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5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校園劇場】你只屬於我的!

 在看起來沒人在的學生會辦公室裡,有兩個人在學生會長的桌子前、在地上相擁著,襯衫鈕扣全解開,肌膚緊緊貼住,互相喘息著。
「傑洛……」艾克斯喘息著,輕呼喚著對方,雙手緊抓著他的手臂。
「是開始想要了嗎?」傑洛問著,用膝蓋輕輕頂撞著他的後庭。
「才…才沒有……」艾克斯別過頭,不想回答傑洛。
「那我繼續囉。」傑洛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彎下身,輕輕吻上艾克斯的胸膛,伸出舌尖在肌膚上游移著,最後來到已經興奮得硬挺的花蕾,用舌尖逗弄著。
艾克斯發出興奮的呻吟,按耐不住的扭動腰肢。
傑洛的手跑到他的臀部,輕輕的揉捏著,接著又跑到隔著褲子隆起的部位,不時按壓撫摸。
感覺到對方的分身熱又腫脹,不經過詢問地解開褲子拉鍊。
「傑、傑洛!」
「給我看,你興奮的地方。」
「你就不能先問過我嗎?」
「反正你又不會拒絕我?」
「胡說!」
艾克斯想掙脫他的禁錮,但是傑洛抱得越緊,近到能感覺得到有硬物正頂著他。
傑洛緊貼著他,就是不讓懷中的愛人跑走。
當他正想摸出對方的分身並脫了褲子時,門外傳來急促的跑步聲。
「傑洛……」艾克斯有點在意門外,小聲的問。
「別理他,假裝不在這裡就好。」傑洛完全不在意,繼續摸著敏感地帶,碎吻著肌膚。
傑洛的手正掏出艾克斯的分身後,正要撫動時大門突然大力打開,徹底壓下他的興致。
「艾克斯~~~!!!」一個小男孩的興奮呼喚聲傳來。
艾克斯差點想驚呼,幸虧傑洛及時堵住他的嘴巴,同時也占便宜的纏吻著他。
傑洛繼續不在意那擅闖進來的人,吻著艾克斯、摸著他的分身。
緊接著發生令人錯愕的大事,那人突然繞過桌子,親眼看見他們兩人偷偷摸摸的做見不得人的事。
「艾克斯你躺在地上做什麼?」他問。「那隻臭狐狸又對你做什麼?」
而他的聲音、目光讓艾克斯錯愕地瞪大雙眼看著他,也回答不出他的問題。就連傑洛因為那人的關係無法繼續下去,兇狠的瞪著他。
突然闖進去的人,正是艾克賽爾。
即零之後,連艾克賽爾也發現到他們兩個的關係!
###
在前往艾克斯的家時,傑洛煩躁的跟著艾克斯後走,則艾克斯很煩惱的走著。
另外艾克賽爾正緊熊抱著艾克斯的背後不放,不時往後瞪又對傑洛吐舌頭扮鬼臉。
一來到艾克斯的家,艾克賽爾在艾克斯拿鑰匙準備開門時突然問他。
「吶~艾克斯,後面那隻狐狸也要進去嗎?」
「咦?呃……」艾克斯有點猶豫,疑惑的看向傑洛。
「當然要進去!呆子!」傑洛粗魯的回話,拿走艾克斯手中的鑰匙馬上幫他開門。「幫你開了。」
「謝謝喔。」艾克斯不好意思的道了謝,心情有點尷尬,不知如何面對艾克賽爾,但是想到艾克賽爾應該不太在意,他坦然的面對。「好了,艾克賽爾,別一直抱著我。」
「好~」艾克賽爾馬上聽話的爬下來,但是他等艾克斯進門後,雙手撐在門邊,挺身擋住傑洛的去路。「不過之後啊,噁心狐狸就禁止進入了!」
「什麼!?」傑洛聽了馬上火大,伸手揪住艾克賽爾的衣領。「你憑什麼阻擋我進去?!」
「艾克賽爾?傑洛?」才剛進門就看到他們就起爭執,艾克斯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們互瞪著。「你們兩個別在我家門前吵架啊……」
「我是不知道你這噁心的傢伙對艾克斯做了什麼,不過你真的很噁心啊!」艾克賽爾不甘示弱的怒瞪著他。
「你!!」
他們的爭吵讓附近的鄰居好奇地關注他們,有從二樓窗戶看的、從門前躲起來偷看的。
「我要你滾回家,艾克斯對你感到很困擾,你這邊跟我吵,不怕讓他被人說什麼嗎,你要是真的關心他,我要你走!還是說,你非得要我說說你們私底下做的事?」
聽到艾克賽爾會說出來,艾克斯就開始緊張。
傑洛火大的瞪著艾克賽爾臉上的冷酷表情,接著看看艾克斯,的確不知所措的樣子。
看艾克斯那樣,傑洛不忍心他被人說閒話,馬上轉身離開。
「嘖!」傑洛大聲不屑的低鳴一聲,迅速走開艾克斯家門前,接著用力跳上別人家的圍牆再跳上電線杆上一路跳著回家。
「傑洛……」見到傑洛那表情和背影,艾克斯有些難過。
誰叫這世間還不能夠接受同性戀呢?
