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88~89

 

*戰爭與女人*


在風紀委員會室,傑洛拿著一張紙進到裡面。
「零,你要的悔過書~」
「有好好寫吧?」
「當然有,很順利咧!」傑洛很有自信的說,揮著手上的紙給零看。
「給我看。」
「好啊!」
傑洛很有自信的將被風紀委員長懲罰要寫的悔過書交到零手中,讓零拿過去開始看後,傑洛掩著嘴笑著,感覺有企圖的感覺。
等到零看完後,零移開視線,用困惑又生氣的眼神看向傑洛。
「哥,你這個是怎樣?」
「什麼怎樣?」傑洛裝傻。
「你完全沒悔意,我要你重寫。」
「我不要~~」傑洛邊笑邊回應,的確一副沒悔意的樣子。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不,我有!」
「沒有。」
「我有~~」
關於悔過書內容,以下是這樣的:
『對於打壞玻璃與汙辱風紀委員長之事深感抱歉,從今以後會好好成為好學生,並且好好尊重別人!
PS:但是我對此毫無悔意喔(笑)還有一個PS:玻璃子明明是你殺的(怒)』
「那你這是什麼?作文?小說?搞笑段子?」零忍住爆發的憤怒,壓低聲音對傑洛問。
「是悔過書!」
「不是,這不是悔過書。這樣說好了,說這是便條紙上的備忘錄。」
「會有人忘了打破玻璃嗎?會有人忘了悔意嗎?會有人忘了抱歉嗎?那我寫給你幹什麼?風紀委員長零小朋友。」傑洛笑著回話,連問著零的話。
聽到傑洛如此回話又那麼看扁人,零的憤怒臨界點破表,完全到達憤怒狀態,十字筋立刻浮現在零的太陽穴處。
啪────零起身,用力拍打桌子一聲。
接著零舉起手抓住傑洛的衣領,用他最大聲響罵他一句。
「What a shit man you are !!!」
「嗄?」英文不算好的傑洛,當下沒聽懂,不過在他的大腦中正在運轉中,努力思考著那段話是什麼意思。
哇啊希特嘛yu啊?傑洛在自己腦中念一遍,但是這樣還是不能理解。
傑洛托著下巴開始理解、思考,無視零的怒瞪。
What是為什麼,a shit man?一個修特曼?you are,你是;整合起來又翻譯起來的句子成了"為什麼你是一個修特曼?"
「零,我不是修特曼喔,修特曼又是什麼?鹹○超人的種類之一?」傑洛完全不明白的回答,傻眼到讓零翻了白眼。
傑洛他,完全不知道零罵的話是對他很生氣的意思。
面對沒聽懂氣話的傑洛,零不想再罵,鬆了手放開他,身體虛軟的往後倒坐倒在椅子上。
對他說什麼罵話,他根本聽不懂嘛,跟他辯論這件事根本是錯的!零無奈的心想,放棄與傑洛辯論,同時放棄讓傑洛重寫悔過書。
「算了,你滾吧,不要再出現我這裡了。」零揮揮手趕人走,順便打開他的抽屜拿出一本名"黑名單"的筆記本,在不會暗中殺人的筆記本上寫上傑洛的名字,順便寫上"本校最麻煩最欠揍,是校內最跩的不良學生,必定注意這人"這段話。
「意思我無罪釋放囉?好耶!」傑洛被解放後,立刻轉身開心奔向門口,迅速離開。
當零以為就這樣能安靜的時候,又有開門聲以及傑洛的聲音。
「零。」
「你又要幹嘛?」零不耐煩的問,將黑名單筆記本收置在抽屜裡,順便拿出一本風紀委員會的例行日記要拿來寫。
「那個……你有客人喔。」
「客人?」
聽到傑洛語氣不太對勁,零抬頭去注意是那個二次登場後就擅自奪零初吻的危險人物,是巨乳又是位千金大小姐,目前在輕音部當貝斯手的潘朵拉。
「哇啊!」零一看到立即吃驚,並且跳起來往後退。
但是零跳起來遠離她沒用,反而是潘朵拉繞過書桌走到零面前,抓住他右手腕很靠近的盯著零看。
那樣的舉動,令零臉紅心跳又害怕和緊張。
潘朵拉她,難道還想對零……?

 

「為什麼妳要跟來啊?」
「當然是要和小零打情罵俏囉~因為我們是情、侶!」
「我才不認同你們是情侶關係!!!滾邊去!扁平胸!」
「我的胸部才不平!小零有跟我說我的胸部在他眼中是最大的!!」
「那麼我在零表哥眼中是更大的胸部!!!」
「才不是呢!小零他才不喜歡大胸部呢!一定是……」
「哼!說得一點也不肯定!」
在走廊上,有兩位女性為了零爭論,那兩位分別是零與傑洛共同的表妹蕾薇亞丹和零的女朋友雪兒。
當她們想去找零,走到未關好門的風紀委員會室裡,碰巧遇見潘朵拉跟零在一起。
由於是背對著雪兒跟蕾薇亞丹她們,兩位女生立刻覺得潘朵拉跟零正背對著別人……KISS?!!
這時候雪兒和蕾薇亞丹兩人的想法突然有默契的契合。
「小零。」雪兒立刻誤會零,語氣冷淡又低沉的喚人,並且散發出可怕的黑色氣場。
「零、零表哥?那個女人是誰?」蕾薇亞丹初次見到潘朵拉,潘朵拉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巨乳、撲克臉、意外美麗的美人,以上印象,讓她不敢相信又超火大。
「雪、雪兒!」零微偏頭過去看,注意到正散發可怕氣場的女孩在這裡,知道她正在對某件事而生氣。「妳誤會了,我沒找潘朵拉同學過來……」
「那她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又跟你K、KISS呢?」雪兒走到潘朵拉旁邊逼問零。
「我跟她沒有接吻!沒有!絕對沒有!真的沒有!」面對容易誤會人又容易吃醋的雪兒,零著急的與她解釋清楚,為了確保自己的性命與女友,他要傑洛也來說話。「哥,你也幫我說些話啊!」
「嗄?我、我不知道。」傑洛此刻與零撇清關係。「我什麼也沒看到,也沒發現到什麼狀況,我只是個路人甲,我不認識你,也不認識在場各位。我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我失憶,為了找到失去的記憶,我踏上旅程,所以我才會在這裡。」
聽到傑洛如此回答,零再次為他冒青筋,憤怒臨界點剛好在邊線範圍等著爆發。
「也就是說~❤」蕾薇亞丹轉身面對傑洛,用充滿愛意與熱情的眼神看向傑洛。「哥哥大人和那個乳牛沒關係囉~❤哥哥大人是不喜歡巨乳的對吧?哥哥大人是喜歡我囉?」
「妳、妳在說什麼啊,我、我我、我又不認識妳!」傑洛依然使用喪失記憶手法進行逃脫。
「也對,哥哥大人喪失記憶了,沒關係,蕾薇亞丹我會用純潔又充滿愛意的吻來喚醒你的記憶。」蕾薇亞丹相當熱情的說,一步步的靠近著傑洛。她越靠近,傑洛就越害怕想後退。
接著,傑洛有聽到蕾薇亞丹用細微口音說的話,那個想隱藏起來但還是被本人發現到的邪惡企圖。
『順便也將哥哥大人的心意改變,改成熱愛著蕾薇亞丹我。』
「不要啊───────────!!!!!」
「啊,哥哥大人你要去哪裡啊?!」
臉色鐵青的傑洛大聲慘叫後奪門而出,一心只想遠離危險人物-蕾薇亞丹,但是反而讓蕾薇亞丹緊追過去,鯊魚那致命熱吻正打算要深深的吻在傑洛唇上。
同樣喜歡零的蕾薇亞丹退場後,以及零重要的鑰匙也是免死金牌的人物傑洛跑走,現在零依然要面對潘朵拉與雪兒的問題。
此刻的雪兒,正雙眼緊瞪著猛冒冷汗的零;潘朵拉則是一副撲克臉,以旁觀者的身分站在一旁緊盯著零不放。
對了,潘朵拉找零做什麼?


