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番外:我的弟弟"又"在誘惑我

 深夜裡,大家都在熟睡中。
唯獨在傑洛房裡溜進一個黑影,鬼鬼祟祟的靠近他。
傑洛聽到細碎的腳步聲在走動而且還很靠近,心想應該是誰想去上廁所,所以在走廊上走動就沒太在意放鬆戒心地繼續睡。
之後腳步聲沒了,傑洛感覺到有人在靠近他,接著感覺到自己的棉被一角有被掀開,甚至察覺到有東西鑽進他棉被裡。
「什麼!」傑洛忽然起身,掀開棉被,當場現出從剛才一直鬼鬼祟祟的傢伙。「零?」
傑洛的雙胞胎弟弟零正趴在他的胯下,經過月光照射而閃亮的藍色雙瞳正睜著盯他看。
「你在幹嘛?半夜鑽進我被窩裡。」
「哥哥。」零親密的呼喚他,爬到他面前,停到自己的下體能碰到對方分身為止,輕輕的擺動腰肢,用自己已經興奮到隆起的部位撫摸對方。
傑洛很困惑的看著他,感覺到他正在撩起他的慾望。
他,正在誘惑人。
「哥哥,跟我一起做喜歡的事。」
「不行!」傑洛大聲拒絕,用力推開他。
傑洛起身,伸手抓住零的衣領,像拎貓一樣把他抓到房外,最後關上房門。
「給我回去睡覺!!」
聽到傑洛的斥責,零鬧脾氣地鼓起雙頰,但是他不打算停止,他回房裡,拿起自己的床鋪棉被和枕頭,再次走進傑洛的房間。
「你又來做什麼?都幾點了?去睡覺!」
「我來跟你一起睡。」
「只准你純睡覺!」
「嗯。」
零把床鋪鋪好,在傑洛監視下安分地躺下,乖乖睡在隔壁。
看到他有好好躺在隔壁,傑洛才安心的閉上眼繼續睡。
零看到傑洛不管他繼續睡自己的,又鬧脾氣的鼓起雙頰,火大的瞪著對面。
「不會察顏觀色的白癡。」零罵他一句,接著翻身背對他睡覺去。
###
隔天早晨,傑洛感覺到下面被硬物頂著,那硬物左右移動觸摸著他的囊袋,害他興奮到讓分身矗立。
那硬物很大,好像是誰用膝蓋在頂又左右輕輕觸摸,另外嘴唇還感覺得到冰冷的東西觸動,甚至被撬開嘴巴,冰冷的東西正逗弄著他的舌尖。
傑洛感到困惑,甚至現在還是個夢,而且夢到色情的春夢。
緊接著他感覺到硬物離開,數根細細的觸覺正碰著他鼓鼓的囊袋,還不時揉捏著。
傑洛開始在想,如果是夢也太真實了。
接著聽到一個聲音,類似呻吟。
「嗚…嗚唔……嗯、嗯唔……嗚嗯…」
聲音聽起來熟悉,讓人更覺得詭異。他覺得奇怪地偷睜開眼,看見睡在他隔壁的零在舔吻著他,他自己一個人獨自歡悅著,也試著挑起對方的快感。
傑洛不敢相信,則一把視線往下面看,發現到他正套弄著自己的分身。
硬挺的矗立著、前端還流出他的濕滑體液,幫助他加速套弄。
零正在藉由著他自己一個人愉悅,傑洛看了臉紅心跳,迅速引發爆炸般的行動。
傑洛迅速推開他,壓制他,並低身用力吻著他。接著伸手觸摸他露出光溜的肌膚,一路往下滑,稍微套弄一下分身,再一路往下滑用食指按壓穴前。
「哥、哥哥……」
傑洛不給他說話的空檔,用舌尖和他熱烈的交纏,吮吸著他的甜蜜。熱烈的舌吻讓他忙到沒辦法回應,甚至嘴旁偷偷流出液體。
等到零快要喘不過氣時趕緊離開讓他喘口氣,在他忙著呼吸時翻轉他的身體讓他趴著,用自己的硬物靠近他的穴前,用前端輕輕逗弄他。
「哥…哥哥……」