只要對象是同性,附近鄰居容易說人不好,被當成八卦在討論或者被人當空氣或當成不乾淨的人。
想到這裡,艾克斯就害怕周遭的鄰居說起他和傑洛的不好。
「吶~艾克斯,進去吧!」艾克賽爾轉身對艾克斯微笑,拉著艾克斯進家。
「嗯……」
艾克斯沮喪地進去,腦中不斷回想傑洛離開的背影。
###
「可惡!」傑洛很火大的進家門,粗魯的脫鞋,走起路就特別大聲。走到自己的房間前拉開紙門,用力丟掉書包。「可惡!!」
「哥?」零從廚房走出來,看到氣到不行的傑洛正在亂罵亂丟東西在發脾氣,聲音大到他忍不住離開爐火、放下菜刀走出廚房看他。
「啊,零啊。母親大人呢?」傑洛走進客廳裡,粗魯地扯下領帶又扔到一旁,慵懶的詢問零。
「帶蘿露去京都了。」零答道,濕濕的雙手往圍裙裙襬擦。「另外父親大人去看大哥的比賽,二哥忙公司,剛打電話來說要住公司。」
「霸法跟幻影呢?」
「霸法去補習班上課,他說晚餐會在外面解決。幻影剛去恐山修練,明天早晨才回來。」
「這樣啊,今天家裡就我們兩個啊。」
「那哥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聽到今天家裡會是只有他和傑洛,零有點興奮,馬尾高興的微微擺動。
「吃飯。」傑洛冷漠的回答,一手撐著頭另一手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電源,看起今天的新聞。
「我馬上就煮好,哥等等吧。」
「喔。」
零走進廚房,但是才剛要碰鍋蓋時,傑洛又說了一句怨言。
「可惡!本來今天很有感覺的!」
「有感覺?」零一時不明白傑洛說的,不過有猜到傑洛是指那方面的,他偷偷的竊笑,偷偷的開心著。「哥哥……很有感覺?呵呵……」
###
「艾克斯~我們一起洗澡吧!」
「可是我還在煮晚飯耶?」
「來嘛!來嘛!」
「真是……」
艾克賽爾硬來拉艾克斯一起到浴室,艾克斯感到困擾的看著他,則他開心的邊哼歌邊脫著衣服。
「怎麼啦?」剛脫玩襯衫,艾克賽爾就感覺到他的視線,問他。
「沒什麼。」艾克斯不多做回應,跟著脫起襯衫和褲子。
當艾克斯正打算脫下最後的衣物內褲時,突然有人從後抱他。
「嗚哇!艾、艾克賽爾?」
「吶~艾克斯,傑洛對你做了不好的事對吧?」艾克賽爾的語氣異常冷淡,冷冷的詢問他。
「……不是的。」艾克斯說得有點心虛,面對艾克賽爾的詢問和他的冷淡態度,他的心有些動搖。
「他隨便親你又隨便摸你的重要部位,難道你不覺得噁心?」
「不會。」艾克斯誠實的回答。
「你騙人,那時我有看到,你明明就感到很困擾。」艾克賽爾離開他不再抱人,嚴厲的指責對方。「當時你就說他很煩或跟我求救不就好了?那種人很可惡對吧?居然對你做噁心的事,然而你為什麼不阻止他?」
聽著艾克賽爾評斷傑洛,艾克斯的心跟著涼了,更不想再聽到其他人批評他。
「你認為……我是嫌他煩?」
「難道不是嗎?」
「不是,那時是因為他太黏人了我才覺得煩,而不是他本身很煩。」艾克斯轉身面對,認真的回覆他。「艾克賽爾你可能不懂吧,被人喜歡的感覺。」
「不行!艾克斯!」艾克賽爾突然大聲吼他。「你還是不明白嗎?你沒看到鄰居是怎麼看你跟傑洛的嗎?或許你沒看到,可是這裡是亞洲、是日本,你可是在還沒有太多人接受同性戀的國土喔!」
「是艾克賽爾你管太多了!!」聽到對方那樣吼,艾克斯也忍不住,大發脾氣的對他吼。