========================================


潘朵拉、零、雪兒這三人巧妙的開起辯論戰爭。
首先是先攻,雪兒。
「被告,潘朵拉同學,請妳告訴我妳為什麼要找上零呢?」別上律師名牌在左胸口的雪兒坐在風紀委員長的桌椅與坐在一般木椅子的潘朵拉問話。
順便一提,零的處境更可憐,他可憐到連椅子都沒得做(雪兒要求的),跪坐在地上聽著雪兒說的辯論。
「與妳無關。」
「什麼────」一句超冷淡的話語,瞬間讓雪兒爆發憤怒的火焰。
「雪兒,冷靜一點。」零這時想勸雪兒冷靜。
「零你沒有說話的權利!!!」雪兒超兇狠的對他說又對他瞪,封印零的說話權利。
「唔……」零只好乖乖閉嘴,為了確保雪兒的信任,他親自舉起手掩嘴不出聲。
「潘朵拉同學,我再問妳一次,為什麼找上零呢?我告訴妳,零他現在可是我的男人喔!我們將在十八歲時公證結婚呢!」雪兒再問一次,這次大力宣示自己的原配地位。
「零他還沒給妳戒指對吧?」這時潘朵拉突然一問,瞬間讓雪兒為零答應的事臉紅反應降到零點溫度。
「唔……是還沒訂婚戒指,而且也沒有做出什麼……宣言。」雪兒在此苦臉。
「那就不算是以結婚為前提的情侶關係,而是可以隨便分手的普、通、情、侶。」
「嗚唔唔……」聽到潘朵拉一度重音強調對方的關係,雪兒難過地發出可憐哀嚎。
接著,雪兒也向零投以恨意滿滿的眼神,那眼神就讓零渾身顫抖又冒出更多冷汗,連淚水都快流出來了。
『都是你啦,害我受到那個巨乳妹的汙辱』雪兒用唇語向零傳達恨意更是多的兇惡訊息。
「嗚唔唔……」受到雪兒那樣的瞪視與訓斥,這次他發出以男人來說是恥辱的丟臉哀嚎。
「問完了嗎?原告。」潘朵拉冷冷的問,讓雪兒立刻回神並且嚴肅起來注意她。
「當然還沒有,我還有問題!這次妳可要好好回答喔!!!」
「問吧,反正我沒有錯。」
「那好!」雪兒這次變得很有自信,為了奪得零旁邊的正宮位置,她看向零,這次她投以的眼神是自信滿滿又充滿愛意。
(零,你等著,我會馬上搶回來你旁邊的位置!)
但是零並沒有了解雪兒那眼神的深意,反而更加害怕的望著雪兒,而且顫抖更是嚴重了。
零他何時才能有說話的權利?


鏡頭轉一轉,看向代號鯊魚的蕾薇亞丹緊追極度慌恐的狐狸又是狐狸仙人玉藻的傑洛。
這場追逐戰爭,直到走廊上出現一半臉龐都被金色頭髮遮住的男同學,那人是現任風紀委員其中一員的厄爾畢斯。
厄爾畢斯一看到有兩人在走廊上進行追逐,他立刻拿起哨子大聲吹。
嗶────────
「警告!你們兩位,禁止在走廊上奔跑啊!」厄爾畢斯大聲呼喊,想遏止傑洛與蕾薇亞丹的追逐戰爭。
「拜託你救救我!風紀委員大人!!!」傑洛一看到對方是風紀委員的,立刻向他求救呼喊。
「咦?」聽到有一名是被追的,厄爾畢斯的思考一時頓住。他別過傑洛向前看仔細,見到一頭藍色長髮的美少女正熱情的追著傑洛不放。
這時他在想,一個全校最有人氣的帥哥高中生傑洛會有被女生追的情況,這點令他百思不解,但是仔細想一想這也有可能的。
會追著傑洛不放的女生們,是熱情又瘋狂的女性們。
「那個……」厄爾畢斯頭一次對付女生,而且他從來沒和女性們接觸過,這次事件讓他顯得苦手。
「快點!把她牽引住!算是救到我了!」傑洛跑過厄爾畢斯身邊,慌張的對他說。
「咦?該、該怎麼做啊?」厄爾畢斯更加慌張。
「既然如此……」傑洛面臨窮途末路的絕境,為了從蕾薇亞丹手中脫困,他使出會讓女生錯愕到不行的一招。
首先他伸手抓住厄爾畢斯的手腕,接著將他拉進自己的懷中,抓住厄爾畢斯的下巴抬高他的臉龐,最後引唇靠近。
啾-
「哥哥大人,等等我嘛!哥哥大……嚇────!!!」蕾薇亞丹停下腳步,雙眼瞪大的看著對方的舉止,並且倒抽大大的口氣。
那是相當震驚的目擊畫面,傑洛跟厄爾畢斯……KISS!?!?!!!
「給我分開────────────!!!」蕾薇亞丹一氣之下立刻跑過去,伸手到傑洛跟厄爾畢斯之間的空間,用力推開使得兩人分開。
「嗚哇!」厄爾畢斯驚慌又臉紅的望著傑洛,一看到傑洛,他的心臟就不停的噗通噗通跳,同時他的心情感到複雜。
傑洛對他做的行為,讓他感到莫名其妙又詭異。
「蕾薇亞丹,我要向妳坦白一件事,其實我、其實我……」傑洛決定要對蕾薇亞丹說出極為恐怖又是能隔絕她的彌天大謊。
「其實我喜歡的性別是男人。」
咖啦────好像有什麼東西碎裂了的聲音傳來。
然而,厄爾畢斯一聽到傑洛的自白,立即後退三步離傑洛遠一點,露出驚恐的臉色看著傑洛。
「你、你在胡說什麼啊?哥哥大人,你怎麼可能喜歡男人呢?」蕾薇亞丹不敢相信。
「我是真的喜歡男人啊!蕾薇亞丹!!」傑洛繼續說著連他都覺得丟臉的超級謊言。「我超愛男人的!啊哈哈哈,我喜歡同、同、同性戀啊!!!!」
「我不相信!!!!!」蕾薇亞丹超級反對,她吼出剛才更大聲的聲音。「哥哥大人才不會去喜歡男人!!!男人髒死了!哥哥大人,請不要太靠近那個不男不女的髒男人!!!」
蕾薇亞丹更是激烈,抓住傑洛的手拖著他去遠離厄爾畢斯。
身為男人的厄爾畢斯,男人的自尊徹底被蕾薇亞丹打壞,甚至搞不清楚性別到底是要分到男性還是分到女性。
「我是說真的啦!蕾薇亞丹!我、我我我、我喜歡男人啊……」傑洛扯開蕾薇亞丹的手,繼續說著蕾薇亞丹根本不相信的謊言。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哥哥大人不可以去喜歡男人!來!人家會讓你徹底了解女性的美妙!!!」蕾薇亞丹硬是抓住傑洛的手到走廊的另一邊。
「不要啊!!!吶!風紀委員!救我啊!!!」沒想到自己覺得有用的謊言完全不用在蕾薇亞丹身上,傑洛崩潰地對著厄爾畢斯大喊。「吶!救救我啊啊啊!」
厄爾畢斯一點也不想去救人,反而他拿出白色手帕揮一揮,與傑洛離別。
「哥哥大人不可以,不能向男人求救!」
「對不起!我錯了!其實我說的是謊言!我並不愛男人!請妳等一下啦!」
「不行!哥哥大人,我要好好教育你才行!」
「不要────!!!」傑洛這時用力掙脫,遠離蕾薇亞丹的緊抓,以他最快速的奔跑速度在風紀委員面前疾走。
「啊,哥哥大人!!!!」蕾薇亞丹一看到傑洛跑走,趕緊轉身追過去,再次展開剛才停止的追逐。
最後,厄爾畢斯眼睜睜看著他們的追逐,沒有想要取締他們的想法,完全隨他們去。
接下來,厄爾畢斯只要能設想忘記傑洛剛才親他的景象,以後的日子就能過得安詳,不過,他不知道傑洛是今天被風紀委員長零設定的特定不良學生,是必須注意的人。
讓一個特定人物隨便跑走,有損風紀委員的名譽也說不定。


