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00~101

 ##易容詐欺師##
 
 
暑假的一天上午十一點,雪兒的筆電現在突然收到不知名的通訊。
「這是?」用手指觸控移動螢幕上的箭頭,雪兒將它點擊,同一時間追尋對方的ID位置。
接著一個視窗跳出來,出現雪兒熟悉的人臉,中年人的面貌與一頭黑髮,那是她名義上的家人,養父謝魯佛。
『雪兒,不好了,我這裡很糟!』
「怎麼了?父……謝魯佛。」雪兒差點叫出父親,忘記他之前對她請求除了學校或鄰居在看叫父親,其它一律稱名。
『我這裡的有份資料不見了,是份關於光束武器的資料,有人潛入我的電腦。雪兒小心點,可能是實力蠻強的駭客!』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另外趕緊回美國來……我…滋-妳…滋滋───滋。』
最後畫面變一片黑白雪花,只有雜訊不斷傳來。
一段難聽的雜訊打斷謝魯佛的話,雪兒趕緊調查一下位置,結果辨識不能。雪兒開始覺得奇怪,不斷的敲打鍵盤調查原因。
然而接下來訊息讓雪兒很錯愕,一大堆的系統錯誤出現,害得電腦整個當機又強制關閉。
「這是?」雪兒開始覺得有危險。「難道又有事件發生了?不好,快帶著愛爾特離開這裡,順便打電話給零跟傑洛,請他們保護我!」
      ✖         ✖         ✖
下午的五點五十分,雪兒牽著幼小的愛爾特又拉著粉紅色行李箱快速在羽田機場奔跑,她迅速趕著登機,像是有殺手在後跟著,她相當害怕地登上飛機的頭等艙。
等到一切都安定後,愛爾特拉扯起雪兒的手。
「雪兒姐姐,我們為什麼要離開日本?」愛爾特難過的問。
「妳別難過,只是謝魯佛那邊出了點問題,我們要去美國找他。」雪兒蹲下身,撫摸著愛爾特的頭安慰道。「去去就回來而已,別擔心。」
「嗯。」
「雪兒說的沒錯,妳不用擔心喔!愛爾特小妹妹!」一個男音傳來,愛爾特轉身去注意,看到有三位少年走過來,其中就是傑洛對著她說話。「有我們保護的話,是不會遭遇到大事的!」
「傑洛!」雪兒高興不已的站起來呼喚,不過看到艾克斯也在那裡她就不明白他來的理由。「零!還有艾克斯?」
「我把艾克斯帶來是順便,總不能我不在他就在一個人被人盯。」傑洛趕緊解釋艾克斯在這裡的原因。
「不好意思,我也來了。」艾克斯搔著頭向雪兒招呼。
「沒關係的,有艾克斯在也很好,可以讓愛爾特感到開心又安穩。」雪兒不介意愛克斯一起來回應對方。
「是艾克斯哥哥耶!」愛爾特一看到艾克斯立刻興奮的飛奔過去。「來玩吧~艾克斯哥哥~」
「先等等吧,等飛機安穩的飛上天再來玩好嗎?」
「好~~」
見艾克斯牽著愛爾特的小手到一個位置坐下後,傑洛轉身開始問起今天雪兒遭遇的事。
「雪兒,怎麼樣?聯絡得上謝魯佛先生嗎?那駭客呢?是真的成功竊取到關於光束劍的資料?」
「目前不行。關於駭客的事情,我想應該是假的,但是謝魯佛是真的跟我視訊的。」雪兒很擔心的說出情況,擔憂的心情影響到她的情緒,她覺得很不安。
「哥,對方恐怕是故意挑釁的,至於他想找上誰就不得而知了。」零冷靜的說。
「也許是……」傑洛想說是誰時,一個廣撥打斷他的話。
『飛機即將起飛,請各位乘客都入坐並且繫上安全帶。』
「現在先坐好吧,零、雪兒,等等再討論。」傑洛不得已停止討論,坐到最近的座位上繫上安全帶。
「我知道了。」「是。」
      ✖         ✖         ✖
等到飛機安穩的飛行後,所有人都解開安全帶開始自由行動。
「傑洛,真的可以嗎?」艾克斯走過來詢問,擔心著某件事。「跟著你們搭飛機,而且沒帶行李。」
「你放心啦,只搭一天當天來回,而且機票錢零會請你的。」傑洛輕鬆的說,用大拇指指一下在他旁邊的零。
「快感謝我。」零拿起墨鏡戴上,想表現得大牌點。
「我超感激你的!」艾克斯立刻感謝。「就算我跟著我爸出國也都是坐經濟艙,頭等艙從未感受過啊!」
「是嗎。」零冷冷的回應,接著放上雙腿在沙發椅上,開始休息。
「艾克斯哥哥,快來!來玩抽鬼牌!」愛爾特這時出聲呼喚著艾克斯。
「好~」
當艾克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陪著愛爾特玩起抽鬼牌後,傑洛觀望著窗外的黃昏,零拿起小記事本看看今後的行程以及裡面寫的備忘錄。雪兒進行電腦工作,打算想回復上午引起的程式錯亂。
現在的這時間看起來很和平,但是傑洛跟零依然不會放鬆戒心。
「哥,關於艾克賽爾的黑秘密,我蒐集到一些。」零拿下墨鏡,小聲的與傑洛交談,避免艾克斯再度計較他懷疑艾克賽爾的事。
「我也有發現,是戴納摩退社後給我的餞別禮。他傳給我的簡訊裡,有說到艾克賽爾是跟我同一個國家培訓成殺手的。」傑洛也說起關於艾克賽爾的事。
「他在那裡算有人氣,在殺手界裡最強的槍手,聽說他可以毫不猶豫的衝進槍戰裡又能邊開槍邊肉搏。」零接著說明。
「哼!在我眼中他只是隻渺小的刺蝟。」傑洛不以為然的說。
「另外還有他是───」
轟隆────
機艙內突然一片黑暗,加上又晃動個不停。
「怎麼回事?!」傑洛趕緊站起警戒。
「呀啊啊啊啊啊啊─────」緊接著雪兒突然一陣驚叫,爾後她的嘴好像被摀住無法叫更大聲。「嗚唔唔唔唔!!!!」
「雪兒!!」聽到雪兒的尖叫,零起身走過去接近,靠著窗外的夕陽光摸黑過去。「妳別擔心,我馬上過去找妳!」
當傑洛跟零一起走過去靠近時,發現到艾克斯跟愛爾特都沒有聲響,正想疑惑地靠近他們兩個時,一個堅硬的物體丟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以及氣體跑出來的聲音。
咻咻─────
「嗚!是沙林嗎?還是泰崩?」傑洛立即掩住口鼻小心著氣體,抱起在一片黑暗中突然昏迷的艾克斯的身體,伸出另一手掩住他的口鼻以防吸入不明氣體。
「這麼快就過來襲擊了嗎?」零掩著口鼻,判斷著現場情況說著。當他伸手摸著剛才艾克斯跟愛爾特一起坐的位置時,他碰不到愛爾特,就覺得奇怪的對傑洛大喊:「哥!愛爾特她不見了!」
「什麼?!那雪兒呢?」
「也不在!!可惡!把她們兩個都帶走了嗎?到底是怎麼發生這種狀況?!!」零氣得敲打椅子惡言一句。
傑洛跟零陷入氣體攻擊後,黑暗瞬間離開燈光急來。現場的煙霧依然還在地上飄著,只是眼前多了一個戴毛帽戴到連眼睛蓋住的瘦巴巴男人,他兩手裡各拿著一把大型電擊槍以及一把軍刀。
