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94~95

 +兄弟一起打工+
––––––––––––––––––––––
在湯瑪士宅邸裡的某間房間,艾克斯看著他爺爺為他改造他的手槍-Glock 23。
聽說萊特他自己新創出三種子彈,電磁彈、電漿彈、磁力彈,做出來是想給艾克斯跟洛克兩個人用的。
電磁彈,深藍色子彈,有著電力中量伏特的特殊子彈。一發射出去的子彈脫離彈殼後出現藍色帶電光彈,會把人麻痺,是種阻止對方逃跑的子彈。
電漿彈,水藍色子彈,與電磁彈不同,高伏特且具有破壞力的電力彈。能夠破壞牆壁與毀掉任何交通工具。一旦攻擊人就會致死跟撞飛,是不能夠攻擊人類又可以進行破壞的子彈。
磁力彈,藍色彈頭的白色子彈,擁有強力磁力的子彈,如果往上發射的話,子彈會用磁力貼上天花板,同時後端會出來白色能源繩將使用者往上升,利用磁力的力量可以上升很快,不過只能維持三秒。上升時無法使用其它子彈,在空中滯留時必須小心,是一種可當繩索的特殊子彈。
然而萊特正在為艾克斯的Glock 23做許多改造,比如防電或加強槍的硬度,以防開射特殊子彈時就壞掉。
「爺爺,真的好嗎?把槍做改造。」艾克斯有點擔心的問。
「沒關係、沒關係,只要你不說出去,你不會受到國際法處置的。大概吧……」萊特大意隨安地說,完全不怕,但最後依然有些許擔心,猶豫的話不小心脫口而出。
「啊,你是不是說了大概?果然有問題對吧!爺爺!不行啦!萬一我要是被國際法……」
「沒關係的!你的朋友傑洛跟零不也一樣偷偷觸犯國際法嗎?光束劍這項武器還未給美國看過就先使用,那個武器才是大有問題吧?」
「咦?是這樣嗎?」艾克斯大吃一驚。
「美國可是還沒允許那樣的武器私自用的喔,關於國際法,傑洛跟零可是會被遣責的,然而你默許了,這樣好嗎?」萊特掛著微笑問著。「哪天我要是想通報給我認識的警察-迪歐,你那兩個朋友說不定會不在人間喔~」
「不會吧?!」艾克斯感到畏懼的問,還有令他感到畏懼的事就是萊特說會讓人不在人間時還能談說有笑。
爺爺他……是腹黑屬性?!!艾克斯畏懼的猜測。
------------------------------------------------------------------------------------------
艾克斯為了擺脫萊特的腹黑,悄悄的離開那裡,跑回與洛克一起睡覺的房間。
「唉~爺爺好恐怖。」艾克斯嘆氣道,當他想躺在床上休養時,背後突然被人一抱。
「我抱。」
「哇啊啊!!」艾克斯受到強烈驚嚇。
「艾克斯~上午好~!跟哥哥一起出去玩吧!順便陪我打工!好不好~好不好嗎?」突然從後抱住艾克斯的洛克,用撒嬌的語氣跟熱情的緊抱連續攻擊著艾克斯。
「哥,不要這樣!很熱啦!」艾克斯對於洛克的熱情擁抱感到痛苦。「還有,你為什麼要去打工呢?你不是容易昏倒嗎?」
「是很虛啊~所以才要有人陪嘛~艾克斯,一起去嘛!還有我為什麼打工的事情,是禁止事項喔!」
「這樣的話,我有條件。」面對相當熱情的撒嬌,艾克斯已經搞不清楚誰才是哥哥誰才是弟弟了。
就像傑洛跟零那對雙胞胎那樣,霸道又老愛做些幼稚的事的傑洛跟冷靜又能夠應付傑洛的零,原本應該是哥哥照顧弟弟,反而是弟弟照顧哥哥。
這樣顛倒好嗎?艾克斯對此感到困擾。
「什麼條件呢?」洛克離開艾克斯的身邊,興奮的望著艾克斯,等待條件開出。「只要是艾克斯開的,任何一點我都答應!」
「我要哥哥成熟一點!」
「我拒絕。」洛克用冷淡的語氣回絕。
「咦?」艾克斯有點吃驚。不是說只要是我都會答應嗎?
「來吧~打工快遲到囉!」洛克接著露出燦爛笑容,抓住艾克斯的手走出去。
「你不是說會答應我嗎?哥!哥!!」
「快點嘛!」
然而洛克很霸道把艾克斯帶出去,又很霸道的拒絕艾克斯的條件。
------------------------------------------------------------------------------------------
New-type百貨公司,位於日本東京最熱鬧的地區,新宿。New-type百貨公司,總是人潮最多的購買地點。
現在,艾克斯被洛克拉來到New-type百貨公司的地下美食街。
「哥,你拉我來這裡做什麼?」在員工休息室看著洛克換上綠色圍裙的艾克斯,感到困擾的問。
「幫我加油。」穿好圍裙後的洛克,轉身對著艾克斯微笑。「你也可以到處逛逛喔,不過記得給我點心喔!」
「也就是你要有人陪你對吧?」
「是的!」
「唉,你要好好做喔。」
「嗯!那麼我出擊了!!」洛克點了頭,並向艾克斯舉手行禮。
「又沒有要駕駛鋼○。」無奈的望著洛克走出休息室,艾克斯感到困惑的說。
在一間誰也不在自己身邊的休息室,孤獨一人的艾克斯,頓時感覺到孤單以及無聊。明明外面熱鬧的很,這裡卻安靜得令人感到畏懼,恐怕連跟針掉到地上都聽得到。
「我看,幫這間休息室打掃一下好了。」艾克斯看看有點亂的周遭,打算動手打掃。
艾克斯的掃除,經過十分鐘後。
休息室變得乾淨整齊,給人感覺就特別清爽舒適。
「呼~接下來呢?嗯……跟朋友用LINE聊天吧。」在沒有人會來的情況下,艾克斯拿出自己的智慧型手機並與朋友聊天來打發時間。「我看看,艾克賽爾說他有事去美國一趟了。零呢……總覺得他會用冷言冷語回我,凱特?嗯……不好意思打擾。唉,反正裡面最閒的人一定是傑洛,就跟他聊吧。」
(艾克斯:傑洛,現在很閒嗎?)
