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82~83

 

+++Alone+++


今晚,我聽到老爸說的真相了。
我是被老媽收養來的孩子,我和老爸老媽以及老哥老弟老妹們毫無血緣關係,就連那個傑洛,跟我沒有血緣關係。
雖然我過去早就隱隱約約知道了……
我私底下都是稱他們老爸老媽,表面上跟著老哥們一起稱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聽說這是要尊敬長輩的禮貌,加上是事業厲害的長輩,更需要叫得偉大。
「知道了嗎?霸法。」
「知道。所以呢?打算要對我怎麼樣?」
「那麼我就直問了,霸法。」老爸用他那嚴肅的面孔對著我,我緊盯著他,聽著他下一段話。「你為什麼視傑洛為敵?你應該知道,傑洛跟你差距很大。」
「那又怎樣?」我早就知道了,因為跟他打老是打不贏。
「不僅傑洛體內有著OMEGA的存在,還有隱藏性Berserker的實力,現在的你想打倒傑洛,還太早了。」
「那又怎樣啊?!!」我不滿的對老爸吼。「就算那傢伙擁有許多我沒有的東西和實力,但我還是要跟他打。」
「你到底在爭什麼?」
老爸突然這樣問我……我啞然了。
「你想奪走傑洛身上什麼東西?想要實力?想要OMEGA?傑洛對你來說有何特別?如果是單純的討厭他,我就不予置評。但是我從瑪莉諾打聽到,你只要打敗傑洛就能拿到一大筆賞金,但是你在意的不是賞金。你啊……到底想跟傑洛爭什麼?」
「就因為我不爽他。」我用清晰且簡短的話回答,讓老爸知道。為了讓老爸明白更詳細,我將那傢伙令人不滿的事都說出來。「我純粹不爽他而已!老是那麼強、老是那麼跩、老是比別人爬得更高、老是替別人背負一些沉重的事、老是當好心人、老是離別人相當遠!我要接近他!我要打敗他!我純粹只是想看看他被打敗的模樣!最後我要大聲嘲笑他沒用!」
「你知道嗎?你這樣,只會讓你顯得更卑微更渺小而已,而且你會孤單一個人的。」
「沒差,我只要讓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變得更難看!」
我看著老爸,老爸無奈的嘆了氣,然後又說。
「原來你都看不到啊……傑洛是個對友情有索求的孤單男人,就因為得保護所有人,所以才會那麼強悍,但是越強越比人來得遠。傑洛他,並不是坐在王座低看別人的獨裁者,而是在荒野裡孤單一個人的野獸。」
「隨你怎麼說,父親大人,我就是要打敗他。」我懶得繼續聽幫那傢伙說的好話,起身打算離開。「就算他怕孤單那又怎樣?孤單寂寞才不是應該怪罪的東西!只是膽小怕事,不敢面對而已。」
沒錯!那傢伙老是不正式跟我打!老是鬆懶想敷衍的模樣,他只是不敢面對而已!!!他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
為了打敗他的自以為是,我要將他的一切都毀掉!!!


◎                   ◎                    ◎   


隔日,目前當殺手的零老哥,因為英國那裡又有委託交付給他,他必須向學校請個兩天假,去英國暗殺一個被指定的人。
我對殺手這職業沒興趣,得躲躲藏藏才能殺人,我痛恨!我比較喜歡在光天日下,去打敗一個我認定的人。
在門口那裡,正要離開的零老哥,手提著咖啡色行李箱正要走出門口時,那個笨蛋傑洛又搞那套了,老是演肥皂劇裡才有的別人出遠門離別的橋段。
「記得回來啊!老零!」那個笨蛋,為了入戲,特地彎腰駝背對著零老哥,用老年人的口氣說話。「別被路上跟你搭訕的女人說話啊~」
「我知道。」
「那麼────」接著又是他常做的蠢事,還原他原本高挑的身高,手拿出百花齊盛圖案的扇子對著零老哥搧,然後是一堆亮片往零老哥飄。「今日你也要有精神的出遠門,路上小心!!!」
「喔。」零老哥只冷淡回應,在此我不明白,他明明討厭笨蛋傑洛做的蠢事,為什麼都不拒絕?他到底在想什麼?
等到零老哥完完全全走出家後,傑洛收起扇子拿起小掃帚掃起地上的亮片,然後轉身要走到廚房時,他剛好注意到我了。
他一走過來要跟我擦身而過,我馬上用不滿的眼神瞪他,他也不滿的看著我。
「幹嘛?我惹到你了嗎?」
「沒怎樣啦!」我轉身離開,懶得跟他計較他跟零老哥的舉止,還真的是有夠白癡的。
「怪老弟……」之後他在我後面抱怨一句。
那時我也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那麼親切的稱我老弟,明明沒血緣關係。
算了,不去想了。


經過假日的過去,討厭的星期一來了,今天D班要考隨堂考,我不能鬆懈!!!
班會時間,班導拿來考試,試卷都發下來後,我開始快速填寫答案,這次得和時間對決才行,我的思考必須加速好幾倍。
當我正在認真寫試卷時,那個笨蛋突然跑過來找我。
「霸法,便當!」
鏘────
「嗚啊!!!」好像有個堅硬的東西飛過來打中我的腦袋,往地面一看,是個包著紫色布巾的便當盒。接著我惡狠狠的往那傢伙瞪,他只對我露出那剛做出惡作劇的狡猾笑臉。「你……」
「記得吃啊!」
「可惡啊!傑洛!!!」
真是太可惡了!!!剛剛那一打就讓我腦中原本想到的答案全部跑光光。最後,我頭一次考到在資優班裡難以想像的低分。
可惡!都是他害的!!!!


