以好好吹風又能好好想事情,結果你們兩個在這裡為我爭吵。」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讓艾克斯跟零驚訝不已。
吃完午餐上來屋頂的傑洛,出現在現場並出手阻止零的開槍。
「零,你要是敢殺了艾克斯,我是會跟你斷絕關係的。」傑洛嚴肅的說,緊抓著零的手腕。「把槍收下,零,這樣我或許會原諒你。」
「那就告訴我真相啊,你是我的雙胞胎哥哥,我不想看到你跟艾克斯搞那種關係!!」零很不滿的對傑洛大吼。「哥應該是一直待在我身邊的!不應該是跟那種人有那樣的關係!哥是我的!!!」
「就因為你喜歡我?」傑洛冷靜的問,看著眼前的雙胞胎弟弟因為他的關係改變了對他的心情。
零只有點頭回應,害羞的紅起臉頰。
「我想聽你說出來,這樣我才能知道你是真的喜歡。」傑洛微微彎下腰看著零的臉,表情嚴肅的要求道。
「我……喜歡哥。」極度害羞的零,發出微弱的聲音向傑洛告白。「即使你總是把我當家人看待,我還是喜歡……」
聽著零的告白,艾克斯心生妒意,雙手緊握著拳,憤怒的眼神直瞪著零不放。
但是傑洛卻對雙胞胎弟弟的告白不為所動,只見他將手放到零的頭上,輕輕的撫摸,溫柔地安撫零的心情。
「我明白,但是我不能愛上你,零。你跟我都是雙胞胎,而我已經有艾克斯了,我不能移情別戀。」傑洛溫柔地說,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抱歉啊,零。」
被傑洛拒絕後,零抬起頭對他怒瞪,眼裡充滿著淚水。接著他迅速轉身離開,為了顯得很憤怒他刻意大力甩門弄出很大的聲響才離開。
當現場最後只剩下傑洛跟艾克斯後,傑洛緊盯著入口的門不放。
「我應該沒做錯吧?艾克斯。」傑洛很愧疚的問,剛才看到零在哭的模樣一直在他腦中揮之不去。
「每個事實都是殘酷的,零他會明白的。」
「是嗎。」傑洛轉身走到艾克斯面前,伸手抱起艾克斯,並且仔細嗅聞著對方身上的氣味。「好久沒碰你了,艾克斯。」
「傑洛……」艾克斯羞澀地抱過去,將臉埋在傑洛的懷裡,語氣不滿的說他。「才只有一天沒抱而已,說得好像好幾年沒抱過似的。」
「你也變得很色了。」
「你胡說什麼啊?!!」聽到對方說他色,艾克斯氣得推開,瞪著傑洛那雙有笑意的眼神。「你才是變態狐狸大仙!!你更色啦!!!」
「因為你主動誘惑我了,你這小色鬼,居然脫衣服又給我看你身上的印記。」傑洛笑答,注意著艾克斯解開襯衫而露的胸膛。
「你、你不准再看了!!!」艾克斯惱羞成怒,趕緊把襯衫穿好、領帶打好,免得眼前的人會撲過來吃人。
「艾克斯,幸好你還是喜歡我,不然,今天早上我就要犯罪了。」
「咦?」艾克斯一時不明白,注意到傑洛的悲傷眼神。
「零他今天早上主動跟我告白,也想跟我……上床。」
艾克斯沉默了也愣著,心口處燃燒起嫉妒的火焰,聽到傑洛的話又看到他一臉嚴肅的說,回想起剛才的事情,就知道零已經變了,也開始對傑洛抱持著跟他一樣的戀愛心情。
就知道傑洛跟零這兩個從小暱在一起的雙胞胎,一個不對就容易燒起愛情的火焰。艾克斯感到極度不滿,同時心裡有點不安。
「那傑洛,你最後選擇了我……是真心的嗎?」艾克斯不安的問。
「是真心的。」為了不讓他感到一絲不安,傑洛緩緩靠近並溫柔的抱住艾克斯的身軀,伸手撫摸著背舒緩他的情緒。「雖然零是我弟弟我很喜歡,但是我不能腳踏兩條船。艾克斯,我很愛你,跟我成為戀人吧。」
聽到傑洛大膽的告白,艾克斯害羞得面紅耳赤。
「早、早就是戀人了啦……笨蛋!」
「嗯,也對。不過我還是要說,我愛你。」傑洛湊近艾克斯的耳邊輕說愛意。
「…………謝謝你選擇了我。」艾克斯埋首於傑洛頸項,害羞的回應。
「那艾克斯,今天跟我恩愛一整個下午吧,場地隨你選。」接著傑洛說出讓艾克斯相當害臊的話,臉部一下子整個通紅。
「你、你你、你這個變態!!!」
