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咪の屋☆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這裡^^
有創作小說跟自己繪畫的,有興趣的看看吧
有話想說可以給留言^^
目前不定時更新中
  • 68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洛克人之校園劇場~106~107

 


##神社的暗處##


至從艾克斯遇上劫機後的五天後,艾克斯和零回復健康後出院。
而現在,艾克斯趁暑假還長的期間,他出門前往淺草老街旅行半天。
在接近中午的時間裡,當他走過一家賣佃煮的商店後,他的來向出現一位有著明亮金髮馬尾在他的走動下輕輕搖擺的人。
艾克斯停下腳步緊盯著他的背影,不禁聯想到他的朋友兼"損"友的傑洛,加上對方的衣服樣式,深紅色的羽織、黑色和服下擺有一點灰白類似白霧的染色,圖案很像在風中吹雪的樣子。
另外對方手上拿著紫色的包袱巾,裡面放著類似重物而垂著。那紫色包袱巾,讓艾克斯回想去年他走到克拉夫特墓前,一想要離開就發現到有包紫色包袱巾放在他附近,而那把那包物品放在那裡的人是傑洛。
「不會吧?真的有那麼巧?」艾克斯盯著對方的背影說。
「嗯?」接著對方好像發現到某人,他轉身面向艾克斯,那人正是艾克斯覺得很巧的人-傑洛。「啊!艾克斯!很巧耶!!」
「還真的是你?」艾克斯主動走過去跟他聊起來。「你不是怕熱嗎?應該會經常宅在家裡吹涼風,怎麼會走出外頭?」
「不要把人說得很廢柴嘛。」傑洛從自己的袖子拿出都不知道擦好幾次已經微濕的手帕擦汗,一臉無奈的回答道。「我今天是有事才會出來的。」
「有事?是什麼事啊?」艾克斯這時好奇心強烈,想知道傑洛的秘密,畢竟眼前這個人有老是對他偷藏秘密不說的壞習慣。
「參加卡拉OK歌謠比賽啊,原本想參加演歌比賽的,不過跟我搭擋的零那小子突然發燒臥病在床,今天沒辦法搭擋出賽。」
「零他要跟你一起唱歌?」艾克斯感到意外。那個總是說話不多讓人感到冷淡的零同學,會願意在眾多的人群開口唱歌??比十歲小朋友唱出天籟之聲還稀有。
「不是,他是彈奏三味線跟我搭擋。」傑洛再解釋。
「他除了吉他還會彈其它的?」艾克斯更驚訝了。
「會啊,他從小就對音樂或藝術的能力就不是泛泛之輩。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學校為他的畫做展覽,不過他啊,呵呵~他老是躲避別人的崇拜眼神而老躲在我背後。」傑洛開始笑談零的小時候。
「是那樣的啊。」但是艾克斯心中沒那麼高興,因為他的腦中完全沒有浮現出關於零的回憶,無法好好回味過去。
過去的回憶,對他來說好像空白的紙張一樣,什麼都想不出來,感覺很空虛。
「不過啊,我還是靠著零的支持得到總冠軍!!」傑洛接著舉起拿著包袱巾的手,晃晃手中的包袱巾。
「總冠軍?真的假的?!」艾克斯大為吃驚。
「嘿嘿~給你去看證據吧。」傑洛遞出手中的物品,讓艾克斯自己解開自己證實。
「啊~還真的是冠軍耶。」艾克斯看著由他解開的包袱巾裡的一個中型大小的冠軍獎盃。
「對吧、對吧!」
「嗯。」這個人,當人生常勝家當得越來越來顯眼了……艾克斯暗自心想。
「啊對了,艾克斯你來淺草逛街啊?那麼──接下來呢?要去哪裡?我陪你。」
「嗯……」聽到這人要負起他的貼身保鑣的責任,艾克斯仔細思考一下。「去你家吧,順便跟你家神社拜一下。」
「那好!我們走路去。」傑洛將包袱巾包好,走到艾克斯的身邊開始盡責。
「喔!」
––––––––––––––––––––––––––––––
爾後,兩人才走五分鐘而已,傑洛就落後艾克斯好多步,而且呈現滿身大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的樣子。
「熱死人了……」傑洛無力的抱怨,夏日太陽照射著讓他無力繼續向前走。「艾克斯……等我一下啊……」
「不會吧,路才走不到一百公尺你就累成這樣?」艾克斯驚訝的說,轉身看著傑洛累得好像老年許久的老爺爺。
「不、不行了,太熱了……身上又穿著和服,會熱是正常的啊……呼呼。」
「那你之前是怎麼來這裡的啊?」為了照顧看起來瀕臨中暑狀態的傑洛,艾克斯趕緊走近他面前,並且拿出保溫瓶,裡面是從爺爺家分到的冰涼麥茶。把杯口湊近傑洛的嘴,引導他喝冰涼麥茶。
傑洛還未立即回答,迅速抓住艾克斯給來的麥茶,喝下裡面全部的麥茶。
「喂!你把麥茶喝光了啊?!這樣我要喝什麼?」
「呼哈~復活了!!」傑洛無視艾克斯的臭罵,很有精神地揮揮手。「你問我怎麼來這裡的對吧?當然直接一路跑跳來的啊!」
「這樣啊……難怪。」
「那麼我人變得有精神的話,艾克斯,要不要我背著你去我家啊?」傑洛很有自信的說。
「咦?」艾克斯愣住。
「嘿~反正你沒有拒絕的權利,乖乖讓我揹著吧!」傑洛無視艾克斯的呆愣,直接抓住艾克斯的雙手往自己拉,把艾克斯的身體貼著自己後,接著抓起艾克斯的雙腿正式揹好了對方。「無空流起步式-飛燕腳!」
「哇!嗚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還未習慣傑洛快速跑跳的艾克斯,很震驚又害怕的狂叫,為了不掉下去雙手緊抱著傑洛不放。
簡直是身在狂風中,風如發瘋似的狂吹艾克斯的頭髮,風速快得讓艾克斯睜不開眼睛。
不僅是風狂吹著,傑洛突然一下子跳到五層樓高的澡堂煙囪上讓艾克斯訝異地瞪大雙眼,更令人驚訝的是傑洛跟著新幹線跑時,速度竟然跟新幹線不相上下!!!
艾克斯之後心想,絕對要到神社求個平安符以及回家之後要買保險來保命。
傑洛快起來的速度,根本不是人類會有的速度!!!
