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80~81

 

❤❤❤霸法的初戀❤❤❤


經過黃金周假期結束後,學生們紛紛上學。
在雷普利學園高中部,我們學生會長艾克斯正帶著副會長洛克和庶務傑洛前往理事長的辦公室。
「來,社團的經費費用!」理事長西格瑪拿起鋁製大箱子,沉重的遞到艾克斯手中。
「嗚哇~好沉!」艾克斯一拿起來就往下沉,拿起來有點吃力。「那個……費用大約多少啊?」
「小錢而已,兩百萬而已。」
「兩、兩百萬?!」平民艾克斯可不認為這是小錢。
「不夠的話,找傑洛貼補吧!」
「嗄?兩百萬哪會嫌不夠?!」艾克斯相當驚訝。
「喂!光頭!你當我凱子啊?要錢的話隨時都有!」傑洛不滿的說。
「難道不是嗎?」西格瑪挑起眉。「你在美國賺來的錢,我記得不是可以買一棟公寓加別墅嗎?」
「確實沒錯啦……」傑洛不否認。由於過去在美國相當活躍,得來的報酬比職業殺手還來得多,就是這樣。
「嗄?傑洛你有很多錢?!」艾克斯不敢相信。「你真的是高中生嗎?」
「算是吧。」傑洛拿起自己的智慧型手機,點擊畫面看看目前積蓄。「目前有……嗯~後面有幾個零啊?五六七八……八個零加上二,這樣是多少?」
「我看!」艾克斯快速放下箱子同時拿走傑洛的手機看,當他一看到數字內容,立刻睜目結舌。「你、你你、你……」
「我就說吧!不夠的話找傑洛要吧!」西格瑪淺笑。
「等一下!你故意找我碴嗎?你這吝嗇理事長!!!」傑洛不滿,走向西格瑪面前,很不客氣的對西格瑪瞪。「就算你曾是父親大人的弟子,我也不會客氣的!!」
「想打就來啊,小小朋友。」西格瑪相當挑釁,嫌178公分的傑洛矮,因為他本人有205公分。
聽到被人說矮,傑洛的理智線斷裂。
「你說誰矮啊!!!你這假的布○斯威利!!!」傑洛撲過去要揍西格瑪,可惜西格瑪只伸出他的手抵住傑洛的頭,以身高趨勢成功抵擋傑洛的攻擊。
「哈,矮就是矮!」西格瑪取笑道。
「呀啊啊啊啊啊!!!!」傑洛不斷揮臂出拳踢腳,就是打不到西格瑪。「如果你是布○斯威利,那我就是李○納多!!」
「笨蛋,李○納多哪有那麼矮?!」西格瑪再次嫌傑洛身高矮。
「你這個光頭不長毛,下巴長屁股的水泥牆妖怪!!!」
當傑洛與西格瑪吵架時,艾克斯還在為傑洛的積蓄訝異得說不出話傻住,則跟過來的洛克……他很"偉"大的在沙發上躺著睡覺去。


在音樂教室的附近,霸法人剛好在那附近閒晃。當他無所事事又感到無聊時,音樂教室傳來笛聲,霸法因為好奇而走過去看。
看到一為上次在賞櫻時看到的少女!
霸法一看到她就臉紅起來,直盯著他不放,愣在那裡。
少女吹奏著長笛,音色相當柔和快速,如小鳥清唱的音樂,霸法完整陷入其中。
最後他吹到最後一個音色後,他放下長笛與霸法四目交接。
「你好,請問是否喜歡我的音樂?」少女對他微笑,提問剛才演奏的問題。
「喜、喜歡!」霸法緊張的回答,臉部潮紅的望著他。
「是嗎,那太好了。」少女很高興。「我是二年A班的邱比特‧芙可絲塔,隸屬於新聞部社員,請問你是?」
「我、我我我、我……」霸法也想自我介紹,但是一直口吃。「我是二、二二、二年D班的霸法,目前沒有加入任何社團。」
「是嗎?那要不要加入我們新聞部?放心,做新聞很輕鬆的。」少女邱比特笑問,想找霸法加入新聞部。「平常做新聞的是部長,社員只要找題材就好。」
這時霸法想起這是好機會,只要加入新聞部的話,就能常常遇到他,還能藉此告白然後結為情侶關係。
「好!!!」霸法相當果斷地答應,願意加入新聞部。
「那太好了,那麼請跟我來到新聞部的總部。」
「是!」
「請稍等一會,我收一下長笛。」
「好~~邱比特同學。」
邱比特嗎?好可愛的名字啊!感覺就是心口就會輕鬆被人射箭了!!!霸法興奮的想,真是太可愛了!!!
邱比特收好長笛後,接著轉身走出音樂教室。
「請跟我來。」
「是!」
就這樣,霸法的心被邱比特的箭射中,傾心熱戀著她。跟著邱比特走向新聞部,當他們走過學生會團體後,命運的齒輪悄悄運作了。
「那不是霸法嗎?」手拿著裝著金錢的箱子的傑洛轉身注意到霸法正跟著邱比特走過去,他好奇那傢伙為什麼跟著邱比特。等到他注意到霸法臉紅著又傻笑的表情,他傻住了。「那小子,該不會有那樣的興趣?噁~~」
或許傑洛誤會了什麼,他認為霸法喜歡上邱比特……
「傑洛,你怎麼了?」這時洛克轉身詢問。
「喔,沒什麼。」
「是嗎。對了,傑洛,我們要不要來場對練,就真槍真刀來一場。」洛克突然提議。
「咦?」傑洛覺得意外,沒想到對方會主動邀約,再加上對方平時很虛弱。
「走吧!瞞著艾克斯去練習。」洛克堅持,放輕腳步偷偷走掉。「順便找一下你的弟弟零。」
「我是沒意見啦。」傑洛輕輕放下箱子,放輕腳步走遠艾克斯的身後,跟著洛克走掉。
「對了!哥、傑洛,多餘的部分你們認為該怎麼處理才好?」這時艾克斯轉身詢問,當他看到後面只剩下一個箱子沒看人時,他傻住了。「啊咧?」