「你是,E班的拜布羅!!!」傑洛說出對方的名字,警戒心比剛才高許多。他怒瞪著眼前的男人,大聲的質問。「你到底有什麼企圖?為什麼要帶走雪兒跟愛爾特?!」
「噫噫……」然而拜布羅什麼也不回答,稍晃一下腦袋又發出低鳴。
「快點給我回答啊!你這混蛋!」傑洛氣得對他罵,拜布羅依然不想回答任何答案。
為了逼這傢伙說實情,零忍不住拔出兩把BerettaM92F指著並威脅他。「你不說,我就對你開槍。」
「黃昏……諸神的黃昏……諸神的命運……噫噫-嘰嘰……」拜布羅總算說起話後,但是那些話跟現在狀況毫無關係。
當雙胞胎還想回他在說些什麼鬼話時,機艙內廣播聲傳來。
『Attention Please,本機已經被劫持,想活命的人請待在原地不准動也不准搞小動作。這架飛機已經設有炸藥,只要有人輕舉妄動會立刻爆炸。順便一提,除了頭等艙的乘客,歡迎來到一樓層的酒吧。你們要找的人質,就在那裡等著你們!』
一個未經過加工的成熟男人音傳來,零根據腦中的記憶,那是雪兒的養父謝魯佛的聲音。
「是謝魯佛先生的聲音?」
「難道是他在策劃的?」傑洛向零詢問。
「不可能,他不會做出傷害雪兒跟愛爾特的事才對。我想,這應該是利用變聲器去弄的!」
「所以雪兒收到的視訊……對了!易容!」傑洛想到什麼樣人能夠辦到。「只要易容的話跟雪兒靠近,可以放出假訊息讓雪兒主動靠近主嫌!」
「哥,他很有可能是我們認識的人。」零嚴肅的說。
「如果我的直覺準確的話,那傢伙是……」
「嘰噫噫噫─────」拜布羅突然大喊叫打斷傑洛的話,接著他衝過來向傑洛揮一刀。
鏗──
拜布羅的砍擊沒有碰觸到傑洛身上,傑洛緊握著他迅速抽出來的白柄日本刀抵著拜布羅手上的軍刀。
「零,這裡就交給我吧,你先出去找人。」傑洛要求道,抵著拜布羅用自己的力氣壓過去的力量。
「知道了。」零趕緊跑出去。
「好了,你這來自E班的病患,讓我好好的治療你吧!」傑洛揮砍一下刀讓拜布羅主動後退,傑洛舉著刀指著拜布羅,打算接受拜布羅的宣戰。
「嘰嘰~二年C班的阿爾伯特‧傑洛,S級的武裝生,有著鬥神這理事長給予的稱號。同時也是在國中部有人氣也讓人心生畏懼的鬼神,嘰嘰~諸神想要的神之子也包括你喔!!」拜布羅說著一連串傑洛的詳細情報。「阿爾伯特‧傑洛,你是千人之中才有的萬能武鬥士,與生俱來的異常性,就是肉體的發達及體術的領悟力能夠超越普通人!!」
當拜布羅再度衝過來時,傑洛抬起腳,迅速踢走拜布羅,並把拜布羅踢到牆邊,力量大到踢凹牆壁。
「現在的你,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說那麼多,而且還很煩。」傑洛不以為然的說。
      ✖         ✖         ✖
零在飛機裡的走道小心翼翼的走著,警戒著周遭。
當左邊的走道出現一個人影時,零迅速舉槍指著對方。
「嗚哇!」一個女孩的聲音讓零趕緊收槍,愛爾特的身影就出現在零的眼前。
「愛爾特?妳沒事吧?」零走過來蹲下看看女孩的狀況。「有沒有怎麼樣?」
「沒有,話說,零哥哥在這裡做什麼?」
「我在找妳跟雪兒,妳呢?在這裡做什麼?還是……」當零仔細看看愛爾特的情況時,他突然覺得眼前的愛爾特好像長高了不少,加上她手中沒有抱著一隻白色貓咪娃娃,身上的氣味更是沒有跟雪兒一樣的花香味。「你……是誰?」
「咦?我就是愛爾特啊,零哥哥,你怎麼了啊?」愛爾特歪著頭,不明白零問的。
「告訴我,你是誰?」零向後退詢問,再次舉槍指人。
「這麼快就洩底了?哎~~嘛,畢竟是小女孩的身軀,跟我還是有差距的。」對方用著愛爾特的稚嫩女孩音說著掃興的話。
「但是我還打算放棄喔!拜拜!零哥哥!」
假的愛爾特向零微笑又道別後,接著他扔出一把短刀丟過去,零迅速閃避,但不小心放走了那易容的人。
「嘖!還想跑!」零看他跑走馬上追過去,跟著他轉進彎道裡,接著又跑進階梯裡。
「哈哈~想抓我的話就來啊!」
「站住!」
「世界上哪有會乖乖站住的人啊!?笨蛋~~」
戲弄著零的話語持續著,為了引導零來到酒吧裡,他一直嘲諷著零。
直到他跑進一個房間後,零迅速跟上抓住門把,走進裡面要抓人。然而再也看不到女孩裝扮的傢伙,反而看到一個中年男人吧檯前慵懶地靠著吧檯邊坐著,掛著溫柔的笑容看見零的到來。
「啊~是零君啊!呦~多久沒見了?跟雪兒最近如何?」
「謝魯佛?」零一開始覺得奇怪,但是想到這人應該也是假扮的,他故意不認為對方是假的與他平靜交談問話。
「謝魯佛先生,請問你有看到愛爾特跑進這裡嗎?」
「一位女孩又叫愛爾特是嗎?我想想喔,是這樣的人嗎?」謝魯佛落下椅子轉身走到一個櫃子裡,打開櫃子並且把女孩的頭髮抓起。
「嗚唔唔唔────」雪兒的悲鳴就在零的眼前傳來,嘴巴被膠帶封住無法說話,身體又被繩子綁住。她痛苦地緊閉雙眼,被人拉頭髮的痛害她流出眼淚。
「雪兒!!!」看到雪兒的出現又看到雪兒那麼痛苦,零驚訝又憤怒的大喊。「混帳!不准你出手傷害她!!給我放開他!」
「零君,妳已經忘了我嗎?你剛才關係很好的跟我說話耶,怎麼現在就對我發脾氣了?我只是發現到雪兒幫你找出來而已。」謝魯佛垂下眉,攤起雙手無奈的說,放下雪兒到地上。
「冒牌貨!你還想演到什麼時候?!!」零氣得舉起兩把BerettaM92F指著對方。
「冒牌?怎麼會呢?我是真的啊,只是不小心粗魯的對待雪兒而已。」謝魯佛無奈的向零解釋。「就因為她只是透過基因遺傳才獲得的天才腦袋而已,是人類懷著貪婪的慾望做出來的人工天才罷了!!!」
碰-
「咕嗚!!嗚唔唔……」
謝魯佛突然一氣之下踢起雪兒的肚子,讓雪兒痛苦捲曲著身體又難過地流著眼淚。然而謝魯佛無視雪兒的狀況,向著零邪笑。
「混蛋!」一看到雪兒那麼痛苦零氣得立刻對謝魯佛開兩槍,一顆子彈劃過謝魯佛的臉頰,另一顆子彈穿綁住過雪兒的繩子,好讓雪兒趕緊掙脫。
「哎呀~居然一不小心發脾氣,真是不好。那麼,就沒必要繼續裝下去了!」謝魯佛依然笑笑的輕輕閃過零的子彈,接著他伸手抓住脖子上的皮膚,慢慢的撕起皮膚,最後整個撕起一整個臉皮,一張稚氣十足卻有大叉叉在鼻梁上的臉龐立刻呈現於零跟雪兒的面前。
爾後他抓起衣服整個掀起,秀出他矮小的身體靠著兩隻假腿裝出中年人的身高,身穿著黑色西裝的真兇-艾克賽爾。
一看到真兇就是跟他們同校又是同年級的同學,零僅挑了一邊的眉,則雪兒整個人錯愕,看著艾克賽爾瞪大雙眼。
「HELLO~阿爾伯特‧零。我就是抓走你女朋友的真兇,艾克賽爾。」
「愛爾特呢?快告訴我她在哪裡?!不然就對你開槍!」零大聲質問。
「她啊~她人在天國。」艾克賽爾嘻笑著,刻意說出騙話。
砰!砰!