––––––––––––––––––––––––––––––
總算來到傑洛家的神社後,艾克斯仍然嚇得半死地抖著雙腳。
「嚇、嚇死我了啦……我是坐上超跑了嗎?剛才時速是三百公里啊?!天啊……我還活著…嗚呵~嗚呵呵呵……嗚啊啊~嗚唔唔唔……」艾克斯嚇得呈現又怕又笑又哭的狀態。
然而罪魁禍首無視他的樣子,現場換衣服,換上家中一如往常的輕便和服。
「艾克斯,先進到我家吧,我特別招待你!」傑洛對艾克斯燦笑,完全不在意對方成現接近發瘋的狀態。
「你……」艾克斯用憤怒的表情跟眼神瞪著對方。
「快來!我免費招待你耶!」傑洛很有自我意識的大喊,語氣像是狂妄的大王,需要百姓和手下們對他說"謝皇上"的樣子。


一進到傑洛家裡的客廳後,艾克斯坐在大桌子的一角,他四周觀望著,心想這裡實在不像是傑洛跟零那樣的外國人會住的和式屋。
接著零走過來出現在門口,瞧見艾克斯人在客廳裡就挑了一邊眉。
「你什麼時候來的?」
「就在剛才。」艾克斯立刻答道,見著零披頭散髮的,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到零的嘴邊有口水漬。
「是嗎。」一身深紫色輕便和服的零坐落在艾克斯的對面。「那好,你去幫我煮一頓午餐,除了涼麵以外的我都吃。」
「咦?!!」我是來這裡作客的耶!!艾克斯很錯愕對方居然對他這樣要求。
「不用咦,快去。」零依然高姿態的對人下命令。
「……是。」為了不想看到零拔槍要大開殺戒,艾克斯無奈的起身走到廚房裡。「真是……零他真的很任性耶,居然要我幫他做午餐,開什麼玩笑嘛……」
「艾克斯?」在廚房裡準備茶和點心的傑洛一看到艾克斯走進來,一臉驚訝。「你來廚房做什麼?啊哈~你找東西吃對吧?哈哈~貪吃鬼一個。」
碰。
「我才不是貪吃鬼,只是因為零要我作飯給他吃我才來這裡。」剛揍完傑洛腦袋一個拳頭的艾克斯打開冰箱看看裡面的食材。「可以借用你家的瓦斯爐跟平底鍋嗎?」
「請用。」摸著被揍的地方,傑洛回應道。「抱歉啊,零那小子很任性。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午餐就是炒個麵而已。」艾克斯對他有自信的一笑,手裡拿著炒麵要用的食材,開始料理。「你還是顧一下零吧,他啊,好像很寂寞喔!」
「真的?!!」聽到零很寂寞需要有人陪,傑洛的雙眼瞬間發閃亮。
上鉤了~艾克斯暗自在心裡偷笑,同時這是他想到的小報復也是針對零。
「嗯嗯,快去、快去!」
「阿爾伯特‧傑洛這就出發!!」傑洛對著艾克斯擺出軍式敬禮,然後迅速跑到客廳裡。
「這樣才對嘛。」看到傑洛真的跑走後,艾克斯這才放心的開炒。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這是害人害己的主因,零被熱情的傑洛抱住又用臉磨蹭,還聽到傑洛說出他根本沒對人說過他現在很寂寞要有人陪的話。
於是零的眼神開始犀利、充滿著殺意。
––––––––––––––––––––––––––––––
等到艾克斯炒完麵後,端著三盤炒麵和三杯冰涼涼的麥茶進到客廳裡。
「午餐好了喔!」
「你對哥說了什麼對吧?」艾克斯剛進來,零立刻對著他瞪。「說了什麼對吧?老實說,我不會介意。」
可是你的眼神沒有老實地說你不會介意啊……艾克斯很害怕的心想,看著零對他投射充滿殺意的眼神。
「零你就別計較了,你明明就是覺得寂寞嘛~~」傑洛幫忙滅火,摸著零的頭頂安撫道。「你想想,你一定是我都沒在抱你或很久沒見到雪兒的臉,相當的寂寞!!」
「才沒那回事。」零反駁,拿起筷子吃起艾克斯做的炒麵。發出一連串的吸力聲後,他又說。「況且雪兒平時就在忙研究,我不能打擾她,我這是對她好。」
「少來!」傑洛否定零的理由。「雪兒的可愛模樣、身上花香味、優雅的舉手投足、經常對你笑的可愛笑容,她所帶來的魅力,你真的不覺得不天天看到可惜嗎?」
「就跟你說,雪兒平時在忙。」零依然否決。
「可是,你跟雪兒是情侶,雪兒也會感到寂寞吧?比方說一天沒見到零你會痛苦到研究都做不下之類的。」艾克斯也來勸道。
這位零小朋友,難道真以為對方不會感到寂寞?這樣愛情怎能長久?艾克斯無奈的心想。
「對耶!艾克斯舉例得真好!」傑洛贊同道。
「……我等一下就跟雪兒通電話。」零猶豫了一下,開始擔心起雪兒的狀況。
「這樣才是我弟嘛!對待雪兒要積極一點,她可是我未來的老婆喔!」傑洛熱情的跟零勾肩搭背。
「雪兒才不是你的!!是我的!」零用寒冽的眼神睇向傑洛,毫不害羞的跟傑洛宣言。爾後他發現到自己說了類似宣示的話後,立刻低頭猛吃炒麵掩飾害羞。
「哈哈~對、對,雪兒是你的!」傑洛放聲大笑,很滿意零的回應。
「真希望雪兒也能聽到你的宣示。」艾克斯笑著附和道。
––––––––––––––––––––––––––––––
中午時刻,三人吃完午餐後各自忙別的事情,零在打電話跟雪兒聯絡,艾克斯和傑洛一起走到神社前,一個要參拜另一個要打掃。
現在傑洛穿著和式褲裙,為了不曬到許多陽光,他戴著草帽又抹了防曬乳。面對炎熱,他不僅要防曬還要幫神社這裡除草,加上這熱得半死的鬼天氣,傑洛心裡開始怨恨自己是個冰人容易曬暈。
則艾克斯,投下香油錢後合掌膜拜中。當他膜拜完後,轉身走到傑洛身邊並且蹲下。
「傑洛,我也來幫忙吧。」
「不用了,你是客人耶,怎麼可以叫客人忙東忙西的。」傑洛拒絕協助。
「是嗎?那我要平安符,可以幫我挑嗎?」艾克斯還是不忍心傑洛曬那麼多,指了他家神社旁邊有屋簷的販賣區。
「好啊,那麼你要哪種?健康?戀愛?學業?」傑洛拍一下手拍掉草根,順著艾克斯的意思走到販賣區。「還是全都包的聊勝於無護身符?」
「全都包?哪有可能。」
「就在這裡啊,你看。」傑洛拿出其中一個護身符給艾克斯看。
「還真的有……那就這一個。」艾克斯難以相信,不過眼見為憑還是把它買下來。
「給你,兩百日圓。」
「謝了。」艾克斯將護身符收好,然後轉身看向神社。「話說,神社裡面有什麼啊?」
「就只有一面鏡子和一個狐狸面具,另外還有一把年代已久的薙刀。」傑洛跟著轉身,說明無空神社的秘辛。「還有一件白色和服掛在裡面,不過不知道是誰的東西,父親大人則說那是無空的擁有物。」
「喔~你進去看過啊?」艾克斯又問。
「平常裡面的情況是不可以亂看的,不過你說的對,我是進去看過,而且背著父母親不知情的情況下偷看過。」
「是嗎……」艾克斯一臉苦笑回答。
「我進去看的時候零還在我背後哭喪著臉喔!」傑洛繼續說著。「他真的很怕我被無空神責備或抓去被妖怪吃掉,我仔細看了一回總共花了一小時多後,我什麼事也沒發生,精神狀況相當很好的走出來了。」
「你是不怕死啊?既然你們家是神社,就不能亂來啊。」
「可是我就是沒看到妖怪啊!河童、天狗、狐仙、附喪神,我都一一找過了,就是沒看到啊啊!!」傑洛激動的說,表現出超級想看到妖怪的心情。
「你還真的不怕死啊?萬一天狗真的出現了,祂說不定會找你算帳喔!」艾克斯不敢相信的說。
「那樣正好!!!」傑洛根本不怕。
「算了,不跟你說了。」跟這人爭吵是錯誤的,艾克斯心想。
傑洛把地上的草撿起來集中於大垃圾袋裡,再次拍了手拍掉手上的草根,轉身又說:「雖然我小時候跑進無空神住的地方,又經常躦陰暗的草地裡或小暗處找妖怪。不過啊,艾克斯你最好不要學我,聽說妖怪都藏身於那些小暗處。」
「我當然不會學你,那些會送自己死的行為我絕對不會做的。」艾克斯掛保證。「而且傑洛你不是知道我怕妖魔鬼怪之類的嗎?」
「也對耶!」傑洛這才發現到提醒錯人,對方可是超怕鬼的人耶。「那艾克斯,待在太陽底下很久了吧?再進到我家喝麥茶吧!」
「咦?可以嗎?這怎麼好意思。」
「不會、不會,反正麥茶多得很。」
「別說得像你家是賣麥茶的。」艾克斯跟著傑洛走到神社旁的巷子,口氣無奈的說。
緊接著一陣風颳起,樹葉紛紛吹落,風勢逐漸變強,強到狂吹著艾克斯跟傑洛的頭髮。
「嗚哇~好強的風啊。」艾克斯抓著頭髮,努力想辦法抓回原來的髮型。
「可惡,我辛辛苦苦才剛掃好的前院!」傑洛握緊著右手咬緊牙關恨道,對風抱持怨恨。「等一下我豈不是還要掃一次嗎?!」
「我也來幫忙吧。」
「不行!你是客人!!客、人!!!」傑洛刻意加重語氣。
「……那算了。」艾克斯無法再辯駁,面對傑洛的認真直接攤手投降。
兩人無視那陣風後,紛紛走進家裡要享用冰涼麥茶。然而那陣風再度吹來時,一些綠葉的落下後不可思議地出現一名身穿白色和服,臉上戴著狐狸面具的白髮男,他是?