「洛克,怎麼突然想對打?」傑洛很好奇,跟著零走向校園底下私藏的競技場,一個專門給武裝生訓練的競技場。
「就突然很想打一場嘛!」洛克笑著回答。「而且我也很久沒動槍,怕槍法生鏽。」
「我記得你使用的武器是S&W M500對吧?依你的體格跟力氣,可以使用嗎?」傑洛有點懷疑,看著洛克看起來很虛弱,平時很容易昏倒的他,很難想像他是使用那種武器的。
S&W M500,外號"大象殺手",發射.500 S&W Magnum子彈,該種子彈(JHP型)彈頭重約350格令,即22克,初速602米每秒,使得槍口動能可達4109焦耳之高。
和其他大口徑槍械一樣,Model 500適用於射擊運動或戶外狩獵。大威力彈藥使這把槍能夠狩獵極大型的非洲野生動物。但由於後坐力極為巨大,初學者使用此槍時必須有教練特別看護才可。
「傑洛,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喔!」
「什麼?」
「人不可貌相。」洛克停下來,對他面對一笑,那時刻,傑洛瞬間僵住,額間冒冷汗。
「哥,洛克學長,到了。」零來到一個巨大門口,在那門前的電子鎖輸入密碼,準備開門。「武裝生專用競技場。」
「嗚哇~好厲害哪!」傑洛趕緊避開洛克那令人有壓迫感的笑容,進到裡面看競技場。「好大的玻璃蓋哪~這裡該不會是蓋在地下的東京巨蛋呀?」
「哪有可能。」零吐槽傑洛一句。「那不是普通的玻璃蓋,那是堅硬的厚五十公分的壓克力圓頂,能夠有效抵擋裡面的強烈攻擊。」
「這、這樣啊!啊哈哈哈~~~」傑洛苦笑一聲。
「那麼傑洛,開戰吧?」洛克突然伸手拍傑洛肩膀一下,令傑洛緊張得聳肩。
「好、好啊!」
這是傑洛生平第一次相當畏懼這次的對手。
洛克與傑洛開戰後,傑洛拔出白柄武士刀來對抗。則洛克完全沒獻出自己的武器,看起來兩手空空的。
「傑洛,勸你別拿真刀比較好,到時候會讓刀壞掉喔!」洛克好心勸道。「拿不會壞掉的吧。」
「是嗎?你會有把刀弄壞的可能?」傑洛有點懷疑。「那就小心翼翼好了,拿這個好了。」
傑洛收起刀,轉拿出一直沒使用的光束劍,弄出螢綠光芒刀刃後成備戰狀態。
「頭一次使用,可能有點不適應呢。」
「那麼開始吧!」洛克首先是先發,他舉手快速一揮,那一揮就出現很大聲的槍聲,傑洛趕緊警戒,注意槍口焰。
子彈很快速的跑到傑洛身邊,傑洛快速一閃,子彈全數落空。
是不可視子彈!比我用得還上手!話說,他使用的S&W M500不適合使用不可視子彈吧?傑洛不敢相信,沒想到洛克所擁有的槍法比艾克斯還厲害。
洛克將五發子彈都射完後,彈殼全數落到他腳邊,接著他要裝上子彈時,傑洛快速衝來要揮砍一擊。
「話說,左輪手槍最難用的地方有兩點,一個彈量少,還有就是裝填子彈的時間太長,所以使用左輪手槍的高強槍手們,會使用快速裝填。」洛克一副輕鬆樣,笑著面對傑洛的突擊。
就在傑洛要揮砍過來時,洛克剛好快速裝好五發子彈,舉起剛才沒現身的手槍S&W M500,他將槍口對準傑洛。
傑洛覺得不妙,趕緊煞住向後空翻閃躲,免得自己的身體被弄出一個大洞。
「洛克學長,你少說了缺點了。還有就是後座力,S&W M500的後座力很強,以你的體格來說,不是會撞飛嗎?」傑洛覺得奇怪的問。
「啊啦~傑洛你又忘記那句話啦?」洛克閉上眼笑說,他所帶來的冷感讓傑洛感覺到自己的背脊有股強烈涼意。
「哈,是想說人不可貌相對吧?」傑洛乾笑一聲。
「對!傑洛!你還是記得住嘛。」洛克點了頭滿意,接著他睜開眼將殺氣附注於眼神上,讓傑洛看了想往後退又想逃開。「那麼再記一件事吧!自從艾克斯出了車禍又看到你為了艾克斯總是受傷的樣子,我可是花了一點時間猛鍛鍊自己,之後好不容易讓自己輕鬆拿槍不上跳又能使出不可視子彈。」
「所以靠後天進行的槍法……不,還有你繼承下來的神槍手技能。」
「對,我一樣擁有神槍手的基因在!既然艾克斯的槍法準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那麼我的準度是可以高達百分之百,傑洛,小心點了!我要認真的了!」洛克將槍收到袖口去讓傑洛難以看見,然後開槍,連續五發對準傑洛。
磅磅磅磅磅────────
「嘖!天照霸!」傑洛趕緊握拳打地面,使用鬼道術冰打出一個大冰柱,擋下子彈攻擊。
「沒用的!」洛克這次變得嚴肅,他再次裝填然後開槍。
磅磅磅磅磅────────
五發子彈連續攻擊冰柱,威力極強,馬上讓冰柱崩潰斷裂。冰柱斷裂後,傑洛從冰柱後跑出來。
「呵~你露出破綻囉!」洛克冷笑,注意到傑洛跑出來馬上迅速裝填完畢然後瞄準,接著開槍。
「因為我得親自面對才行!」傑洛冷靜回應,心裡思考著,並想試著將冰打到子彈上。等到子彈來臨時,他快速揮劍,雪白的霜打過去,五發子彈立即結冰無法繼續跑。
「哇喔~」洛克很驚訝的呼叫。「不愧是傑洛啊!這麼強!在遠處看的零看了會嫉妒喔!」
「我又沒嫉妒。」在遠處觀望聽到洛克的話的零,他老沒好氣的說。
「呼~這招不錯,來取名字好了。」傑洛很滿意剛才的驚人招式。「嗯~既然我有了天照霸,就叫"天空霸"好了。」
「不錯耶!」洛克拍拍手給予讚許。
「這是什麼沒品味的招式名。」在遠處,零很不客氣的貶低。
傑洛那時當然有聽到,他的太陽穴那邊出現十字青筋跳動,接著他不滿的對著零瞪。
「零小朋友,不可以對親生雙胞胎哥哥有意見喔!」傑洛忍住要爆發的憤怒,輕聲細語的對著他說。
「呿!」零懶得理,直接不客氣的咋舌。
零不客氣的咋舌瞬間讓傑洛的死火山復活並大爆發,傑洛火到不行,當他正要出口罵罵零時,洛克及時拍他肩膀冷靜下來。
「嘛,他絕對不是有意的,說不定這就是感情好的方式啊。」
「也對,因為這是那個可愛的雙胞胎弟弟特有的毒舌方式,身為哥哥的我要忍住才行,這樣才有風度嘛!」傑洛插起腰,很冷靜的說。「不過───」
「不過?」洛克歪了頭,沒想到傑洛之後還有話。
「還是要好好管教管教才行!!!」傑洛迅速奔到零那裡去,出手抵抗他。「你這個○○又是×××……(以上和以下屬糟糕字眼)」
雙胞胎雙手十指相扣,開始互推互吵。
「你才是×××!!!」「×××× you!!!」「××× egg!!!」「shut up!!!×××××」「××××!Go To Hell!!!」「××××××!!!」「××××××××!!!」
當兩人互飆美式髒話和不貪入目的詞語時,洛克站在一旁,看著那對雙胞胎吵架。