(傑洛:不,超忙的,零他迷路了,我在找他)
(艾克斯:零他迷路???那你在哪裡?)
經過艾克斯的詢問,之後有段時間久久沒回覆了。
「是怎麼了?」艾克斯開始有點擔心。
之後傑洛回覆一個超長的回應,類似詩的回應。
以下是他的詩:
日後要與劍道社到海邊集訓,
本日與憐愛的弟弟一起出門。
東方的天空景色依然很平常,
京都有美麗的藝妓也有金閣寺。
新的日子、新的關係、新的支柱,
宿舍裡,之前就有黑髮女人正看著你。
N次方的貞子怨念輪迴……
(傑洛:請用第一字並縱列解釋!(笑))
「說出地方名就好了幹嘛打油詩啊?!!很閒喔!?」艾克斯覺得很煩的說。「而且,其中幾句根本沒關係嘛!!!這是什麼意義不明的詩啊!!」
然而傑洛又回覆……
(傑洛:快解釋啊!笨蛋!(氣))
這個討厭的金髮混蛋狐狸傢伙……艾克斯看到傑洛又一次的回應,就憤怒的握緊手機。
(艾克斯:日本東京新宿N?你在新宿的N?哪裡啊?!!(怒))
(傑洛:還猜不出來?New-type百貨公司啊!)
那你不會直接說出地名啊──────────!!!艾克斯超想吼出這句話,然而為了不讓人聽見導致別人誤會成神經病發作,只在心裡吼。
(傑洛:吾弟哭著找到我了,拜了!)
在傑洛回覆最後的回應時,艾克斯看了一下回應,看到傑洛的弟弟哭著找他,艾克斯不禁揚起嘴角笑了一下。
零會哭著找傑洛?!
當艾克斯也結束跟傑洛的聊天收起手機後,門突然衝擊性的打開了。
「糟了!艾克斯!請你臨時打一下工吧!」突然跑進來的人洛克,很著急的拜託人。
「咦?!」
------------------------------------------------------------------------------------------
New-type百貨公司的地下美食街的蛋糕點心販賣處-甜點販賣店艾奴蒂亞,人氣頗高的店面,以可愛動物樣式的甜品成名。
現在艾奴蒂亞正面臨廚師沒來上班做出甜點的絕境,然而外面的客人正排著隊。
「所以啊,艾克斯,臨時當一下廚師吧!」洛克正苦苦哀求著現在正穿著純白色的廚師服的艾克斯,緊抓著他的雙肩。「今天要來帶班的廚師在路上突然塞車不能來,而現在會做菜的就只有艾克斯你了!吶~幫忙一下吧!救救這家店吧!」
「可是、可是……」艾克斯很緊張又擔心。「由我來可以嗎?菜單上的點心做法很高難度耶!我做得到嗎?萬一……」
「沒問題的!!!」洛克打斷艾克斯的喪氣話,很有自信的對艾克斯說。「艾克斯絕對辦得到的,艾克斯,不要放棄!」
"哥他,一面對事情從未想過要放棄,總是想一個人親自解決。而你,沒做過就想放棄,不是弱不然是什麼?啊,我知道了,膽小鬼"
這時艾克斯回想起在放暑假之前的日子,零對他說的訓話。
還沒做過就先放棄不就是膽小鬼嗎?艾克斯心想。
「……我知道了,哥,我幫你!」艾克斯將白色廚師帽戴上,很堅定的決定。「我不會放棄的,我會盡全力做出來!!」
「那就太好了,艾克斯!」洛克更開心的笑。「那麼,艾克斯,廚房就交給你了!廚師有在這裡留下食譜,裡面都是菜單上的甜點做法。」
「我知道。」望著洛克離開廚房趕往外場處理客人,艾克斯接著看看現場,然後捲起袖子。「好,用盡我的廚藝,做出甜點吧!」
暫時接替廚師做甜點的艾克斯,於是依照著留在廚房是為了有天突然健忘的甜點食譜開始做起甜點。
------------------------------------------------------------------------------------------
經過艾克斯的幫忙,客人開始購買,洛克忙著將艾克斯烤的蛋糕與甜點上架,客人多到讓所有工作人員忙到流汗。
「哥,剛烤好的棕熊小蛋糕已經出爐了!」艾克斯很急忙的將烤盤放到桌上,大聲呼喚洛克。「快拿去櫃檯展示吧!」
然而洛克躲在牆角偷吃一個白熊小蛋糕,嘴邊出現白色鮮奶油的犯罪證據。
「好吃~」
「哥!!!」艾克斯看洛克躲在牆角偷偷摸摸,很火大又大聲呼喚。因為好奇,他走過去看洛克在做什麼。
接著洛克的手出現第二個白熊小蛋糕,大口想全部含進口中時,右邊肩膀突然被人抓住。
「嗯?」洛克先將蛋糕含進嘴裡再回頭看人,引入他眼簾的人臉是令人畏懼的憤怒臉卻硬要微笑面對。
「哥……現在是工作中,可以請你不要混水摸魚嗎?」艾克斯壓抑住想吼罵的動機,在面部神經上強制命令做出笑容。
「好~~」洛克露出滿意的微笑回應,接著起身迅速離開現場。
「唉……他真的是我哥嗎?」艾克斯有點懷疑,兄弟關係用在他跟洛克身上簡直顛倒過來,就像傑洛跟零那樣。
不過洛克偷懶的事還不只他偷吃,還有在蛋糕上亂寫"愛到想做愛"或"FUCK"這句粗俗的字眼、在艾克斯臉上抹上奶油惡作劇、故意在已經抹好奶油的蛋糕前假跌倒又讓臉故意跌上蛋糕。
