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90~91

 ★Double Trouble(雙重麻煩)★
 
 
今天是個雨天,而且烏雲遍佈又打雷,雨勢漸小漸大。這場雨,恐怕不會很快結束。
上午的時刻,身為學生會長的艾克斯收到來自理事長的委託,說要麻煩處理一下三年級大樓地下處的E班級,還備註一句"必定讓傑洛隨行"。
「E班啊,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班級。」艾克斯興奮又害怕地說,身在二年級樓層正打算向著三年級大樓區前往。
「保證會讓你嚇得閃尿!」在艾克斯身後的傑洛對著艾克斯舉大拇指笑說。「請問你有帶內褲嗎?以防萬一。」
「你是不是要我殺了你啊?!」艾克斯將手伸向背後,打算對傑洛開槍。
「你跟零沒兩樣,都開不起玩笑!」傑洛嘟嘴對他抱怨道。
「那還真抱歉啊,我這個人正經到無法開玩笑。」艾克斯把手離開背後,老沒好氣的對傑洛說。「話說回來,今天下的雨還真久啊。」
「是啊,艾克斯,你是不是對著天上偷尿尿啊?難怪雨水那麼多。」
磅-
「嗄?你再說一次?剛才我沒聽清楚,你說了什麼骯髒的話了?」這次艾克斯真的火大了,拔槍對著傑洛的腳邊真正的開槍一次。
這還是艾克斯的第一次,對著傑洛開出威嚇射擊。
「沒有。」被人威脅的傑洛,這次為了保命他不說出來。
「啊對了,傑洛,今天零怎麼沒跟著你來?」艾克斯再開一次話題來聊天。
「他被潘朵拉帶走了,而且強迫簽下了加入輕音部的入社申請書,最後被潘朵拉拉著走離開了。零他還對我喊道"Brother!Help me!",聽起來像是在對我求救。」
「當然是在對你求救啊!笨蛋!那你之後有沒有救他啊?」
「沒有,因為我認為他在說"我這就去了",所以我不阻止他,還對他喊"路上小心"!」
「你真的好冷血……」艾克斯的太陽穴正掛著幾條黑線,無奈的回應傑洛。
「放心啦,零會自己照顧自己的,他去英國三年不是白混的!」傑洛相當有自信,也對零抱持著相當大的信心。
「不是那個問題吧……」艾克斯更覺得無奈,手按住太陽穴,覺得頭好像開始痛了。
為什麼傑洛那麼無神經又遲鈍啊?艾克斯心想,同時對上天祈禱。
請賜給傑洛一顆敏感又不粗線條的腦袋,順便給傑洛做腦袋移植手術。
 
 
在輕音部社團室裡,有人禮貌性的道別也有人大聲喚聲。
「那麼我明天就會來練習。」
「你不要再來了!死金髮藍眼撲克臉的!!!」
輕音部社團室的門被關上後,以強迫式來到輕音部的零,一來到門外後平時老掛著的撲克臉瞬間瓦解,露出緊張的臉色。
「這樣好嗎?同時兼任劍道社部員跟風紀委員長再加上輕音部,我可以這樣嗎?而且校規可以讓學生同時加入兩個社團?啊,我記得有……但是。」零漫步走離輕音部,一路自言自語想問題。「還不都是我那個twin brother害的!Shit!都是他害的!都已經向他求救,還不救我……」
當零開始抱怨起傑洛的事後,腳步是往上走的,則零這時才發現,他正要走到屋頂去。
現在外面下雨,跑到屋頂去鐵定會下雨的。
於是零發現到趕緊轉身要走下樓梯時,他注意到有一位小小同學,看起來十歲左右的同學用紅色的眼瞳盯著零看。
接著他的嘴角上弧,露出有著邪惡企圖的笑臉,令零感到毛骨悚然。
「是誰?」零謹慎的問。
「嘻嘻嘻~」
「你笑什麼?」
「吶~陪我玩吧!一起來玩吧!」那位同學,用他那看起來兇狠、不祥的紅眼盯著零問。
「很抱歉,我沒那閒功夫。」零冷淡的回答,拒絕那人的要求。
「嗚唔……快來陪我玩啊!!!!」
「咕────!!!」
零痛叫一聲,他的肚子受到強烈的撞擊,身體受到撞擊而往後飛,強烈到把零撞飛到前往屋頂的門口,強制性的把零來到大雨下的屋頂。
一切都來得太急,零無法瞬間反應與閃躲,那個撞擊大概是那位同學的攻擊。
因為零拒絕跟他玩的請求,他一氣之下把零撞飛了。
 