兩聲的開槍聲傳來讓雪兒嚇得不敢動,但是任何人都沒受到攻擊,子彈僅躺在艾克賽爾的腳邊地面。
「嘻嘻~我開玩笑的,她人在商務艙的空姐那裡,然後我故意騙空姐小姐說她是走失的。想接回來的話就去啊~」艾克賽爾嘻笑道。
「理由,快說出你挾持這架飛機跟綁架雪兒的理由!」零繼續質問。
「沒什麼,就只是引誘你們跟著雪兒來而已。不過我很感謝你帶艾克斯跟來了,因為他是最好的旁觀者,我很需要他看著罪人傑洛死的模樣!!」
「你想殺了哥?」零慢慢的靠近雪兒身邊,想扶住雪兒的身子,順便幫她嘴上的膠帶輕輕撕掉。
「沒錯!我是為了復仇才當上殺手的!我就是要殺了傑洛不可!哈哈哈,像那種只知道殺人又毫無悔意的活著,又嘻嘻哈哈的跟朋友玩耍的混蛋死了最好!!!」艾克賽爾像是精神分裂,感到生氣又讓臉上掛著笑容,大笑著某人的生死。
「你靠著你的笑臉接近哥跟艾克斯,原來都是要復仇。你這個大騙子!」零非常不滿艾克賽爾的想法,很生氣地舉槍指著他。
「艾克賽爾,為什麼要殺傑洛?傑洛又對你做了什麼?你跟傑洛不是處得很好嗎?」順利解托繩子及膠帶的封印的雪兒,站起來詢問艾克賽爾。
「里帝布斯,聽過這名字嗎?」然而艾克賽爾用問題來回應。
「里帝…布斯?啊!」零這才發現到這名字,他對這名字的熟悉感,從小時候失去一個叔叔後聽到的名字。
一個殺了克拉夫特的男人的名字!一個讓傑洛心生厭惡的名字!
「瞧你這表情,就知道你聽過。」艾克賽爾插起腰,冷淡的說。「沒錯!我是為了里帝布斯叔叔的死報仇而當上殺手,然而我是里帝布斯叔叔的姪子,我最喜歡的叔叔就是你的雙胞胎哥哥殺死的!!」
「你說什麼?!!」零這下聽了也錯愕了,瞪大著雙眼盯著艾克賽爾,指著對方的槍也因為震驚緩緩放下。
「怎麼會……」雪兒也感到震驚,訝異地舉起雙手掩嘴,不敢相信的看著艾克賽爾。
 
 
 
##憎恨與報仇##
 
 
情況急轉直下,沒想到艾克賽爾的叔父是里帝布斯,加上克拉夫特就是里帝布斯殺的,艾克賽爾為了喜歡的叔叔而當上殺手,也為了復仇選擇要殺了傑洛不可。
「我的叔叔,里帝布斯,從我有記憶以來,他是最疼我的。常常陪我玩的好叔叔,雖然會故意嚇我又會對我惡作劇,也教會了我一項絕技,模仿。」艾克賽爾訴說著他跟里帝布斯的交情。「他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家人,也是我最喜歡的家人,我最喜歡跟他玩騎肩遊戲了。然而他卻被傑洛給殺了!?我絕對不允許對方奪走我喜歡的人,所以我也要殺了他,也要奪走他喜歡的人!!!」
「你也打算殺了艾克斯?」零問道。
「不會的,艾克斯人那麼好,我不會殺了他。只不過,我要殺了你,零!只要你不在的話,雪兒也會為你難過,說不定願意加入黑手黨幫助他們工作,黑手黨的大人們都樂得很。不只是這樣,傑洛也會為了你而火大會認真的對付我。」艾克賽爾掏出兩把Walther P99,開始準備向零開戰。
「快停手!艾克賽爾!拜託你!快停止復仇吧!」雪兒這時想勸阻艾克賽爾的行動,對他勸說道。「雖然你跟傑洛總是吵架又總是打個不停,但是傑洛從來沒有怨恨你啊!」
「不過我有喔,我憎恨著傑洛喔。」艾克賽爾露出孩子氣的笑容面對雪兒,開心的向雪兒說。「我憎恨著他,我討厭他,討厭到想殺了他!」
接著艾克賽爾對著雪兒開起第一槍,零趕緊跟著開槍,用自己的子彈撞開艾克賽爾的子彈,順利拯救到雪兒。
「雪兒,快走!這傢伙是認真的!」零背對著雪兒大聲提醒。「去商務艙找愛爾特,那孩子應該現在正急著想找到妳!」
「好的!」雪兒趕緊走出現場。
「不行喔!誰都不准跑!」當艾克賽爾還想對雪兒開槍時,零這時衝過來,提起腳想踢艾克賽爾。
「不准對雪兒動手!!」
「嘿咻~」對付零的踢腿,艾克賽爾僅向後翻滾躲過。然後他蹲在地上舉著Walther P99的槍口瞄準著零的心臟處。「快點去死吧!!」
「休想!」零轉過身再度踢腿,迴旋踢一踢過去,艾克賽爾再度向後翻滾並阻止他開槍。
「嘿~這麼想近距離決戰啊?那好,我就使出拿手絕活對付你吧!!」
「嘖!」
砰!
艾克賽爾跳起來將槍口對準零的臉開一槍,零偏頭閃過,很不巧讓子彈劃過頭髮,讓髮絲掉落幾根。
「去死!」艾克賽爾再開一槍。
「休想。」零這次蹲下身往旁翻滾,但是途中子彈劃過他的髮帶,馬尾失去髮帶的緊綁而鬆弛。
「嘿嘿~門戶大開!」艾克賽爾趕緊對著還在地上的零連開三槍。
「嘖!」零覺得不妙,看著子彈即將打在他身上,他的危機意識比他腦筋動得還快,把槍口對準那三個即將要穿過他身體的子彈上。
砰!砰!砰!