第一堂課結束後的下課,我立刻奔到C班,找那傢伙理論,順便痛扁一頓。
竟然讓我在資優班裡出糗!!!!就連資優班裡的四大美女(美女指艾莉亞、蕾雅、雪兒、美露)都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而且苦笑!!!
都是那傢伙的錯都是那傢伙的錯都是那傢伙的錯都是那傢伙的錯────
我絕對要找他算帳!!!!
當我來到C班教室後,看到他手拿著波羅麵包吃著,然後那個叫做艾克斯出聲制止又想搶。
「喂!傑洛!那是我的早餐耶!」
「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有權力吃掉!」
「你孩子王○虎啊?!還給我!!!金髮笨蛋!!」
「就是不還!!!」
看那樣子,又跟別人玩得很高興,哪裡覺得孤單了?老爸有沒有看錯啊?
那樣的爭鬥我看不下去,我大力拉開門。
磅────
「傑洛!跟我認真的一決勝負!!!」
「我沒時間理你!」
什麼?!他居然用那種態度對我?!可惡!今天不打你滿地找牙,我就不叫霸法!
「快跟我一決勝負────!!!」我快速衝過去,大力推他,將他手中的麵包弄掉。
「哇啊啊啊啊────」一看到麵包就要掉下來,艾克斯迅速撿起麵包,沒撞上地面。「呼~差點失去一個早餐。」
「跟我一決勝負!傑洛!」
「那好,來打!不過……」喔~總算願意和我打了。
「嗄?」還不過什麼?別給我拖拖拉拉的啊?!
我看著那傢伙的背影,遲遲不行動。當我正想先來個突擊時,我的身體突然飛起來,而且快速衝飛到外面操場去。
發生什麼事了?!我怎麼會被飛出去?!!
當我落到操場的中心點,我的臉剛好撞上地面,那個劇烈痛擊,讓我感到相當痛苦,感覺臉骨都碎了。
「就在這裡打吧。」接著他突然出現在我附近,我趕緊提臉起身。「來一決勝負吧!」
剛才我是怎麼了?我怎麼飛出去的?是這傢伙把我丟出去的嗎?不過我背後有種被人踢過的痛覺,他是用踢的?
而且他這麼快的來到離教室很遠的操場,他到底能跑多快?!
嘖!!!真令人不爽!!!
「哼,總算要打了是吧?那好────」這一刻的勝負,正是我一直以來所要的,我要比他更強,所以我要打敗他!!!
我快速衝過去,提起手要出拳揍他時,他突然消失了。
「雙纏手。」
「什麼?唔────」我的肚子突然受到強烈的撞擊,把我整個人都打飛。對了……剛才他只做出蹲下的動作,然後是出雙手掌打在我的肚子上,所以才把我打飛。
他使用的是中國武術!!!他看不起我嗎?
「開什麼玩笑────」豈能被你看扁?!我向前衝,出手想揍過去。
「四方投。」這次是合氣道的招式,他就把我摔出去了。
「不要太小看我了────」我更是火大,起身再次衝過去,再次突擊過去。
「KAU-ROI!」
「咕喔────」這次他使出泰拳的提膝擊,他抓住我的腦袋,然後用他最堅硬的膝蓋往我頭和鼻頭踢過去。那時我有聽到,一個碎裂的聲音,然後是大量血液滴答滴答的響。
我的……鼻梁斷了!這傢伙,害我的鼻梁斷了?!?!!
「這次,你不會再來突擊了吧?」他問,接著在我的視線內,他拿出他自己的手帕要給我,我不領情,我直接揮手拍走他的手帕。
「現在對我好做什麼?!去你的溫柔舉止,我才不需要你的照顧!把人的鼻樑打斷、害人流鼻血,現在就要溫柔對待人?!我才不需要你的善良舉止!!!」
「是你硬要跟我鬧的,還讓我生氣,是你要我認真跟你一決勝負!你罵我做什麼?」
「你兇什麼兇!?你裝什麼高調啊?!」我捏住鼻翼止鼻血,抬頭面對他,大聲反駁他。「你有什麼了不起?!!你實力強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是在裝什麼好人啊?!你跩什麼跩啊?!你突然做出善良的事只會更顯得你偽善!!!我不需要你來同情我!!!你這個死高調混帳────」
因為他的溫柔、他的同情,我相當憤怒,憤怒得對他吼罵。近年來,我將所有的不滿都對他吼、對他罵,他所有做的事,我都看不順眼。
「原來你……是這樣看我的啊……」這時,我突然看到他的語調變細變弱,他的表情變得難過、無奈。
「不准你同情我────!!!!」看到他那種表情,我更是火大,立即轉身離開他。
真令人不爽!無論他的舉止、表情、語調、同情、善良,都很令人不爽!!!!


經過保健老師的處理後,我的鼻樑貼了厚厚的紗布,兩個白色膠帶像數學裡的"等於"形狀貼著。
現在的第二堂課,日本史,我沒心上課也不想做筆記,我手撐著頭看著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字。
當我要發呆想事情時,我隔壁的凱特傳紙條給我了。我很好奇的攤開來看,內容是寫"剛才下課跟傑洛怎麼了?看你心情不好",一看這內容,就知道他是在擔心我。
我不想理人,直接揉掉丟進抽屜裡。
接著他傳紙條給我,我看看內容,"看來你不想問剛才的事,那麼我換個話題,你和邱比特同學怎麼樣了?",他避開我跟那傢伙的問題後問邱比特同學,一看到是關於邱比特同學的我不禁微笑了。
我拿起筆回應問題,"現在我還是單戀狀態,不過她最近和我聊天的次數很多次,我看有機會了",寫完後就傳回去。
啊~想到邱比特同學的事,我剛才生氣的心情都九霄雲外了,愛情果然偉大。
大約三分鐘後,老師要人念課文,這時凱特又傳來紙條。
"那太好了,祝你順利。啊對了,順便跟你說,我上次跟傑洛結為好朋友了,他好有趣啊!今天剛才下課時,我去找他說話時,他都沒回應,你知道情況嗎?"
嘖,凱特又要問那傢伙的事,而且他還跟那傢伙做好朋友?!搞什麼鬼?!!一看到這張紙條,我不禁火大起來。
好不容易開心了一下,現在給我提那傢伙是要做什麼?!!是故意要惹我生氣的嗎?
我很不爽,於是在紙條上大力寫粗魯的話來傳達我的不爽。
"你現在是怎樣?故意提及邱比特同學的事現在提那傢伙的事是要做什麼?是沒看到我因為那傢伙的事不爽嗎?你是有多白目啊?你自以為的全校第一名資優生是這樣當的啊?嘖,你算什麼資優生?!還有,你還跟傑洛結為好朋友?你有我還不夠是吧?好啊!去跟他聊天啊!!!以後我們倆斷絕關係!!!"
寫完後,我大力丟過去,將紙條砸向他的腦袋。然後我用眼角的餘光看他紙條裡的內容,觀察他的表情。
我看到了,他難過又無奈的表情,就跟那傢伙對待我的一樣,很令人不爽。
接著他傳紙條過來,我看看內容,"對不起,我居然沒顧及你的心情,但是我沒為我是全校第一名資優生而感到驕傲。霸法,我想你應該改變你的刺蝟性格比較好喔,這樣你會孤單一個人的",看這裡,我更是火大,將紙條撕碎丟進抽屜裡。
不爽不爽不爽────凱特居然跟老爸同個言論,真令人不爽。
我孤單一個人又怎樣?!