 
在零受到突如其來的襲擊這時刻,在此同時,傑洛也慘遭襲擊。
「嗯?」傑洛好像感覺到什麼,也聽到類似鐵器在地上摩擦前進的聲音。
「傑洛,好像有……?」艾克斯也感到奇怪,轉身看向傑洛以及後面。
「嗯,有東西,不知道是什麼。」傑洛是有感覺,並且警戒起有點陰暗的後方。
鐵器在地上摩擦前進的聲音越來越靠近,讓艾克斯與傑洛感到緊張。然而一個矮矮胖胖的人影走出來,來到兩人面前拿著長長的鐵鍊在地下拖著重物。
「艾克斯,退後一點。」
「那你呢?」艾克斯將手伸向背後,準備拔槍,警戒著前方的人。
「我來對付他。」傑洛微微蹲身,緊盯著矮又胖、穿著雷普利校服的人。
「我也來支……」
磅!!!
艾克斯話還沒說完,一個黑色鐵球撞擊傑洛的位置,並且把傑洛打到地面之下。
那一瞬間,艾克斯嚇得冒出冷汗又繃緊神經。然而傑洛的狀況是,鐵球的撞擊力道大到把傑洛打趴又打壞這樓層的地面,讓傑洛落到一樓的地面臥躺著。
「嗚哇!」「怎麼有好大的聲音啊?」「是傑洛同學倒在那裡。」「發生狀況了!」一樓的學生大聲囔囔,發現到巨大聲響以及倒在地上的傑洛。
然而老師們的反應卻是相當的冷靜,只看傑洛趴在地上一眼後就繼續埋頭工作,反應平淡無奇又認為這事情很普通又平常。
可能是因為這學校的理事長創辦了武裝生這秘密組織後又創了不正常的班級E班,老師們都習以為常了。
「同學們快走,別在這裡看戲!」這時理事長西格瑪出現,出聲驅散現場的同學們。「只是同學之間的打架,我會處理,快離開。」
「是、是。」
西格瑪一驅散了學生後,他不理趴在地下又流血的傑洛繼續向前走,對於現況他相當安心,完全不擔心。
艾克斯一看到理事長趕走同學又不理受傷的傑洛,他對理事長的態度感到不滿與質疑。
「傑…傑…傑洛……」艾克斯想大聲喚聲,但是緊張讓他顫抖聲音,同時看到落到地下的傑洛現在的狀況,頭部那裡正緩緩流出大量的鮮血。
然而下一時刻,讓艾克斯無法再注視傑洛,對著空中瞪大雙眼,面前那個剛才突然攻擊傑洛的人正想再次揮鐵球,這時他將他的鐵球投到艾克斯眼前。
接下來的受害者艾克斯,也會受到鐵球攻擊洗禮嗎?
「不准對艾克斯出手!!!!」
「唔?」出手的人訝異得發了聲。
磅。
頭部滿是血的傑洛突然出現在空中,並且提腳踢去,把對方的鐵球踢到牆邊。則艾克斯因為傑洛及時踢走鐵球才保住一命,不過對方也因此感到驚訝。
「嗚,視線都是血看不到。」一跳就來到二樓地面的傑洛伸手抹著臉上的血,但是血就是一直流個不停,導致模糊了視線。
「傑洛!你沒事嗎?」艾克斯擔心的詢問道。
「沒事,只是一直流血,不處理的話……」
「S、S級武裝生傑洛,沒死?」對方說話速度雖然慢吞吞卻將對方的話給打斷,語氣帶著疑慮,望著沒事又能輕易將笨重的鐵球踢到陷進牆裡的傑洛。
「哼!這點就想讓我死,你也太天真了吧?」傑洛對著攻擊他的人嘻笑道。「E班的拜歐倫!」
「唔?你、你知道我名字?」"拜歐倫"感到驚訝的說。「不、不過,現在的你將要在這裡喪命!」
拜歐倫話一說完,立刻把笨重的鐵球從牆裡拉出來並提起,一派輕鬆的把鐵球丟到傑洛面前。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傑洛掛著游刃有餘的笑容,將左手往後預備,打算伸手接住鐵球的撞擊。
