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78~79

 

✏招新生部員✏


學生會成立不久後,社團紛紛開始展開招攬新生會員,貼上海報或在社團社表演與解說等宣傳方法。
今年劍道社當然要找新生加入,好脫離往後被廢社的危機。
「零,我現在就去找幻影加入劍道社!陪我去吧!」在C教室跟人討論的傑洛要求道。
「為什麼?」零問,正埋頭複習著數學。
「因為幻影是你弟弟,也是我弟弟呀!」
「不是這個問題。」
「因為你也是劍道社的其中之一啊!」
「所以?」零又問,擺明就是不想去找人招新成員。
「所以要去找幻影加入,新增成員,順便抓幾個來!」傑洛興致勃勃地說。「吶~零!去吧!」
「我不要。」零拒絕。
「你沒有拒絕的權力!」傑洛笑說,駁回零的拒絕。
「我偏要。」
「你們兩個到底誰才是哥誰才是弟啊?!」見著這對雙胞胎你一句我一句的,艾克斯老沒好氣的說。
「我才是哥哥,因為我比零早出來,也比零還要外向又高!」傑洛插腰,挺高鼻子很驕傲的回答。
「真想調換……」零低下頭壓聲抱怨。
「如果是零是哥哥的話?」見著零想調換,艾克斯試著想像。
(以下是想像畫面)
「哥哥,拜託你教我英文!」矮零七公分的傑洛,孩子氣的向零要求道。
「你拿你沒辦法。」高又冷靜的零,看起來很成熟。「來吧,哪裡不會?」
「謝謝哥哥,是這句英文喔!」
「噗呵呵~~」想像完,艾克斯掩嘴笑了起來,在旁的雙胞胎則是百思不解的歪頭。


✍✍✍✍✍✍✍✍✍✍


最後零還是陪著傑洛,跟在他身後找幻影,因為好奇事情發展,艾克斯好奇的跟著去。一來到他班上,傑洛立刻非常大力的開門又大聲說話。
「對不起!!!學長有事要來拜訪!!!」
「嚇────」已經有同學嚇得聳起肩膀,對著門口瞪大雙眼,感覺眼睛瞪到快掉出來。
「白癡!你嚇到學弟學妹了啦!!」艾克斯立即拿出紙扇毆打傑洛的腦袋。
啪────
「嗚哇!」傑洛痛叫。
這是突然在一年A班的學生面前表演的即時相聲。
「那種事不重要!(某綠色外星人語調)」傑洛拋頭上的痛在後,奔向他要找的幻影去。「我的弟弟幻影啊!請你加入劍道社吧!」
「在下早已決定加入茶道社了,不好意思。」傑洛一說出要加入劍道社的要求,幻影立即回答。「關於劍術方面的戰鬥,改天在下會再和長兄對練。」
聽到幻影不加入劍道社,傑洛僵在那裡,臉上掛著笑容被凍住沒有其它微動。
「我就知道。」零認為這是理所當然。「幻影討厭哥那麼熱情,哪會想加入。」
「傑洛你的性向真的很有問題耶!」艾克斯詭異地說,用鄙視的眼神看傑洛。「居然這麼喜歡自己的弟弟,偏偏對霸法就那樣。」
「霸法是爸爸,幻影是幻影,兩個是不同人啦!」傑洛回過神,向艾克斯解釋。
「「爸爸?」」艾克斯和零突然聽到傑洛的口誤,他們同時說又同時愣住。
這時傑洛才發現到自己的口誤,臉部立刻潮紅。
「不要在意這種小事啦!我只是叫錯而已嘛!你們有什麼好在意的?!」傑洛氣得辯解。「現在的年輕人就是這樣,老是拘泥小事!!真是,日本的未來要完蛋了啦!只會在意小事,那大事怎麼辦?!放到明天在做嗎?!?!走啦!!!幻影不加入就再去別人啦!」
「喔~原來霸法會叫成爸爸啊?」艾克斯依然藉機傑洛的口誤來挪瑜他。「你很厲害嘛!」
「噗。」零掩嘴偷笑一聲。
「走了啦!!!兩個傻蛋!!」傑洛又氣又羞愧的罵人。
「爸爸、爸爸,霸法、霸法,傑洛你再念一次啊!」「不要!!!」「快呀!」「你再這樣我就要扁人喔!艾克斯!!」「霸法跟爸爸,哈哈~」傑洛跟艾克斯離開幻影的教室,走到走廊上爭吵著。
「想不到傑洛長兄還有這樣的一面……令在下驚訝。」幻影稀奇道,想起傑洛走之前還臉紅的模樣,令他不禁偷笑一下。「噗呵!」
「劍道社……嗎?」在幻影後面座位的赫爾瑟亞,剛好注意到那社團。