「想要這個是不是?告訴我,要很真實的告訴我。」傑洛壞心眼的問。
「昨天就想要了,是哥哥不給。」
「你對我抱怨啊,那就不給你了。」
傑洛用手指進入穴裡,從指尖能感覺得到裡面的緊窒,因為興奮而流出的液體協助他的手指抽插著裡面。
才剛抽插一下時肉壁就顫抖著,甚至慢慢滑出許多液體。然而猛力一深入碰上敏感之處,就讓他身子一陣虛軟,下處洋灑著濁白。
「這麼快就去了,是不想要這個囉?」傑洛彎下身,把手指拿出,用自己的硬實摩擦著穴口。
「哥哥,我想要,我要你進去。」
「如果我說不要呢?」
「我自己來。」零不吃傑洛壞心眼這招,移動身體靠近他,然後抓住硬實的分身直接插入自己體內,最後主動擺動著腰抽插著裡面。「哈啊…哥哥的陰○好熱又好大……」
「零……」見他是那麼的主動,傑洛禁不起他的誘惑,用力動腰抽插著裡面。
「哥哥……哥哥……」零忘情的呼喚著,刻意壓低聲音不讓家裡的人聽到。
「一大早就這麼色,你還真是個壞弟弟。」傑洛調侃他一句,抬起他的一腳在自己的腰後,這樣能看清楚零興奮的地方。
零的分身硬挺著,剛噴灑出濁白之後頂端又出現蜜汁慢慢冒出。
「哥哥……再進去一點。」
「真是一個小色鬼啊。」傑洛繼續調侃,但是身體誠實的依照他去做,把分身進得更深入,並且用力抽插著濕潤的裡面。
從後面傳達到的感受,刺入和溫熱和快感讓零情不自禁的頻頻呻吟,強烈的快感使他興奮得想要更多。
傑洛一手抱著他的腳,另一手邊環抱著腰惡作劇的往前移動。先是摸了他的分身套弄一下,頂端冒出更多液體濕潤了手,接著滑動到零的囊袋,揉捏著玩。
「這是你之前對我做的事,現在全奉還給你。」
「嗚唔……哥、哥哥。」零受不了身下的敏感,一波強烈的感覺刺激著他,瀕臨臨界點的感覺到體內正在顫抖。
「零還很敏感呢,你看,你就要去了吧?」傑洛壞心眼地說。
「是哥哥太厲害了……」
「那就讓你更刺激一點!」
傑洛放下他的腳,抱起他的身體往後倒,讓零整個人躺在他身上,並動腰用分身猛力在零的穴內抽插著。
傑洛不給他說話,抓住他下巴移向他面前,封住他的嘴用舌尖在裡面攪動、吮吸,同時一手揉捏著他一邊的胸前花蕾給他更多顫慄,另一手套弄著他的分身。
這樣的猛烈讓他受不了,幾乎承受不住,甚至最後到達高潮,身體一顫一顫的,分身大量噴灑著濁白在自己的胸前,甚至很厲害的噴到自己的臉頰上。
另外傑洛同時和他一起到達,把分身用力推進最深處,注入許多濁白熱燙的液體。
傑洛離開他的嘴讓他用力喘息,同時仔細看他到達高潮的臉、用身體感受他的虛軟。
零急促地喘息著,紅暈久久不退。
傑洛伸手摸摸他的臉頰,撥開被汗水弄濕而黏在臉上的頭髮,輕拂臉頰幾下後摸向他頭頂,順便碎吻著他的頸子和臉龐。
「舒服對吧?」傑洛問道,仔細端倪著零現在朦朧濕潤的雙眼。
「很……舒服……」零疲憊地說。
傑洛知道,這一次比之前還要猛,讓零是呈脫力的狀態,全身虛軟無力。
「以後,不准在早上偷襲我,懂嗎?」傑洛警告他一聲。
「嗯……」零無力地點頭回應,雖然是答應他不過不保證以後會確實做到。
「那好,快起床清理一下。」
「好……」
###
然而之後零還未停止放過他,在神社打掃前趁家人沒注意偷吻他,甚至抱住他的頭不讓他往後逃。