「哼哼~隨你說,我就要來一次,吶,來做吧!還是說,你要現在來個速攻?」傑洛冷哼道,眼裡滿是不良企圖的壞心眼和笑意。
「走開!變態!」艾克斯大罵,用力推開傑洛迅速向後退幾步。面紅耳赤的臉向著傑洛,為了不屈服,他用力怒瞪著傑洛,使勁大力吼罵。「我、我我、我現在沒有那個心情啦!!!」
接著艾克斯感到丟臉地跑走。只剩下傑洛後,一陣風吹起飄起他的金髮馬尾,傑洛看著天空遠處,用剛才對艾克斯露過的眼神盯著天空。
這下,往後的日子都能平安的和艾克斯平常一樣的恩愛著。
–––––––––––––––––––––––––––––––––––––
之後的下午,傑洛為了要聽到艾克斯應該回答中午時的答案,頻頻捉弄艾克斯並間接挑逗著他的理性。
最後傑洛終於等到答案來臨,艾克斯只用紙條來回答,傑洛一攤開來看,裡面只寫著"保健室"三個字,那答案讓傑洛露出壞心眼的笑意,然後邁步到保健室去。
來到保健室後,艾克斯早已在裡面等待著。雖然害羞得臉紅,不過他大膽的拿下領帶、解開襯衫鈕釦,褲頭上的皮帶已經拿下來,鞋子脫下後就在床上盤腿坐著。
「你太慢了!!」艾克斯一看到傑洛來了就立刻罵人。
「呵~我的確慢了。」艾克斯的罵聲並沒讓傑洛感到沮喪,是感到艾克斯的深層意義而高興、不安好心的對他邪笑。「怎麼?這麼急著跟我恩愛嗎?艾克斯果然很色耶!」
聽到傑洛對他調侃一句,艾克斯臉上的通紅更加紅潤,很生氣的瞪著傑洛。
「敢說我色是吧?!那好,今天不做了。」
「等等,我開玩笑的。艾克斯你開不起玩笑耶,不過這樣的你才覺得可愛嘛!」傑洛趕緊擋住艾克斯的出路,免得丟掉一個好機會。「抱歉,我來晚了,現在做,還來得及嗎?」
「哼!」艾克斯挽起手臂,鼻子哼出一口氣懶得理人。
「艾克斯愛生氣。」傑洛坐到艾克斯的一旁無奈地說。「明明是你主動邀我的。」
「……你先脫衣服。」滿臉通紅的艾克斯,小聲的對他要求。
「好,全聽你的。」傑洛點了頭立刻照辦,拿下領帶開始解開襯衫……
 
 
 
等到傑洛脫光衣服後,緩緩地爬向艾克斯身上並親密的擁吻著,雙手一直在他身上遊動著,最後待到臀部那裡就捨不得離開地揉捏著。
艾克斯很彆扭地往後躺下,然後自己撫摸著敏感的地區,接著急促的解開褲頭、半脫下褲子,輕握著分身加速套弄著。
「你已經習慣了嘛。」
「才、才沒有。」艾克斯別過頭,拒絕回答。
「那我想問你一個事情。」
「什麼?」
「為什麼要挑在保健室裡做呢?」
「……才不告訴你!」
「那好,我來猜猜看。」對方既然拒絕回答,眼神裡滿是笑意的傑洛,不懷好意的用手指輕觸著柔軟的臀部。「是不是因為保健室有床,做起來會比較舒服?」
艾克斯緊閉著眼和嘴,搖搖頭不回答。
「還是說保健室在傍晚的時候是沒有人來的情況,可以在不會有人來打擾,想在這裡只跟我一起呢?」
當傑洛悄悄的將手指探入艾克斯的穴內輕輕地進出著,惹起艾克斯一聲低吟。
「唔。」
「很好,你回答了。」
「才、才沒有,我才不是因為這裡不會有人才……而且是你誘導我……啊!你太卑鄙了。」
「昨天回去原來有自己來啊,你看,進了兩指就濕答答了,想不想再增加啊?」傑洛笑問道。
「不要……」
「哼,你才沒有拒絕的權利呢。」傑洛不管艾克斯的拒絕,直接放入第三指,更是惹得艾克斯發出許多嬌吟。
「哈啊~嗯嗚!嗚唔唔……」
「真的好色啊,讓我的手指濕了一蹋糊塗。」
「不、不要……不要再用手指了。」艾克斯害羞的說著,雙腳顫抖個不停。「不要再玩弄那裡了……」
「嗯?你說你想要做什麼?」
「嗚……」又是讓人說出相當羞恥的話才會停手的手法,艾克斯很火大推開傑洛,並且強行坐到他腰上,抓住早就興奮得立著地分身靠進自己的後庭,然後直接進入到深處。「哈啊……進去了。哼,笨蛋傑洛,我也是會主動的,嗚唔……」
「所以我才會刻意挑逗你啊。」看著對方的主動擺動,傑洛依然掛著笑容,仰視著艾克斯的表情。「好了,你動快點哪!」
「嗚……不用你說我也會。」