傑洛、艾克斯、零正一同回到自己的教室時,一個藍影撲到傑洛身後。
「哥哥大人~~❤」
「蕾、蕾蕾、蕾薇亞丹?」傑洛大吃一驚,馬尾頭髮像貓咪受到驚嚇拱起背又豎起毛的驚訝狀態,呼喚別人的名字口吃起來。
「剛才哥哥大人想找人加入劍道社對吧?」蕾薇亞丹雙手伸到傑洛的腰緊抱住,用臉頰去摸擦傑洛的背,像個貓咪在撒嬌。
「對對、對啊!」傑洛微微點頭。接下來他將問起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問題,這問題可能害到自己往後的日子。「妳要不要加入劍道社?」
傑洛一這麼問,零立刻睜目結舌、一副不敢相信的臉色看傑洛。
你真是勇者啊!傑洛。艾克斯心想,面帶苦苦的笑容站在一旁。
「嗯……」蕾薇亞丹一臉為難的樣子。「可是我已經決定加入游泳社了,老實說,我不喜歡滿身大汗又要穿那笨重的護具,其實那護具臭得要死對吧?」
聽到蕾薇亞丹的怨言,傑洛和零感覺到前方有道明亮的光灑下來,熱愛自己的表妹不會加入劍道社了!!!未來的日子有望了!!
「啊,但我不是討厭哥哥大人和零表哥的汗臭味喔!」
「沒關係,因為這就是男人。」傑洛笑回,嘴角上揚的高度很高。「參加劍道社時的新人都要習慣這味道嘛。」
「但是我認為哥哥大人和零表哥的汗臭味是香的。」下一刻,蕾薇亞丹說出極度危險的發言。她將臉埋進傑洛的背裡,鼻子發出嗅聞氣味的聲音。「今天也是,男人味十足,我好愛喲!」
傑洛的笑容崩垮,渾身起雞皮疙瘩。
「咿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大慘叫,脫離蕾薇亞丹的擁抱,在學生會長艾克斯和風紀委員零的眼前,明目張膽的走廊上奔跑。
「啊,哥哥大人!!!」蕾薇亞丹立即追起驚恐慘叫的傑洛。「別跑呀!」
「路上慢走喔,傑洛。」艾克斯一旁幸災樂禍地說。「零,太好了呢!你表妹不會加入劍道社。」
「嗯。」零微點頭表示同意。


傑洛躲避蕾薇亞丹一陣子後回到二年C班教室,與提早回教室的艾克斯和零會合。
「嗯~真的找不到新社員嗎?」傑洛煩惱的雙手抱胸問問題,當他看了艾克斯一眼,他用隱喻的說法說。「閒閒沒事做和只會回家的同學也來加入也好哪~」
「叫艾克斯再加入不就好了?」零相當直接地說。
「咦?我?」被零指名的艾克斯,舉起手伸出手指指自己,為難的說:「不行啦!我已經當學生會長了,不能再加入社團讓自己更忙。」
「吶~掛個名也好啊!」傑洛走到艾克斯身後,使用撒嬌手段要人加入。「拜託你!加入劍道社吧!!!我會來幫你按摩肩膀。」
「不行!」艾克斯拒絕。「我沒時間參與社團活動啊!」
「拜託你!!!」傑洛強力請求,他抓住艾克斯的肩膀,沒控制好力氣的緊掐下去。
一個痛苦的感覺襲來,艾克斯瞪大雙眼又大慘叫。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這位客人!你的肩膀很僵硬喔!」傑洛依然緊掐著,用完全不是按摩師該有的力道。「這樣會影響身高喔!難怪一直是一百六十五的身高,真矮!」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一個緊掐,讓艾克斯痛苦得臉都緊皺,額上冒汗。「傑傑、傑、傑洛,我的肩膀……快被你弄碎了啦!」
「啊,沒注意到力氣用得很大力。」傑洛趕緊鬆手。
「痛啊,這樣只會讓肩膀更痠痛啦!」艾克斯為自己按摩鬆鬆肩膀。「未來你的職業絕對不是按摩師。」
「是嗎?反正我對按摩師沒興趣。」
「根本是整骨師吧。」零突然吐槽傑洛一句,這一次的吐槽讓艾克斯和傑洛傻住。
接著傑洛歡喜的大大開笑,舉起大拇指對向零。
「GOOD JUMP~零!奈死吐槽!」傑洛大力誇耀。
零害羞的低頭臉紅。
「傑洛,不會說英文就不要說。」艾克斯老沒好氣的說。
等到零不是很害羞後,他抬起頭突然往後看,看到一位學生在外走來走去,看起來很懊惱,而且還一直注視著傑洛。
「哥,外面。」零呼喚傑洛一聲,用自己的大拇指指他後面的走廊位置。
傑洛立即往外看,看到一頭綠髮馬尾髮型的人站在外面注視著傑洛。看到那人,傑洛嘴角上揚,立即往外跑。
「你好,學弟!有什麼事嗎?」
「啊,你就是劍道社的學長對吧?你好,我是一年A班的赫爾瑟亞,請問……要加入劍道社的人需要什麼資格?」赫爾瑟亞緊張的問話。
「沒什麼資格,只要你有心想變強或對劍道有興趣,隨時歡迎!」傑洛拍拍對方肩膀兩下,笑著回應。「我是準下一任的部長,傑洛,請多指教啦!目前社團的事情,因為戴納摩學長正忙於課業,暫時由我來管理。」
「是嗎?」赫爾瑟亞嶄露出高興的笑臉,因為開心自己害羞起來也傲慢起來,羞澀起來的他轉身要離開。「是喔,這麼簡單進入啊!我知道了。」
「隨時加入劍道社喔!阪本龍馬!」傑洛望著赫爾瑟亞離開,呼喚道。
「龍、龍馬?」突然被人叫成別的名字的赫爾瑟亞,他驚訝得轉身看傑洛。見著傑洛樂得微笑,赫爾瑟亞傻住。
「我、我走了!」