––––––––––––––––––––––––––––––
艾克斯跟傑洛一起走進玄關時,一對雙眼突然對著走廊那裡瞪大,而走廊那裡正躺一個金髮男孩,頭下放著摺起來的坐墊、肚子那裡蓋著毯子、和服被他睡到幾乎不是穿著的在那邊睡覺。
「「零?!!」」兩人異口同聲叫出那男孩的名字。
零依然輕輕打呼睡著,完全沒聽到那兩人的呼喚。
「零!喂,零!!」傑洛無奈地走到走廊蹲下,邊叫著他邊搖著他光裸的肩膀。「你在這裡睡覺會著涼啦!我知道這裡最涼,但是不能在這邊睡覺!喂!喂!」
「天啊,腰部以上跟下體以下都光裸著……」艾克斯難以置信的看著零現在的樣子。
這就是和服的禁忌嗎?!睡覺時和服會滑落!!艾克斯心想。
「真是,要是感冒更嚴重我可不理你喔!不然的話……」接著傑洛突然露出邪惡的笑容。「我就要侵~犯你了喔~~」
「笨蛋!!!不要在你家裡犯罪!!!」見傑洛就要對零出手,艾克斯趕緊拿出秘密武器摺扇往傑洛頭上打過去。
「咕喔!」傑洛的惡行,經過艾克斯的正義摺扇成功阻止了他的性騷擾。
「你這變態,就算你再怎麼飢渴,也不能對男兒身的零出手啊!!他是你弟耶!!!」
「你胡說什麼?!只要有愛,對象是男是妖怪都沒關係吧?!」傑洛這時說出來的戀愛觀讓艾克斯錯愕到不行。
「少囉嗦!變態!」艾克斯再一拍打下去。「我不管你是喜歡女生還是男生,可是零是你的雙胞胎弟弟,就是不能出手!!」
「什麼?!!艾克斯你……原來一直喜歡零?!!」然而傑洛卻誤認為艾克斯的性向。
「我才沒有!!!!!!」
啪─────────!!!
「啊啊啊!!!」
這次艾克斯打得更大力,讓傑洛痛得流出眼淚。則零完全沒在注意他們兩個人的爭吵繼續睡下去,完全沒聽到似的沉睡著。
––––––––––––––––––––––––––––––
「艾克斯?你要回去啦?」
「當然!我不管你跟零了,我繼續待下去我會受不了,拜了!」
揹好背包的艾克斯拉開大門走出門外,無視傑洛的注視快步離開。當他走到神社前時,突然瞧見那裡有一位穿白色和服又戴著狐狸面具的人物。
如果有仔細看他的腳的話,他的雙腳有點透明。
「那個……你是?」艾克斯緩緩走向前探問。
「汝是艾克斯對吧?汝的腳步不能再靠近吾了!」那人開口說話了,聲音成熟又沉穩,不過他的聲音熟悉得讓艾克斯聯想到成熟大人版的傑洛。
「咦?」這個人模樣怪怪的也算了,說的話也怪怪的,好像以前的古典人物啊!艾克斯疑惑地心想。
「聽好了,汝絕對不能跟過來。」他再次對艾克斯警告一句,緊接著他突然跑起來,然後一瞬間躦進神社的暗處。
「嗚哇!那人到底是誰啊?!」艾克斯更加感到疑惑,不經意地踏前跟過去,蹲下去看那邊暗處。「先生!神社的暗處不能跑進去啊!」
「那麼你也進去吧!」當艾克斯出聲喊話想告訴那位特殊人士時,一個更加低沉的話傳來。
艾克斯正想轉身看是誰在說話時,背後突然被人用力一推,艾克斯還未反應時身體感覺到身體正在下墬,身處於跟剛才的地方來得黑暗。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克斯大聲慘叫,急迫地想抓住東西穩住但是不成,四肢在空中亂動著。
直到他掉入很像過去日本江戶街道的世界裡,掉落的身體撞上地面後正發疼著。
「好痛!」艾克斯趕緊坐起,撫摸發疼的地方。爾後抬頭看看周遭,紅色燈籠發光著,但是它卻有開口還有舌頭露出來。「這是?!」
另外街道上發現到一位來自外面世界的人們立刻圍住他看個仔細,不過那些人好像都不是人類,有穿著戰國時期的甲冑的人,脖子以上沒有人頭,而是他用手抱著地中海禿又有茂密長髮、頭上中了斷了箭的人頭。
還有一把紙傘有一隻眼睛又吐著舌頭,用一隻腳穿著木屐站著、一位日本古典女性穿著雅致的和服但是她的脖子很長、一隻頭上有盤子的類似烏龜的綠色不明生物、一位留黑色妹妹頭穿著和服的小女孩、全身到處都是白色除了眼睛是藍色的女性散發出冷空氣。
這裡是艾克斯根本不想看到也不想來的妖怪世界,艾克斯滿臉冒冷汗著,錯愕的看著那些妖怪們。
座敷童子和雪女、落魄武士、長頸女妖、河童還有那把我叫不出名字的紙傘(是直接叫紙傘妖嗎?)會想對我怎麼樣嗎?艾克斯看著他們感到害怕的想著。
「他是誰啊?」那位沒了頭的武士問。
「他怎麼出現的?」河童也問。
「喂,他是人類啊!」當長頸女妖一伸頸嗅聞艾克斯時,察覺到艾克斯身上的氣味不一樣。
長頸女妖一聞起艾克斯,艾克斯立刻繃緊神經、起雞皮疙瘩。
「咦?是人類?可不可怕啊?」座敷童子抓著雪女的袖子緊張的問。
「應該不可怕,因為他手無寸鐵的闖進來了,就算他們在人間界裡很會利用機器大肆破壞大自然,一來到這裡,我可以立刻凍住讓他不做出任何行動。」雪女很冷靜地說。
不會吧?!我、我我我、我遇上真正的妖怪了?!!艾克斯猛抹冷汗又抹抹眼睛然後睜大看清楚,心裡滿是恐懼。
「那、那個,我是不小心掉進來的。請問……一位穿白色和服又戴狐狸面具的人來過這裡嗎?」艾克斯怕怕的站起來,聲音顫抖地詢問現場的妖怪們。
「白色和服跟戴狐狸面具?」紙傘這時開口說話回答艾克斯的問題。「你說的人不就是狐仙無空大人嗎?」
「無…空?!」艾克斯歪了頭,一時頓悟。
緊接著艾克斯這才發現到他之前遇上的是麼樣的人,傑洛家的神社裡所住的無空神是狐仙!!