–––––––––––––––––––––––––––––––––––––
經過兩次的高潮後,傑洛的腰依然擺動著,強烈的擺動讓床受不了地不斷發出咿呀聲。
分身捨不得離開溫暖的穴內一直抽插著,熱液早已充滿著整個穴內,甚至多到滑落到艾克斯的腿上最後滴上床。
但是身體依戀著艾克斯的體溫、柔軟和後庭的溫度和緊窒,還有他所發出短促激烈的嬌喘傳入耳中讓人勾魂攝魄。
艾克斯趴臥著,雙手緊抓著枕頭;傑洛抱著他的腰,大力的撞擊著對方的肉體。
「啊、嗯啊……傑、傑洛,已經夠了吧……」這時再次感受到體內的顫抖,艾克斯受不了的呼喚著,眼裡流出熱燙的淚水。
「這麼快就受不了了嗎?我還想抱你啊。」
「嗚唔……就快要……呼哈~快去了。」
「等等。」傑洛突然退後,抓住艾克斯的身軀將他翻過來,接著高抱起他的腰、抓起對方的雙腿壓制到最底,最後刺入再繼續進出著。「在最後至少讓我看看你的表情再去吧。」
「啊啊……嗚唔……」
「嗚。」傑洛低哼一聲,最後擺動讓分身送出許多的濁白熱液。
「呼呼、呼啊……」同時也來到高潮的艾克斯,不斷喘氣著,身上自己滿是興奮過後的熱液。「好、好熱……」
傑洛慢慢的退後濕又黏又熱的後庭,輕輕放下對方的雙腳,然後輕輕的靠近他的身上,抱住還是高溫的身體。
「今天艾克斯好熱情,居然答應跟我做吊橋和獅子舞,我很高興喔!」
「話說,你說的是什麼啊?」艾克斯親暱的抱著傑洛的背,依偎著對方的體溫。
「嗯?你不知道啊?是四十八手的其中兩招啊。」
「你、你這變態!!沒想到你色到去找資料了?!!」艾克斯氣得推開傑洛的胸膛。
「不這樣,你會感到舒爽嗎?」
「你這色鬼!!走開啦!變態!!!」
「等等,還沒清理呢!」傑洛及時抓住他不讓他跑走。
「我自己來!」
「不行!」
「就說了我自己來啦!嗚啊!」
傑洛強制把艾克斯拉到床上,並壓制住他的身體,一手抓著艾克斯的雙手,另一手拿著濕紙巾去靠近艾克斯的胸膛。
「好冰!」艾克斯驚呼一聲。
「忍耐一點。」
當濕紙巾擦掉艾克斯身上的殘餘後,接著往下慢慢移動,擦拭著艾克斯的分身。紙巾都是黏呼呼的液體後換下一張,這是擦的地方是他的後庭。
冰冷的紙巾和傑洛溫柔的擦拭,艾克斯不禁閉上眼體會著,慾望被煽動起來。
傑洛都清理完後放開艾克斯,然而接下來艾克斯突然撲向他,熱情的舔吻著他的雙唇和舌尖。
「等等……」傑洛想推開。
「嗯~嗚唔~」但是艾克斯很熱情地壓制住傑洛,甚至輾轉吮吻,與傑洛的舌尖翻轉、交纏。
「好了,艾克斯!」雖然這麼熱情的撲過來傑洛不討厭,但是這樣放蕩不羈很不像平常的艾克斯,他感到不習慣。「你再這樣誘惑我,你明天會受不了的。」
「誰叫傑洛你弄得那麼舒服,哼!」艾克斯起身,挽起手臂不屑的說。「我、我才沒有那麼變態去色誘你,你這變態。」
「剛才明明就是你比較變態耶。」
「少囉嗦!!」艾克斯很火大地對他大喊,趕緊爬離傑洛身上。
「嘿!想就這樣走掉嗎?哪有可能。」傑洛及時抓住艾克斯的手,用力氣把他拉倒讓坐倒在床。「想比誰比較色?那好,跟你玩上了!」
「你幹嘛…?嗚!你、你你……」艾克斯感覺到冰涼的冷意在股下,小穴好像被什麼東西舔著。
「用舌頭玩弄你的後庭,如何?」傑洛抱著艾克斯的上半身,用舌尖舔弄著穴口。
「唔嗚……啊、不行,會有感覺啦……」艾克斯受不了地發出呻吟,冷意和慾望進擊著他的矝持,身體正打著哆嗦。「嗚嗚……啊…」
「想走?你才沒有權利可以離開我。」
「唔唔……停下來……你這混蛋。」
「好,我停。前提是-」
「要再來一次是吧?」艾克斯搶先打斷他的話,說出傑洛想說的話。
傑洛很訝異,不過他接著高興得綻出笑容。
「對,所以你……」傑洛爬起身,抱著艾克斯,在他的耳邊低吟一句。「覺悟吧!呵呵~」
「應該是你吧!」艾克斯不服輸的反回他一句。
–––––––––––––––––––––––––––––––––––––