「嗚哇!」艾克賽爾嚇得往旁邊翻滾。「怎麼回事啊?我可沒聽說過你會這招啊!你居然對準我的子彈開槍,你這詭異的傢伙!!」
「那是我做到的?」看著自己的手槍正舉高著,槍口因為剛開過正冒出些微的白煙,零不敢相信自己能夠開出那種槍技。「怎麼會?」
剛才零所射出來的子彈全都撞上艾克賽爾的子彈,沿用了子彈戲法的招術,將艾克賽爾的子彈撞開,並將自己的子彈跑向對方面前。
這樣的招術,零還是第一次使用,他為自己的手法感到訝異。
「看來你時常在壓抑著自己的異常吧?聽說OMEGA曾經住在你身上吧,而你卻不好好接受你真實的一面耶!」
「那傢伙才不是我真實的一面!!」零生氣的對艾克賽爾怒吼。
「不對不對,你跟傑洛一出生應該就是個異常,就是擁有想怎麼破壞都會高興的那種人,而且破壞法都能瞬間明白。」
零停頓了,一聽到艾克賽爾那麼說,他腦中回想起傑洛只靠尺就能切斷他跟OMEGA的聯繫,那記憶,讓他一下子清楚明白傑洛以及他自己的異常。
雖然現在才發覺太慢了,不過也沒什麼好畏懼的。零心想。
「這也能解釋得出傑洛為什麼能一下子領悟到各種運動又精通任何武術,你跟傑洛,都是異常的孩子!你應該選擇成為怪物才對!」艾克賽爾舉槍指著零的眉間解釋清楚,露出邪惡的笑容讓零感到詭異。
「但是我還是選擇現在的我,有著能夠保護雪兒以及協助哥的力量的我,很清楚該怎麼使用力量!!」零迅速站起,跑到艾克賽爾面前舉起槍。「然而我跟你不一樣,你是個只會向人復仇的蠢蛋而已!」
「休想諷刺我!!!」艾克賽爾氣得對他開槍。
「別以為憑你的身高跟體術能贏過我!」零也開起槍,開始運用剛才使用的特殊槍法。
「嗄?你以為你憑著身高跟體術就能判斷誰輸誰贏嗎?」艾克賽爾冷笑,腳一蹬跳起來對著零開槍。「我告訴你,我可是最擅長槍體術的啊!」
兩位雙槍手互相較勁著,子彈被雙方打得到處亂飛,牆上擺置的酒瓶破了好幾個,吧檯多了許多彈痕。
艾克賽爾雖然矮,但是他運用著敏捷的身體迅速閃過零的槍擊,他的敏捷零一下子體會到了,這傢伙,不是普通等級的槍手。
      ✖         ✖         ✖
同一時間,傑洛一手拿著白柄日本刀另一手抱著艾克斯的身體,雙眼細看著拜布羅的動作。
「嘰嘰!!!別以為這樣就能打倒我!!!」拜布羅再度站起,迅速衝到傑洛面前揮舞著軍刀。
「這點程度就殺了我,未免太天真了!」傑洛跳起,躍過拜布羅的上空。來到拜布羅的身後,他舉起刀抵在拜布羅脖子。「喂!瘋子!停手吧,這樣我說不定能饒了你。」
「哼。」然而拜布羅只冷哼一聲。
「你居然還有餘力瞧不起人?」傑洛挑起一邊的眉,疑惑的看著拜布羅。
「嘰啊啊!!」緊接著,拜布羅大聲叫喊,他轉伸舉起拿著電擊槍的手去伸到傑洛拿刀的手下,開起最大電力去電人。
「唔!」傑洛立即發現到拜布羅的詭計,想趕快後退但不料皮膚還是有電麻感以及疼痛。「你這瘋子!居然敢電我!看我怎麼把你冰成冰棒!!」
「嘻嘻~」拜布羅只有發出笑聲,似乎毫不畏懼傑洛的冰。他握緊拿電擊槍的手,再次衝出去想電人。
傑洛看著拜布羅直衝過來,他將刀擺置後方,接著刀上凝聚起白霜,身邊環繞起白霧開始冷凍起地上的不明氣體,讓艾克斯可以安穩呼吸。
「噫啊!!」拜布羅大喊一聲,把電擊槍擺置最前方,藍色的閃光不斷閃耀,就要把電擊槍打入傑洛的皮膚時,他眼前突然出現白霜壟罩前方。
「天空霸!!」傑洛的喊聲傳來,接著拜布羅舉前的手感覺到一股極寒的冰冷,冰到讓他感覺要凍僵了。
「呀啊!」拜布羅受不了這股冰冷而慘叫,被凍傷的冰冷讓他再也拿不住電擊槍。
「因為我收到光頭理事長的要求,我不能隨便殺掉你啊。這次你得好好感謝我,你還保有一條命呢!」傑洛揮一了刀將霜霧散去,冷眼看著拜布羅痛苦的樣子。
「噫噫……要壞掉了、要壞掉了……噫唔……明明該壞掉的人應該是你才對……」拜布羅痛苦地說,手上的冷感與凍傷的痛覺逼得他流出眼淚。
「哼!說什麼壞掉,你才壞掉了咧!壞掉的地方是大腦!」傑洛冷酷的回嘴道,對於拜布羅的痛苦他一點感觸也沒有。
「唔唔……噫嘻嘻~我壞掉了,嘻嘻嘻……」
「搞什麼?又哭又笑的,真的瘋啦?」傑洛查覺到不對勁,望拜布羅的模樣。
「噫嘻嘻嘻嘻嘻嘻─────!!」拜布羅瘋狂的大笑。
見他那麼瘋狂的笑起,傑洛感到詭異的後退一步。接著拜布羅用沒被凍傷的手拿起電擊槍,爾後往自己身上電擊。
「呀哈哈哈哈哈哈─────!!」拜布羅對自己做出自虐行為後,電擊不斷的不留情在他身上猛衝,並且給予他痛苦。
但是拜布羅看起來沒有很痛苦,依然掛著瘋狂的笑容又出聲大笑著。藍色的電力光在傑洛的眼前一閃一閃,看著拜布羅毫不猶豫的電自己,傑洛突然想到之前他父親威利給他一份人物資料中,拜布羅是靠著自虐讓自己的電力強度提升好幾倍。
自從做過治療加速的實驗後,陰沉的拜布羅在國中時期被人排擠又受到別人的惡言相向,為了逃避,他總是拿電擊槍電自己來弄痛自己想辦法逃離心靈上的壓力與痛苦。
結果導致腦部嚴重受創,說話總是不清楚。
「你這樣給自己痛苦又能改變什麼?你這笨蛋!」傑洛暫時放下艾克斯的身體,迅速往前衝想揮刀砍下對方手上的電擊槍。
「拜布羅已經壞掉了,已經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了……壞掉的傢伙,只能過破碎的日子。」拜布羅依然掛著笑容說著自己的事,說出來的語氣讓人感到黯淡悲傷。「其它人都說拜布羅是壞掉的人偶、不是正常人、陰險……拜布羅也覺得自己壞掉了。但是除了那個人不說拜布羅壞掉了,反而說拜布羅是個正常人,是個擁有超能力的正常人。」
「那個人?」傑洛停下腳步,聽著拜布羅的敘述。「是指八審官的領導者嗎?」
「拜布羅是正常人,拜布羅沒有壞掉,拜布羅很強所以可以打壞罪人傑洛!!」全身都散發出藍光後,拜布羅丟下電擊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傑洛的身後。「罪人傑洛以及罪人威利,都應該壞掉!!!」
「咕啊!」傑洛的背後被拜布羅的掌擊打到,電擊一打在他皮膚上強烈的燒灼感與麻痺感襲來,傑洛被推倒後趴到地面痛苦掙扎。「嗚唔……混蛋,這個人是能夠承受好幾百萬的伏特電力嗎?難怪腦袋不清楚……」
「噫哈哈哈哈~要壞掉了、要壞掉了!」看著傑洛被自己的攻擊打到趴,拜布羅一旁開心的指著傑洛嘲笑道。
「嘖!非得要我認真一點嗎?哼……也好,反正艾克斯沒醒來。拜布羅,我就讓你看看吧!鬼神的真正模樣!!!」傑洛緩緩起身,不懷好意的望著拜布羅。
「噫?」拜布羅不明白的歪歪頭。