✍✍✍✍✍✍✍✍✍✍


下午,在學生會辦公室裡艾克斯正和風紀委員的零討論社團室的分佈問題是否會影響到秩序管理。則傑洛沒有介入的餘地,他跑到中庭那裡散步著。
當他閒閒沒事做到處看周圍風景時,剛好看到蕾雅手拿著一堆書正要前往圖書館。因為看蕾雅拿得辛苦,傑洛好心的幫人拿書。
在前往圖書館的路途中,蕾雅鼓起勇氣,和傑洛開起話題,並且道謝。
「謝謝你的幫忙,傑洛同學!這些書拿到圖書館那邊就好。」
「不客氣,守望相助嘛。」
「是,真的非常感謝你!」手裡完全沒有書的蕾雅,再次感激的向手中抱著二十多本書的傑洛道謝。
「妳太客氣了啦!」傑洛笑道,這時他突然想到蕾雅是目前為止沒有加入社團的學生。「對了!妳還沒加入社團啊?現在新增了幾個社團,還是不合妳意?」
「是、是的。」蕾雅趕緊回答。但是我要是加入社團的話,不常見到你了啊。
「嗯……妳好挑喔!」
「咦?是……對、對不起。」感覺傷到傑洛的蕾雅,著急地向他道歉。
「這種事用不著跟我道歉,沒關係的。」
「是……」蕾雅還是很沮喪。
「那,」傑洛停下腳步,轉身面對蕾雅謹慎的問。「如果劍道社有開設一個女子劍道社的話,妳會想加入嗎?」
「這……」面對如此認真的傑洛,蕾雅猶豫又著急。「我想……可能會考慮看看。」
「這樣啊!那太好了!!!」接著傑洛高興起來。「妳等著我,我馬上去開設!啊,對!這些書!我先去圖書館喔!」
「咦?咦!!??」蕾雅疑惑又訝異。「傑、傑洛同學?」
傑洛突然要為了蕾雅開設女子劍道社,這是怎麼回事?


傑洛快步放好書後,接著回到學生會辦公室,到會長的位置那裡拿出一張新增社團的資料,拿出隨身攜帶的原子筆快速寫著。
「傑洛,你又想做什麼啊?」艾克斯停下與零的討論,好奇的問人。可惜傑洛只顧著寫東西,無視艾克斯的問話。「喂!我在問你啊!」
「好了!」傑洛寫完,放下筆起身面對艾克斯,對他露出好像有著邪惡企圖的涼宮○日真傳燦爛笑容。「學生會長艾克斯,收下它!你沒有拒收的權力!」
「嗄?」艾克斯一臉不明白又疑惑。當他注視著傑洛手中的紙張,上寫著強力要求新增女子劍道社,艾克斯不禁想偷笑。「喔~原來如此!你開竅了!」
「嘻嘻~~」
「我知道了,我立刻開辦。」艾克斯滿意傑洛的想法,收下傑洛手中的紙。「問題是劍道社的指導老師能同時教女孩子嗎?話說,那老師平時就有教你們劍術嗎?我怎麼總覺得我一開始加入時就很少看到他。」
「這問題真是問到重點了。」傑洛雙手抱起胸,開始嚴肅的回答問題。「三年級的卡尼爾還在時就是他和雷德互相教導,退社後就由戴納摩,則現在,當然是由我囉!關於指導老師,他有空會來教一下,要不然就是自主練習。」
「這老師也太懶了吧?」艾克斯老沒好氣的說。「所以說傑洛你要教導女子劍道社的劍術對吧?我知道了,那麼社團室就建設在隔壁吧。」
「好耶~~~」傑洛高興得大聲歡呼。「那麼我馬上找人啦!!!」
傑洛立即跑出去,開始進行找新社員。
「零,隔壁會有女生了,你會不會DOKIDOKI呀?」艾克斯趁這時候對零打趣,用手肘推推零的腹側。
「什麼?」零不明白,歪一邊的頭。
「你真是遲鈍哪。」艾克斯無奈的聳肩攤手。「嘛,你有雪兒這麼可愛的女朋友了。」
當艾克斯一提到雪兒又稱讚可愛時,零瞬間臉紅,連頸子都紅通通。


傑洛跑到外面的公佈欄貼上自己用筆親手寫的海報,貼上,接著跑開。
那海報,剛好有位女孩看到。女孩雪兒好奇的走過去看,看到內容是女子劍道社開辦中同時找成員中,有興趣者歡迎來到劍道社洽詢。
雪兒立刻有興趣,向著劍道社奔跑。
在雪兒跑走後,接著是蕾雅和其它女同學走過來,剛好經過公佈爛,看到女子劍道社的海報,立刻有興趣的仔細瞧。
「什麼?女子劍道社?」「這是大好機會啊!」「意思是每天看到傑洛同學嗎?!」「那太棒了!」「我想和傑洛同學一起!!!」女同學興奮的討論。
「傑洛同學……」蕾雅很驚訝,沒想到對方會為了她這麼做。
「蕾雅,一起加入吧?」其中一位女同學向蕾雅推薦。「妳國中時是弓道社的,運動神經也很好,而且妳又是自由的,沒社團加入,趁這機會跟我們一起加入吧?」
「這……」蕾雅猶豫起來。
「去嘛!」「別害羞嘛!」「可以看到傑洛同學喔!」「沒問題的!」「這是可以近距離看傑洛同學的大好機會喔!」
「好吧。」蕾雅點頭答應女生們的請求。