「拜、拜歐倫大人不是傻瓜,不、不會一錯再錯的!」
「嗯?」聽到對方那麼說,傑洛察覺到奇怪,不過他的左手依然毫不猶豫的向前伸,無心猜測拜歐倫的說法。
將鐵球一迎向傑洛的左手時,下一刻突然變成針球狀的鐵球,尖銳的刺直接刺進傑洛的左手並且貫穿流血,但至少成功擋下鐵球的前進。
滴。
傑洛的左手不斷流著鮮血,落地成灘的血令在傑洛後方的艾克斯看得震驚。
「傑洛!」看到傑洛為了擋鐵球而讓左手受到嚴重的傷,看得吃驚又想拔槍的艾克斯,不料被傑洛喝止。
「艾克斯,不要拔槍!快走!」
「可是……」艾克斯猶豫了一下,但是一看到傑洛的手傷,讓他更想留下。「不行!我也要留下來幫忙!我可不能老是受到你的保護啊!」
「艾克斯!不行!你不能在這裡開槍,你啊……只會在這裡礙事!!」傑洛依然反對艾克斯開槍以及留下,為了驅趕艾克斯,他得說得更嚴厲點。
「礙事?但是我……」
「雖然你的跳彈攻擊很完美,但是在這裡不能這麼做,那傢伙使用鐵球時操控自如,而你就只會跳彈攻擊跟狙擊而已,只會在這裡礙事而已。我一個人處理就好,何況我擅長近距離攻擊!」傑洛忍著左手手心的痛要拔出左手,然而讓血流得更多。手一拔出來,傑洛無視左手的傷握拳,猛力的給鐵球一拳,把滿是針的鐵球打退。
聽到傑洛相當不需要艾克斯在這裡開槍補助攻擊,艾克斯感到自身的無能也覺得對方一點也不想依賴別人的高傲感到生氣。
「對啊,我留在你旁邊只會礙眼,老是幫不上忙又要人保護,我這人很礙眼那還真是……對不起你喔!!!」艾克斯相當生氣的對他吼,同時不小心逼出眼淚。
「你什麼意思啊?」當傑洛正想轉頭想質問艾克斯時,然而艾克斯早已轉身跑走離開現場了,沒注意艾克斯一氣之下逼出來的難過眼淚。
「你,不准分心!」不過拜歐倫可不給傑洛去追艾克斯的機會,他甩起鐵鍊,再把鐵球丟向傑洛面前。
「滾開!!!」傑洛迅速拿出光束劍砍下鐵球,很犀利的把鐵球砍成兩半。
「唔,既、既然武器沒了,就用拳頭。」拜歐倫不放棄攻擊的機會,丟下鐵練跑向傑洛面前要揮拳揍過去。
「嘖!」面對對方拋棄遠距離攻勢,加上在學校裡不能隨便殺人,傑洛收下光束劍,也跟著採取近身戰。
傑洛首先閃過對方的一擊強力拳擊,趁他還在靠近過來的時刻伸出右手抓住脖子,接著把拜歐倫一把抓起,並且用力掐緊。
「這點實力就想殺了我,你這大胖呆,是腦殘到都分辨不清自己的實力嗎?」傑洛極為憤怒的對他質問。
「咕唔,放、放開我!」拜歐倫喘不過氣的說。
「我要你後悔一件事,那就是對我的朋友艾克斯出手!」傑洛一提起之前拜歐倫想出手傷害艾克斯一事就更加憤怒,更是將掐住脖子的力道加倍。
「拜、拜歐倫大人從不向對手求饒。」
「是嗎?這麼高傲?沒關係,今後你會後悔的,因為你讓我相當憤怒!!!」
傑洛對著拜歐倫大聲吼罵後,接著提腳大力踢走對方,力道大到把拜歐倫踢到撞飛牆外,從二樓的高度上摔成重傷。
「咕唔────────!!!」
「都是你不好的,笨蛋。」傑洛用相當冷淡的語氣對著在遠處的拜歐倫罵一句,然後轉身離開現場,打算去找艾克斯理論剛才的事。
 