「OMEGA……接下來交給你了。」當傑洛低語一句後,身體稍微前傾,爾後他用力踏步緩緩站直後,他抬起頭面向拜布羅,投以邪惡的笑容,並且秀出OMEGA的特色-紅眼。「嗨~聽說你很會電人嘛!就好好的讓本大爺親身體會吧!」
「嘰噫噫……紅、紅色……」拜布羅一看到那紅色的雙眼,身體開始顫抖。
「我說要看你的電擊,你是聽不懂啊!!」OMEGA無視對方的顫抖,伸手抓住拜布羅的腦袋,輕鬆的把他提起來。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拜布羅大慘叫,同時放出百萬伏特共同攻擊自己與對方。
「咕……嘻嘻~的確很痛呢!不過,」OMEGA依然掛著笑容不以為然的說,接著他抓住拜布羅的手出現霜霧,開始冷凍起拜布羅。「只要把你凍成冰棒,你就是個沒用的傢伙了!哈哈哈哈哈!!!」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拜布羅感到相當痛苦,叫出最大聲的慘叫。
然而此時艾克斯有了動靜,晃兩下頭抖動著眼皮,接著睜開雙眼看到明亮的天花板及白霧飄過來,不過眼前的事物他並不在意,他耳中聽到的慘叫聲讓他迅速的站起來。
「傑洛?!跟那個……誰啊?!」艾克斯看著傑洛正給對方痛苦也看到不認識的人在叫,他大聲呼喚。
「呿!醒了啊!」OMEGA不耐煩的說,接著紅眼迅速退去換回藍眼。
變回本人後,傑洛不再冰凍對方,將對方丟出去。
「傑洛!你在做什麼啊?!」艾克斯跑過來質問起傑洛。
「嗄?跟對方戰鬥啊。」
「為什麼要跟他打啊?!他有做了什麼嗎?」
「他想攻擊我,而且,你是被他給電昏的吧。雖然我不知道他怎麼來到這班飛機的,不過他想照著他組織的領導者的意思來殺掉我。」傑洛回答個清楚,撿起在地上的白柄日本刀。
「咦?」艾克斯一聽就愣住。
「噫噫噫!!!給我壞掉啊!!」緊接著拜布羅突然快速衝過來,速度快到讓艾克斯查覺不到。拜布羅的目標鎖定到艾克斯身上後,他操控著電力在手掌上要打在艾克斯身上時,但是他突然感覺到他的臉有一邊凹陷。
「滾開!!!」傑洛大喊一聲,他跳起來給拜布羅一記踢腿。
「呀啊!」拜布羅痛叫,身體無法控制地飛到一邊趴地。
「最後一擊。」傑洛接下來還未停止攻擊,他將刀擺後蹲起馬步,眼神犀利起來,直盯著拜布羅身上某處。
「傑洛!不要殺了他啊!!」艾克斯見他想殺人而大喊。
咻-一記快速的居合斬使出。
「噫啊啊啊啊!!!」拜布羅再次慘叫,最後昏倒在地。
「我並沒有殺了他。」傑洛冷冷的回應,收起刀轉身面對艾克斯。「我只是破壞他的工具而已。」
「咦?」艾克斯感到疑惑,之後他看到傑洛用大拇指指向自己的後方地面,發現到黑色碎裂物。
「而且我用刀背打的,不會讓他出血的,是要他昏厥不讓他再次攻擊。」
「這樣啊,呼~」看到對方之後還是會再醒來,艾克斯感到放鬆。
「還有,你沒事吧?心臟怎麼樣?哪裡有燒傷嗎?」傑洛擔心著艾克斯的身體,一會貼近艾克斯的心臟處聽跳動聲一會又掀起艾克斯的衣服看看皮膚。
「應該……沒事吧。」看著很擔心身體狀況的傑洛,艾克斯感到不好意思的回應。
「那麼去找零吧,他應該去找幕後黑手並且打起來。從拜布羅拿電擊槍電人開始,我就一直聽到槍聲了。」傑洛轉身到門邊握轉門把。
「幕後黑手?那他有什麼企圖?雪兒跟愛爾特還有零都不在,難道對方想帶走雪兒?!」艾克斯跟著傑洛走出門外,跟隨著金髮男人走到一樓,很疑惑的猜測道。
「應該是吧,也有可能是為了引出零的過去而綁走雪兒的。」
「那,那個襲擊你的人呢?他是誰啊?」艾克斯又問。這時他的耳朵聽到一連串的槍聲,讓他在意的看看周遭。
「他是拜布羅,是我們學校裡的E班教室裡其中一位。別小看他,他很會電人,一使出電力伏特就高達百萬。他也會為了需要更多的電力就拿電擊槍電自己,而那自虐行為從以前就有了。」傑洛邊走下樓梯邊回答。
「自虐?為什麼?」艾克斯疑惑的又問。此時他聽到的槍聲越來越近,讓艾克斯開始緊張起來。
「為了逃避現實,為了躲避同儕間的惡言相向,他用痛苦讓自己逃避。」
「這樣豈不是更痛了嗎?肉體上的疼痛以及心靈上的疼痛只會讓自己更痛啊!」艾克斯相當不明白拜布羅這樣的行為。
「他也知道那樣會更痛,不過他患了精神病後,他就認為那是會帶他逃離那些痛苦的良藥。他長期這麼對待自己後,自己能操控強力的電流,然而負作用是讓腦袋得承受強大的電壓。」
「不是正常人……」艾克斯感傷的低語著。
「艾克斯,你眼中的正常與普通其實都不應該存在世間,那段話容易阻斷人類的潛能。總是正常人或普通人的身份,導致什麼特殊才能都被壓下,是不可能成為特殊之人。」傑洛聽到艾克斯那句低語,他忽然轉身回嘴。
「特殊之人?普通……不應該存在?」艾克斯感覺到冷意襲來,不經意的微顫抖一下。
「不過那些話我是從拜魯叔父那裡聽來的,你別介意啊。」傑洛輕輕的微笑。「艾克斯,我想你應該不討厭特殊。我這人擁有力量,而這力量我會使用在保護朋友跟家人!」
「傑洛……」艾克斯感到欣慰的露出微笑。
「好了,快走吧,還得協助零呢!」
「嗯!」艾克斯點了頭,爾後艾克斯一點完頭,槍聲不再響起,則傑洛迅速消失在他眼前。「傑洛?」
艾克斯為了找人,他趕緊下樓梯並小心翼翼的走著,發現到傑洛站在一個門被打開的那裡。
緊接著,艾克斯聽到他相當熟悉的孩童音說出極為冷酷的一句話。
「你總算來了啊,傑洛,那麼你趕快死在我的槍口下吧!」
那不是艾克賽爾的聲音嗎?艾克斯不敢相信。
那個總是對他笑笑又喜歡幫他忙的艾克賽爾,會說出那種話……
      ✖         ✖         ✖
時間調整至傑洛與拜布羅正面交鋒時,艾克賽爾相當敏捷的閃過零射過去的子彈,同時他進行他當殺手時擅長的技巧-槍體術。
在交戰之中,他們一直開槍換過兩次備用彈匣,現場都是到處亂飛的子彈彈痕和彈孔,吧檯後方的酒瓶每一個都打破,地上滿是彈殼躺著。
當零準備開槍射他的脖子要讓他受傷時,艾克賽爾將右手伸過去,用手上的Walther P99撞開零的BerettaM92F,順便開一槍對付零的臉。
零也學著艾克賽爾的動作撞開,接著兩人順勢用撞槍的方式連開三槍。
接著零為了讓艾克賽爾摔地給予最後一擊,蹲下身掃腿過去攻擊艾克賽爾的下盤,然而艾克賽爾看透零的企圖,他跳起來又順便踢零一腳。
「嘖!」零忍不住低鳴一聲,舉手擋住艾克賽爾的踢擊。
「你快點給我消失吧!好弄怒傑洛那傢伙啊!!」艾克賽爾對著他臉開一槍,相當不耐煩的對零罵。
「絕不讓你得逞!」零也趕緊開槍,使用之前的特殊槍法,可是情急之下只有偏了艾克賽爾的子彈沒撞開,對方的子彈掠過他的肩膀,濺出一些血。「嗚!」