辯論戰爭第二輪,敲響了第二次的空氣鈴聲。
身為男人代表的零,依然沒有說話的權利,也依然跪坐在地不能起來。
「那個……雪兒……」這時,零這次想說話要和雪兒解釋。為了取得說話權利,他禮貌性的舉起手給她看。
「潘朵拉同學,我再問第二次,為什麼找上我的"男朋友"小零呢?」雪兒故意無視零,繼續詢問潘朵拉。
「嗚……」被雪兒無視的零,難過的低下頭,感覺自己快哭出來,說話的權利都沒有就算了,連存在都不被肯定。
那我留在這裡做什麼?零難過的想。
「我說過了,與妳無關。」潘朵拉依然堅決不說出原因。
「為什麼啊?!!!」被對方一次一次的拒絕,雪兒被逼急又火大,憤怒的對著潘朵拉吼問。
「因為我要找零商量,並且要他幫我做點事。」這次潘朵拉願意說出一點理由了。
「做事?做什麼事?」
「與妳無關。」這次拒絕雪兒,不告訴她真實的理由。
「咕嗚嗚嗚……」雪兒發出與傑洛一樣的憤怒低鳴,為了求到潘朵拉真正的答案,她不滿的瞪向零,那樣的眼神害得零再度渾身顫抖。
雪兒一看到零那麼害怕,只好壓下憤怒,露出對腦強制執行微笑指令,看起來溫柔的笑臉,但其實有著好幾分的怒氣。
「小零~」她輕聲喚人,但其實有著好多分不滿。
「什、什麼事?」零懦弱的回答,身體的顫抖比剛才還要激烈了。
「請你向潘朵拉問點事好嗎?記得要低聲下氣喔~~」
「好……」不知為何,零好像聽到地獄的鐘聲、看到在三途河的不明老奶奶正莫名其妙的對著他招手。
雪兒的微笑要求,好像帶著殺氣。
零當下立刻答應雪兒,轉身面對潘朵拉,用極度低聲的語氣去問人。
「那個……請你告訴我妳找我來的原因好、好嗎?」
「首先你先答應我,你要盡你所能辦到我請求的事。」
「好,答應你。」零就這麼輕易的掉入不能挽回的陷阱,輕易的答應她了。
「我要你……假扮我的未婚夫。」
聽到潘朵拉這麼對零請求這件事後,空氣凝重、氣氛靜到連根針掉洛的聲音都能聽到。
三秒後,零跟雪兒才有反應,兩人默契十足的大喊叫。
「什麼────────────!!!?????」
接著雪兒正想歇斯底里的逼問潘朵拉時,潘朵拉突然拿出一張照片,一張有兩人入影的彩色照片。
一個身穿水藍色洋裝,白色過膝襪與藍色娃娃鞋,頭頂繫著藍色大蝴蝶結。看起來是十歲的可愛小女孩,卻對著鏡頭露出一臉冷淡的表情,完全沒有害羞或開心的表情。
看髮型與表情判斷,這位大概就是潘朵拉小時候的模樣。
則站在潘朵拉旁邊的人是位充滿稚氣但是擺出臭臉的男孩,一身牛仔吊帶褲,腳穿咖啡色皮鞋。明明看起來是位男孩,但是留著青色長髮,在頸子處綁個細小馬尾,看起來蠻像個女生。
「那個……妳是想說這是妳喜歡的人?」雪兒一看到潘朵拉拿出照片,立刻從風紀委員長的位置離開跑到潘朵拉身邊。
「嗯。」潘朵拉點了頭,雙頰因為害羞而些微發紅。
「那他是?」雪兒接著問旁邊的小男孩。
「跟我同班的……又是輕音部的吉他手兼主唱……他跟我是青梅竹馬關係,他是普羅梅帝。」當潘朵拉斷斷續續的回答時,雙頰的紅擴散了整個臉頰。
「普羅……梅帝?啊!」零一時頓住,當他回想起去年運動會最後的賽跑比賽時,想到那個叫普羅梅帝的人曾對他做出絆腳的行動。「原來是他啊……」
「他很遲鈍,也總是無視我的話,我想要吸引他注意。」潘朵拉收了臉紅,很正經的說明著。
「所以說,為了吸引他注意?」雪兒開始有不好的預感。
「對,我要借一下零,到畢業之前沒有讓他注意到我的話,零都要當我的未婚夫。」
「咦??????」雪兒抱起雙頰不敢相信的叫喊。
「所以零,你答應了我,要協助我並且假扮我的未婚夫。」潘朵拉接著轉頭面向零,抓住零的手牽住。「記得嗎?你剛才答應了我。」
「可、可可可、可是……」零這才知道已經掉洛潘朵拉的陷阱了,欲哭無淚的看著對方。「我我、我……」
「不行!我的小零哪可能租借給你啊?!!!」雪兒生氣地對潘朵拉吼罵,牽住零另一手,用相當用力的力氣緊抓著零,讓零痛苦地露出苦臉。
「可是你的小零,可是答應了我。」潘朵拉冷道,並且特地靠近零毫無距離感,完全是零距離接觸,用她的豐滿又柔軟的胸部按住零的手臂。
「唔。」從手臂那裡傳來的柔軟觸覺,瞬間讓零臉紅起來,全身神經突然緊繃。
「但是、但是……」雪兒想挽回,但是零就在與潘朵拉問話時就不小心答應了她,雪兒著急的想說點什麼,可是無法說些什麼。
「零,在假扮我的未婚夫期間,你對我做出什麼都沒關係,除了上床的事以外,什麼事都可以。」潘朵拉將自己的身軀更加緊貼著零,用自己的胸部壓著零的手臂。
「嗚唔唔……」零的臉部反應因為胸部緊貼變得更劇烈,熱紅的臉頰,那害羞的紅簡直會擴散,甚至連脖子都紅通通。
甚至,連鼻血都流出來,從右邊鼻孔偷偷溜出來的紅色液體,那樣的零,雪兒一看到立刻氣得散發出黑色的憤怒氣場。
「小零……你居然……」
「雪、雪兒……誤會啊。」
「鼻血都已經流出來還說什麼誤會啊?你下流!!!!」雪兒非常生氣的吼罵,並且對著零伸出手,相當粗暴又大力的猛掐著零的太陽穴,下陷程度多達約五公分。
「嗚哇啊啊啊啊啊!!!太、太陽穴好痛啊啊啊啊!!!」
「還有潘朵拉,現在我可要說個清楚,小零他可是我的男朋友也是將來要結婚的老公,不准跟我搶!」接著雪兒看向依然貼著零不放的潘朵拉,對她強力宣示。
「不過現在他是我的暫定男友,只要取得普羅梅帝的吸引,我會馬上放棄。」潘朵拉語氣冷淡的說。
「妳這女人……那好,我把零借給你,然而,小零是不准放感情參與。重要的是,潘朵拉妳無論在事成或過程,也不准追小零!我只願意妳去追普羅梅帝同學!」雪兒最後突然願意妥協。「我再說一次,小零可是我的!!!」
「現在也能算我的。」潘朵拉強勢的對雪兒宣示,並且把零拉過來,將零的頭放置在自己的胸前,順便拿出高級絲綢製手帕幫零的鼻血擦乾淨。
「不對!小零永遠都是我的!!!」為了爭氣,雪兒拉零過來,也學潘朵拉那樣把零的頭放置自己的胸前,她跟著大膽一點,她將零的臉完全塞入自己的胸脯裡。
「我的。」潘朵拉語氣冷淡地又說,又將零拉過來至自己的胸部。
「我的!!!」
「我的。」
「是我的!!!」
「我的。」
當兩人不斷爭吵爭零時,零無法抵抗地持續著被兩位女生拉來拉去又放到柔軟的胸部裡,他的心情相當複雜。
零他感受著一般男生很少有的胸部懷抱,雖然小嬰兒比較常有這經驗。但是這次不一樣,一下是超大又超軟的,又一下是不大不小也算軟的肌膚接觸……他受不了的紅著臉昏厥過去了。
至於,兩個女生何時吵完,是在厄爾畢斯在校園巡邏完回到風紀委員會室的時候了。