◎                   ◎                    ◎   


迅速來到中午午休時間,之前的課堂與下課休閒時間,我再也不和凱特開心的聊天了,我變成一個人了。
當我午休打算一個坐一個人吃便當時,凱特他著急的走出教室,手裡還拿著他的智慧型手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算了,他要怎麼樣我都無所謂了,因為剛才斷絕關係了。
我拿起筷吃起便當裡的飯菜,看著老媽用心做的便當,今天,我吃起來沒有味道了,是因為老媽其實是我的養母嗎?
突然之間變成養父養母的關係,我一時不知所措,老媽做的便當,讓我失去過去曾把老媽做的便當是媽媽味道的想法。
當我快吃完時,門口教室那裡一陣騷動,一群女同學的尖叫聲,還有一陣風突然撲過來把我的頭髮吹得更亂,拜託!平時就已經很亂,這樣更難整理啊!
「誰啊?!」我很不滿地抱怨一句,放下筷子整理頭髮。到底是哪個混帳在走廊奔跑的?!真想揪出來扁一扁。
當我弄頭髮時,邱比特同學突然來我班上,因為暗戀的悸動,我快速整理好頭髮。
「邱比特同學,有事嗎?」我問。
「霸法同學,我想請你幫個忙。」
「要幫什麼?只要我的力量能夠幫得上的話。」
「請你幫我抓住學生會長好嗎?」
「咦?」


突然之間,邱比特同學突然要我抓住艾克斯,不過這是他的要求,我不去懷疑的幫他抓住艾克斯。
將艾克斯打暈後,依照邱比特同學的指示將他帶到學裡的隱密之處,傳說中的神隱地區,從學校屋頂看過去的大片森林,那深處就是他要去的。
把艾克斯帶到這裡後,我轉身看往邱比特同學。
「那個……接下來要做什麼?」
「喔~你接下來看看屋頂那裡吧。」
「屋頂?」我不明白他的用意,於是好奇地往屋頂看去,看到有兩個人的人影互打,接著突然產生爆炸。
磅────
怎麼回事?現在是怎樣?!我大吃一驚的看著屋頂,一陣煙霧中有個人影飛出來,我仔細一看,那傢伙有金髮。
最後那傢伙要掉落時,剛好就是這裡。他的身體重重撞上地面,金色頭髮披頭散髮的,當我仔細看他時,認出來他是我那個沒血緣卻硬要稱我弟的傑洛!
「唔……飛得真夠遠的。」他起身拍拍灰塵道,全身髒兮兮。原本的長袖校服現在好像經過撕毀而變成鋸齒狀的無袖,臉上有幾個刀劍傷口。
那個跟我打的時候完全無傷的傑洛,會被人打成這樣?對方是什麼樣人啊?!
「哼哼哼~傑洛同學,從剛才的拯救全校園到跟我對打,體力也差不多消耗不少吧?」這時我認識的聲音從空中來的,我好奇的一抬頭看,那個新聞社的現任部長席魯多人在空中飛!!??當他要降落時就用走下來的方式,這難道是魔術嗎?!但是看起來不像是用走鋼絲的方式。
「席魯多!」那個傑洛惡狠狠的瞪向席魯多,現在的他我認為,那才叫作認真。「你剛才涉嫌炸毀學校,現在,你又想做什麼?拿走ROCK數據嗎?」
ROCK數據?對了!我從老爸那裡打聽到,那個叫艾克斯的傢伙擁有這樣的東西,一個能夠改變全科學界一切的強力數據。
另外我還打聽到,那數據隨時能給全世界強大的威脅或強大的希望。
「對!傑洛同學!你猜得很對!!!你說的ROCK數據,就在我這裡!!!」
「你!」
席魯多拿出一個紅色倒水滴墬飾獻給傑洛看,那時我才知道,原來ROCK數據的容器長那樣。
知道那數據在席魯多手中時,傑洛更顯得憤怒。可是之前跟我打的時候,他說自己是因為我的關係而生氣,但是現在的憤怒程度,比我這次的還要火大。
「傑洛同學,真是感謝你啊!特地留艾克斯一個人。」
「那是因為是你說炸彈就藏在劍道社的,所以我才會跑出去!」
「哈哈~結果炸彈是藏在全校園的十個地區,不包含劍道社。不過這十個炸彈,真虧你和其它武裝生找得到,我不能小看你和武裝生了。」
「現在你知道了,那麼快把數據還來,順便放開艾克斯!!!!」
「我不要~~」
「不要的話我就要搶的!!!」
「來啊~」席魯多故意惹怒傑洛,然後那個金髮傢伙衝過去,伸出手試圖拿走時,席魯多抓住阻止搶奪。「你這樣橫衝直撞的,一點也不優雅,所以這隻手廢掉吧!」
咖────一個奇怪的聲音傳來,那聽起來很痛苦,席魯多那傢伙把傑洛的上臂與下臂之間的關節給移位了!
「啊嗯!」傑洛那傢伙很痛苦的大痛叫,他痛得蹲在地上、緊皺眉間。
「就跟你說不要橫衝直撞嘛,你看,搞得你痛得蹲到地上。」
「好了,席魯多,別這樣欺負人。」這時邱比特同學說話。「接下來,該是霸法同學的時間了。」
「我?」怎麼突然扯上我?
「啊對,順便叫醒這傢伙。」席魯多轉身走過我,來到艾克斯身邊,他伸出手對著艾克斯的額頭,那時我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面,一個類似電氣又藍色的閃光跑出來了。
「嗚唔-」艾克斯因為那個光而痛叫,現在醒來了。「傑洛?霸法?!現在是……」
「好了,霸法同學。」然後是邱比特同學,他轉身面對我。「趁現在與傑洛同學打吧,平時你就很氣他對吧?趁他現在很弱時,趕緊對他攻擊。」
「什麼?」現在要我打攻擊傑洛?趁對方虛弱時攻擊,這不是我的風格,不過這的確是好機會。
「其實,傑洛不是你的親生哥哥對吧?你在阿爾伯特家裡,你是個養子。」邱比特同學突然很了解我的身世,將我的事一一說出來。「在你三歲時,被親生父母親拋棄丟在醫院裡,之後傑洛的母親瑪莉諾剛好碰上你無依無靠的樣子,所以把你帶回家收養。關於你的父母親,我想你應該有印象才對,而你忘記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不明白,為什麼邱比特同學會知道得那麼詳細,關於我親生父母我的確沒印象,但是我沒出口才對啊。
「霸法跟傑洛沒血緣關係?那零上次說有跟著傑洛自然去認一個弟弟的意思原來是……」接著我無意間聽到後面艾克斯的悄悄話,沒想到那個零,還有那個現在蹲地的傑洛,都是勉強認我這個人的?!
但是傑洛是自然而然認我這個人為弟弟……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空虛起來,內心空虛得不得了。
我發現到,我在這世界上是孤獨的。小時候不曾和傑洛他們家裡的人玩耍,都是和他們離得遠遠的,與他們保持距離。
原來我從小就已經發覺到被拋棄的痛苦,所以與人保持距離,並且有刺蝟性格。
或許我的表情難過起來了,那傢伙發現到,他對我說。
「霸法,你確實是母親大人認養的,但我可是有好好的把你當成弟弟看待,幻影他也是,他有好好的認你為哥哥的。你,在世界上不是獨自一個人的,你一點也不孤單。」
我不孤單嗎?我以為我一直是一個人的,而你願意接受我這個人……
不知為何,我突然流起眼淚,心頭一熱。
「唔嗚……嗚嗚。」我真不像樣,我像個小鬼哭了起來,跪到地上哭泣流眼淚。我真不想承認這樣的自己,也不想承認心中浮現的想法。
我……很感動。