接著脫下最後一件衣物,無視他的走進浴室裡。這次他很想洗個冷水澡,用相當冷的水潑著自己試圖讓自己冷靜。
他討厭自己跟這個國土,這個地方的人什麼不管就是愛管別人,然而自己也很差勁,無法誠實、認真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
傑洛和零一起吃完晚飯後,傑洛來到浴室想洗澡,在脫衣服的期間他突然被人抱住。
「唔?」傑洛別過頭看後面,是他的雙胞胎弟弟伸手抱他。
零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接著手往上游移,跑到傑洛的胸前用指腹按壓著乳尖。
傑洛覺得詭異,緊皺著眉看他,想猜出他的想法和企圖。
「哥哥……有感覺?」
「你要我推倒你?」傑洛小心的詢問道。
「還是要由我來?」然而零反問他一句。
傑洛嘆了氣,無奈的把零的雙手拿開,轉過身認真的看著零。
「零,我跟你不是那種關係,你放棄吧。」
「為什麼不做?純粹的對我發洩也好。」
「不行。」傑洛拒絕,把他推到一邊。
「為什麼?」
「話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傑洛冷漠的回他一句,接著走進浴室裡順便鎖住。
看著他冷漠的回應他又走掉,零很不滿的瞪著他。
還以為今天可以來一次,結果什麼也沒做。零轉過身發出不滿的低鳴,用力踏著地面走開這裡。
結果他終究只想著他唯一愛的……零煩悶地心想,回想起傑洛為了艾克斯跟他吵又拒絕他的表白。
想到這裡,零就覺得無力,也不想再接近他、引誘他,也想要放棄。
###
深夜,艾克賽爾不打算放棄勸說艾克斯,這次他要用激烈的手段。
他鑽進艾克斯的棉被裡,緩慢的爬到可以看到艾克斯的位置。一爬到可以看到艾克斯的臉的地方,他彎下身子,用雙唇貼近他的頸項,接著伸出舌舔著原處然後往上移動,舔過喉結、下巴,最後來到艾克斯的嘴唇。
艾克賽爾輕輕舔著他的雙唇,爾後雙唇貼上去,小心翼翼的吻起他。
「你不會醒來吧……艾克斯……」艾克賽爾小聲的說,露出艾克斯現在看不到的小惡魔笑容。「親了你的話,傑洛那傢伙絕對會氣到不行吧,同時他會放棄被他以外侵犯過的你……」
艾克斯依然熟睡著,看他那麼熟睡,艾克賽爾更興奮的笑了。
先是粗魯地撬開他嘴唇伸入他嘴裡用自己的舌尖逗弄他的舌根,同時解開了他的睡衣鈕扣,伸手摸了艾克斯的胸前花蕾,揉捏著又輕輕撫摸,之後發現到花蕾立得很挺就用嘴含住,用舌尖舔弄著。
「啊……傑、傑洛……」
艾克賽爾很錯愕,抬起頭看向艾克斯,沒想到他喊的人是傑洛。
大概是夢話吧。艾克賽爾之後不以為意的想,然後繼續舔弄他,甚至吮吸著。
「傑洛你這傢伙……笨蛋……住手……白癡你給我住手……」
艾克賽爾受夠了,他不想再弄了。
結果自己就算想侵犯他,他還是掛念著傑洛,艾克賽爾厭惡的想。
艾克賽爾走下床,接著甩艾克斯一個不是很用力的耳光,順便說他一句。
「色鬼。」
然後他迅速走出房門,裝做什麼事也沒做、也沒發生過什麼事。
###
「嗚哇!」
艾克斯突然驚醒,摀著一邊被打的臉頰。
剛才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真的被打的感覺?!