 
 
 
此時的零,被人衝撞到雨天的屋頂後,背部還撞上鐵柵欄,令他痛得難以起身。
「嘖,突然攻擊人是怎樣……」零怒瞪著撞過人後降落到地面的他,對他質問道。
同時為了迎擊,零拿出兩把裝上消音器的BerettaM92F指向把人撞到這裡來的傢伙,打算真槍傷人。
「來玩吧~吶~來玩吧!」小個子的他依然對著零請求,睜著詭異紅色的雙眼看著零。
「我拒絕。」零斷然拒絕,接著對著對方的雙腳大腿上開上一槍。
「嗚哇~好痛!」
「活該,E班的混蛋。」零冷道,冷眼看著對方蹲身喊痛。「我記得你,你是史布利特‧馬裘拉姆對吧?」
「嘻嘻~你知道我名字啊,那太好了。」一頭咖啡色香菇頭的馬裘拉姆對著零嘻笑道。「讓我們更加興奮的玩在一起好不好啊?」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遍。」零繼續開槍,這次往手腕與腳踝攻擊,給予對方難以行動的痛苦狀況。
「嗚哇哇哇~~~好痛啊!」馬裘拉姆再次痛苦的喊痛,但是沒過多久他以什麼事也沒發生的狀況又對著零笑。「嘻嘻~不痛了!」
「什麼?」零感到訝異,仔細觀察著馬裘拉姆全身上下的傷口,明明還流著血又有傷痕,不可能是自我療癒的速度加快,反而像是打了麻醉藥讓自己不感到疼痛。
可是他可沒拿針頭對自己注射麻醉藥啊!該不會有問題的是那雙紅眼?!
馬裘拉姆那雙紅眼跟Berserker時的傑洛和OMEGA那雙紅眼差不多像,不過Berserker傑洛的紅眼是代表著憤怒,則OMEGA的紅眼是瘋狂。
難道馬裘拉姆呈瘋狂狀態?不過呈瘋狂狀態的話,痛覺一定有的,不可能還能游刃有餘的笑出來才對。零猜想著。
「吶~~來玩吧!跟好幾個我一起玩吧~~~」接著馬裘拉姆突然分出好幾個的他,展現出類似忍術分身術的招式了。
馬裘拉姆一分出十幾個他後,零一時傻眼。
「你是忍者?」
「我是不是忍者呢?是不是呢?」
「別用我的問題來問人。」
「來嘛~來玩嘛!玩猜謎遊戲也好啊,來玩吧!」
「你吵死了。」一直聽到對方一直要求人,零毫不猶豫的對著他開槍。
「嘻嘻~遊戲時間來了,來~玩~吧!!!」當零一開槍,馬裘拉姆跳起來在空中翻身閃過子彈,其它的分身也跟著照做,接著對著零衝過去。
「既然槍對你沒用,就用打的。」當馬裘拉姆要靠過來時,零收下BerettaM92F,在馬裘拉姆靠過來之時他揮出他的右拳頭。
碰。
一個正打揍上馬裘拉姆的臉上,把真身的馬裘拉姆打飛,不過他其它的分身還未停止動作,反而是繼續向著零衝打算撞過去。
對付分身,零拿出他的光束劍,秀出螢綠光的劍刃,毫不留情的對分身砍下。
一砍下分身,分身有如煙在風中散去消失。
橫砍一擊便一次砍下五個分身;斜上砍一擊便一次砍下三個分身,最後零以縱落砍擊斬下最後兩個的分身。
「沒用的分身。」零很無情的批評馬裘拉姆的分身,用言語攻擊馬裘拉姆後,馬裘拉姆一臉震驚,完全受到打擊無力向零回嘴。
接著,馬裘拉姆感到憤怒的對他大吼,快速從地上起身,然後衝過去再次想衝撞零。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准你汙辱我的玩法啊啊啊!!!」
「同樣的招術,你以為我上當第二次?」零收起光束劍,看著馬裘拉姆還想衝過來撞人。看著同樣的招又使上第二次,零老沒好氣的向他問,即使對方根本沒在聽只想著攻擊。
等到馬裘拉姆已經來到零面前時,零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腦袋,不過衝力還在的情況,害得自己衝出欄杆外,導致自己將要從五層樓高上摔落。
「嘻嘻嘻~就這樣掉下去吧!我們兩個一起死吧!哈哈哈~~」面對絕對會摔落而死的馬裘拉姆竟然不畏懼,反而樂在其中,開心的哈哈大笑。
「你不怕死亡是嗎?沒關係,這樣很好,不過你這次絕對會失去你的興致。」零冷淡的對他說。「你這麼喜歡玩遊戲,而你死了是絕對不可能玩得到什麼遊戲的,反而很痛苦才對。既然你不怕,我就成全你。」
「嗚……」聽到死後會玩不到遊戲,愛玩又孩子性格的馬裘拉姆聽到零那麼冷淡的說出事實,讓他的笑容瓦解,雙眼泛出淚光。「我、我不想死,我還想玩遊戲,我、我我、我不想要死掉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
聽到馬裘拉姆難過的嚎哭,令零訝異得挑了眉毛,心想對方還是有正常的想法,只是想要滿足自己的玩樂心。
那麼瘋狂狀態又是如何?一受了傷雖然是有痛感會大叫,但是不久後會不感到疼痛,遊刃有餘的放聲大笑。
會是無痛症嗎?零猜想。
等到他們兩人一路自由落體,降落到兩層樓高的高度後,零改抱住馬裘拉姆的身軀,用腳蹬一下牆壁,跳飛到更高的空中,接著在空中翻滾兩三圈,最後降落在地。
雙腳重重的落到地面後濺起大大的水花,然後將馬裘拉姆輕輕的放置在地上。
馬裘拉姆看到自己沒摔死,他就不再哭泣,睜開雙眼望向零。此時他的雙眼有異變,那個變紅色的眼睛突然漸漸消失,變成黑色雙眼。
那情況讓零訝異得瞪大雙眼,對馬裘拉姆的變化感到詭異。
那紅眼,到底是?!!!
「這次我就不殺你,給我好好的過現實生活,小鬼。」零放棄與馬裘拉姆二次戰鬥。
「是!我答應你!零哥哥!」馬裘拉姆本人好像真的變成正常,很天真純情的向著零回應,他的天真回應,讓零有些不好意思。
「……再、哈、哈啾。」想好好說道別,沒想到因為雨水給他的冰冷感覺,讓他打噴嚏,零這才發現他正面臨感冒危機。
「拜拜!!」馬裘拉姆知道零剛才是要跟他道別的,於是舉起手對他大力揮揮手說一句道別。
馬裘拉姆相當大方又率直的道別,零更加感到不好意思,趕緊轉身小跑步離開,並且掩飾臉上的潮紅。
就這樣,零與傑洛的處理方式不同,零對上會把人玩死的馬裘拉姆給導向正軌,這結局,事後讓西格瑪知道後讓他感到相當意外。
 