在鏡子前方,艾克斯感到羞恥的單腳站立著,雙手環抱著傑洛的頸子。傑洛也站立著,抱著艾克斯的左腳,在站立的狀態恩愛。
「非得站著不可嗎?」艾克斯很困擾的問。「嗚唔!我快站不住了……」
「只要你好好靠著我不就好了。」傑洛笑答,動著腰讓分身在穴內進出。「或者是,你得說些其它的讓我高興一下。」
「嗚…到床上做不是更好嗎?笨蛋傑洛。」
傑洛不回應,繼續擺動著腰。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去床上啦。」艾克斯不滿的再說一次。
「……」
「你要用多久啊?這樣做不能更深入一點你知道嗎??」
「……」聽到艾克斯想深入一點,傑洛訝異的挑起一邊的眉。
「到床上去啦,笨蛋!!」艾克斯很火大的對他吼罵,不滿他剛才一直不說話。
「我偏不!」傑洛這才回答,接著輕推艾克斯,抓著他的雙手並又粗魯的轉他身體,接著再次進入並抱緊他的腰用力抽插,肉體頻頻發出激烈的撞擊聲。
「哈啊!!!」感覺到傑洛這麼粗魯的進出,艾克斯受不了地呻吟一聲,身體一陣虛軟,雙手撐著地面。「這才想要用力……你這混蛋……嗚唔…」
「怎麼?這麼喜歡這樣?」
「才沒有……」
「哼哼~你又再騙人了,艾克斯你這壞孩子。」傑洛不懷好意地嘻笑道。「沒關係,我當作你喜歡我和我的那裡。」
「嗚唔……又要去了…哈啊!啊嗯!」
「所以我才會喜歡你的不坦率,嗯?」傑洛彎下腰在他耳邊低吟道,腰部激烈的擺動著。
「囉嗦……啊啊!!不行了……我要…哈啊!!」
「啊啊~已經去啦。」傑洛伸手沾上艾克斯的熱液,用手觸摸著濁白的液體和艾克斯的分身,感受著那裡的溫熱。「這樣還要清理一次啊。」
「傑、傑洛,快點……你快點射……唔嗚嗚…」
「好,全聽你的。」
「啊嗯!太激烈了啦!笨蛋!」雖然傑洛答應,不過接下來他擺動得更厲害,惹得艾克斯頻頻呻吟。
「嗯唔。」傑洛一聲低吟,最後的擺動施放出大量的白濁液體在裡面。則艾克斯身體一陣虛軟地趴上地面,身體頻頻顫抖。
「呼…呼啊……」艾克斯很疲累的喘氣著。「你……居然那麼激烈。」
「抱歉,誰叫艾克斯那麼煽情。」傑洛無奈的說,伸手抱起艾克斯的身體到床上坐著,再次進行清裡。
「我、我哪裡煽情了啊?!變態傑洛!明明就是你比較變態!!」
「好好,我變態,這樣可以嗎?」
「哼!」艾克斯別過頭,開始不理人。
「那,今天這次的H,很舒服嗎?」傑洛壞心眼地詢問艾克斯,想逼他說出很色情的話。
之後艾克斯拿起枕頭扔過去砸上傑洛的臉,別過頭不理會他。
「笨蛋!!」
「呵呵~」被人罵了還是笑得出來的傑洛,看著艾克斯的臉龐,經過夕陽照射下他的臉龐比平常還要的紅。
他不回答沒關係,可以當作默認,至少他在途中有好好用身體感受我的熱情。傑洛心想著,仔細端倪著現在害羞的艾克斯臉上的紅潤,想像那一摸會是有多熱。
––––––––––––––––––––––––––––––––––––––––––––––––––––––––––––––––––––––––––
讀者殺必死-番外:我的弟弟在誘惑我⊙◇⊙!!!
–––––––––––––––––––––––––––––––––––––
隔天,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
阿爾伯特家裡一切安詳,不過……有人的夢卻是現實中的開始。
「哥、哥哥……唔嗚…」
「怎麼?明明是你主動誘惑我,現在對我哀求了嗎?」
「裡面……好熱……我快受不了了。」
「這就代表你要去了吧,忍耐點,跟我一起去,好嗎?」
「嗯、嗯唔……」
一個十分色情的夢被零夢到,他一醒來坐起身一臉驚愕,同時感到羞恥的紅著臉,下面卻興奮得矗立。
為什麼會夢到這樣的夢?零不明白。
他……一身光裸的躺在床上,抱著他的人是光裸的傑洛……他自己嘴中頻頻發出曖昧的呻吟,兩人躺在一起……做…愛??!