另一方面,發現到洛克跟傑洛不在的艾克斯,正抱著沉重的箱子到處奔走。
「真是的,他們是跑到哪裡去啦?居然一下子不見了。」艾克斯到處走著,尋找著洛克和傑洛的身影。


#             #              #


自從霸法決定加入新聞部後,就經常和邱比特行動,與邱比特到處逛校園找題材,與邱比特採訪同學。
霸法熱衷於與邱比特一起著,同時暗戀著。
等到社團時間結束後,霸法走到圖書館找人,那人是目前無所屬的超級天才"凱特",霸法目前接受委託負責保護他,好不被世界各地的黑色組織抓走。
「喂!凱特!我來了!今天又在忙啥啊?」
「啥?」凱特從自己的數理書中世界出來,與霸法相對望,聽到對方說平常不會說的話,他相當驚訝。「真稀奇耶,你竟然會說啥這字。」
「又沒關係。」霸法慵懶的放下書包,毫不客氣的坐到桌上,心情很愉悅的樣子。「話說啊,戀愛真是好啊!甜甜又酸酸的感覺,真叫人欲罷不能呀!」
「真稀奇,聽起來像是你已經交到女朋友似的。」凱特繼續關注著自己的書中內容,聽著霸法的事。
「沒有啦,目前沒到那地步啦!我現在只是單戀而已,單戀。」
「單戀?霸法你喜歡上誰了?」
「你可別說出去啊!是A班的邱比特喔。」霸法害羞的說出名字。
「邱比特?」凱特再次從書中世界出來,關注霸法的戀愛。同時感覺到邱比特這人的神秘感,然後是體內出現一個他無法解釋的感覺,一般人稱之為"直覺",他感覺邱比特不是好的對象。「是他啊,他蠻有名的喔!你好好加油吧!他會是好的交談對象。」
「你也這麼覺得啊!哈哈~~」霸法不好意思的笑道,臉紅著又搔著腦袋。
凱特不敢說出實話,深怕傷害到對方,但是又怕他以後會受到傷害……