 
 
 
★Don'tbottle it up(不要隱瞞)★
 
 
跑到學生會辦公室裡的艾克斯,為了不讓傑洛找到自己,特地躲到桌底下,並且偷偷擦乾眼淚。
"你啊……只會在這裡礙事"
傑洛那句話,當艾克斯再次在腦中重播聽到時,艾克斯感到生氣,相當生氣地緊握雙拳。
「什麼嘛……根本一點不考慮我的立場就說那種話……那當我要當學生會長的時候那為什麼不說我當學生會長會是在給他添麻煩?!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什麼嘛!!!!」
艾克斯不斷在桌底下抱怨著傑洛,一直為剛才傑洛對他說的話而生氣。
「既然嫌我礙眼,那還跟我做朋友幹什麼?既然覺得我礙眼的話……」
喀啦。
有人打開門,有人來到此處,那人就是正在尋找艾克斯的傑洛。
「喂!艾克斯,你在這裡的話就應聲吧!你剛才幹嘛那樣說啊?我又沒嫌你礙眼,只是覺得……」
「不就是礙眼嗎?你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你對我有意見的話直接說啊!!!」聽到傑洛那段話沒有歉意,艾克斯從桌子裡爬出來打斷傑洛的話對著傑洛吼罵。
「我哪有對你有意見啊?我只是覺得你在那裡不好開槍而已啊?你何必對我吼啊?!」傑洛感到吃驚也些微感到生氣。
「礙眼就是礙眼,嫌我麻煩就是嫌我麻煩,反正我在你身邊就只是個累贅罷了!!!」
「喂!你別把話說得那麼難聽好不好?我哪有嫌你麻煩又認為你是累贅?!」
「難道不是嗎?老是對我隱瞞事情又老是護著我,總是把我細心護在身邊,我可不是你的主公耶!!我是你朋友不是嗎?!!」
「是朋友沒錯啊,唉呦,你別把話題扯開!」
「那又為什麼嫌我礙事?為什麼要對我說出那種話?反正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弱啦!!!你有意見嗎?反正我就是幫不忙就對了!你何必講得那麼難聽?」
艾克斯一口氣對他坦白一大堆話,再加上情緒爆發所帶來的憤怒,艾克斯一鼓作氣的向著傑洛吼去。
聽到對方那樣怪人,傑洛不禁跟著憤怒起來。
「明明就是你的開槍技術就只會狙擊跟跳彈射擊,怪到我頭上幹嘛?!明明就是你沒好好判斷現場情況耶!?」
「是啊,我能力不夠又判斷力不佳,留在那裡只會礙事,只會妨礙你去對付。但是現在說的事是你的說話方式跟口氣!!」
「你還怪我?還不都是因為你……」傑洛此時感到相當憤怒,緊握雙拳,加上左手的傷一被緊繃就流出更多的血。
「因為什麼?不要老是對我隱瞞,說出來啊!!」
「還不都是因為你在小時候失去記憶,以及你擁有ROCK數據的關係!!!」一直好好守護著對方,如今今天對方因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不滿,傑洛一口氣爆發憤怒,對著艾克斯抱怨起來。
「要是你願意把那邪教物丟掉,我當然會和你一起玩一起上學一起讀書,就跟普通人結交朋友過著普通日子,而你沒有!早叫你丟掉那東西的,也早就告訴你那是邪教物,再加上,你爺爺根本不在乎你不是嗎?!!那麼我現在就告訴你,你的爺爺現在根本不愛你!!!!」
磅!
艾克斯再次對傑洛的腳邊開出一發的威嚇射擊,這次他是認真的。
「我不准你汙辱我爺爺!!!!!」聽到傑洛過份地說起艾克斯的爺爺與艾克斯現在的關係,艾克斯一氣之下拿起槍對傑洛開槍,用他最大的聲音對他吼。
開完槍後,艾克斯將槍口指著傑洛的臉,食指在板機處預備,不時顫抖個不停。
「我爺爺才沒有錯,你這個外人根本沒有資格批評別人的家人!!!」
「是啊,我沒資格。而你,也沒有資格拿那把槍,那麼想過普通日子的話,就不要拿槍啊。明明沒實力還想保護別人?我告訴你,你根本沒實力當上武裝生的領導人!更不可能保護別人!!!」
「咕……絕交。」聽到傑洛那樣否定他的身份與實力,艾克斯更加憤怒,也感到難過的低下頭。
「什麼?我聽不清楚好嗎?」
「我要跟你絕交!!!!我要你立刻退出學生會!!!我不要你再當我的保鑣跟朋友了,馬上給我離開這裡!!!!」艾克斯大聲的面向傑洛吼道。「管你是要轉學還是出國,我要你離開我的人生!!!你差勁透了!!!」
「好!我走!反正我也不需要你了。」傑洛拿出庶務臂章隨意往地上扔,接著斷然的轉身就走。
等到傑洛來到門口時,為了讓艾克斯知道,他刻意的呢喃了一句。
「虧我還期待你會成為我的搭擋,是我看走眼了……」
「什麼?」艾克斯是有聽到,但是沒有好好聽清楚對方的話。
「哼!你就過普通日子然後普通老死算了!」傑洛不想再說第二遍,對艾克斯再次說重話,然後開門離開,走之前很不客氣的大力關上門。
親眼看到傑洛離開後,艾克斯低下頭來,雙肩發起顫抖,眼淚又再次掉落。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桌面上,艾克斯無聲的哭泣著,回想剛才的傑洛對他的態度與口氣,過份地說出爺爺萊特目前面對他的事。
「傑洛你……真的差勁透了……我怎麼會跟你做朋友啊?我爺爺他……才沒有不在乎我。」
 