「我對哥……欲求不滿?」零托著下巴思考,他平靜的說。在冷靜的表情下,內心燃起一起熱情正澎湃著。「是因為昨天的事?」
還記得昨天中午時,為了爭奪傑洛跟艾克斯鬧翻,還想對他開槍,甚至在那之後對傑洛告白,不過被拒絕了。
難道是因為被傑洛拒絕了所以靠夢來發洩了嗎?零推論著。
接著他還想思考解決夢的事情和股間的興奮時,傑洛這時對他呼喚一聲。
「喂!零!你睡到幾時啊?都已經中午了耶!?你不吃午餐但我要吃啊!!我餓扁了啦!雖然今天放暑假可以睡長覺,但也不能不管自己的哥哥的肚子啊!!」
咕嗚~~~很大聲的肚子打鼓聲傳到零這裡。
「中午?」零看向牆上的小掛鐘,時間已經指到十二時了。「慘了!」
「零!午餐啊!!!」
「我馬上就來!」
零應了一聲,收起床鋪後迅速走到廁所解決生理反應。
–––––––––––––––––––––––––––––––––––––
零趕緊做出兩大盤白醬培根義大利麵和火腿玉米濃湯端上桌,好餵飽傑洛的肚子。
「嗯唔~」傑洛吃掉義大利麵後,拿起盤子舔起殘餘的醬料。「好吃~~」
零沉默的吃著自己的白醬培根義大利麵,腦中不斷思考著自己夢到的。
難道我喜歡到哥想上床了?不會吧……我是那種欲求不滿的人?以前雖然都是緊跟著哥不放,應該是不至於會喜歡哥才對。
不過昨天和前天以及大前天,看到哥那麼細心呵護艾克斯,我就覺得討厭,也想霸佔哥……
零一想起艾克斯之前和傑洛親密的一起,不禁感到憤怒,又拿叉子對著盤內的培根很怨恨的猛插。
鏗-鏗-鏗-
傑洛放下盤子,疑惑的聽起周圍出現的堅硬碰撞聲,把視線移到前面時才發現到零正在猛插著盤內的培根,用叉子插著培根害得盤子跟著遭殃發出大聲響。
「零你這笨蛋!不要虐待食物!」傑洛氣得伸手拍打零的腦袋,阻止他的惡行。
被拍了腦袋後零不再插培根,趕緊吃起盤內剩餘的食物。
兩人一起吃完了午餐後跟平常沒兩樣的一起清理神社和家裡,直到太陽下山時他們一起打掃浴室。
「很好!掃好了!」傑洛很滿足的看著已經亮晶晶的浴室。「趕快放熱水一起洗澡吧!吶~零!」
零沉默著,腦中正在想事情而忽略了傑洛呼喚。
「零?!」傑洛疑惑的看他若有所思的樣子,好奇的走過去看他,甚至伸出手在他眼前揮揮。
「哥?」零這時才回神,抬起頭望向傑洛。「有事嗎?」
「我說趕快放熱水一起洗澡,你是怎麼了?」
「沒什麼。」
「嗯……」看零低下頭又再思考,傑洛覺得奇怪的自己也思考一番。仔細想想,昨天早上零曾經想要襲擊、想要親密跟人……恩愛!!?
一想到零曾經做過的事,傑洛臉一紅,驚愕的看著零。
難道這小子又想誘惑我犯罪??傑洛推想著,雖然過去很寵溺著他,但不至於要推倒他啊,如今零現在知道他的雙胞胎哥哥正和某個男人熱戀,他也開始抱持著愛戀的心意看上他哥哥。
一想推論這樣結果後,傑洛覺得彆扭的苦著臉,之後莫名其妙的打了零的腦袋一下。
「笨蛋!」
「哥?」
零感到奇怪又莫名其妙,疑惑的看著對方迅速離開現場。
之後零似乎察覺到傑洛的彆扭,意味深長的漾起竊笑。
–––––––––––––––––––––––––––––––––––––
兩人脫下衣服洗起身體,途中傑洛正想沖水時,零突然起身。
「哥,我幫你洗背。」
「咦?」傑洛抬眼仔細看零的表情和眼神,沒有詭異的眼光在,確實知道零只是單純的幫人洗背。「好啊。」
「要用力一點嗎?」零走到他身後,詢問道。
「普通力道就行。」
「好。」
「零,你是怎麼了?突然想幫我洗背。」傑洛覺得奇怪的問,透過霧化的鏡子觀察零的表情。
「沒什麼。」
「那你……之前為什麼要發呆?」
零沉默不語,忙於刷洗對方的背後,無視他的問題。
「零,說吧,我們是兄弟,應該說些心事,而且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你儘管說!」
零還是不回答。
不過他想到傑洛剛說出口的話,"這裡只有我們兩個"這段話,零在對方不知不覺中在自己心裡產生一股暗潮洶湧。
正如傑洛所說,這裡只有他和對方,誰也不會聽到不會發現接下來的人事物。
更是誰都不會知道零心裡打著什麼鬼主意。
「那哥可以允許我抱你嗎?」零從傑洛的肩上探出頭,意味深長的問起。
「怎麼?又要跟你哥哥撒嬌嗎?」
「嗯。」
「你抱吧。」
聽到傑洛允許了,零緩緩地將自己的身體貼上傑洛的背,雙手伸向傑洛前方環起,臉靠在傑洛的肩上。
「哥,是不喜歡我了嗎?」
「為什麼這麼問?」傑洛抬頭去看鏡子,透過霧化的鏡面仔細看零的表情,有著寂寞的神情。
「哥的身體被別人抱過了,身上還有怪印子。」
「因為你哥哥有喜歡的人,會去抱喜歡的人,又讓喜歡的人留印子。」
「那哥就不接受我了嗎?」零難受的問,眼睛緊盯著鏡子中傑洛胸口處的印子。「我的喜歡,只能當作弟弟嗎?」
「對。」傑洛直接了當的說,忍著零的誘惑。
「那哥的後庭應該沒讓人進去過吧?」緊接著零說出讓人訝異的話。
「你!!」聽到那充滿色慾的話,傑洛紅起臉頰又憤怒的轉頭看他。
這、這小子想要……上他哥哥?!!