「哈!啊哈哈!終於受傷了耶!那麼接下來,就是給你死!!」艾克賽爾見到零出血後放聲大笑,舉起槍至零的心臟處。
「嘖!」零再度低鳴一聲,受傷的右肩膀讓他舉不起手。
為了阻止艾克賽爾的攻擊,他無法舉起的右手就對著艾克賽爾的腳邊開槍。
砰砰、咖咖咖。
「嗚哇!」艾克賽爾嚇得向後退。
零右手的BerettaM92F發起咖的聲音宣告子彈用光,然而聽到那聲音的艾克賽爾立刻笑起邪惡的嘴角。
「哈!終於用完了吧!你的BerettaM92F怎麼可能贏得過我呢?你的裝彈量總共十三發,十三再加上你左手那把,子彈數量總共是二十六。」艾克賽爾嘲笑著零,解析著對方的手槍。「所以我才說你是不可能憑著身高跟體術贏過我,其實還有子彈數量的較勁啊!」
「咕嗚!」零感覺到不妙又覺得不爽,眼看著艾克賽爾高高在上的說著。
「而我的呢,Walther P99,最大彈量總共十六發,而我很有自信的沒在膛室裡多加一發,也就是說,我的Walther P99總共有三十二發。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吧?」
「彈量……少了六發。」零不甘心的回答,至於他有沒有把膛室躺一顆子彈預備,他一時忘記。
「沒錯!!零,你啊,現在就已經輸給我了!」艾克賽爾將兩把Walther P99的槍口都一起指向傑洛。「現在你的槍裡是不是就只剩下四發啦?哈哈~」
「哼!只有是右手的Beretta沒有子彈罷了,我左手還可以。」零迅速的往後跳大一步遠離艾克賽爾,舉起左手,將左手的BerettaM92F指著艾克賽爾。
「嘻嘻~真是有趣呀!這樣的場景好像西部片啊,這讓我回想起小時候經常和叔叔跟附近的朋友一起玩西部片裡的經典槍戰了!」艾克賽爾興奮的說。
「去做你的白日夢到死為止算了……」零怒瞪著艾克賽爾。同時他的左手正在秤量一下手中的槍有多少數量,用槍身的重量與子彈的重量稍微做比較,感覺到裡面不只四發,是五發。
「來對決吧,零,看誰的槍法好。還有,你能及時想得出克服彈量少的缺點嗎?」
「閉嘴。」不認輸的零對艾克賽爾開起兩槍,使用子彈戲法,第二發子彈在第一發子彈快接近艾克賽爾的臉時將它撞開讓它跑到另一邊,兩發子彈直往艾克賽爾的雙肩射過去。
「嘿!」艾克賽爾不畏懼,蹲下身向前翻滾閃過兩發子彈。「哈哈,零,你的手槍剩下兩發囉!你那樣是想學半○直樹的加倍奉還嗎?哼!連戲劇看太多!」
「很抱歉,你說的連續劇,我到現在都沒看過。」零接著為了打倒對方,他開始使用鬼道術,準備將冰覆著在子彈上。
「嘻~最後給你一擊啦!」艾克賽爾向前衝,首先對零開一發,接著他邊轉身邊開槍對著傑洛的周圍連開五槍,最後跳起來對著零的上空開兩發,讓零躲不了。
面對這樣絕境,零依然冷靜的站著,看著子彈正快速往自己身上跑過來。此時零的雙眼有道光迅速閃過,緊接著對付他的多發子彈全部像是受到時間暫停一樣在空中停住。
最後那些子彈全部結凍,彈身整個變白,失去衝力的子彈全數掉落到地面。
艾克賽爾看到零使出鬼道術讓子彈停止,他並未感到失落而是興奮的露出齒白相當有興趣的笑了。
「這樣才對嘛,這樣打起來才快樂!!真是太有趣了!你是在美國遇不到的高手,我高興極了!!」
「吵死了。」零舉起左手,迅速連開槍裡剩下的子彈。「Triple Shot。」
零一開槍,三發子彈被白霜包住。艾克賽爾一看到對方其實還剩三發以及子彈經過鬼道術的加持他稍微愣住,但是接下來更是讓艾克賽爾感到危機,冰雪彈即將衝過來時,艾克賽爾看到三發子彈變成冰錐即將射過來,艾克賽爾趕緊對著那些冰錐開槍急著要破壞掉。
「沒用的,你是打不下來的。」零冷言一句。
「嘻嘻~」艾克賽爾依然掛著笑容坦然面對那種絕境,開槍射破壞著冰錐時,他注意到子彈都被前面的尖端切彈,他就發現到那冰堅固得可以。
最後艾克賽爾將要被冰錐刺傷時,艾克賽爾僅有輕鬆的移動腳步就閃過那些冰錐,爾後他對著零嘻笑著。接著他用他最自豪的敏捷力跑到零面前,然後跳起來抬腳用腳踝踢過去,零迅速舉手擋下。
「嘖。」
「哈!笨~蛋!你以為以你的槍法都能打到我嗎?我可是啊,連槍林彈雨都敢進去跑的職業殺手哪!」艾克賽爾很有自信的說。
「你!」零這下窮途末路,雙手的BerettaM92F都沒了子彈,只能乾瞪著艾克賽爾跳下來跟彈量還多的Walther P99。
「雖然你是很強,不過你還是敗給我了,敗因就是因為你是拿彈量少的槍囉。」艾克賽爾將兩把Walther P99一起指著零的眉間。
「嘖!」零不甘願的低鳴一聲,在腦中不斷思考可以對付的辦法。
「拜拜!阿爾伯特‧零!!」
當艾克賽爾將要扣下板機時,零剛想到自己可以學起以前傑洛總是接得住子彈的手法,他發現到一線生機還有後,艾克賽爾下一秒在他眼前開槍。
磅。
咻─────鏗。
「啊!怎麼回事!??」艾克賽爾剛開完槍就驚呼一聲。
則零也愣住了,當他看往旁邊的牆邊,看到一把白柄日本刀插在地上。接著看看自己附近的地上,被切開一半的子彈靜靜的躺著。
「居然欺負我可愛的雙胞胎弟弟零,艾克賽爾,你可吃了一大盤的熊心豹子膽哪!」剛才投擲日本刀的本人-傑洛,不滿艾克賽爾的行為,加上又看到零的右肩有受傷,傑洛的怒火因艾克賽爾燃起。
「嘻嘻~來了、來了,跟零一樣的臉龐跟金髮藍眼,不過卻是讓人感到火大的男人傑洛。」艾克賽爾後退一步不再對零出手,轉向傑洛嘻笑道。「同時也是殺死了里帝布斯的兇手。嘻嘻嘻嘻嘻……你總算來了啊,傑洛,那麼你趕快死在我的槍口下吧!」
艾克賽爾說完後舉起Walther P99,將槍口對準傑洛的心臟。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傑洛不太明白艾克賽爾口中說的話,尤其是他說里帝布斯的名字。
「意思是當然就是要你死啊,你傻啦?」
「不是那意思,我是說里帝布斯的事情,你為什麼認識他?你是他的誰?」傑洛一臉嚴肅的問。
「我跟里帝布斯是家人關係,他是我叔叔,他是我一生中最喜歡的家人。」艾克賽爾開始認真回答問題,嚴肅的說出他與里帝布斯的關係。
「你是……他家人?!」傑洛聽到那樣的回答瞬間錯愕、雙眼瞪大。
則零看到傑洛那樣,他也知道他會感到驚訝,就跟之前第一次聽到這件事的他有一樣的心情。
「沒錯,你知道的里帝布斯是我的家人,而你,就是親手殺了我最喜歡的家人的殺手兇手!!!」艾克賽爾開始情緒激動,聲音變得大聲。
「咦?」剛進來的艾克斯首先發出疑惑聲。
