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92~93

 ☆強者與弱者☆
 
 
隔天早上,傑洛剛起床去吃早餐時,雙眼睜得大大的直視著前方,腦中不斷的思考著某事。
--如何和艾克斯和好?絕交的事情該如何撇清?
當他吃著吐司配荷包蛋加火腿時,來到他對面的位置坐下的幻影來了。一開始有注意到傑洛盯著他不放,不過一猜他是在發呆就沒去在意了。
等到傑洛睜著眼盯著幻影一分鐘後,幻影這才覺得奇怪。
「傑洛長兄,那個……請別一直盯著在下看,還是說在下臉上沾上東西?」幻影疑惑的向傑洛詢問。
「沒有東西沾著,幻影。」在傑洛旁邊的零代答。
「沒有?這樣啊。」雖然聽到零回答,幻影還是有點懷疑,因為傑洛還盯著他不放。
--為了和好,難道就只有道歉嗎?
傑洛還在思考著如何與艾克斯重回過去的好關係。
「SU……」SURIMASE(日語的抱歉or不好意思)這種話,傑洛搖了頭拒絕道歉。
「「SU?」」零跟幻影有默契的說出傑洛開口講出來的音。
「GO……」GOMENASAI(日語的對不起)這種話傑洛舉手舉叉拒絕道歉,絕不向艾克斯說出來。
「「GO?」」零跟幻影依然跟著說出來。
--誰要啊?!!向那種人道歉!而且我又沒做錯事!!!對!不要跟艾克斯道歉!我一點錯也沒有!!
傑洛這時猛點頭,大力啃食著吐司,眼睛帶著兇光。
「傑洛長兄想說什麼?」幻影不明白傑洛想說什麼。「在下做了什麼惹你生氣了嗎?」
「大概是SUGOMI(吐槽)吧。」零以為傑洛想說的是吐槽。
「吐槽?在下沒有怎樣吧?」幻影更加不明白傑洛想說的意思。
「他是想說"都已經夏天了,幻影你還圍著圍巾啊,你不熱我都覺得熱斃了",他對你的圍巾很不滿。」零再次以為傑洛的意思是那樣。
「這是在下的修行,不關傑洛長兄的事!!」幻影感到不悅的對他罵,然後別過頭吃了一口上面放有荷包蛋和火腿的吐司麵包。
接著傑洛又在想東西,繼續盯著幻影不放。
--快想啊我,除了道歉以外的方法,可以跟艾克斯和好的方法。
當傑洛再次注視著幻影不放時,眼神也帶著兇光。
「傑洛長兄,你這次又盯在下做什麼?」幻影又感到視線而困擾,向傑洛詢問。
--盯著幻影看的話,答案會不會浮出來啊?我要的答案!
傑洛不回應,就只是盯著。
「傑洛長兄你這樣盯著在下看,在下感到困擾!請不要那樣一直盯著在下看!」這次幻影感到困擾又火大,直接對傑洛吼罵。
--被幻影罵了,就跟昨天的艾克斯一樣,歇斯底里的……
傑洛感到無奈,看著幻影對他發脾氣和生氣的表情。
「既然你不想被盯著,伸出食指跟中指不就好了?」零喝下一口牛奶後,人中那裡沾上牛奶導致有了牛奶鬍。看到幻影又感得困擾,零向他提意。
「食指跟中指?」幻影是伸出食指跟中指來了,但還是不明白零所說的。「呃……比出勝利手勢做什麼?零長兄。」
「不是勝利。」
「唔……和平手勢?」聽到零否定勝利手勢說法,幻影換個說法。
「也不是和平,這是……」零舉起自己的食指跟中指,朝著傑洛的眼球直戳。
刺--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眼睛啊────!!!!」傑洛立刻有相當大的反應,撫著被刺的雙眼痛叫。
「必殺手勢,幻影,把這招學起來。」零刺完傑洛的眼睛後感到很驕傲的向幻影解說。「人類為什麼要有食指跟中指的理由,最初就是要用成是刺人眼睛或吊人鼻孔的簡單武器,還有最絕的就是雙手的食指與食指合併,對人的菊花使出千年殺。」
「是!在下明白了,在下馬上記起來。」幻影立刻點頭,拿出迷你筆記本寫上剛才零所說的話。
「喂!零!!!」傑洛不再深入思考,很生氣的轉頭面向零,用被刺到充滿血絲的雙眼瞪過去。「你故意的是不是?!你這次是小時候積怨,現在對我報復的對吧?」
「嗯……大概吧。」喝了一口牛奶後看著傑洛,用模糊不清的言詞回答他。
「咕嗚嗚嗚~~怎麼會有你這弟弟啊!你這個矮我七公分的哈比人!!」
「嗄?」傑洛那句話,讓零感到火大了,尤其是後面那句。
再次刺目。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次創傷讓傑洛再次慘叫,聲音大到棲息在他們家裡的森林裡的小鳥都受到驚嚇飛走了。
------------------------------------------------------------------------------------------
今天早上,學生紛紛前來上學。在夏天的第一個月裡,好多人都喊著熱,揮手搧自己無力的想要涼快、甩甩領口想讓身體透氣。
在班會之前的時間裡的學生會辦公室,現兼學生會長又同時擔任起傑洛退任的庶務委員的艾克斯獨自一人待在那裡處理著意見箱。
意見箱裡的信今日多達三十封以上,今天的份量加上昨天因為傑洛退任沒處理的關係,裡面的信更多了。
內容大部分是要求新增社團以及設備修繕添增的意見,還有就是幫忙調停糾紛或尋找失物的意見。這些意見,由傑洛來做的話他一天之內就能完全並完美處理完畢。
還有就是自從昨天傑洛一退出學生會後馬上有人知道,並且有人寫信投意見箱,對現任的學生會長表示不滿。
然而是個普通人的艾克斯,完全做不到一天之內就能處理完的效力。
「唉……這些怎麼辦啊?」感受著強大校務壓力的艾克斯,沮喪的看著眼前的意見信堆。「會長的工作都難做了,怎麼庶務的工作也很多啊?除了委託信還有人寫我幹嘛要讓傑洛從學生會離開的抱怨信。唉,忙死了……」
這時的艾克斯,這才發現傑洛不在學生會裡對學生會來說是失去超重要的效力。
「又強又完美的超人傑洛,哪會需要我這普通到不行的人啊……」當艾克斯沮喪又自暴自棄的自責自己時,有人出現在他面前。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你們兩人關係出現隔閡。」
「嗯?嗚啊!凱特!!」艾克斯被突然出現的凱特嚇到。
「強者的想法與弱者的想法,因為這樣的隔閡而造成的絕交,我大概知道你們兩人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了。」一身白袍加校服的凱特很有自信的向艾克斯談論。
「咦?」
「首先是艾克斯,你無法了解運動萬能戰鬥全能的傑洛,甚至認為傑洛是以實力看人,因為不信任傑洛的戰略而讓你生氣,甚至絕交對吧?」凱特推測道。
「我確實對於傑洛的戰略抱持不信任,還不都是因為傑洛對我說是礙事的!」艾克斯一想起昨天發生的事與衝突,心中悄悄生氣。
「是啊,以你現在的戰鬥經驗在那絕對是礙事的。」凱特這時認同傑洛的話。
「怎麼連你這麼說啊?跟零一樣尖酸刻薄。」艾克斯一聽到凱特那麼認為,不滿的鼓起臉頰說。