「感情戲就演到這裡吧!傑洛同學。」這時,席魯多突然說話。「你突然開化霸法同學,我蠻困擾的。這樣好了,我們開戰吧!既然霸法對你沒用,那麼只要我手中還有ROCK數據,那我還有機會!」
「ROCK數據?!為什麼在他那裡!?」艾克斯這傢伙現在才發現數據被人奪走,他大意的驚叫。
「呵呵呵~~~席魯多你先暫時休息吧!這次由我來吧!由我來讓他安靜吧,而且是永遠!」邱比特同學突然變了樣,接著他的手浮出紫色的火焰,他一點不會燙的樣子。
他……也有鬼道術!?可是那火焰看起來不像是佛魯迪和幻影使用的顏色。
「那就交給你啦!邱比特。」
「沒問題。」
「嘖!」這時傑洛咋舌。對了!這傢伙是最怕熱!也難怪會想咋舌不太想面對。
「傑洛,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為你引導的,這世界的盡頭!」
接著火焰一揮出去,紫色熱燙的火焰燃燒著他的周圍。奇怪?不是要給他一個致命的一擊嗎?為什麼燒周圍?
「嗚……」
「呵呵呵~~首先給你看海市蜃樓吧!」
「唔……好、好熱……」
我眼睜睜看著那傢伙深陷火焰之中,那火焰有多熱,透過焚風吹過我就知道,這風一吹過來就能瞬間讓我流了不少的的汗水,皮膚燙得不得了,感覺要被烤熟了。
那個一向怕熱的傢伙,一旦被這火烤,想必受不了才對。
接著他好像不對勁,他是不是看到什麼幻覺而吃驚,雙眼都瞪大了。他為了抵抗海市蜃樓,他從背後拿出一把小小的日本刀,抽出刀,然後往自己的腿一刺。
「嗚────」
「哎呀哎呀~居然靠痛來破解海市蜃樓。」席魯多很意外地說,而我看得不敢相信,他為了解開幻覺,居然刺傷自己。
「真是不安份啊!」這時邱比特同學突然對著傑洛投射一個大火焰,將他燃燒起。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他相當痛苦的發出慘叫。
我看那樣子鐵定燒死的!我眼睜睜看著他被燒,一個願意接納我為親弟弟的他,會從這世界消失嗎?
「做得好啊!邱比特,那麼───」
那個席魯多好像打算做什麼,我好奇地望他看,他手握著ROCK數據,手掌附近出來電光蠢蠢欲動。
「我現場就開始解析裡面的數據吧!」
「不行!!!!」艾克斯突然撲到席魯多身邊,想搶走數據也想阻止對方的解析動作。
「走開!」席魯多抓住艾克斯的心口處,電光往心口處一碰觸,艾克斯就往後倒,緊抓著心口處。
「咕啊!!嗚嗚────」
這時我開始猜測那個電光會不會是電擊,剛才那個電擊突然打在艾克斯的口臟位置,鐵定會受到劇烈疼痛。
我看著艾克斯倒在地上無法起來,接著看著席魯多任意解析著數據,然後看看邱比特同學很高興的看著自己的所為,最後是傑洛那傢伙────
────咦?
他突然怪怪的!!!感覺他毫無受到燒傷的起了身,低著頭的模樣讓我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恐懼感,一個令我顫慄的感受,在我九歲的時候也感覺到過。
我記得那時的發生,是因為傑洛剛失去一個人,叫做克拉夫特。那時的他變得失神、無感,跟佛魯迪打架後,他變了個樣。
我仔細看他的模樣,他抬起頭看人,那時他的眼神,充滿著憤怒。接著我感覺到他大量使用鬼道術,凍結起紫色高溫火焰,那些火焰經過他的凍結變了色,從紫色高溫漸漸地變成藍色低溫火焰。
我感覺到了,他現在無比強烈的憤怒。
下一刻,火焰不再燃燒,被他的冰凍成冰塊,接著一塊一塊的崩壞碎裂。從火焰裡跑出來的他,接著他起了變化,如太陽般閃耀的金髮、如蔚藍海域碧藍的眼瞳全部化為被烏雲蓋過的髮色、血染大海的真紅眼瞳。
那樣的他我看過,聽說老爸還起了一個稱號,"Berserker(狂戰士)",還說他那才是他真正的模樣。
Berserker Zero(狂戰士傑洛),他強大的表現。
從現在起,我開始明白他那麼強大的原因了,他不是因為體內有OMEGA的關係,經過憤怒來控制自己的理智,用憤怒化為武器來攻擊。
我……現在才知道我惹錯人。

 

+++Berserker Zero+++


在傑洛變成為Berserker之前的十分鐘,校內所發生的事。
傑洛和席魯多在學生會辦公室這裡突然對峙,席魯多一副自信滿滿、很高傲的樣子,則傑洛正警戒著他,傑洛一看到他,就想起一件事,洗腦。
「你現在又想做什麼?」傑洛質問他。
「沒什麼,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如果是洗腦的免談。」
「當然不是洗腦,是關於炸彈的問題。」原來他想起來啦,真機靈。
「炸彈?」
「哼哼~就在你寶貝的劍道社社辦,再過不久,那裡即將消失殆盡。」
「嘖!」傑洛大力咋舌,快速跑起來。
「等一下,想跑去哪啊?」席魯多這時揮一下手,從袖口飛出一隻小型蝙蝠,渾身帶著高壓電飛到傑洛背後。
一個電光瞬間一閃,將傑洛瞬間麻痺,同時起蝙蝠炸開將他撞飛,撞開大門後撞上牆邊,牆上凹下了撞傷的痕跡。因為電力與爆炸的破壞,傑洛周圍沙塵飛揚,看不清楚他的狀況。
「在這時候,我來教導你吧!」席魯多從辦公室裡走出來,看著坐倒在牆邊的傑洛。「身為紳士,一定好好遵守學校規定,走廊上不能奔跑。」
「誰管你啊!」傑洛粗魯的罵他一句,他忍著麻痺起身。接著伸手抓住綁住頭髮的綁處,拉下特製的髮帶,讓如太陽般閃耀的金髮如細絲般緩緩散落,將髮形披頭散髮的。「既然想炸掉那裡,那我就去阻止爆炸。」
「呵呵~你做得到嗎?」
「當然!!!」傑洛很有自信的回答,快速跑開遠離席魯多,一路奔向校外的劍道社社辦。
見著傑洛跑開,席魯多接著抬手面對學生會辦公室的大門,輕輕關上。再來他轉身面對牆面,試著用念動力把牆面弄平。
最後,他走到窗邊,打開窗戶跳出去,用自身的念動力將自己浮起來,然後用飛的比傑洛更快來到劍道社。