夕陽將落的時刻,夕陽的陽光正直進入到新聞部辦公室裡。席魯多背對著陽光,面對著邱比特。
「邱比特,你找霸法說話是在設陷阱嗎?」席魯多謹慎的問。
「這樣你也比較好辦不是嗎?而且你也知道霸法的過去,加上可以利用這點來個兄弟鬩牆啊。」邱比特心懷不好心意的說,現在的他,讓人感到陰險。「霸法他啊……最討厭傑洛了。」
「也對,這或許可以利用也說不定。」席魯多托住下巴心想。「傑洛他啊,邱比特你可別動手喔!我要親手跟他對打。」
「隨你的意思,反正我對他也沒產生多大的興趣。」

 

❤❤❤無形的陷阱❤❤❤


夜晚,無空流本家家內,這時段是該吃晚餐的時候。
原本要好好享用晚餐的人們,卻不能好好吃飯,視線猛盯著某某人不放,那人正是霸法。
他一吃下一口飯就傻笑著,臉紅紅的,笑臉讓人覺得很猥褻。
「那是什麼噁心笑法啊?」傑洛跟零展開悄悄話。「零,你覺得呢?」
「發情。」零跟著悄悄話,小聲回話。
「果然是這樣!話說回來,我之前有看到A班那個邱比特跟他走在一塊,還一副色瞇瞇的樣子。」傑洛又說。
「發情的原因,性向有問題。」零又回。
「對呀、對呀!」
「你們兩個!吃飯時別在那邊說悄悄話!!!」瑪莉諾大聲喝阻,讓雙胞胎立刻緊張得聳肩又聽話。
「是!!」
「傑洛,你說到邱比特對吧?」威利有聽到傑洛的悄悄話,其中有個詞他相當在意。
「對呀。」傑洛點了頭。
「你是說霸法喜歡那人嗎?」
「看情況,應該是喔!」
「這小子……」明白了傑洛的意思後,威利無奈的望著霸法,最後嘆了氣。「唉~」
「大哥,是怎樣了?」齊爾威好奇的問佛魯迪。
「霸法喜歡那個裝女生的男孩子!」佛魯迪舉手遮嘴,小聲的回答他。
「喔~~」齊爾威明白了。
霸法的異變,讓家內的人感到無奈感到詭異。則本人正想像著這口飯會是邱比特親自送上嘴的,所以笑容會是那麼的猥褻。


隔天,所有人起床收棉被、梳洗、整理外帽與服裝、準備早餐、吃早餐。
當洗手台被傑洛用去,他正在刷牙又整理毛髮時,後方走來一位霸法。
還是糊里糊塗狀態的霸法,一看到傑洛,眼睛立刻換上一個幻想濾鏡,擅自把傑洛當成邱比特。
邱比特在他眼中正溫柔儒雅的整理著毛髮,正以很優雅的手法輕刷著自己的牙齒,穿在身上的白襯衫看起鬆垮垮,小露鎖骨的地方讓人感到性感。
當傑洛洗完牙沖洗著臉,然後轉身要拿毛巾擦拭時,看到霸法正以詭異的笑容看著他,水珠從髮梢悄悄掉落,微張的嘴正呼吸著,在霸法眼中,卻看成是想熱烈的親吻。
「邱比特……」霸法在傑洛面前說出那名字,而且驚訝也高興著。
「嗄?」傑洛覺得奇怪。
「我、我喜歡你喔~~~」接著霸法湊上嘴想親人,那時傑洛渾身發毛,感到毛骨悚然又起雞皮疙瘩。
「連你哥哥也要吃,你變態啊!」傑洛老沒好氣的罵,出手大力拍醒霸法的腦袋。
「嗚啊!」
「噁心!!」傑洛迅速走掉,不忘回霸法一句。
「唔,我剛才在做什麼?」霸法這時才回過神來。