「不過傑洛他也有錯喔,因為他完全不體貼普通人,普通人只能做到哪些他都知道,甚至覺得是礙事礙眼。」凱特這次說起傑洛的不好。「就因為他知道普通人能做到哪些,為了不讓你或其他人受傷,與其一邊保護你一邊對付,倒不如顧大全,先讓你離開也說不定。」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嗎?」艾克斯這才知道傑洛那時的考慮,一想起自己昨天那樣罵傑洛又跟他絕交,就感到愧疚。「就是因為老是自己一個人對付,才會顯得孤獨不是嗎?」
「所、以、說,艾克斯~你跟傑洛兩人要不要調換身體看看呀?」凱特提出主意。
「咦?做得到嗎?」艾克斯訝異的說。「可不要會痛的喔。」
「不會痛不會痛,一下下就會好,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嘛。」
「……咦?」
------------------------------------------------------------------------------------------
「把我來帶這裡做什麼?我已經不是學生會的成員之一,為何還要我來這裡?」
傑洛相當冷淡的向凱特詢問。
「嘛嘛~別那麼無情嘛,學生會辦公室除了學生會的成員之外,其它同學也可以進來不是嗎?」凱特面帶笑容與傑洛求情。
「是沒錯啦……那也沒必要要我跟學生會長坐在一起吧?」傑洛不滿的是這點。
由於凱特的要求,艾克斯與傑洛坐在兩張椅子上,因為昨天的事件兩人的關係變差,甚至不想跟人說話、對視、靠近。
艾克斯以端正的坐姿坐著,不過傑洛依然在意著,以翹腿斜對坐,就是不想接觸到對方的身體。
聽到傑洛已經不稱名字反而冷淡又陌生的稱學生會長,艾克斯覺得有點難受。
「都是要讓你們和好呀!」凱特依然笑笑的,手拿著兩樣類似安全帽的東西,有條線連接著。「強者的不體貼,弱者的誤會,今天或以後若不盡快解決的話,以後社會就沒有人秉持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觀念,反而冷漠、沒愛心,甚至人類的憤怒、質疑、誤會將會毀了全世界。」
「也就是說,昨天那件事完全不是我的錯對吧?我沒做錯事情對吧?完全是"某某人"要道歉對吧?」傑洛用隱喻方式間接語言攻擊艾克斯。
「唔……」聽到傑洛那樣說,艾克斯更加覺得難受。
「到底是誰的錯呢,因此,我要你們兩人調換身體!!」凱特走到兩人的身後,替他們兩人戴上特殊安全帽。「過一下對方的一天,弱者變強者,強者變弱者,看能不能些微了解對方。」
「咦?調換身體?」傑洛感到訝異,任凱特幫他戴上安全帽。「什麼意思啊?」
「就算調換了,會有所改變嗎?」艾克斯很擔心。
「沒問題的,我相信你們辦得到!」凱特很有自新的說,拿出一個黑色機殼有紅色按鈕的東西。「百分之八十的相信……」
「為什麼不是……」當傑洛想問為什麼不是百分之百時,凱特立刻按下按鈕,讓那頂安全帽通起電流。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電光相當閃耀,電力在傑洛與艾克斯的腦袋裡流通瞬間引起反應,電流感覺是在體內的神經衝刺。電所帶來的麻與痛,讓傑洛跟艾克斯一起有默契的痛叫。
這時艾克斯才知道凱特之前那段話中語有著什麼意思了。
------------------------------------------------------------------------------------------
在傑洛跟艾克斯正在用電的方式進行交換身體後,此時的輕音部正在練習演奏"Spinwake"的"Don't wanna be"。
因為零的加入,他們正練習著Instrumental版本的Don't wanna be,好練出默契來。
就在中間的演奏時刻,大門突然打開的大聲響害得演奏臨時停止,有不速之客闖入。
「阿爾伯特‧零在這對吧?!」艾克斯(聲音卻是傑洛的)很不客氣的喚聲找人。
「嗄?」現在改當主唱不彈吉他,目前只能做監督團練跟練唱的普羅梅帝相當不爽的向艾克斯瞪過去。「學生會長來這裡做什麼?難道嫌我們練習的聲音太吵嗎?」
「普羅梅帝,他說他要找零。」手拿貝斯的潘朵拉冷冷的說,更正普羅梅帝的話。
「哼!那個搶走我吉他手的金髮藍眼撲克臉混帳在那裡啦!」普羅梅帝一談論起零就感到不爽,對著正在收拾的零指過去。「嘖,潘朵拉幹嘛找他來啊,有我不夠嗎……」
以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普羅梅帝別過頭,抱怨起零的事。
潘朵拉一看到吃醋的普羅梅帝,她些微的感到開心,並向零露出微微的小笑容,雖然零因為在收拾而沒看到。
「阿爾伯特‧零,跟來我吧!我有話要跟你說!」艾克斯走向零身後,看著他背上吉他袋。
則零只是別一下頭看艾克斯一眼,接著無視艾克斯走過去,到門口離開。
艾克斯跟著過去,走上零正在走的走廊上,跟著他,望著他背後的黑色吉他袋。
跟著零走到前往二年級大樓的中庭後,零轉身過來,用憤怒的眼神瞪著艾克斯,然而艾克斯很稀奇的一點也不怕,笑笑的看著他。
接著零伸出手一把抓起艾克斯的領口,抓著艾克斯的領口後連著人將他撞向柱子,已相當接近的距離靠近他。
「誰允許你連名帶姓的叫我的,你這Fxxking學生會長!」零很生氣的對他斥問,注視著艾克斯一點也不怕零的笑容。
看到艾克斯那過去不一樣的行為,明明過去都怕著他的艾克斯,現在卻反常不畏懼他的笑著。
「嘻嘻~是啊,我是學生會長,我是艾克斯~」
「撞到腦袋癡呆了嗎?而且,你到底在笑什麼?」
「零,我剛才跟艾克斯交換身體囉!」
「…………真的?」聽到艾克斯與傑洛調換身體的零遲疑了一下。
「當然是真的啊,我知道零你的祕密。今天穿著黑色四角褲的零,最愛貓咪腳下的肉球還有貓耳,平常睡覺都會說夢話,順便一提,昨天說的夢話是"雪兒,我愛你"。」艾克斯很有自信的說,為了讓零真的相信,他爆料出零的私事。
「咕嗚……你想下地獄一次看看是吧?」聽到那些私事,零的臉瞬間臉紅,又氣又不好意思的怒瞪著是艾克斯的外貌但靈魂是傑洛的對方。
「看吧,我說的是真的,還要我爆料嗎?你小時候的事情。」
「不、准、說!」零立即舉槍出來威脅人,把槍口指在傑洛的鼻子上,阻止對方繼續爆料。
「那代表你相信囉,那麼快去學生會吧!啊哈哈哈哈~~~」完全不怕被槍指著的傑洛大聲發笑,快速奔馳前往學生會辦公室。
「……我還沒相信啊。」望著率先離開的傑洛,零還未向他說真心話。
那麼另一方面的艾克斯是否也是調換身體了?