打聽到席魯多打算炸掉劍道社時,傑洛很生氣的快速奔馳,無視走廊上的同學怎樣尖叫驚呼,一路跑到社辦去。
最後來到劍道社後,傑洛打開看裡面,因為現在午休,大家都應該去吃午餐沒有來練習,這裡空蕩蕩無人在此處。
傑洛因為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過來現在相當的喘,為了找到隱藏在這裡的炸彈,傑洛關上門走進去。他仔細觀察四周,牆角、天花板,順便敲敲地板和牆壁聽聲音,利用漁船常用的聲納系統來尋找炸彈,可是在他耳中都沒有可疑的狀況。
「嘻嘻~別找了,真正的炸彈才不在這裡呢。」席魯多出現在門口,他用自己的能力隔空緩慢打開大門,對著傑洛說。
「那不然是在哪裡?!」傑洛轉身,很火大的吼問。「你到底有何目的?你到底要針對著我到何時?我可不是那種被人耍著玩還能笑得出來的傻瓜啊!」
「嗯……我看看距離爆炸時間還有三分鐘左右,位置全在全校內的某處,如果你辦得到的話,就去找吧。前提是……」
「嗯?唔────」傑洛緊盯著門外,正他奇怪席魯多還有話中有話時,當門口全開,他大吃一驚,數量極多的刀刃武器在空中浮著,最刺最尖銳的方向都指向傑洛。
「哈哈~發現到了吧?」席魯多嘻笑道。「面對這麼多把日本刀、柳葉刀、匕首、劍、獵刀、西洋劍等多武器,你能及時對付得了嗎?你能越過這些武器衝出去守護校園嗎?」
「你────」傑洛更加憤怒、更加不滿。「是想讓我變成仙人掌嗎?」
「是啊~我很希望看到你變成那樣呢!等到你變仙人掌了,到時候我會好好供奉在學校裡的植物園。因為我是個很有禮貌的紳士,我會好好對待你的肉體,好好安穩供奉著接著好好接受人的眼光!」
「噁心的傢伙!!!」
「隨你罵名吧!傑洛同學!等到你變仙人掌了,看你還怎樣說話呢。去吧!」席魯多一揮下手,那些眾多武器立刻飛向傑洛。
傑洛面對同步前進、同個速度的多種武器,他很懊惱。在他該怎麼想如何應付時,他先是伸手抓住其中一把柳葉刀,轉個向隨著自己的操作揮舞著。
由於武器首先傷害著傑洛的身體和臉蛋,不少利刃劃過他的身體。在前方轉起柳葉刀檔開武器,守護自身。
直到所有武器都被傑洛檔開轉向插進牆裡了,傑洛如關雲長上身揮舞著柳葉刀,最後用尾端重重敲擊地面停止揮舞,更是讓自己表現出強者的威風。
「厲害呀~傑洛同學,真是美麗的姿態、相當優雅的揮舞啊!」席魯多高興的讚許,拍起手為傑洛鼓掌。
「你少在那邊奉承別人!!!」下一刻,傑洛突然衝刺,將柳葉刀的銳利處擺前,打算攻擊席魯多。
「喔多~~」席魯多輕輕一哼,輕輕翻個空翻閃過傑洛的三次突刺。
「嘖!」傑洛感到可恨,不滿的低鳴一聲。
「傑洛同學,現在過了一分鐘左右,不現在去守護校園嗎?你不去守護校園的話,你的朋友、同學都會化為火焰的使者呢!」
「用不著你提醒!!!」傑洛趕緊扔下刀,快速奔跑進入校園尋找炸彈。
「哼哼~你辦得到嗎?」席魯多笑道,遠望著傑洛的背影。接著他拿出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打開畫面看看傳到手機裡的監視器畫面。「即使你是個跑得快、很敏銳的超人,也不可能在兩分鐘之內找到炸彈的。不過還是小心起見,看看你怎麼對付吧。」
席魯多邊拿著手機邊浮到空中,飛到屋頂的空中。


之後的劍道社社辦,有一位同學想趁現在修練一會。
「多修練一會吧,好早點跟上幻影。」赫爾瑟亞趁午休時間來社辦練習,穿著和服手拿竹刀,這時他打開大門時心裡希望裡面沒人,但是一看到裡面的狀況,他睜目結舌了。
大量兵器插在天花板或牆壁,難以想像的慘狀,容易聯想到這裡發生過大戰鬥的現狀,赫爾瑟亞看呆了。
「這、這是怎樣?!」
之後赫爾瑟亞不敢在裡面練習,趕緊離開,然後想辦法忘記剛才看到的狀況。


◎                   ◎                    ◎   


接著是傑洛的狀況。
傑洛快速奔馳著,同時拿出自己的智慧型手機,使用簡訊功能快速編寫內容,然後傳訊息給幻影、艾兒、帕蕾朵、戴納摩這四位武裝生,幫忙尋找炸彈。
寫完簡訊後,接著他在校園內奔馳著,搜尋著炸彈所在地。等到他跑到三年級所在的大樓時,有人傳簡訊過來了。
首先是幻影的訊息,他在一年級的男子換衣間和三處男子廁所找到炸彈,時間來到一分零三秒;艾兒的訊息是她在二年級的男子換衣間和生物教室找到,時間來到五十五秒;帕蕾朵在二年級的四處男子廁所找到炸彈,時間來到四十秒,最後戴納摩在自己所在的區域完全沒發現。
以上全部十個炸彈所在之處,傑洛知道後,他轉個彎走到別的地方。他要去的地方是屋頂,他快速跳來跳去,有如飛天遁地的身影,迅速來到屋頂。
他走到中間位置,他抬起頭看向浮在空中的席魯多,眼神犀利帶有憤怒感情的雙眼看向席魯多。
「傑洛同學,你跑到這裡是想做什麼?」席魯多覺得奇怪。「炸彈並不在這裡才對。」
「沒錯,炸彈是不在這裡。」傑洛冷淡的說,他抬起手用袖子擦汗,將跑到前方的頭髮撥後。「不過你設置的位置大部分都在一二年級樓層的男性廁所和換衣間,加上一間二年級專用的生物教室,而我只要來到這裡就夠了。」
「好厲害,只是在校園跑步而以你就找了?」
「不是,我是經過四位武裝生的幫助才知道的。」
「喔~」席魯多開始興奮,也開始好奇傑洛接下來的行動。「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炸彈快要爆炸囉~嗯~還剩下十秒,沒關係,我幫你倒數。」
「哼!你根本不要做那種事,因為我只要兩三秒就夠了!!!」傑洛握緊右手,對著席魯多喊聲宣示,接著他將右手大力重擊地面。
磅────
咯───咯───咯───地面突然結冰,白霜氣息快速奔跑,一下子的速度,傑洛所在的這棟大樓開始冷起,同時凍起炸彈,將炸彈迅速結凍無法繼續啟動。
「什────」席魯多大吃一驚,沒想到對方會如此行動。「炸彈呢?唔……全部停擺。你、你你、你是怎麼弄的?」
「怎麼弄的?當然就是結凍啊!」傑洛對席魯多露出冷冽的微笑。「如果你們那邊的宇佐見伊那可以把人凍成冰棒,那我就是可以將這裡凍成會重現冰河時期!呵~這樣說挺誇張的。」
「果然是個怪物啊你,我還以為世上最會凍結的人只有伊那,沒想到你更誇張。」席魯多從空中緩慢降落,面對剛使用大量鬼道術的人現在喘氣不止、汗水如雨。「面對你,用紳士的方法處理看來需要一點粗暴才行呢!」
「你還想出招嗎?好,我奉陪!」傑洛挺直身子,再次提起袖口擦汗,接著他撕毀兩邊袖子,拿下領帶然後丟一旁,拉下衣領,讓鎖骨及胸口處露出得更多。「再來啊!紳士混帳!」
「哼!一點優雅都沒有。」席魯多鄙視著傑洛現在的模樣。「野人,多嚐嚐我席魯多的紳士電波和聖音吧!順便跟我的蝙蝠們打聲招呼。」
「噁心的紳士混帳!!!」傑洛搶先突擊,他快速衝前接近席魯多,出拳襲擊他。
席魯多趕緊自身迴轉躲過傑洛的出拳,然後出手打向傑洛的肚子,接著連續出拳揍過去。傑洛強忍著痛,接著提腳踢人,把席魯多踢開。
當傑洛這一腳踢過去,剛好就是席魯多的臉蛋。大力踢過去後,席魯多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同時也相當憤怒,氣得他非得使用念動力揍飛傑洛。
「竟敢踢我最俊俏的臉蛋?!你不要命!!!」
「咕喔────────」傑洛大力被揍飛,其中席魯多順便放出一隻引爆蝙蝠過去,揍飛與炸飛的距離遠到難以想像。
以上就是校園裡的炸彈事件。