「笨蛋!!」傑洛迅速起身,握起拳往零頭上揍,然後拿起水盆往身上潑,離開零的擁抱往浴池裡坐下。
再次被人拒絕後,零摸著被打的地方,眼睛望向傑洛,笑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
零不會放棄的,他也來到浴池裡,靠近傑洛的面前。
「你又想做什麼?」傑洛怒道,緊瞪著他不懷好意的笑著。
「你覺得呢?」零不回答,直接將問題轉交給傑洛。
「你走開,我不想理你了。你這臭屁的弟弟,別以為你控制得了我!」
「我是控制不了哥。」零在他面前站著,一邊說一邊把視線往下移。「我也控制不了自己。」
傑洛跟著他的視線看,注意到零的分身正矗立著,脹大的分身讓傑洛看了又紅了臉頰。
「哥,看過你弟弟愉歡過嗎?」零不懷好意的問,伸手輕握起分身,緩緩的套弄著。零緊盯著對方,有仔細見到他有偷偷吞了口水。
「那你現在想怎樣?想把那東西……塞進你哥哥的嘴裡嗎?」傑洛氣問,緊盯著零自己套弄著分身。
那時他已經感覺到自己正在興奮得發熱,分身也快跟著熱燙的血液衝刺下要矗立。
「我不想讓哥哥感到不舒服,哥哥應該比較喜歡攻略人吧。」
「既然如此你到底────」
「我想讓哥哥知道,我也是很美味的。」零將空的一手伸出食指堵住傑洛的唇噤了聲,自己向前趴進,輕聲細語的誘惑著對方。
已經不可能再忍耐下去了,已經按倷不住了。主動誘惑自己哥哥的零是那麼的勾魂攝魄,這可是平常看不到的景象。
明明知道近親關係是不能有任何愛情揮發,零就是毫不避諱,就是要引誘自己的雙胞胎哥哥。
傑洛很衝動的抓住零的雙手,用力逼退他到最後。接著他把零的一隻腳掛在浴池邊,拿起毛巾綁住零的雙手,最後一手抓著他的另一隻腳,一手在對方的身上遊移,最後來到分身上下撫摸。
「哥哥的手好舒服……」零高興的看著他撫摸分身。
「是嗎?哼哼~我們果然是雙胞胎,尺寸差不多哪。」
「哥哥的比較大吧?好像塞不進我的體內。」零仔細端倪著對方的分身,已經因為他的誘惑之下呈現脹大矗立的狀態。
「你真的打算跟我做愛嗎?告訴我,你對我有多少色情的想像?」傑洛湊近零身上,伸到零的穴前用手指按壓著。「想像我把你推倒,又對你的後庭進出?還是像這樣,希望我對你出手?」
「都有。不僅想像,甚至夢到你跟我激烈的做愛。」零老實的回答,呼吸漸漸急促。光是傑洛的手挑逗他的穴口,他就受不了的顫抖。「這就代表,我對你欲求不滿。」
「你這壞小孩!」傑洛笑說,湊上零的臉前吻起他濕潤的雙唇。
才剛吻了一下,傑洛接著退開,食指開始進出於零的體內,接著放入另一指在裡面深入淺出摩擦著濕潤的肉壁,給了零許多快感。
「啊…哥哥的手指……好舒服……」
「很舒服?只是你哥哥的手指就那麼舒爽?零還真是色又貪吃耶。」傑洛戲謔的說,盯著零顫抖的身體和不時閉上的朦朧雙眼。
聽到傑洛壞心眼那樣說,零完全沒拒絕,感受著熱度驟升的快感,頻頻發出呻吟。
「哥哥……再深一點。」
「我偏不。」傑洛將手指拔出,貼上零的身體,兩人的分身親密貼上。接著吻上零的頸項,不時用舌尖輕觸摸他的肌膚和擺動身體跟對方的分身親密摩擦著。
這樣更是引起零發出放蕩的呻吟,稍微扭動挑逗對方感受更多快感。
接著零渴求熱情的深吻,主動抱著傑洛的臉,然後熱情的吻上,經過輾轉吮吻後展開雙唇讓對方攻入深處,更是讓雙方舌尖一起翻攪、交纏,互相吮吸甜蜜。
熱度和快感一下子驟升許多,傑洛有理性的緩緩後退,仔細端倪現在的零。
他疑惑的看人,像是在說"怎麼不繼續"的眼神,困擾的注視讓傑洛感覺到他的可愛、性感、持續誘惑人的豪放不拘。
「零……不能再洗澡了,我會昏倒在浴池裡的。」傑洛伸手輕撫摸零的臉頰,解開綁住零雙手的毛巾。「我們出去擦身體穿好衣服,乖。」
「我不要!」零大聲拒絕,伸出雙手緊抱住傑洛的身體。「哥哥…愛我,讓我高潮!讓我現在就高潮!」
「不可以。」
「哥哥~」零還是不想離開,對他嬌聲呼喚,用雙腳纏住他的腰。
「出去擦乾身體吧,濕濕的會感冒喔,你想看到你哥哥感冒發高燒?」
「不想……」
「那就一起出去,我們兩個一起互擦乾身體,如何?」