------------------------------------------------------------------------------------------
「嗯……真的是傑洛,完全是外國人的臉龐,柔順的金髮跟藍眼睛,完全是美男子的模樣嘛。」外貌是傑洛但靈魂是艾克斯的他,正猛盯著大鏡子前的他。
真的以"電擊"方式進行了身體調換,普通人和弱者代表的艾克斯與超人和強者代表的傑洛調換了身體。
艾克斯換成超人般強勁的傑洛;傑洛換成了跟普通的人類差不多,潛力沉睡了百分之九十五,無力又軟弱的艾克斯。
『那麼好好過著身為傑洛的日子喔,RANAYOSA~~(再見SAYONARA的顛倒)』擅自把人電到調換身體的凱特把這句話丟下就抱著他的工具一溜煙跑走了。
「唉……凱特他太強人所難了吧。」艾克斯自語道,看著身為傑洛的自己。
接著他感覺到相當悶熱的熱侵襲身體,讓他熱得舉手搧自己又掀開肚子處的衣服讓肚臍露出來看會不會更涼快。
「嗚嗚……明明手心是冰冷的,然而我卻感覺到強烈的灼熱,簡直快要中暑了。」艾克斯發出痛苦的哀鳴,腦袋暈眩著。「傑洛他,每到夏天都是忍受著這樣的熱嗎?也太痛苦了吧?難怪他穿得輕浮的樣子,原來都是要為了自己涼快的。」
「這下你知道我有多辛苦了吧?」
「是啊,這中暑的感覺真的很痛苦……啊咧?哇啊啊啊!!!」
艾克斯莫名其妙的回了某人的話,等到他發現時,鏡子裡出現傑洛的人影,害得經不起驚嚇的艾克斯嚇得聳起背又讓馬尾異常的高舉。
簡直像貓咪受到驚訝的反應。
「艾、艾克斯、不,傑洛,你不要嚇我啦!!!」艾克斯轉身面向明明是自己的外貌但靈魂是傑洛的人大喊。
「抱歉,告訴你讓身體涼快的方法吧,使用鬼道術讓自己涼快,像呼吸一樣的用法,就想像成高山的微風在你身邊吹。」傑洛面帶苦笑向他道歉,將涼快的方法告訴艾克斯。「從十歲以來,我都是這樣讓自己涼快的,不過不要太常使用,不然我在夏天的某一天會發燒燒得很厲害的。」
「你這樣不累嗎?」艾克斯有點擔心的問。
「起初是很累,精神力耗損得很厲害,累慘了也燒得痛苦。不過我不難過,我樂意面對這負荷。」傑洛走向學生會長的位置坐下,開始看起會長的工作內容,只看了一眼後就開始分類。「與其討厭那負荷,倒不如樂觀接受,也能順便鍛鍊一下精神力跟耐力,因為這也是變強的道路之一啊。」
聽到傑洛那些話,艾克斯開始覺得愧疚又難過。
「你就是因為想變強才會脫離普通人的生活,背負著許多困難與負荷生活著,你都不覺得難過嗎?」艾克斯問道。「你老是抱持著"犧牲小我、完全大我"這想法活下去,你都不會想要輕鬆一點嗎?」
「不會,如果我一輕鬆的話,就會猶豫、質疑、弱小,導致對方受到傷害啊……」
「傷……」
這時艾克斯才知道傑洛老是小心翼翼的守護他和他的家人跟周遭人,其實都顧慮著別人會不會受到傷害。
而他會那麼顧慮,起源大概是他九歲時失去克拉夫特的心靈創傷。
------------------------------------------------------------------------------------------
「所以啊,艾克斯,現在我就是你,也就是艾克斯。而你就是我,你是傑洛。」
傑洛從學生會長位置走出來,對艾克斯說,並且拿下在學生會長臂章之下的庶務臂章交到艾克斯面前。
「我以學生會長之名,要求傑洛,也就是艾克斯你回來學生會!」
「到底是哪個啊?學生會長是艾克斯耶,而我才是艾克斯,你才是庶務吧?」艾克斯開始有點混亂了。
「你才是庶務啦!現在我才是艾克斯,你是傑洛,傑洛就是要當低賤的庶務位置!」
「啊,你剛才說低賤了對吧?說了低賤對吧?你什麼意思啊?啊咧,你是在那罵你自己?」艾克斯更加混亂了,指著自己又指著傑洛。「咦?哪個啊?傑洛是我?真正的傑洛是你,那我是?」
「不要再說了!!總之我要你今天扮演成我,也就是傑洛。」聽艾克斯越說越混亂,傑洛趕緊喊聲停下。「快來做庶務的工作啊,你想讓我這個學生會長去做那些事?」
「好啦好啦……」這個霸道的傢伙,一當起會長就跩起來了。艾克斯將庶務臂章戴上,開始處理堆積如山的委託信件,在腦中抱怨著傑洛。「我看看,E班的糾紛調停,啊,這個昨天沒給它完成。這個是尋找變色龍,咦?變色龍?」
喀啦-
零這時才來到學生會辦公室,手拿著風紀委員專用的資料本走過傑洛模樣的艾克斯,來到艾克斯模樣的傑洛面前。
傑洛一看到零過來,立刻對他微笑。
「零~怎麼樣?相信了沒?」
「如果你真的跟艾克斯調換的話,那麼交給你辦這件事可以吧?」零將資料本放在傑洛面前攤開,指向一個地方。「這裡需要學生會長管理,昨天,你沒去吧?」
「啊~因為有……不,因為我臨時受傷才沒去的。」傑洛想說理由,但是突然停止改說別的理由,那時的傑洛所說的理由,令艾克斯很在意。
當艾克斯想去看零所指的地方時,但是零刻意遮住,以致無法得知。
為何不讓我知道啊?這個討厭的冷血男。艾克斯斜眼瞪著零抱怨,為了不讓零發現到他在瞪對方,趕緊集中精神看著委託。
「理事長又放進了一些新血,搞得裡面很混亂很吵。」
「要我這個學生會長親自去囉?」
「是你說你跟艾克斯調換身體的,何不?」
「……我知道了。」傑洛一明白後,起身離開位置。「艾克斯,會長的工作也給你做。」
「嗄?!!等一下……」正打算做委託上的工作的艾克斯看到傑洛走出大門,還想對他抱怨時,傑洛頭也不回的走了。「你要做我做庶務的工作又要寫文件?拜託,我可不是超人啊!」
「你現在就做得到不是嗎?」零對艾克斯冷問,望著是傑洛模樣但靈魂是艾克斯的對方。「哥一天就可以處理完畢那堆委託了,你為何做不到?」
「就因為我是艾克斯啊!」艾克斯力指自己不是傑洛。「我又不像他那樣,做事迅速又完美。」
「……好弱。」
「什麼?!」聽到零又跟昨天的傑洛一樣說人弱,艾克斯再次感到火大。「你什麼意思啊?!」
「難怪你這麼弱,面對一點事情你就放棄了。」零用不屑的眼神看著艾克斯,很不滿的說。「哥他,一面對事情從未想過要放棄,總是想一個人親自解決。而你,沒做過就想放棄,不是弱不然是什麼?啊,我知道了,膽小鬼。」
「嗚……你出去啦!!!」聽到零說得很毒,大力刺痛著艾克斯的心,受不了他的毒言,很生氣的對他吼。「風紀委員長不去巡邏或隨身物品搜查嗎?」