隔天一早,劍道社旁邊的空社辦,門旁放下用毛筆寫的女子劍道社門牌,裡面聚集了大約二十幾位的女生正在對練中。
在門外,三年級學長戴納摩人趴在可以窺視裡面的窗口前,他用色瞇瞇的眼神看著女生們。
「傑洛君做得好啊!讓我們劍道社有眼福。」戴納摩舉起大拇指說讚,鼻孔流一邊鼻血,仔細瞧著女生們揮舞著竹刀與各種型的胸圍。「嗚哇~那個晃得好厲害!喔~有平胸族的一員!啊咧?那不是雪兒嗎?」
「學長。」這時有人走到他身後,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背。
「別煩啦!我在看好戲耶!」戴納摩厭煩的揮揮手示意走開。
「學長!」那人還是要打擾,再用手指戳戳他的背,要他轉身注意一下。
「幹嘛啦?!」戴納摩轉身,用不耐煩的眼神瞪人,當他正要吼人時,剛好看到傑洛正用憤怒又帶著笑容的顏面面對人,他的不耐煩火焰瞬間降溫降到死定了的零下溫度。「呃……傑洛君,來練習啊?啊咧,零君也在?」
戴納摩同時看到殺氣騰騰的零,他明白他為什麼那麼生氣,因為剛才自己用了色瞇瞇的眼神去看雪兒了。
零身後還有一位從未看過的同學,一頭綠髮綁馬尾的男同學,他猜想大概是新生成員。
「學長,該正經的去練習了吧?你說是不是?」傑洛嘴角抽動著,太陽穴浮出青筋抽動著。
「啊哈哈,對呀!我這就去。」戴納摩感覺到威脅,趕緊進到隔壁的劍道社社辦。
「唉~走吧!零、坂本龍馬。」傑洛嘆了一聲,呼喚零和突然被稱阪本龍馬的赫爾瑟亞,起步進到社辦裡。
「傑洛學長,我講了好幾次了,我是赫爾瑟亞啦!」赫爾瑟亞老沒好氣的罵。「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肯叫好?」
「好好,等你待了三個月再說。」
「真是……」面對記名字不厲害的學長,赫爾瑟亞相當無奈。


下午,蕾雅與傑洛還在社辦裡,其它同為劍道社的人也在,外面也多了許多圍觀者。現在,他們正在展開令人嘖嘖稱奇的對決。
以劍術和實力還有力氣來說,傑洛隨時可以將蕾雅的竹刀給打飛,也能迅速給蕾雅致命取得一分的攻擊。則蕾雅以敏捷來求勝,或許力氣和劍術來說是不可能贏得來,但是蕾雅相當快速的移動又閃躲,傑洛所揮砍的攻擊全數落空。
面對相當敏捷,對有些人來說這很煩人,但是對於傑洛來說,他相當高興,相當愉快,樂於與蕾雅對決。
他沒想到蕾雅會是相當有資質的劍士。
當傑洛突刺一擊,蕾雅在原地轉圈閃過,巧妙的閃過突刺。接著蕾雅正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時,傑洛往旁移動躲過蕾雅的突刺。
就在五點時刻打響校園鐘聲時,蕾雅迅速轉個側身,橫砍過去打重傑洛的腰部位置。
「嗚哇!」「原來蕾雅同學這麼會打啊?」「好厲害喔!」「蕾雅同學好厲害!」「傑洛你輕敵囉!」「太強了,太令人感動了,這對決!!」圍觀的同學紛紛稱讚、驚奇。
「呼~我果然沒看錯人哪!」傑洛拿下頭盔仔細看蕾雅,邊卸下護具邊高興的說。「蕾雅,妳很有資質,妳的劍術雖然有西式風格,不過不錯!」
「是,多謝誇獎。」蕾雅同時拿下頭盔,有禮貌的道謝一聲。「傑洛同學的實力也很厲害,令人感到緊張又不知所措。」
「太好了!開辦女子劍道社這決定果然沒錯!賭對了!」
「是。」
這時蕾雅看著傑洛自言自語時,她正在思考。
這是傑洛特地開辦的,我得好好參加。而且,這也能依自己所願,多遇見傑洛的機會更多,我得加油。
即使你不是為了追求我而開辦的……

 

✏櫻花下的宴席✏


櫻花接近凋謝完的三月下旬,艾克斯為了觀賞,特地在家為自己做便當,來到人來人往的公園找地方吃個便當和賞櫻。
「雖然賞櫻時大人都會帶酒來喝,不過也太猛了吧?好多醉鬼呀。」艾克斯看到許多大人席地而坐,臉紅紅說著醉話,腳步呈不穩的狀態。
艾克斯趕緊越過他門,走到沒人地方席地坐下吃便當。當他到處走,走到一棵櫻花樹下有一個家族霸佔那裡,艾克斯因為驚訝停下腳步。
那家族,正是他認識的,他朋友傑洛一家。
「啊咧?那不是櫻井嗎?」一個艾克斯熟悉的聲音傳來,他別頭看過去,看到臉紅紅又走路不穩,其狀態超像附近的大叔,帶著傻笑呼喚人還叫錯名字的傑洛。
「誰是姓櫻井啊?我姓湯碼士啦!」艾克斯老沒好氣的罵。「怎麼?你喝個果汁也會醉啊?」
「湯瑪士小火車?」傑洛歪了頭,說出傻話令艾克斯不敢相信。
「你是怎麼了?撞到腦袋了嗎?」艾克斯走過去靠近他看狀況,看著他好像發燒模樣又傻裡傻氣的模樣。
「嗝───」傑洛打了一個有個酒臭味的飽嗝。
「好臭!!!你、你你你、你居然喝酒!?」艾克斯不敢相信,舉手揮揮趕走那酒臭味。
不是說喝酒的年齡要到二十歲才行嗎?傑洛現在才十六歲耶!!!
「我才沒醉咧!你別亂講!櫻井!」傑洛像個大叔一樣說醉話。
「醉的人都會辯稱自己沒醉啦!」艾克斯氣得吼罵。「還有,我不叫櫻井啦!!!」
「嘛,艾克斯!別罵了。」這時手拿著啤酒罐的佛魯迪走過來勸聲。「是我把傑洛灌醉的啦!」
「咦?」艾克斯首先小吃驚,接著是大吃一驚。「咦────────???」
居然做這種背德的事?!?!?!