「咦???!!!!」
––––––––––––––––––––––––––––––
這時在自家中走廊那邊睡覺的零,開始睜開朦朧的雙眼,接著緩緩起身。
「呦~現在才醒來啊?」傑洛向零打招呼,趴在零的身上俯視著對方的睡眼惺忪。
「嗯?」零盯著傑洛許久,接著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時,他接下來紅起臉又開始生氣。「你、你……」
「我怎樣?」
「你這個變態!!!」零大喊一聲,伸腳一踢,力道大到把傑洛踢到走廊底端。
「噗喔!!」被零踢了之後,在走廊上翻滾幾圈最後頭頂撞上牆壁。「不是我把你的和服脫成那樣,是你自己睡姿差才會脫成不像是在穿啊,我真的什麼也沒做!我發誓!」
「對喔。」零這才想起自己會把和服弄成這樣是為了爬到涼爽的走廊才搞成這樣,不過問題是傑洛剛才趴在他身上。「那你為什麼在我身上?」
「我只是想看你的睡臉而已啊……痛痛痛,你踢人好重啊。」傑洛邊撫摸著頭邊解釋著,順便拿出他的手機。「還有啊,我已經把你的睡臉跟你的樣子都拍下來了,現在要傳送給雪兒看了!」
「住手───────!!!」聽到會把他丟臉的睡臉模樣和他現在的姿態就要從傑洛的魔手下傳送給女朋友雪兒的手機裡,零一個蹬步快速衝到傑洛那裡。
嗶。
一個按鍵聲響讓零受到強大的絕望,雙眼無助的看著傑洛手機畫面裡出現傳送完成的樣式,以及傑洛這位勝者所露出的邪惡榮耀笑容。
「太好了!雪兒要看到了!零的睡臉和睡姿!以及嘴邊的口水,都要看光光了!!啊哈哈哈哈哈───」傑洛邊說笑邊搖晃著馬尾。
「嗚…」零低下頭,抓著傑洛的衣襬不放,嘴裡發出哽咽聲好像要哭了。
「零?」傑洛停下勝利姿勢的擺動,注意起零的表情。「喂喂?!你該不會就要這樣就想哭了吧?!」
「嗚嗚……哥哥欺負人……」零低著頭,舉手抹著眼睛,動作像是在擦眼淚,說出來的撒嬌語那麼地讓人感到憐憫。
「啊!」傑洛被這種憐憫的樣子打擊,剛才的自傲樣子馬上認為是很醜陋的模樣。「抱、抱歉……不,對不起啊!零,我只是想讓雪兒看看你更多表情而已,沒有刻意弄哭你的意思。」
「哥哥……」
「嗯?你想要我做什麼嗎?什麼都可以喔!」
「你是大白癡!」零突然換了臉色,接著對傑洛的下盤掃腿過去,讓傑洛失去重心往後倒。
「嗚哇!痛啊!!」面對突如其來的掃腿,傑洛的身子騰空一下接著一屁股落地。
「哼!」把人踢飛後,零站起身整理一下和服,一臉冷漠表情。「反正雪兒她會看得很高興,而且總有一天會知道的,你傳了我也不痛不癢。」
「就算拍到內褲也無所謂?」傑洛綻出邪惡笑容問道。
「你!?」聽到拍到內褲,零的臉一下子又羞又惱的漲紅。「你這個偷拍死變態狗仔!!!!」
零氣得再度給他一腳,傑洛再度飛到牆邊撞上。
「咕喔!!」
「快把照片刪了!變態!」
「你不是說你不在意嗎?!」
「少囉嗦!!」
––––––––––––––––––––––––––––––
此時的艾克斯被妖怪們包圍住後,接著打聽到傑洛家神社的神明是狐仙感到驚愕時,河童舉起手有話要說。
「請、請問你來到妖怪江戶是要做什麼?」河童柔弱的問。
「我是不小心掉到這裡。」艾克斯聽到對方的話和口氣,明顯知道他很害怕人類,艾克斯趕緊降低警戒、收緊恐懼、語氣和祥的回應。「不好意思,我誤闖這裡打擾你們大家了,我馬上就會回去。」
「好像是個好人類喔!」
「沒有危險性的樣子耶!」
「他好像很怕我們喔!」
「那要不要嚇嚇他啊?」
知道艾克斯沒有危險後,妖怪們開始頻頻討論,降低了對艾克斯的警戒和懷疑,甚至想嚇他。
聽到可以展現實力,妖怪們露出微笑,開始覬覦艾克斯。
「那個……妖怪先生們和小姐們,可以告訴我如何走出這個世界的方法嗎?」艾克斯不好意思的問,沒注意到他們有企圖的邪笑。
「可以啊!」落魄武士的頭說了話,刻意壓抑笑意。「前提是,你要接受我們的接客。」
「咦?」艾克斯一時愣住。
「大開嚇人祭典啦!!!!」接著所有妖怪們大聲吆喝,街道上的燈火一下滅一下明亮,妖怪們不是大開懷笑就是詭譎的在偷偷笑。
「你、你們要做什麼啊?!」艾克斯開始猛掉冷汗、猛吞口水,緊張兮兮的盯著他們的舉動。
「由我先上場吧!」這時突然站在艾克斯背後的紙傘妖出了聲,對他的臉舔過去。
「啊啊啊啊!!」艾克斯立刻大叫,然後轉身跑走。
「追啊!」
「繼續嚇啊!」
「嚇死他!」


當妖怪都很有興致的想嚇艾克斯後,艾克斯在街道裡不斷猛大叫不斷奔跑。
尤其是被突然出現的長頸女妖嚇到哭、被突然滾過來到他腳邊的落魄武士的頭嚇到拔腿狂奔、被突然倒掛出現在他眼前的河童嚇到跌倒。
之後還被雪女嚇到發冷顫又被突然出現的有著很大的頭圍著車輪框又冒著火焰的輪入道嚇到昏過去。
最後,妖怪們嚇完後開始解救艾克斯把他送到座敷童子的住家去,直到他醒來後,艾克斯突然像個被嚇壞的男孩大哭起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臭傑洛你還不來救我啊!!你這笨蛋啊啊!!!嗚啊啊啊!!!!」
「哇!你別哭啊!」
「對不起,我們嚇過頭了!不過你也太容易嚇到了吧?」
「咦?傑洛?你認識傑洛那個小男孩嗎?」
「嗚唔……他我朋友也是損友。」艾克斯消微冷靜一些,回答那個妖怪的問題。
「那個傑洛是他朋友耶!」
「想不到真好嚇~嘿嘿~~」
「請問傑洛還健在嗎?」座敷童子坐在艾克斯身旁,詢問起傑洛的事。
「當然還在,怎麼了嗎?」艾克斯抹乾眼淚,望著座敷童子反問她。
「其實我跟他做過朋友,以前他和其它人類不一樣都只想著金錢利益,他是真誠的想和我們做朋友又和我們一起玩,不過他九歲後就不再和我玩了。」
「九歲……?」艾克斯一時頓悟,想起傑洛那時發生了最喜歡的叔叔克拉夫特過世的事情。「我想……他那時是一時傷心難過而忽略你們吧。但是現在沒有問題喔,他現在可是急著想找到你們呢!」
「真的嗎?」座敷童子的雙眼一下子放亮光。
「真的,現在去偷偷嚇他吧。」最好讓他嚇到閃尿吧!艾克斯不安好意的回答。
「那我們快去吧!」落魄武士開始期待,馬上跑走急著去見傑洛。
「我好懷念以前和他比的相撲比賽!」河童跟著落魄武士一起走,很懷念地說。
「我也要去!」座敷童子也一同跟去。
「你們都喜歡跟傑洛嗎?」艾克斯想詳細知道他們,詢問活了上百年的他們。
「很喜歡!」
「他和其它人類不一樣,不會摧毀大自然!」
「而且他很相信我們的存在!」
「他人最好了!!」
聽著妖怪們口口聲聲說著傑洛的好處,艾克斯明白他們的心意也了解到傑洛這人的熱情能讓妖怪們笑開懷。
然而這說笑的時間迅速消失,一個巨大聲響傳來,那感覺讓艾克斯覺得這裡正進行大型施工,接著是強力的動搖整個地面。
緊接著是許多的妖怪們的慘叫聲以及類似猛獸的吼叫聲。
「吼啊啊啊啊!!!!」
––––––––––––––––––––––––––––––
叮咚。
這時雪兒在自己家中裡,她的粉色手機有了反應的而發亮光。
「嗯?」正在收看夫妻對談節目的雪兒注意起手機,拿起來點閱時,一堆零的睡姿和睡臉照片一覽無遺。「哇啊~是小零的睡姿最新版,呀啊~好性感的睡姿喔!啊!有稍微的看到內褲了!嗚呼呼~小零是四角褲派呢!!」
為了投入收看零的照片將電視關掉,在手機裡備份起資料,並且把零的睡臉那張照片設定成桌布。
都弄好後,雪兒帶著興奮的心情走到房間裡,繼續進行慢下來的研究進度。
––––––––––––––––––––––––––––––
「是土蜘蛛啊啊!!!」
「救命啊!!」
「他又出現啦!!!」
外面妖怪們都在驚呼著逃跑著,好奇的艾克斯走出屋外,轉頭去看充滿驚慌的地方,發現到那些人正在大叫著並狂奔,而他們的背後出現高五呎的大型生物。
看起來是全身肌肉的人類,臉上戴著鬼面具,但是他身上卻有三對手!!