早上去上學後,傑洛提早到來。由於早上的班課還未到,傑洛到中庭走動曬曬太陽。
「唉~好好曬一下太陽,好忘記早上那個噁心記憶。」
就在他走出中庭好好曬太陽時────
「哇啊~好溫暖啊!哈啊~~」傑洛伸個懶腰,對空打個大哈欠,就在他張嘴打哈欠時上方突然出現灰水倒出來,水剛好倒進傑洛嘴中。
「咕噗噗噗噗────呸呸呸!!!什麼東西啊?!下雨啊?!」傑洛嚇死,抬頭望望上面,確定沒人卻有水桶。「嗚~那該不會是抹布水啊?」
傑洛被人陷害,一身濕的他,懷疑著是否有人待在那裡倒水陷害人。正當他不滿有人對他惡作劇時,有人來了。
「傑洛同學。」
「有事嗎?」傑洛回頭去注意,見到今天特地改變髮型的邱比特,平常是向艾莉亞那樣的髮型,今天是剪成短髮,髮尾都上翹。「你是邱比特!」
「這給你。」邱比特將白色柔軟毛巾遞到傑洛手中。「我剛才有看到,有人故意陷害你呢!」
「我就知道!」傑洛不滿的說,趕緊用毛巾擦乾毛髮和臉。「謝謝你的毛巾,邱比特同學。」
「哼哼哼~你對我可以不必那麼見外。」邱比特靠近著傑洛,以相當近的距離與傑洛說話。「我知道你所有的一切,傑洛,無論能力或者是過去……」
「你想做什麼?」傑洛警戒起來,沒想到他會這樣靠過來。「就算你知道我的事,我也知道你的事,你來自八審管之一,能力釋放出高溫紫色火焰,你該不會是想利用我去幫你拿ROCK數據?」
「啊啦~你這麼冷靜思考,那麼快知道我的企圖。」
「那我問你,你們的諸神,不,應該說你們最高領導者是誰?為什麼這麼想要ROCK數據?」
「呵呵~你以為我會這麼輕易的告訴你嗎?」邱比特冷笑。「你真好啊!擁有這麼帥氣的臉龐和亮麗的金色長髮,我好羨慕呢!加上你總是那麼的強,霸法一定很羨慕你,雖然表現起來是嫉妒。」
「我跟霸法的事,你也知道了?」傑洛謹慎的問。「你靠近霸法是打算做什麼?」
「沒做什麼。」邱比特轉過身。「就算我對他做了些什麼,你也不會管吧!畢竟你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
「就算沒有血緣,我還是認他為弟弟,你要是敢對他做什麼,我是不會輕易饒你的。」
「到時候再說吧。」


「傑洛,你怎麼渾身溼答答?你被人潑了水嗎?」艾克斯看到傑洛渾身濕濕答的走進教室,走道那裡都濕濕的。「快換下衣服啊!」
「好、好!」傑洛立刻解開襯衫的扣子,露出白皙的胸膛與腰部。
「呀啊啊啊────」在場有女生心動不已的尖叫,因為傑洛突然嶄露出他堅實的胸膛,加上班上的男學生則是不滿的看,同時在暗處發出不爽的低鳴。
「白痴!不要當眾脫衣服!」艾克斯拍一下傑洛的腦袋,喝止他的行為。
「快速穿好總行了吧?」
「哥,衣服在這。」零將傑洛常穿的襯衫遞上。
「多謝!零!」傑洛立即將衣服穿好,他把衣服往上一丟,然後瞬間脫下衣服又穿好衣服。「呼~」
「哥,剛才我看到……」零想說自己發現到的事時,由於現場有艾克斯在停柱話題,不好意思說出來。
「有什麼事是不能讓我聽到的嗎?」艾克斯奇怪的問。
「這要問零喔。」傑洛用大拇指指向零。
「對。」零點了頭,抓住傑洛的衣袖想拉走。
「那麼到走廊去吧。」
「嗯。」
雙胞胎遠離艾克斯後,到走廊上談論起來。
「我剛才看到席魯多正在跟霸法竊竊細語,會不會是想要讓霸法加入八審官?」
「我想不可能,因為霸法他說他要當警察,是不可能加入黑道的。」
「但是如果被某種事激怒的話……」
「到時候我來處理,零只要負責療傷。」
「我知道了。」
當雙胞胎正在走廊上竊竊細語時,艾克斯不滿的看著傑洛和零他們。
被人丟下又不能知道詳情的孤獨感,艾克斯他感到很難受。


#             #              #


中午,所有同學開始吃午餐。
「今天的午餐是什麼呢~?」傑洛很愉快的解開紅色布巾,打開黑色金漆便當盒,他興奮地看看便當裡面,裡面是全是咖啡色,炒麵配上昨天吃勝的關東煮,被煎得油滋滋的漢堡排以及德國香腸,一點蔬菜也沒有,完全油膩膩。
「這什麼?」傑洛不高興的問。「零,你的呢?」
「一樣。」零遞出自己的便當盒,秀出與傑洛一樣的菜色。
「雖然能吃飽飽,但是……」傑洛難過的看著自己的便當,接著又看看艾克斯的便當,五顏六色,有馬鈴薯燉肉和三色蔬菜(玉米、綠豆、紅蘿蔔),煎蛋捲和花椰菜,相較之下,傑洛和零的便當看起來不健康
「傑洛、零,我這裡有花椰菜,給你吧!」艾克斯基於同情,拿出自己水煮的花椰菜要分給他們。「不想要花椰菜的話,我還有馬鈴薯燉肉。」
「太感謝了艾克斯!」傑洛立刻伸筷到艾克斯的便當裡拿馬鈴薯。「我的漢堡排也分給你。」
「謝謝!」艾克斯拿走一半的漢堡排,開始吃起來。
「給你。」零拿出滷過的白蘿蔔分給艾克斯,也將德國香腸讓給他,順便拿走艾克斯便當裡的花椰菜。
「啊,謝謝你。」
就在這三位同學們正快快樂樂的吃著午餐時,教室入口那裡出現紅頭髮的男人。
「傑洛!!!來一決勝負!!!」那人正是霸法。
傑洛專心吃著馬鈴薯和關東煮,零只看了一眼就不理,艾克斯很有興趣的看著他接下來怎麼行動。
「喂!!!不准不理我!!!那邊那個金髮人妖────」
當霸法一講出金髮人妖,傑洛跟零兩人一同站起,用兇狠的眼神瞪向霸法。
「唔────」霸法感到震驚,後退了一步。
之後那是一瞬間,霸法突然被打飛到窗外。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霸法大慘叫,飛到樹上後卡住。
則傑洛和零,傑洛做出剛出拳的姿勢,零做出剛踢腿的姿勢。零收腿看往傑洛,傑洛接著眼神一閃。
「天馬○星拳!」
「奇怪了?你何時變天馬座了?」艾克斯奇怪的吐槽他。
「雅○娜,已經沒事了。」傑洛繼續搞怪下去。
「誰是雅○娜啊!!!」被人當作女性角色的艾克斯大發憤怒,秀出紙扇拍打傑洛腦袋。
「咕喔!」
「笨蛋。」零小聲的說。
在外面掛著的霸法,他不甘心的說。
「你給我記住……」