「喔~艾克斯嗎?歡迎啊!來,坐下來一起賞櫻吧!」威利一見到艾克斯立刻熱情的呼喚他。「來,吃個東西!盡量吃!」
「是,我不客氣了。」艾克斯趕緊席地坐好,放好自己做的便當。拿起自己就有的筷子夾起瑪莉諾親手做的玉子燒吃起,一放入嘴中,好吃的滿足感讓臉做出微笑表情。「好吃!」
「嘿嘿嘿~這什麼?我接收了!」傑洛看到艾克斯放到一邊的便當,他快速拿走,解開包巾打開蓋子,拿起竹筷吃起來。「好吃!」
「等一下!你吃的是我的便當啊!!!」艾克斯一看到傑洛拿走自己的便當吃起來,很生氣的罵,想伸手拿回便當時,傑洛卻轉身擋住艾克斯的搶奪。
「既然是你的東西,那麼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傑洛很霸道的回應,將自己的嘴中塞滿便當裡的菜和海苔飯。
「你是胖虎啊!!!」艾克斯不滿的吼,想拿走便當時,佛魯迪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強走傑洛手中的便當。「啊,佛魯迪先生!!」
「這是艾克斯你親手做的?怎麼?特地帶給傑洛吃啊?」佛魯迪打趣地笑,看著普通家庭有的菜色,裡面還有做成章魚的熱狗和切段的炸豬排。
「才不是!!!」艾克斯大聲否定。
「是有多好吃啊?」佛魯迪拿起自己的竹筷吃起艾克斯的便當。「唔~嗯!很美味!難怪聽傑洛說你很適合當家庭主婦!」
「搞錯了、搞錯了!是家庭主夫啦!」佛魯迪錯得離譜,艾克斯做更正。
「真的?我也要!」「我也吃!」「在下不客氣了。」「蘿露也要嚐!」「我也來試試!」「會比瑪莉諾做的好吃嗎?」接著傑洛一家人全部拿起筷與蘿露的叉子往艾克斯的便當裡拿食物吃,一下子,艾克斯的便當裡變得空蕩蕩沒菜色。
「啊!」艾克斯訝異得睜目結舌,眼睜睜看著便當沒東西。
其中零沒試吃,原因他也被灌醉了,現在昏睡中。
「好吃!!!!!!」接著他們都感到幸福又美味。
「我做便當不是特地給你們吃的耶……」艾克斯拿走空蕩蕩的便當盒,對著便當盒乾瞪眼抱怨道。「還吃掉了我要獎賞自己的章魚熱狗……」
「嘛,母親大人的便當也好很吃呀!你也吃吃母親大人的料理吧!」在場只有齊爾威出面解釋說情。
「艾克斯哥哥的便當真的好好吃,蘿露以後也不要輸給你,好以後嫁給你!」蘿露興奮道。
一個五歲小女孩的話,令艾克斯的額間冒冷汗。
「哈哈……」艾克斯苦笑回應,不知道怎麼說話回應蘿露。這小孩是認真的,要是在這裡說"我好期待"的話,只會讓她更高興,以後真的會穿著婚紗跑來自己家說要嫁給自己。
「艾克斯?你怎麼在這?櫻井咧?」不知道是清醒的還是醉醺醺又糊里糊塗,傑洛發現到艾克斯人在這裡,還呼喚了一位不認識的人。
「誰是櫻井啊?」艾克斯老沒好氣的問,注意到傑洛的酒醉還在,艾克斯轉頭詢問正在喝啤酒的佛魯迪。「佛魯迪先生,你說灌醉傑洛,這是怎麼回事?在日本,法律是禁止二十歲以下喝酒的耶!」
「可是───」「在我們家,十六歲的男生都要喝酒一次,增加人生經驗。」當佛魯迪正要解釋時,威利搶先回答。
「那法律呢?」艾克斯又問。
「那管我何事啊?這裡又沒有警察!」威利烙下狠話,完全不怕警察的取締。
「不會吧!」艾克斯再次見識到傑洛他家的厲害。
「來,老公!喝日本燒酒配櫻花!」瑪莉諾拿小酒杯遞到威利手中,接著拿出完美日照溫度的燒酒倒入小酒杯中。
「啊,謝謝!嗯~賞櫻果然就是要喝酒哪!」威利超級滿足。
「沒關係啦!櫻井!」傑洛再次糊里糊塗叫錯艾克斯的名字。「什麼警察條子的,只要拿把刀狠狠的───」
「NG!NG!!!」艾克斯知道傑洛將說出危險字詞,伸手蓋住他的嘴。「我是艾克斯啦!笨蛋!你要是真做,你是會抓去關的!!!」
「沒關係,只要靠走後門方式,一天之內會被保出來的!」傑洛繼續說出相當危險的話。
「夠了!別再說了!」艾克斯再次掩住傑洛的嘴,阻止他的危險話題。「說十六歲就要喝酒,那佛魯迪先生和齊爾威先生都經歷過囉?」
「當然!」「是呀!」
「順便跟你說喔!」齊爾威將臉靠近艾克斯的耳邊,說起悄悄話。「我們家的三大家規,堅強、信任、協助,還有一條祕密家規。」
「秘密?」艾克斯好奇,為了知道問下去。
「那就是背德。」
「什────」艾克斯傻住。
在二十歲之前喝酒(指佛魯迪和齊爾威)、在青少年時期當殺手傷人(指傑洛和零)、只喜歡自家的人(指蕾薇亞丹),以上背德事項,令艾克斯睜目結舌。
「你們家到底幹盡多少件是背著警察去做的事啊?」艾克斯不敢相信。
「絕對是艾克斯大人無法算得清的數量。」幻影接口回答,齊爾威同意的點點頭。
「嗯、嗯!」
「哼!這有什麼好驚訝的。」明明跟著和傑洛跟零同樣是十六歲卻沒喝掛的霸法,老沒好氣的說。
面對這樣的家族,艾克斯只能苦笑。
「吶~櫻井!來唱歌!」傑洛撲到艾克斯身上擁抱,依然是糊里糊塗的狀態。「風間會在旁聽著喔!」
「唉~我不想辯解了。」艾克斯不想再浪費口水罵傑洛,直接任傑洛叫他櫻井。「話說,誰是風間?」
「就是他啊!」傑洛指向正在沉睡的零。
艾克斯想了又想,完全不明白傑洛想說什麼,只能睜目結舌表示百思不解。
「那你是誰?」艾克斯順這情勢,問問傑洛自己的身份。
「當然是傑洛囉!」
「你只認清你自己啊?!」艾克斯狠狠的吐了他槽。
「嘿嘿~」傑洛傻笑帶過。