「那是什麼啊?!」艾克斯看了就愣住,不敢相信世上有那樣的存在。
名字為土蜘蛛的妖怪正在狂奔並且不斷揮動手臂攻擊著比他小的妖怪們,不斷吼著他的大音量。
「喔~是你啊!」剛破壞一個民宅後土蜘蛛突然看到艾克斯在他下方就停下破壞行動,跟艾克斯談起話。「怎麼樣?被我招待來的妖怪界!很不錯吧!!嘿嘿~」
「咦?」艾克斯一時頓悟,在他腦裡他努力思考著,之前他被人推的時候以及那時的聲音跟現在的土蜘蛛所發出來的聲音相似,不禁的連想到對方。「難、難道是你害我來這裡的?!」
「本大爺就是土蜘蛛,經過四百年來的封印,我還能跑出來搞破壞以及吃妖怪,都是多虧無空那小子呢!而你是引誘無空的獵物,等無空出來了我再把他吃掉,而你這個人類,接下來就乖乖被我吃吧!!」
「什、麼?!!」才剛來到這裡,被妖怪嚇壞了一番接著還要被這大傢伙吃掉,艾克斯一臉驚愕,想跑但是雙腳卻顫抖個不停跑不動。
慘了慘了慘了!!!真的要被妖怪吃掉了!!!艾克斯望著土蜘蛛的邪笑和龐大的身體,恐懼佔據著他的心,無法好好明理思考。
「汝說要吃誰啊?」這時一個男音傳來,這聲音艾克斯很熟悉,他觀望四周尋人就是沒看到熟悉的人影。
「喲!無空!你總算來啦!」土蜘蛛直接對空打招呼,省去找人的功夫。
「汝這體大腦小的流氓,敢說想吃吾,汝是否吃了過多的熊心豹子膽?」無空突然出現在土蜘蛛的頭頂,挽著手然後大膽的走起來,不失平衡力的站在土蜘蛛的面具頂端上。
「哼!!本大爺只吃妖怪和人類,沒興趣吃你說的東西。」
「吾說的不是食物,汝這貪吃鬼。」無空不再挽著手,從袖子裡跑出薙刀的刀刃,他一手握起薙刀揮起。「汝利用吾的能力砍斷汝的封印,汝真的大膽。不過汝也到此為止了,過去安倍晴明封印汝,現在吾將汝斬殺並消失於此界。」
「想讓我消失?!哈哈哈!!!你少在那裡開玩笑!!!只要我拿這人類當人質,你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土蜘蛛一說完馬上一把抓起艾克斯。
「嗚哇哇哇!!!」艾克斯大聲慘叫,土蜘蛛的蠻力讓他無法立刻掙脫,不過下一刻他感覺到有人抱住他,完全脫離。
「汝真的認為?」無空這時突然降落在地,手中抱著艾克斯的身體。
「哼!這麼有自信?那好!我就連你跟人質一起吃掉!!」土蜘蛛哼笑一聲,接著伸手又想抓住無空跟艾克斯時,一個劃開的尖銳聲響傳來。「唔!」
「……無空流奧義,影閃空。」接著無空低語一句,那句話讓艾克斯聽得很清晰,發現到傑洛所學到的無空流,原來是來自他的武術。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蜘蛛大聲慘叫,他的四肢和肢體都被一瞬間切開,面具也被砍得四分五裂。
土蜘蛛的聲音都沒了之後,身體在一瞬間被砍得成一塊一塊,最後喪失生命。
無空從頭到尾何時揮刀的艾克斯根本沒看到,他就只是緩緩拿出薙刀然後悄悄收起,他何時揮刀的用肉眼根本看不到。
無空神的力量,強大到讓艾克斯感到相當訝異。
––––––––––––––––––––––––––––––
妖怪界的土蜘蛛事件結束後,無空依然抱著艾克斯不放,現在正走在陰森森的樹林走道上。
「抱歉啊,讓汝遇上這種事。」無空向艾克斯道歉一句。
「不、不會。」艾克斯很緊張的回答他。
那個,你可以放下我了吧?艾克斯很想說這句話,可是看無空戴著面具看不出表情,也找不到說話的機會。
這位妖怪先生是傑洛家厲害的神明,則無空神在民間可以祝福學業進步和武運加持,是學生和格鬥家特別喜歡來參拜的神。
而且他跟那個身體大、破壞力強的土蜘蛛交戰時,一瞬間就能打敗了。
面對這位厲害到不行的神明,艾克斯緊張到不行。
「好了,汝差不多該回去,吾帶路就帶到這裡。」
「咦?」
「汝的朋友,就在前面等著。」無空舉起抱著艾克斯的手,好像準備要丟出去。
「等一下,你要幹嘛?不會真的想把我丟出去吧?等等,你要把我丟去哪啊?!!」
無空的手往前一拋,艾克斯的身體馬上騰空,而且下面又是跟剛進來的情況一樣又是深到身體只能一路往下墬的黑洞。
「汝是特別之人,今後得碰觸非正常人的日子,這是汝的宿命,不要抵抗的去面對吧。」無空對著艾克斯勸說一句,但是艾克斯墬落很快,對方到底有沒有聽到他的話,早就被慘叫聲蓋過了。
「咿啊啊啊啊啊─────────」
「吾跟汝的接觸,就到此為止吧,今後要跟汝一起渡過宿命是那不成材的武者。」接著無空很自我主義的繼續說他的話,然後轉身離開現場,假裝沒聽見艾克斯的慘叫聲迅速離開。
––––––––––––––––––––––––––––––
「這次又要摔個更痛嗎?!嗚啊啊啊啊!!!那個臭狐狸神仙!!!」已經墬落不久的艾克斯嘴裡猛罵著無空。「可惡!他的個性跟傑洛一樣差嘛!!!!!」
緊接著他的面前出現一道亮光,那道光立刻讓艾克斯知道那是出口。爾後艾克斯整個人沒入光芒之中,接著衝破無空神的門口,身體飛過香油錢的位置,就要直撲地面快要吃土時!