第五節上完下課後……
傑洛第一個從教室裡衝出來,他要去的地方是廁所。當他趕緊衝到廁所解放時,霸法喊聲叫住他。
「喂!!!傑洛!!!跟我一決勝負!!!!」
「沒空!」懶得理,繼續奔向廁所。
「不准說沒空!!!」霸法追上去,跟著傑洛到廁所去。
傑洛快速來到廁所後,開始解放。霸法追到,舉起食指用力指著傑洛,又大聲囔囔。
「傑洛!!!跟我一決勝負!!!不跟我打,那我就認定你是花花公子!」
「嗄?」傑洛轉頭看向他,剛解放完現在正在弄"人生的窗戶"。
「你還裝傻啊?!你這花花公子!」
「我是真的不知道又是真的傻!」傑洛走到洗手台,洗起手,回道。
「你,不准追邱比特同學!!!!不然我就打敗你!!」霸法收起食指,握緊手將拳頭對向傑洛。「如果你是真心的,就一決勝負!!!」
「誰理你啊!笨蛋!」傑洛拿出手帕擦手上的水,迅速走過霸法的身邊。
「不准逃避啊!你這個空氣○○!!!」霸法很生氣,一氣之下說出侮辱人的詞,那句話對男人來說,是個恥辱。
那個詞,瞬間讓傑洛停下來,而且讓他瞬間火大。傑洛緩慢轉頭看往霸法,用極憤怒的眼神瞪人。
「我確實是個男的!!!你這白痴────!!!」傑洛氣得對著霸法連續踢擊,強力踢擊讓霸法飛起來。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最後的踢擊,傑洛來個迴旋踢將霸法踢到牆邊,總結的踢擊,讓霸法口吐白沫、瞬間昏厥。
「真是,是要我給你看嗎?之後你還想量一下尺寸?你這個變態!!!」
「咕嚕嚕嚕嚕嚕……」


下午,社團活動時間迅速結束後。
「唉~好累啊!」傑洛穿好校服後到中庭穿越過去要到二年C班的教室接著再來去學生會辦公室找艾克斯。「回去之後,我一定好好吃個二十個哈根達斯。」
回到教室後,伸手抓住拉門要打開門,但是感覺到門有些緊打不開。
「嗯?搞什麼?」
傑洛為了拿放在教室裡的書包,他大力的拉開。
喀拉────
咚────有個銀色水桶透過木條支撐,木條的另一端剛好是拉門,一旦拉門打開了,水通失去支撐,開始掉落。
「啥?噗────」傑洛正打算看上面時,但是被水桶裡的水灑到自己身上,還沒警覺就先被水淋得一身濕,最後還被水桶蓋上腦袋。「搞啥啊?!」
傑洛火大的拿下水桶,氣得將水桶踢到牆邊去,力道大到把水桶踢得扁扁又陷進牆裡。
「可惡!又有人惡意潑我水!到底是誰啦!!!!」
「哥?」這時零剛好來到他身後。「怎麼又搞得一身濕?」
「我哪知道啊!!!咕嗚嗚嗚……」傑洛氣得發出低鳴。「要是我知道的話,我早就殺過去了!!!」
「總之先擦乾吧。」零拿出備用毛巾遞上,給傑洛擦。
「喔。」傑洛接過毛巾,開始擦拭毛髮。
看到傑洛再次被人潑水後,接著在教室裡的某角落處,有人看著,有人偷笑著。
「嘻嘻嘻……」