剛才夢到傑洛突然爬到他身上,不顧他的意願一直吻他,還親他的胸部,最後夢到他打人又聽到罵人色鬼就醒來了。
艾克斯不明白,摸著被打的臉頰,麻痛的感覺已經消失了。
他疑惑的往門口看一眼,門是緊閉的看起來沒開過;接著往落地窗看,窗戶是上鎖的,看起來沒開過。
應該是做夢吧……艾克斯心想,之後困擾的搔搔頭,然而他看到決定性關鍵,他的睡衣是被人解開的!
果然是有人闖進來!!
「會是傑洛做的嗎?憑他的實力,應該有可能吧。」
艾克斯就這麼錯認為是傑洛做的,穿好睡衣繼續入眠。
###
然而在另一個家裡,晚上傑洛也是一個人,不過他是醒的。
為了解決生理現象和今天想做的慾望,他趴在床舖上,在腦海中回想艾克斯誘人的畫面,邊摸著自己的分身發洩。
他摸著,不時換手勢當做艾克斯的體內,動腰頂著空想的艾克斯。
直到最後,快感達到絕頂,分身洋灑著他大量的體液,但是他感到空虛,爾後抽幾張衛生紙清理。
都清理完後,整理一下和服然後躺下入眠。
之後房門突然有人打開,傑洛起身去注意,發現到穿著凌亂的和服的零正抱著枕頭和床鋪跟棉被來找他。
「哥,我睡不著。」
「需要有人陪你睡嗎?那來吧。」
「嗯。」
零走到他旁邊,放下床鋪和棉被,最後放好枕頭就躺下。
傑洛看著他,零也查覺到他的視線翻過身看著他。雙方一直注視著對方的眼睛,像是想被看透似的直盯著。
「哥。」經過許久後,零打破沉靜。「真的不想跟我做?」
「不是不想,是不能。」傑洛答道,伸手牽起他的手用大拇指輕撫摸著他的手背。「那種事,我只能和最喜歡的人做。當然,我是喜歡你,但純粹是家人之間、兄弟之間。而我,也不想玷汙你。」
「哥哥……好狡猾。」零難過的半閉雙眼,雙眼出現淚光顯得無辜、楚楚可憐。
「但是呢,」傑洛還未解釋完,然後他靠過去,近到鼻子都會碰到。「我們可以接吻,要不要?」
「……要。」零露出歡喜的笑容,臉頰微微泛紅。「哥哥果然最喜歡了。」
等零說完後,傑洛強行吻上,而零主動的將手移動到傑洛的後腦勺,使得讓吻更加貼近、緊密。
相吻了五分鐘後,他們的舌尖最後交纏兩下後馬上分開,然後相繼微笑面對再翻身入眠去。
於是接吻成了他們互相親密的方法,而且很秘密的。
###
隔天,艾克斯發現到傑洛不再碰他也不再跟他說些甜言蜜語,甚至把他當作透明人一樣走過去。
這樣突然沒了他的關切與碰觸,艾克斯感覺到心口處有空虛的感覺,甚至是有東西從他身上拿走重要的東西。
這就是孤獨嗎?沒有他的日子竟會是如此的無趣且空虛,艾克斯感到寂寞,然後轉過身看著傑洛的背影,熱切的望著。
今天他頭一次多麼希望傑洛能夠轉過身來對他笑一笑或走過來抱他摸他,說些甜言蜜語也好。
他一直盯著,但是傑洛像是沒有注意到他在看他一樣繼續往前走。看到那樣的傑洛,艾克斯感覺自己很想哭,接著往學生會辦公室快步走過去。
他用力關上門,無力的背靠著門,之後滑落到地上蹲著,掩著面難過的流淚。
「我不要啊……傑洛…我不想要你不理我啊……」艾克斯難過的說,在相當悲傷的時候回想起過去傑洛對他好、對他霸道,以及滿到不行的安全感。
艾克斯哭泣著,聽不到外面的聲音,甚至略過外面有個急促的跑步聲。
直到門突然被打開,艾克斯又突然被抓起來,門大力地關起發出大音量的聲響。
艾克斯還沒理解是怎麼回事,被人壓倒在地,雙唇被人奪去,一個佔有慾強的吻奪去他的呼吸,甚至臉上的淚痕都被一雙手抹去,身體也一直被溫柔的撫摸著。
不過他能聞得出在他身上的人是誰的味道和觸覺,一個香草冰淇淋的味道和冰冷的觸感,他知道哪個男人最喜歡吃冰,而他又是冰冷的傢伙。
是傑洛。
他的吻功強到讓之前的悲傷都消失殆盡,自己為了回應笨拙的吻著。不過艾克斯還是很疑惑,昨天晚上到底是誰吻他摸他?