接著將時間轉換到傑洛大改變的時刻。
灰髮紅眼的傑洛,現在相當的憤怒,他怒瞪著現在正解析ROCK數據的席魯多。
他的改變,令現場的霸法感到顫慄、邱比特後退幾步警戒、席魯多停下解析動作、艾克斯緊張的看著傑洛。
「喂喂,邱比特,你怎麼可以讓傑洛放出來?」席魯多緊張也不敢置信的問,望著沒有燒傷、皮膚沒有被燒灼的傑洛。
「席魯多,不是我啊!我可沒有藍色的火焰。」邱比特戰戰兢兢地說,看著傑洛那憤怒的雙眼,他感到畏懼。「我想……是他自己凍結了我的火焰。」
「哪有可────唔!」當席魯多不相信時,傑洛突然跑到他面前,臉與臉的距離僅差五公分。
什、什麼時候跑到我面前的?!席魯多來不及反應。
傑洛首先抓住席魯多的衣領,出拳揍過去,席魯多被沉重的拳擊重重撞往後面,撞斷幾棵樹木,在他撞飛時,手也放開了ROCK數據。
紅色墬飾在空中飛舞,傑洛伸手抓住墬飾,接著丟到艾克斯手中。
「嗚哇!」艾克斯趕緊接住。「呼~」
成功拿回ROCK數據後,艾克斯收回到自己的口袋。接著他望向傑洛打算勸說時,傑洛早已不在,他跑到樹林裡繼續找席魯多搏鬥。
「傑洛……冷靜一點啊……」艾克斯起身望著樹林裡,看著傑洛不斷往前衝,懊惱的說。
看著對方的背影,艾克斯回想起今年的抽籤,內容是"友人的前進將帶給自己身邊的人厄運"。
傑洛失去理智,現在只有憤怒不止息,唯有破壞一切、毀滅對方才有可能停下來,可是到何時才會停止?
再這樣下去,傑洛會失去自我,連傷害到自己親人和朋友都不知道。
應該阻止、得立刻阻止、要立即阻止他的暴動,不過該怎麼做?!


傑洛在樹林裡找到席魯多後開始走過去要揍人,席魯多緩慢起身,痛苦的喘氣又吐出血。
席魯多抬頭看向現在相當憤怒的傑洛,望著那血紅眼瞳,接著看向那個本人揍人時都已經關節移位了的右手手臂。
「你的右手手臂不是被我弄得不能揍人嗎?為什麼你能動?」
「喔,你是說這個嗎?」傑洛冷漠地說,他的左手抓住右臂,用力轉動關節的地方。
咯────
「你───」席魯多不敢相信,沒想到對方不怕痛的直接去矯正骨頭關節。「這樣弄關節,到時候你的手會廢掉無法使用,也會有造成節肢的可能性。」
「與其關心別人的傷,你自己呢?」傑洛冷問。「你還想打算炸彈學校嗎?你還想搶走ROCK數據嗎?還想傷害艾克斯嗎?」
「要知道你的問題下的答案嗎?哼哼哼……」席魯多冷哼一聲。「我當然要做,因為我是八審官之一的席魯多,負責收集情報,為了偉大的Master,搶奪ROCK數據當然是必要的,因為這都是為了阻止眾神不想看到的殞落黃昏!!!」
「所以犧牲一點人也沒關係?」
「當然!因為他們的生命都有極大的重要性,犧牲當然是必要的!!!」席魯多舉起雙手,滔滔不絕的說。「他們的命很有價值,為了諸神,為了阻止黃昏,死了也沒人感到難過!其它人可以好好過日子,好好優閒的喝紅茶呢!!!」
「你這傢伙────」聽到這裡,傑洛更加火大,他用血紅的雙眼狠瞪席魯多,伸手抓住對方的領帶和領子對他吼罵。「沒想到你這麼沒血沒淚,說不定那些人也想過普通的日子,不想被人看待成特殊的孩子,總是比任何人之間的距離很遠、總是被別人的異樣眼光看待、總是很寂寞的獨自一人!難道你們都沒想過他們的立場與感受以及想法嗎?!!」
「比起他們,我更重要諸神的黃昏,況且,」席魯多開始冷笑,私底下偷偷揮揮袖口,掉落一些小型蝙蝠機器。「你本來就是比任何人來得遠、比任何人來得強、總是孤單的一個人的,因為你是強勁又兇狠的猛獸,一有不滿就張嘴咬人,誰還敢跟你在一起?!你這怪物!!!」
「你這個渾帳!!!」傑洛氣得又想出拳揍人時,身體突然受到電擊。「咕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這就是猛獸應得的下場,總是離人很遠的人,還想與人們交際結交關係?像你這樣的猛獸,本該電得麻麻的不能動!好了!聽話吧!猛獸!聽聽我紳士所歌頌的聖音!!!」席魯多大聲說道,地上有的蝙蝠負責電擊傑洛,其餘的飛起來都朝著傑洛張開大嘴,聽令席魯多的話使用超音波襲擊傑洛。
對人來說超難聽的特殊超音波攻勢,傑洛痛苦地痛叫,渾身麻痺又難過,現在的憤怒狀態逐漸轉變為想解脫的狂暴狀態。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相當痛苦,全身麻痺的痛苦和聽到難聽聲音的痛苦全面襲來,讓傑洛體內的憤怒到達臨界點。想動身體、想解脫、想解放怒氣的強烈渴求,傑洛無視痛覺抵抗麻痺感和音波困擾。
必須動起來、應該動起來!快動!!!快動啊啊啊啊啊!!!!!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大聲喊叫,抵抗電擊和音波。因為自己強制行動,全部蝙蝠突然失去作用無法繼續。
「怎、怎麼回事?!」席魯多不敢相信,望著傑洛擺脫電擊。「你這個怪物,又做了什麼?!」
「一直叫我怪物、怪物煩不煩啊?!」傑洛怒罵一句,走向席魯多面前想抓住他。「你們八審官擅自奪取別人的人生,甚至擅自奪走別人的性命,你們簡直不可饒恕!!!總是高高在上的你們,還想認為自己是高等的生物?!我告訴你,世上所有的人類並不是什麼高尚的物種,你們根本沒有資格擅自奪取與認定別人的人!!!」
「說我們沒資格殺人?」席魯多冷笑。「哈,那你呢?就能隨意殺人了?就因為你是殺手嗎?你真是諷刺啊!!!果然你比任何人來得遠,像你這個獨裁者風格的態度與想法,還想保護朋友?果然罪人就是罪人,只會想到自己呢!」
「少囉嗦──────」
席魯多看到傑洛正要衝過來抓人揍人時,他趕緊放出大量迷你型蝙蝠,蝙蝠在傑洛身邊快速飛來飛去,最後在幾棵樹上飛好幾圈,好像在纏繞著什麼東西。
當傑洛衝過去時,他突然動彈不得。仔細一看,好像有細到不行的細線纏繞在傑洛身上,綁住傑洛的雙手、右大腿、左腳。
「嘻嘻嘻~~真是好險哪!」席魯多看著傑洛被五花大綁後,趕緊往後退閃避。「好險有好好綁住你!超合金細繩所製的線,用來綁住你這怪物剛剛好呢。」
「唔唔唔……」傑洛掙扎著,想脫離如蜘蛛網般的困境,現在用多大力都不行,因為重量加上幾棵樹的大自然重量,以及銳利又堅硬的細線所纏,硬是拉的話會斷手斷腳的。
「傑洛同學,你就盡量拉吧!反正你絕對會斷手斷腳的。」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如猛獸般喊叫,極力想要自由的猛力抵抗。用力拉扯的細線,因為細線利如刀,被綁住的地方大量出血,大量的紅血染上雙手,隨著地心引力落下,血紛紛落下成灘。
「悲鳴吧!傑洛同學!!!」席魯多舉起雙手興高采烈地說。「諸神的黃昏,就在今刻結束,Master所夢寐以求的強者世界!今後弱者再也不需要了!!!哈哈哈────」