「哼!膽小鬼,怕東怕西的。」零再次對艾克斯罵一句話後便拿走剛才給傑洛看的資料本離開現場。
聽到零又一次的毒言,艾克斯對著他偷偷吐舌頭做鬼臉。
「我是膽小鬼的話,那你就是討厭鬼,討厭!!呸~~你這個兄控冷血討厭鬼。」為了反擊,艾克斯在零聽不太到的情況下偷說他壞話。
艾克斯轉身看學生會長加庶務的工作量,多到令他想頭暈。
首先他先看一下學生會長的工作,確定是些書寫跟蓋章以及檢查的工作後,他便開始工作。
首先把這個那個寫一寫、再把那些蓋一蓋,檢查資料上的錯誤,最後再把庶務的委託信件都處理好就完成了。艾克斯在腦中想像著,正迅速的書寫又蓋章著。
「喔~一由傑洛的手去做,比以前更快了!」艾克斯很驚嘆,看著書寫完的紙張一張一張的疊上,不久後已經高高一疊了。
學生會長的工作正順利中。
------------------------------------------------------------------------------------------
以艾克斯的模樣在校園裡走動的傑洛,不斷聽到其它學生對本校學生會長的壞話,而且那壞話是針對艾克斯昨天辭去傑洛的關係。
「你看,辭了自己的朋友還敢悠哉的散步?」
「過份啊!」
「聽說他跟傑洛吵架耶!」
「一定是他又任性的要傑洛做些什麼吧。」
「從國中開始,不,從國小就這樣,老是賴著傑洛同學的身邊不放。」
「有傑洛這位金髮帥哥,而且庶務工作做得超快的朋友還不要?」
傑洛聽到那些,雙手一直緊握。想大聲吼他們的可是會害艾克斯當會長的名氣;想拔艾克斯身後的手槍對他們威嚇的,可是會害了艾克斯以後的日子。
就像國中時那樣處理時,得到一個難聽又會讓人感到恐懼的稱號,"鬼神"。國中時期的傑洛拼命保護著艾克斯,因為保護過頭害得周遭的人說艾克斯的閒話。
為了遏止那些閒話,傑洛想盡辦法又做出各種暴力行為去遏止,保護著艾克斯不受到其它外來的攻擊。
其中最重要的保護理由,是為了不讓聽到艾克斯周遭人對他說的閒話與鄙視導致想起過去曾有車禍過的痛苦記憶。
--不這樣的話,艾克斯就會自責,還會想到自己是在世界上不被需要的人而想自殺。
傑洛邊走邊心想,也回想起艾克斯過去出車禍後被班上同學語言攻擊的情況。
「我才不想讓艾克斯淪為弱肉強食法則的犧牲者,你們這些人懂什麼?」傑洛小聲的對那些外人抱怨道。「你們這些可悲的先入為主論主義者,你們根本不懂被傷害的人的心情,就只會在那邊說閒話。」
--因為我很明白,當心一被傷害時的疼痛,自己會有多難過,那會有多疼。
傑洛邊走到樓梯口邊想,加快腳步想遠離那些惡言。
------------------------------------------------------------------------------------------
「呀啊~艾克賽爾,你真是幫了我大忙啊!」
「沒關係的,艾克斯,幫朋友是應該的。」
「有你真好啊,哪像零,一有不對就虧損別人又不幫人。」
「只能怪他氣度小囉。我啊,只要艾克斯有難,我會立刻幫助你的!」
「謝謝你!」
現在做完學生會長的工作後的艾克斯,跑出學生會辦公室做庶務的工作。幫人找到變色龍後又調停同學間糾紛後,還有傑洛辭去庶務的事現以口頭回應現在回來學生會再擔任,加上同學們對艾克斯的鄙視,艾克斯一一向他們道歉。
現在學生們有多需要傑洛擔任庶務這件事,艾克斯從學生們的抱怨得知了。傑洛速度快,找東西時能夠一天之內找到,同學間的糾紛調停他能夠瞬間要對方握手言和。
還有設備修繕問題,他偶而會找零幫忙修理;然而設備新增跟社團新增,他都有好好向會計委員艾莉亞詢問跟學生會長艾克斯報備。
傑洛做起庶務委員,完美到不行,簡直是天生做萬事屋的人,任何困難他都能幫到十全十美。
然而後程艾克賽爾途中幫忙。剛才經過艾克斯的解釋,艾克賽爾就以和善熱情的態度面對現在是傑洛模樣但靈魂是艾克斯的對方。
「艾克賽爾,怎麼樣?跟模樣是傑洛的我在一起,會感到火大或不舒服嗎?」艾克斯小心詢問,為了幫助艾克賽爾與傑洛這兩人的糾葛。
「艾克斯是艾克斯,就算你改變模樣或靈魂對調,只要你靈魂還在,我是不會討厭艾克斯你的。」艾克賽爾完全不在意艾克斯的謹慎,大方又自然的回答。「艾克斯你喜歡幫人又善良,你人那麼好,我怎麼可能討厭你呢?」
「是嗎?可是我……只會誤會別人又愛亂發脾氣。」
「因為你被金髮臭狐狸妖傑洛保護過頭了才會這樣。」
「咦?」聽到自己被傑洛保護過頭這件事又有人說,艾克斯訝異的驚嘆一聲。「你看得出來?」
「是啊,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喔!甚至他不想讓你開槍攻擊拜歐倫呢。」
「艾克賽爾,你知道拜歐倫?」艾克斯察覺到怪事,開始懷疑起艾克賽爾的情報收集能力。「我跟傑洛遇上拜歐倫的事,可沒告訴外人啊,還是說你……」
「呃……理事長跟我說的。不說我怎麼知道的,說傑洛吧!」艾克賽爾有點不妙的向艾克斯扯謊,趕緊轉移話題。「傑洛他為了不讓你受到傷害,拼了命與敵人打到遍體麟傷,應該說他秉持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嘛,到不如說是罪惡感作祟。」
「罪惡感……啊!」
這時艾克斯才想剛才在學生會辦公室與傑洛對談的事,他想要傑洛輕鬆點,但是傑洛不想。
"如果我一輕鬆的話,就會猶豫、質疑、弱小,導致對方受到傷害啊……"
也難怪傑洛總是不顧一切讓自己受傷。艾克斯心想。
「可是……我的個性問題跟傑洛保護過頭有什麼關聯?」艾克斯奇怪的問。
「就跟過度寵孩子的父母一樣啊,過度的保護又寵著,完全不在意你的想法保護著你。久而久之,讓你的情緒會沒理由的爆發,導致看不到內部,只怪罪他對你做的行為。還有就是,他對你抱持著很大的期望,他似乎很想要你成為他的……」
「成為什麼?吶,艾克賽爾告訴我!拜託你告訴我!」聽到艾克賽爾的話突然打停,艾克斯為了求知,極度想知道的心情導致顯得著急。
「超越被保護人與貼身保鑣的境界,搭擋。就算一個人就很強的劍士也需要搭配擅長遠距離攻擊的槍手,就像有名女海盜安妮與瑪莉一樣,劍與槍、槍與劍的搭配才稱上是完美無缺。」看起來稚氣十足的艾克賽爾,現在很嚴肅的說著艾克斯與傑洛的關係問題。現在的艾克賽爾,感覺很成熟穩定。