洛克做的事,經常讓艾克斯氣到發抖,但是艾克斯還是不對他發脾氣罵人。
原因出自洛克之後露出的開心的笑容總是讓他難以爆發。
「哈哈~奶油清乾淨了!」洛克開心的說,露出來的笑容相當孩子氣。
好一個笑容武器……艾克斯望著清理完自己臉上奶油的洛克心想。
------------------------------------------------------------------------------------------
來到中午時刻,艾克斯已經撐場子好一段時間了,然而廚師依舊還沒來。
「嗯,廚師來得真慢耶。」洛克望著時鐘說,手拿著吃到一半的便當。
「請問這裡的廚師是誰?」艾克斯好奇的問,他的雙手也拿著便當。
「拜魯先生。他現在是世界認可的日本第一甜點師傅,他也是傑洛的叔父以及蕾薇亞丹的父親。」
「咦???!!!!!!」艾克斯超驚訝。
傑洛的家族族譜……訝異的地方還真多。艾克斯露出苦笑心想。
「對不起啊,老朽遲到了啊!!!」
「老朽(WASI)?」艾克斯疑惑的歪頭,轉頭看向門口,見到一頭過肩微灰髮的中年人向著艾克斯跟洛克喘氣又道歉著。
「呵呵,說人人到呢!」洛克一遇上那人立刻站起來向他笑笑。
「喔~洛克啊,找了代打啊,真不好意思啊,小子。」
「不,這是我自願要幫忙的。」艾克斯趕緊起身向那位先生打招呼又鞠躬。
「自願啊?真是乖巧的年輕人啊。你叫什麼名字?讓老朽知道吧。」
「我是艾克斯。」
「艾克斯……嗎?!」這時他人很震驚,知道一件大事一樣的震驚。
「是的,湯瑪士‧艾克斯,叫我艾克斯就行了。請問你是……」
「喔~~~!!原來就是你啊!!!」艾克斯還未問對方的姓名,對方突然打斷又興奮的大聲呼喊。「你好你好,老朽是拜魯,你知道傑洛吧?老朽是他旁系親屬的叔父。」
「你你您、您就是拜魯先生?!」艾克斯驚訝得掉下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遭遇,遇上傑洛的叔父拜魯。
「是的!」拜魯回答,然後緊盯著艾克斯全身上下,並小心又小聲的嘟囔幾句。「原來如此……不傀是萊特的孫子,有著不一樣的基因組合……」
「請問?」艾克斯好奇的望著一直盯著自己的拜魯,覺得奇怪的要詢問。
「不,沒什麼。謝謝你來幫老朽頂場子啊,要不要給你薪水?」拜魯趕緊回應艾克斯,不繼續自己的嘟囔。
「不用了,我是自願幫忙的,沒關係的。」艾克斯搖手,拒絕對方因為自己的自願幫忙就送出薪水。
「是嗎?那麼至少讓老朽好好感謝你吧,謝謝你啊。」
「不客氣。」
「那艾克斯,既然拜魯先生來了,你先到附近晃晃吧。」洛克這時插嘴,放下已經吃完的便當盒。「下午五點我會準時下班的。」
「好,哥。你要加油啊!」
「嗯!」
------------------------------------------------------------------------------------------
艾克斯脫下廚師服走出廚房後來到艾奴蒂亞的販賣處,剛好遇上手拿綠色盤子放著貓熊冰淇淋蛋糕的零,仔細觀察他的話,可以看到他嘴邊有白色糖粉沾著。
「嗚哇!零!」艾克斯嚇了一跳,這一嚇讓他後退三步。
「你在這打工?」零無視艾克斯因為驚嚇向後退的動作,冷冷地詢問一句,有意探知艾克斯在這裡的原因。
「不,只是被我哥拉來這裡,又順便幫人做點事。」艾克斯立刻回答他在這裡的原因。
「做事?難道說……你在蛋糕裡下毒?」零的思想立刻轉到壞的一面,認為艾克斯在這裡的原因是要給蛋糕下毒。「嘖……我可是吃了十個啊。」
「我哪會在蛋糕裡下毒啊?!!」艾克斯聽到零對他的毀謗立刻歇斯底里的對他罵。
還有,你一次吃了十個蛋糕?艾克斯很意外地得知零很愛吃蛋糕。
「我開玩笑的。」零用冷淡的語氣回答,然後轉身離開,走到在放滿蛋糕的櫥窗前趴著猛盯又詭異地猛晃著馬尾的金髮男人身邊。
「你的語氣讓我感覺不到你在開玩笑啊……」艾克斯苦著臉望著零嘟囔。「唉……今天居然遇上他又聽到他的壞嘴,真是運氣壞耶。」
為了遠離零,艾克斯趕緊離開那裡,到滿是美食的區域閒晃兼購物。
在New-type百貨公司裡,新奇的東西總能讓艾克斯靠過去看、帥氣的衣服能讓艾克斯想像自己穿上它的模樣、美味的食物能夠吸引艾克斯靠過去試吃。
New-type百貨公司裡的每一角落,都是消費者歡喜的天堂。
當艾克斯在百貨公司裡待到下午五點後,他人在長椅坐下來休息,身邊多了三袋紙袋,裡面都是他買來的戰利品。
「呼~」艾克斯相當疲累的嘆了口氣。「這下這個月的零用錢都敗光了,要從生活費裡拿一些出來嗎?」