「唔……零……」
強勁的吻住,咬住對方舌尖吮吸著。傑洛很想推開他,可是他的主動與突襲讓人受不了地沉醉其中。
直到零聽到有腳步聲,他趕緊推人避開,繼續掃地上的落葉。
傑洛也察覺到有人過來,轉身走到別區並且偷偷擦了嘴巴抹乾水漬裝作什麼也沒發生。
甚至下午打掃浴室時,再度突襲傑洛,這次轉移陣地往傑洛分身用嘴含著用力吮吸,直到對方受不了噴發後他貪婪地吸著、喝著。
之後傑洛火大的揍他腦袋一拳,實在受不了他。
不過傑洛有發現,今天零很有興致,非得要他搞到無力為止,否則他不會停,想到這裡,忽然覺得很累。
「哥哥~~」在洗澡的期間,零趁所有人都洗完離開後趴上傑洛的胸膛,用嫵媚的眼神看他,用想要魅惑他的聲音呼喚他。「人全都走了,可以趁現在。」
「不、准!」傑洛堅決道,把他拉走他胸前,不耐煩的瞪他一眼。「拜託你好好看場合好嗎?」
「我有看,我不是都沒讓人發現?」
「就算沒被人發現,萬一被人聽到怎麼辦?你這變態。」
「是哥哥的這個比較變態。」零嘻笑道,伸手握住他的分身,輕輕套弄著,光是這樣分身就興奮得矗立,無視本人現在不想要的心情。「好厲害,好大又很硬,還站得很厲害。」
「聽我說話!!」傑洛沒好氣的吼他,用力推開他,阻止他的行動。
「不跟我做,我就跟你的愛人說出去,你不止跟他,還跟我做。」零這次利用艾克斯來威脅他。
「你……」傑洛怒瞪著他,火冒三丈地用力潑他水。「敢傷害他我就連你也傷害!」
「……對不起。」聽到認真的怒言,零不敢再有所作為,低著頭不敢看他向他道歉。
見零因為他變得沮喪,傑洛不忍心,況且零純粹只是喜歡著雙胞胎哥哥,會那麼的熱烈喜歡,無疑是小時候的陪伴和崇拜,還有依賴。
加上自己也是過度保護他,傑洛不忍心看他難過,主動靠近他擁抱著。
「別難過,只是你太常要我吃你,我會累。這樣好了,在半夜凌晨裡,一起到家旁邊的森林偷偷做。」
「真的?」零聽到又能做很高興,用閃亮的眼神看他。
「對,我答應你。」
「那好,就這麼約定囉。」
「對,就這麼約好了。」
零更加興奮的張手熱情的抱住他,雙手扣住他的腰部,像個無尾熊一樣抱他。
只是臀部那裡一直有硬物頂著,零覺得不好意思也覺得興奮,輕輕的擺動腰部摩擦那硬物,這樣一動自己的慾望起初冷靜下來現在又燃起。
「哥哥……你的大東西,一直頂著我……」
「那……你打算怎麼做?」傑洛問道,腦中早知道零會怎麼回答會怎麼行動。
「哥哥明知道的。」零用魅惑的眼神看他,同時壓下腰用股下的硬實進入自己的體內,擺動腰讓硬實抽插著裡面刮搔著肉壁。「嗯…哥哥的陰○果然是最棒的……」
「零……小聲一點。」
「我知道。」
###
在浴室裡做完一次後,深夜裡的森林陰暗處,雙胞胎故意地把浴衣穿得鬆垮,把手電筒調成微亮掛在樹上。
他們偷偷恩愛著,每一次高潮完後都會換動作並繼續做。
現在高潮了三次後,零靠著樹幹,身體和雙腿由傑洛抱著,粗硬的分身進出著弟弟那濕熱的體內。
弟弟的誘惑,是禁忌的果實,嘗起來的感覺是相當的甜美,傑洛了解這感覺,情不自禁的猛烈動腰,感受著分身在那濕熱的肉壁裡抽動正快到達高潮的快感。