◎                   ◎                    ◎   


這時,離傑洛不遠的地方,霸法感覺到地面有些微的晃動,他覺得不妙,趕緊拿出SIG SAUER P226R,SIG P226是一把由德國槍械公司SIG Sauer研製及生產的一把全尺寸軍用型半自動手槍,發射9 × 19 毫米、.40 S&W、.357 SIG和.22 LR這四種手槍子彈。
他跑過艾克斯的身邊,但是想到艾克斯現在是學生會長又是武裝生領導人,一定會隨身攜帶武器,他停下來叫喚艾克斯。
「喂!你不是武裝生領導人嗎?快拿出武器來啊!老哥會出事的!!!」
「咦?」艾克斯這時才驚醒。「我、我沒帶來。」
「什麼?!!」霸法很錯愕。「你搞什麼啊?!!老哥再這樣下去,毀了你都不知道,要趁現在救出席魯多來!你這白癡!!!」
「對不起……」艾克斯低下頭,這時才知道自己失職。
霸法對艾克斯感到失望,接著趕緊跑進去,對著綁住傑洛的細線開槍。
「霸法同學,你現在做什麼?」席魯多覺得奇怪。
「當然救你啊!老哥一來到這狀況,就必須要佛魯迪老哥跟齊爾威老哥聯手才阻止得了!」霸法邊開槍邊回答,發射過去的子彈全因為細線相當銳利都被切過去失去作用。「如果沒有他們兩個,這裡的人全部都沒命的!!!」
「哈,開玩笑!」席魯多不認為威脅會這麼強,一副輕鬆的說。「現在我把他綁住了,用不著你來了。」
「你真是白癡!白目到極點!」霸法受不了的回他,持續開槍幫助傑洛解脫,但是子彈通通切過去都沒用。「搞什麼鬼啊!為什麼沒用!!!」
「沒用的,你用的子彈是無法經過加密的超合金細線的。」
「可惡!你搞什麼鬼啊!?!!」霸法更火大的吼席魯多,眼睜睜看著傑洛無視手腳的痛一直拉扯著,加上與大自然抵抗,與傑洛站得近後,這裡的地面搖晃得更厲害了。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傑洛再次發出吼叫,與細線拉扯的下場,樹木被銳利的細線切斷,樹木沉重的倒下,甚至還有被拉斷的線,這次他成功解脫了。失去束縛後,他抓住席魯多但首先被艾克斯抓住阻止。
「傑洛!住手!已經夠了!!!」趕緊衝過來的艾克斯跑來緊抓住傑洛的雙手阻止他的行動,但是自己的力氣不夠大,傑洛一手用力推開他,撞上樹幹。「嗚哇!」
席魯多看到傑洛相當瘋狂地從超合金細線解脫,他嚇得靜止不動,任傑洛抓住然後被用力揍飛。
「咕哇────」席魯多被傑洛揍到旁邊,再次撞斷好幾棵樹,這次他無法站起來再對付傑洛。
「火焰之舞!」這時五個紫色火團跑過來,圍住傑洛。
「少來煩了!!!」傑洛不耐煩的說,在中間轉圈對著火焰轉圈弄出冰全部都凍結起來。
「哈!」邱比特從火團跳出來,用月面空翻降落,接著放出九個火球在身邊,對著傑洛丟過去。
傑洛一一閃過去,這次他的目標從席魯多轉移到邱比特,憤怒的紅眼怒瞪著邱比特。邱比特毫無畏懼地丟著最後一個火球。
火球一丟完依然沒中到對方時,傑洛的拳頭,猛力加速的拳擊打邱比特,邱比特跳起來想閃過,但是對方拳路改變,直接直擊邱比特肚子上,將邱比特打到飛到空中去。
「嗚─」邱比特輕輕叫出聲,為了徹底將傑洛擊敗,他秀出九個火球連三個跑著,如海浪般一波一波前進,襲向傑洛。「喝啊~業火燕來!」
「落鳳破!!!」傑洛將重拳打在地面,在空中製造出細冰柱來,一高一低的冰柱圍在傑洛身邊。傑洛跳上冰柱頂端,邊跳邊閃著邱比特的火焰。等到邱比特的火焰回到自己的身邊時,傑洛趁機會用力跳起到邱比特面前,一個空中翻轉,利用翻轉的巧妙腳踝落在邱比特身上,把邱比特打落。
「啊啊啊────!!!!」邱比特發出尖銳的慘叫,重重降落到地面。
讓傑洛生氣的兩人都不能再戰後,傑洛降落到地面,他看看周圍哪位是離他最近的。看了兩下後,發現到席魯多離他最近,他便衝過去繼續揍。
「傑洛!!」當傑洛要跑到席魯多面前時,艾克斯突然出現在傑洛面前。
「你不要命啊!」霸法看著艾克斯不怕死的跑到傑洛面前,他預料著艾克斯下一刻絕對會被揍死。「白癡!不要跟他正面交集!」
「哇啊啊啊!!!」剛才看到傑洛正想跑過來揍自己時,席魯多怕得慘叫,動著腳想遠離他。
「快停手!傑洛!!!」艾克斯直接環抱住傑洛的身體阻止他前進,因為零距離的靠近,艾克斯沾染了一些血。「已經夠了,而且你已經受很重的傷了,不能再打下去了!況且,ROCK數據已經拿回來了,不用再打下去了!」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傑洛掙扎著,為了解脫,他伸出雙手抓住艾克斯的肩膀想推開他,但是這樣只會讓艾克斯抱得更緊。「放────開────我!!!」
「已經夠了────!!!傑洛!!!!」艾克斯這次放出最大的聲音對他喊。
聽到艾克斯的喊聲的傑洛,開始停止動作,灰髮紅眼的狀態與體內的憤怒情緒依然還在。
「傑洛……停下來,已經夠了。」艾克斯輕拍傑洛的背後,輕聲細語的安慰道。
聽到那輕柔的安慰,傑洛的情緒開始轉好,之前在體內爆發不止息的憤怒安穩下來,理智逐漸回來。
因為身體被自己的狂暴變得全身是傷,變得疲憊,傑洛闔上眼失去意識,身體突然虛軟倒在艾克斯身上。
「好重喔……」艾克斯支撐著傑洛的重量,慢慢的將傑洛平躺在地。眼看著渾身是傷的傑洛,血量不停止的一直流,艾克斯看了心頭難過。「糟了,血流不止。」
「你真的很亂來!」霸法跑過來關注。「你剛才那樣,可是會被打斷肋骨或打爛內臟的。」
「我沒關係。」艾克斯很平靜的回應霸法。「因為我是他的朋友,為了阻止他,我什麼都可以不管。」
「真是……」霸法不再理會艾克斯,接著看看傑洛的傷勢。「果然嚴重,真是!亂來的傢伙!你到底是像誰啊!笨老哥!」
傑洛沒回應,只是靜靜的躺在地上。
「快打119,快點送醫院去!」艾克斯趕緊拿出手機要打電話時,霸法出手阻止他的撥號。
「不行!老哥討厭醫院!擅自送他到那裡去,不到半天他鐵定會跑出來。」
「可是他的傷勢───」
「他的傷,過去以來一向都是老爸老媽處理,目前還有零老哥的照顧,現在如果有零老哥的話……」
當霸法說出零時,上空突然有直升機飛來的聲音,聲音大到地面上的人都注意到。紅色直升機的門被打開,放下梯子,接著有個身穿黑西裝又戴墨鏡的人手拿白色醫藥箱走出來,那人身後有著跟傑洛一樣的金髮馬尾,他是────
他走下幾段梯子後直接跳下來,來到傑洛身邊,拿下墨鏡,秀出與傑洛一樣的藍瞳,他正是前天跑去英國處理殺手委託的零。
「你怎麼這麼快?」霸法很驚訝。
「因為我是哥的雙胞胎弟弟。」零冷淡的回答,打開醫藥箱拿出紗布和雙氧水開始為傑洛治療。
「哪有那麼神奇!」霸法不相信雙胞胎之間可以這麼厲害,另一半一受傷,另一人就會快速奔來治療。
「零,在這裡治療好嗎?傑洛說不定有骨折,傷勢那麼嚴重,在這裡做處理好嗎?」艾克斯相當擔心的問。
「我只是做緊急處理,不要緊。」零一邊回答一邊消毒又幫傷口纏上繃帶,相當冷靜的對待傑洛的傷勢。「待會傑洛就送到家裡,母親大人可以處理好,不用送醫院。」
「這樣啊……」艾克斯這才放心,剛才的緊張現在一鬆懈就坐倒在地。「嚇死我了……還以為傑洛會怎麼樣。」
「你也一樣啊!」霸法抓住艾克斯的衣領說。「不自量力的擅自跑去阻止,你都沒想過後果嗎?」
「哈哈,我沒想過呢。」艾克斯無奈地笑道。「與其先想過後果,倒不如先做再說,之後再來後悔。」
「……怪胎。」霸法受不了的放掉他。
這時霸法心想,傑洛會如此強大的原因,說不定是艾克斯。