✍✍✍✍✍✍✍✍✍✍


因為傑洛的要求,艾克斯將獻唱,歌曲是Clover!!!
「耶~耶~~拍拍手!」傑洛熱烈鼓掌著,其它人也跟著拍掌。齊爾威打開音響撥放音樂,Clover的歌曲開始進行。
「很、很丟臉耶!」艾克斯站起來,拿著剛才傑洛硬塞的麥克風,臉紅紅的面對傑洛一家。「其實我不太會唱歌,各位不嫌棄的話,那我就唱吧!」
「好耶!這才叫賞櫻啦!!!」傑洛熱情的呼喊。「風間、風間!醒來醒來!櫻井要唱歌!耶!!!」
「風間?誰啊?」硬是從沉睡中醒來的零,睡眼惺忪的問,望著艾克斯拿著麥克風,聽著從音響播放出來的音樂。
「Can you see the light ?時が鐘を鳴らす,やわらかな痛み 憶えてる~手探りの道を け驅け拔て,Breaking throught the night  風は明日へ~~♪」
「耶!!!」傑洛拍掌著,不斷大聲叫好。「好聽啊!櫻井!」
「你安靜一點啦!」佛魯迪受不了他的喊叫,揮拳過去。
「痛!」
「記憶の底で 滲んでしまった あの花の名前,まるで自分のかけら失くしたように 心が渴く~♪」
「好耶……」傑洛的歡呼聲突然變弱,仔細一看,看到他的眼皮變得沉重。
「いつの日か 胸のポケットに,しまいこんだままの clover~~♪抱きしめた今が もし あの夢の續きじゃなくても,この場所で見上げる空に映し出した未來は,決して色褪せない 彼方へと~~♪」
當艾克斯唱到副歌時,傑洛已經倒在零的肩膀上睡著了。突然被傑洛稱作風間的零則是歌開始之後就已經睡著了,可見這對雙胞胎是用睡覺來捧場的。
「Can you see the light ?時が鐘を鳴らす,真白な花が 搖れでいる~~♪Can you see the light? 今 風を受け~Breaking throught the night  夢に走り出す~~~」
當歌唱到結尾時,其它人拍拍手捧場,傑洛跟零卻還在睡覺。
「叫我唱歌卻在睡覺!很火大的傢伙耶!」艾克斯舉起炙手可熱的拳頭,看著正在睡覺的傑洛抱怨。
「嘛~別生氣嘛!來!喝果汁!」齊爾威勸聲,拉拉艾克斯的袖子,遞上佛魯迪在旁奸笑的奇妙飲料。「喝了保證不會火氣大。」
「謝謝!」艾克斯接收,或許唱歌跟罵人相當口乾,艾克斯一口氣喝下飲料。一喝完,他臉部瞬間潮紅,然後打嗝一聲。「好、好熱!」
「喂!老哥,你給他喝什麼啊?」在場唯一的十六歲沒醉的霸法好奇的問。
「霸法君也要喝嗎?」當霸法一這麼問,齊爾威就露出邪惡的笑容。「這飲料,保證你喝了會上癮呦!而且情況就像傑洛一樣呢!」
「唔……我不用了!」霸法起身,迅速離開現場。
「咦?這是轉大人的機會喔!」齊爾威眼睜睜看著即將到手的獵物走掉,手中的神祕飲料他想不喝浪費,於是自己喝下。
接著齊爾威不勝酒力,喝了酒反被酒喝,齊爾威跟艾克斯一樣臉部瞬間潮紅,接著昏睡。
「&%#$%@……」沉睡之間,齊爾威還說著聽不懂的話。
「哈,笨齊爾威!」佛魯迪看著齊爾威倒下昏睡,他嘲笑。「伏特加再加上龍舌蘭以及台灣高粱就不行啦?」
「真是的,你們喔!」瑪莉諾一臉受不了,任佛魯迪和齊爾威瞎搞捉弄。
「唔?」這時零醒來,但還是醉醺醺的狀態。當他看見齊爾威躺在他旁邊睡著時,他舉起揉揉眼仔細看。「雪兒?」
聽到零突然稱齊爾威為雪兒,佛魯迪傻住,望著跟傑洛一樣糊里糊塗的模樣。
「什麼?」齊爾威起身,呆呆的望著零。
「雪兒,妳也來了嗎?」
「咦?」
「太好了,我有事要跟妳說,之前一直沒有勇氣跟妳說。」零深情的望著齊爾威,擅自將齊爾威當成雪兒,還牽住他的手且手指交扣。
「我什麼時候變雪兒了?」齊爾威愣住。
「我……我、我……我一直喜歡著妳,而妳搶先跟我說妳喜歡著我,太狡猾了。」
「什、什麼?」齊爾威臉紅起來,明明自己是男生卻自個兒悸動。
「哇賽,酒醉了可以這樣?」佛魯迪望著酒醉的零,大吃一驚的說,沒想到零一喝了酒,整個人開放起來。「太有趣了,把聲音錄下來!」
佛魯迪拿起自己的手機,使用錄音器錄下零的聲音。
「我會在十八歲的時後娶妳,會先公證,然後帶妳去蜜月。寶寶妳要幾個我都可以給妳,妳要幾次吻我都親,妳要幾次行房我都願意陪,也不會嫌妳是飛機場。」零羞澀的說。「雪兒妳是最漂亮最有魅力的,我……最喜歡妳了!」
「零……」齊爾威被感動到。
「噗呵呵……」佛魯迪按下停止,在旁偷笑。「我要拿去給雪兒聽!」
佛魯迪為了惡搞零,他拿出零的手機,啟動撥話功能,打給雪兒。
嘟-嘟-