在學生會辦公室,這時的學生會長艾克斯突然看到傑洛正看標題是"打工族必找"的雜誌。
「傑洛,你想找打工啊?不是已經在做偽娘女僕的打工了嗎?」艾克斯好奇的問。
「那個期滿,做完了,現在是當管家幫拜魯叔父。」傑洛很專心的注視著。「拜魯叔父為了店裡名譽,他找了兩位"真實"的女僕來補位了。還有,我不只做女僕,我不是還有做管家嗎?」
「是嗎?我不記得了。」艾克斯對於傑洛當過管家的回憶很模糊。
「切,喜歡偽娘女僕的鬼畜眼鏡變態……」傑洛小聲嘟囔著,偷偷說著艾克斯的壞話。
「嗄?你說了啥?」艾克斯這時他的耳朵特別靈敏,剛好聽到傑洛的壞話,正拿著屬於自己的葛洛克23指著傑洛,只差沒開膛。
「沒有,我什麼也沒說。」
「那就好。那麼你這次想找什麼樣的打工?」
「嗯……人妖酒吧,薪資很高呢!居然比我的一個月零用錢還高。」
「喔~人妖酒吧啊……嗯……啊?!」聽到人妖酒吧,艾克斯慢了三拍才發現到傑洛正想踏入男人的另一個世界。
接著,艾克斯快速拿走傑洛的雜誌,很粗魯又暴力的把雜誌撕成一片片碎紙屑。
看到雜誌那樣,那能夠保住人身貞操的免死金牌正被艾克斯撕碎,感受到悲劇發生的傑洛壯烈的大慘叫。
「啊啊啊啊啊────你太過份了!我可是要躲過蕾薇亞丹的熱情才想去人妖酒吧的耶!!你都不管我的死活啊?!你這個鬼畜眼鏡變態殺人魔!!!!」
「吵死人了!!!你這金髮假日本人!!!與其關心你自己的貞操問題,也要關心朋友的健康問題!」
「嗄?!!」當傑洛聽到艾克斯要求別人關心朋友時,傑洛覺得有點奇怪。
自己的健康問題自己管理不就好了,怎麼要別人關心呢?況且艾克斯平常就是早睡早起身體好的健康寶寶了,還要人管理?
傑洛奇怪的去注意艾克斯,注意到那個平時就是不過糜爛夜生活的健康寶寶,眼睛有特黑的黑眼圈。
還有艾克斯有隻手拿著一副墨鏡,他大概是拿來遮他的黑眼圈,因為擔心別的同學會指指點點,身為學生會長的他,不允許掛著那熬夜過的臉色見人。
「艾克斯?你是艾克斯?」傑洛感到意外又驚訝。
「我當然是啊!其實昨天晚上我睡覺時發生了……幽靈事件。」
「幽……靈!!!??」一聽到友人遇上幽靈事件,傑洛的雙眼閃閃發光了,而且在他身後的馬尾像個狗兒開心時的尾巴正晃動著。