「艾~克~斯~❤」一個親密熱情的男音傳來,接著艾克斯的身後被人抱住。
「嗚哇!」然後,艾克斯再次被嚇。「哥,你又來了!」
「嘿嘿~我又來了!」洛克笑著,伸手溫柔的撫摸著艾克斯的頭。「艾克斯你這個體型好棒,很好抱呢!加上個性細膩容易嚇,真是太完美了!」
「聽到你這句話我很難高興。」艾克斯黑著臉,知道洛克對他的觀點是個嬌小的弟弟。
「真是太好了……艾克斯,你現在回到我的身邊了。這次,你有好好的待在我的人生裡,而你沒有疏離我。 」
「咦?」聽到洛克的聲音變得低落,艾克斯疑惑的往上看過去,注意到洛克的表情是感動的笑容加落淚,喜極而泣的眼淚掛在洛克眼眶旁,嘴角因為高興而上揚。
那時艾克斯才想到他失去的記憶中有看見洛克因為他忘了洛克這位親哥哥而傷心跑走的的畫面,在弟弟眼中失去存在的哥哥,被艾克斯的記憶消除的痛苦,想必很難過。
「哥……」
「什麼事?」洛克將自己的臉埋入艾克斯的頭髮之中,聽艾克斯要說的話。
「對不起……讓你活在沒有弟弟的世界中。」艾克斯微低下頭,雙唇和聲音因為難過而顫抖著。「是我不好……居然因為車禍而喪失記憶……」
「這不是你的錯,艾克斯。那件事,誰都不能怪誰,那純粹只是個意外,所以不要責怪自己。」洛克再次緊抱著艾克斯的身體,自身的雙手能感覺到艾克斯的雙肩因為難過而顫抖著。「只要你還能夠回到我的身邊,再次成為兄弟就好。」
「嗯……」為了回應,艾克斯微點了頭,同時因為洛克給予的關懷而感動掉下眼中的淚珠。
「那麼,艾克斯!」
「嗯?」
「我們去玩遊樂場好不好?」
「咦?」這時艾克斯錯愕了,因為洛克說要去遊樂場的關係,艾克斯的感動跟眼淚瞬間停止。
「走~~吧~~~!!!」洛克拿起艾克斯買來的東西又抓著艾克斯的手奔向百貨公司外面,當他強抓著艾克斯跑出外面時,他露出幸福洋溢的笑容來。
洛克一帶艾克斯到游樂場去玩,回家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原因,洛克對什麼遊戲都很興奮。
------------------------------------------------------------------------------------------
––––––––––––––––––––––
+跑腿+
––––––––––––––––––––––
早晨,今天阿爾伯特家裡很安靜。
佛魯迪因為要當職業拳擊選手,出發到美國發展不在家;齊爾威有"齊爾威宅急便"要顧不在家;霸法他是D班的資優生,必須考高分數,現在去參加暑期輔導;幻影獨自一人跑到深山區裡修練中;蘿露跟著她的母親瑪莉諾一起做家事。
其餘的威利忙著整理他的秘密地下室,至於身穿著輕便和服賴在家的雙胞胎,傑洛雙眼無神的吃著今早的早點,今天的早餐是吐司麵包配起司片加火腿和牛奶一瓶。
則零,坐在傑洛對面趴著睡覺,手拿著才咬了一口的吐司,旁邊放著起司片和火腿的盤子,那兩樣零都沒咬上一口。
今天阿爾伯特家,很安靜。
「喂!那邊那對雙胞胎!」在迴廊外面曬衣服的瑪莉諾,看見客廳那兩個慵懶的雙胞胎,就不滿的呼喚他們。「不要因為是暑假又沒委託可做就賴在家裡睡覺!給我做點家事!!」
「我才沒有閒閒沒事,我等一下當然有事要做啊!」傑洛轉身,對瑪莉諾辯解。
「是什麼事?很重要嗎?」
「是重要的補眠!」
「快給我過來幫忙!!!」瑪莉諾毫不客氣要求傑洛過來幫忙。「你給我去清掃浴室!沒掃乾淨或偷懶,我絕對會讓你的背上插上幾個苦無。」
「是!!!」傑洛非常有精神也感到恐懼的回答,立刻奔往浴室。
------------------------------------------------------------------------------------------
緊接著被害者換上零。
「再來是零……他居然還在睡?!」瑪莉諾拿起一件愛心四角內褲,用具有殺意的眼神盯向還處於低血壓造成的昏睡的零。
「媽媽,還有需要我幫忙的事嗎?」很迅速的把衣服都曬好的蘿露抬頭望著正兇狠的猛瞪著零的瑪莉諾,瑪莉諾沒聽見她的呼喚,蘿露只好扯扯瑪莉諾那像松鼠尾巴的頭髮馬尾。「媽媽!」
「嗯?」瑪莉諾這時才有反應。「啊~蘿露,不好意思,媽媽想得出神沒聽見妳。還想幫忙啊?那麼去廚房拿冰塊去弄醒你的三哥零好不好?」
「好~~!」蘿露立即用小跑步到廚房去拿冰塊。
等到蘿露小跑步回來並走到零的身後,蘿露伸出手拉開零頸後的領口,接著直接放下冰塊,讓冰塊的涼度接觸零背後的肌膚。
突然接觸到冰涼的肌膚瞬間讓零醒來,反應很激烈的從桌上起身。
「好冷!!!」零大聲驚呼又迅速起身,但是起身得太快,害得自己的後腦勺撞上蘿露的額頭。
碰!!