『喂?』雪兒接聽了。『有事情嗎?小零。』
「嘿~」佛魯迪奸笑,拿起自己的手機靠近零的手機,然後將零的糊里糊塗的情況下說出來的話播放出來給雪兒聽。
播放完後,雪兒回答"我已經明白你的心意了,我很高興。"
「好好喔,蘿露也想被那樣告白。」蘿露好羨慕,她轉頭望向一直站著不動的艾克斯,看看表情,是一副不爽的態度。
「嗝───」艾克斯打了酒嗝。「嗯,好火大啊!」
這時艾克斯看向哈哈大笑的傑洛,艾克斯更是覺得火大。他一手抓住傑洛衣領,提起他,然後用生氣的眼神瞪著傑洛。
傑洛依然哈哈大笑,面對著不爽的艾克斯。兩人面面相覷,現場氣氛瞬間沉重起來,也有人感到曖昧。
「這是怎樣?」威利覺得奇怪。
「喔~~」瑪莉諾的眼睛呈半月形,用奇怪眼神看他們兩個。
「另一個有趣也要來了嗎?」佛魯迪興奮道,拿著手機啟動錄影模式拍起來。
「什麼啊?找這不男不女來陪酒?本大爺要真的女人!」艾克斯像個壞心眼的大老闆在說話,用嫌惡的眼神瞧著傑洛,放開傑洛衣領又稱呼他娘娘腔。「嗝-你!娘娘腔!給我倒酒來!」
艾克斯臉紅紅,很不客氣的要人倒酒,大力席地坐下。
「是~~」傑洛聽話的拿果汁來,倒入空杯子裡,遞上艾克斯面前。「請用!老婆大人!」
「唔~哈啊──」艾克斯豪邁的喝起來,一喝完就發現到不是酒,他不耐煩的罵。「白痴!這不是酒!給我拿真的酒來!你這死娘娘腔!」
「可是你未成年耶!」傑洛勸道。
「少囉嗦!!!」艾克斯大聲吼罵。「既然不給我酒喝,不然我就對你怎麼樣!」
「呀啊!」傑洛尖叫起來,被艾克斯撲倒。「住、住手!」
「陪我一晚又不會怎麼樣!」艾克斯變得霸道,拉起傑洛的衣襬到胸膛,解開皮帶。「嘿嘿嘿~~就算你叫救命,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嗚哇哇哇~~~不要啊!」看到艾克斯正在解開他的褲子,傑洛像個女生哭叫起來。「人、人家還是第一次啊!!!」
「誰管你啊!!!」艾克斯剛好解開了拉鍊,傑洛的全黑底褲露出來,就在艾克斯要壞心眼的脫人褲子時,他突然倒到傑洛身上昏昏沉睡。
「嗚……嗚嗚……」則傑洛像個良家婦女被人侵犯完後哭泣著。
「哈哈哈哈哈!!!太爆笑了!」佛魯迪大笑著。「好險沒演變成限制級呢!嗯?齊爾威那邊有狀況!」
佛魯迪將鏡頭轉向另一邊,看向零與齊爾威的狀況。
則艾克斯他依然沉睡時,蘿露變得失望。
「我是不是找別的未婚夫啊?」蘿露問道。
然後齊爾威和零的狀況,零依然牽著齊爾威的手不放,一副羞澀的模樣,現在的他,還是把齊爾威看成雪兒。
「雪兒,蜜月旅行妳要去哪裡?我哪裡都可以的。」零還在說新婚夫妻會討論的事。「家裡就只有我們兩人沒人打擾,也可以選擇住在山裡的,這樣與世隔絕很好。吶~雪兒……嗯?雪兒妳什麼時候換髮型了?而且還戴眼鏡?」
當零自個兒的討論將來的事時,突然看清楚面貌,雖然還是很混亂。
「我是齊爾威啊!」齊爾威趁現在跟他說清楚。「記得嗎?齊、爾、威!是你二哥喔!」
「二哥?」零有些清醒。「那雪兒呢?雪兒?妳在哪?妳妳、妳不喜歡我嗎?雪兒!!!」
零先是著急的找雪兒的身影,跑到遠處找人,接著繞著櫻花樹找人,不斷呼喚名字。
「雪兒、雪兒、雪兒,雪───」
咚───
最後,零撞上櫻花樹,昏倒。
「哎呀~原來零那麼癡情!」瑪莉諾感到意外。「平時那麼冷漠又害羞,原來那麼熱情,意外呀!」
「真是不爭氣。」威利邊喝著酒邊評論。「這些還未長大的笨兒子們!」
「不過這次賞櫻大會很不錯,很開心呢!」佛魯迪收下自己的手機興奮道。「太好了,每次一有艾克斯來,都會相當開心。」
「也對,你今年暑假就要不在了吧?佛魯迪。」威利放下杯,面向佛魯迪說。「決定了吧?去美國。」
「是的,父親大人。」佛魯迪點了頭很恭敬的回應,望著混亂的現場,被侵犯而哭的傑洛、昏倒的零和剛侵犯完傑洛就昏睡的艾克斯。「我已經決定不繼承你的道場,我打算當個職業拳擊選手,齊爾威應該也找到自己想做的事,關於道場以及你的研究,就交給那個白痴三弟傑洛吧!」
「我知道了,那麼至少最後我放你自由一點,然後父子兩一起喝酒吧!」威利拿起空的杯子遞到佛魯迪手中,倒起燒酒。「你可以不用再叫我父親大人了。」
「那麼,老爸。」佛魯迪立即隨意叫人,拿起倒了酒的酒杯敬威利,互敲杯子。「多長一點頭髮在中間吧!」
「才剛說要自由一點,不過你太放縱了!」威利很不滿。「我要收回那句話!」
「哈哈!」佛魯迪笑出聲。「老爸,長命百歲啊!」
「我知道啦!」