 
傑洛一走出學生會辦公室外後走到樓梯間,然而他停下腳步了,因為遇上他的雙胞胎弟弟-零。
金髮經過吹乾與擦乾呈現微乾及散髮的狀態,脫下被雨淋濕的校服換上體育服的零,一遇上傑洛就刻意擋住他的去路。
「幹嘛啊,零。」
「真的絕交了?你跟艾克斯。」零慎重的問傑洛。
「當然是真的啊!!你不是有聽到?!」
「是嗎?那也好。從今天開始,你的背後就只有我一個人,由我來支援你。跟我來,不是受傷了嗎?快過來包紮。」零的話,好像認為傑洛不應該跟艾克斯在一起,他為艾克斯與傑洛關係崩壞的狀態感到滿意。
「謝謝……」傑洛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的左手因為剛才情緒激動而握緊手正在流血,頭部也一直痛著。有個注意到自己傷痕很貼心的雙胞胎弟弟,傑洛感到惋惜的向對方道謝。
零注意到傑洛的左手指端的紅血水正滴落,注意著那血液不打算停止。
於是零拿出手帕給傑洛的左手握住,打算止住血。接著轉身,走在傑洛的前面,朝著保健室前進。
「何必找艾克斯當你的背後,要槍手的話有我啊。」零不滿傑洛對艾克斯抱著期望,向他抱怨道。
「可是……我想成為超越被保護人跟保鑣的界線,搭檔。我只是想讓艾克斯的使命輕鬆點,守護ROCK數據這種事很難的。」
「所以你才會對艾克斯罵說怎麼不丟掉那東西是吧?」
「對,如果沒有那東西,艾克斯也不會老是碰上麻煩事……」傑洛語氣低沉地說,他的眼神帶著仇恨,在他目光裡只注意到有個紅色類似墜飾的物品,他懷著仇恨瞪著那物品。
「那搭擋關係怎麼辦?他要是丟掉了,他也不會當上武裝生的領導者,更不可能成為你的搭擋。」
「那是最好的,因為他非常想過著普通日子,最後普通的得到幸福。」
「哥。」聽到傑洛說到幸福,零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對他。
「什麼?」
「幸福這種東西,大部分都是先失去才有可能得到的。」零很認真的說。
先失去?!!聽到零那麼說,傑洛感到震驚,也覺得零的想法很消極。
「零,你怎麼可以有消極的想法呢?」傑洛很不滿。
「難道不是嗎?克拉夫特叔叔的事,不就是這樣?」
「……或許是吧,但是一定非得是失去才能有嗎?一定得是這答案嗎?」傑洛對此感到疑惑。
「我也不知道。不過,人類不都是這樣嗎?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的心情。」
「你說得真對……」聽到零那樣說,傑洛露出苦笑。「這樣好了,零,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呃……不,是向你申請委託!」
「你要給我委託?」零感到疑惑的歪了頭。「直接求我不就好了?」
「不用,不要被他發現到比較好。聽好了,我想要你幫我……」
傑洛向零這位職業殺手申請一件委託,相當認真的向零請求一件不能被艾克斯發現到的特殊委託。
 
 
 