 


*當我的貼身保鑣*


時間回顧到昨天晚上十點整,艾克斯有個早睡早起身體好的健康原則,這時間他已經深深入睡了。
他穿著藍色、左胸口有著白色英文X圖案的睡衣入睡著,因為初夏到了,他拿薄棉被蓋著。
然而,時間迅速來到凌晨零時,放在艾克斯家走廊的老骨董鐘擺時鐘打整點鐘。
咚-咚-咚-咚-咚-
打完鐘後,接著天花板那裡傳來類似腳踏木板的聲音傳入艾克斯耳中。
吱-吱-吱-
「嗯?」艾克斯注意到,半睜開著眼看向天花板,聲音不斷在他面前與耳多響著。
那時起,他緊張起來了也起雞皮疙瘩了。
吱-吱-吱-
「什、什麼?」艾克斯嚇得臉色鐵青,相當怕鬼的他注視著天花板,另一邊的天花板不斷有人走路著。
艾克斯記得天花板的另一邊是他們家的閣樓,平常少用但也囤積了不少東西,他記得那裡是東西都多到不行,而且不可能走那麼多步才對。
吱-吱-吱-吱-吱-
這次腳步聲更多,更是讓艾克斯嚇得渾身顫抖,雙眼睜得大大。
「嗚哇。」為了保護自己,艾克斯將自己全身完全罩在薄棉被裡,設想關上耳朵聽不見那腳步聲,直到隔天早晨。


「就是這樣。」
聽完艾克斯的描述後,傑洛的雙眼閃亮亮,身後的馬尾正如開心的狗尾巴搖擺著。
「絕對是幽靈!是幽靈在你家閣樓走來走去,不然就是坐敷童子!太棒了!!!」
「棒你的頭啦?!!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住不下去啦!!!」艾克斯抱著自己的雙頰慘叫。「我受夠幽靈了啦!什麼靈的,快從我家離開啊!!!!」
磅-
這時突然有人開槍打地面,子彈打到的痕跡在艾克斯腳邊不遠。
傑洛暫時收起開心的表情,去注意開槍的人,是剛才就進來的零,請注意一下,他的右邊鼻孔有流過血的痕跡。
零不知為何的發脾氣又毫無預警的開槍示威,用生氣的眼神怒瞪著艾克斯。
「什麼零的?我何時到你家寄人籬下了?!你這個Fxxking學生會長。」
「我、我……」艾克斯變得更害怕,當他想解釋時卻口吃;當他要轉頭過來時,脖子以相當僵硬的機械式轉頭過來。
(注:幽靈的靈跟阿爾伯特零的零,日文讀音相似)
「零,艾克斯他家鬧幽靈囉!終於鬧鬼囉!」傑洛興奮的說,幫艾克斯解釋一下。
「什麼叫終於鬧鬼了?你就這麼想讓我家鬧鬼嗎?!!」聽到傑洛那句話,艾克斯氣急敗壞的吼。
「鬼?幽靈?」聽懂艾克斯說的人不是指他後,零將手槍收好,並且冷淡的說。「都什麼時代了,哥,你還相信有這東西在?」
「幽靈當然存在啊!零!不然我們幹嘛有神社?裝飾用喔?」
「聽好了,什麼鬼啊坐敷童子的,全部都是不存在的謠言。」意外是現實主義者的零,否定傑洛的說法。
「不對!坐敷童子是真的存在的!幽靈或妖怪都存在的,只是不想讓人類看見而已,再加上科學的發達導致我們思考變得現實,才會不相信他們的存在!」傑洛堅決認為鬼或妖怪都存在。
「哥,快清醒,鬼跟妖怪都不存在!」
「不對啦!他們都存在啦!!河童或雪女,還有妖狐,都有存在啊!」
「傻了,你真的傻了,現在可以科學去確認他們都不存在。」
「什麼科學?你這科學的走狗!其實你很怕鬼對吧?!原來如此,這麼怕鬼是不會坦率的說出來啊?!!」
「誰怕了?我才不怕咧!你這傻子!」
「你才傻咧!!」
當雙胞胎不斷互相爭吵又互扯頭髮互掐脖子,艾克斯呆望著平常看起來感情好但偶而會吵架又打鬧的雙胞胎。
「我家的問題怎麼辦?兩個白癡。」艾克斯依然想解決自家的問題,向他們問道。「喂!兩個笨蛋,我家的鬧鬼事件怎麼辦啊?」
當艾克斯大聲一點問那對雙胞胎時,那兩個用嫌惡的眼神瞪人,並且很不客氣的罵人。
「吵死了,你這假高中生的正太控!給我到外面去罰站啦!」傑洛舉起手艾克斯揮揮,示意趕走艾克斯。
「你這個早睡早起的蠢蛋,還不快點給我早超生!」零比傑洛更過分,更是要艾克斯去死。
聽到這雙胞胎的辱罵,這時艾克斯體內的理智線斷裂,並且將某個開關開啟了。
名為"暴走初號機"的開關。

 