「啊咧?傑洛,你又溼答答啦?」艾克斯望著一身濕肩上掛著毛巾的傑洛問。「奇怪,你是受到霸凌了嗎?」
「有人竟敢對傑洛霸凌?那人真有勇氣,我支持他!」艾克賽爾訝異的笑,對著暗中對傑洛惡作劇的始作俑者舉大拇指。
「你閉嘴!NANO刺蝟!!!」傑洛被人諷刺一句,他火大的吼罵艾克賽爾一句。
「真的,那人還真敢啊。」洛克與艾克賽爾同個想法。
「洛克學長……」傑洛不滿的鼓起雙頰,不滿洛克和艾克賽爾一樣。
「對呀!傑洛,你有著高手般的武術實力,有人敢暗中捉弄你,那人還挺厲害的。」凱特贊同,不過他這句話讓傑洛感覺有語病。
「噗-」零突然暗笑一聲,為了不讓人看到他的笑容,他別過頭用手遮掩嘴巴,不笑出聲就讓雙肩抖動,很明顯得讓人知道他是在忍笑。
「啊!零!你笑了對吧?!你是在瞧不起我對吧!?」傑洛火大的瞪向零,不滿的吼。「不准笑你哥哥!!!」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克賽爾直接給傑洛最大聲的笑聲,他笑得撫著肚子、雙腳拍打桌面。
「艾克賽爾,你笑得太誇張了。」艾克斯想阻止艾克賽爾的激烈笑聲,但是自己也忍不住笑意,嘴角顫抖又揚高著讓傑洛看得一清二楚。「好了,別笑傑洛了!」
「呵呵呵呵呵……」洛克和凱特也一同笑出聲。
被人嘲笑的傑洛,當場紅起臉相當憤怒。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不准你們再笑我了!!!」傑洛火大的吼,像個傲慢的某女主角的口氣連說"吵死了"。
「好啦好啦,各位別笑了。」艾克斯勸道,開始收笑聲同時翻找自己的書包看看。「總之找毛巾給傑洛擦吧!啊,我沒有……」
「沒關係,我可以用這個。」傑洛拉起艾克斯的背心衣擺,拿來擦自己的頭髮。
「嗚哇哇哇哇────」自己的背心擅自被人拿起來擦頭髮,艾克斯不好受。被人拉起背心,感覺像是被變態強制扯衣。他不好意思的臉紅,同時也很火大。
碰────傑洛的腦袋上多了一個腫包。
「用毛巾擦啦!笨蛋!!!」艾克斯緊握著右手,對著被打的傑洛罵。「真是,這樣我還要洗這件耶!」
「我的頭髮又不是髒東西?!」傑洛不滿,他將頭左右擺動,讓頭髮華麗的擺動,夕陽一照過去就閃亮動人。這樣看過去,好像是洗髮精廣告常有的動作。「看哪!這麼帥!」
「不是這個問題!!!!」艾克斯氣得大吼。
「好了、好了!」在場學年級最大的副會長洛克他溫和的勸聲。「別吵了嘛!我們一起回家吧!」
「也好。」艾克斯點頭,平息剛才的憤怒。
「那我先走啦!!!」艾克賽爾搶先拿著書包離開現場,走之前不時對著傑洛做出掩嘴巴的動作,故意對傑洛嘲笑。
傑洛氣得狠瞪他,不過沒用,反而讓艾克賽爾發出"咯咯咯"的詭異笑聲。接著他迅速離開,讓傑洛氣得想讓頭上冒煙,不過只有讓臉氣得發紅。
「那麼回家吧!」凱特拿起自己的書包,書包手提的地方還掛著數學圓周率符號的樣式吊飾。「這我還是第一次跟人一起回家呢。」
「那麼快走吧~~♪」洛克興奮的說,拿著書包晃晃。
零面帶冷漠看著大眾,也不想說話。
「也對。」艾克斯也拿起書包,準備離開這裡。


五位男孩開始走出學校展開回家旅途,途中凱特突然想找傑洛談談,另外三位只好與他們兩位分開走,讓他們兩個一起。
「那麼,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要說關於霸法的事,我啊……最近有點擔心霸法。」
「他跟平常沒兩樣啊!傻瓜的樣子,愛找我挑戰。」傑洛不以為然,不認為霸法會有什麼危險。
「是跟平常沒兩樣沒錯。」凱特低下頭,哀傷的說。「這樣好了,我說說跟霸法初見面的狀況好了。」
「說吧。」
「在國二的時候吧,我是班上的資優生,因為我的學業過於常人,所以班上的同學都不願意和我說話或交朋友。他們都認為我可能會說些難懂的事,加上我平常也不是很常人親近。」
「這大概對於資優生的標籤吧,以為他很有深度又難以親近。」傑洛依然不以為然,聽著凱特的過去。
「是啊,我從國小就是常常考滿分又常是第一名的常勝軍,因此,有人常怨恨我。」凱特說著,回想起那惡質的記憶。「同學們常暗地裡說我壞話,說我自我感覺良好、考高分有什麼了不起的、就這麼想得到別人的稱讚嗎?其實我……並沒有想要別人稱讚,但是容易誤會成那樣,因此不想理解我、不想與我交朋友。」
「那霸法的事呢?」傑洛問,將話題拉回主題。
「對喔,還有霸法。」凱特忘記一時,右手搥一下左手。「嘿嘿~想不到我這個資優生也會忘記事情。就在國二換班的時候,霸法跟班上同學差不多,都是想考上雷普利高中部難進入的D班。原本我以為霸法跟我會有很大隔閡,霸法他應該會討厭我這個常勝才對,但是……」
「怎麼樣?」
「在一個沒人都在的午夜圖書館,當時的我偷溜進去是想看書,卻遇上那個在自己的桌位上堆滿書、埋頭苦幹的霸法。他或許注意到我了,他跟我打招呼,就像朋友一樣,打個很有趣的招呼。」
「什麼樣的?」傑洛好奇的問。
「他說"嗨~你也來用功啊,加油吧"。這或許沒什麼,不過對我來說,很親近。那天夜晚,讓我意義重大,霸法他願意接納我這樣的人,我相當高興。之後我們就結為好朋友了,就算我說出難懂的話,他會以求知的態度來面對。」凱特抬起頭,望向遠方正在緩慢落山的夕陽以及紅色的天空。
他很高興那時霸法對他的招呼,讓總是孤單、總是與人最遙遠的他心頭一熱,日子逐漸改變,自己也變得熱情。
「接著他戀愛的事,我聽說霸法為了超越你,總是拼命讀書、拼命練功習武,如今現在,卻想與邱比特同學一起,我……有點擔心。」
「所以你的意思是現在的霸法應該要拼命讀書、拼命練功嗎?」傑洛問,讓凱特試著回答,來見證霸法與凱特的友情。「你怕他會為了邱比特放棄資優生的身份?你不知到你這樣要求他的話,他反而會跟你翻臉,嚴重的話會絕交也說不定。」
一個一切都是靠練習靠天生的能力去考好成績的普通學生,另一個是從小就是個聰明、從小就是常奪得第一名的天才學生,這之間,以主觀來看這兩人的思考和價值觀應該會有隔閡才對。
「我是那麼想的沒錯,但我不想束縛他做事。」凱特苦笑回答。「我還想跟他是朋友關係,所以,我不打算阻止他喜歡邱比特,也不對他那樣要求。」
「還真希望你的偉大情操他能夠發現啊……」傑洛想到霸法是個察覺力差的人,他就苦笑。
「哈哈,也對……畢竟……」凱特發出乾澀的笑聲,認同對方的想法。
「「邱比特他是個男的!」」這時,傑洛和凱特突然異口同聲,兩人說出來的話意外得相當同步。
傑洛和凱特奇怪的兩面相覷,接著開心的笑出聲。
「哈哈,沒想到我們會如此有默契!」凱特覺得很奇特。「感覺就像是好朋友……」
「你需要的話,我是可以成為你的朋友!」傑洛伸出手勾上凱特的肩膀,用相當高興、相當燦爛的笑容面對凱特。「因為你很有趣,我很滿意!你就成為我的一部分吧!」
「咦?」凱特有點意外。「真的可以嗎?要是以後我說出讓你難懂的話,反而造成你的困擾呢?」
「沒關係!我還有零!他對槍砲火藥暗器和化學的事有高程度的理解!」
「那我就放心了。」凱特微笑,心存感激的對傑洛說。「謝謝你,傑洛,願意和我做朋友,以後的日子請多指教了!」
「喔,夜露死苦。」
「哈哈,你真的好有趣。」