「咕啊啊!!!」
「嗚哇!」
艾克斯的面前先有一個人站著替他當肉墊又吃土,撞上他後成功回到現實。
「艾克斯?!」在旁邊拿著掃帚,穿著和服的零很驚訝的看著他突然從無空神的住處衝出來又撞上傑洛。
「為、為什麼你還在神社裡?而且還從無空神的住處裡跑出來……」一樣看到艾克斯突然出現而感到驚訝的傑洛詢問艾克斯。
「咦?我還在這裡?」艾克斯愣著,看看熟悉的周遭、熟悉的人物、熟悉的光明。「太棒了!!!我從那世界出來了!!!」
「那世界?!!」傑洛一聽到關鍵詞馬上起身讓艾克斯再次跌地。「喂!你說的是真的嗎?!你從那世界跑出來然後回來這裡嗎?!!」
「痛啊……對啦!我從妖怪住的地方回來了!」
「神隱!!!來了!!!!」聽完艾克斯的證詞後傑洛相當興奮地舉高雙手又搖擺起馬尾。
「零!聽到沒?是會把人類抓去別的地方藏起來很久的神祕方式喔!!!」
「真愚蠢,妖怪或神隱什麼的,根本不存在。」零馬上否定傑洛的話。
「真的有啦!笨蛋零!那你曾經去過的英國一定有神祕生物吧!」
「才沒有。」
「有啦!比方說精靈!」
「那只是基因突變的蝴蝶吧。」零非常現實的回應,完全不相信傑洛所說的神祕生物。
「那獨角獸咧?!」
「頭上那根角可能是腫瘤。」
「哈比人呢?」
「你跟艾克賽爾在一起不是嗎?」零很過份的直接說艾克賽爾就是哈比人。
「對喔!」傑洛還很直接的認同。
「你們兩個到底關不關心朋友的安危啊?!!」從剛才就聽著他們的爭吵,艾克斯受不了他們的無視,很生氣的對他吼罵。
爾後,艾克斯立刻各給他們一個拳頭在頭上侍候。

 


##蘿露的未婚夫##


經過艾克斯去過妖怪界後,在傍晚的時間艾克斯被傑洛強迫住進他家裡,爾後艾克斯這才發現到傑洛這麼做的企圖是為了綁住他。
現在去他們家的大浴池洗澡的艾克斯,洗完身體後就泡著很寬很大的浴池裡,腦中思考著傑洛的想法;傑洛和零則開始準備起晚餐而待在廚房裡忙。
「是不是零把之前的遭遇告訴傑洛,所以傑洛才會死命守著我啊?」艾克斯自語著,把臉埋入水中一半想事情,說出來的話在水中裡全化為泡泡在水面迅速破掉消失。「就因為基於保鏢得處處護著被保護人的鐵則,才會讓我住在這裡嗎?傑洛那傢伙……擔心過頭了吧?只要我拿出爺爺改造好的槍好好保護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擔心嘛,這樣做不成朋友的。唉……真希望我和他還有零都是普通人,然後過著普通的日子。」
咖啦-
「咦?!」
「嗯?」
不知道為什麼,入口的拉門突然被人拉起,那人驚訝著,艾克斯探出整個頭、些微起半個身望向對方。
那人是阿爾伯特家唯一的長女,今年六歲的小一生,在家中每個哥哥都呵護的親妹妹-蘿露,今天傍晚剛回家,現在拿毛巾遮著前面的她正打算要洗掉今天所流的汗水。
從暑假開始後的那幾天,有時在家有時跟著母親瑪莉諾旅行並且學習禮儀和鍛鍊體能的蘿露,是現今社會上開始增加的小大人,而且已經有想論及婚嫁的男人了。
小小成熟的蘿露一碰上單戀的男人-艾克斯在她家洗澡,她的臉開始出紅暈。
「對、對不起!!」雖然成熟、但是觀念保守的蘿露一見到艾克斯就嚇得跑出去。
「蘿露?」艾克斯一時不知道蘿露怎麼了。


等到艾克斯洗完澡、穿上傑洛借給他的水藍色浴衣。走到廚房見一見那對金髮雙胞胎,裡面的情況是零正在炸著豬排、傑洛憂鬱的切著高麗菜,高麗菜切完後把洗好的番茄切開擺到盤裡。
「哈囉!我洗好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艾克斯試問一下。
「不用。」背對著艾克斯的零直接拒絕,剛炸好的豬排在他的手中撈起並放到一邊。
「艾克斯你是客人,怎麼可以要你做東做西啊?!你去客廳待著,不管你是要看電視還是滾來滾去都隨便你。」傑洛同樣拒絕,手裡拿著新的一顆等待要切的番茄。
「……好吧。」被雙胞胎拒絕後,艾克斯黯然地走到客廳去。
––––––––––––––––––––––––––––––
此時的蘿露,也學起之前艾克斯想事情時把臉埋入水面裡一半,不過她的臉整個都是紅的,腦中好像想著某事,眼神整個放空。
裸體的艾克斯哥哥……裸體、裸體……
「結婚之前看到他的裸體好嗎?」滿臉通紅的蘿露突然煩惱起來。「雖然只有上半身,不過那也能算是他的裸體啊……這麼早就看到他裸體好嗎?對了,他怎麼會出現我家呢?難道我跟他要一起睡了嗎?討厭~艾克斯哥哥好開放。」
雖然泡澡時是這麼想的,不過等到蘿露出浴池、擦乾身體、換上粉紅色浴衣,走出浴室來到客廳再次遇上艾克斯時,沉靜下來的興奮再次燃起。
「艾、艾克斯哥哥?!」
「嗯?」剛才正在看電視上的新聞的艾克斯,注意到有人在叫他就轉身尋人。「原來是蘿露啊!怎麼了?臉那麼紅。」
「咦?」蘿露這時才發現到自己的臉上正在發紅發燙,接著變得害羞又彆扭。「艾、艾克斯哥哥特地來我家找我嗎?」
「不是,是你的三哥強制招待我來的。」
「這樣啊……」聽到心上人這樣回答不是為了她而來,蘿露感到沮喪。之後想到人在這裡就很好了,還可以睡在一起啊的想法,蘿露接著露出燦爛的笑容。「艾克斯哥哥,那個啊……今晚…要不要和蘿露一起……」
「晚餐來囉!!!!!」
然而一個不識相的男音打斷蘿露想要對艾克斯說的話,那人正是傑洛,手裡端著放有四人份的豬排和白飯的端盤。
「嗚唔唔……」原本想對艾克斯請求一個害羞的行動,一旦被傑洛打擾後,蘿露馬上對傑洛投以白眼並大聲罵他。「傑洛哥哥是大笨蛋!!!你這個最不會察言觀色的笨男人!!!」
「啊啊!!!」一被蘿露這麼罵,傑洛當場僵直,臉色被嚇白。
「又怎麼了?」剛走過來的零聽到蘿露在生氣吼罵傑洛,一臉疑惑的看著現場。
「我也不知道。」艾克斯聳肩攤手表明不知情。
「嗚……」聽到心上人說不知道也不明白暗戀他的心意,蘿露的眼角偷偷跑出眼淚。
不會察言觀色的人增加一名,艾克斯。