「咕喔喔喔喔喔────────!!!」
這時剛來到學生會辦公室門口的艾克賽爾,突然聽到裡面傳來兩個男人的慘叫聲,這聲音他知道,是校內有名的金髮雙胞胎,傑洛跟零。
好奇的艾克賽爾打開大門進到裡面一探究竟,看到艾克斯只靠一個人就把傑洛跟零使出雙重的煉獄鎖喉功,折磨著金髮雙胞胎。
艾克斯的雙手緊勾著傑洛的脖子與零的脖子,用手臂緊掐著脖子,讓他們倆喘不過氣;則雙腳是勾住傑洛的腰跟零的左腳,好靠近艾克斯,掐住脖子的力氣更大。
「你們兩個也給我去死好了!!!朋友有難是不會幫助啊?!沒人性的死金髮人妖雙胞胎!!」艾克斯相當火大的吼罵,不斷施加力氣猛掐著傑洛跟零。
「你們在做什麼?在做好玩的事嗎?」面對那種事馬上認為對方是在玩遊戲的艾克賽爾興奮的問。
「啊,艾克賽爾!」艾克斯一見到艾克賽爾,馬上放開傑洛跟零(不過放開的方式是用推的)。「我們不是在玩啊,都是因為這兩個當過職業殺手的冷血蟲都不幫我啊!」
「我從狐狸退化到蟲了?!」傑洛錯愕的說。
「什麼叫做當過?我現在也是啊。」零不爽的對艾克斯抱怨。
「你們兩個閉嘴!既然你們不幫我,那我找艾克賽爾好了,他啊……」艾克斯這時露出邪惡的笑容,將對著傑洛跟零說句勁爆的話。「至少比你們有用多了!!」
比你們有用多了、比你們有用多了、比你們有用多了……這句話,深深在傑洛與零腦中回音播放著,感到有如晴天霹靂的震撼。
「「什麼叫做比我們有用多了?!!!」」傑洛與零相當有默契的憤怒又對著艾克斯吼問。
「耶~~我比金毛狐狸跟金毛野狼有用多了!」艾克賽爾聽到艾克斯那麼誇耀他,他相當高興。「那麼艾克斯,找我要做什麼?完全不收報酬呦~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真是太棒了!果然艾克賽爾比較好!艾克賽爾對人最好了。」艾克斯超滿意。「艾克賽爾,今天可以來我家住嗎?當我一天的貼身保鑣!」
「不准!!!!」這時傑洛突然大聲吼叫。
看到艾克斯跟艾克賽爾很近又關係很好,再加上艾克斯都已經有了傑洛這個貼身保鑣了,還找身分不明又私下帶槍的艾克賽爾,傑洛相當不滿。
「什麼事不准啊?傑洛。」艾克斯性格這時轉換,心情不爽又口氣差的問人。「你不幫我就算了,還要我走開!?零你也是,我都有困難了,還要人家去死?哼!沒用的職業殺手。哼!職業殺手算啥啊?!!」
「F××K!你去死!去死一萬次!」聽到艾克斯這麼貶低職業殺手,零相當生氣的對艾克斯罵,並且拔槍指著艾克斯的眉間地帶。
「嗚啊!」面對職業殺手真實瞄準想殺人的狀況,艾克斯害怕的發抖。「傑洛,管一下你弟啊!」
「呸~剛才是你不對!」傑洛不想拯救被零瞄準的艾克斯,對他吐舌頭做鬼臉。
「我知道了,你跟零就跟著艾克賽爾一起來住我家如何?」面對生命碰上絕對死亡的狀況,想活下去的艾克斯,增加貼身保鑣的人數。
「那是當然的,我好歹是你的貼身保鑣咧!順便監視一下那個短小人類。」傑洛理所當然地說,不時瞪一眼艾克賽爾。
被瞪的當事人-艾克賽爾,反而毫不在意地掛著笑容。
「是是是……」艾克斯慵懶的回應一句。
「我又沒說要住你家。」要去艾克斯一事,零一點也不願意。
「啊,對了~今天蕾薇亞丹會我們家吃晚餐兼洗澡耶!既然零你不想去,你就待在家裡好好對待蕾薇亞丹好了,我還會順便告訴雪兒這件事,零你跟自己的表妹關係良好的一起洗澡又一起睡覺~~!」
傑洛為了引誘零,祭出蕾薇亞丹會到家裡來的謊言,對付零那頑固又不知趣的個性。
「唔!」聽到鯊魚會到家裡來,又會把人吃得連骨頭都不留的。對於蕾薇亞丹極度害怕的零,再加上雪兒生氣的威脅,零的雙肩顫抖了一下。
這種雙重恐怖,零想像到以後的日子肯定相當難過,不僅會被蕾薇亞丹熱情的緊抱以及禁忌的夜襲,還會被雪兒的黑色憤怒氣場攻擊。
但是最慘的下場恐怕是被雪兒拋棄,而且還會被人說是戀妹的變態,一輩子背負著害表妹嫁不出去又不小心生了小孩的罪狀。
零為了保命與雪兒,他迅速走到傑洛跟艾克斯之間,羞澀的伸手抓住傑洛跟艾克斯的衣襬,輕輕的拉扯想讓人注意。
「我、我也要去……」
「這樣才對!」傑洛滿意的說。「我喜歡坦率的好孩子,艾克斯的家相當歡迎你來!」
「你這樣說,感覺我家也是你家耶。」艾克斯注視著零他的手抓住他衣擺,心情複雜的說。
「有句話不是很有名嗎?全家就是我家,你家就是我家。」
「講錯了啦白癡!是全家就是你家吧!而且後面那句是多餘的吧?」
「不喜歡啊?那我家就是你家!」
「我是常常去你家啦……可是!」艾克斯感到不好意思,不過他不想承認。
「哈~因為我們家跟你們家有緣份啊!」傑洛笑道。
「那又怎麼樣,哼!」
當艾克斯跟傑洛關係很好的對話時,艾克賽爾注視他們兩人的眼神,感覺很冰冷。


========================================


因為艾克斯的請求,傑洛跟零以及艾克賽爾一起到艾克斯住一晚,順便保護艾克斯跟調查。
傑洛跟零因為有來過艾克斯家的經驗,他們很不客氣的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盤腿坐(指零)又不客氣的平躺著(指傑洛)。
則第一次來到艾克斯家的艾克賽爾,正感到稀奇的到處觀察,進行著孩子風格的探險遊戲。
當艾克斯準備著四人份的晚餐時,傑洛那雙盯著電視的雙眼突然犀利起來,就連零也是,雙眼犀利的往落地窗看去,瞪著外面的正要轉為晚上的景色。
「零,去看一下。」傑洛冷淡的要求一聲。
「我知道了。」零立刻從沙發上離開,伸手打開落地窗,到外面搜查一番。
「怎麼了?」聽到落地窗被打開,身在吧台式廚房處裡著漢堡排的艾克斯好奇的問。
「因為零看到一隻貓咪從你家圍牆走過,所以好奇的過去看了。」依然躺在沙發上的傑洛代為回答,不讓艾克斯擔心起來。
「這樣啊。」聽到只是貓咪,繼續放心的煎著正吱吱作響的漢堡排。
等到零看完戶外後關上落地窗,回到傑洛旁邊繼續盤腿坐下。
「沒有異常,但是之前有一瞬的氣息出面的。」零為了避免艾克斯聽到,他用最小音量跟傑洛說話。
「是啊,明明有氣息卻看不到,想必是"那個"吧。」傑洛也跟著用小音量來對話。「美國私底下研發的工具,光學迷彩。」
「應該是。」零點了頭輕聲回應,眼睛盯著現在播放著"白金傳說"的綜藝節目,耳朵頻頻聽到廚房那裡傳有艾克斯的"喂!不准偷吃!"跟艾克賽爾的"只吃一點又沒關係,小氣"這兩人的吵鬧聲。
「不過使用者很笨拙,輕易地讓人察覺到氣息了,那傢伙,太弱了。」
「嗯。」
「嘛~到時候只追他的氣息就好,然後就────」
「追誰的氣息啊?」傑洛的話還未說完,嘴叼著炸天婦羅的艾克賽爾突然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到傑洛躺的沙發後方,又突然問人話。
「哇啊!」傑洛一看到艾克賽爾的臉在他臉上就嚇了一跳,嚇得從沙發上掉落。「細砂狀刺蝟怪人,別突然嚇人啊!!!」
「可是你說什麼氣息……」嘴裡依然叼著天婦羅不放的艾克賽爾還是想知道傑洛的話中話。
「是"氣體"!氣體!剛、剛才我放了氣體不行啊?!」為了不讓局外人-艾克賽爾知道詳情,他說出絕對會毀了他形象的話。
「噁~傑洛好髒。」艾克賽爾聽到傑洛說了這樣的話立刻捏鼻子揮揮手,並且趕快離開。「在別人家這麼不客氣!」
「怎、怎麼樣?啊哈哈……」傑洛保持著他快支撐不不住的大牌態度,發出乾澀的笑聲,眼眶正偷偷的犯出淚光。
則在傑洛旁邊的零,為了讓他的謊話逼真,捏住鼻子做做樣子。
「傑洛,你有點禮儀好不好?就算排放了氣體,也不能說出口啊!」感到不舒服的艾克斯苦著臉勸說。「來吧,晚飯已經做好了!」
「耶~吃飯囉~」聽到晚飯來臨,艾克賽爾立刻開心大喊又快步過去,模樣簡直是個孩子。
艾克賽爾像個孩子跑過去的景象,零微別頭去注意,用犀利的眼神盯著。
「零,吃飯吧!」傑洛開始走向餐桌去,沒去注意零的異樣。
「等等,哥,那小子你不在意?」零伸手抓住傑洛的衣襬阻止他前進,用極微小音量跟傑洛問道,向著艾克賽爾稍微點了頭示意指著他。
「不就是個米粒小的刺蝟型人類嗎?」傑洛不覺得奇怪。
「不是,他不是普通人,他是────」
當零說重要字詞時,傑洛的眼神犀利起來了,零那麼一說,傑洛開始警戒起艾克賽爾這個人。
--他是跟你一樣是來自美國的職業殺手,而且是麥克麥威爾先生新找到的。
當時零是這麼說的,這句話,傑洛不得不警戒起艾克賽爾。