「嗚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蘿露被零的撞及而撞痛,被撞到坐倒在地,眼淚猛流聲音猛放大音量。
蘿露被零撞痛弄哭了,那幕,瑪莉諾很清楚的看到,然而她偷偷露出嘴角。
「零!!!你怎麼這樣啊!?居然把你唯一的妹妹弄哭了?!我要你負責!!」瑪莉諾借那幕以計捉弄零一番。
「嗚!蘿、蘿露!我、我不是故意!」零趕緊轉身安撫蘿露的情緒,拿出手帕不斷幫蘿露擦眼淚,很著急的說著。「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弄妳哭的!」
「嗚嗚嗚嗚……」雖然哭聲放低了,但是蘿露還在哭著。
「對不起!是我不好!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妳可以指示我做任何事。」
聽到零會願意做任何事,蘿露的眼淚不再流只剩吸鼻聲,可憐又水汪汪的雙眼盯著零看。
「真的嗎?」蘿露想知道零的話有多少可信度。
「真的真的,我可以向大佛跟上帝耶穌或米伽勒發誓!」零為了讓對方相信,他舉起手願意發誓。「或者是哈迪斯和法老王也行!」
看到零舉發誓手勢,瑪莉諾的邪惡笑容秀出白色牙齒。
「那麼零向咱家神社的無空發誓好不好?」瑪莉諾突然問道。
「當然可以!只要不讓蘿露再哭!向任何神明發誓都可以!」零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那好,你發誓。」
「我向無空神社的土地神無空發誓,我願意為蘿露做任何事!」零真的發誓了。
「很好,蘿露,妳聽到零說的發誓了吧?就代表零可以無時無刻的陪妳玩喔!」瑪莉諾的笑著對蘿露說,她口中說出的話瞬間讓零掉入無底陷阱。
「真的?」聽到瑪莉諾那麼說,蘿露展露相當開心又甜美的笑容。
「呃……沒辦法無時無刻吧?」零的額頭冒起冷汗。
「咦?可是零哥哥你發誓說要為蘿露做任何事不是嗎?」蘿露很震驚。「明明是零哥哥說好的,為什麼要毀約?」
「可是我……」零此時變得懦弱,無法辨解。
「是啊,零,是你願意發誓又願意為蘿露做任何事的。也就是說,零啊,你必須答應蘿露所說出來的條件並說到做到,這樣才是男子漢大丈夫啊!」瑪莉諾也對零爭論。「契約書沒寫過也要懂得意義啊!要是沒辦法,那麼是不能成為很好的社會人喔!」
「我、我我……」零聽到瑪莉諾的辯論就眼眶泛淚,雙肩發抖著。
「零哥哥,你發誓說願意隨時陪蘿露玩的!你食言!小心我不跟你好喔!」蘿露孩子氣的威脅零。
那小小的威脅雖然很孩子氣,但意外的對零很有效,面對唯一的妹妹,如果不好好珍惜實在有辱身為哥哥的身分,至少零是這麼想的。
「如何?零?」瑪莉諾掩著嘴問,用手遮掩的地方正揚著嘴角。
「我知道了,我可以隨時陪蘿露玩,願意為蘿露做任何事。」零面對女人的壓迫立刻丟棄身為男人的尊嚴,答應蘿露任何條件。
「那好,那麼零先幫母親大人我跑個腿吧!」這時心想這人上鉤的瑪莉諾,開始要求對方做事。「下午五刻我必須帶蘿露前往京都要拜訪朋友,我需要伴手禮以及蘿露的和服和洋裝,我要你今天之內買齊。」
「咦?」零愣住了。
「蘿露需要的東西,你買得到吧?」瑪莉諾燦笑著,然而接下來她的雙眼睜開成月亮形,那笑容之中正夾帶著企圖。「到New-type百貨公司買。」
「由我來?而且還是去New-type百貨公司?!!」零大吃一驚。
害羞男孩代表零,相當畏懼New-type百貨公司,原因是人潮特多,則零又不喜歡待在人群中。
「而且要你一個人去。」瑪莉諾這次要求得更嚴厲,就是要將零逼到山厓邊又推下山谷下。
則零臉色蒼白,一聽到要一個人前去New-type百貨公司立刻顯得痛苦。
瑪莉諾一看到零那樣,嘆了口氣。
「唉,好啦好啦,別那麼難過嘛!我允許你找你的雙胞胎哥哥傑洛一起去。」
「真的?!」
「但是要你在下午四點之前回來,懂了嗎?」
「懂了。」零點了頭,起身去找傑洛。
此時在打掃浴室的傑洛,背脊突然一涼令他感到震驚,其原因絕對不是天花板滴水。
------------------------------------------------------------------------------------------
「哥,我要你陪我去……」
「我拒絕!!!」零還沒說要去做的事情,在刷地板的傑洛搶先搶話,拒絕人的速度比往常還快。
「為什麼?」零問。
「就因為現在是夏天,天氣熱的戶外我才不去咧!」原因的根源是傑洛厭惡炎熱。「另找別人吧!就是不要選我。還有,你老是靠別人一起出去,你就是一直害羞才改不掉!」
「無論如何都不行?」零又問。
「對!而且我還沒掃完浴室,不能出去。」
「已經掃完了不是嗎?」
「唔……」被零說這裡早掃完了,傑洛馬上仔細看看周圍,這已經被他打掃得一成不染又沒有一點黴菌存在,完全閃亮亮,磁磚亮到如鏡面可以看到自己的臉,霧面玻璃門入口和鏡子被擦到沒有水漬。「我、我這是掃第二遍,這次要掃到一點指紋油脂都沒有!」
「哥什麼時候有過度潔癖了?」
「我就是不想出去怎麼樣?哼!」傑洛將地板刷丟到一邊,他這一丟就將地板刷好好斜站在牆邊不礙事。
這次他拿起抹布,走到浴池那裡擦起來。
「不管怎麼樣都不陪我去嗎?」零又問,不打算放棄的請求著。「那你要我怎麼樣?」
「求我啊!」
「我不是在求你了嗎?」
「你那個才不是請求!」傑洛轉身面對零伸手指人,並嚴肅的斥責零。「語氣那麼高姿態,誰聽得出來那是在求人啊?根本是強制性命令!面對你哥哥還用高姿態求人,你覺得對嗎?」
「誰叫哥過去總是熱情的撲過來!」零厭惡的說。「只要我換個名稱呼喚你,你就很變態的喘氣又抱著我不放,還過火的磨蹭皮膚。」
「呃……」聽到零會不想低姿態求人的原因出自於自己,傑洛頓時無法辨解。「總、總而言之我就是不想出去現在是夏天的外面!!!」