總共四人在客廳一起吃著零煮的晚餐,蘿露和艾克斯坐在一起,被蘿露罵得情緒憂鬱的傑洛和零坐在一起,兩方各坐在一邊。
晚餐時刻看起來很平靜、和祥,但是現場有個很憂鬱的氣氛,讓人覺得難過得吃不了多少。
「傑洛,你就別在意嘛。」艾克斯安撫他一句。
「嗯……」傑洛的心情稍微好些,神情不再憂鬱。
「你平常就夠白目了,都常被人叫笨蛋了根本不需要那麼難過才對。」
然而零的毒舌卻讓傑落的情緒再次憂鬱,原本艾克斯說出來的安撫話都被他的落井下石消失殆盡。
「嗚唔唔……平常就很白目。」
「也只不過是被罵笨蛋而已,打起精神嘛!我相信蘿露之後會再跟你和好的。」
「也對喔……」
「這次被罵後,下次依然死性不改,一定又是個不會察言觀色的笨蛋。」
「又是個笨蛋!!?」
「如果老是意志消沉的話,兄妹關係會真的到此結束的。」
「對,不能意志消沉……」
「關係早就被你的白目行為搞得一蹋糊塗了。」
「零!!!你也夠了吧?!!」聽到這裡,艾克斯忍不住對零吼罵。「別像個惡魔在他耳邊對他落井下石!!!」
然而零只對他做出鬼臉,吐舌頭又下拉眼瞼給艾克斯看。
「你……」看到那毫無反省的表情,艾克斯氣到臉紅。
「好了,艾克斯,你就別跟著零吵了。」稍微有點精神的傑洛出聲勸阻艾克斯。「零只不過是"任性"了一點。」
傑洛話一說完,就把小菜裡的紅蘿蔔和蓮藕送進零的碗裡。
「任性?需要我教你什麼才叫任性嗎?任性哥。」零盯著那些外來入侵的疏菜軍團,伸筷把那些軍團放回去。
「哼!我有需要你教嗎?任性零。」傑洛再把派遣過去的疏菜軍團放回去。
「任性哥現在不就在任性了嗎?」零再把蔬菜軍團送回去。
「任性零不也很任性?」
「任性哥更任性!我看你根本不會寫任性這兩個漢字!!」
「任性零才任性!你看!你到現在都不敢吃紅蘿蔔!真是任性死了!!」
之後這對雙胞胎一直把蔬菜軍團送來送去、放來放去,還一直用"任性"這個詞互罵,甚至不吃飯開始打架。
艾克斯看他們那樣臉色無奈,心想這就跟去年一樣,為了鮪魚壽司而吵,只是現在為了誰比較任性而吵,外加紅蘿蔔和蓮藕這兩樣蔬菜被害者。
「快把你的紅蘿蔔和蓮藕拿回去!!!任性哥!!!」
「才不要!!我要餵你吃!!!用嘴餵你好不好啊?任性零!啊哈哈哈哈哈!!!」
「噁心!!!!滾開!!!」
「我才不滾!!!你快給我吃啊!!!」
眼看他們不顧晚餐逐漸冰冷,也不理艾克斯的無奈眼神繼續爭吵繼續打架。
那,蘿露呢?
她緊盯著艾克斯的臉不放,害羞地臉紅著,盯著艾克斯的笑容、生氣的模樣、無奈的模樣,還有為了她幫傑洛加油打氣,勸他不再意志消沉。
如此生動的心上人,蘿露看傻了眼。
––––––––––––––––––––––––––––––
晚餐過後,雙胞胎一起去洗澡,客廳裡就只剩下艾克斯和蘿露一起看著晚間新聞。
看著新聞一次一次的報導,艾克斯感到無聊,於是他轉身對蘿露詢問。
「蘿露,要不要看看別的節目?妳有喜歡看的節目嗎?」
艾克斯哥哥找我搭話了!!蘿露高興一下。
「我什麼都可以的。那、那艾克斯哥哥要不要在今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和你一起睡呢?」
「咦?嗯……好啊。」
「那個……我是說共睡同一個床鋪。」為了不是因為她是個小朋友就答應,蘿露再問一次。
「咦?!!妳說共睡一個床鋪?」艾克斯感到震驚。「蘿露妳不敢一個人睡嗎?」
「嗯……只有今天。」
「那好吧。」艾克斯依然把她當作小孩子,直接答應她。
「太好了!!!」蘿露興奮的歡呼。
「不行!!!」然而有人反對艾克斯跟蘿露睡在一起。
「嗚嗚……」聽到有人拒絕蘿露馬上掉淚,並且轉身面對那人-傑洛,然後對他大罵。「傑洛哥哥你最討厭了!!!!討厭死了─────!!!」
「啊!」傑洛再次受到衝擊,身體如雕像般僵硬,臉又被嚇白。
「又來了?」這時零走過來,手裡忙著擦乾頭髮。
「嗯。」艾克斯點了頭。「傑洛,你不要太難過啊,蘿露只是個小孩子,一起睡沒關係的。你放心,我不會對她出手的。」
當蘿露一聽到艾克斯那樣的回應,淚水充滿眼眶,接著掩著臉跑出客廳躲進自己的房間裡。
看到艾克斯這麼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意,傑洛跟零同步一起賞他白眼,順便給他一聲不爽的低語。
「「嘖!」」
「你們幹嘛嘖我?」
「「嘖!」」雙胞胎懶得回答。
「你們說話好不好?」
「「嘖!」」
「你們夠了沒啊?!我是做錯了什麼啊?!!」艾克斯受不了他們的連環嘖聲攻擊,迅速起身對他們怒罵。
「你還不明白?」零給艾克斯極為不爽的臉色。「虧你一直撮合別人的戀情。」
「是啊,艾克斯。我家蘿露是真心喜歡上你的,你卻老把她當作小孩子看待,說真的,你讓人火大耶。」傑洛挽起手臂認真地說。「戀愛不都是不分種族年齡地位性別的嗎?怎麼你都不去面對我家蘿露的心意啊?」
「那是因為……我現在沒資格談戀愛啊。」
「是喔,原來是沒資格……嗄?!」傑洛一時不明白艾克斯回答的話。
「現在的我,沒有那個心情找伴侶。」語氣凝重的艾克斯,讓整個氣氛跟著沉重。「況且,連朋友關係都顧不好,哪可以去找女朋友?」
「所以現在你要單身?」零冷淡的問。
「原來你現在抱持那樣的心情啊。」傑洛感到沉重地說。「但是你這樣說好像是我的錯,是我害你單身似的。」
「才不是呢!」艾克斯揮手否定傑洛的話。「對了,傑洛,你今天為什麼特地把我留在你家啊?難道是……」
「當然是要對你說一百則鬼故事啊!!!」傑洛迅速打斷艾克斯的話,還拿出手電筒開電源放置下巴刻意嚇他。「說我是想把你綁住,沒錯!我就是把你綁在我家,然後聽我說的百物語,讓你嚇得在半夜尿褲子!啊哈哈哈哈哈!!!」
「你這混蛋!!!」聽到不是他所想的一樣,艾克斯很火大的揮出一拳揍倒傑洛。
碰-
「咕喔!!!」
「你真的很差勁啊!!!白癡傑洛!白癡白癡白癡!!!你是全世界最白癡的男人!!!」
咻碰!