這時的霸法,當他隨便亂走散散心時,剛好遇上擁有白髮,身材瘦弱的少女,他手一直撫摸著肩膀上的頭髮,仰著頭望著不斷灑落的櫻花花瓣。
那少女,他注意到霸法正直盯著她不放,他轉身看向他。
霸法看到女子的真面目,特別紫色雙瞳相當神秘,白皙皮膚和瓜子臉,那樣有著神祕感的美貌,霸法看得傻住。
那時起,霸法愛上那位擁有白髮和紫色眼瞳的少女,喜歡上那樣的神祕感,其餘的完全是一見鍾情所帶來的強烈感受。

 

     #待續#
────────────────────
佛魯迪:大家好!這次預告由我和艾克斯來!現在艾克斯因宿醉頭痛,所以不太能說太多話要多休息。那麼首先我介紹一下目前角色們所配備的武器,接著我要介紹艾克斯的武器,Glock 23(葛拉克23),是由奧地利葛拉克(Glock)公司設計及生產的手槍,是葛拉克19的.40 S&W口徑版本,標凖彈匣為13 發。發射.40 S&W彈藥,裝有改良過的套筒及套筒導軌,對應.40 S&W的槍管,外型與葛拉克19非常相似。是美國境內最受民間及執法部門喜愛的手槍之一。葛拉克亦籍著葛拉克22和葛拉克23成為第一間成功打敗史密斯威爾森在市場的位置的公司(1990年計算),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更讓每一個從美國聯邦調查局學院畢業的幹員使用葛拉克22或葛拉克23(後者較受歡迎),美國法警、聯邦緝毒局等部分執法部門也有採用。
艾克斯:嗚……頭好痛!唉~佛魯迪先生,可以先預告下一回嗎?
佛魯迪:那麼就預告下回吧!
兩人同回:下回,"霸法的初戀"&"無形的陷阱",霸法的故事即將開始!敬請期待!
佛魯迪:對了,艾克斯,要不要給你看個東西啊?保證讓你頭不痛!
艾克斯:是什麼?
佛魯迪:就是這個!(將賞櫻上拍下來的影片獻給艾克斯看)
當艾克斯看到自己撲倒傑洛,又解開傑洛的褲子……
艾克斯:嚇────(傻住)
佛魯迪:哈,不會頭痛了吧?
艾克斯:是不痛了,真有效……呵呵……(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