自從上午的絕交後,艾克斯跟傑洛再也不說話也不關係良好,感情好的朋友關係崩壞成一般同學的陌生關係。
同時在學生會辦公室中,艾克斯向每個委員提醒傑洛已退出學生會的事情,當中有些人很難過,不過對此事件最開心的人是艾克賽爾。
下午,雨依然下個不停。
學生會活動結束後,艾克斯打算獨自一人放學回家,在學校的出入口那裡,艾克斯拿出皮鞋打算穿時,他背後突然有人輕輕一拍。
「呦~艾克斯!」艾克賽爾面帶笑容的向艾克斯打招呼。「是要一個人回家嗎?」
「是啊,順便去買點晚餐。」
「我可以一起去嗎?只跟艾克斯一起。」
「不用了,現在我只想一個人獨處。」艾克斯婉拒艾克賽爾的提意,雙腳正穿好鞋子。
「因為傑洛的關係?」艾克賽爾為了猜出艾克斯想獨處的原因,他直接的說出某人的名字。
當艾克賽爾一說出那名字,艾克斯無話可說,雙肩顫抖了一下。
「跟那傢伙沒關係,我說我要一個人回家,沒有原因,艾克賽爾你別亂揣測。」
「好,抱歉亂說話,明天見。」
「嗯,明天見,艾克賽爾。」
艾克斯一走之後,艾克賽爾臉上掛的笑容隨著艾克斯離開校園跟著消失。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成為你的貼身保鑣,而不是傑洛那渾蛋。艾克斯,那男人啊……可是一點都不可靠喔,哼哼哼……」
艾克賽爾對著即將離去的艾克斯自言自語,對於艾克斯的貼身保鑣是傑洛令他不滿,他說出霸佔慾高的言語,最後揚起一邊嘴角冷笑。
艾克賽爾的企圖,何時向著艾克斯與傑洛兩人展開?
 
 
艾克斯走到學校外不遠處的巴士站牌後,開始等待,不時向四周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在這裡,免得想獨處的索求被人破壞。
巴士一到,他收起藍色摺疊傘走進巴士,投下前後往最後方坐下,等待巴士帶他去商店街。接著巴士讓此站的乘客搭上便開始向前開,帶著巴士上所有的乘客到商店街。
「唉……好累。」艾克斯虛弱的說,身子相當虛軟的倒在椅子上,感覺到相當的疲累,累到無法好好坐正,很不想坐的等目的地到達的想法正刺激著腦部。
從學校離開後的疲乏,既不是聽課的疲累也不是課業的壓力所致,更不可能是身為學生會長處理校內事情的勞累。
而是有個剛絕交過的、有段感情連繫、關係良好的同學,自從絕交語一落,馬上態度冷淡,一正眼到他,對方也察覺,接著也不說話不交際的帶過。
完全把艾克斯當作陌生人的不理會了。
一旦絕交後,到畢業前為止的這些日子都會感到相當尷尬,即使會有習慣對方冷淡的情況發生,目前為止要對一個曾經談笑快樂的人不理會,很困難。
「真的……好累。」艾克斯所說的疲累,就是尷尬所帶來的壓力所害。「我能撐下去嗎?」
跟已經絕交的朋友,傑洛,艾克斯感到壓力很大的面對著對方的冷眼注視與存在感無視。
然而,艾克斯開始想,跟傑洛絕交是正確的嗎?
咻,鏘。
一個相當不正常的空氣音和小硬物打鐵上的堅硬聲在艾克斯耳中傳來,那時起,艾克斯緊張起來,感覺到全身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因為雨聲很大,在巴士上的乘客完全沒聽見子彈打過來的聲音。
緊接著有個硬物掉落到地面,艾克斯一去注意,是個彈殼。
「子、子彈?不會吧?」艾克斯緊張又害怕地說,想轉頭看誰是犯人,但是不敢轉頭過去,怕會一轉頭就會看到子彈就在眼前。
最後的下慘就是子彈大概鑽入眼中與腦袋,眼前一片漆黑,人生就此結束。
「剛才那是?」雖然只有一瞬間,艾克斯確實能夠感受到強烈的殺氣。剛才那射擊,如果不是往旁邊射,就是艾克斯的腦袋了。
艾克斯遭人暗中射擊的事還是沒有被其它人察覺到時,巴士早已帶艾克斯來到商店街了。
 