加上背著家人在深夜裡對弟弟做這種事,感受到的背德感讓快感比平常刺激。
「唔……」傑洛低哼一聲,最後的頂撞讓敏感的頂端注入大量的濁白。
同時零渾身發起顫抖,一到達快感就發出感到滿足的低吟,情不自禁的微微擺動腰身。
兩人一起喘氣著,心跳幾乎同步跳動。
接著零捧起傑洛的臉,靠近雙唇親暱的吻著,甚至挑逗他用舌尖舔舐逼他張開嘴巴進入。之後被他誘惑逼得張嘴,兩人舌尖一起交纏、舔吮。
「哥哥……」
「嗯?」
「再來……一次吧。」
「還要?!」聽到零又想來,傑洛錯愕地停止接吻,不敢相信的看著他。
然而零對他露出魅惑的笑容,就是逼他得再來,甚至用腳踝撫摸他的腰和臀部引誘他。
今晚,恐怕會累得睡到隔天中午吧?傑洛心想。
###
暑假之後,齡有空的時候會不斷找他,無論是KISS或來幾場激烈的恩愛。
但是一開學,在學校裡兩人都回歸過去平常普通的態度,只不過零偶爾按捺不住想見雙胞胎哥哥和想做的情緒,總是會把他拉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強吻他好幾分鐘。
這點令傑洛感到困擾又感到緊張,甚至有點興奮。
因為這小子和艾克斯不一樣,很會主動又那麼強勢,他的分身總是辜負他的在褲子裡鼓起,害他老是尷尬的跑進廁所解決生理現象。
在下午的時候,在劍道社社團室的更衣室裡,零趁傑洛換衣服的時候馬上抱住他。
「哥哥~~」
「唔!零!拜託,今天先不要。」
「不要也得要。」零魅惑的說著,撩起傑洛後面的襯衫,用舌尖舔拭著背面,手則是放在傑洛的內褲上輕輕撫弄著已經漲大的分身。「哥哥因為我興奮了吧?」
傑洛不回答,他偷偷吞了口水,想抵抗分身被人撫弄的快感。
但是他們身後突然傳來一群人們說話的吵雜聲。
「遭!」傑洛覺得不妙,迅速拿走自己的練習服跟抱走零,跑進自己的櫃子。
在那些人以為裡面沒人的時候,盡情聊天盡情坐下來休息或更衣。
「今年這次的全國劍道大賽依然是我們贏呢。」
「那時候好緊張啊,以為最後快完蛋了,結果零學長一下子解決掉我們沒贏過的對手呢。」
「說真的,我們一年級還真菜啊!」
「應該說我們根本沒辦法跟學長相提並論啊!傑洛學長跟零學長家裡是武術之家呢!」
「我也有聽說過耶!好厲害喔!」
「真好哪,我也好想和他們一樣強!」
那些學弟們在聊天時,傑洛跟零正處於密閉空間,他們不敢出聲,免得被人發現到他們在一起的窘況。
但是這樣反而讓零有了好機會。他先是撩起自己的練習服下擺大剌剌給傑洛看清楚,接著主動吻上去。
傑洛無法避免,加上可能會被人聽見、發現的機率很高,他小心翼翼地吻著,同時伸手摸向零的下體。
先是摸過挺立的分身、囊袋,最後指腹按壓著零的穴口,這時他摸得出那穴口前有濕黏的液體,然後透過液體指尖刺入穴裡,慢慢的在裡面進出,反而這樣讓液體更多。
濕透了手指和手心,樂意接受進出的體內,讓傑洛不耐煩地趕緊增加手指繼續進出著,此時另一手去抱住零的一腳,讓自己的眼睛看到更多情色的景象。
「哥哥……」停止親吻後,零小聲的低語著,此時的他胸口正急促的起伏,體內又緊縮且微微顫抖。「我不行了……」
「噓……」傑洛也低語著。「忍耐點,我都還沒進去咧。」