「如果被保護人願意挺身戰鬥,協助保鑣的話,那就是成為搭擋。」
「搭擋……」艾克斯這才知道昨天傑洛離開前說的悄悄話有什麼意義,他感到愧疚的低了頭,難過地想流眼淚。
傑洛是想為了我,減輕守護ROCK數據的壓力才會……
當艾克斯愧疚的想事情時,突然想到更奇怪的事。
「咦?艾克賽爾,你怎麼知道傑洛是我的貼身保鑣啊?」
「成為你的旁邊只有我……」
在艾克斯想問這件事時,艾克賽爾留下令艾克斯困惑的話然後跑掉,那樣的舉動令艾克斯相當懷疑。
艾克賽爾怎麼會知道我跟傑洛是被保護者跟貼身保鑣的?!艾克斯真的覺得艾克賽爾這人很可疑。
當艾克賽爾跑到艾克斯看不到的地方時,艾克賽爾偷偷看了一下感到煩惱而搔頭的艾克斯。
「我想成為你的貼身保鑣或搭擋啊,艾克斯……傑洛他是個罪人,怎可能適合你?」
------------------------------------------------------------------------------------------
在E班,那裡正相當的吵鬧。
「咕喔~嘖!」現在是艾克斯模樣的傑洛,腹部被人揍了一拳而痛苦的痛叫。為了反擊,他再次舉槍指向揍他的人。「去死!!!」
磅磅磅--傑洛連開三槍攻擊對方。
「哼!有用嗎?」對方再次出拳揍過去。
傑洛蹲身閃過,然後打算對對方的底盤掃腿過去的,反被對方察覺,跳起來閃過了。
「不准閃!混帳!」傑洛怒罵一句,舉槍又對著對方開槍。這次他因為著急,連開葛洛克23裡所有的子彈。
「哈,沒用的啦!笨蛋學生會長!」對方又一一閃過子彈,他抬腿要對傑洛踢過去。
「咕喔!」那腿擊正中傑洛的肚子,力道大到把傑洛飛到牆邊又讓撞上牆,被撞上的痛擊令傑洛跪趴在地。「嗚……為什麼?為什麼這身體跟不上我的反應?為什麼啊?!」
「好了,學生會長,該送你下地獄了!!!」
「嘖!」傑洛抬起頭看對他威脅的人,不服輸的怒瞪著對方。
「學生會長,勸你下輩子好好選日子,今天是你的忌日啊!你這個弱者,還想挑戰我們E班跟我這個拳皇,史狄加,你還早八百年咧!」
「咕嗚……」
這時傑洛才發現到不是這身體跟不上反應的問題,是因為普通人無法做出平常做不到的事情。
就算是能將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的傑洛,以艾克斯的實力目前根本做不到,不可能的事情還是不可能。
因為這就是強者與弱者的差別……不過這一點傑洛不服,他還是硬要面對史狄加,繼續戰下去。
------------------------------------------------------------------------------------------
上課時間鐘聲響起,所有同學紛紛上課。
在明天就是暑假的今天,來C班教課的國文老師艾薩克開始發起國文科的暑假作業,今年作業依然多到讓學生叫苦連天,除了試題外,今年老師還提出一項讀書心得給大家。
那時所有同學都喊"又不是國中生了",然而老師還是強制要人做報告。
發完作業後老師要同學趁現在寫暑假作業,於是這節是自習。
一來到下課時間,艾克斯看到傑洛正苦著臉撫著腰部地位起身離開位置。
「傑洛,怎麼了?」艾克斯關心的問。
「不,沒什麼。」傑洛避開不回答,甚至迅速離開艾克斯的視線裡跑走。
「嗯?」看到那樣的傑洛,艾克斯歪了頭。
今天不只是看到傑洛撫著腰部,艾克斯甚至看到傑洛走路一跛一跛的、嘴角有瘀青、頭上纏上繃帶、右手也纏上繃帶,不過紗布滲出一些血了。
不管艾克斯怎麼逼問他到底是怎麼了,傑洛總是避開不回答,總是不讓艾克斯擔心。
一下課就經常跑得不見蹤影,回來就帶著傷。那樣的傑洛,艾克斯更加擔心了。
直到下午結業式完後,傑洛一副著急的跑到學生會辦公室,艾克斯覺得奇怪,趕緊跟上他。
「傑洛!!!」艾克斯粗魯地打開大門,看傑洛到底在搞什麼鬼。
「嗯?」傑洛抬起頭,他身邊出現更多大量紙張。「我在做學生會長的工作啊?有神麼好吃驚的?」
「都已經結業了、可以過暑假了,為什麼還在這裡?而且你的傷……」
「我一點也沒有,我身體狀況很好。」當艾克斯一提及傷口,傑洛馬上打斷對方的話,避開不回答。
「傑洛!」聽到傑洛又要逞強不讓人知道,艾克斯很生氣的向前邁步,大力重擊桌面與傑洛相對視,並且對他吼。「向我坦率一點好嗎?!稍微信任一下別人好不好?難道我就那麼不信任?!!」
「我又沒有問題,庶務的工作還要寫委託信件的報告,學生會長則是要看庶務的報告不是嗎?這不是信任的問題,而是工作量。」傑洛就是不提及他的傷口。「我還可以的,又不會死掉。」
啪-
艾克斯伸手往傑洛有瘀青的臉部打過去,那舉動令傑洛錯愕也感到憤怒。
「你做什……」
「很痛吧?嘴角的傷。」艾克斯打斷傑洛的話,用心平氣和的語氣問道。
「當然啊,這是你的身體,你又沒有無痛症或脊髓空洞症什麼的。臉上的傷或腳傷,多多少少會痛啊!我還是會感覺到痛覺。」
「那就不要硬撐啊!!!!」艾克斯用最大聲響去吼傑洛,看這樣能不能吼醒傑洛。
被艾克斯一吼,傑洛嚇得頓悟起來。
「你多少依賴我一點、信任我一點好不好?我們不是朋友嗎?就算你是運動萬能戰鬥全能,也要把煩惱告訴你的朋友啊!別老是把所有事情扛在你身上!!朋友就是要同甘苦共患難啊!!!」
「我……」聽著艾克斯的連續訓話,傑洛還沒從頓悟中脫離,望著生氣的艾克斯。
「報告的事,我們兩個各做一半,就這樣。」訓話完後,艾克斯走到庶務的位置,開始寫報告。
傑洛看著艾克斯拿空白活頁紙認真的寫起報告,同時看看傑洛剛做好報告的內容。
--或許可以相信了吧,應該可以將我的背後交給艾克斯了吧,然後順利成章的成為搭擋,一起守護ROCK數據。
傑洛想到艾克斯開始有些成長後,他滿意的笑了一下。
「嗯?幹嘛?快做啊!!明天放暑假我可不想還要來學校做這些事喔!」艾克斯注意到傑洛沒在動,很生氣的對他說。
「哼!我當然知道!用不著你回答。」傑洛口氣高傲的回答,臉頰稍微通紅。「你幫忙的這件事,我才不會向你道謝呢!還有傷口的事,也一樣不會向你道歉咧!」
「那什麼態度啊……」艾克斯無奈看著傑洛那高傲的態度。
其實艾克斯知道的,要傑洛坦率這種事,根本是要他去撒哈拉沙漠日光浴,與其讓鐵口說軟話,反而會說出更強硬的話。