騷動結束後,在遠處的窗外,有人手拿著望遠鏡看發生騷動的地區,由於背光的關係,看不出他是誰。
他一頭紫色短髮,身穿白色長袍。他後面的桌子放置著十個被冰凍的炸彈,現在都被放置一旁的小剪刀跟吹風機解除爆炸危機,剩下的就是要做扔棄處理。
「嗯……那就是最強的表現啊。」那男人看過傑洛發了瘋似的吼叫又攻擊的情況說。「有關他的數據拿得到嗎?能夠將Berserker轉換成Nightmare嗎?」
這個男人,看上傑洛的力量,並且強烈渴望、極度想要他所有的力量數據。
不惜背叛他而拿到資料,就算往後會墬入地獄深淵,也強烈的渴望。因為,這就是科學家,想要強大數據資料的渴望,那慾望相當的強大。


之後的席魯多與邱比特,他們倆找宇佐見伊那見面,三人一同在新聞社社辦碰面,討論今後的事。
「咦?你們兩個要退出八審官?」伊那不敢相信的說,望著全身傷痕累累的兩人。
「對!我要我做的老本行攝影跟新聞,再次跟傑洛同學打我可要抱歉說不要了。」席魯多拿起自己的單眼相機掛在自己的頸上,慎重的回答。「傑洛同學他,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來得強大。」
「我也是。」邱比特環抱著雙手在胸膛前。「我的火焰根本無法制服他,我想退出。」
「那、那Master怎麼辦啊?」伊那著急的問。「我要怎麼跟Master回答啊?萬一你們一退出,Master找你們索命的話……」
「「那就投靠學生會長吧!」」兩人同時回答,確定退出八審官這個組織。
「這……」伊那完全沒想到他們會退出,自己又該如何向Master說明呢?
或許自己也該考慮退出,因為Berserker的傑洛太過強大,那樣的傑洛不是好惹的。


                         *待續*
────────────────────────────────
零:由於哥受傷,無法過來預告這一回,所以這回由我來代替。下────
艾克斯:還有我,艾克斯!也要來預告下回!(迅速堵住零的嘴阻止他快速說出預告)
零:……
艾克斯:首先問問零吧!零,你去英國是解決什麼委託?(將手離開,讓零說話)
零:無可奉告。
艾克斯:一點事情也不行?
零:對。
艾克斯:一點點也不行?
零:對。你問夠了嗎?
艾克斯:唔……(這人超冷漠的)那麼介紹下一回吧!
零:下回是
艾克斯:等、等一下!我還沒跟上來咧!下回是"來兄弟和解"和"挑戰社團的雙胞胎"下一回將會輕鬆的讓你享受裡頭的搞笑!
零:好了,結束。熄燈!
現場一片黑暗,只露出艾克斯的一雙綠眼睛。
艾克斯:他真的很難相處耶……比起他,傑洛好多了,雖然他吵死人。一個吵得要死、另一個安靜得要死,難道就不能平衡嗎?!真是矛盾死了!
零:你說什麼?(突然出現)
艾克斯:唔───沒有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