 
在公車站牌那裡的等待處,艾克斯一走下巴士看向等待處,遇上他認識的人。
「零?」一位與傑洛長得像,但是表情相當冷淡。拿著一個長型大箱子站在等待處的零,一看到艾克斯走下來馬上對他投以極為冷酷的眼神望著他。
「剛才的確被人暗中攻擊了對吧?」零用極為冷淡的語氣向艾克斯問。
「咦?你怎麼知道?」聽到對方那麼問,一時訝異。
「因為我剛才幫你偏彈,好不讓你中彈身亡。你真的很沒警戒心,艾克斯,都被人狙擊了你還不知道。」
「什麼啊?連你也要教訓我嗎?跟傑洛一樣。」
「才不是,只是來數落你,順便告訴你我會保護你的原因是因為有人委託我。」
「誰?」艾克斯想知道是誰委託了零。
「基於個人資訊隱私權,我不能告訴你。不過我能告訴你一件事,你身邊沒有貼身保鑣守護的事已經被人知道了,以你現在的處境跑出外面簡直是來送死的。」
「我有那麼重要嗎?黑手黨那麼想殺我。」
「重要的不是你,是ROCK數據才重要。還有剛才想殺你的人是E班的史提克‧卡梅利歐,已經被我解決掉了,那人想要你的ROCK數據。」
「那麼你辛苦了,我先走了。」零的話字字都帶刺,艾克斯聽得相當痛苦,為了被那些話刺到得內傷,艾克斯想離開現場。
「你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人擔心你的安危都不知道。那個人還真苦命,死命保護你還要被你罵。」零不想再對艾克斯說一大堆隱話,打開銀色雨傘走進雨中離開現場。
「什麼?」聽到零那句話中有話的話,艾克斯相當震驚,想轉身過去叫住零的,但是零早就走人了。
聽到零那麼說,艾克斯現在隱隱約約知道特地委託零保護他的人。
……是傑洛委託零的?!!不不,他跟我絕交了,哪可能會特地……艾克斯不斷在腦中猜測著,但是以傑洛的個性來判斷,艾克斯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
當艾克斯想東想西時,零曾一度別過頭斜眼看艾克斯。
「哥想要隱瞞你的原因明明只要仔細想一想應該明白的,而你卻……哼,真是有夠遲鈍。」零再次對艾克斯說句數落話,對於艾克斯的遲鈍感到厭惡。
零正要回到家裡時,路途中他回想起傑洛對他申請委託的那時間。
『零,我要你解決掉偷偷在艾克斯身邊的人,那個史提克在學生會辦公室偷裝了一個竊聽器,就擺在艾克斯座位後面的花瓶裡,你去幫我拿掉。』
『為什麼不直接保護他?』
『你也知道的,絕交了啊!怎可能還會待在他身邊?』
『那麼要我去保護艾克斯?』
『當然,委託費你要多少我都給你,只要你保護艾克斯就好。』
『既然那麼在意他為什麼……』
『你少囉嗦!!不要一直問啦!笨蛋零!要你去保護艾克斯就對了啦!』
『你幹嘛生氣又要臉紅?』
回想完畢後,零這才知道傑洛那時是不坦率的做法,間接保護著艾克斯,擺明就是在意著他嘛。
「噗哼哼哼……好白癡的哥。」在雨中,一想到不坦率的傑洛,零不禁偷笑了。
 
 
                   (待續)
------------------------------------------------------------------------------------------
在家中的傑洛,正在煩惱一件事。
傑洛:嗯……明天要怎麼跟艾克斯說話?不不不,還是冷戰到底!!誰要跟他說話啊!可是看著艾克斯一個人孤立很不好受啊!嗯……先來演練一下好了!
此時大門入口有人進來。
傑洛:咳哼!艾、艾克斯,昨、昨天其實我對你不好,我向你道……白癡啊!誰要跟他道歉啊?!咳哼!艾克斯昨天是你不好,我要你道歉!
傑洛(假裝是艾克斯):是啊是啊,其實我對你好兇,那樣實在對不起你了!還對你威嚇射擊,實在是很對不起你啊!
傑洛:哼!你總算知道你是不對了!
傑洛(假裝是艾克斯):你要我贖罪都可以,要我做你的僕人也可以!
傑洛:那好,我要你……
零:哥?!(疑惑+訝異)
傑洛:嗯?唔呃!零!你在的話是不會說一聲喔!!
零:你要我無視你的自導自演?哥……你的性向……
傑洛:嗄?我怎樣了?我的性向又怎樣了?
零:不,我什麼也沒看到也沒聽到……
傑洛:喂!零!你給我說清楚!!!
零:哥你……是同性戀?
傑洛:才不是咧!!!白癡!!!!我才不是同性戀────!!!
零:那……你喜歡玩主僕遊戲?
傑洛:誰喜歡啊?!!!!夠了!我不准你再胡思亂想!!
零:下回預告,"強者與弱者"與"甦醒的記憶",下集科幻滿滿,身體調換後是甦醒腦部的記憶,故事完全是在講主人公的事。
傑洛:喂!聽我說話!
零:你不要跟我說話,也不要靠近我,更不要盯著我看,我會懷孕的
傑洛:你會懷孕才有鬼咧!!!!!(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