但至少知道,他的臉紅,那個代表害羞的生理反應,是不會欺騙別人的。
------------------------------------------------------------------------------------------
之後艾克斯跟傑洛他們忙到太陽下山來到夜晚,這時候,他們的工作就只剩下一樣。
然而這時凱特突然闖入,說"時間到了",就把艾克斯跟傑洛再受上午的電療一次,把靈魂回來原處。
最後又笑著跑走離開現場,令艾克斯感到莫名其妙。
凱特跑到理科教室後,他將手上的安全帽翻過來,在兩個安全帽深取出各一個USB,他將兩個USB插入他自己的筆記型電腦裡,讀取裡面的內容。
電腦上出現兩樣兩個不同的DNA樣式,分別是艾克斯和傑洛。
「終於拿到了,傑洛的DNA跟艾克斯的DNA。」凱特用有著邪惡企圖的笑容盯著電腦說。「這下我的研究以及電子生物開發就沒問題了,啊,零的DNA要不要也要一點呢?」
想到傑洛的DNA可以用在開發上,凱特就感覺到接受道微量的電療,全身感到酥麻。
「將Berserker轉換成Nightmare的距離,已經不遠了,哼哼哼……」
 
 
 
 
☆甦醒的記憶☆
 
 
到了暑假中第一天的早晨。
在家的艾克斯正痛苦的躺在床上起不來,全身僵硬又痠痛,肚子跟腳踝那裡又痛得要命。
原因都是因為傑洛強行使用他的身體去挑戰E班的關係!!!
「傑洛……等我好了,絕對要把你全身的骨頭都折斷……」艾克斯對著這樣對待他身體的傑洛怨道。
然而,艾克斯家的玄關突然有人闖入。
「嗚……聽這闖入的聲音跟氣息,絕對是……」
「艾克斯!!!!」傑洛的喊聲傳來,腳步大力踏著地板,以很快的速度跑到艾克斯的房間來,然後房門被傑洛粗魯地打開。
「艾克斯!!!」
「幹嘛啊?!」艾克斯緩慢又僵硬的起身,怒瞪著傑洛問。
「你命危了嗎?!!」傑洛非常擔心著艾克斯的大聲詢問,以強烈氣勢向著艾克斯撲過來。
「嗄?!」艾克斯聽到,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了。
接著艾克斯無視自身的傷痛,走下床並且走到傑洛面前,氣勢顯得兇狠。
「幹、幹嘛啊?!」傑洛面對艾克斯那麼兇狠的走過來,很緊張的問。
「我這個樣子還不都是因為你害的────!!!」艾克斯迅速伸出手,對著傑洛使出煉獄鎖喉功,將傑洛的頭與脖子在他的手臂裡緊緊掐住,讓傑洛痛苦得無法呼吸。
「嗚唔唔唔唔────!!!」
「而且,我也沒嚴重到命危,你這白癡─────!!!」這次施加多一點的力氣了。
「投降投降投降投降~~~~~!!!」面對暴力的鎖喉功,傑洛不禁要投降。
------------------------------------------------------------------------------------------
「所以,你來我家做什麼啊?」
艾克斯盤坐到床上,低看著跪坐在地的傑洛。
「你爺爺不打電話到你家反而打到我的手機,說要找你並要我把你帶到他的宅邸。」
「為什麼不是打給我?」
「我哪知,聽他的語氣,冷淡得要命。我看啊……」
「才不是────!!!」或許猜到傑洛接下來要說什麼,艾克斯著急的打斷對方的話,並且激動的大聲吼。
「那麼激動做什麼?」傑洛嚇到了。
「不……我只是……」艾克斯不敢說出那麼激動的理由,同時不想承認傑洛想說的話。
艾克斯一想起前天時傑洛對他說的話就感到難過,心裡一直不想承認他爺爺對他的冷淡。
「總而言之先現在把你帶到那個大肚男住的地方去吧。」
「請對長輩客氣點好嗎?他是我爺爺耶!」
「把你帶到你親愛的萊特爺爺去,快換衣服吧。」傑洛勉為其難的再說一遍,聽口氣,他好像極度討厭艾克斯的爺爺。
「我知道了。」
「順便告訴你,」傑洛走出艾克斯房間之前,順便告訴艾克斯一件事。
「呃?」艾克斯正在解開睡衣衣扣,露出胸膛部位,一臉疑惑看著傑洛。
「說你命危的人,是你爺爺打完電話後你哥哥跟著打電話傳這種話的。不過看你能夠對我使出煉獄鎖喉功,你根本很有精神嘛。」
「是、是我哥……」艾克斯一聽到是他親生哥哥亂傳話,就露出無奈的笑容。
也對,這種微不足道的惡作劇,他的確做得出來。艾克斯心想。
------------------------------------------------------------------------------------------
艾克斯換好衣服後,由於艾克斯全身痠痛導致行動不便,由傑洛將他揹上背,帶他去湯瑪士宅邸。
以傑洛快速的腳程,不到五分鐘就來到有錢人的聚集地-白金通,湯瑪士宅邸也在此處。
湯瑪士宅邸,具有古典美的歐式宅邸,要進去之前就得先通過高兩尺的鐵門和身分認知。
「不愧是有錢人,住得那麼豪華。」傑洛望著宅邸驚嘆說。「雖然我已經看過好幾遍了。」
「咦?你來過我爺爺的家?」聽到傑洛來過,艾克斯很驚訝的說。
「當然有,從幼稚園開始,我經常找你來玩,所以經常來這裡。」
「幼稚園?我們不是國小認識的?我記得……嗚……」聽到自己認識傑洛是從幼稚園開始的,艾克斯感到疑惑,但是一回想就頭痛起來。
「艾克斯,你怎麼了?」傑洛察覺到艾克斯的異樣,擔心的問。「你不知道你是幼稚園開始認識我跟零的嗎?」
「可是我……想不起來……」艾克斯懊惱地說,緊抱著痛苦的腦袋。
「……對喔,因為你出車禍,記憶有些錯亂。」傑洛這時才想到艾克斯目前的狀況。
過去艾克斯出車禍撞傷後,傑洛從醫生那裡聽到艾克斯的狀況。
"因為記憶有些錯亂,往後可能有記憶障礙狀況"
傑洛一回想起過去那件事,眉頭緊皺起來,為那件事感到懊惱。
--如果艾克斯沒遇上車禍也沒拿到那個邪教物,他現在早就……
「傑洛?」艾克斯察覺到傑洛很安靜的樣子,很擔心的問。
「那、那麼,先把你送到你爺爺身邊去吧。」
「嗯。」
傑洛走到一個門鈴前,按下鈕與裡面的人通話。
「喂喂,是我,傑洛。艾克斯我把他帶來了,開門吧。」語氣冷淡與看起來很蒼老的瘦高的老先生說話。
『是,立即為您開門。』老先生立即答應開門。
與裡面的人通話完畢,接著看向旁邊的黑色鐵門,正緩緩開門給人進來。