這時在新聞部的社辦,席魯多面帶疑惑的面對著現在掛著滿足又驕傲的笑臉,最近改變髮型的邱比特。
「邱比特,我搞不懂你為什麼要對傑洛洩漏那麼多秘密?」席魯多很困擾的問。「這樣我要設陷阱的時候,傑洛他可是很容易就破解的喔!到時怎麼拿到ROCK數據?難道你不想為Master做事?」
「我當然不是不想拿到ROCK數據啊。」邱比特回答,手不時捲玩著自己的髮尾。「我也知道傑洛很敏銳的,不過我相信霸法,因為他能夠拖住傑洛的行動與思考,他啊……是最執著傑洛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不過我有確實給霸法那句話,真的可以嗎?」席魯多半信半疑。「霸法好歹他也是D班的資優生,不可能沒想到。」
「放心吧,我知道他的思考,因為他……很好利用的!哼哼哼哼……」邱比特發出詭譎的女高音笑聲,讓席魯多不禁打了哆嗦,渾身發抖。
「嗚……還真的是越來越像女人了,你啊。」
「多謝誇獎。」


夜晚凌晨零時,威利呼喚霸法到他的專用和室,原因是要面對面會談。
「霸法,既然你成長到這地步了,我也差不多該跟你說些真相了。」
「是……」面對嚴肅的父親大人威利,霸法緊張得冒下冷汗。
「你啊……是瑪莉諾收養的孩子,並不是親生的。」
那刻起,霸法的心靈改變了,一個默默沉在深處的孤獨感,一下子浮上來,強烈的感受著那孤獨感的強大。
早就知道的孤獨感,一下子釐清了解,霸法頓時說不出話、一時無法呼吸。
我……果然是獨自一個人的。

 

                       【待續】
────────────────────────────
霸法:嘖!真令人不爽!沒想到我是收養的!哼!反正我有目標可做,沒什麼大不了的。對了,今回是我來負責預告,另外還有重要角色要在下一回演對角戲,嘖!煩死了!
傑洛:更煩的是我吧?霸爸!
霸法:哈!連我的名字都念錯!你算什麼東西!
傑洛:少囉嗦!爸爸!
霸法: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認我老爸啊?!哈哈哈哈哈────
傑洛:(惱羞成怒)
霸法:去死吧你!傑洛!!!(拿出一把SIG SAUER P226R)
咻────被傑洛快速拿走,接著快速拆解……
傑洛:拿這把容易拆解的手槍幹嘛?笨蛋~~
霸法:嘖!你每次都這樣!!!每次都故意展現你的強勁!!!
傑洛:少囉嗦!快預告下回!
霸法:死金髮娘娘腔……(小聲)
霸法&傑洛:下回,"Alone"和"Berserker Zero",第一篇Alone以霸法第一人稱進行,敬請期待
傑洛:好了,我要回去,我可不想渾身火藥味
霸法:我才是咧!才不想渾身娘娘腔味!!!
傑洛:誰是娘娘腔啊?!!?!!!!!(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