艾克斯大力關上紙門,迅速離開現場。
「零……我真的有那麼差勁嗎?」臥倒在地、鼻子出血的傑洛詢問起站在一旁都沒有動作和說話的人。
「現在才知道啊?」零反問他。
「我就是不知道,如何?」傑洛淘氣的對零吐舌頭、下拉眼瞼。
接著零也做出跟傑洛同樣的表情回應對方。
––––––––––––––––––––––––––––––
在關緊緊、日光燈都不開的女孩子房間裡,有個鼓鼓的床鋪裡正躲著一個女孩壓低聲音哭泣著。
不過聽到艾克斯跟傑洛的對談後,她不再哭泣不再流淚,走出床鋪到窗邊,打開木窗讓月光照射到房裡。
「原來……艾克斯哥哥現在還不想談戀愛啊。」蘿露抹乾眼淚和鼻水,若有所思的望著在天邊的月亮。「連朋友關係都顧不好,怎麼可以去找女朋友……嗎。」
既然心上人現在不想談戀愛也不想論及婚嫁的話,現在就等吧,等到艾克斯哥哥打算願意喜歡上別人的時候。
不過會到來嗎?
「蘿露,妳在嗎?」這時艾克斯的呼喚傳來,讓蘿露轉頭去入口。
「艾克斯哥哥?」
「可以讓我進去嗎?我想跟妳談談。」
「請進。」蘿露起身走到入口,開起日光燈並拉開紙門。
「打擾了。嗚哇~好多布娃娃啊。」 艾克斯一進去就看到他的右手邊牆壁滿滿都是布娃娃,貓咪、小狗、水獺、兔子、獅子、馬、乳牛……等各式各樣的動物娃娃都坐立在牆邊的木板上。
「那些都是傑洛哥哥從我三歲時買來的。」
「這些?!」艾克斯看傻了眼。
仔細看看那些布娃娃們,數量至少有五十隻左右。地上還有八吋泰迪熊和十六吋兔子娃娃坐著,還有不遠處的架子那邊正掛著貓咪探戈的布娃娃裝。
那件布娃娃裝是傑洛曾經穿來到蘿露的幼稚園,然後那時小朋友都喜歡上探戈還有傑洛。
「傑洛為什麼老買這些送妳呢?」
「因為以前傑洛哥哥洗壞了我最愛的探戈娃娃,那時我很難過也心靈受創,開始討厭起傑洛哥哥,深怕他一碰我的布娃娃和我會被他的手破壞成那時的探戈娃娃。」蘿露開始訴說過去,拿起探戈頭套回憶三歲時的情況。
「為了討好妳,所以一直買這些娃娃?」艾克斯探問。
「對,甚至為了賺取買布娃娃的錢,他男扮女裝特地穿上和服把頭髮染黑又化妝去參加京都藝妓選美比賽,甚至接下來參加日本舞比賽,最後都拿到第一名又取得五十萬日圓。」
「那麼犧牲?」
「另外偶爾去當平面模特兒拍照賺錢,他都是為了買這些布娃娃的,就為了讓我不再去在意那過去。」
「那現在呢?他應該不討厭了吧?為了妳去扮成藝妓參加選美又去當平面模特兒。」
「已經不會了,他是個英雄,像個笨蛋一樣勇往直前,不顧自己會不會受傷去保護任何人。」蘿露搖搖頭,轉身對艾克斯微笑。「我知道傑洛哥哥的手絕對不是用在破壞方面,而是用來保護任何人。」
「這樣啊。」聽到蘿露這麼說,艾克斯稍微放心,以後她和傑洛的關係不會很緊繃,就算發生革命,艾克斯自然能夠想得出傑洛會拼了命付出一切跟她和好。
「那個……艾克斯哥哥,關於女朋友的事情。」蘿露放下探戈頭套,害羞的說。「你現在真的不想尋找嗎?」
「原來妳都聽到了啊。是的,我現在還不想找伴侶。」
「那,我可以先預定你的女朋友位置嗎?」
「咦?」
「我是真的很喜歡艾克斯哥哥的,就算上次不是你本人去救我,但我還是要喜歡你。艾克斯哥哥很帥氣又很有魅力,我真的很想嫁給你。」
「蘿露……」聽到對方認真的告白,艾克斯有點猶豫,加上這是他人生第一次被女孩子這樣告白,他害羞到滿臉通紅。
「可以嗎?預定你的女朋友位置。」
「這……我……」
「還是因為我是小孩子就算了?艾克斯哥……不,艾克斯先生!拜託不要再把我當小孩子看待了!認真的聽我的話好嗎?」艾克斯的舉棋不定讓蘿露著急起來,不耐煩的要求道,也改變稱呼艾克斯的方式。
「不過在那之前,」為了回應蘿露,艾克斯認真地緊盯蘿露的表情。「請蘿露成長到女高中生的時候再說,我跟妳相差十一歲,現在就交往太早了。」
「那……」蘿露望著艾克斯,心裡正有期待和失望兩種情緒正在起伏。
「等妳十八歲了,如果我那時都沒有女朋友的話,我會再來找妳,跟妳進行論及婚嫁的交往。」
艾克斯總算回答出認真的答案,這答案讓蘿露開始期待未來,並且開始等待未來十八歲的到來。
「那好,十二年後,我絕對會成長成最漂亮的女生找上艾克斯先生!」
「嗯,我會等妳。」
「一定要等我喔!!!」
「好,我一定會!」
「那麼我們來勾勾小指頭!」
「好啊!」
相差十一歲的兩人伸出小指一起做約定,一個期待未來的重要約定。
十二年後的日子,時間會帶著他們一起面臨這約定。
––––––––––––––––––––––––––––––
此時聽到艾克斯跟蘿露一起做好十二年後會在一起的約定的傑洛跟零,聽完後他們兩人面面相覷。
「十二年後,艾克斯會變成我們的妹夫?」傑洛訝異的問著零。
「好像是。」面對令傑洛訝異的事依然淡定的零冷靜地回應。
「這種時候,我還能拒絕蘿露和艾克斯一起嗎?」
「不可能,你還想被罵不會察言觀色的笨蛋嗎?」
「對喔。那,還是靜觀其變吧。」
「搞不好那兩個很適合是嗎?」零疑惑的問。
「未來有可能吧,只是艾克斯之後要怎麼處理周遭喜歡他的女生了。」
「接下來由我們看他怎麼處理他身邊的嗎?」
「那當然。」
傑洛和零悄悄離去,並偷偷的注意起艾克斯和他周遭女同學的互動,阿爾伯特家的未來是否會有一位妹夫?
艾克斯未來到底會不會和蘿露一起又入贅於阿爾伯特家?
雙胞胎開始期待未來的發展。
––––––––––––––––––––––––––––待續––
––––––––––––––––––––––––––––––
雪兒:各位好!又來到解剖角色們的秘密的單元了!
零:哥,做好決悟了沒?
傑洛:怎麼?你們要把我剖開看內臟嗎?!
雪兒:我不會把你解剖的……(苦笑)
零:剖了也沒什麼好看的,搞不好都是肌肉
傑洛:搞不會有哪裡藏著香草冰淇淋之類的?(興奮)
零:那就在你的胃裡
雪兒:好了,不說冰淇淋了。那麼首先揭開傑洛的秘密,也就是傑洛的吻史
傑洛:哈!根本沒什麼好說的啊~(一派輕鬆)
零:沒、什、麼、好、說、的?!(怒)
雪兒:根據調查被傑洛親吻過的人有九歲時的艾克斯、小零、蕾薇亞丹、厄爾畢斯這些人……而且小零第二個吻還是屬於傑洛的,我是第三位……嗚唔…
傑洛:我先說喔,我會親艾克斯是在答謝,真的沒有任何的意思!
零:普通人會直接親嘴嗎?
雪兒:對啊!美國就算開放,但只對於有愛意的時候才能親人啊!
傑洛:可是零的事情是為了喚醒他……(心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