------------------------------------------------------------------------------------------
為了接客,萊特穿著白色大袍內穿著西裝,挺著他的大肚子正慢步走向入口,直到遇上一位金髮男子背著他的孫子他停下腳步。
「來了吧,那麼……」萊特看了艾克斯一眼後,迅速轉身想走。
「喂!等一下!」傑洛打斷萊特的話,阻止萊特向前走。「你的態度一定要那麼冷淡嗎?對待艾克斯跟洛克學長一定要那麼差別待遇嗎?他好歹接受守護你寶貴的ROCK數據啊,難道艾克斯對你來說不重要嗎?」
「怎麼會呢?我當然在意著艾克斯……」
「你騙人!你根本只在意你的蠢數據!!!」傑洛變得很生氣,火大得與萊特爆火口。「既然在意艾克斯,那就轉過身來,好好正視你的孫子!!!你這沒有親情的愚蠢之徒!!」
「傑洛……」親眼看到傑洛面對長輩如此不敬,而且罵的人還是自己的爺爺,被傑洛與萊特夾在中間的艾克斯,他顯得為難,也為萊特對他相當冷淡而感到難受。「吶,不要跟爺爺吵架好嗎?傑洛。」
「不愧是威利的孩子啊……繼承了威利的壞脾氣呢。」萊特低下頭喃喃自語,聽到傑洛強而有力的語言,不禁偷偷揚起嘴角偷笑。
不愧是你的孩子啊,威利!萊特心想。
「傑洛,我只是想看見艾克斯的潛力,並未無視他受傷的狀況,因為我相信他能夠勝任,能夠保護ROCK數據,他的可能性是無限大的,也是能夠讓世界和平的……」
「在為求世界和平之前,先考慮到艾克斯的情緒好不好?!!」當萊特解釋為何讓艾克斯擁有數據時,傑洛再次打斷他的話,用極為憤怒又大聲的語氣吼道。
「你知不知道,他老爸老是跑到國外去看古蹟沒時間陪他,總是一個人在家過日子,就連聖誕節跟新年也經常一個人過,他一直過得很寂寞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聽到傑洛說到自己在十二歲後總是一個人過,艾克斯不禁低下頭想流淚。
所以傑洛總是在聖誕節或新年的時候,刻意擄走我到他家過節日……發覺到傑洛的心意後,艾克斯感到欣慰。
自己有這麼愛照顧人的朋友,真是太幸福了。總是習慣著他在,然而有時覺得他不在也好的這想法根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這點我當然從凱因聽到───」當萊特又想解釋時,傑洛再度打斷。
「哼,反正你也只不過是自我滿足,只會滿足自己的事。說什麼想看見艾克斯的實力?!我看你什麼也看不到!!!連艾克斯感到寂寞這件事都看不到了還想看到實力?你在開玩笑啊!!?」
聽著傑洛強而有力的訓話,萊特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錯誤而感到難堪。萊特轉身過來,看向傑洛與低著頭不敢看他的艾克斯。
我都是在……自我滿足嗎?萊特心想,望著正難受得不敢看他的艾克斯。
因為傑洛的教訓,現場氣氛變得很尷尬,除了洛克走過來說話化解現場的尷尬。
「爺爺、艾克斯,還有傑洛,怎麼在這裡說話啊?快來交誼廳坐下來好好聊吧。」
「不,我不用了!」然而傑洛拒絕洛克的邀請,放下艾克斯轉身走到大門。「我還有事情要處理,不好意思打擾了。」
砰。傑洛關上門離開後,艾克斯轉頭望著門口,接著面向萊特望著他。
「爺爺……那個……」艾克斯感到不好意思又難受的說話,想跟萊特打招呼卻因為剛才傑洛跟萊特吵的關係而不敢說。
「艾克斯。」萊特突然呼喚他,也突然跑起來到艾克斯面前,伸出手抱住他的身子。
萊特的懷抱很緊,萊特的體溫很熱,熱到令艾克斯感到難受。這麼熱情的擁抱,艾克斯很吃驚也感到一些欣慰。
從以前到現在,已經有多少年沒像這樣擁抱了?
「爺爺?」艾克斯輕聲呼喚他。
「對不起,讓你過著寂寞的日子了,真是為難你了,我感到很抱歉。」
「……爺爺……」聽到萊特的道歉,艾克斯難過得紅起眼眶。
「來,暑假期間住在這裡吧,艾克斯。」萊特對艾克斯微笑道,舉起經過歲月而皺又大的手輕撫艾克斯的頭。
「是!!」艾克斯用力點了頭,這一點頭就讓眼眶上的淚水掉下來。「我來打擾了,爺爺!」
親眼看到艾克斯與萊特的關係從修就好後,洛克也感到開心的笑著,看著艾克斯那很有精神又開心的笑臉。
------------------------------------------------------------------------------------------
萊特牽著艾克斯的手帶著他到宅邸裡的最深處,走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一間房間,那上面有個門牌,字上面寫著的是洛克。
「艾克斯,晚上就和洛克一起睡吧。」
「咦?這樣好嗎?」艾克斯有點困擾,不時看著洛克。「會不會給哥添麻煩啊?」
「不會、不會!」洛克超級不會感到困擾。「我們是兄弟,又沒關係!」
「可是……」
「還有,艾克斯,這給你。」萊特從他白袍裡拿出一樣東西,一個類似耳罩式耳機的東西。「現在可以麻煩你睡個覺嗎?」
「咦?為什麼?」艾克斯拿著萊特遞來的東西,仔細觀察著耳罩式耳機,前端還連著一樣不明黑色機殼。
「艾克斯,現在你想要國小時失去的記憶嗎?」萊特這時嚴肅起來,謹慎的向艾克斯問道。
「失去的記憶?」
「為了讓你忘記痛苦的事情,我把你出過車禍的記憶封印起來,不過車禍的傷害導致你的記憶錯亂。這個儀器可以讓你腦中的沉睡的記憶甦醒,而你睡覺做夢時就會夢到那些你曾經有的記憶。」
「真的嗎?爺爺,真的可以做得到?」艾克斯很吃驚也感到一些興奮。
「當然行的,只要你是否願意?」萊特點了頭,再次問艾克斯的意見。
「我要!我想恢復!!!」艾克斯立即答應,完全不猶豫。
「那好,洛克,請你陪在艾克斯身邊照顧他。」
「好的,爺爺。」
------------------------------------------------------------------------------------------
於是艾克斯以沉睡做夢的方式來喚醒他的小時候,找回他與傑洛初次見面的時候和車禍時發生的事。
當艾克斯五歲,在一間長得像飯鍋的紅色房子幼稚園-安迪,起初他是在花圃前看花的,不過被一個聲音打擾了。
「嗚哇哇哇啊啊啊啊啊~~~」