同時那樣的殘酷事實也讓艾克斯聽到,他剛踏入這房間就聽到傑洛殺死了艾克賽爾的家人,他訝異的看著傑洛的背影和手中拿槍的艾克賽爾。
      ✖         ✖         ✖
現場摻入著憤怒、悲傷、冷酷等情緒,氣氛變得極度嚴肅、極度冰冷。
「什麼?傑洛他……殺了艾克賽爾的家人?怎麼回事?傑洛,怎麼回事?」艾克斯問著現場的所有人,其中最想問的人是傑洛。
「你責備哥是不怪你,你會怨恨哥又會想向哥復仇更是正常的。但是我要你先知道一件事,你的家人,也就是你最喜歡的叔叔,也殺了哥這一生中最喜歡的叔叔,克拉夫特。」然而零不讓艾克斯問個清楚,先說出里帝布斯生前做過的罪。「你的叔叔里帝布斯殺死克拉夫特叔叔,而克拉夫特叔叔一死,哥可是最難過的人。」
「所以你想說傑洛是無罪的?嗄?!你開什麼玩笑啊?!!」艾克賽爾聽到零那後面的話更加憤怒。「就因為我叔叔先殺了傑洛喜歡的叔叔,傑洛就可以殺了我叔叔嗎?你以為這世間可以原諒這種事嗎?!!就算這國土有司法交易這便利的工具,但是你認為他的罪受害者的家人會認同嗎?!!」
「艾克賽爾……」艾克斯難過的看著正在激動地怒吼的艾克賽爾。
「為了我喜歡的叔叔討回公道,也為了解放我自己的悲傷與憤怒,我努力成為職業殺手。經過好幾天的修練以及經驗的累積,我終於在美國的土地上成名,就在我想接近你這混蛋的時候,你暫停了殺手工作回到日本去了!傑洛,我想你一定沒有罪惡感,親手殺了我叔叔後還當上殺手繼續殺人,接著又跑到日本,你難道都不覺得你沒有羞恥心嗎?!!」
「你是認為我殺了人都不會有罪惡感嗎?那怎麼可能?」傑洛閉上眼,語氣變得悲傷。「自從我親眼看到你叔叔里帝布斯親手殺死了克拉夫特叔叔後,頭一次想對人復仇,也就是像你現在一樣的情況,但是,即使我向他復了仇,克拉夫特叔叔也不會活過來。而你的復仇,就算殺了我你的叔叔也不會活過來,這是我親身體驗到的。」
「哥……」發現到傑洛一直沒說出口的悲傷的零,難過的看著他的背影。
「傑洛……」此時艾克斯也感到難過,看著傑洛那黯淡的眼神,發現到對方還有未說出口的悲傷事。
「即使我的雙手再度染上更多血再殺掉了許多人命,克拉夫特叔叔他,想必不會高興。」傑洛難過地說,語氣變得溫柔,輕聲呼喚對方的名字,也勸起對方住手。「艾克賽爾,停手吧!復仇是錯誤的,別再繼續下去了,死去的人是不會復活的,你的力量,應該用保護別人身上。」
「我、才、不、要、呢~~!!」艾克賽爾反而不聽勸,任性的對傑洛說,舉起兩把Walther P99對準。「我重視里帝布斯叔叔的程度絕對遠超過你,同時也要找你算帳,我就是要找上你,並且親手殺了你。」
「是嗎?那麼我就不再勸你了,我就用武力將你逼退。」傑洛撿起白柄日本刀提著面對艾克賽爾。「真是可惜啊,過去對你那麼好,而你卻要破壞這關係。」
「哼!我打從一開始就是跟你跟假的,我才沒有要跟你要好的意思咧!快死在我槍下,讓里帝布斯叔叔感到高興吧!」
「快住手─────!!!!」當傑洛跟艾克賽爾正式決裂,也要展開認真的廝殺時,艾克斯大聲勸阻。
「艾克斯?」艾克賽爾訝異的看往門口那裡,艾克斯剛很激動的對人吼後低頭喘氣,然而艾克賽爾不再注意艾克斯,很冷漠地說:「抱歉啊艾克斯,我得讓你的朋友傑洛消失,不過你不會再感到寂寞的,我會陪你的。你的朋友,只有我一個就夠了,傑洛這種罪孽深重的人,根本無法當好你的貼身保鑣,更不可能成為搭擋!」
艾克斯一聽心頭就疼痛起來、淚水奪眶,他抬起頭看艾克賽爾的表情,發現到對方是認真的。
難怪他之前會說那些話……艾克斯回想起之前艾克賽爾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在傑洛跟他被強迫交換身體的時候……
"如果被保護人願意挺身戰鬥,協助保鑣的話,那就是成為搭擋。"、"成為你的旁邊只有我……"
「所以你打算除掉傑洛接著成為我的貼身保鑣嗎?」艾克斯不安的問。
「對,能夠保護艾克斯周遭就只有我,傑洛是絕對不可能保護得好你的。自己守著黑暗的秘密也就算,也悲傷以及黑暗幕也不跟你說,艾克斯,他這樣你真的認為他是個好朋友嗎?」艾克賽爾開始問起艾克斯。
艾克斯沉默不語,他無法回答出很確定的答案,他有想得出答案不過很模糊。
「傑洛起初靠近你的時候,絕對不是因為想跟你做好朋友的才接近,絕對是因為你身上有ROCK數據才靠近,並且保護著你的。」艾克賽爾說得更加過火,決定要把艾克斯跟傑洛的朋友關係搞到決裂。
艾克斯感到錯愕,艾克賽爾那段話讓他感到絕望,他受不了那段話所帶來的打擊,流出來的淚水滑落臉龐。
「你……騙人。」艾克斯不想相信,眼前的壞蛋以及回憶裡的天真活潑的小男孩,兩種不同的印象無法重疊。艾克斯望著他,難過的否定艾克賽爾的話。
「我說的全是正確的,艾克斯,你要相信我啊。」
「……閉嘴,矮子。」然而有人出聲代替艾克斯否定艾克賽爾,那人就是傑洛。
「你又想騙人了嗎?我跟哥一開始絕對不是因為對方特殊才接近被保護人,則艾克斯他是一開始就想跟我們做朋友的。」零也跟著否定艾克賽爾的說法。
「「而我們從小開始就是真心想跟艾克斯做朋友的!!」」接著雙胞胎一同說出答案,讓艾克斯欣慰的展露微笑,心口處有股暖意,讓他不再哭泣不再難過。
「艾克賽爾,要下手就針對我來,不准你傷害艾克斯!」傑洛舉起刀成八相,在肩上嘴的位置成平行。
「嘖……事到如今,我絕對要把你殺死!傑洛!」艾克賽爾眼看事情沒有發展成他所想像的一樣,他歇斯底里的舉起槍對著傑洛連開子彈。
「你是殺不死我的!!」傑洛不畏懼子彈的連續砍擊,砍掉許多子彈,手上的刀不斷發出與堅硬物碰撞的聲響。
      ✖         ✖         ✖
傑洛跟艾克賽爾依然堅決要廝殺後,零趕緊站起來,抓住艾克斯的手要拉他到別的地方,然而只到門邊艾克斯就想脫離。
「快走!你留在這裡只會受到傷害!」
「等等,零,傑洛跟艾克賽爾他們……」艾克斯想掙脫零的緊抓,緊盯著傑洛跟艾克賽爾互相廝殺。「他們兩個不可以互相廝殺啊!」
「沒用的,艾克賽爾說要堅持復仇,結果就會決定其中一人得死。你阻止也沒用,哥是真的親手殺了里帝布斯,艾克賽爾也想殺了哥,那場生死戰絕對要求其中一人死亡。」
「不對!!!」艾克斯大聲反駁。「艾克賽爾是因為失去他喜歡的叔叔而難過又憤怒,才會氣到得當殺手想殺傑洛,但是只要好好談一談,他們能夠理解並能互相體諒的!」
「艾克斯,還記得我說過的嗎?不要太常跟那小傢伙有任何的瓜葛。」
「當然記得,但是我還是想要和艾克賽爾一起,我不管他有什麼樣的過去或苦衷還是仇恨,我都要和艾克賽爾成為好朋友。」艾克斯甩開零的手堅持道。「你跟傑洛即使都成為了殺手,但我沒有排斥你們不是嗎?這次就不要排斥一樣當上殺手的艾克賽爾好嗎?」