「嗯。」零緊張的點了頭,靜靜的、悄悄的移動腳步讓腿張得更開。「來吧。」
「你這個色鬼。」傑洛戲謔的說,伸出手輕捏他的花蕾。
「唔…哥哥……會、會很敏感啦。」一被捏,零就渾身發顫,分身前端開始出現許多液體。
「少囉嗦,變態零。」
傑洛微微向前傾,從內褲裡掏出硬實的分身碰上穴口,再緩緩地深入裡面。
直到已經是最深入了,傑洛停下來,仔細端詳零的表情,他已經忍耐到急促的喘氣著,像熱昏的小狗吐出舌頭。
傑洛伸出舌尖,舔起零的舌尖,零也為了回應,互相舔拭、交纏,同時擺動著腰進出著裡面。
緊接著零面臨高潮,滾燙的濁白液體沾上傑洛的肚子上,不過依然讓傑洛沒有停止。
零緊抱著傑洛,承受著碩大且硬實進出著自己的體內,忍耐著密閉空間的悶熱。
「話說,零學長最近看著傑洛學長很多次耶!」
「對耶,我也有發現到!他打算鍛鍊我的時候,我有好幾次看到他偷偷瞄傑洛學長。」
「傑洛學長臉上沒什麼啊。」
「不過我聽說女生之間都在談論,他們雙胞胎之間好像有什麼情愫在。」
「你們別亂講啦,小心會被學長打得半死!尤其是零學長,很可怕耶!」
「對啊!零學長比傑洛學長嚴肅得多,不要亂說得好。」
「嗯嗯!免得以後練習時他會為了發洩情緒順便打我們!!」
「是啊!對了,你們回去之後有想去哪裡晃晃嗎?稍微去一下CD店吧。」
「好啊!好啊!」
學弟們開始離開現場,腳步聲聽來漸行漸遠,最後聲音都沒聽到了,傑洛用力打開櫃子,抱著零走到長椅上,把他躺在上面。
先是把分身抽離,把零的雙腳打開到最大,然後急促的往裡面一刺,再來猛烈的進出著裡面。
「哥、哥哥!」快速的進出讓零覺得受不了,渾身顫抖著。
「零!零!零……」
傑洛迫切地喊著,緊抱著零急促地擺動著腰,直到兩人都受不了的迎向頂點,零忍不住發出呻吟又發起顫抖,同時傑洛頂撞最後一下,大量的熱燙液體充斥在零的體內。
傑洛無力地癱軟在零身上,緊貼的熱度讓他虛弱,分身再也分泌不出任何一滴濁白。
直到體力回復到可以起身離開對方了,傑洛一拔出分身,零的穴口就大量滑出許多濁白液體。
「哥哥……」
「回家吧,我們一起洗澡。」
「嗯。」
###
在那之後,零開始對傑洛冷淡,就跟過去平常一樣,平常的叫他哥、平常的對待人、平常的擺出一臉冷漠的撲克臉。
就像是一切都回歸了過去,傑洛也沒刻意碰他讓他難堪。
直到有一天,傑洛一個人在家裡,今天週休假日家裡從早上開始到下午沒人只剩他一個。
父親威利又跑到萊特的家裡做比較比輸贏、母親瑪莉諾帶著蘿露和幻影到京都研修日本舞、大哥佛魯迪去比格鬥賽、二哥齊爾威依然打裡著自己的宅急便、四弟霸法去補習。
另外零突然接到拜魯叔父的電話,出門找他了。
所以除了家事和修練,傑洛正一臉無聊的看著新聞節目。
接著突然聽到門被打開得很急促,腳步聲急促的衝往浴室。
「零?」傑洛疑惑的叫喚他,不知道他是在急什麼。
之後又聽到零在走廊上跑步,傑洛又走出客廳找他,沒想到遇上穿著露很大的女僕零。
胸部上有個像是胸罩的小可愛,那件小可愛跟衣袖連著;其餘的都是短裙跟黑色膝上襪,這種女僕裝任何男生看了都會臉紅,連零穿了都覺得害羞。
零一臉害羞,手裡拿著要換的衣物,一聽到傑洛找上他,先停下腳步的轉身面對他,很不好意思的望著。