「零!!!」
「嗯?」艾克斯從花朵移開視線,轉頭望向一對面貌長得一樣的綁著沖天炮的金髮雙胞胎。「雙胞胎?而且還綁沖天炮,他們是怎麼了?」
「沒事吧?痛不痛?!」
「嗚~嗚嗚~~」
「來,慢慢走到洗手台,哥哥我幫你洗傷口!」
看著那對雙胞胎走向洗手台,艾克斯好奇的望著他們,同時萌生想跟他們做朋友的想法。
「他們……會不會願意跟我做朋友呢?」艾克斯喃喃自語道,起步走向他們。
當時,他的脖子就已經掛著紅色長水晶的墬飾,那個就是ROCK數據。
緊接著畫面突然轉暗,然而是另一個場景迎上。
在國小六年級的班級上,艾克斯遇上同學的鄙視與責備,那時傑洛發燒請假。原本純粹是傑洛請假的事變成責備艾克斯行為的辯論。
當班上的所有同學都不相信艾克斯後,艾克斯承受不了被人指指點點的壓力,跑出學校並且被車撞上。
那時,艾克斯確實有看到,把他撞飛的車子,有一個不認識的男子從車上下來想伸手拿走他脖子上的墬飾。
然而因為艾克斯睜開眼睛看到他們的樣子,讓他們著急的跑走了。
在一個沒人相信他的世界裡,他感受到很大的悲傷。眼中所看到的紅、身上所感受到痛、心內所承受的重、現實所帶來的沉,此時他腦中有個想法浮現,"也許這樣下去就會死掉,不過這樣死掉也好,因為沒人願意相信他"。
當艾克斯夢到那樣的場景時,他沉睡時緊閉的雙眼流出難過的眼淚。
而在他旁邊照顧的洛克,一看到那眼淚就伸出手擦拭眼淚。接著他爬上床跟艾克斯一起躺,將艾克斯拉到他懷中並緊抱。
「很痛苦吧?艾克斯。但是請你不要怨恨任何人也不要懷疑任何人,還有這次請不要再忘記我了,被你忘記的時候我很痛苦。」洛克在艾克斯沉睡時說起心事,一回想起被艾克斯忘記的時候。
當時萊特在艾克斯在昏迷中醒來後問守護符是誰送時,艾克斯回答是好心人送的,那時起洛克感覺到身為艾克斯的親生哥哥的存在被塗白抹消,簡直是已經不存在這世上的人。
就算如此,洛克依然不氣餒,樂觀的面對一切,不怨恨誰也不懷疑誰,就算感受到強烈孤獨壓迫自己,也總是笑笑帶過。
「艾克斯,這次我是不是有好好的在你的人生裡?」
洛克向著沉睡的艾克斯問道。
------------------------------------------------------------------------------------------
「怎麼樣?艾克斯,關於你過去的記憶。」
「啊,爺爺。關於記憶,我一回想起來就覺得痛苦。」
傍晚時刻,艾克斯睡醒後跑到花園裡看花,接著萊特走過來關心,問起記憶的事。
「那麼,你覺得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就只是感到難過而已。只不過是失去記憶就失去了朋友跟家人,不過幸虧有傑洛一直在我身邊不讓感到寂寞。」艾克斯感到欣慰的說,對於傑洛有許多的感恩。「有傑洛這個朋友,我真的很幸福。」
「從今以後,你打算如何呢?」萊特又問,這次他問的是艾克斯的未來發展。
「嗯……繼續成為學生會長和武裝生領導人,並且增強實力,最後成為傑洛他需要的搭檔。」
「這樣啊,既然如此,身為你的爺爺,我來幫助你加強實力如何?」
「可以嗎?」
「當然行!!你哥哥也一定願意加強你的實力。」
「是!請多指教!爺爺!」
----------------------------------------------------------------(待續)
------------------------------------------------------------------------------------------
下回預告+小短劇:當調換身體的時間還在--
傑洛:不愧是普通人啊!可以吃的東西好多!真是太幸福了!拉麵、燒肉、烏龍麵跟熱騰騰剛炸好的可樂餅和炸肉餅,真是美味極了!不禁讓我……多吃好幾份!咻嚕嚕嚕嚕……(吃拉麵)
艾克斯:夠了!我不准你再用我的身體吃那些卡路里多的食物!!!我會變胖啦!!!!(怒)
傑洛:是啊是啊~你的確胖了,喔多~肚子上的肉捏起來有兩層耶!
艾克斯:不要再吃啊啊啊────────!!!(崩潰)
傑洛:不只是吃東西的好處,還有坐在學生會長的位置時超棒的~~~
艾克斯:而我超差的,庶務都做雜事嘛……(沮喪)
傑洛:不過我沒看到達摩克利斯之劍在我頭上耶!這是為什麼?啊~難道說我超~適~合當學生會長囉!咕哈哈哈哈~~!!(瘋狂)
艾克斯:什麼是達摩克利斯之劍??
零:西元前四世紀,義大利敘拉古的僭王狄奧尼修斯二世的朝臣,非常喜歡奉承狄奧尼修斯二世。他們兩人曾提議交換一天的身份嘗試首領的命運。當某天晚餐時,他抬起頭注意到王位上方有把僅用一根馬鬃懸掛著的利劍,立即失去了對美食和俊男的興趣,並請求僭主放過他,他再也不想得到這樣的幸運。
艾克斯:呃……也就是說,達摩克利斯之劍可以說是王位的壓力嗎?
零:大概吧。
艾克斯:還有,零,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目前世界史沒教到這裡吧?
零:在Go××le上查到的。
艾克斯:這樣啊……
傑洛:總而言之,我就是適合當學生會長對吧?零~
零:不,你會看不到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原因,因為你……
傑洛:我怎樣?
零:你是個笨蛋。
艾克斯:噗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大笑)
傑洛:你什麼意思啊!??零!艾克斯你不准笑!!!(惱羞成怒)
零:我說的沒錯
傑洛:我才不是笨蛋咧!!!!!
艾克斯:呵呵~下回是"兄弟一起打工"跟"跑腿",喜歡兄弟的故事嗎?而你是否有著令人感到困擾的兄弟呢?下回將放送這樣的故事!並且祝你放暑假快樂!
傑洛:如果我是笨蛋的話!!零也是笨蛋啦!!哈哈~笨蛋笨蛋~
零:那就不要靠近我也不要跟我說話,會變笨的
傑洛:你說什麼?!!!
艾克斯:不要吵架啦!金髮笨蛋雙胞胎!
傑洛&零:誰是金髮笨蛋雙胞胎啊?!!!(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