「哥什麼時候變家裡蹲的一族了?」零這時語氣變為冷淡。「一直待在家裡吹涼風這樣很不健康你知道嗎?」
「咕嗚……你不也是!都已經是高中生,居然還要靠哥哥協助出門!」為了反駁,傑洛決定挑戰零的毒舌,並且利用零的弱點。
「因為在你的眼中,我永遠是個小孩子。」
「咕啊!!」沒想到零會那樣說自己,傑洛很震驚的驚叫,同時害羞的臉紅起來。「真拿你沒辦……喂!別以為我會那麼好說話喔!」
「為什麼?哥哥(ONIJAN)。」
「哥、哥?!」傑洛突然聽到零叫他哥哥,異常興奮起來。「喂,你叫我什麼?」
「哥哥。」零用很冷淡的口氣呼喚傑洛為哥哥。「陪我出去門買東西,哥哥。」
此時傑洛的弟控靈魂發作,撲到零身上擁抱,臉紅著又興奮的笑著,馬尾隨著他的興奮像狗尾巴一樣左右擺動。
「哈哈哈~這就對了、這就對了!只要你叫我哥哥,你要求什麼我都答應!吾之愛弟啊!」
「……所以我才不想這樣叫你。」零不耐煩的說,極力想推開現在很黏巴達的雙胞胎哥哥。
之後零將"哥哥"咒語視為對付傑洛的最後王牌,往後好控制傑洛。
------------------------------------------------------------------------------------------
來到New-type百貨公司後,零緊抓著傑洛的衣襬,躲在傑洛身後不敢面對大廳的大量人群,其中有幾位女生發現到,認為那躲在傑洛身後的男孩很可愛。
「那麼先去買些禮品吧,之後把剩下的時間拿來當逛街,如何啊?零。」身穿淡紅色短衫及黑長褲的傑洛,看著周遭走來走去的人們。
傑洛有注意到有些女生正盯著他不放,更是說著他身後的男孩很可愛。
「零,你就是這樣才會被人注意啊。」傑洛無奈的說。
「不是,那些人是盯著哥不放的,不是我。」零雖然表面上否認,但是臉頰卻通紅著,原因他在害羞。
「嘛~這就代表你的可愛將被全世界認可了,身為你的雙胞胎哥哥,我覺得很值得。」感到很有榮耀感的傑洛,很興奮的笑著說。
「就算是我被認可了,但也比不上哥的笨被登上金氏世界紀錄那麼厲害。」零相當毒回傑洛的話,暗語行刺的話令傑洛苦臉。
「我才沒有登上金氏世界紀錄咧!而且我也不笨!」傑洛惱羞成怒,轉身與零爆口角。
「通常由自己來說自己不笨的人都是沒自覺的人。」
「咕嗚嗚……零你是白癡!」
「什麼是咕嗚?叫著咕嗚的人更白癡吧。」明明語氣冷淡,卻能將話帶毒,零的毒舌令傑洛氣得發抖。
「敢說自己的雙胞胎哥哥也是白癡啦!白癡!白癡!蠢貨!眼睛長在頭上的笨蛋!」
「那哥的眼睛比我的更慘,是長在腳底下什麼也看不到的傻瓜。」
「咕嗚嗚……明明是矮我七公分的矮子,少給我自大了!白癡!小時候明明愛要人陪,如果我不陪你你就哭起來,老愛把咖哩飯的紅蘿蔔放在我的咖哩裡,還順便拿走兩三塊肉!!明明就是怕孤單的小朋友,就給我坦率的面對你哥哥啊!」
「還不都是因為你……!?」聽到傑洛將小時候的事情說出來來攻擊,零為了反擊但是他注意到周遭有人看著,害羞情緒因此浮現。
「什麼?吵架?」「呀啊啊~金髮美男子,而且還是雙胞胎!」「是兄弟吵架耶!」「媽媽,有兩個長得像的人在那邊吵架!」「傻孩子,那是雙胞胎,他們在兄弟吵架。」
周遭的人正看著零跟傑洛,而且還評論個不停。
零面對這種狀況,馬上害羞的臉紅起來,不敢繼續跟傑洛吵。
「而且你都高中生了耶!居然還要人陪你才會出去,你這樣以後活得下去嗎?你很害羞我知道,知道你的事情的我還要浪費口水說你。你啊,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長大啊?!就算我們倆是雙胞胎,但也不可能一直在一起,總有一天會過不一樣的日常生活,會娶不一樣的老婆!喜歡我也不能這樣啊,這樣的愛情表現多少用在雪兒身上好嗎?」
然而傑洛無視周遭的注意與評論,繼續對著零說教著。
「哥……有、有人在看啦……」零害羞著,想阻止傑洛繼續說下去,然而傑洛無視他的害羞繼續罵著。
「所以我才覺得你的個性很麻煩,我勸你以後對人坦率一點!因此──咕喔!」
「白癡!誰理你啊!!!笨蛋!!!」零為了打斷傑洛的話,怒罵對方又伸出拳頭往傑洛的下巴揍過去,並且轉身跑走離開有好多人看的現場。
「痛痛痛……什麼啊?」傑洛摀著下巴,見著零跑走。「真是,一點也不坦率。算了,我自己去買東西好了!」
傑洛不打算追上零的道路,轉身走向電扶梯自己去買東西。
------------------------------------------------------------------------------------------
「以後再也不要拜託你了,白癡。」擅自遠離傑洛的零,跑到人來人往的地下美食街去。「哼!我一個人也能站在人群裡,哪還需要你幫忙?我才不需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當他脫口說出不需要傑洛時,腦中突然浮現出他與傑洛小時候的記憶,那時候,他與傑洛做約定,同時也是改變他人生的時刻。
『『勾勾小指頭,做好約定,說謊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針!』』雙胞胎一起晃著小指,說好約定。誓約儀式看似簡單又孩子氣,但是這約定是個沉重的,為了充滿不穩定的未來,讓自己堅強下去同時讓自己增添勇氣的誓約儀式。
『哥哥,我也會變強的,我也要戰鬥然後跟你同一陣線。』當時還小的他已從來不曾說過的語氣,很慎重的說道,並注視著他與傑洛勾著的小指。『我會變成殺手,成為哥哥的強力背影,默默守護哥哥所重視的一切。』
『謝謝你,零,我會期待的!』當時傑洛感到欣慰,很感動的微笑道。
那時,零為了成為傑洛的互助去英國成為殺手,一個小小的約定徹底改變他的個性與人生。