「好。」
–––––––––––––––––––––––––––––––––––––
兩人幾乎是用跑的來外面,拿起浴巾一起互擦身體和頭髮,急促的擦乾身體。
「呵呵~哥哥好著急。」
「是誰讓我這麼著急的啊?」
等到都擦乾了,傑洛把浴巾放到一邊,抱著零的身體伸手上下游移撫摸著他細緻的肌膚,給他逐漸燃燒的感官。
「零,你之前說愛我對不對?你以為我都沒愛著你嗎?」傑洛問道。
「之前只覺得煩,現在不一樣,哥哥很熱情的愛我對吧?而且……」
「而且?」
「哥哥的陰○好大好熱,感覺好像要急迫的進入我體內對不對?」零微彎著身體,用臀部之間磨擦傑洛的分身,毫不感到羞恥的直接說出分身的學名。
「你這壞小孩,又再誘惑著我。」傑洛沒好氣的說,盯著對方用臀部摩擦著他的分身。「不,應該叫你色小孩,居然那麼想要。」
「哥哥,要進來嗎?我的體內。」零抬頭,用朦朧的雙眼盯著他。「現在也可以喔!可以看看你弟弟更加色情的樣子。」
「我拒絕。」傑洛抱起他轉過身,抓住他的下巴,埋頭吻上零的雙唇。
傑洛熱情的吮吻著零,不時用舌尖舔吻著他,接著零主動張開雙唇讓對方深入,雙方一起交纏著舌根,互相吮吸著蜜汁。
零一邊吮吻著一邊主動伸手探向傑洛的分身,輕輕的套弄著,爾後他抓住自己的分身去靠近傑洛的,雙手包住套弄,更多微熱的感受逐漸竄流全身。
「零……」傑洛向後退,緊抱著他的身軀並撫摸,不拒絕他的套弄反而緊貼著他微微擺動,低沉的呼喚他,感覺到全身已經被眼前的人被慾望灌醉。
傑洛伸手撫摸他的背,然後一路往下輕撫移動,稍微揉捏一下柔軟的臀部。將臉埋入零的頸間,細聞著他身上清新的味道,順便碎吻遊移,小心翼翼的疼愛著他。
最後傑洛的指端觸上零的後庭,零忍不住發出喘息,更是忍不住想要更多快感。
「哥哥,直接在這裡吧。」
「你確定?沒有床鋪在地上喔。」
「快點。」零渴求著,主動在地上趴下,拿起剛才一起擦過身體的浴巾舖好,然後躺在浴巾上,主動打開雙腿,相當主動地給他看到已經流出蜜汁的小穴正等著進入。「哥哥,快點。」
「你這色小鬼!!」傑洛沒好氣的罵,低下身靠近他。「居然那麼想要。」
「哥哥,快點啊。」
「馬上就來。」傑洛抱起零的身體靠近自己,抬高他的雙腿,抓起分身輕輕迎向零的穴前。「真的會進去的,你不後悔?」
「不會,我想會更愛著你。快點,哥哥!」零催促著,紅著臉盯著那粗大的分身已經準備進入。「愛我…哥哥……」
「這就愛你。」
傑洛一個挺身,刺入零的體內。才剛進入沒多久,零緊閉著眼緊皺著眉間,感到痛苦緊緊糾結。
「零,放輕鬆,你不是說想要嗎?」
「嗯……繼續進去裡面。」
「那放輕鬆一點。」傑洛伏下身,輕聲細語的對他說,按摸著他的臀部舒緩他的緊張,再緩緩深入穴裡。
等到整個都進去後,傑洛停止擺動,抬頭迎視零現在的由緊張變成輕鬆表情和漂亮臉龐上有一抹紅暈。
接著傑洛對他露出呵護的一笑,伸手溫柔撫摸零的臉,撥弄額頭上的細髮。
「零,感覺怎麼樣?」
「空虛。」零不耐煩的回答傑洛的問題,不耐煩的盯著傑洛。「哥,你就只有這樣?」
「哼,你會後悔的。」傑洛輕笑,起身抓起他的腰,開始用力擺動,讓分身在裡面進出摩擦著現在濕滑的肉壁。「你絕對會很快就去了!看,你還是第一次,那麼用力的夾著我。」
「唔…嗚唔……」零緊閉著嘴,壓低想大聲呻吟的聲音,緊閉著雙眼感受的體內的進出。雖然剛開始有刺痛感,承受許久後漸漸的才感覺到酥麻感。
「零,比較有感覺的地方是哪裡?」傑洛再次伏下身,在他身上到處撫摸,不懷好意的對他訴說,不過他不等對方回答,直接將指尖觸上零挺立的花蕾。
「哈啊。」零刻意壓音量的呻吟一聲,身體顫抖著。
「看來是賓果了。」傑洛不懷好意地笑說,稍微用指尖逗弄一下爾後抱緊零的身體極度靠近自己,抓緊零的臀部用力擺動。
「哥哥……我快要……」零用雙腿抱著對方的腰,無助的說道。快要瀕臨絕頂的他,穴內裡的肉壁正緊縮、顫抖,分身的頂端慢慢冒出白濁液體。
「這麼快?也對啦,這是你第一次嘛。」
「讓我去……哥哥…讓我……嗚啊!」