「哥、哥哥……不要一直看。」
「我就是要看,怎麼?穿這樣誘惑你哥?」傑洛邊笑邊靠近他,輕輕的環抱著他,仔細端倪穿著女僕裝的零。
嗯,零很可愛!他心想。
「哥哥喜歡我穿這樣?」零很訝異,靦腆的回應他。「那這件可以留下來,我穿給你看。」
「當然,很可愛不是嗎?還有很性感。」
傑洛一邊說一邊把手放到零的大腿上,緩慢的往上滑,越過絕對領域來到裙襬,將手伸進大腿內側,慢慢的撫摸著零的細緻皮膚。
「哥哥,想要?」零魅惑的笑問他,伸手撫摸著他的鹹豬手,也沒有想拒絕他亂摸的意思,甚至已經為他的亂摸而興奮了。
「你穿成這樣,誰會不想要?不過我可不想把你當成女生看待。」傑洛說道,接著撩起裙擺,發現到零裙子下沒穿內褲,分身正硬挺著,那景象讓傑洛不禁吞口水。
同時他也興奮了,隱藏在褲子裡的分身漲大了,而且一碰到內褲就覺得痛。已經不行了……零這樣太煽情了,他心想非得推倒這小子來場激烈的。
明明是男生卻穿著女僕裝,可是很適合他,比平常可愛多了,這件衣服的破壞力強到讓傑洛迫切的想要零。
「之前想洗澡,才剛脫了內褲卻忘了拿要換的衣服所以才沒穿。」零解釋一下自己沒穿內褲的原因。
「我才沒問你理由。」但是傑洛才不是想聽這個。
「哥哥?」
「要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傑洛幾乎要忍不住,撥開零的長髮和撩起他臀部上的裙子,按住零的小腹讓他更靠近,甚至刻意讓零感覺到雙臀那邊有東西頂著他。「快點!不要讓我忍!」
「你房間,我房間比較擠。」
零一回答完,傑洛馬上抱著他進自己的房間裡,粗魯的放下他,急促的解開褲頭迅速脫掉褲子內褲,握著自己的分身跟分開零的雙腿,並把分身頂向穴口。
「哥哥等等!」
「嗄?!」都到這地方還要人等?!傑洛相當不耐煩。
「哥哥的這個,必須乾淨一點才可以。」零突然起身,趴到傑洛下面,握住那硬實的分身輕輕套弄,接著張嘴含住,最後整個含進去再用舌頭舔弄著。
零的舌頭相當靈活,而且技巧比上次突然在浴室做時還要熟練,傑洛幾乎受不了。
一下用舌尖舔著頂端之後跑到根部,一下又動著頭邊吮吸著,還不時用牙齒輕咬一下分身。
傑洛受不了的往後倒,零趁這時候更靠近底部,用力的吮吸、舔弄,同時雙手分開他的雙腿。接著突然離開讓傑洛瞬間感受到涼感和空虛,他懊惱的瞪他弟弟,之後發現到他轉移陣地,把舌頭移動到囊袋,稍微舔弄一下後跑到小穴去舔。
「等一下!零!那裡……那裡不行,很髒。」雖然那裡被舔著很敏感很舒服,但是想到衛生傑洛就得阻止他。
「嗯唔……哥哥不喜歡,那我就……」零離開他的下半身,移動到他的胸前,伏下身隔著襯衫輕咬住花蕾,然後吮吸著又用舌尖舔弄著。
「笨蛋!想要就不要隔著!」傑洛火大的罵他,急促地解開襯衫鈕扣,現出光裸的胸部。
零再次含住花蕾,用舌尖舔弄著引起傑洛頻頻的呻吟,接著伸手由肚子到小腹摸過去最後抓到分身慢慢的套弄著。
直到分身頂端開始出現液體,零移動身體,再把嘴含著分身吮吸那冒出來的液體,然後主動坐到傑洛身上,扳開雙臀將小穴頂上分身最後一個壓下就把分身整個埋入體內。