回憶結束後,零若有所思的低頭看起自己的小指,那個曾經與傑洛的小指勾過並做出約定的小指。
「哥……現在的你,你的背後還需要我嗎?」零對傑洛感到些微畏懼的自問。
如果是已經不需要的話……零害怕的想,想要想像傑洛的反應但是因為害怕不敢想。
然而,零轉身回去起初跟傑洛站在一起的位置,為了找他並且一起。
不過一看到他沒在原地時,零開始著急了。
------------------------------------------------------------------------------------------
「謝謝您的惠顧。」
聽到女服務的敬語後從女童服裝專賣區走出來的傑洛,手提著要給蘿露穿的衣服的紙袋,很平靜的打算要走到電扶梯時,褲袋裡的手機響起鈴聲來。
「どんな淚もONE MORE CHANCE~はじめてないことあるはずよ~どんな痛みもONE MORE CHANCE~それはきっかけにできるから♪」
鈴聲的注意讓傑洛拿起手機來看,亮起畫面並點擊話筒圖案。
「喂?是零嗎?」
『對……哥,你在哪裡?』
「剛買完蘿露要穿的衣服後的地方。」傑洛故意給零思考在哪裡,邊說邊靠著電扶梯。「現在要去買甜點。」
『哪、哪裡?』零的口氣變得很著急。
「你自己想啊,別老是依賴著我。」
『哥,你還在生氣?』
「當然啊!」電扶梯的動力帶傑洛來到下一個樓層,為了去地下美食街,傑洛再走下一個電扶梯。
『為什麼?』零不明白的問。
「還不是因為你那麼無禮的突然給我一拳!」
『那也是因為你關係……』
「你又來了,又想跟我爭論了嗎?明明就是你先起頭說我的不對!」傑洛的語氣相當的不耐煩。
『哪是啊!?總而言之,趕快給我位置讓我過去找你!!』
「不要!」傑洛斷然拒絕,並且切斷通話。
雖然擅自切斷通話讓零自己去找,不過自己也突然加速向下走,開始找起零的身影。
------------------------------------------------------------------------------------------
零坐在休息用的長椅這裡看著自己的手機,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
沒想到對方生氣到不給位置,放一個人在人來人往的場所,而且還要自己去找。
「哥……?」
或許害怕了,零起身很著急的看著周遭,除了專看著他的面貌的花癡女生外,還有結伴在一起的家人或朋友群走著。
則自己,是一個人孤單的待在人群裡的,為了找出雙胞胎哥哥,他開始跑步尋找。
總是兩個人在一起的雙胞胎,一被拆散就會著急起來的零,總是害怕著傑洛遠走高飛,因此從小總是追著他。
當他在地下街到處奔走時,途中眼眶泛起眼淚,晶瑩泛光的淚珠掛在眼角旁。為了不讓淚水弄霧了雙眼,他伸手擦掉。
他的奔走,找出對方的路程直到來到第一樓層才結束。一看到熟悉的金髮與身高以及身影,趕緊跑過去。
因為著急又害怕的因素,零伸出手抓住對方的衣襬,緊緊的不放開。
「哥!」
「嗚啊!被你給找到了!」手拿著手機在跟某人聯繫被嚇到的傑洛轉身看向零,僅僅的一瞬間,他注意到零的雙眼很濕潤。
他在哭?是因為我的關係?傑洛注視著他的眼睛心想。
「笨蛋!不准亂消失在我眼前!」零為了跟傑洛爭論,想要向對方坦率的心被隱藏起來,粗魯的對人罵。
「嗄?明明就是你先跑走的耶!那句台詞應該是由我來說的吧!」傑洛火大起來,生氣的回零一句。「說要找我,結果是要跟我吵架嘛!既然是要吵架的,你就直說啊!!」
「不是的……我沒有……」聽到傑洛對他誤解成那樣,心情低落的零低下頭呢喃,很想道歉的卻不好說出來。
「不跟你吵了,我繼續去買東西。你不幫忙的話就給我回家去,放開我的衣襬吧!」傑洛還在氣,為了繼續跑腿不想再跟零吵下去打算不管。
「不要……」零搖頭,低音量的向傑洛拒絕。
「什麼不要?放開我的衣襬,會被你拉爛的,別跟我賴皮!」
「不要……」零依然拒絕。這時他正害怕一件事,傑洛會離開他的人生中,如果放開手中的衣襬,對方會不在又會消失,所以零想要緊緊的抓住。
傑洛不再勸說,轉頭看零的表情,看到他難過又想哭,心就軟化了。然而接下來零做出的舉止更是讓傑洛軟化或者是更猛烈的融化。
拉拉~
零抓著傑洛的衣襬拉扯兩下,然後抬起頭用哀傷的雙眼看著傑洛再拉兩下。
好、好可愛!!!看到零那樣,傑洛心動了。
但是之前的事不能就那樣算了,不想直率的說算了的傑洛,展現出不坦率的情緒與口氣。
「下次不違例知道嗎?走吧。」
「嗯。」
於是跑腿任務繼續下去,雙胞胎走到地下美食街逛逛。
------------------------------------------------------------------------------------------
在美食地下街的甜點販賣店艾奴蒂亞,雙胞胎進到裡面逛了一下。
傑洛趴在櫥窗前盯著又流著口水,馬尾如狗狗高興時搖尾巴一樣的搖晃著,為了那些可愛又美味的蛋糕興奮著。
「嗚哇~哪個好呢哪個好呢哪個好呢?」傑洛無法抉擇任何蛋糕,一直問著自己的選擇。
「哥,每個都嘗如何?」手拿著盤子放好幾個小蛋糕的零為傑洛推薦道。
「對耶!每個都吃過再來買給蘿露吃和當禮物。那麼我又要吃哪個?現在我想吃白熊香草冰淇淋蛋糕,樹懶咖啡蛋糕也不錯!可是冰涼的水母零熱量寒天果凍很適合這季節吃啊!不過長頸鹿香蕉聖代在呼喚著我,但是貓咪提拉米蘇在吸引著我,啊~~到底選哪個好啊?!!!」
「那刺蝟巧克力冰淇淋呢?」零推薦一下刺蝟,試探一下傑洛會不會把艾克賽爾投射到刺蝟。
「去死!」傑洛迅速又過分的回答。
「那季節限定的雪兔鮮奶小蛋糕呢?」這次零再次試探,則他將雪兔投射在哪人身上就不知道了。
「……那個放到最後再吃。」傑洛盯了一下雪兔,然後遲些才回答。