昨天那個吻技有點笨拙,技術不是很純熟。比起傑洛,佔有慾強,技術強到自己都情不自禁想回應對方。
仔細想想,昨天是跟艾克賽爾一起在家的,換句話說,是艾克賽爾親他?!
「等等……」艾克斯突然推開傑洛,小心翼翼、謹慎的問他。「昨天,你有沒有來我家?」
「嗄?我沒有啊,我有好好忍耐啊。你看,都是因為你的關係,我又硬了。」傑洛誠實的回答,爾後抓起艾克斯的手,往他的下體一摸。「今天,願意做吧?」
看著傑洛那不懷好意的笑臉,以及手上的溫熱又硬實觸感,艾克斯很害羞,同時不坦率的面對他。
「你、你白癡啊!我才不要做!放開我的手啦!」
「我要你繼續摸~~」
「走開,變態!你這白癡!」艾克斯趕緊抽回手,順便捶打眼前傢伙的腦袋。
兩人在地上打鬧著戲鬧著,甚至沒注意到後方走來一個人。
「你們也鬧夠了吧?這裡可是學校,也是日本喔。」
「誰!?」傑洛火大的轉過去怒瞪打擾人的對方,同時護著艾克斯。「艾克賽爾!?又是你!你就這麼想阻擾我跟艾克斯嗎!?」
「我剛才不是說了?這裡是日本,不可能讓你們兩個快快樂樂的過日子又能得到幸福。你不知道嗎?這裡哪可能接受你們在一起。」艾克賽爾不屑的說。
「就算是那樣,我還是要喜歡!我愛艾克斯!而且這不關你的事!!!」
聽到傑洛的告白,艾克斯有點高興,同時害羞的臉紅。
被一個人深深愛著,這樣未免太幸福了?!艾克斯害羞的心想。而且傑洛說得太直接了!!
可是艾克賽爾說得對,這裡是日本,面對同性戀的事件還不明朗,大部分的同性戀都只能偷偷愛,或者離開日本到能接受同性戀的國家。
同性戀,真的能得到像男女結婚時的幸福嗎?成為真正的家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不然就讓艾克斯決定吧。昨天,我跟艾克斯做了喔!H。」艾克賽爾為了介入他們,只好對他下馬威,雖然接吻有了沒有真的做。
「什麼?等等……艾克賽爾……」艾克斯很訝異,同時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個吻果然不是傑洛的。
「少騙人了!!!」傑洛大聲吼罵,怒瞪著艾克賽爾。「你跟艾克斯做了?!哪有可能!!!」
「就、就是有嘛!」艾克賽爾說得有點心虛。
「少來!沒看到艾克斯這麼歡迎我嗎?沒看到艾克斯還抱著我不放嗎?如果真的對艾克斯做了,那為什麼他身上的味道沒有你的?艾克斯那麼愛我,哪可能跟你做?!你根本是在說謊!!!」
這下艾克賽爾真的沒辦法繼續辯論下去,因為艾克斯的確還緊抱著傑洛不放,還為傑洛臉紅、興奮,看到那樣的艾克斯,艾克賽爾沒瞎也知道艾克斯很喜歡傑洛,相當喜歡。
辯輸的艾克賽爾握緊雙拳,最後對著傑洛做出鬼臉再不甘心跑走。
「呸~~笨蛋笨蛋!我唬你的啦!我不會祝福你跟艾克斯永遠會快樂啦!」
「我會的!艾克斯會因為我相當快樂!」傑洛很有自信的喊,同時緊抱著艾克斯的手也收緊,順便偷伸一隻手去撫摸著屁股。
這時的艾克斯,臉已經紅到像蘋果一樣,紅通通的,連頸子、耳朵都紅到不行。
傑洛這個白癡,沒必要對艾克賽爾爭論吧!?艾克斯覺得相當尷尬。
然而那偷摸人家屁股的手,艾克斯覺得礙眼的拍過去讓他收手。