「哥哥的陰○還是一樣那麼的大……」有點承受不住的零害羞的說,緩慢的動著腰讓分身進出著自己,而且一用力壓下身體那分身就會頂上敏感點,這點讓他有點受不了的渾身顫抖著。
「零……不行了……」傑洛一樣幾乎承受不住,最後零再壓下去分身的頂端就噴灑出大量濁白在體內。
同時零也達到絕頂的顫抖著、分身噴灑著體液,甚至沾上到對方的肚子和胸膛。
「哥哥……我還想……」
「我知道。」
傑洛起身抱住他,把他壓在地讓他趴著,接著伸手伸進遮住胸部的衣物,再把衣物給翻開露出那挺立的花蕾。
之後還要把裙子翻到腰部,讓零的雙臀看得一清二楚,那一抖一抖的小穴流著濁白都能看得清楚。
「好色啊。」
「哥哥……不要一直看。」覺得害羞的零,往後望著傑洛一直注視著那穴口。
「那好,我不看。」傑洛不懷好意的說,雖然說不看可是他把手指伸進了裡面,試著把裡面的體液都弄出來。「好多啊……」
「唔…哥哥……不……」零又覺得受不了,那裡才剛去而已又敏感了,有點想拒絕。
「又興奮了?」
零緊閉著嘴巴不回答。
「你不說話是不要了?明明那麼興奮。」傑洛戲謔的問,用手指抽插著裡面,感覺到裡面正緊縮。
「想…想要……想要哥哥。」
「這麼說就對了。」傑洛抽出手指,抬起他的右腳放到腰邊,把自己的碩大插入他的穴內,緩緩地進出著。「想要就說,你突然不誘惑我,讓我不習慣。」
聽到雙胞胎哥哥是喜歡人家誘惑他的,零轉過身疑惑的看著他,接著見到他別過頭紅著臉龐,零感到興奮。
「哥哥是吃軟不吃硬的類型?」
「少囉嗦!」
「哥哥~」零對他撒嬌地呼喚,那樣讓傑洛更加臉紅,身下的動作開始粗暴一些,讓零忍不住呻吟一聲。「啊…」
聽到那聲音,傑洛更加得粗暴,加快速度的抽插著,甚至抱著他讓他坐下來,猛力動腰抽插著裡面。
「哥哥……又要…嗚啊!」零一陣顫抖,往後倒在傑洛身上,之後聽到傑洛的低語。
「你這小色鬼。」
「哥哥喜歡,不是嗎?」
「……」傑洛不甘心的瞪他一眼。
那個責備,更是讓零更想引誘他,挑戰他的底線,不懷好意的對他笑。
###
隔天下午,在學校裡的風紀委員會室裡,零看到傑洛解開襯衫走到他身邊,一看到他那樣就揚起嘴角綻笑。
最近傑洛光是看到零就會興奮,零也料到他被改造,在心裡偷偷竊笑。
「零,都是你害的。」傑洛用責備的語氣說,戲謔的看他,並他的手移動到摸得到自己的身下。「你可要負責。」
「我知道,哥哥想做~~」零笑道,自己也開始解開自己的襯衫。
接著雙胞胎都光裸著,零躺在桌上抱著對方的雙肩並仰望著他,感受著他的熱度與碩大進出著體內的快感。
則傑洛抱著他用碩大的分身進出著弟弟體內,俯瞰著可愛的弟弟。
雖然是不可抗力,但是真的被他引誘,甚至全身都想要著他。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的弟弟"又"在誘惑我。
----------------------------end---
雙胞胎的故事到此結束!(笑)
真的,是不會再加碼的……不過感謝你的觀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