「傑洛。」
「嗯?」
「剛才吃飯的時候你怎麼不聊天?」
吃完晚餐後的時刻,艾克斯洗起大家吃完的碗盤,零先一步洗澡去,艾克賽爾又到處跑,繼續玩著他在夕陽時刻還未玩夠的探險,這次他來到艾克斯的房間定點探險中。
在吃晚餐的時間裡,艾克斯開聊,不過願意配合的人就只有艾克賽爾一人,傑洛與零靜靜的吃著艾克斯親手煎的漢堡排,完全沒有想開聊的動力。
艾克斯覺得奇怪,在艾克賽爾跑去探險跟零去洗澡的時刻,艾克斯趁機詢問傑洛。
「沒什麼啊。」平躺在沙發的傑洛,眼盯著電視不放,慵懶的回應艾克斯的話。
「是不是因為艾克賽爾在場?」艾克斯繼續問,這次他扯上艾克賽爾。
「當然不是,我才沒那麼小家子氣。」
「是嗎?」艾克斯還是有點懷疑,並且覺得傑洛怪怪的。
「與其說我,倒不如說你吧。」傑洛從沙發起身離開,走到艾克斯面前。用很生氣的眼神注視著艾克斯,打算將不滿的事對艾克斯爆發。「為什麼你還要找什麼貼身保鑣啊?你不是有我了嗎?我是哪裡不盡責了?就因為我沒住在你家?」
「咦?」艾克斯愣住了,然後在不知不覺中的臉紅起來。
那個……我跟他是情侶嗎?不不不!!!我跟他才不是那種關係咧!話說,傑洛他不喜歡我另找其它的貼身保鑣?他、他他、他在吃醋?為什麼?艾克斯困惑又不明白的心想。
「而且還找那個米粒狀的臭刺蝟人類!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你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傑洛繼續不滿的抱怨道。
「你、你為了艾克賽爾吃醋嗎?」艾克斯的臉更加通紅又感到不好意思,拿著海綿的手在無意識中緊握了。
「吃醋?我幹嘛吃醋?問題是你找其它的貼身保鑣啦!笨蛋!」傑洛氣得伸手拍打艾克斯的腦袋。「你有毛病啊?擅自找其它的貼身保鑣,你這個旁若無人的混帳!」
被傑洛打了一下的那時刻,艾克斯的臉色變得陰沉,因為不好意思而紅的反應完全退散,現在處於被埋在地裡等著爆炸的地雷一樣,再過不久就到爆發。
「什麼啊?你現在是為了貼身保鑣生氣囉?還不是因為你……」艾克斯氣得雙肩微微顫抖,聲音顯得低沉。
「我怎樣?」
「還不都是因為你不肯答應我的請求還跟著零起鬨,搞什麼?!你現在是惡人先告狀知不知道啊??!!!」艾克斯一口氣吼出他的憤怒,並且對著傑洛潑水。
「嗄?我?!」
「對!就是你啦!!!」
「我又怎樣了?!」
因為貼身保鑣的事情就讓兩人彼此爆口角,其中還會動手,像是潑水或打頭。
剛洗完澡的零跟剛跑來客廳的艾克賽爾一看到他們兩人互相吵架,零跟艾克賽爾都不打算出面阻止,反而放任他們繼續吵著轉身離開。
最後,傑洛跟艾克斯連原本為了而吵的起頭都不知道,繼續互相爭吵個不停,互相罵著難聽的字詞。

 