艾克賽爾一走後,傑洛邊起身邊抱著艾克斯把門關上,然後背著門抱著艾克斯撫摸著他,之後慢慢的滑落到地面,再把艾克斯的臉轉到自己面前,抓住他的下巴讓他無法避開熾熱的視線。
「那你呢?」傑洛輕問著。
「我怎麼樣?」臉依然紅通通的艾克斯
「你喜不喜歡我?」
「當、當然。」艾克斯紅著臉回答。
「那~我要你說愛我。」傑洛突然貼得更近,近到鼻頭都貼住,嘴唇都快要親上了。
「為什麼?」艾克斯別過頭反問他,他不想那麼直接說,他知道如果一這麼告白了那麼那傢伙絕對會興奮到要吃人。
「我都說了,為什麼你不說?那不就代表你不愛我囉?」
「才沒那回事!」
有誰會因為你的告白一直對你不坦率?有誰會主動親你!?有誰會因為你的捉弄氣到臉紅啊!?又有誰會願意讓你的東西能一直在體內進出還能讓你來好幾次?!!
怎麼想都是我喜歡你啊!!!但是艾克斯吼不出來這句話更不想吼這句。
艾克斯很火大把憤怒的雙眼瞪向傑洛,雙手緊抓著他的衣服。
就是不想讓你知道我真正的意思才會一直讓你……
「艾克斯?」傑洛疑惑的看著他的怒顏,接著看到他的雙眼流下眼淚,傑洛變得不知所措。「你別哭啊!我只是要你對我說愛我而已啊……」
「那你告訴我啊!?這個世上有誰願意一直陪你做、做那種事?!當然是除了我還會有誰啊!!?」被氣哭的艾克斯對他吼道。「你那麼霸道、變態、白癡,有誰能接受你啊!!?這世上除了我還會有誰!?」
聽到這麼拐彎抹角的告白,傑洛臉紅了,同時也笑了。
「這是當然啊,就因為你是屬於我的,我也是屬於你的。」
「你是白癡啦……白癡白癡白癡。」艾克斯邊罵他邊抹乾眼淚,內心正偷偷的因為他的霸佔式告白而感到開心。
「可是我還是想聽你說愛我哪~」傑洛還是不能妥協,同時解開著艾克斯的襯衫和褲子。「你不說我就要享用你了~~呵呵,你就要被我扒光囉!」
「咕唔……」看到對方就要攻略肉體,艾克斯相當的火大,更不想輸給他。
接著艾克斯迅速掙脫他的擁抱,轉過身抓住他,並把他壓到地上,則自己主動貼上去,用自己的雙唇吻著他的雙唇,甚至移到臉頰、鼻頭、下巴、頸項、鎖骨當記號吻著。
就在吻到傑洛的耳朵時,艾克斯伸出舌尖來舔了一下,並且用極小的音量在他耳旁說出來。
「我愛你……」
「啊啊~」
傑洛一聽就把雙手緊抱住艾克斯,緊到不想讓他離開,而且笑得合不攏嘴。
真是太幸福了,總算聽到愛人的告白了。傑洛覺得相當幸福,同時也更興奮了。
他一個翻身就把艾克斯壓到地面,猛烈的吻著,打算就地來一場激烈的。
「等、嗚唔……你給我等一……嗚嗯…混帳,你別給我太……得寸進尺……」
「湯瑪士‧艾克斯,你永遠都只能屬於我的,永遠!!!」
「你……」
最後艾克斯沒辦法再反駁,身體也被扒光,體會著傑洛帶來的熱情和激烈。
--------------------------------END--
傑洛:艾克斯,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吧,當然~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艾克斯:白、白白、白癡啊!(羞)
作者:還要繼續觀賞這對戀人的故事喔!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