零因為艾克斯的話感到訝異,對方的包容心令零說不出話。在以殺戮習以為常的殺手界裡,零從未遇過像艾克斯這種人,不過他認為艾克斯只是個從未接觸黑暗的單純之人。
「……你會有苦頭吃的。」
「那我會接受一切的!!!」艾克斯無視零的冷言,轉身跑到傑洛身邊並大喊:「快停手!你們兩個不要打這種沒意義的戰鬥啊!」
「艾克斯走開!這是我跟傑洛的問題,請你不要阻礙我!」艾克賽爾後退一步,指著傑洛的眉間不放,大聲呼喚艾克斯。「快走開!不然會傷到你的!」
「艾克斯,你到一邊去。」傑洛伸手抓住艾克斯的手臂將他拉到一邊,繼續與艾克賽爾對戰下去。「這小鬼堅持要廝殺,已經阻止不了了!艾克斯你還是快躲到別的地方!」
「我不要───!!」艾克斯大聲拒絕。「你們兩個不應該彼此仇視又互相廝殺的!!艾克賽爾,一開始你不是和傑洛處得很好嗎?為什麼現在得仇視傑洛不可!你冷靜一點好好談的話,你會明白傑洛是沒有惡意的!」
「那個啊,全部都是騙人的,全部都是我演出來的。」艾克賽爾放下槍,冷靜的對艾克斯說明清楚。「我打從一開始,一點好心意都沒有要跟傑洛要好。」
「就因為傑洛親手殺了你喜歡的叔叔?你以為只要殺掉對方就能改變這一切?」艾克斯又問。
「沒錯!」
「那就─────」
「艾克斯,閃開!」傑洛打斷艾克斯的話,向前衝去,揮刀攻擊起艾克賽爾。一記橫砍揮來,艾克賽爾緊急退後閃避。「已經不需要再勸這種人,他企圖殺人的話就不需要勸他了,他是敵人,我跟零共同的敵人!」
「嘿~你說得對!」艾克賽爾認同道,開槍過去攻擊傑洛。
「既然已經篤定是敵人了,那就一起進行良好溝通吧,就用戰鬥來溝通!!」傑洛砍開子彈,衝過去連砍兩次,可惜都被艾克賽爾一一閃過。
「嘻~說得真好!」艾克賽爾跟著傑洛一起無視著艾克斯的存在戰下去,不斷對傑洛猛開槍。等到他感覺到他的子彈即將要用光時,艾克賽爾首先對傑洛連續開槍製造彈幕讓他無暇注意別的地方。
阻止不成的艾克斯乾望著傑洛跟艾克賽爾繼續廝殺,他感到相當難過。
為什麼?為什麼非得互相爭論又互相傷害?為什麼不能一起良好相處啊?即使親人都死在令人憎恨的人手中,但也不應該持續這樣的仇恨啊……
心裡極度悲傷的艾克斯好想阻止眼前錯誤的爭鬥,卻只能站在原地看著他們互相廝殺。
傑洛忙起砍掉子彈又擋著他來不及砍的子彈時,艾克賽爾迅速躲到吧檯下,順便抓起椅子扔到傑洛身上,然後趁這時間換彈匣。
「哼!雕蟲小技!」傑洛望著在他上空的椅子,他釋放出大量的白霜霧在他身邊導致現場所有人看不到他的行動。接著他轉起手讓手上的刀畫個圓,當椅子飛過來要砸上傑洛時,椅子被類似牆壁的物質擋下掉落。
「哥的新招術?!」此時出現在艾克斯身邊保護他的零看著些微的傑洛身影,發現到傑洛正施展出新招。
「去死吧!!!」艾克賽爾接著像個彈射器一樣用超快速的速度衝到傑洛面前再次使用彈幕攻擊。
當子彈已經朝著傑洛猛攻,在白霧下的傑洛舉著刀持續操控著新招檔著子彈。艾克賽爾發現到彈幕招術對傑洛沒用後,他將左手的Walther P99丟上去。
艾克斯此時有發現到那把Walther P99丟到上空的情況,他心想不妙,再次跑過去。
「艾克斯,你又想做什麼?」零也發現到艾克斯又想做傻事,跟著跑過去。
「我絕對要阻止他們倆繼續打下去!」艾克斯回應零一句,跑進霜霧裡走到傑洛身後。
傑洛一看到在空中的一把Walther P99發現到艾克賽爾可能要進行跳殺,當他也要跳起來去揮刀時,艾克賽爾卻早已出現在傑洛的下方。
「就算是你,也會中這種招術呀~也對,誰叫你硬要放出這些白霧呢?傻~~瓜!!」艾克賽爾舉著Walther P99,將槍口抵在傑洛的身體上。
「糟了!」傑洛驚呼,他正要轉身想迅速砍下時,有一雙手正抵在他背後並且推開。
「傑洛危險!!!」
砰─────
「嗚哇!!」一個少年的叫痛聲響徹現場。
但是那聲音讓艾克賽爾震驚得瞪大雙眼、傑洛訝異得停下動作、零不敢相信的看著在霜霧之中的少年正因為痛苦要躺下。
中了艾克賽爾的子彈的人不是傑洛,而是突然跑過來要拯救傑洛的艾克斯!!
「艾克斯!!!!!」傑洛趕緊拿出一把小紙扇大力搧走霜霧,讓雙眼清楚看到艾克斯正痛苦的摀著肚子上的傷又痛苦的躺在地上,他又氣又擔心的質問著艾克斯。「你在做什麼啊?!你是笨蛋嗎?!你在進行檢驗的時候可是沒有帶武器啊,而你又不會暗器術,你兩手空空是能保護人嗎??」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跟艾克賽爾兩個人進行這種爭鬥……」艾克斯因傷很無力的回答。「傑洛……艾克賽爾……我知道你們兩個都有最喜歡的親人,但是……停手吧,拜託你們……停止這不應該持續下去的仇恨吧。」
「傻瓜!事到如今你又想說這種天真的話!!」傑洛無奈的對艾克斯發脾氣,抱起他的身體緊緊抱進自己的懷裡,摀著艾克斯感到痛苦的傷口。「那傢伙已經變成我們的敵人了,他不會悔改的!!」
「我不要……我想要大家都相處得很好,我好不容易有那麼多朋友了……我跟你的誤會也釐清了,零也想好好跟我當朋友……唯獨艾克賽爾,他也是我重要的朋友啊。」
聽到艾克斯感到難過的說著,艾克賽爾感到愧疚,拿槍的雙手頻頻發抖,眼睛緊盯著艾克斯受傷的地方、自己開槍射殺的地方。
「我不想看到朋友一起互相仇恨……傑洛……拜託你停手。」艾克斯越說越無力,腰部的痛苦讓他痛到無法好好睜眼,半睜著眼注視著逐漸朦朧的景象,張口不斷喘氣著。
傑洛看著艾克斯痛苦的臉龐,艾克斯的請求讓他沉默,那雙摀著對方的手微微發抖。
看到朋友捲入這愚蠢的仇恨對決,傑洛一樣和艾克賽爾有著愧疚心情。
「為什麼……為什麼……不應該是艾克斯倒在那裡啊?應該是傑洛被我射殺才對……我、我……我並沒有想殺死艾克斯的意思啊。」艾克賽爾晃著頭不敢相信的說,看著艾克斯受傷的模樣。
聽到艾克賽爾說出不明白現況的話,傑洛抬起頭瞪向對方。
「你這個笨蛋!當然想停止你跟我的爭鬥還有你的復仇啊!!而你非得搞到艾克斯傷心流淚又受傷流血才能夠明白嗎?!!!」
「我……」聽到傑洛的怒罵,艾克賽爾這才覺得難過,眼淚開始潰堤。「我才沒有要傷害艾克斯啊啊啊……嗚唔唔……」
情況急轉,艾克斯接受了艾克賽爾的攻擊後,雙方才發覺到這爭鬥毫無意義後,然而飛機外頭好幾里外,正飛來一個飛彈接近!!!
 
 
   ---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