深夜,艾克斯跟艾克賽爾兩人都入睡,艾克賽爾因為沒有沙發可睡又沒有帶睡袋的關係,艾克賽爾以側身睡姿與艾克斯共擠一張單人床。
另外那對金髮雙胞胎,則是到客廳的沙發睡覺,蓋著跟艾克斯借來的毯子睡著。
不過,他們可沒睡著,他們正睜著眼睛警戒著。
吱-吱-
那個腳踏木板地的聲音來了。
傑洛與零立即起身又拿出武器,放輕腳步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去。
當兩人一來到閣樓,馬上入目的景象就是一大堆的雜物跟箱子,因為太久沒打掃的關係,雜物和箱子上都有一層灰塵。
「哈啾。」因為灰塵所害,零打了小噴嚏。
「零,來,口罩。」
「多謝。」零伸手拿了從傑洛那裡來的白色口罩,開始帶起來與灰塵隔離。
「出來,使用光學迷彩的膽小鬼。」傑洛為了不吵醒艾克斯,壓低聲音呼喚入侵者。「敢偷襲艾克斯,我看你只有這樣的大膽。」
「發現到啦?傑洛、零。」一個男子聲音從另一邊傳來,並且關上光學迷彩現身。那人有著綠色龐克頭髮,掛著有邪惡企圖的笑臉,眼睛大得像蜥蜴,偶而不時露舌。
他,來自E班級的人物同時也是世紀大盜亞森羅蘋的後裔-史提克‧卡梅利歐。
「Bon sir,傑洛、零。」他面帶笑容說出法語向傑洛跟零打招呼。
「你,史提克!」傑洛一撞見對方的真面目立刻借警戒起來,將手上的日本刀提至與臉同高的位置。「你又想拿艾克斯的ROCK數據對吧?!」
在傑洛警戒起來的同一時刻,零也跟著警戒起來,將兩把BerettaM92F開膛並且指向對方。
「是啊,我想要那東西呢~只要把它給賣了,想必能得到許多金錢呢!」史提克舉起雙手興奮的說道。「為了錢,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呢!就連你們的DNA也可以拿去賣呢。」
「人類的DNA怎麼可能賣得出去?」零質疑道。
「當然行,Limey零,現在有人私底下很想要呢,你的女朋友不就是透過基因什麼的創造出來嗎?」
「閉嘴!你這Fxxking Froggy!」
「嚄嚄~明明在英國訓練的職業殺手,卻會美式髒話啊?佩服佩服。」史提克為零的髒話而感到高興,輕拍雙手給掌聲。「不過,你們兩個,確定要在這裡使用刀或槍嗎?跟你們說喔,我特地在這裡放了一種氣體,萬一揚起灰塵的話,鐵定著火的。」
「「嘖!卑鄙小人!!」」雙胞胎一聽到一只要使用武器與這裡的灰塵摩擦又加上氣體的輔助會著火,雙胞胎不滿又感到不妙的低吼一句,順便將武器收起。
「不過我今夜不是來打架的,傑洛、零,下次再來玩吧!」史提克轉身到窗戶那邊,打開窗戶後一腳踏上準備逃脫。「順便跟你們說,我今天使用光學迷彩只是玩玩而已,我若是想真的拿走一樣東西或殺人,我會更加厲害的。拜啦!」
「站住!」傑洛喊聲,想過去但是因為雜物問題而無法過去,因此錯失機會無法抓住對方。
史提克從窗戶跑出去後,接著乘著隱藏起來的滑翔翼飛走消失在暗夜裡。
「切!逃跑了……讓渾蛋跑走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啊!」傑洛不滿的暗罵,望著另一邊窗戶正將夜風跑到家裡。
「……哥,她是誰?」這時零突然指向他的左邊,向傑洛詢問。
「嗄?她?」傑洛立即往零指的方向看去,可是在他眼中什麼都沒有。「沒人啊?零,你看到幻覺啦?還是熬夜讓你不舒服了?」
「我沒有不舒服,我是真的看到她站在那邊笑著,而且她還有點……透明。」
「零,你是真的不舒服吧?那裡就沒人啊。」
「哥,相信我。她真的……有點透明,而且還、還……還沒有腳。」這時零的臉色發白,額間冒冷汗。「哥,她人就在那裡啊。」
「可是你哥哥我沒看到!」傑洛開始有點生氣。「零,別開玩笑了,我看你撞邪了,快點去睡覺吧!快點!」
「可是……」
「快睡啦。」傑洛走下閣樓,不管零怎麼說那裡的情況。
「……哥,她淡化不見了。」零又說,看著他所看到的女孩消失了。
「別開玩笑了!傻瓜!」這次傑洛真的火大了,對著零罵一句。
「哥……我、我我我、我看到幽靈了。」零依然站在原地不動,語氣顫抖的低語道,同時感到背脊冰涼的。
可是傑洛早就離開不聽見零的話。
那晚,零看到的女孩,是誰?然而,從今晚之後的日子,這房子不再有腳踏木板的吱吱聲。


隔天早上,艾克斯很舒服的睡了一晚,而早起時相當有精神,睡得相當飽足。
「嗚哇~睡得真飽,家裡有貼身保鑣真好。」艾克斯從床上下來,順便將現在還睡得很沉的艾克賽爾推到另一邊,再讓他睡一些。
他從自己的房間離開後來到客廳,想說要跟那對雙胞胎道謝了,不過他看到傑洛的額頭露出來,那裡被寫上一個字"傻";另一方面則零也慘遭同樣情況,只不過他額頭的字是"瓜"。
雙胞胎額頭上的字一合在一起,就是"傻瓜"。
「噗~傻瓜……」艾克斯一看到馬上笑起來,為了不吵醒這兩人,他小聲的發笑著。
幫雙胞胎的額頭寫上那字的犯人,人在艾克斯房間裡沉睡著,手緊握著一枝油性麥克筆,不時偷偷露出笑嘴。


+待續+
────────────────
艾克賽爾:嗨呦~這回預告終於讓我來了!
艾克斯:我也來了,至於傑洛跟零呢,他們還在睡
艾克賽爾:耶~我終於可以跟艾克斯獨處了,那麼為了把預告變得更加有趣,我打算將傑洛跟零的睡樣傳到推特去!並且寫上這樣的題目!
艾克斯:艾克賽爾你真是的,你又想惡作劇
艾克賽爾:題目是,金髮雙胞胎一合起來就是"傻瓜",啊哈哈~超中肯又爆笑的題目!
艾克斯:噗~的確很好笑!
艾克賽爾:為了保持永久的爆笑,選用了難洗掉的油性筆呦~(笑)
艾克斯:咦?!難道……
艾克賽爾:沒錯!犯人就是我呦~把雙胞胎的額頭寫上傻瓜的人就是我呦~
艾克斯:原來就是你啊!!!(驚)
艾克賽爾:嘻嘻~這就是節目效果!
艾克斯:我想他們會超生氣的……(汗)
艾克賽爾:那麼預報下回吧!我看看,唔……我的出場又少了,什麼才會到我的故事啊?
艾克斯:別抱怨嘛~總會輪到你的,那麼開始吧
艾克賽爾:好……
艾克斯&艾克賽爾:下回,"Double Trouble"與"Don'tbottle it up",敬請期待!
傑洛:啊~~~!!為什麼我的額頭有傻這個字啊?!!
艾克斯:我就說吧,一定會發現的!
艾克賽爾:嘻嘻嘻~~
零:喂!是不是你們兩個做的?(怒)
艾克賽爾:零你猜錯了,正確來說是我做的!(現出自己手中的油性筆)
零:F××K!(現槍,並且指著艾克賽爾)
艾克斯:嗚哇哇~~~(一看到零拔槍就趕緊逃走)
艾克賽爾:啊啦啊啦,這麼快就現槍啦?嘻嘻~你跟你哥哥合在一起就是傻瓜!哈哈哈~金髮傻瓜二人組!(笑)
傑洛&零一口同聲:誰是金髮傻瓜啊?!!!(怒)
艾克賽爾:耶~真是太開心,那麼下回見囉~拜拜!(溜)
傑洛:你去死!!!我要把你砍成碎雜再拿去餵烏鴉!!!(拿著日本刀追殺著艾克賽爾)
零:GO TO HELL!AXL!(開著槍追殺著艾克賽爾)
艾克賽爾:啊哈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