「是嗎?」零不再推薦,繼續吃著自己盤子上的蛋糕。吃完後便點一個貓熊冰淇淋蛋糕,接著一轉身就看見艾克斯從廚房裡走出來,覺得奇怪的零想立刻問問題的,然而艾克斯搶先做出反應。
「嗚哇!零!」艾克斯嚇了一跳又後退三步,遇上零讓他覺得簡直是遇上瘟神。
「你在這打工?」零語氣冷冷的詢問道。
「不,只是被我哥拉來這裡,又順便幫人做點事。」艾克斯趕緊回答他在這裡的原因,免得對方又不高興。
「做事?難道說……你在蛋糕裡下毒?」零馬上想到壞事。「嘖……我可是吃了十個啊。」
「我哪會在蛋糕裡下毒啊?!!」艾克斯聽到對他的毀謗立刻歇斯底里的吼罵。
「我開玩笑的。」然後零語氣平淡的回應,接著轉身回到傑洛身邊。一回來,馬上看到傑洛還在選擇,都已經點了兩個貓熊冰淇淋蛋糕和一個長頸鹿香蕉聖代卻還要選擇果凍類或小蛋糕。「哥你還沒好嗎?」
「還沒,我還要選幾樣,還是說零,你願意讓我選下全部?」傑洛興奮的問。
「隨便你。」
「那就選下全部!!!」傑洛立馬豪邁的選擇全部甜點。
「記得吃光喔,哥。」零勸說。
接著零的眼睛餘光有看到艾克斯自言自語又迅速跑走的模樣,他若有所思的說:「哥,兔子跳走消失了,太好了。」
「是啊,雪兔鮮奶小蛋糕馬上就要跳到我嘴裡消失了,真的太好了。」傑洛不轉身看情況而緊盯著甜點隨便回應零的化。
「不是那個意思……」零聽到傑洛那樣回應就不高興的自言自語。「好討厭的兔子……」
------------------------------------------------------------------------------------------
「很好,伴手禮都買齊了。」
手拿著一大盒要成為伴手禮的甜點和一小盒蛋糕盒的傑洛坐到電車裡後就放輕鬆的說。
「結果你吃完那些甜點要花一小時,總共花費五萬多的金錢。」零跟著坐他旁邊說剛才甜點的情況。「哥,你吃太多了。」
「可是真的很好吃耶!不過這味道好像在哪吃過?」傑洛歪著頭思考著味道的來處。
「艾奴蒂亞的甜點廚師……哥,是我們的拜魯叔父做的。」零攤開從服務生送的介紹本看內容,注意到熟悉之人的名字。
「難怪~~!」傑洛相當開心的大喊。「呀~叔父的手藝還是一如往常哪,真好吃!」
「嗯。」零點了頭。
當電車行進了三分鐘後,零抬起頭面向正在閉目養神的傑洛,並且小心翼翼的拉扯一下傑洛的馬尾。
「怎麼了?」傑洛睜開眼神看零詢問。
「哥……小時候的約定,你還記得嗎?」零小心翼翼的詢問傑洛,想探知傑洛現在的想法是否改變那時的約定。
「記得。」
「那……你的背後,還需要我嗎?還是你早就選擇了那傢伙?」
傑洛聽到零那樣問,表情嚴肅起來,轉頭看向零。他看見零沮喪的表情,頭壓得低低、眼神不敢看對方直盯著地面與自己的鞋面。
看到零居然那樣問,傑洛很不滿的抿了雙唇,接著伸手拍打零的腦袋。
啪。
「痛,你做什麼?」零轉頭面向對方,不滿的問。
「愚蠢之徒!!誰准你想那種事的?而且你已經不是我背後了,是旁邊!」傑洛用力斥責著零。
「旁邊?」零歪了頭,不明白傑洛所說的話。
「你用不著擔任我的背後,你可以使用槍又能拿劍進行攻擊,可以近距離又可以遠距離的攻勢,這攻勢在我的眼中可只有你有啊!還有就是……我怎麼可能會不需要你?!白癡!」
「……所以是?」零突然有些開心。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講第二遍啦!白癡!」傑洛不想再解釋又再講第二遍,撇頭不繼續看零,然而零看不到傑洛的表情是害躁的臉紅。
「是嗎。」
「還有,艾克斯也需要你。」
「嗄?!」零傻住了,不明對方為何提到艾克斯。「哥,你在胡說什麼?」
「我說,艾克斯也需要你,他想跟你做朋友你不知道嗎?喔不,是你需要他才對!」傑洛再說得更清楚一點,這次他轉頭過來對零露出很有自信的笑容。「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他的力量會幫助到你的。」
零不敢相信的看著傑洛,這次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對方要說那種話,然而答案早就在零的心靈深處,只是沒被察覺。
-------------------------------(待續)-----------------------------------------------------------
------------------------------------------------------------------------------------------
洛克:哈囉哈囉~我是洛克洛克,請大家叫我洛克喔!
傑洛:是湯瑪士‧洛克吧,別擅自把名字改成某某遊戲名!
洛克:嘛~別那麼拘謹嘛,傑洛學弟,這次預告第一次由我們來耶!還是說,還想再來一次對、決?
傑洛:嗚啊啊啊!!!(畏懼)為什麼背脊涼颼颼的?為什麼我會全身顫抖個不停?!!為什麼?!!!
洛克:哈哈~下次再來玩對決,這次先來預告吧,啊,下回是劍道社的事情!
傑洛:對決是用來玩的嗎?!(疑惑)不說那個,沒錯!下回將是我這個劍道社部長帶領下屬到海邊集訓了!!!!(興奮)
洛克:嗚……我的出場變少了,沒關係,下次正式的出場絕對會是我跟你的對決了,吶~傑洛,要期待喔!
傑洛:唔!背脊的涼颼颼感又來了!我的背跟腦袋應該沒被"大象殺手"Smith & Wesson Model 500指著吧?!
洛克:那麼下回是"海上集訓"和"法布尼爾的襲擊"。哇喔!傑洛你要當小弟?
傑洛:嗄?我才沒弱到當別人的小弟?!是哪裡來的番長啊?(怒)
洛克:下回見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