大量的白濁液體充滿他們之間,溫熱又濕黏感覺在懷抱裡感受得到。
零渾身發起顫抖,穴裡正一陣一陣的緊縮,他的喘息傳入傑洛耳邊。
「零……」傑洛微起身退出那溫熱的後庭,往下移動到他的肚子上,伸出舌尖舔起液體。「嗯…你的味道真好。」
「哥哥……」零忘我的呼喚對方。
「想再來一次嗎?零,讓我的液體在你體內。」傑洛停下品嘗,爬回原處。
「嗯。」
「不是嗯,說些更下流的話讓我聽。」傑洛趁機會捉弄他一下。
「那你靠過來。」零毫不猶豫的說,這次他變得大膽了。
「要說什麼?」
–––––––––––––––––––––––––––––––––––––
傑洛再次擺動著腰,分身在零的後庭深處裡進出,裡面的濕熱讓雙方感受的體溫有多麼高溫。
『把你的○液滿滿的放進我體內。』
他聽到零那一點也不感到害羞的話,爾後指示零背對著他趴著,再次進出。
「好熱……」零低喃著。「哥哥的大又粗……而且好熱。」
「你這小鬼,老一直誘惑我!」傑洛低下身,更是讓分身進到深處又猛力抽插。接著緊抱著零的身軀,伸出手逗弄著零的蓓蕾。「不捉弄你怎麼行呢?」
「哥哥……嗚…啊嗯……嗯唔。」
「零,叫給我聽吧!你的呻吟,你的聲音很好聽,在這裡可以盡情的發出聲音。」
「不要……」傑洛的請求讓零害羞至極,搖搖頭拒絕他。
「那我就不做。」傑洛很霸道的抽出分身,並且抓住零的臉,不時用手指觸摸他的臉頰至雙唇。
「嗚……哥哥~」零難得的向傑洛撒嬌,主動張嘴伸舌舔舐傑洛的手指,以及主動動起身體靠近對方的分身再進去自己的後庭,放蕩的動起腰抽插起來。
「零……」見到零竟然做得出那麼色的行動,傑洛無法再捉弄他,迎合他而緊抱著,猛力動腰。
直到零的後庭再度之前一樣緊縮後,傑洛再也受不了快感馬上施放,在零的穴內注入許多熱液,則零也大量噴灑出許多白濁熱液。
「嗯嗚……好熱,哥哥的……好熱。」
「呼啊,舒服嗎?」
「嗯,所以……」
「所以?」這小子又想要怎樣?傑洛開始有點害怕。
「再來幾次吧!哥哥~」零轉頭過來,用閃亮又無辜的眼神、撒嬌的語氣向傑洛請求。
「嗚……啊嗯…」傑洛無奈的點了頭。
面對可愛的雙胞胎弟弟那樣要求,要怎麼拒絕啊?!!傑洛覺得很困惱。
 
 
跟零激烈H完後,兩人再次洗一次澡清洗全身,傑洛感覺很累的回客廳,則零去準備晚餐。
「唉~超累的。」傑洛趴上桌子,身上的力氣像是被榨乾一樣,累到不行。
「哥,晚餐來了。」這時零端出兩盤炒麵和兩杯麥茶還有一碟醬菜來。
「喔。」
一起動筷吃起來後,等到雙方都吃光後,之後零突然坐到傑洛腿上。
「嗚,你幹嘛?」傑洛疑惑的問。
「你覺得呢?哥哥~~」零不懷好意的問,悄悄的動起腰用臀部摩擦對方的股間。
「等等,之前已經跟你做了六七次了啊!!不行!!!你想讓明天的腰痛提早就來嗎?」傑洛想推開零,可是零已經緊抱著他不放了。
「我知道哥哥是不會拒絕我的!」
「你太奸詐了!」我就是無法拒絕你啦!笨弟弟!!!傑洛感到很不妙。
就連艾克斯想主動也不會這樣的說!!!
「哥哥,來搞到一整晚吧,就算家人回來了也不能停下來。」
「不、不不不、不行─────!!!」
「哥哥沒有拒絕的權利!」
之後兩人就真的搞到明天早上,而且一樣都腰痠背痛,但是傑洛暗自高興著,零肯睡到在他懷裡他很高興。
但是昨天那麼猛他不高興。
早上兩人一起起床後進行梳洗穿衣服吃早飯,然後一起到神社打掃,之後艾克斯來神社拜訪他們,順便投一下香油錢。
當艾克斯才剛去投香油錢拜神時,零偷偷的走到傑洛身旁,還偷揉傑洛的臀部又往兩腿間摸。
傑洛感到害羞的往他看時,發現到連小小的暗示他的表情還能跟以前一樣撲克臉。
這個弟弟,非得要人榨乾不可嗎?!
之後零用無辜的眼神看人,令傑洛覺得羞愧的低下頭趕緊移開那視線。
早知道他會這樣,之前跟艾克斯一起時就應該偷偷摸摸的!!傑洛後悔的想。
––––––––––––––––––––––––––END––––
會不會太過頭了…H的描寫……(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